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2
重生之先賺他一個億II年代如歌04(完)
  • 重生之先賺他一個億II年代如歌04(完)

  • 系列名:PS
  • ISBN13:9789864940790
  • 出版社:平心工作室
  • 作者:閃靈
  • 裝訂/頁數:平裝/352頁
  • 規格:21cm*14.8cm*1.8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9/02/14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 促銷優惠:特殊書展B
定  價:NT$330元
優惠價: 79261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為了協助救災,並找回向城和韓立,
邱明泉和封睿帶隊前往洪災的第一線!
除了捐錢捐物資賑災,
他們一個提供能精密計算的頭腦,一個付出矯健精壯的身軀,
為救出更多的人付出努力!

向城身為軍人,為人民犧牲是他的天職,
可明泉和封睿是他最親的兩個哥哥,
不可能就這麼眼睜睜看著他去送死!
人力在這百年洪水之前,實在太過微小,
他們從前世便彼此糾纏的命運,不應該得到如此下場。
然而危機總是伴隨著轉機。
讓明泉兩相為難的兩個封睿,又將何去何從?

本書收錄番外〈四小無猜〉、〈金筆Play〉、〈床上搏擊〉、〈舊地重遊之野戰〉、〈封總和小封同學的夾擊〉。

《星雲物語》作者閃靈,全新勵志耽美作品!

一邊是指導他重生後人生的成年版封睿,
一邊是對他熱烈示愛仍青春年少的封睿,
他們明明應當是同一個人,卻為何讓他左右為難?
大時代下的金錢與戀愛遊戲,完結篇波濤登場!
中國安徽省省作協成員,晉江文學城簽約作者。
本職工作執鞭育人,主授經濟學、金融學、會計學;
副業閒暇握筆耕耘,耽美言情、武俠仙俠、奇幻西幻均有所涉獵。
累計出版簡體繁體實體書303多萬字,共計十幾套。
代表作:《終生操盤》、《翻雲覆雨》、《海中籬》、《星雲物語》、《重生之先賺他一個億》等多篇作品。
第三十一章
不是錯覺,真的……在搖晃。一瞬間,封睿腦子裡湧起極度的詫異,這是什麼?地震了?!
一陣風吹來。明明是風力不大的夜風,可是眼前小樓的搖晃卻更加明顯。封睿側耳聽著某種奇怪的雜亂聲響,那門窗的震盪、那牆壁撕裂的悶響。
他終於寒毛直豎明白了一件事。
──是樓房在晃,不是地震!
他忽然用盡全身力氣,在夜色裡高聲狂呼:「鄉親們醒醒!樓要塌了,快起來!快點逃!」
一時之間,他的聲音雖然穿破夜空,驚醒了許多人,可是大多數人還都懵著沒反應過來,二樓有人茫然地坐起來,望著外面:「什麼……什麼聲音?」
封睿大急,再也顧不得危險和腿上的疼痛,三步併作兩步狂奔上樓,這一刻,他越發能感到腳下的樓梯在搖晃。
「韓立,快出來!」他一把拽起來熟睡的韓立,「這裡在搖晃,要塌了!」
韓立雖然睡得香甜,可是這幾天風餐露宿也養成了警醒的習慣,一下就清醒過來,迅速弄明白了狀況。
抱著對封睿的完全信任,他沒有任何追問的廢話,而是一個箭步和封睿一起跑上了走廊。
「鄉親們,快下樓!這樓危險!」
安置點裡大約有最少五、六十名民眾,這時候也全都被吵醒了,有人就開始驚叫:「哎呀,這腳底下是真的在晃悠!」
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不對,大人、孩子都開始往黑暗中的樓梯擠去,一片聽不太懂的方言裡,夾雜著孩子們驚怕的哭喊聲。
韓立大急,這眼看著不對啊!別沒被樓塌砸倒,先踩踏傷了人!
正要焦急狂叫,就在這時,黑暗的樓梯口卻響起了封睿沉穩的聲音,帶著無以倫比的鎮定:「各位鄉親,請一定不要擠。你們身邊都有孩子,真擠起來,先傷到的一定是孩子。一個個排隊走,樓還沒塌,別怕!」
他的聲音帶著顯而易見的領導人氣質,雖然年輕卻天生威嚴,好聽低磁的音色帶著安撫:「我保證,大家都會沒事的!」
那名負責的鄉幹部也跟著大叫:「對對,大家別亂,沒事的!」
擁擠的老鄉們終於安靜多了,一個個摸索著,抱孩子的抱孩子,攙老人的攙老人,排著亂七八糟的隊伍,依次摸下了樓。
韓立終於鬆了口氣,幸好,幸好有封睿在!
沒時間叫他們多想,還剩下隊伍尾巴沒有及時跑下樓的一剎那,忽然,他們身後的搖晃更加劇烈!
韓立猛然回頭,眼前那搖搖晃晃的小樓,眼睜睜地就看著小半邊忽然在漆黑夜色裡倒塌下來!
牆壁歪斜,劣質的柱子戛然斷裂,玻璃碎裂的聲音在深夜裡尤其清脆而恐怖,片刻之後,大人和孩子們的驚聲響徹了長夜。

邱明泉摸著黑,悄悄離開了無人的小山坡,回到了宿營地。
剛剛有人給他分配了一張行軍床鋪,和那個水利專業的博士生緊挨著在一個帳篷,可是回到了帳篷裡,那個博士生卻不在。
旁邊一張行軍床上是位管後勤的幹部,一見他進來,就急切地道:「剛剛有人把張博士叫走了,說是又有緊急汛情,他找不到你,留了句話說,假如你回來了,還請你也去一下指揮部幫幫他!」
邱明泉心裡一沉,不敢怠慢,趕緊快步出了營帳。
剛剛走近燈火通明的指揮部,就聽見裡面電話鈴刺耳地響起來。
邱明泉快步進了門,就看見張博士只聽了幾句,原本已經蠟黃的臉上就更加難看了:「什麼?上游夜裡又開始大暴雨?!預計降水量呢?」
屋子裡的人都側耳聽著他的話,聞言都是心裡一個激靈,有的人甚至表情已經繃不住,露出了一點短暫的絕望。
──還要下?!剛剛洩過一次洪,正指望著休養生息幾天,等洩洪的江水慢慢退去,再積極組織鄉親們自救,可是假如再下暴雨,剛剛人工打開的分洪口,還得接著承受巨大的分洪壓力啊!
那個博士剛放下電話,還沒來得及匯報,放下的電話竟然又毫不停息急促地響了起來。
這一次,是來自於省抗洪總辦公室的緊急電話:漢口告急!
「漢口防不住了,市區剛剛深夜再度進水!」胡團長放下電話,眼睛裡全是紅血絲,在昏暗燈光下盡顯殺氣,「通知全團的所有人全部緊急集合,嘉魚這邊立即深夜開口洩洪!」
上游暴雨,洪峰即將再到,而現在漢口市區都已經頂不住了。
那邊是城市重鎮,是上級下令嚴防死守、不惜一切代價也要保住的地方,胡團長這個軍區調來的好幾個團都被分去了那裡。
現在已經說出了「頂不住」這幾個字,不用多說,誰都知道背後是多少辛酸和悲壯。
不是付出了巨大的犧牲,不是實在無法可施,誰敢輕易說「真的頂不住」了?
再不分洪,下游的省會武漢、甚至別的省分的大城市都要嚴重承壓,而今晚,上游又在降暴雨!
幾位營長根本沒人離開指揮部去休息,聞言全都肅然一個「啪」的軍禮:「是!」
張博士不停地擦著汗:「再度洩洪的話,附近的農村被淹水位即將再一次上升,得做好一切救災準備,一定會有原本安全的民眾在自己家裡也不安全了。」
氣象臺、水文臺的電話接連不斷,所有人的臉上都肅穆而焦慮,胡團長的嗓子已經徹底啞了,拿著無線對講機一條條命令緊急傳達了下去。
「所有單位注意,一營、二營在外宿營的同志全員不要回程,盡快趕往附近鄉村,把危險點的民眾全部運往更高的安置點!三營負責支援!」
他旁邊的鄉幹部急忙遞上手繪的附近簡陋地圖:「這裡這裡,這方圓百里幾十個的安置點位置高,標出來的!平均都有二米以上的平整地帶!」
胡團長和幾位手下的營長一起,按照那鄉幹部標出來的地點,很快給各個營布置了分別負責的區域:「衝鋒舟全部出去,一艘不留,剩下的,靠人力划輕艇也要跟上,把人接出來,轉移過去,保證所有民眾的安全!」

邱明泉望著指揮部裡一片如臨大敵的情形,心情異常焦慮。
保證所有民眾的安全,這只能說是美好願望,實際上,各種意外的情況總是會有的,死傷、落水、突發疾病,這種巨大的天災面前,前線官兵、後方民眾,哪可能真的做到全都安全?
怎麼辦,怎麼辦?!
封睿、韓立、向城他們都在外面,而此刻的外面,即將面臨更大的濤濤洪水,他們所在的地方安全嗎?
忽然之間,他開始無比後悔。白天應該跟著封睿一起出去的,就算再危險,也好過這樣牽腸掛肚!
心裡,封睿沉聲道:「你穩住,現在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去幫張博士!白天你跟著他們出去,或許能多救幾個人,可是留在這裡,也許能多救幾百幾千人!」
邱明泉強行穩了穩心神,緊緊攥住了拳頭。
是的,封睿說得對,不是一定要並肩在一起才能戰鬥。而這裡,才該是他真正的、最好的戰場!
他的耳中聽著胡團長那邊的分配,忽然快步衝了過去。
「團長同志,您這樣分配不夠科學。」他的大腦飛快轉動,這一瞬間,排除了所有的雜念和干擾,「我學過運籌學,略有研究。相信我,我能拿出更科學的人手分配和路線選擇!」
胡團長一愣:「什、什麼運籌學?別胡鬧,這裡的鄉幹部對這兒熟、他們做的建議,張博士又和我們一起提前研究的應急預案……」
邱明泉語速極快:「運籌學主要的作用就是利用統計學、數學模型和演算法等方法,去尋找複雜問題的相對最佳解答。它經常用於解決現實生活中的問題,特別是倉儲、物流的最優路徑等領域,您信我,它在這裡非常有用!」
張博士已經一迭聲地叫了起來:「信他信他,叫他說!」
邱明泉站在作戰桌前,飛快掃視地圖上所有的安置點標注、所有的人員分隊,能夠調動的資源:衝鋒舟、輕艇、救生衣、人手……
腦海裡有點缺氧般的空白,這時,封睿的聲音響了起來,帶著巨大的安慰:「別著急,越急越容易出錯。放空思緒,專注,再專注點!」
邱明泉聽著心裡這熟悉的聲音,終於奇蹟般地安定下來。
思維一片澄澈,所有的資料在他的腦海中就像是飛流的數據瀑布,急速集結,再分配、優化,形成一條條最優的路徑。
沒有電腦,就用大腦。
計算機毫無用處,就用心算和模糊估計。
沒有人和他並肩作戰和商量,可是心裡有一個人常伴左右。

飛速地重新規劃路線,結合安置點的高度和大小,重新搭配最優的資源,作戰指揮部裡,幾個屏息等待的營長們面面相覷,誰也不知道這個俊秀冷靜的年輕人在幹什麼,只看得到他手下的筆在快速標注、修改,只看得見他眼睫急速顫動,就像是疾風吹動下的勁草。
越接近最優化的路徑、越接近最完美的方案,就可能會多救一條命、十條、百條!
「啪」地一下,一滴晶瑩的汗水從邱明泉額上滴下,落在桌上的圖紙上。
屋內一直維持著短暫的、詭異的靜默,這微微一聲響動,就像是一簇火星落到了看似平靜的油鍋中。
隨著這一滴汗水落下,邱明泉終於猛然抬頭,晶亮的眼睛裡帶著微微的紅絲,這一刻,他清瘦的身影立在那裡,明明一身布衣,可氣勢卻像是一位身披戰甲、運籌帷幄的年輕將軍:「好了,就這樣!」
胡團長一把抓過他手下的紙,草草掃過,心裡就是一陣發顫。
比起他靠著經驗和粗估做出的分配方案,眼前的這張紙字跡雖然潦草,但是圖表和線條並用,數字清晰,只這麼看一眼過去,他雖然不懂那些來自精準的數學的美感,可是依舊明白:這份分配方案,絕對比他做出的要好。
「關鍵是這裡。」邱明泉指著圖紙上一處中心區域,「救援人手分散、各自行動,我們沒辦法掌握最新的各個安置點的資料。設立中轉站,所有的救援物資統一集中在這裡,再動態運去安置點,這樣更有效率!」
這裡沒有電腦系統,沒有高效率的模型,他有把握,自己做出的方案,應該接近最優!
「就按這個來!」他高聲叫,「快快,一營、二營、三營重新來領任務!」
「是!」

望著重新忙碌起來的人們,邱明泉終於輕輕鬆了口氣。
悄無聲息地退到了角落,他剛要舉手擦一擦額角細密的汗水,忽然他腰間的無線對講機再度響了!
「明泉,你在嗎?」封睿的語氣急促而大聲。
邱明泉心裡忽然一沉,剛剛結束通話,為什麼又打過來?
「我在的,什麼事?」
封睿那邊的背景聲極其雜亂,隱約有著人聲嘈雜,小孩的哭喊,大人的焦急交談混在一起,絕不是正常深夜的情形。
「請你幫著通知一下指揮部,我們落腳的這個小王郢小學的教學樓安置點,剛剛深夜發生了半邊垮塌。」封睿的聲音雖然急促,卻不驚慌,異常清晰地交代著最重要的資料。
「一共連我們在內五十八人,少數輕傷、無重傷。關鍵是現在都被迫擠在一樓的水中廢墟上,水位在一米三四左右,急需救援和重新安置。」
邱明泉只覺得腦子「嗡」地一下,一瞬間熱血上湧:「你怎麼樣?!」
封睿頓了頓,柔聲道:「我完全沒事,幸好和你通話沒睡,才及時發現了險情。」
邱明泉心裡怦怦直跳:「好,我這就上報!」
停下通話,他急速跑到胡團長面前,飛快地把情況說了一遍,聲音都有點發了抖:「馬上開始洩洪的話,他們那裡就會很危險……」
話沒說完,他忽然停住了,剛剛擦乾淨的額頭開始瘋狂冒汗。
哪還有人?!剛剛做好的最優方案,考慮到所有物資、救生艇和人員數量,可沒有這個突發狀況!
人手是遠遠不夠的,永遠都不夠,本來就是捉襟見肘,每一處都是在盡可能合理分配,而不是「足額分配」,現在……
胡團長眼睛血紅,遲遲沒有說話,半晌才艱難地開口:「我知道了。等第一批去救援的同志完成任務,我會立刻通知人手,去緊接著救這個點的民眾。目前,還暫時派不出人去。」
「不行!那邊急需救援啊,會死人的,不及時去人,洪峰來了,真的會死人的!」
胡團長額頭上的青筋暴跳,忽然大吼一聲:「派人去那裡,就一定要抽掉別處的人手!任何地方再少人,一樣要死人的!你難道不比我清楚嗎?!」
就在這時,旁邊一位營長手裡的無線對講機也忽然響了。
一個熟悉的聲音憑空傳來,雖然早已經嘶啞,可是邱明泉依舊一下聽出來了是誰:「方營長,我是漢江武警學院學員大隊指導員向城,我們剛剛收到小王郢村安置點的消息,他們那裡出現意外樓房倒塌!現在請示首長命令!」
方營長大喜,扭頭就衝著胡團長大喊:「團長,我這還有人!」
自從趙連長生死不明後,向城帶的這批學生兵就暫時交由臨時指導員負責,被掛靠在了他的二營下面,一時心急,竟把他們忘了!
胡團長也是大喜過望,急忙接過對講機:「好好,向指導員你立刻聽令,這個安置點的民眾交給你負責,務必全部解救出來。對了,你那邊有什麼工具?」
向城聲音冷靜:「我們只有一艘衝鋒舟,動力系統有點問題,速度不夠快。另外還分有六艘輕艇,全靠手動。」
胡團長心裡一聲嘆息,可是也顧不得什麼了:「沒有衝鋒舟,就划船去!注意安全,不要落下一個民眾!」
「是,保證完成任務。」向城有力地重複著,「我們這就出發,完畢!」
邱明泉猛地衝了過去,一把搶過了對講機:「小城!我是你明泉哥!」
他的聲音哽咽了:「即將要再次洩洪了,外面的水位會進一步上升。封睿剛剛跟我通話,說他那邊的人現在全都泡在水裡……拜託你了,一定把他們救回來。」
向城的聲音有那麼一瞬的卡頓,很快,他也啞著嗓子道:「我們會盡一切力量,保證沒有任何民眾傷亡。」
兩邊的通話背景聲都嘈雜紛亂,向城在關上對講機前,最後低聲說了一句:「明泉哥,我會幫你把睿哥好好帶回來的。你放心。」
邱明泉頹然放下無線對講機,渾身無力地坐在了旁邊的小凳子上。
四周的人在大聲講話,所有人都在小跑著進進出出,他腦海中卻一片空白。
剛剛極度的腦力使用後,本就有短暫的缺氧狀態,現在再聽到叫人揪心的消息,他整個人都好像失去了力氣。
忽然地,他一把抓住從他身邊跑過去的一位營長,充滿哀求地望著他:「同志……我、我能幫點什麼忙嗎?你們有沒有什麼救援的衝鋒艇從這附近出發?我想一起去!我做什麼都可以,我身體很好,體力也強!」
那名營長苦笑一聲:「小專家同志,你別添亂了。這邊哪還有空餘的交通工具,全都派出去了。到時候沒救到別人,反而把自己搭進去,我們還得再去救你呢!」
再也不理邱明泉,他急匆匆地奔向營帳外面。
邱明泉坐在角落,半晌在心裡茫然地問:「你說,他們會有事嗎?」
封睿半天都沒有回應。在他心裡,此刻正輾轉不安,越來越難受的感覺在逼近,彷彿遠方正在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即將發生。
可是,頭一次,他竟然不敢說出來。
說了,又有什麼用呢?邱明泉根本沒有任何可能幫上忙了,真的告訴他,只會徒增他的絕望和壓力!
這一刻,他心裡湧起濃重不已的失落和無力:自己……甚至更是毫無用處。幫不上忙,出不了力,只能這樣乾巴巴地一遍遍安慰明泉!
好半晌,他才澀聲道:「不會有事的,放心吧。向城都已經趕過去了呢。」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