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5
內行星:從水星、金星、火星看內在真實
定  價:NT$600元
優惠價: 79474
可得紅利積點:14 點

庫存: >5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有時,「內在功夫」需要的不是轉化的努力,
而是忠於自己的行為,
曉得什麼能讓我們開心(金星),
將這點告訴他人(水星),
面對反對聲浪時穩住陣腳(火星)……

在占星學中,象徵溝通思考的水星、自我價值的金星、行為動能的火星,與我們每日生活最息息相關。探索這三顆「內行星」蘊含的深意及它們和其他行星的互動關係,有助於我們看清自己的內在真實,在千絲萬縷的情感與人際糾結中理出頭緒,不再被眼前困頓蒙蔽。

有別於一般占星書籍菜單式的鋪陳,這本《內行星》由占星界天王天后──麗茲‧格林與霍華‧薩斯波塔斯的演講改寫,行雲流水,生動風趣。從神話故事切入,娓娓道出使神荷米斯(水星)如何瞞天過海上天下地,美神阿芙蘿黛蒂(金星)如何義無反顧展現自我,火爆的戰神艾瑞斯(火星)又為何時而變得溫柔如貓……眾神軼事與現實人生交織比對,輔以深厚的心理學分析,揭示當代人的心靈課題,精采絕倫。

「能聊聊水星逆行嗎?」
「男性跟女性在體驗金星上有什麼不同?」
「火星跟癌症有關嗎?」
「行星位在宮位邊界是否沾染下一宮位的氣息?」
「雙胞胎的星盤與他們的真實人生又會如何?」

觀眾不時天外飛來的發問,激發講師演繹更多生命的內在實像,讓本書驚喜處處;而包括查爾斯王子與黛安娜王妃在內的幾張星盤解析,更讓我們看盡人生的美麗與哀愁,明白探索「內行星」的最終目的,是鼓勵每個人為自己而活,活出屬於自己的生命質感,在人生的英雄旅程發光發熱。


內行星就是我們個人實像的建築基石,
由此之上的建設才能讓我們睜開雙眼、打開心胸,
遠眺地平線及無垠無涯的蒼穹。
                   ──麗茲‧格林、霍華‧薩斯波塔斯


 

麗茲‧格林(Liz Greene, 1946-)
英國占星師、榮格分析師、著名的占星心理學家。1976年出版《土星:從新觀點看老惡魔》,榮登前三名最受歡迎占星著作,被占星大師羅伯‧漢(Robert Hand)推崇為推動二十世紀占星學發展的重要貢獻。1983年與霍華‧薩司波塔斯共同創立心理占星中心(Centre for Psychological Astrology),並擁有一間專門出版占星書籍的出版公司。另著有《海王星:生命是一場追尋救贖的旅程》、《火星四重奏:面對慾望與衝突的試煉》(合著)、《那些神話教會我的人生:從眾神、英雄的故事思索生命難題的意義與解答》(合著)等。

霍華‧薩司波塔斯(Howard Sasportas, 1948-1992)
英國占星師、超個人心理學與靈性研究者。1979年獲英國占星學院文憑測驗最高榮譽的金牌,並開始在英國心理占星協會成為極受歡迎的演講者,此後終生致力占星諮商的推廣。1983年與麗茲‧格林一同成立心理占星中心,並一同主持該中心直至過世。薩司波塔斯飽受疾病之苦,在四十四歲盛年病逝,生命最後一段時間仍勤於講學,魅力不減,留下令人懷念的風範。著有《占星十二宮位研究》、《變異三王星: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的行運、苦痛、與轉機》,並與麗茲‧格林合著有《發光體:太陽月亮在占星上的心理意涵》(The Luminaries: The Psychology of the Sun and Moon in the Horoscope)、《人格的發展歷程》(The Development of the Personality)等書。

審閱者:
愛卡 Icka
美國國際占星研究協會(ISAR)認證占星師,英國倫敦占星學院(LSA)職業占星預測合格認證。曾向梅蘭妮.瑞哈特、琳恩.貝兒、蘇.湯普金、法蘭克‧柯利佛等國際占星師學習。2014年起在心靈工坊成長學苑系統開設占星課程,2017年11月踏上印度,私塾學習吠陀占星,持續研習中。臉書粉絲頁「愛卡‧愛占星」


譯者:
楊沐希
宅居文字工作者,譯有《火星四重奏:面對慾望與衝突的試煉》、《娃娃谷》、《失物守護人》等書。

【導論】屬於自我、獨一無二的「天界說明書」
人生的目標就是要賦與自己生命,成為符合自己潛質之人。──美籍德裔人本主義哲學家、心理學家埃里希.佛洛姆(Erich Fromm)

提到『我』的時候,我指的是獨一無二的個體,不能與其他生命混淆之。──義大利法官、作家烏果.貝帝(Ugo Betti)

許多學習占星的朋友及占星師多少都認為,包括水星、金星、火星的內行星(個人行星)本質上相當膚淺或無足輕重。內行星的威力不及其他較為巨大的行星,通常只會以「激進的衝動」或「對關係的渴望」之類的句子簡單帶過,它們的重要性似乎比不上土星、冥王星這種與個人內在發展息息相關的行星。畢竟,個人行星就是關乎個人,跟無意識情結、個體化歷程及靈性革命這些重要議題都沒有什麼關係。除了自我滿足外,內行星在深度心理星盤解析裡似乎也不是非常重要,其他更資深的同僚總告訴我們,自我滿足其實是個動機非常自私的目標。

對於重要事物來說,這個觀點非常奇特。然而專業助人工作者──心理占星師當然是其中一員──常常不假思考就套用這種觀點。如果一個人的需求非常私密,太過著重於一己之樂,這樣的需求在寶瓶紀元曙光下就不符合普世皆然的意義。個人實踐,特別是著重於拒絕將別人放在「第一」的個人實踐,也許與許多人深信不疑的各種生命使命互相違背。對於類似佛洛姆的言論──「人生的目標就是要賦與自己生命,成為符合自己潛質之人。」──大眾通常會理解與運用在關於自我認同及人生目的的核心議題,而不是追求個人品味及需求的時候。然而,這樣的解讀對於完整個體的價值來說,卻是錯誤的。

三顆內行星,象徵的是合乎人性的動機,它們的重要性並不亞於太陽系裡其他更巨大、密度更高的行星。說到底,內行星就是個人性格的本質,不只是象徵,必須調節我們內在生命運作更深層、更普世的力量。大型集體能量所帶來的創造及毀滅潛能,必須通過你我這樣有如透照鏡片的一般人來投射出去,前提是,我們必須透過智能上的選擇來處理這些能量。一般常見的小我載具,其組成包括了集體靈魂裡過時及邪惡的元素,或說這種元素席捲人類的小我。這種小我的力量與真實性,本質上的個性是由出生盤上的太陽、月亮及上升點所描繪,唯有知道什麼事情能讓我們在平常週六下午愉悅、開心、平靜,我們才能紮根於實際的土地上。

許多占星諮商個案所提到的不愉快或「不公正」,並不總是反應了家族靈魂繼承的深刻不安,也不是全球性的結構議題,好比說正搗亂我們集體政治經濟結構的天海配置。有時或常常,讓我們不開心的原因可能反映著我們在瞭解三顆個人行星象徵的個人實像基石上,所付出重視與時間是不足的。在我們的成長過程裡,不見得每個人都能尊重我們原始的情緒、慾望及感覺。當我們想要替個案在面對他人要求之際建立起個人底線的時候,常常會聽到「放縱」這種字眼。這在一個程度上也反映出一個巨大的難題,因為我們正要進入到下一個兩千年,從美國已故占星師理查.艾德蒙(Richard Idemon)說是很「普世」的雙魚座,進到也很普世的水瓶座。

就本質上來說,黃道帶上最後的這兩個星座都跟群體的福祉較為相關,跟個人層面比較無關。事實上,這兩個星座的價值系統各自以不同的方式對抗任何關於個人展現的努力。對於助人工作者,這樣的難題可能會以更強烈的方式表現出來。這種工作的本質關乎成長、療癒、緩和個人苦痛,許多生命裡較為一般的面向,特別是內行星的領域,可能會因為表面上的,以及更嚴重的問題而遭到忽略。顯然個案並不會花錢請分析師討論自己衣櫃或髮型的小變化。

我們的教養方式也要我們把社會擺在第一位。一般來說,這反映出了正面的文明本性,人類的生命因此變得更安全、更快樂、更有產能。但實際上,這種教條通常伴隨太多僵固的觀念,有時則會造成反效果。我們必須適應、配合我們所處的外在世界規則;修身、齊家是奠定社會凝聚力的基石;我們必須照顧後代、關懷父母、敬愛伴侶、關心衣索比亞的飢荒及南非的種族隔離問題。對於我們自己的野心,我們必須謙卑一點,對自己的物欲則要有所保留,以自我犧牲來表達愛,必須一直保持「政治正確」的態度,若我們做不到上述幾點,我們就是自私、反社會、貪得無厭、自我中心,甚至是法西斯分子。

這樣的論點太強大、太普遍,導致很多人在成長過程裡完全不會去想自己喜歡穿什麼顏色的服裝,或什麼樣的音樂讓自己開心,亦或是喜歡跟哪些朋友在一起,喜歡讀哪種書……,這主要是因為,沒有人覺得這些事情重要,進而協助他們尋找答案,更別說讓當事人肯定自己的選擇了。就更大的層面來說,我們表達三顆內行星所象徵之事物的能力,其實嚴重決定了我們是生命的受害者,還是具有選擇能力、充滿創造力的個體。內行星所服務的對象是心理學上的小我,也就是個體自我的感覺。用占星的語言來說,內行星是為了替太陽與月亮效命。水星、金星、火星提供了太陽、月亮探索及表達其基礎本質的方法與途徑。

我手邊有個相關的個案。這位小姐的本命金星在巨蟹,四分海王星,剛成年的時候,可能有過一、兩段失望的戀情,經過一陣子的心理治療,顯然解決了早期的問題,後來她又踏入一段讓人較為滿意的婚姻,過了幾年家庭生活。接著,在天王星行運對分本命金星,四分本命海王星的時候,瞧瞧發生什麼事吧,她丈夫跟秘書外遇了,她女兒坦承自己吸食古柯鹼,她母親過世,她忽然以最糟糕的方式跟天王星近距離接觸。如果這位女士有意願,她可以花上一段很長的時間想辦法去追蹤先前心理治療沒有揭露的問題。沒錯,她很可能會找到無意識的衝突,就是這些衝突造成了她現在必須面對的挑戰。如果當事人想逃避各式各樣的嚴厲指責,又忽略了自身情緒對於混亂場面的火上加油,這種內在深入探索的過程對於這危機來說也許就是必要的。不過,天底下還有一個同樣重要的因素,能夠讓當事人接受眼前無法改變的狀況,同時保持對自我的忠誠。

無論這位女士的家庭背景如何、心理上繼承了什麼樣的情緒,或社經地位高低,本命盤上位於巨蟹座的金星說明了她的個人品味:她覺得什麼是美的,能夠讓她開心、滿意的是什麼,以及她重視人我關係裡的何種價值,最後就是,她最需要學習重視自己的哪個部分。金巨蟹的存在很純粹,表現出能讓這位女性開心的基本面向,以及她對情感親密、愛情、幻想裡持續存在的需求,這些都是這種表現的其中一部分。她愈忽略這一點,愈不會重視這些議題,就只能在取悅丈夫、女兒的關係裡成為受害者,透過無意識的自毀,累積的怨懟肯定會走上疏遠伴侶與孩子的路線。更甚,若她持續背叛這些非常私密的品味及價值,她就沒有辦法好好接受目前所有幻滅的一切,這樣的自我背叛會逼得她鑽進更深層的謊言裡,好逃過可能再次發生的災難。事實上,因為她背叛了自己的金星,才可能是她遭到背叛的原因,天王星通常都飾演點出關鍵的角色,此時的天王星行運則點出了眼前這個急需改變,卻沒人想要面對的狀況。

因此,我們必須為自己的快樂而活,因為我們沒辦法透過「犧牲」這種可疑的武器控制或綁住別人,但我們到底是誰?內行星跟本命盤上的其他重點相比,更能呈現出我們在日常生活裡的樣貌。如果某人的金星位在巨蟹,卻因為伴侶或朋友不喜歡關係太親密而假裝成金水瓶的模樣,這表示,也許在這段關係裡,有人選錯了對象;又或者,也許當事人可以透過表達真實的自己及真正的價值觀來參與這段關係,而不是用操控的方式,如此一來,對方也能以同樣直接的態度回應,這樣才可能達到真正的調整及相互的尊重。無論我們的情結是什麼,無論我們挖掘了多深,我們都必須面對活出自我的挑戰。我們的情結也許能夠支配我們為什麼會背叛自己個人的基本需求與天性,但如果我們希望能夠掌握自己的人生,而不是像普契尼歌劇《托斯卡》(Tosco)第三幕一樣悲慘,光是認識這些情結,也無法減緩我們活出真實自己這項重責大任。

有時,「內在功夫」(inner work)需要的不是轉化的努力,而是忠於自己的行為,曉得什麼能讓我們開心(金星),將這點告訴他人(水星),面對反對聲浪時穩住陣腳(火星),這些也許看來與外界世界的深刻議題相互牴觸。不過,這三顆行星所掌管的事物也有其同樣深刻的意涵,因為這些細小的自我肯定面向可以定義出自我,以及最終居中調停沉重行星毀滅及轉化潛力的能耐。如果我們沒辦法表達水星,該如何聽到別人的聲音?如果我們沒有自己的想法與態度,又該如何傾聽?如果我們沒辦法表達金星,不重視自己,又該如何在別人身上找到美善與價值?如果我們不能表達火星,該如何認識且尊重他人做自己的權利?或者,這麼說好了,當我們沒辦法重視自己的奉獻時,為什麼要假設另一個人或上帝會希望我們做出這種自我犧牲的高尚行為?

有人說,生命會模仿藝術,生命其實也會模仿電視節目。我們可以透過不同的頻道來收看生命,並透過各種不同的頻道畫面轉換來體驗現實世界。我們也許會在BBC1看新聞,而BBC2正在轉播足球賽。在iTV,我們會看到澳洲的《家有芳鄰》(Neighbours)跟《加冕街》(Coronation Street)這種日間連續劇,而在第四台,我們可以觀賞經典老片。因為每個人的品味不一樣,他們感知到的現實與生命裡最珍視的事物也有所不同。而一個人的感知也會改變,端看當事人走到生命的哪個階段。無論在什麼階段,這些頻道都是可以轉換的,就算有人覺得《家有芳鄰》很討厭,也會有人無法多看一次《北非諜影》(Casablanca)的重播。

我們也可以透過不同頻道的概念來看占星。簡單來說,第一頻道是宇宙電視台。當我們透過這樣的鏡片觀看「生命藍圖」的時候,我們可以感知到更深層的意義及其神話基礎,以及與更巨大現實之間的連結。這是外行星的電視台,也是木星、土星決定我們對生命信仰的條件,以及我們對未來與過去看法的頻道。起初內行星在這些更巨大的計畫、更高層次的事物中,看起來會微不足道。第一頻道瀰漫著緊繃與高密度,成長與進化及其所來的意義與潛能。我們大部分的人無法長時間收看第一頻道,因此改變意識的藥物非常風行,這些藥物能夠複製出這種現實感官,讓我們感受到的合一性。歷史上持續「接收」這個頻道的人,可能會被視為某種高層存在的轉世化身(avatars)或瘋子,或兩者皆有可能。

另一台則是我們最常收看的頻道,也就是日常生活。這一台都是立即的現實狀況。在這個頻道裡,我們會注意到每個人之間的差異、每個人的獨立性、每個人的自我。第一頻道的感知會帶領我們從身體漂浮出去,第二頻道則會啟動敏銳的物質現實感知,這意味著認同自己的血肉之軀。這一台屬於太陽、月亮,還有三顆服務日月的內行星。每個人的身體不一樣,情感需求不一樣,價值觀、能力、感受及能力通通不一樣。在第二頻道,我們不是一體,我們是許多個體,用丹恩.魯伊爾(Dane Rudhyar)的話來說,內行星就是帶領我們以最真實、最自然的方式,打造有所區別且獨一無二自我的「天界說明書」。

在這兩個頻道裡,喜樂都存在,不過是不同的喜樂,第一頻道的喜樂是小我瓦解的合一狂喜,第二頻道的喜樂則是自我實踐。也許在第二頻道裡會有更多受苦受難的機會,而當我們遭遇挫敗、不幸、寂寞的時候,也沒辦法立刻明白箇中的意義。第一頻道的死是一種重要的關卡儀式,第二頻道的死亡就只是死亡,既恐怖,也可能充滿痛苦。生命的不公在第二頻道一覽無遺,而我們在努力表達個人生命內行星時,最容易敏銳感受到這份不公平。

內行星在家庭與社會壓力下最顯脆弱。但家庭或集體意識要壓抑如同太陽這種核心自我並沒有那麼容易,更不可能阻擋行星行運(transits)或推運(progressions)時啟動的外行星能量爆炸。不過,一位善妒的母親可以輕易打壓女兒尚在萌芽的金星,一位專制的父親可以在心理上閹割幼子還在發展的火星,而輕視努力及卓越的教育體制也會以讓學子輕鬆學習之名,迫害最活躍的水星發展,讓其走向駑鈍、平庸一途。就算面對第一頻道的宇宙訊息,出生盤裡高度宣示我們是誰的內行星最需要我們的忠誠與意願來支持自己的獨特性。靈魂本身也許有許多苛求,這話我們說了算,因為如果我們不能捍衛自己,那其他人也不可能保護我們。

內行星描繪我們獨特的人格基礎,而我們必須保有一定的獨立性來界定自己的價值,才能表達這種基礎。人類困境裡最基本也痛苦的經驗就是分離,而在第二頻道的節目裡,分離是固定班底。相較於在天堂花園裡與母親或上帝合一,具體為人這件事無論在靈性或心理層面上似乎都相當辛苦。我們一旦表達內行星的能量,我們就開始分離且獨立了。某些占星師認為內行星「無足輕重」,但就是因為它們太重要,會成為人類合一幻想的永久威脅,這些占星師的舉動一點也不讓人意外。如果一個人要做自己,那其他人絕對不可能毫無條件地愛這個人,如同亞伯拉罕.林肯所言:「我們不可能一直取悅每一個人。」一次想要收看兩個頻道是可行的,記得我們屬於更大的生命共同體,同時享受內行星的樂趣,對於與占星相伴前行,這似乎是以較為理智且平衡的態度。不過,蓋房子不可能從上往下蓋,必須從地上的地基開始,然後慢慢往上實現其最終的設計。內行星就是我們個人實像的建築基石,由此之上的建設才能讓我們睜開雙眼、打開心胸,遠眺地平線及無垠無涯的蒼穹。
麗茲.格林
霍華.薩司波塔斯
一九九二年四月於倫敦

 

【序】擁有英雄靈魂的占星師/查爾斯‧哈威
【導論】屬於自我、獨一無二的「天界說明書」

第一部  水星
    騙子、小偷、魔法師:水星在神話裡的不同樣貌
    解讀水星:星盤裡的水星
第二部  金星
    偉大的妓女:金星的神話與心理學
    慾望法則:深度剖析金星
    性愛心理學:金星與性慾的討論
第三部  火星
    戰士與色徒:火星的神話與心理學
    太陽忠實的追隨者:星盤裡的火星
第四部  星盤解讀
    星盤裡的金星與火星:個案討論
第五部  結論
    綜合討論:問與答


 

騙子、小偷、魔術師
水星在神話裡的不同樣貌
霍華.薩司波塔斯


水星有多面樣貌與象徵,實在很難開頭。今天早上的第一部分,我們會探討與希臘神祇荷米斯(Hermes)有關的神話,能夠讓我們更清楚水星原則運用在占星學及心理學上的展現。因為我對希臘神話最熟,我會聚焦在荷米斯身上,同時也會提到其他不同文化裡類似的原型。除了羅馬的墨丘利(Mercury),我們還有埃及「聖言之神」透特(Thoth)。北歐神話裡類似水星荷米斯的人物則是洛基(Loki)。北美信仰中與荷米斯能夠相提並論的是會欺騙的郊狼(Coyote),而在愛斯基摩文化裡則稱為渡鴉(Raven)。
  荷米斯在希臘神話裡扮演各種令人不解的角色,這裡舉出幾個:小偷、魔術師、工匠、神明的信差,以及越境之神、商業之神、商人之神、語言跟文字之神。為了讓各位更瞭解這些封號,我想講幾個荷米斯的故事,然後以心理學及占星的原則來分析這些特質。各位都知道,天神宙斯婚外情不少,其中一位對象是山林仙女邁亞(Maia)。宙斯會趁天后希拉熟睡時,溜出門見邁亞。宙斯跟邁亞的戀情是唯一一段愛吃醋的希拉沒有注意到的關係,不然她肯定會找麻煩,或用詭計搞破壞。這段祕密戀情的結果就是荷米斯,我們可以說荷米斯是生於宙斯的謊言、詭計與狡詐。我們已經學到了一件事,在星盤上(這是水星讓人最不愉快的面貌),水星座落的位置也許是我們會騙人或用計狡詐的場合,我們也許會在此稍微扭曲事實,以符合我們的需求。
  荷米斯出生在阿卡迪亞庫列涅山的山洞裡。他一出生,就覺得無聊難耐。根據荷馬史詩,荷米斯急著想要找事做,不肯乖乖躺在緊緊包裹他的襁褓布料之中。這點也符合我們在占星學上對水星的理解,特別是在探討水星跟雙子座之間關聯的時候。星盤上水星的所在位置就是我們容易煩躁不安的領域,是我們需要變化、改變及行動空間之處。荷米斯才出生一天,就出發探險了,完全不曉得要去哪裡,也不知道會遇上什麼事情,就出發了,讓事情自然發展。水星因此與不期而遇、巧合、共時性有關。還有一種狀況,事情看似意外,但也許之後證明意義深遠或背後有更大的目地。這點在天王星行運經過本命水星時更為明顯,也許書架上掉下來的書,翻到的那一頁剛好就是你需要的資訊;或電視頻道轉一轉,你根本不曉得這一台在演什麼,卻剛好看到你正在研究或好奇的主題。就連運行速度很快的水星行運經過你的上升點或金星時,你都會有不同的際遇,好比說買生活用品的時候巧遇某人,結果你們跑去咖啡廳聊天之類的,這種突然改變的行程、不期而遇都是水星的特色。
  總之,荷米斯跟著自己的衝動離開了襁褓,跑去自家門前,意外遇見一隻陸龜。荷米斯欣賞著對方漂亮的殼,說:「你本身很漂亮,但我想到更好的方法,讓你不只是賞心悅目而已。」 這裡他已經展現出創造力了,想要用雙手做點東西出來。星盤上水星的位置顯示出我們天生具有創造力、玩心的場域,願意嘗鮮,不滿足現狀。我故意用「天生」這兩個字眼,因為我同意丹恩.魯伊爾的說法,認為行星的宮位配置及星座其實只是「天界說明書」,顯示一個人在該方面能夠如何以最自然的方式開展生命的計畫 。換句話說,行星星座的配置與宮位顯示出一個人最真實的內在本質,也就是以最自然的方式成長為你應該成為的模樣。所以為了要瞭解你的法(dharma)──蒼蠅嗡嗡嗡有其法,獅子怒吼有其法,藝術家創作也有其法。你天生就是要在水星座落的宮位範疇展現好奇心與創造力,水星守護的宮位也能套用這個法則。你在這個場域天生就是會開闊心胸,會保持彈性與赤子之心。當然如果這顆水星處在固定星座,或是受到土星的妨礙,狀況可能不同,如果你從小就受到大人制約,要求你坐好不要動、乖乖的,當個安靜的小孩,你的水星可能也會有不一樣的展現方式。
  我們讓荷米斯獨自面對這隻陸龜。靈感一閃而過,他殺害了這可憐的生物,取下牠的殼,用牛皮包裹起來,加了幾根弦,最後做出了第一支里拉琴。這一切都是出於他的衝動,而他完全不曉得這台樂器在他之後面對阿波羅時能夠派上用場。在此我們也看到水星是個工匠,手很巧,技術高竿,雙手萬能。水星的這個面向與雙子座有關,但也許更貼近處女座。水星所在的宮位也許能夠展現出我們天生的工藝特質,我們會在哪些領域展現手藝,以及我們會在哪些領域裡展現出不同的文字能力。在這個段落裡,荷米斯也展現出魯莽,他想都沒想就殺掉了那隻陸龜。我遇過一些水星特質很強的人,他們的行為不是很磊落或友善,但就是很迷人、很妥當,你幾乎已經做好心理準備會無視他們不當的行為。
  荷米斯彈了一下琴,馬上就無聊了,把琴扔在襁褓裡,去找別的事情忙。他經過一群屬於阿波羅的牛隻時,肚子就餓了,阿波羅是荷米斯的哥哥。接下來的故事,大家應該都很清楚。荷米斯決定要偷這些牛,帶牠們離開放牧的草原,不過是以倒退的方式離開。換句話說,這些牛的腳印跟牠們前進的方向是相反的。然後,荷米斯做了一雙特殊的涼鞋,這才好蓋過他自己的腳印,沒有留下痕跡(如同我認識的某些水星人一樣,你不確定他們到底是要來還是去。通常他們自己也不確定自己要去哪裡!)偷牛之後,荷米斯把兩根柴薪摩擦生火,事實上,某些資料來源說這是火第一次這樣升起。他後來選了兩條牛來烤,他將牛分成十二等份,每一等份用來獻祭給奧林帕斯山的主神,當然也包括他自己。
  這裡值得我們停下來探討一下這樣的行為。拿一份牛肉獻祭給神,荷米斯展現出來的是無論這些神之間有多不同,他都已經準備好要榮耀且分享他們的特質了。這點就跟我們星盤上的水星能夠隨機認同其他行星原則的概念類似。所以當某天水星跟土星產生關聯的時候,他就會讚美遵守原則、努力及節儉這些美德,改天他又榮耀木星,熱切投入沒嘗試過的新事物,或瘋狂購物。如果土星在你的星盤裡占有重要優勢,你從禮拜一到禮拜三這幾天也許都會生活得像土星,到了周末,你想輕鬆一下,放下頭髮,在禮拜六晚上展現出金星或海王星的一面,但此時土星就會立刻出現,提醒你土星的規矩與規範。如果你天性是個木星人,在一個禮拜裡,你多少都會活出木星的原型。不過,如果你的水星特質很強,你的天賦(也許同時是你的詛咒)就是你的靈活性,也就是能夠模仿其他行星原型天性的才華。水星象徵的原型可能是任何其他行星的原型。水星就是水星,不是金星、木星或土星,但只要適合,有時其實不是那麼妥當,但水星都會接受其他行星的特質。水星不是其他行星,但可以短暫成為其他行星。水星是個模仿家,讓我想起曾在電視上看過的模仿家,他能一下模仿雷根總統,一下又扮演麥可.傑克森,等等又變成席維斯.史特龍。如果知名的模仿家星盤上有很強的水星或雙子能量,我也不會感到意外。
  除了向其他十二位奧林帕斯山上的神祇展現忠誠外,荷米斯最後也偷走其他神明的東西,他不只偷了阿波羅的牛。他有天偷走了宙斯的雷霆,他也偷了雅典娜的頭盔一陣子,甚至還在沒有告訴阿芙蘿黛蒂的狀況下,借用她的腰帶(真不曉得他要這種東西幹嘛?稍微跨性別變裝一下?我是不覺得訝異啦,這件事也說明了荷米斯在神話裡帶著雌雄同體的特質,晚點會再討論)。偷其他神明的東西也象徵他能囊括其他神明的特質。不過,各位也看得出來這點是個詛咒,水星特質強的人可能到處瞎忙,一天搞一件事,改天又換個方式。因此,各位明白,別人可能會覺得水星人很煩。你以為這一刻你曉得他們在哪裡,在忙什麼,但等等就……
  當荷米斯完成牲口獻祭也吃飽吃後,他閒逛回家,根據荷馬史詩,他從鑰匙孔鑽進家裡,就跟「一陣煙」一樣,他爬進搖籃裡,把龜殼里拉琴夾在腋下,彷彿那是他的玩具,然後他睡得跟無辜的小寶寶一樣香甜。把自己變成一縷煙則是他的另一項把戲。總之呢,他媽後來回家,看到他一臉無辜的模樣,但他可騙不了老媽。母親比他精明,所以對他說:「哎呀呀,你爸生你的時候可是為凡人與神明添了不少麻煩啊。」這是他媽對他的看法。對了,如果你們的業力讓你們生出荷米斯原型特質很重的孩子,你們應該要接受他本來的模樣,但你們同時也要給他一點限制。荷米斯需要很強勢、能夠指引他方向的父母,這種父母會說:「你這次太過分了,冷靜點。」同理,在水星所在的宮位裡,我們也要學習訓練頭腦,或克制某些想法或行動,而不是肆意行事。如果水星可以依循一套準則來行事,或擁有自己的道德標準,這個人就會以最正面的方式來運作。荷米斯的媽媽指控他是個討厭鬼之後,他的回答可不簡單:

  妳以為我只是個傻小孩,所以這樣嚇我嗎?我應該要選擇最好的機會,走上最好的路,因為我必須關照自己跟妳的利益。我們兩個不死之身住在在破爛小洞穴裡,完全沒有人獻祭、祈禱,實在是難以接受。我們跟其他神明一樣輕輕鬆鬆、養尊處優不是很好嗎?我要跟阿波羅一樣,在信仰裡占有重要地位。如果父親不讓我如願,我就會成為盜賊之王。如果阿波羅追捕我,我就會偷光他在德爾菲(Delphi)的神廟。那裡有很多黃金,等著看好了!

  荷米斯想要跟阿波羅平起平坐這件事也值得深入探討。一開始,我們能以手足相爭來看這件事。阿波羅是荷米斯的哥哥,荷米斯所象徵的一個原型就是弟弟。阿波羅是宙斯最喜歡的兒子,擁有一頭金髮。宙斯敬重阿波羅的理性、智識及組織能力。我們很快就會看到宙斯也喜歡荷米斯,特別是他迅速的反應、討價還價的能力,以及他總是能夠從困境脫身的嫻熟手法。既然我們聊到這裡,順便說說宙斯完全不在乎他的另一個兒子艾瑞斯(Ares)。根據荷馬史詩,宙斯曾對艾瑞斯說,全奧林帕斯他最討厭的就是艾瑞斯。他指責艾瑞斯跟他媽希拉一樣討厭,換句話說,宙斯是在抱怨艾瑞斯跟他媽太像。艾瑞斯就是很粗魯、嗜血、蠻幹、情緒化,不符合宙斯這種人的口味。宙斯對另一個兒子,酒神戴奧尼索斯(Dionysus)的感覺也很矛盾,雖然宙斯替戴奧尼索斯提供了第二個子宮,因此滋養這個生命,他卻覺得戴奧尼索斯太陰柔,不討喜。
  荷米斯想要跟阿波羅平起平坐這點也能放進政治或社會觀點之中來討論。在西元前五世紀的雅典,阿波羅代表的是上層社會的貴族,荷米斯則成了新起的商人階級與一般通稱的新貴(nouveau riche)。荷米斯象徵他們想要與擁有土地的貴族獲得同樣的尊重。阿波羅與荷米斯之間的競爭關係能夠投射成商人階級及上流社會士紳的衝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