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2
看不見的圖書館02:蒙面的城市
  • 看不見的圖書館02:蒙面的城市

  • 系列名:Light
  • ISBN13:9789863193739
  • 出版社:蓋亞文化
  • 作者:珍娜薇‧考格曼
  • 譯者:聞若婷
  • 裝訂/頁數:平裝/368頁
  • 規格:21cm*14.8cm*2.4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1/16
  • 中國圖書分類:特種文藝
定  價:NT$340元
優惠價: 9306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魔法威尼斯、危險嘉年華,尋龍任務開跑。
小心!故事極端危險,特別當你不是主角的時候!
獻給閱讀冒險家的全新旅程,圖書館員版的「古墓奇兵」――

隱藏在世界之間的大圖書館,
負責保管各個世界裡珍本中的珍本。
其中偶有獨一無二的特殊版本,甚至能影響所在世界。
圖書館員則身懷重任,前往不同時空,尋書收藏。
知曉內情的人們,通稱大圖書館為「看不見的圖書館」。
成為大圖書館的駐地館員,慢慢融入所在世界、收集珍貴的珍本書,享受平靜的美好時光⋯⋯
生活本該如此,但一起綁架事件改變這美好生活,尤其當被綁架者是自己的助手凱――龍族王家的年輕成員,而綁架方又牽涉到神祕的妖精。
為了避免種族戰爭爆發,危及其他世界以及她的館員生涯,艾琳接受了妖精的危險邀約,前往某個充滿魔法的平行世界威尼斯。
在這個充滿故事的混沌水都,一不留神就將被捲入他人的冒險故事、成為被擺布的配角。藉著大圖書館探員的豐富經驗,加上對各類故事的熱愛及了解,艾琳竭盡全力避免步入悲慘結局、努力將故事導向她所期望的走向⋯⋯
在這個系列故事中,作者珍娜薇‧考格曼不時流露出對閱讀的熱愛。堅強的主角艾琳,就像圖書館員版的「古墓奇兵」,聰明、獨立、能面對尋書任務中的任何挑戰。跟著她,讀者將走訪媲美福爾摩斯的偵探、行經飛船劃過天際的倫敦,並穿梭於不同時空的奇幻世界。「看不見的圖書館」是獻給閱讀冒險家的全新旅程。
珍娜薇‧考格曼(Genevieve Cogman)幼時接觸到了托爾金和「夏洛克‧福爾摩斯」,從此一頭栽入閱讀的世界。
她有醫療領域統計學的碩士學位,在各式各樣的工作中發展這份專長,像是醫院臨床編碼員、資訊分析師、分類專家等等。「看不見的圖書館」系列雖然是她的第一部小說,但在那之前考格曼曾經擔任RPG遊戲的劇本家。另外,她的嗜好還包括了拼布、串珠、編織與電玩。
考格曼目前定居於英國北部。
考格曼作品:
看不見的圖書館系列
1 消失的珍本書
2 蒙面的城市
3 The Burning Page
陸續出版

聞若婷
師大國文系畢業,曾任職出版社編輯,現為自由譯者。嗜讀小說。譯作包括《虎丘情濃》、《我們為何成為貓奴》、《沒有名字的人》、《黑櫻桃藍調》等。
★Barnes & Noble書店年度最佳科幻╱奇幻選書
★美國亞馬遜書店年度最佳科幻╱奇幻選書
★英國《獨立報》年度十大奇幻小說
★英國亞馬遜書店暢銷電子書
★已出版英、德、義大利等多國語言版本
書籍評論者 小部
彰化高中圖書館主任 呂興忠
金石堂網路書店文學線 劉盈萱
――愛書人好評推薦
看不見的圖書館系列書評推薦
《蒙面的城市》好評
「這部機智風趣的奇幻裡面有福爾摩斯式的偵探、奇妙的魔法列車、讓人著迷的妖精政治、逗趣的橋段,以及為了在有限時間內營救凱,艾琳所經歷的驚險迷人冒險。」
――《軌跡》雜誌(Locus)
「這個系列的書迷會很興奮能更深入認識龍族及善變的妖精,並且超級期待下一集。」
――《書單》雜誌(Booklist)
「又一場精彩的冒險⋯⋯節奏輕快且富娛樂性。本系列輕鬆愉快,是消遣時光的最佳良伴。」
――The BiblioSanctum 書評網站
《消失的珍本書》好評
「考格曼充滿生氣與機智的文字為這個類型帶來了新氣象⋯⋯讓人聯想起戴安娜‧韋恩‧瓊斯和尼爾‧蓋曼的作品。考格曼的小說是閱讀的一大樂趣。」
――《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
「愛書人一定會為這本迷人的初試啼聲之作瘋狂,考格曼在這部作品裡成功滿足了有趣奇幻的條件。善於謀略的角色們與輕快的動作場面,都在這個引人入勝、架構迷人的世界裡。」
――《圖書館期刊》(Library Journal)
「令人滿意的綜合體⋯⋯這本書讓人沉迷。」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
「如此機智,同時又讓人毛骨悚然,還有精心建構的世界觀與伶牙俐齒、聰明又性感的角色們!」
――雨果獎得主、「繼承三部曲」作者 潔米欣(N. K. Jemisin)
「耀眼的愛書人出道作。」
――雨果與軌跡獎得主,查爾斯‧史卓斯(Charles Stross)
「娛樂度極高⋯⋯讓我想起賈斯柏.弗德的『周四‧夏』系列。」
――The Book Plank網站

艾琳心想,真可惜酒有毒。這個房間位於悶熱的地下室,來一杯冰涼的酒一定很暢快。
她並不用凱貼在她肩膀後碎碎唸。她一直在用鏡子盯著那個戴著烏鴉面具的男人,他的本名叫查爾斯‧梅藍寇特,從兩、三個星期前開始,他們就在獵同一本書。他是一位俄羅斯買家的代理人,艾琳則是大圖書館探員。現在雖然她戴著面具,但他們在調查同樣消息來源時互相撞見好幾次,他一定還是認得出她,就像她也認得出他。
每個人都戴著面具,連用托盤端著點心和酒杯的侍應生也不例外。嚴格說來這並不是非法拍賣會,不過絕對遊走在法律邊緣。艾琳是靠韋爾幫忙才能進來的,與倫敦首屈一指的名偵探有交情絕對有利無弊。她回報他的條件是保證在午夜前帶著凱離開現場,因為警方已經計畫好要在午夜突襲搜查。她打算遵守諾言。從兩、三個月前開始,她就努力在這個平行世界建立起自由接案譯者的偽裝身分,如果有了前科可是很不方便的。
「下一件拍賣品,」拍賣師用呆板的語氣說。「一本亞伯拉罕‧『布蘭姆』‧史托克的《女巫》,改編自朱爾‧米榭勒的同名著作。相信我們不用特地提醒各位貴賓,英國政府將這本書列為禁書,教會也基於公然猥褻和異端罪名譴責這本書。不消說,得標者將獲得娛樂性很高的閱讀時光,哈哈。」她的笑聲一點笑意也沒有。「本拍賣品屬於匿名遺產,起標價一千英鎊。有人要出價嗎?」
艾琳舉起手,梅藍寇特也是。
「戴黑色小面具的女士,出價一千英鎊。」拍賣師吟誦般說。
「一千五!」梅藍寇特喊道。
看來他要走激進路線,而不是循序漸進。也好。至少他們似乎是唯二對這項拍賣品有興趣的人。「兩千。」艾琳口齒清晰地說。
「兩千五!」梅藍寇特宣布。
有幾個買家開始竊竊私語。這本書是很罕見,但還沒到奇貨可居的地步。有好幾間博物館都有這本書,因此艾琳選擇來這場地下拍賣會購買這本鉅著,算是很有良心了。畢竟她大可直接偷一本。她想到這裡不禁露出微笑。「三千。」
「五千!」喊價突然三級跳,滿室為之啞然。大家望向艾琳,看她會怎麼辦。
凱傾向她的肩膀。他很忠實地扮演著貼身保鑣的偽裝,從頭到尾都站著,不吃不喝,一直守著他們的毛氈旅行袋,裡頭裝著他們用來付款的物品。「我們可以先讓他得標,晚點再去找他。」他喃喃地說。
「太冒險了。」艾琳悄聲回應。她從他端著的托盤上拿起那杯酒,湊到唇邊,確切無誤地看到梅藍寇特的姿勢突然緊繃起來。沒錯,這杯酒確實被他動過手腳了。她就知道。
「酒,沸騰。」她用語言低聲說,然後快速把她手指底下發熱的玻璃杯放回去。酒液已經在冒泡了,還湧出杯緣流到托盤上,在蒸發的同時嘶嘶作響、白煙直冒。凱的雙手緊繃了一下,但仍穩穩地端著托盤。
室內更加死寂。艾琳打破靜默。「一萬。」她輕描淡寫地說。
梅藍寇特咒罵一聲,一拳搥在自己大腿上。
「還有人要出價嗎?」拍賣師在竊竊私語聲中朗聲問道。「戴黑色小面具的女士出價一萬英鎊,一萬一次、一萬兩次……成交!謝謝您,女士,請移駕與工作人員安排付款。下一件拍賣品……」
艾琳不再注意聽下一件拍賣品的資訊,站起身來。凱把托盤交給一名侍應生,然後拎起毛氈旅行袋隨艾琳走向付款櫃台。她留意提防著梅藍寇特,但他頹喪地癱在座位上,並沒有打算做什麼驚人之舉。男女賓客在她經過時都尊敬地點點頭,她也客氣地回禮。
「女士,您的款項?」櫃台處的男人不卑不亢地說。他身後有好幾個魁梧的壯漢,負責協助不甘願顧客履行購買義務。不過這次不勞他們出馬。
他們走到門口時,梅藍寇特追了上來。「我可以談個條件,」他說,他的聲音壓得很低,卻難掩迫切。「如果妳能為我引見妳的委託人──」
「恐怕這是不可能的。」艾琳說。「抱歉,但這件事已成定局。告退了。」她想起自己有時間限制──而這時候已經十點半了。
梅藍寇特的嘴唇在面具底下抿成細細的一條線。「將來如果出事了可別算在我頭上,」他沒好氣地說。「我也要告退,得上路了。」他搶在他們前頭離開,命令一名侍應生取他的大衣和帽子來。
等到他們離開那個是非之地、可以摘下面具時,已經十點四十五分了。
「妳覺得他會耍什麼手段嗎?」凱低聲問道。
「可能會,我們往牛津街走吧,走到大馬路上應該就安全了。」
他們朝那個方向走,艾琳思考著她的人生在這幾個月以來起了多大變化。她原本是個漂泊不定的圖書館員,隨著獲派任務在不同平行世界間遊走,好為她所效命、位於各次元間的大圖書館蒐集書籍。而現在她是駐地圖書館員,在這裡建立了固定基地,擁有可敬的助手,甚至還交到了朋友。穿梭不同世界是無法維持友誼的,尤其是她有半數時間都得偽裝身分。可是現在在這個世界裡,甚至有人(例如韋爾)知道她的真實身分並接受了她。
而且老實說,她樂在工作。能夠快速有效地完成大圖書館的要求,很有成就感。從特定世界提供獨特的書籍給大圖書館,也有助於穩定那個世界,藉由強化與大圖書館的連結來維護它在秩序與混沌之間的平衡。不過這份工作也很刺激──雖然這不是最精確的形容詞。上個月他們必須潛入愛丁堡地底一座滿是自動機械的迷宮,搶救伊莉莎白‧巴托里的《玫瑰女王》佚本。今天他們毫無阻礙地溜進一場拍賣會再溜出來(下毒未遂只是不重要的細節)。艾琳不確定明天會遇上什麼事,但很有趣的機率很大。
「啊,」他們經過一間酒吧後繞過街角,走在一段陰暗馬路上,這時候凱似乎微微得意地說。「我就知道──有人在跟蹤我們。」
艾琳轉頭,瞥見他們後方的街角處有兩個男人。「夠機伶。只有那兩個人嗎?」
「至少還有一個人。我想他們打算繞到前面去攔截我們,如果我們走伯維克街的話。」凱皺起眉頭。「我們要怎麼做?」
「當然是走伯維克街啊,」艾琳斬釘截鐵地說。「否則我們要怎麼搞清楚狀況?」
凱斜睨著她,乙太燈光使他的側臉像是線條銳利的大理石雕像。他瞇起眼,眼珠烏黑,與肌膚形成強烈對比。「妳會讓我來處理嗎?」
「我會讓你打頭陣。」艾琳說。「負責分散他們的注意力,我來收尾。」
他點點頭,接受了命令。她不打算和他並肩對抗街頭流氓。畢竟他是龍族,即使現在是人形,他也能跳到半空中踹人的頭。而在這個倫敦她得穿著長度及踝的裙子,實在不適合又跳又踢。
凱的龍族身分讓事情複雜許多。他是很有用處的助手,擁有超越普通人類的能力,但這也表示他很有主見和偏見。他毫不掩飾對屬於混沌一方的妖精極度反感,這很尷尬,因為妖精是這個世界的主要居民。雖然他並不願意詳細說明他自己的出身,但散發著龍族王室的傲慢。憑艾琳的經驗,她知道這一點可能──不,應該說勢必──會帶來麻煩。但是此時此地,他是最優秀的後盾。
時間已經很晚,伯維克街的市場和布店都打烊了,除了乙太燈的光芒之外,整條街一片漆黑。現在正是跟蹤者出手的好時機。
那兩個人彷彿收到了暗號,開始拉近距離,同時前方街角後方走出第三人。他的衣著很邋遢,大衣袖口破破爛爛,衣襟敞開,露出頸部打得很鬆的寬領結,底下是有幾顆釦子沒扣的襯衫。他把鴨舌帽壓低,使眼睛籠罩在陰影中。「你們給我站住。」他咆哮。
凱和艾琳站住了。
「好,我們可以把大事化小,」混混說。「也可以把小事化大。我和我兄弟並不是非得弄傷你們不可,懂嗎?」
「唉唷!」艾琳驚呼一聲,想讓自己顯得不具威脅性。「怎麼回事?」
「只是一點必要的暴力而已,小姐。」男人說。他向前跨了一步。她聽到另兩人加速由後方接近。「如果妳可以離這位年輕紳士遠一點,我和我兄弟就沒有理由煩妳了。」
一定是因為袋子在凱手上。梅藍寇特不可能來得及警告他們她可能有特殊能力。嗯,艾琳對任何優勢可是來者不拒。
「那你們又有什麼理由來煩我?」凱詢問。他把袋子傳給艾琳,她退後一步,靠向街道一側,好讓出空間給他施展拳腳。她用眼角餘光看到樓上窗戶有光亮熄滅,還有一些窗簾被人悄悄拉開。一時之間,她好像看到對面那排屋頂上有東西在動,但她不是很確定,而且地面上的危險更迫切。幸好她對讓凱獨力應付三個街頭混混有十足信心,他搞不好連一滴汗都不會流。
他們前方的男人從口袋摸出一根看起來很沉的短棍,放在手裡掂著重量,一副經驗老到的樣子。看來是受過訓練的街頭紳士,比從附近酒吧隨便找來的流氓強一點。
艾琳轉頭看著從後方接近的兩個人。現在他們的步伐由小步快走轉換成大步慢跑。她這下可以藉燈光把他們看得更清楚了,他們的臉頰長滿茂密鬍鬚,兩道濃眉在鼻梁上方相連,而他們的指甲絕對不像正常人。
狼人。她沒料到會遇上狼人。
幸好在滿月的日子,要傳播狼人疾患要花上很長時間和很多「濕吻」,所以狼人帶來最大的危險並不是感染人類。但他們比普通人更強悍,而且在鬥毆時,除非你打算對他們下重手,不然很難讓他們慢下來。
「我們要你剛才傳給那位小姐的袋子。」第一個人──或該說狼人──粗魯地說。他舔舔嘴唇,舌頭長到讓人不太舒服。「然後你要帶一個小小口信給你的雇主,你應該懂我的意思吧。」
「我不建議這麼做。」凱邊說邊把右腳往前滑,艾琳隱約認出這是一種武術姿勢,只是不太明顯。「麻煩各位紳士告訴我是誰雇用你們的──」
他後方的兩個人突然往前衝,伸手要抓凱的手臂。但凱顯然已經料到了,他流暢地往後抓住他們的手腕,然後藉助他們自己前衝的力量把他們狠狠往前甩。接著他又把他們往回拽,兩人都差點摔倒。其中一人罵了一句髒話,另一人沒吭聲,但舔了舔嘴唇,露出不懷好意的眼神。
「喔,原來是個手腳快的。」第一個人說。「兄弟們,圍住他,我們來教教他禮貌。」
「我還是想知道是誰派各位先生來的。」凱說。他的姿態仍然很放鬆。他的眼光始終盯著三人中的頭頭,不過艾琳相信他也在留意另兩人。她有時候會忘記他曾在高科技賽博龐克世界裡度過一段類似罪犯的生活。他可能很習慣應付,甚至還很懷念這類衝突場面呢。
「我想也是。」凱左邊的那人吼道。他更往旁邊站,離艾琳在牆邊的位置又近了一點,他想繞到凱後頭去。「可惜你只能和他們說──」
凱趁他分神的一瞬間行動,轉身朝他連跨兩步,握起拳頭直擊對方肚子;對方悶哼一聲,踉蹌後退。凱張開手掌拍擊男人頸部側邊,他的表情十分專注,全副心力都放在正確攻擊上。這一掌的力道震得男人跌跌撞撞往後退,張開的嘴裡飛出唾沫。狼人喘著粗氣,頹然跪倒在地,毛茸茸的拳頭撞向地面,眼神矇矓,拚命想保持清醒。
另兩人都衝向凱,從喉嚨深處發出嗥叫聲,其中一人試著近身牽制凱,讓第一個人能用短棍攻擊。整個戰況急轉直下,變成一場大亂鬥,拳頭急速揮動。艾琳看到凱單膝跪地,皺眉上前幫忙。但是第一個混混搖搖晃晃地站起來,一把抓住她,有著長指甲的毛茸茸手指扣住她的上臂。「現在妳乖乖大聲哀叫,讓那位紳士能聽見。」他開口。
艾琳迅速低頭瞥向他的腳。他穿著靴子,繫著又長又重的鞋帶。這樣可以。「你的兩腳鞋帶綁在一起。」她告訴他,感覺語言的重量壓在喉間。
她是圖書館員,而在這種時刻,這非常有用。世界聽到她說的話,就會改變自己來回應。她可以讓酒沸騰、讓門開啟、讓飛船下降、讓動物標本活過來──以及更糟的事。或者就現在的狀況來說,她可以讓一雙鞋的鞋帶綁在一起。
「什麼?」混混問道,他的困惑在她意料之內。
她抓住他的手臂用力拉,但是混混斜著眼露出得意笑容,手仍牢牢握住她,並朝她跨近一步──然後跌了個狗吃屎。他兩腳的鞋帶綁在一起了。
艾琳趁著他跌下去時很有效率地劈開他的手脫困。要是她在打鬥時沒辦法照顧自己,就沒辦法當個稱職的外勤探員。這時候混混在地上狂亂地擺動手腳,所以艾琳用力踢他的腎臟部位。她踢第二下時,他不再扭動,把力氣用在呼吸上頭。等我們要閃人時,少一個追兵了。她嚴肅地想。
她身後的打鬥聲響化為沉寂,她望向凱。他有點多此一舉地拂著大衣袖子上的灰塵,另兩個受雇的混混則癱在他身旁地上。其中一人的手臂以不自然的角度扭曲,另一人則在流鼻血。街道上方的窗簾不再顫動,屋頂上一閃而逝的影子也不見了。梅藍寇特一定決定該設下停損點了。
「也許拿短棍的男士會好心說明一下。」艾琳提議。
凱彎下腰,拉第一個狼人站起來,讓他靠著牆。狼人的指甲縮了回去,臉上的毛髮也回復成像是很久沒刮鬍子的普通人類長度。「既然我們已經通過了初賽,」凱說。「是不是可以好好談事情了?」
混混一邊咳嗽一邊悶哼一聲。他小心翼翼地抬起手伸向自己的臉,確定凱不會阻止他,才放心地抹掉血跡和唾液。「我得說,你比我預期中厲害一點,先生。」他喃喃道。「好吧,只要我們都同意不會有正式投訴之類的事?」
「絕對只限私下對話。」凱向他保證。「好了,也許你可以回答我朋友的問題了。你是誰?什麼人派你來的?」
「我會老實告訴你,先生。」狼人說。他戳了戳自己的肩膀,皺了一下臉。「老天,你踢人真夠狠的。我們在老天鵝遇見一個女的,老天鵝是離這裡三條街的一間酒吧。她說你會和一位女性朋友走這條路,還向我們描述了你們的外貌。她說她想要你的袋子,並警告你別管閒事。不過她不想要弄死你們兩個。原訂計畫是我們先保管好袋子,等她來找我們。」
艾琳點點頭。「你能不能多說一點雇用你們的女人有什麼特徵?」
他聳聳肩,然後又皺起臉。「很體面的女士,錢包滿滿,但不是容易下手的目標。帶了把陽傘,袖裡藏著一把刀。穿著晚裝大衣、帽子和手套,都不是很搶眼的款式,不過品質一流。她絲巾上的別針看起來是黃金做的,但只是目測。她帶了一個男的當保鑣,不過發號施令的人是她。帽子底下的頭髮是黑的,眼珠也是黑的。我沒見過她。」
「她是外國人嗎?」凱若無其事地問。狼人搖搖頭。「就算是,也不明顯。她講話很正常,口音很優雅,就像你們兩個一樣。」
「那跟著她的男人有沒有什麼引人注意之處?」艾琳不放棄任何一絲希望。「或是她的絲巾別針?」
「嗯,我再看到他的話能認得出來,小姐。」混混說。「但我又不是妳的韋爾先生,只要看人家一眼就能告訴妳……」他顯然及時修飾了本來想說的話。「他鞋子上的泥巴是在哪沾到的。至於她的絲巾別針嘛,造型是一雙互握的手──沒什麼特別的。」
太合作了。艾琳轉頭看凱。「他沒有說出全部的事,逼他開口。」
凱跨向前,狼人向後縮。「等一下!你說你不會傷害我的!」
「其實他沒說過這句話。」艾琳集中精神。她可以用語言調整他人的認知,效果並不持久,可是在適當時機和地點還滿有用的。她對狼人說:「在你的認知中,我的朋友真的很可怕,他會不擇手段逼你說出真相。」
亂動別人心智有些道德上的疑慮,但艾琳安慰自己,這麼做應該比暴力逼供來得好一點。
凱還沒走到狼人面前,狼人就整個蜷縮起來,讓脖子曝露出來。「好啦、好啦!」他叫道。「我們跟著她到酒吧外頭,看到她搭特約計程車到列支敦斯登大使館,要和她的丈夫碰面……這是她告訴司機的話。然後司機叫她『夫人』!」
這些資訊有用多了。雖然那女人未必是貴族,但大使館裡有資格讓人這樣稱呼的女人也不可能很多。
「可是你能確定這是真的,不是故意講給你聽的?」艾琳問。
雖然居於劣勢,狼人還是不禁露出得意表情。「別擔心,是真的,妳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我的夥伴喬治認得那個開計程車的傢伙。他固定幫大使館開車。就算她想唬弄我們,司機也是真的。」
「他的名字?」艾琳犀利地問。
狼人遲疑了一下,看了看凱,決定妥協。「弗拉德‧佩特洛夫。」他喃喃地說。「我知道的就這些了。」
聽起來是實話。現在他們手上有名字可查了。「我想這位紳士已經全說出來了。」艾琳對凱說。
「我也這樣覺得。」凱轉回頭看混混。「不過我們還是別再見面的好,你說呢?」
「先生,你說了算。」混混欣然同意。「就像我老娘常說的:『絕口不提,雨過天晴。』」
凱懶得問他這句俗語是什麼意思,他往後站。「晚安。」他說。他伸出手臂讓艾琳挽著,然後兩人一起離開。沒有人再跟蹤他們。
他們繞過街角。「妳有什麼想法?」凱輕聲問。

——更多艾琳與凱的精采冒險,在《看不見的圖書館2 蒙面的城市》書中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