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2
末等魂師06:披荊斬棘向前走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79174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小狐狸化身人形,
「霸氣」一吻定終生?!


隨書附贈:「玖玖、小狐狸,有時還有北叔叔」精美拉頁海報!

端木玖認真懷疑,她鐵定是被老天爺給擺了一道!
有機會在異界重生……不錯!
頂著世家千金的光環……非常好!
但、是,說好的吃香喝辣悠哉修練賺金幣呢?全部沒看到啊!
就連好不容易才打完帝都大比個人賽,
結果後面竟然還有個團體賽?
吼!真的是夠了喔!
不過等等,聽說這次的比賽場地換成夏侯皇室的聖地神遺山谷,
那可是從上古時代留存至今的遺跡,百年難得一見,
雖然此行肯定危險重重,但不去才是傻瓜咧!
然而玖玖才剛踏入傳送門,就被連結到不知名的異時空,
最最驚嚇的是,小狐狸忽然自爆身分,
更暗示玖玖的身世其實另藏玄機……

銀千羽
每天跟文字奮戰的宅女,熱愛寫作與想像。
生活中最大的樂趣是:小說小說小說,咖啡咖啡咖啡。
目前最大的願望是──擺脫卡稿的詛咒,努力增加荷包厚度。

繪者介紹︰
希月
腐生菌耽美科,雖是外來種,但其實很純良。

第五十六章 這真的是決賽?

陰星流下意識起身,姬雲飛及時拉住他,提醒道:「比賽還沒結束。」
不管他想做什麼,都不行!
可是……陰星流才一猶豫,再看向擂台,只見光芒漸褪,台上兩人的身影也顯現出來。
端木玖毫髮無傷,已經返身退回原來的位置,怡然而立。
「我猜得果然沒錯。」
「猜什麼?」陰星柔臉色不太好看。
白白浪費了一次機會。
「那個,應該是反擊型的魂器吧?可以把對方攻擊妳的招數與威力,瞬間反轉給對方。」而且,還不會傷到自己。
就不知道這魂器是幾星級,她的「流影」能不能打破它?
「哼!」陰星柔不承認,也不否認。
看穿又怎麼樣?
「迴逆」反擊的力量是無差別的,無論對誰都一樣。
她不怕端木玖出手攻擊,就怕她攻擊的力道太小。
那就一點也不好玩了。
「妳是不是在想,不怕我主動攻擊妳,就怕我攻擊妳時的威力不夠強悍,那妳就一點樂趣也沒有了?」小玖說道。
陰星柔心一虛。
「妳,胡說什麼!」
「沒關係呀,現在是決賽,不想打敗對手的,不是好參賽者。妳想看到我自己打自己,我還想看到妳五體投地撲下台呢!」她多誠實呀!
「噗……」才緊張了一下,姬雲飛又開始抱肚子了。
這決賽,絕對是他看過的,有史以來最好笑的決賽。
急急站起來的陰星流,默默又坐了回去。
他、好像擔心得太多餘了。
石昊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比賽的人不是他,台上的人打得再用力,也傷不到他們,不用緊張啊。
「妳!簡直胡說八道!」陰星柔語氣尖銳。
「妳!完全口是心非!」學她尖叫──好傷喉嚨。
陰星柔講不過,立刻出手攻擊。
端木玖側身避過,還順便打了她手臂一下。
「啊!」陰星柔低叫一聲。
「速度太慢,差評!」端木玖點評道。
陰星柔手肘一彎立刻變招,端木玖收勢一推一擋,就把陰星柔給推走兩、三步。
「下盤不穩,差評!」
陰星柔回身再攻。
「力道不足,差評!」
「威力太小,差評!」
「方向偏了,差評!」
「距離不對,差評!」
「左右不分,差評……」
每一次對招,就「差評」一次。
一時間,擂台上的聲音滿滿都是「差評、差評、差評、差評……」,聽得台下觀眾一陣傻眼。
這點評,比師父還嚴格啊!
眾人才感嘆著,突然又聽到一句──
「表情太醜,差評!」
「噗!」噴茶。
「……咳咳咳!」被水嗆到。
距離擂台最近的五人都忍不住一陣笑,連表情很冷的陰星流,臉上都出現淡淡的笑意。
表情很呆的石昊,則是有點目瞪口呆,然後低頭,繼續寫寫寫。
「比武中……還可以嫌棄對方表情太醜?」姬雲飛覺得今天,自己真的也是長見識了。
話說,大家你死我活的拚力氣拚魂力的時候,還可以表情美美的、宛如仙人嗎?
不可能的吧!
不過,這句批評,絕對足以氣煞任何一個女子,尤其是,平常自認為美女的女人。
九小姐真是別人哪裡有痛、她就往哪裡戳啊!
「嗯。」石昊臉也不抬就點頭,把這句也記起來了。
「端木家的九小姐,感覺很有趣啊。」
「嗯。」
「不如,等比完了,我們去認識她一下。」
「嗯。」
「阿昊,給點別的回答好嗎?」
「喔。」
姬雲飛:「……」
這期間,台上比鬥仍然在繼續,陰星柔被氣得不斷攻擊,卻招招落空。這情況,看得坐在評審位置的陰月宇,搖了搖頭。
「怎麼了?」坐在他旁邊位置,傭兵公會代表正好看見他搖頭的動作,好奇地問道。
「沒什麼,小輩們太不爭氣而已。」陰月宇羽扇輕搖。
傭兵公會代表看著擂台上,完全被耍著玩的陰星柔。
「比武爭強,有輸就有贏,她很不錯了。」
雖然被耍著玩,但是個人賽能比到決賽,這已經是年輕一輩裡,全大陸數一數二的實力。
有這種後輩,怎麼著也該滿意了。
陰月宇只一笑。
如果要說「很不錯」,那也不是陰星柔,而是陰星流。
可惜,他沒有一個好的魂器、也沒有好的後盾,連契約的魔獸,都被算計成重傷,無法助戰。
「啊!」台上陰星柔突然痛叫一聲,踉蹌了好幾步才站穩。
「體力不好,差評!耐力太弱,差評!」端木玖一臉嫌棄地說道。
比武開始到現在不過半個時辰,竟然就已經氣喘吁吁了。好歹也是個天魂師吧,怎麼體力這麼不中用?
這要是放到戰場上,就是個炮灰的分兒。
「妳才體力不……好、耐力……太弱!」
「說句話都要大喘氣,如果我想殺妳,妳現在已經死了。」端木玖看著她,實話實說。
這實力竟然可以比到決賽,到底是她運氣太好,還是這屆的參賽者實力都不行?
忍不住懷疑地瞄了台下那五個一眼。
台下的五人,在被瞄的那一刻同時莫名地挺了挺胸──不明白為什麼要挺胸,就是直覺。
陰星柔魂力一轉,氣不喘了,同時也冷靜下來,轉回過身,冷哼一句:「殺我?妳有這種本事嗎?端木玖,不要把我一時的失手,當成妳的實力。」
「妳這是『一時失手』?失手的時間會不會也太久了?!」端木玖一臉震驚地看著她。
姬雲飛、石昊、公孫憬、雷鈞、陰星流:「……」
說得好有道理,但怎麼聽起來就這麼令人想笑呢?
姬雲飛又抱肚子了,要忍著不笑出聲,肚子有點痛。
再看旁邊四個。很好,大家都差不多,只是努力在忍住,沒像他一樣抱肚子而已,所以他也不算太沒形象。
自我安慰完畢,姬雲飛卻聽見後方傳來聲音──聲音不大,但足夠讓附近百人聽到,然後再傳出去了。
「真的太久了。」北御前、仲奎一滿臉贊同。
小玖說得沒錯,這「一時失手」也太久了,對手如果有殺意,她早就死翹翹了。
「足夠被人殺至少十次。」端木傲接著說道。
「我們的小玖,心太軟了。」端木風嘆氣地搖搖頭。
「這點,該改。」秉持身為「奶爸」的責任,北御前表情嚴肅地又點點頭,決定等個人賽結束,要好好教育一下小玖。
關於應該怎麼對付敵人這件事,她要再多記一點。
「要好好教。」端木傲也一臉嚴肅地看著北御前。
「要好好教。」端木風跟著說道,一副「此一重責大任就託付於你」的慎重樣。
北御前:「……」
「你們兩個怎麼不自己教?」仲奎一好奇地問。
「妹妹,是需要疼的。」端木傲回道。
「太嚴肅會嚇到妹妹。」端木風也回道。
北叔叔就沒關係了。
小玖是他一手帶大的,小玖一定很習慣他嚴肅的表情,也會乖乖聽話。
萬一小玖被嚇到了、或是傷心了,也不用擔心,他們會馬上安慰妹妹的。
仲奎一:「……」這兩小子的表情,可以再直白一點。
不就是不想在小玖面前當壞人嘛!所以壞人叫阿北當。
但是這兩兄弟是不是太小看小玖了?
一個能被他師父看中、收為小徒弟,又一路闖端木家族、連禁地都沒放過、還平平安安回來的人,膽子會小、會害怕?
想太多了吧!
「我覺得,阿北不會兇小玖。」仲奎一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說道。
不會嗎?
兩兄弟同時疑問的眼神──但是,下一秒端木風就想到了,表情變成「我怎麼那麼傻」的懊惱臉。
「的確不會。」
端木傲看著他。
「北叔叔一直陪著小玖,就連被驅出帝都,他也帶著小玖前往西岩城,在沒有家族庇廕的時候,一個人護著小玖,也平平安安將小玖帶大了……」這世上若論誰最疼小玖,北叔叔絕對是其中之一。
端木傲沉默了一會兒。
「以後,我會照顧她。」
「四哥搶了我的話了。」端木風懶懶地說道。
「你不走了嗎?」端木傲問道。
「暫時不。」小玖在這裡,他會繼續留下。
端木傲繃著一張臉。
「各人照顧各人的。」
「可以。」
仲奎一覺得,這兩兄弟的對話聽起來真像是:我要買這隻寵物,你也要買這隻?
對。
那各買各的。
明明買的是同一隻,卻分別付錢,然後帶同一隻寵物一起回家,輪流或一起餵食。
……仲奎一被自己想像的畫面囧到了。
連忙搖搖頭,甩開畫面。
絕對不能被別人知道他把小師妹比喻為寵物,否則不說小師妹、師父,光是旁邊這三隻「護玖狂魔」,就足夠讓他趴下了。

這時候,擂台上。
陰星柔無意間看見評審看台上,陰月宇的目光,當下心中一凜,迅速冷靜下來,緩和心境,不再怒氣騰騰。
「看不起陰家的人,終究要付出慘痛的代價。」她緩緩說道。
端木玖一聽,頓時笑了。
「那真巧,通常想讓我付出代價的人,自己總會先學到教訓。」
兩人目光相對,空氣間驀然一凝。
陰星柔輕喝一聲:「小天!」
陰星柔身上魂力一凝,三星天魂師的魂師印浮現,一道流光同時自她身上飛出。
一隻站起來與成人同高、體態有成人五倍大的深灰色三尾貓隨即現身,長又膨的三尾一動,頓時擋住一方視線。
「三尾。」雷鈞正好看到這個。
「聖獸。」公孫憬判斷道。
「是她的契約獸,飛天貓。」陰星流不必細看就知道。
「竟然現在才出現?!」姬雲飛訝異。
不靠魔獸能晉到決賽,這被端木玖耍著玩的陰星柔,也不是全沒本事的呀!
「魂器。」石昊言簡意賅。
姬雲飛遲鈍兩秒鐘,才意會他的意思。
想到那個「一鏡迴逆」,突然同情地看了陰星流一眼。
「你們家重女輕男啊。」
陰星柔一身戰鎧,三星魂器。
陰星流這一身,不太靠譜的二星魂器。
陰星柔有聖獸。
那個能反射敵人招式的魂器,至少四星。
陰星流有什麼?
「你有魔獸嗎?」
「有。」
「那……」怎麼沒見牠出場?
「牠受傷了。」就在個人賽開始前三天。
「傷得很重?」公孫憬關心地問道。
「一個月後,應該能復原。」
「那就好。」公孫憬不再問了。
契約魔獸會在賽前受傷,這可能是巧合。
但出身世家,世家裡那點競爭和暗算,在座每個人都懂,不必多問,大概也能猜出狀況。
他們這一代的世家子弟,大多互相認識,只是熟或不熟、有沒有私交的差別而已。
以個人賽前八名為例。
因為父輩相熟,商會少主姬雲飛和煉器師公會會長兒子的石昊幾乎是從小一起長大,交情自然好。
公孫家一向處事中立、與人為善,公孫憬和其他人就算沒有私交,也有點頭之交。
雷鈞是傭兵公會會長的小兒子,個性爽朗、不拘小節,跟大多數人都相處得來。
歐陽明寬出身歐陽家,自視甚高。自大不是壞毛病,教人受不了的是他記仇又善妒,一般人很難跟他交情好。
陰星流和陰星柔,都是陰家主的兒女。
陰家主有很多兒女,其中最疼的就是陰星柔,因為她們母女的個性與行事作風,那真是一脈相承,所以她從小得到的各種修練資源,也是最好的──姬雲飛對她是敬而遠之。
相較之下,陰星流的待遇就比較讓人唏噓一點。
他的天賦與實力,可以說是陰家主眾兒女中最出色的,可惜是個男的。
陰家重女勝於男。
這就注定即使他再出色,也得不到母親兼家主的另眼相待。
至於父親……聽說人早已不在了,自然更沒有人能替他爭取什麼。
萬幸的是,陰星流雖然沉默、不擅與人相處,但個性正直、光明磊落,所以同一代的世家子弟對他的觀感並不差。
只是,這樣的人偏偏是陰家主的兒子,還是不怎麼受重視的兒子,有點可惜了。
最後,他們最不熟的,就是正在台上、首現實力的端木玖。
她五歲就被驅出帝都,十年後重回,可以說給了大家一個大驚嚇。
在帝都大比個人賽中,力壓眾家子弟的九小姐,絕對是異軍突起。
「啊!」姬雲飛突然叫了一聲。
石昊抬起頭看他,其他人也望過來。
「我忘記下注了。」這麼重要的事,他竟然、忘、記、了!
「我有。」石昊說道。
陰星流默默點頭,他也有下。
同樣沒下注的公孫憬和雷鈞震驚地看他。
公孫憬好奇地問:「你什麼時候下的注?」他被陰星柔打下台後,根本沒離開過這裡。
「一開始就下了。」
「你沒下自己贏?」雷鈞也好奇。
陰星流沒回答,只是搖搖頭。
不能鎧化、沒有攻擊性魂器,單憑魂力,他破不了陰星柔的魂器。
「你一開始就看好端木玖,覺得她會贏?」姬雲飛更訝異。
「嗯。」陰星流點頭。
「為什麼?」
他會看好端木玖,是看到初賽,她一劍將其他對手統統揮下台的模樣,才對她有信心的。
「直覺。」
「……」很好、很強大的理由,姬雲飛完全無言以對。
但還有一個可以問。
他轉向石昊,語氣可沒那麼客氣了,直接問:「你又是什麼時候下的注?」
「拉肚子。」
聽到這三個字,姬雲飛英俊的臉忍不住扭曲了一下。
「你、怎麼、沒有、提醒、我?」說好的竹馬情呢?就一個人去賺賭金,良心不會痛嗎?
「你很忙。」在台上比賽。「我有幫你下注。」
「真的?!」姬雲飛表情一變。「下多少?」
「一百金。」
「……這麼少?」
「零錢。」
「……」這紙糊的竹馬情。
「有,總比沒有好。」雷鈞幽幽地說。
一百金,以端木玖的賠率來算,只要她贏,姬雲飛也賺了好大一筆錢。
這可是白得的,你好意思抱怨?
他忘記了可沒別人幫他下,所以待會兒連一點零花錢都得不到,他都還沒哀怨呢!
姬雲飛這一抱怨,不只雷鈞看他的眼神幽幽,連公孫憬都瞥了他好幾眼。
「呃……呵呵,呵呵。」姬雲飛呆笑。
這不是習慣了嗎?他的零花錢都沒這麼少啊,一時之間不適應嘛。
「扣一百。」石昊也看了他一眼,面無表情地說。
「別啊……阿昊,我們誰跟誰,這麼點小金子,你就不要跟我計較了。」姬雲飛連忙摟住他的肩,一副好兄弟樣。
看著平常風度翩翩、舉止有度的少年天才,現在努力陪笑陪小心,其他三人都忍不住笑。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