TOP
1/1
庫存 庫存:2
夜天子第二輯08:雷神之錘
定  價:NT$280元
特  價:NT$199
優惠價: 79157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無數人聽著雷聲,激動地想像著尊者正與神祇進行著對話。
而他們的尊者,偉大的神棍葉小天先生,此刻正蜷縮在石洞裡,臉色蒼白,渾身哆嗦!

月關破百萬點擊率,膾炙人口的最強力作《夜天子》
大明刑部獄卒古靈精怪葉小天,因為替落難楊姓高官送一封遺書返鄉,就此踏上人生脫軌之旅。
為逃避楊家追殺淪落葫縣,意外成為艾典史的替身,充滿正義感又不畏霸權的葉小天,鏟惡霸踢貪官,將葫縣攪了個底朝天,官愈做愈大,傾慕他的女人排成了一條龍……
自此之後,「文能提筆中舉人,武能舉掌摑賤人」的葉小天,擁有三歲遊走天牢,十八歲成為牢頭兒,三日內走遍吏、刑、禮三部,半年內連升四級的豐功偉業!
葉小天名言:「葉某人今天或許是你和世人眼中的一個笑話,來日卻必定是你們眼中的一個神話!」
原著小說已改編為同名電視劇,由月關親自編劇,最受歡迎男演員徐海喬與當紅人氣小花旦宋祖兒攜手主演
被八大長老帶回蠱教中的葉小天,想方設法地突破困境,而終年雷聲不斷的禁地,似乎是個好地方!
然而,神棍不好當啊,雷聲轟轟,葉小天的苦膽都快嚇破了,即使真有神明,他也不知道此刻在山頂肆虐發威的這位究竟是哪一位雷神。
旱天雷打了半晌,連半山腰的流雲似乎都被天雷震散了,雷電的力量終於渲瀉一空,一時半晌無法凝聚足夠的雷霆之力,雷擊終止了。
葉小天抓緊時間,連滾帶爬地逃出山洞,臨走還不忘帶上早就命人藏在此處的一件道具,急急忙忙下了山。他手中提著一隻錘子,在東西方的神話體系中都有雷神,這位雷神都有一口神器:錘。葉小天此時手中拿的就是一隻錘子,這只錘子打造得非常有質感,古樸的式樣、繁複的花紋、烏沉沉泛著金屬光澤……
作為一個合格的神棍,葉小天怎麼會叫人失望呢,萬眾矚目當中,他高高地舉起了那只沉重的錘子,高聲喝道:「此錘,乃雷神所賜!」

◎明朝小檔案:「雷神的世界」
在道教體系中,雷神不只一位。道教神仙體系中,負責打雷的神仙裡,最低級別的神叫雷公,雷公有很多位,再上一層的神仙才叫雷神,同樣有很多位,繼續往上是叫雷王,只有一位,且還不是最高級別的雷神,在他之上還有一位,那就是普化天尊。天尊在道教神系中才是最高級別的神仙,是所有雷神的統治者。
月關
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筆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代表作品有《錦衣夜行》、《回到明朝當王爺》、《步步生蓮》、《夜天子》、《醉枕江山》、《獵財筆記》(風雲時代出版)等。月關作品橫掃網路,囊括多項年終大獎,連續五年佔據圖書館借閱榜第一名,並有多部作品改編為影視作品。在網路文學界擁有極大號召力,被譽為「網路歷史小說之王」。
第一章 人間仙境的背後
第二章 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
第三章 讓雷神收兵
第四章 險險避開生死大劫
第五章 金沙谷內的行屍走肉
第六章 我看起來真的那麼陰險嗎?
第七章 雷神之錘
第八章 錙銖必較的生意人
第九章 不許欺侮我兒子
第十章 男人的擔當

一株株筆直的雲杉矗立著,蛇一般的藤蘿交織其間,構成了一張綠色的網。金黃色的陽光從這網隙中穿透過去,形成一道道劍一般的光柱。
不遠處,飛瀑如練,瀑聲如雷,白濛濛的水氣瀰漫於清澈碧綠的神湖之上,被陽光一映,化作了一道七彩的虹。
一座巨大的、風格迥異於中原宮殿的巨大建築,就建在飛瀑之旁,殿宇外到處可見巨大的石柱,殿頂則是石製的尖頂,它聳立在危崖之上。
可是一旦登臨那巨大的宮殿頂上,卻是別有洞天。奇花異草,遍地都是,彷彿人間仙境一般,一步一風景,一步一變化,匠心獨具,令人讚歎。
「欣聞尊者回山,各寨各峒都歡欣鼓舞呢。但尊者至今身邊無人侍奉,這令弟子們都深感不安,各寨各峒的首領們都表示,希望尊者接受獻納,儘快從各部落中選納神妃,以安各部之心。」
神殿侍衛長寶翁畢恭畢敬地對葉小天說著,不時偷瞄葉小天一眼,他不確定葉小天究竟聽懂了沒有,因為他那嗑嗑絆絆的漢話發音還不太準確。他的漢話是在尊者被確定為葉小天後,利用這幾年的時間現學的。
想了想,寶翁又低聲解釋了一句:「長老們的意思是,尊者不宜厚此薄彼,最好每個部落敬獻的美人兒裡邊都選一個,這樣才能讓各部落都感受到尊者的寵倖。」
葉小天坐在殿頂花園裡由藤蘿織成的一座綠色秋千上,手托著下巴,仔細想了想道:「嗯!好啊,我不喜歡下巴尖尖的狐媚子,我喜歡面如滿月有福相的,眼睛如月牙兒不笑也似笑著,瞧著極甜美的姑娘。」
寶翁趕緊認真記著,葉小天又道:「年紀不要太大,我喜歡幼嫩的,超過十五歲就不要選了。皮膚呢,一定要白白嫩嫩,我不喜歡黑不溜秋的。還有,胸要大,腰要細,腿要長,屁股要結實緊繃,形狀像水蜜桃兒似的……」
寶翁聽到這裡眉頭一跳,訕訕地道:「尊者,格彩佬大人正為您重配絕嗣湯,這個……,體態是否宜於生養,對尊者您……沒什麼用啊。」
葉小天瞪著眼道:「我喜歡!看著養眼!」
寶翁:「……是!」
葉小天道:「那就照此辦理吧。」
寶翁面有難色,葉小天道:「又怎麼了?」
寶翁小心地道:「尊者可否把年齡放寬到十八歲?若是稚齡少女,容顏嬌美者倒是好找,可是要做到胸大臀肥,著實不易。」
葉小天恍然道:「啊!我倒是忘了,那就放寬到十八歲,你叫各寨去選吧。」
寶翁喜孜孜地答應一聲,飛也似地去了。
蘇循天好似下巴脫了臼似的張著嘴巴,葉小天從秋千上起來漫步行去,他就張著嘴巴跟在後面,葉小天回頭睨了他一眼,道:「這個鬼樣子幹什麼?」
蘇循天吞了口口水,羡慕地道:「大人,我覺得……大人就是留在山中做個尊者,其實也不錯。」
葉小天瞟了他一眼,道:「蹄膀好不好吃?」
蘇循天道:「當然好吃。」
葉小天道:「如果讓你頓頓都吃蹄膀,讓你連續吃上一年,你還想不想吃?」
蘇循天想了想,道:「不用一年,只要半個月,聞到味兒我就得吐了。」
葉小天又道:「如果把你關在一間小黑屋裡,其他的什麼都沒有,就是天天大魚大肉,你願不願意?」
蘇循天苦起臉道:「那我寧可出來粗茶淡飯。」
葉小天道:「這就是了,這裡的享受,都是你在外界無法想像的,乍一見,自然覺得這裡是人間仙境。可是待久了你就會發現,你在外界所擁有的,這裡都沒有。你覺得夢寐難求的,在這裡卻成了家常便飯。這座宮殿的主人,通常都是年過五十才能入主,那時人已開始衰老,各種欲求並不強烈。如果你二十多歲就成了這裡的主人,十年之後你就會覺得生無可戀。」
蘇循天先是一臉的不以為然,但細思之後,卻突然生出一種怵然的感覺。李秋池一直默默地伴在葉小天的另一邊,這時清咳一聲,道:「東翁是打算以韜晦之策對付那些長老麼?僅僅麻痹他們的戒意,恐怕沒甚麼大用。」
葉小天贊許地看了他一眼,這個人和徐伯夷其實是一樣的人,他們這種人,熱衷的是對事業的追求,物欲或肉欲都不能左右他們。不過,看似訟師下賤,李大狀卻不似徐伯夷一般沒有下限。
葉小天道:「是啊,是我失策了。我一直以為,蠱教上下都要圍著我轉,我就是可以決定一切的人。卻未想到,我只是一個被寵壞的孩子,大人們由著我的時候,我可以無法無天,當他們認真起來,我就是個屁!」
葉小天話音剛落,遠處雷神禁地裡突然傳出一聲巨大的雷鳴,轟隆隆的雷聲劃破天際,震得花枝也輕輕抖顫起來。蘇循天忍不住笑道:「龍王爺吐口唾沫星子,那就是傾盆大雨,大人您放個屁,那也聲若雷霆啊!」
葉小天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再拍馬屁,我就閹了你,讓你天天在我面前拍馬屁!」
蘇循天大驚,道:「尊者還需太監侍候嗎?哎喲,那不是和皇帝一樣了?」
葉小天沒再理他,沉默片刻,對李秋池道:「你幫我找一個人!」
李秋池目光一亮,道:「誰?」
葉小天道:「冬天!」

李向榮邁步走進府衙,迎面正見戴同知走來,李向榮下意識地腳下一停就想避開,可他正走在儀門內的甬道上,沒有別的路可走,只好低下了頭。
李向榮正想貼著牆根兒扮黃花魚溜過去,面前出現了一雙腳,擋住了他的去路。李向榮抬頭一看,就見戴同知似笑非笑地看著他,道:「李兄,久違啦!」
李向榮神情尷尬,不知該何言以對。
李向榮投到耶佬門下為弟子,明顯是要抱葉小天的大腿,從而抗衡戴同知,誰料突生意外,葉小天及格朵佬部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葉家也搬空了,這下李向榮可傻了眼。
李向榮當初休了娘子李黎氏,狠狠地羞臊了黎家一番,但他只說娘子不貞,卻未指明是誰,只因戴同知勢大,他若一時痛快了嘴巴,只怕自己哪天被沉了江都無處喊冤去。
等到他抱住了耶佬的大腿,膽氣壯了,這便開始四處張揚,徹底搞臭了戴同知的名聲,弄得戴同知聲名狼籍,現在不管是親是友,防老戴如防狼。
最令老戴懊惱的是他一位本家堂兄,他那婆娘的身材能劈成三個黎家娘子,居然也對自己防範甚嚴,弄得他有口難言。昔日的一對狐朋狗友,今日已沒有半分情義了。
戴崇華又道:「李兄,今日若有暇,放衙後一起去吃酒如何?」
李向榮當初憑著一腔怒火還敢對李向榮橫眉立目,如今時過境遷,早已不復當日的血氣之勇,想到可怕的後果,對戴同知還不敢惡語相向,只好陪笑道:「這個……改日再說吧,我還有事,咳,還有事!」
戴同知道:「別是忙著娶美嬌娘吧?聽說李兄正要續弦,剛說了一門親,是清平街上杜員外家的姑娘?哈哈,恭喜,恭喜呀!那你先忙著,成親的時候別忘了告訴兄弟一聲,我去吃杯喜酒,鬧鬧洞房。哈哈哈哈……」
戴同知仰天大笑著走去,李經歷呆在原地,手腳冰涼,想到戴同知話中的威脅之意,他真不知道自己拜堂之日,這位戴同知會幹出些什麼事兒來。
「葉土司!葉長官!你他娘的被哪個洞的妖怪收走了啊,你可害苦我了啊!」李經歷無語凝噎,悲淚兩行。
……
通判簽押房內,于珺婷鼙著眉尖兒,憂心忡忡地盯著面前杯中那碧綠的雀舌,雀舌兒正順著水渦兒輕輕打著轉兒,陣陣茶香沁人心脾,可她臉上卻看不出一點愉悅的樣子。
「那個混蛋,一向無法無天、無人能制,就像一隻上躥下跳的猴子,怎麼就被八大長老抓回山給鎮壓起來了呢,他還能回來嗎?如果他從此幽禁深山,再也不能出來……」
于珺婷開始惶恐起來,銅仁這邊,她的實力已經完全可以輾壓張家,少了葉小天這個鎮在她頭上的太上皇,她想廢了張雨桐自己做知府也可以,繼續「挾天子以令諸侯」也可以,已是為所欲為了,可她偏偏高興不起來。
她雖放棄了和楊應龍的聯盟,但她並不擔心楊應龍的報復,楊應龍是一代梟雄,即便心中不舒服,也不會做沒有意義的事。如果來日有必要,雙方依舊可以合作,再不然憑她現在的本錢,若要投靠安宋任何一家,對方也一定歡迎,有了這樣強大的靠山,足以應付來自楊家的壓力。
但……,她就是不開心,心裡慌慌的,這種感覺,自從她的父母過世,她剛剛繼承土司之位時有過,這麼多年來再也不曾感受過了。為什麼會這樣?她不願意承認是因為葉小天,可是……
「就算蠱教八大長老是佛祖的五指山,也一定壓不住你的是不是?你一定要出來,一定不可以叫我失望!不然,我打你兒子屁股的時候,你怎麼看得見?」
于珺婷輕輕撫著心腹,悲傷地想著。她的小腹還很平坦,但一個小生命,已在其中悄然孕育。
「大人!」
門外傳來文師爺的聲音,于珺婷立即挺直了腰杆兒,沮喪、憂傷與焦慮的神情一掃而空。她還是她,在別人面前,永遠都是那麼冷靜與堅強。
「大人,提溪掌印夫人送來消息。」
文傲在于珺婷的公案旁站定,小聲稟報道:「掌印夫人說,格家寨突然遷回了深山,現在不僅格家寨空了,而且原本劃給格家寨的土地也失去了主人。
「格家寨的人已在那片荒地上開闢了大量良田、播下了種子,掌印夫人的意思是,如果我們不占,恐怕很快就會被張家占了,所以……是否該先下手為強?」
「不可以!」
于珺婷毫不思索,幾乎本能地就下了決定。如果葉小天真的一去再不復返,她也不想掠奪葉小天的財產。更何況,她不相信葉小天會束手待斃。
如果她奪了葉小天的產業,不管她有多麼充份的理由,一旦葉小天重出江湖,和她之間的感情裂痕都不可能再修復,有些事,別人可以做,她不可以,自從她和葉小天有了肌膚之親。
並非葉小天睚眥必報,而是葉小天這個人人太重視感情,你做對或者做錯了一件事,他都可以不在乎,但他在乎你做這件事的本心是什麼。
文傲微微露出詫異的神色,于珺婷急忙掩飾道:「我們與葉小天本為盟友,現在他能否出山尚不可知,如果我們迫不及待地佔領他的產業,豈不令眾土司齒寒?再者,格家寨所佔有的土地,原本多為張氏領土,張家現在對我于家耿耿於懷,只是苦於沒有藉口挑起戰端,一旦我們將格家寨的領土據為己有,不但會得罪葉小天這個強大的敵人,而且會給張家挑釁的藉口,還是靜觀其變吧!」
「好!那我這就回覆……」
「不!請文先生親自去一趟,當面督促,不可令掌印夫人輕舉妄動,同時……就近探察一下葉小天的消息。」
後面一句才是于珺婷的真正目的,文傲顯然也清楚這一點,他深深地望了于珺婷一眼,點頭答應下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