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4
定  價:NT$480元
優惠價: 79379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滿街鮮血橫流,黑雨不停地下……只有他,是這座城市唯一的希望。

北歐犯罪小說天王 尤.奈斯博 最新力作
匕首沾滿了血,血裡面有他的指印。
嚮往正義的他,為何一步步將自己推入黑暗深淵?

◆絕無冷場的震撼情節,《紐約時報》年度矚目好書
◆空降英國、瑞典、丹麥、克羅埃西亞、捷克暢銷榜冠軍!

他,是這座城市最好的警察,為何卻一步步將自己逼入罪惡深淵,直到再無退路?
在一座毫無希望的城市,警方與毒梟對決的腥風血雨後,特警隊隊長馬克白一肩扛起改革重任。他抱持追求正義的初衷,卻在追逐權力的過程裡,察覺像自己這樣一個出身低微的人,永遠不可能爬到金字塔頂端──除非他願意將雙手染上鮮血。

有著暴力、偏執傾向的馬克白,成了黑暗勢力操控的傀儡。當他貫徹意志爬上權力之梯,一個又一個揭露人心黑暗面的情節驚人展開。當良心已不存在,而靈魂早已被賣給出價最高的人,這座城市還能見到明天的太陽嗎?

尤.奈斯博創作靈感源自莎士比亞名劇《馬克白》,他認為這個故事不只發生在一個有如黑色電影的城市,也同時在偏執的人心深處上演。奈斯博以現代眼光重新想像經典,他筆下的懸疑伏筆、正反派角色的模糊界線,絕對令人大呼過癮!


◆裝幀設計◆
獻給愛書人的極致典藏

莎翁蠟封章‧燙紅鋼印書衣
莎翁衣領悄悄化身攤開的紙本書,乘著穿越400年的郵戳,在紙上舞台展開全球矚目的文學挑戰

原曲與翻唱‧雙概念內封
褪下書衣,內封正面為現代版《馬克白》,背面隱現莎翁原著

羽筆說書人‧英國原創版畫扉頁
藝術家以橡膠版畫創作莎翁經典紋樣,系列七書各以獨特色彩印製


◆「挑戰莎士比亞」系列‧名家過招的小說饗宴◆
英國才女珍奈.溫特森《時間的空隙》
直剖《冬天的故事》,椎心痛一場終究找回愛

加拿大國寶級作家瑪格麗特.愛特伍《血巫孽種》
狂掀紙上《暴風雨》,釋放作家魂的勁爆文學課

普立茲獎小說家安.泰勒《醋女孩》
溫柔洞悉《馴悍記》的他和她,破解關係裡說不清的一切

曼布克獎得主霍華.傑可布森《我就是夏洛克》
無懼自砸招牌,讓《威尼斯商人》經典角色還魂發聲

《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崔西.雪佛蘭《轉學生》
直視心中恐懼,感動共鳴《奧賽羅》的孤寂

北歐犯罪小說天王尤.奈斯博《馬克白》
探索罪惡本質,鎖定終極殘酷《馬克白》

《控制》作者吉莉安.弗琳
凌厲筆鋒直剖《哈姆雷特》,讓悲劇重獲新生(即將出版)

北歐犯罪小說天王、《紐約時報》冠軍暢銷作家
尤.奈斯博 Jo Nesbo

尤.奈斯博是挪威史上最暢銷的作家,每一部作品都是挪威排行榜冠軍暢銷書,亦是英、美暢銷榜常客。挪威圖書館借閱率排行榜,前20名有5本是奈斯博的作品。他拿過所有北歐的犯罪小說大獎,包括玻璃鑰匙獎、挪威史上最佳犯罪小說、書店業者大獎等,還獲得英國的「國際匕首獎」和美國「愛倫坡獎」提名,作品翻譯為50種語言出版。全球銷量突破四千萬冊。
奈斯博曾是挪威知名的搖滾巨星,亦曾任職於金融業,當工作和樂團難以兼顧,他選擇飛往地球最遙遠的彼端:澳洲,在那裡寫下日後讓自己聲名大噪的「哈利.霍勒警探」系列第一集《蝙蝠》。
奈斯博的讀者族群廣泛,涵蓋純文學讀者、冷硬推理、黑色小說讀者,以及通俗驚悚小說讀者。此外還受到英美犯罪小說名家一致擁戴,麥可.康納利稱讚他是「我最喜歡的驚悚作家」。評論家普遍認為奈斯博可與丹尼斯.勒翰、詹姆士.艾洛伊、麥可.康納利、伊恩.藍欽、雷蒙.錢德勒等名家相提並論,稱他是「挪威犯罪書寫的畢卡索」;德國《明鏡日報》則稱他是「斯堪地那維亞的奇蹟」。

當奈斯博接到「挑戰莎士比亞」書系的邀約,他直接指定挑戰黑暗悲劇《馬克白》。奈斯博認為這是一部關於權力鬥爭的驚悚故事,不只發生在一個陰鬱、狂暴、黑色電影般的舞台上,也同時在黑暗、偏執的人心深處上演。《馬克白》出版後大獲好評,英國書評盛讚:「奈斯博將自己的招牌印記,深深烙印在莎翁最受歡迎的故事之上。」

◆各界好評
◎當尤.奈斯博遇上莎士比亞,堪稱超強炸藥!行家一出手就是不同凡響,奈斯博版的《馬克白》是一場驚心動魄的閱讀之旅,快節奏的故事、豐富又精準的形容、生猛又脆弱的角色,從第一頁起一路驚爆至小說結局。──挪威《斯塔萬格晚報》

◎超級過癮!壓抑又暢快,讓人停不下來!──英國《衛報》

◎極致的閱讀享受、無與倫比的黑暗情節……奈斯博完成了史上最高難度的文學挑戰:他將自己的招牌印記,深深烙印在莎翁最受歡迎的故事之上!──英國《每日快報》

◎充滿原創性、令人大呼過癮……這是一部黑暗、結局卻又充滿希望的《馬克白》,特別適合我們這個紛亂的時代。──紐約時報書評,James Shapiro

◎了不起!當犯罪小說家和文學史上最偉大的劇作家「合謀」搬演這齣戲……會有好結果嗎?答案是YES!──挪威《世道報》

◎奈斯博筆下的馬克白具有迷人的複雜性格,儘管他有著絕情又帶毀滅性的傾向,卻能博得讀者的認同,讓這部現代版《馬克白》獲得了驚人的成功!──挪威《信使報》

◎高明之作!奈斯博不只成功讓莎翁四百年前的經典故事發生在當代,他的忠實書迷還會在主角身上看見哈利警探的影子,因為他所關注的,永遠是那些藏在黑暗處,不可告人的罪。──挪威《卑爾根時報》

◎從角色刻畫、背景城市氛圍、追求權力的掙扎與瘋狂,在在展現了奈斯博是多麼深愛著莎翁筆下的《馬克白》。奈斯博版《馬克白》是一部純熟的犯罪懸疑傑作,他以專業犯罪小說家的水準,帶著謙遜、尊敬和一抹具玩心的微笑,接下了莎士比亞的戰帖。──挪威《BOK 365》

◎保證值得一讀!這部小說絕非只有精巧的布局,它真正的厲害之處在於尤.奈斯博深掘犯罪動機的能耐:性、金錢、家庭、友情、想要被世人記得的渴望,以及最重要的──權力。這是全新型態的犯罪小說,也是全新的《馬克白》!──紐西蘭《週日星報》

【內文連載】

賓客一一離開酒吧與賭桌,回房或回家。馬克白站在接待櫃台前與人握手,喃喃地敷衍道別,但至少在這裡他無須與在酒吧流連不去的人交談。
「你的狀態看起來真的不太好。」班柯口齒有些含糊地說。他剛從洗手間出來,伸手往馬克白肩頭重重一拍。「趕緊去睡吧,免得影響其他人。」
「謝了,班柯。可是夫人還在酒吧裡招待客人。」
「局長回房睡覺都快一小時了,所以你也可以走了。我再去酒吧把酒喝完,也要和弗林斯回去了。我不想看到你像個門僮一樣站在這裡,好嗎?」
「好。晚安,班柯。」
馬克白目送著腳步微微踉蹌的朋友走回酒吧,看了一眼手錶,還有七分鐘便是午夜。再過七分鐘,事情就要發生。他等了三分鐘之後,挺起腰桿,望穿酒吧的雙扇門,看見夫人站在那裡聽梅爾康和雷諾克斯說話。那一瞬間,她彷彿感覺到他的存在,轉過頭來,正好迎上他的目光。她很輕很輕地點點頭,他也點頭回應。接著梅爾康不知說了什麼,她放聲大笑並回敬一句,惹得兩個男人都笑起來。她確實高明。
馬克白上樓進到他與夫人的豪華套房,把耳朵附在護衛房間的門上,裡面傳來均勻、安全、近乎自然流露的鼾聲。他坐在床上,手撫過平滑的床罩,絲質布料在他粗糙的指尖下低聲呢喃。是啊,她是高明,他永遠也及不上。也許他們能一舉成功,也許憑他二人,憑他馬克白與夫人,能產生影響力,將城市打造成他們腦海中的形象,繼續鄧肯未竟之志,完成他獨自一人絕不可能實現的更遠大的目標。他們有這個決心,有這個力量,可以贏得民心。屬於人民、服務人民、伴隨人民。
他的手指撫摸著放在床上的兩把匕首。若非權力腐化、毒害人心,他們也不需要這麼做。假如鄧肯內心純潔、充滿理想,他們大可以把話說開,鄧肯會發現馬克白是實現他的夢想、帶領市民脫離黑暗的不二人選。因為無論鄧肯有什麼樣的夢想,城裡的平民百姓都不會追隨一個來自卡匹托上流社會的陌生人,對吧?對,他們需要自己人。鄧肯可以擔任領航員,但船長必須是馬克白―只要他能讓船員信服,能讓船航向他們倆都想去的地方,航向一個安全港灣。但即使承認權力轉移是對市民最好的做法,鄧肯也絕不會讓位給馬克白。鄧肯儘管有諸多美德,卻與其他掌權者無異:個人野心重於一切。看看他如何殺死那些可能損害他名聲或威脅他權威的人。他們抵達現場時,考德的屍體還有餘溫呢。
不是這樣嗎?對,是這樣,是這樣,是這樣。
十二點。
馬克白闔上眼睛。他必須集中專注力。他從十倒數。睜開眼睛,咒罵一聲,又重新閉眼、重新從十倒數。接著看看錶,抓起匕首,插入特製的肩掛式雙刀套,左右各一。然後他走進走廊,經過護衛的房門,來到鄧肯的門外停住,側耳傾聽,毫無動靜。他深吸一口氣。各種可能發生的情形,事先已經都評估過,如今只剩付諸行動了。他將萬用鑰匙插入鑰匙孔,從擦得晶亮的黃銅門把上看見自己的倒影,隨後握住門把轉開。他先利用走廊上的燈光觀察一番,才進入房內,關上房門。
他在黑暗中屏氣凝神,聽著鄧肯的呼吸聲。
平靜,勻稱。
和羅瑞爾一樣。那個孤兒院院長。
不,現在別冒出這個念頭。
鄧肯的呼吸聲告訴他,他正躺在床上熟睡。馬克白走向浴室門,打開裡面的燈,讓門半掩著。有足夠的亮光讓他辦事就行了。
讓他辦事。
他站在床邊低頭看著這個毫無防備的熟睡男人,隨後挺直身子。多諷刺啊。他舉起匕首。殺一個無力自衛的人,還有什麼比這更簡單嗎?這是已決定好的事,如今只須落實。在通往福雷斯的路上,他不已經殺了第一個無力自衛的受害者?他的清譽不已經毀了?當時他不是已經償還了欠達夫的債?而且是用達夫積累債務的同樣幣別還清的:冷血。冷血看著羅瑞爾溫熱的血流到潔白床單上,黑暗中看起來像一灘黑血。那麼現在他顧忌什麼?他與達夫變造了犯罪現場,讓所有在福雷斯發現的證據符合串通好的說詞,他們也串通了關於孤兒院的說詞,那麼這次的陰謀有何不同呢?有時候殘酷的事實是好人那一方要去承受的,馬克白。他抬起頭,目光從浴室光線下閃著光的刀刃上移開。
他垂下匕首。
他沒有這個勇氣。
但是必須要做。非做不可。他必須有這個勇氣。可是即使已經全神貫注卻還是做不到,該怎麼辦?
他得成為另一個馬克白,那個他深埋在心底,他曾發誓永遠不會再出現的瘋狂噬肉殭屍。

***


馬克白在中央車站的台階頂端停下腳步。
眼前的勞工廣場有如一片波濤洶湧的大海,浪花打在下方的卵石地面上,起起落落的聲音彷彿牙齒在打顫。印威內斯底下有一艘明輪船,充滿嘈雜的樂聲與歡笑聲,轟隆隆緩慢旋轉的船輪所帶動的水流,在燈光下燁燁生輝。
他隨即出發,穿過漆黑夜色,回到印威內斯。他猶如雙腳離地,御風滑行,飄入大門後來到接待區。櫃台的服務員看著他,親切地點了點頭。馬克白轉身面向賭廳,看見夫人、梅爾康和達夫還在酒吧裡說話。接著他飛也似的上樓,走過走廊,最後停在鄧肯的門外。
馬克白插入萬用鑰匙,轉動手把,進入房內。
他回來了。一切都沒有改變。浴室門依然半掩著,裡頭的燈也依然亮著。他往床邊走去,俯視著熟睡中的警官,左手伸入外套內,摸到了刀柄。
他將手舉高,現在簡單多了。瞄準心臟,就像瞄準刻在橡樹幹上的心一樣。那一刀在兩個名字中間留下一個洞。梅芮蒂絲和馬克白。
「別睡了!馬克白在謀殺睡眠。」
馬克白當下一怔。說話的是局長、是藥還是他自己?
他低頭看著鄧肯的臉。不是,他眼睛還閉著,呼吸也平靜勻稱。可是他再一看,鄧肯的眼睛睜開了,鎮定地看著他。「馬克白?」局長的視線移向匕首。
「我好像聽到有ㄕ──ㄕ──聲音往這裡來。」馬克白說:「我來查看一下。」
「我的護衛⋯⋯」
「我聽──聽──聽到他們在打呼。」
鄧肯傾聽片刻,然後打著哈欠說:「沒事,讓他們睡吧。我在這裡很安全,這我知道。多謝了,馬克白。」
「應該的,局長。」
馬克白走向門口,此時腳步已不再輕飄。他全身洋溢著一種輕鬆感,甚至可以說是幸福感。他得救了。局長解放了他。夫人想怎麼做、怎麼說都隨她,但這件事到此為止。五步。他用空出的手握住門把。
忽然間,晶亮的黃銅上倒映出動靜。
在浴室門縫透出的燈光中,在宛如哈哈鏡的門把上,他像在看一部荒謬扭曲的影片似的,看見了局長從枕頭底下摸出一樣東西,對準他的背。是槍。五步。投擲距離。馬克白本能地做出反應,倏然轉身。他失去平衡,匕首脫離左手時他還在動。
***
隔天馬克白起床時,人很不舒服。後來他才明白自己是怎麼回事,也明白心碎無藥可治,只能痛苦地撐過去。於是他默默承受痛苦,沒有向任何人提起她的名字,除了位在隧道有益健康的那一側的一棵老橡樹之外。過了一段時日,症狀解除了,幾乎完全痊癒。而且他發現人家說一輩子只能愛一次,並非事實。不過與梅芮蒂絲不同的是,夫人既是病也是藥、既是渴也是水、既是慾望也是滿足。此時她的聲音從大海、從黑夜的另一端傳了過來。
「親愛的⋯⋯」
馬克白漂流過水與空氣、光與黑暗。
「醒醒!」
他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床上。想必還在夜裡,因為房間暗著,但有一些顆粒成分、一種細不可察的灰濛,預告著黎明即將來臨。
「終於!」她氣呼呼地在他耳邊說道:「你上哪去了?」
「上哪去?」馬克白試著抓住夢的碎片。「我不是一直在這裡嗎?」
「你的身體是,但我已經叫了你好幾個小時。你就像昏迷了一樣。你做了什麼?」
馬克白還抓著那個夢,但忽然不知道那是好夢或噩夢。鄧肯⋯⋯他鬆開手,影像在黑暗中倏然迴旋。
「你的瞳孔。」她說著捧起他的臉。「你吸毒了,原來如此。」
他扭動著避開她、避開光。「我需要。」
「不過你做了吧?」
「做了?」
她用力地搖晃他。「馬克白,親愛的,回答我!你有沒有做你答應要做的事?」
「有!」他呻吟一聲,抹了把臉。「沒有,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我看到他身上插了一把匕首躺在我面前,但我不知道這是真實發生的事,或者只是我在作夢。」 「這個床頭櫃上有一把乾淨的匕首。你應該要在殺死鄧肯以後,將兩把刀放到護衛身邊去,一人一把。」
「對,對,我記得。」
「另一把刀在他們那裡嗎?你清醒一點!」
「別睡了,馬克白在謀殺睡眠。」
「什麼?」
「他這麼說,但也可能是我在作夢。」
「我們最好進去看看。」
馬克白閉上眼睛,回想夢境,或許它能告訴他。他寧可這樣也不想再進那個房間。但夢境已從指縫間流逝,當他重新睜開眼,看見夫人把耳朵貼在牆上。
「他們還在打呼。來吧。」她抓起床頭櫃上的匕首。
馬克白深深地吸氣。白晝與照亮一切的日光即將降臨。他兩腿一晃下了床,發現自己仍衣冠整齊。
他們走進走廊,四下靜悄悄,在印威內斯過夜的人通常不會早起。
夫人打開護衛的房門後,與馬克白一同進入,只見他二人各睡在一張扶手椅上,卻不見任何匕首的蹤跡,外套與襯衫上也沒有血漬,全然不如原先的計畫。
「我只是在作夢。」馬克白小聲地說:「走吧,這件事就算了。」
「不行!」夫人咆哮一聲,大步走向連接鄧肯房間的門。她將匕首換到右手上,然後毫不遲疑地猛然打開房門,走了進去。
馬克白豎起耳朵等待著。
沒有動靜。
他朝開著的門走去。
灰色光線從窗口滲入。
她站在床的另一邊,匕首高舉到嘴邊,用兩手緊握刀柄,圓瞪的眼中充滿驚恐。
鄧肯人在床上,睜著眼睛,像在瞪視另一扇門邊的某樣東西。被子、被子上的槍、握槍的手,到處都是血。還有一截刀柄像鉤子似的,從鄧肯的頸間突伸出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