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2
翁靈文訪談集
定  價:NT$500元
優惠價: 9450
可得紅利積點:13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饒宗頤、金庸、胡金銓、李翰祥、林真、劉以鬯、林年同、許定銘、黃俊東……

一篇又一篇資料翔實的訪談,呈現一個時代讀書人的面貌。
内容圍繞書房的珍寶,直達愛書文化人的心靈殿堂。
翁靈文

祖籍江蘇常熟。戰前赴港,初執教於培英中學,後擔任大地影業公司電影《孤島天堂》及《白雲故鄉》副導演工作。太平洋戰爭爆發後返回內地,投身抗日救國劇團,身兼編、導、演多職,輾轉於雲貴川廣泛開展抗日宣傳。
1947年應大中華電影公司朱旭華先生之邀赴港,負責宣傳部工作。同年加盟永華電影公司,負責創業版電影《國魂》、《清宮秘史》宣傳工作。
50年代中期,轉投中國聯合影業公司,負責宣傳部工作。
50年代後期至80年代,先後於邵氏兄弟公司和《電影圈》、《香港影畫》、《讀者文摘》等雜誌,負責宣傳及編輯工作。
1981年初,任職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公關部高級公關主任,1991年改任公司顧問直至2002年退休。同年8月病故,享年89歲。
遙念翁靈文伯伯――沈西城

一口氣讀完翁伯伯(靈文)的遺著《翁靈文訪談集》,很有閱讀愉悅的況味,可晃在眼前的盡是翁伯伯難忘的風采:笑容滿掬、吐屬有據、不卑不亢、誠懇溫文,揮之不易去。往事聯翩繞心中,時光倒流五十年,那個風止懊熱的夏天,老家來了兩男一女的訪客,其中一對是王植波、翁木蘭夫婦,男的俊,女的美,我看傻了眼;另一個跟在背後的中年人,揩着照相機,中等身材,不胖不瘦,舉手投足,滿溢書氣。爸爸管我叫他做翁伯伯,一喊幾十年,改不了 。那天翁伯伯還特意為我照像,我站在客廳的火爐旁,臉上露着純真的笑容。照片不知放到哪兒了,大抵還留在老家吧!自此跟翁伯伯結下不解緣,十來歲時,常叨擾他,求帶往片場看拍戲,他為女明星照像,厚臉賴皮死跟。日本求學回來後,成天黏着他拜訪文化界前輩,陳存仁、沈葦窗、陳蝶衣、高嶺梅、盧大方……都是通過翁伯伯方能親炙一二。當然少不了電影圈的導演,明星,他跟李翰祥、胡金銓是深交,我當上《大任》週刊編輯,老總孫寶毅開出訂單:訪問影界名人,助我一臂的,便是翁伯伯,忙中抽暇,東跑西奔的聯絡,因而有緣訪問了李翰祥和胡金銓,箇中經過,昔日有文記之,印象猶新。

翁伯伯學識豐富,卻是惜墨如金,勸他閒時寫一些文人雅士的小品,總笑着推卻:「下回吧!」身為翁伯伯的忠實隨從,我大抵也只看過他寫的那篇〈劉以鬯愛書成痴〉,全因是收錄在拙著《香港名作家韻事》裏面才看到的。翁伯伯的文字是寫實的,跟他做人一樣,不溫不火,樸實持平。想看鴻詞麗句,刻骨描述,對不起,全都欠奉。惟平凡中見真摯,記述人物,俱發自內心,洋溢着他跟筆下人物的深厚情誼。喜歡書中的〈大導演李翰祥披沙瀝金覓佳書〉和〈胡金銓藏書破萬卷〉,兩位都是我尊重的前輩,過從當中,得益匪少。李翰祥引導我如何看待江戶浮世繪;胡金銓則教我認識了老舍,去韓國拍外景,特意邀我為他續篇講老舍。厚誼隆情,當不是說一聲「謝謝」所能了。

夜闌掩卷,方知翁伯伯並不疏懶,書中有好幾篇文章是發表在七十年代的《明報月刊》裏、其時我還未為《明月》供稿,唉!漏眼了。八十年代的文章又多刊在《開卷》,可惜我未看過這本雜誌。說翁伯伯「惜墨如金」實是我輕率的誤解,在這裏要向天上的翁伯伯說一聲「對不起」。前一陣子,翁伯伯子嗣我的好大哥翁午來電囑為是書寫個序,豈敢哉!好意難卻,惟有寫幾筆。梧桐葉落,遙念翁伯伯,秋寒悲風,咱們讀好書。

西城 戊戌年七夕方過



《翁靈文訪談集》書後――許定銘

黎漢傑收集翁靈文(一九一一?至二○○二) 的遺稿出版《翁靈文訪談集》叫我寫序,我告訴他只見過翁先生一次,對他所知有限,無法勝任。他說:就寫寫你與他見面的事!
一九七○年代後期,我在灣仔開二樓書店。本地舊書店龍頭三益書店就開在馬路的對面,近水樓臺之便,日日去逛一兩次,搜集中國新文學舊書的機會大增,藏書頗多。
其時杜漸的《開卷》創刊未幾,我為他寫了些有關新文學作家的文章,似乎頗受重視。
《開卷》內有個「愛書‧買書‧藏書」的專欄,由老文化人翁靈文執筆,他走訪本港藏書家,為李翰祥、胡金銓、劉以鬯、金庸、黃俊東、陳存仁、侶倫……等人寫了專題訪問,把他們的愛書歷史及書房藏書實況,呈現於讀者眼前。這個專欄是我每期追讀的欄目,對翁靈文能訪問大藏書家,把他們的書房開放讓我們見識相當佩服。想不到某日杜漸語我:翁靈文知道你有很多新文學書,他想看看,也想問問你的藏書歷史。
像我這樣的後生窮小子,有甚麼「藏書歷史」?不過,當時我很想推動「中國一九三○年代文學」,便硬着頭皮答應了讓他到我家吃一頓晚飯,談書看書。
杜漸說:老人家喜歡吃魚,你就準備一下。
我從來不煮飯,不知道魚是怎麼蒸的。回家告訴老妻,伊睜大雙眼,二話不說立即從書櫃裏翻出陳榮的《入㕑三十年》,翻了良久,然後抱起襁褓的兒子,拖着八九歲的女兒到街市去。
黃昏時分杜漸和翁老來了,我把珍貴的藏書搬出來,三個書癡高談闊論,口沫橫飛,歡聚了幾小時。
翁老叫我站到書櫃前,擺「甫士」拍了照,帶走了一批書影的影印單張。不久,〈尋尋覓覓以書會友的許定銘〉就發表在一九八○年四月《開卷》的第十六期上。
答應黎漢傑寫篇短文附於《翁靈文訪談集》書後,上網搜尋資料,才知道翁老是位非常低調的藏書家,他曾在國內攻讀文史系,又專修美術。曾在廣州灣及香港的學校當教師,後來任無線電視高級公關主任及外事部顧問。
翁老騎鶴西去後,他的藏書由兒子翁午代捐到中央圖書館去,傳媒發刊了一張驚人的照片:兩座書山擠在樓層的左右,中間一條僅可容身的罅隙,通向翁老靈魂的深處……如此藏書家令我這愛書人顏汗!

――二〇一八年八月
目錄

瑣憶張光宇
程十髮其人其畫
劉繼卣襲貌傳神
關於王叔暉
「大孩子」黃永玉
篤佛樂道豐子愷
雅俗共賞的關良京戲畫
懷端木蕻良
大導演李翰祥披沙瀝金覓佳書
胡金銓藏書過萬卷
劉以鬯愛書成癖
金庸暢敍平生和著作
一個愛書人和他的書話
有聚書與散書宏願的陳存仁
尋尋覓覓以書會友的許定銘
勤懇的愛書人作家侶倫
林年同左圖右史
林真和他的書畫屋
海天雲樹懷馮亦代
簡而清――無心插柳柳成蔭
張君默屢敗屢戰面臨更大搏鬥
安子介博士談讀書
饒宗頤博大精深
余文詩的工作.讀書.鬆獅狗
「我要活得更好 更豐盛!」――與葉特生細談新生及其他
施叔青的生活.愛好.小說
大導演李翰祥披沙瀝金覓佳書
《開卷月刊》總第十期,一九八〇年十月

在電影界裏,導演李翰祥是很有文化修養的一位,他是現在中央美術學院前身北平國立藝專出身,曾親炙過多位中國藝壇上第一流名畫家,他對書畫的鑒賞力很高,對陶瓷藝術也下過功夫,同時也是位愛書的人――他愛買書、愛看書、愛藏書。


「把舊書行情買貴了!」

如果你也是位愛書的人,喜歡閒來無事逛逛書店,很可能有機會碰到李翰祥。他個子相當高(東北人矮的不多),粗粗壯壯,戴着個細邊近視眼鏡,立在書架前拿拿看看,神情專注,多數是臂肘間挾了一大包書出來。
目前香港的舊書肆是愈來愈少,香港的石板街、荷里活道、灣仔國泰戲院旁、九龍的山東街、福佬村道等幾處,都在拆樓改建中消失了。但在臺灣,因一九四六、四七年由大陸遷往了一些人關係,有不少人所攜帶的書為舊書鋪所吸收,這其中也常會有些冷門好書,國聯電影公司在臺灣製作時期,李翰祥便成了幾間舊書店的常客。
「翰祥把臺灣的舊書行情買貴了!」有次胡金銓對我這樣說。「他買書也不問價錢,一個勁兒地向櫃臺上推,最後才問一共多少錢。你想,店鋪老闆多精,他們知道李導演所挑中的書,準是冷門好書或是對他很有用處的書,還不來個獅子大開口?」
因此,以後胡金銓到舊書肆,如果聽到李導演昨天來過,或是剛剛來過,他常是搭訕幾句便走,讓行情冷卻一陣子再去。有次和李翰祥相值,我說:「小胡說,你把臺灣的舊書買貴了!」他安閒地笑了笑答說:「沒那麼嚴重吧!」但總結起來,他的購書之勇,是頗有名氣的。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