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農家小嬌媳02
  • 農家小嬌媳02

  • 系列名:為霜作品集
  • ISBN13:4712927505761
  • 出版社:信昌
  • 作者:為霜
  • 裝訂/頁數:平裝/320頁
  • 規格:21cm*14.8cm*1.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3/19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922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二十一世紀大齡剩女一朝穿越,
一眼醒來,身邊躺著一位威武雄壯的男人。
生娃,帶娃,暖被窩?
周琳琅搖頭,錯,媳婦是用來寵的!
  
靠著山裡的山珍,及一手好廚藝,周琳琅這日子簡直就像天上掉餡餅似得好運!
又是如意糕,又是白玉芽……不但攢得第一桶金,還買了幾畝良田,翻蓋新屋。可小嬌妻竟不滿足,她還想再幫她夫君生個兒子……
可這越過越紅火的日子,把她那渣爹一家子急紅了眼,汙糟事一樁樁的往他們身上潑。都說民不與官鬥,但這回,不就招惹上了官家嘛!
不過本是一個無父無母的獵戶,楊承郎竟成了長勝大將軍之後,可這威威顯赫的身世,沒讓他直步青雲,還可能引來殺身之禍。周琳琅哀嘆一聲,這享福的日子才開始呢!怎麼就得藏著掖著了。
為霜
   紅薯中文網簽約作者,鍾愛旅遊。
第一章  老獵戶
翌日,清晨,一早,三人便起了床,周琳琅也穿上了新做好的衣裳,換下了那從周家帶來的破衣裳。
她一走出屋子,楊承郎和阿楊兩人便看得目瞪口呆的。
怎麼了?不認識了?周琳琅在兩人跟前轉悠了一圈,抬手在兩人的鼻子上點了點:都收拾好了,那我們就出發?
嬸嬸,妳穿這身衣服真好看!阿楊直接就往周琳琅的懷裡撲:嬸嬸今天真好看。難道嬸嬸以前不好看?周琳琅一樂,彎著腰一副很認真的問阿楊:嬸嬸只有今天好看啊?那明天呢?明天又不好看了?
阿楊下意識的點點頭,一想,呀不對。
他又連忙搖搖頭道:不是,嬸嬸都好看,今天最好看!衣服也好看。
衣服的料子是周琳琅自己選擇的。
她雖然膚色因為被曬得有點黑,但是,這些時間也養了一些回來。
這也不會像之前那兩身大綠大紫的,將她襯得越發的土氣和麵黑。
當然,人逢喜事精神爽,又穿了新衣裳,周身氣質也自然是不一樣了。
那兩身衣裳別要了,衣裳不夠,去鎮上再扯些布。楊承郎道:妳穿這樣的好看些。昨天去鎮上才扯了好多呢,不用了。周琳琅搖搖頭,關好屋門後便三人動身離開了家。
半路上,阿楊還總是稀奇的要回頭看一看周琳琅,伸手摸一摸周琳琅的新衣裳,然後嘿嘿的咧著嘴沖著周琳琅笑。
那模樣,和有時候犯傻的楊承郎如出一轍。
周琳琅也是好笑得很。
都說,人靠衣裳,這不過是換了身普通的衣裳,若是再來點胭脂水粉的,這兩人豈不是要不認識她了?
約莫一個時辰後,三人到了老獵戶的茅草屋。
只是,茅草屋裡並沒有人,楊承郎在四周找了找,也未見到人。
這一大早的你師父不在家,會不會是去山裡打獵了?周琳琅問道。
沒,師父的弓箭還在牆上掛著呢。楊承郎將背上的東西往地上一放,指了指牆壁上那把弓箭,應著:去打獵,師父肯定會帶著這弓箭的。
正說著話,院子外就傳來輕微到幾乎能被人忽略的腳步聲。
若不是楊承郎聽力過人,也會將之忽視,誤認為風吹動樹葉的聲響。
好像是師父回來了。楊承郎對著周琳琅說了句然後朝著院子外走去。
果然就和正要進來的老獵戶遇上了。
只是,乍一看老獵戶這風塵僕僕的模樣,楊承郎面上一緊:師父,你出遠門了?老獵戶穿著深色的衣裳,那顏色,若是夜晚,能輕易的將人融入在夜黑之中。
他手裡握著劍,周身塵土氣味難掩,衣服沾滿了露水。
顯而易見,這不是一大早剛出門,而是出門了很久,甚至是一整夜都奔波在外。
咦,你們三來了?老獵戶拍拍楊承郎的肩膀,沖那邊的周琳琅和阿楊一笑道:你們先在院裡坐著,我去屋裡換身衣裳。
待老獵戶進了屋子,周琳琅便和楊承郎道:看你師父這模樣,定是沒有用早飯,我去廚房給他煮點餃子先墊墊肚子。
說完,周琳琅轉身去了廚房,手腳麻俐的燒了火。
然後將背簍裡單獨裝在小竹籃的白白胖胖的水餃拿了出來。
天氣涼也是有好處的,昨晚包好的餃子,這會兒拿出來還依舊漂漂亮亮的。
老獵戶換身衣服的工夫很快,出了屋子看到周琳琅在廚房裡忙活著不知道在煮什麼。
他便嘻嘻一笑,摸摸肚皮:還是徒弟媳婦知道心疼我這老頭子。
楊承郎沒理會老獵戶那嬉皮笑臉的取笑,追著問道:師父,你這是上哪去了?還帶著劍?
老獵戶的劍楊承郎是知道的,視若珍寶,簡直把他的劍看成比他的命都還重要。
但是,常年居住在山裡,老獵戶幾乎不會去動那把劍。
劍就一直掛在他屋子裡,三兩天的,他會拿出來擦一擦,練練劍。
就知道你還是要問。老獵戶擺擺手,自己在邊上的椅子上坐下,才說:昨天旁晚去了一趟嶗山,前天聽說嶗山有山匪劫走了江南富商的貨,一時間好奇,就去探探情況。
師父這也太魯莽了,一個人去闖山匪的窩?楊承郎臉一肅,一臉的責備:山匪人多勢眾,就算師父武藝高強,也不能這般亂來,還好安然的回來了,這要是有什麼個萬一,那怎麼辦?
哎呀,你小子倒是開始教訓起師父來了?師父吃過的鹽巴都比你吃過的米要多,你都能知道的事情,我能不知道?老獵戶摸摸鼻尖:我倒是想去探山匪窩,可連人家的門在哪裡都不知道,怎麼闖?
老獵戶在嶗山裡轉了大半宿也沒有發現哪裡像是有山匪窩的樣子,也沒有看到有什麼路能通向什麼可疑的地方。
嶗山是縣城裡最高最深的山,地勢險峻,常年猛虎野獸出沒。
老獵戶昨晚一劍砍了隻大老虎,只是可惜了,路程太遠,他揹不回來,還不知道會便宜了山裡的誰呢。
那就好。楊承郎松了口氣。
好什麼好?老獵戶白了楊承郎一眼:我在嶗山腳下十裡外的村子打聽過,村子裡的老一輩都知道嶗山裡住著一群神秘人,聽聽,神秘人,這是什麼稱呼?在那些村民眼裡,嶗山住著的不是什麼山匪,而是一群神秘的大英雄。
此話怎講?這會兒楊承郎來了興致了:打家劫舍的山匪怎麼就成了別人口裡的神秘人?還是大英雄?莫不是那些山匪劫富濟貧?
頓了頓,楊承郎又搖搖頭道:倒是差點忘了,那山匪似乎沒有下山做過危害百姓的事情。
你也聽說了?老獵戶點點頭道:不僅如此,那一群山匪數十年盤踞在嶗山深山中不為人知,雖然是匪,但的確沒有做過傷天害理之事,就嶗山腳下十裡外的村子也沒有被山匪打擾過,反倒是對那村民有過不少恩情。
這些都是老獵戶在村民口裡打聽出來的。
怕是不想人進入嶗山深處他們山匪的領域吧?楊承郎猜測著:不過,這山匪倒是和一般的匪不一樣,這村裡的村民被山匪救了,還從未被山匪打擾過,久而久之,自然不會覺得那群人是山匪,只覺得他們是神秘的好人,有這種心態,倒也正常。老獵戶搖搖頭道:那山匪反常,那村裡的人也反常,我從那村子裡出來的時候,還被人跟蹤了,不過,他們技術不夠好,被我給甩了,或許,那村子裡有山匪的人。那也說不定,山匪需要人在山腳下給他們傳遞消息,在村裡安插個眼線也說得過去。楊承郎點點頭,也是替他師父捏了一把汗:不過這山匪的事情到底和我們無關,師父你就別再去了,免得置身於危險之中。
再說再說。老獵戶擺擺手,顯然就是在敷衍楊承郎,心裡是對那山匪依然好奇得很:聽說朝廷很重視江南富商貨物被劫一案,竟然派了人下來剿匪,我看哪,咱們這縣城要有一段時間不安寧了,沒事你們就少往縣城去。
師父,這江南富商是什麼來頭?不過是損失了幾萬兩的貨物,竟然能讓朝廷重視特地派了人下來剿匪,這得多大的能耐啊?周琳琅端著煮好的餃子出來時,就正好聽到老獵戶說這事,接著道∶數萬兩銀子對於我們普通百姓而言,那是幾輩子都賺不到的數,可對於那些富商而言,應該不過是小小的芝麻大小的玩意兒,怎麼就會讓朝廷特地派了人下來剿匪?
老獵戶像獵犬一樣嗅了嗅,笑咪咪的就從周琳琅的手裡接過了碗。
他也不準備支起桌子,直接就捧著開吃了。
他一口咬下去,雖然被燙了一下,但是忍不住沖周琳琅豎起大拇指道:徒弟媳婦的廚藝是越來越好了,這像包子一樣的東西,是什麼玩意兒?
餃子,嬸嬸說是餃子。阿楊迫不及待的搶下話小小的得意了一下:嬸嬸做的餃子可好吃了。
老獵戶很贊同的點點頭,心裡也對周琳琅剛才那一番話感到略微驚訝。
的確,周琳琅說得對,數萬兩銀子對於富商而言不過是九牛一毛。
按理說朝廷不會就這幾萬兩銀子就讓人來剿匪,只能說是江南富商那後臺了得。
周琳琅一針見血,一下子就點到了江南富商的身份上去,所以老獵戶心裡讚賞周琳琅這玲瓏心。
而周琳琅一個連縣城都沒有去過的村婦,卻能在提到幾萬兩銀子的時候面色毫無波動,沒有眼紅羡慕,更沒有貪婪,甚至用區區這個字眼來形容,可見周琳琅的眼界也不是像那普通人一樣狹隘沒見識。
承郎,你這媳婦是見一次,給老頭子一次意外啊。老獵戶誇了句,這才說道:這江南富商不應該稱之為江南富商,而應該稱之為大燕朝首富,傳言,這江南富商富可敵國,每年往朝廷上供的奇珍異寶那是數不勝數,朝廷每年還會召這江南富商前往京城入宮參宴,宮中貴人的大好日子,江南富商都會出手闊綽的送上一份厚禮。好牛叉!周琳琅驚愕:能以商人之軀遊走在京中貴族圈中,還能入得了皇宮與當今聖上見面,這江南富商本事了得。
之所以被人稱之為江南富商那是因為那人常年居住在江南一帶,即便皇上留他在京中要賜他宅子他都沒要,說是習慣了江南的生活,當然,這還不算,這位江南富商最有趣的是另外兩件。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