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2
定  價:NT$340元
優惠價: 9306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本書特色
★民國初年上海社會風華,透過作者文筆,彷彿時光重返,身歷其境。

★作者以細微的觀察、平實的筆觸、詼諧的風格,為珍貴的第一手史料。

★捨棄文言文用語,以幽默有趣的方式,真實呈現當時庶民生活。

★文史專家蔡登山專文導讀,經典論著,精彩重現!【導讀】郁慕俠和他眼中的老上海風華/蔡登山

郁慕俠(一八八二年-一九六六年)別名平章,上海青浦人。上海龍門書院和江陰南菁書院肄業,上海師範講習所卒業,晚清秀才。入民國後,曾任求實小學、龍門附小等校教員,一九一三年進入報界,先後供職《時事新報》當校對員,為漢口《武漢商報》、北京《益世報》、北京《晨報》等報館的通訊員。一九四七年任上海市銀樓業公會秘書,一九五二年任上海文物保管委員會編纂,一九六一年受聘為上海市文史館館員。著有《上海鱗爪》、《慕俠散文集》等。編有《格言叢輯》、《慕俠叢纂》等。

寫上海老掌故的,最著名的有陳定山的《春申舊聞》、《春申續聞》。「春申」乃是指老上海,因戰國時代它是楚國春申君之封地,《春申舊聞》、《春申續聞》意思即是「老上海的風華往事」。陳定山從父輩起,便長居滬上,嫻熟上海灘中外掌故逸聞,他好京崑、工於書畫,又交遊廣闊,結識了老上海許多社會名流,目睹耳聞了老上海灘名流們的過往,故對老上海往事爛熟於胸,如老上海人如何過新年、吃西餐,或是「狀元女婿」指的是誰?「賭國詩人」又是何方神聖?他將老上海都會的人生戲幕,上至士紳名流、高官顯要,下及販夫走卒、戲子娼妓,一齣齣引人入勝的老上海風華放映在紙頁上。一代人事興廢,古今梨園傳奇,信手拈來,皆成文章,乃開筆記小說之新局,老少咸宜,雅俗共賞。

而郁慕俠的《上海鱗爪》顯然寫作的時間要更早,他請到名小說家兼實業家天虛我生(陳蝶仙),也就是陳定山的父親來寫序。陳蝶仙在序中云:「上海社會情形,誠所謂五花八門,千妖百怪,無奇不有。此書雖然不過緊緊披露一鱗半爪,然而窺豹一斑, 亦足以引起注意,使人有所認識。」書中所談的上海社會是指二、三○年代,而不同於《春申舊聞》的是寫到更多庶民的日常生活,包括食、衣、住、行、育、樂種種方面, 至於煙賭娼匪更是多所記載。它成了研究當年上海生活史不可或缺的珍貴材料。

例如談到老上海有著一個傳言:「要看上海灘最摩登漂亮的小姐們,只要每個禮拜天上午到億定盤路中西女塾的大門口去等著。」當時在上海剛剛興起的女子學堂就好比如今的高檔會所,聚集於此的女學生們大多都是家境殷實的小姐,張愛玲在〈談女人〉一文中曾經提及,「一九三○年間的女學生人手一冊《玲瓏》雜誌」,雜誌為女學生們提供最時髦的服裝樣式、最新的電影資訊、最流行的英文歌曲譜;而女學生們還成為雜誌內容的真人廣告。

對於摩登女郎,《上海鱗爪》有過較詳細的描寫:「現在最摩登的新女子,衣服尺寸越窄小越美觀。到了夏秋,只穿了一襲薄薄的短旗袍,袖口又短,不但露臂,竟是露肘,把她一雙臂肉完全顯露。又穿短褲和肉色絲襪,驟見之兩腿膀幾與雙臂一樣,走起路來扭扭捏捏,她的尊臀也一聳一凸的。總之這種形狀如叫思想陳腐的人瞧了,莫不斥為怪物;在軋時髦人見之,愈讚美她的全部曲線美的豐富了。」

另外《上海鱗爪》書中說,上海裁製衣裳的工匠,普通的是蘇幫、廣幫、紅幫;另外又有一種女裁縫,並不設店,而是上門幹活,主人供給飯食,一塊錢四個工。其所做活兒,大抵是布服、童裝,倘使是綢緞、毛皮,她們就要敬謝不敏。關於縫窮婆,《上海鱗爪》寫道:「縫窮一業,大半是江北籍婦人充之。她們臂膊上挽了一隻竹籃和一隻小凳子,籃中放著剪刀、竹尺、線團和碎布之類,在路上走來走去的兜攬生意。她們的主要營業是替人縫襪底、做脫線和補綴衣服上的破洞眼。」又云:「店家的夥友、廠中的工友與商鋪中的學徒,因為妻室和家長不在上海,故縫襪底和補衣服等工作都要叫縫窮去做,因此縫窮的生意也很好。至於『縫窮』兩字的解釋,是專門替代窮人做工,故名『縫窮』。」

二、三○年代之際,當時「洋」代表著一種時髦、一種潮流,國人尤其是有錢人對於「洋玩意兒」偏愛有加,有的甚至到了迷信的程度。《上海鱗爪》書中說:「叫起人來,滿口『密斯忒』、『密斯』;寫中國字,必喜橫寫;吃食水果,也要吃外國貨; 生病吃藥,也要購外國藥;連斷了氣直了腳,也要睏一口外國的玻璃棺材,才覺心滿意足。」對這股洋化的風潮狠狠地做出嘲諷。

郁慕俠描述,民國初年,大上海的電線桿上貼著諸多小廣告,也會夾雜出現「馬路如虎口,當中不可走」的警示語。雖然那時候已經在馬路兩邊開闢了一種專為人步行的道路,叫做「水門汀路」,奈何百年前的上海人和現代人一樣,常常喜歡在馬路當中踱方步,穿過馬路時也不左右張望,而是直剌剌地急衝過去。一旦碰上汽車疾駛而過,來不及剎車,往往會釀成慘案。當時上海已經有紅綠燈,雖然沒有專門的交警,但也有疏通交通的警捕。

《上海鱗爪》有一篇文章〈一席菜值三百元〉說:「常言說得好:『生在蘇州,穿在杭州,吃在廣州,死在柳州。』因為廣東人對於別的問題都滿不在乎,唯獨對於吃的問題,是非常華貴、非常考究,一席酒菜值到幾百塊,一碗魚翅值到二十塊以上,在廣東人看來很平常稀鬆的事,以故『吃在廣州』一句俗語,早已膾炙於人口了。」但是,誰都沒有否認,貴的背後,其實是更好,郁慕俠自己就作了說明:「據說這種奢侈豪貴的菜肴……原料是摒除豬羊雞鴨常見的肉類,都用山珍海味、奇禽異獸等貴重之品,價值越大,選用的原料也越貴。」

據平襟亞〈舊上海的娼妓〉:「『野雞』:凡屬蹤跡無定,臨時性的妓女,通稱『野雞』,在人行道口拉客。」而胡祖德《滬諺外編》:「『野雞』:滬妓下等者之稱,引申其義,凡營業之無行無幫,無統系者,皆為野雞。如野雞挑夫,野雞東洋車, 野雞輪船皆是。」但若把野雞說得生動傳神者要算郁慕俠的《上海鱗爪》:「海上之三等娼妓,亦猶平津之下處,然一般群眾口中不稱『下處』,都呼『野雞』(即雉妓), 此與平津不同。按雞為禽類,在家豢養的曰家雞,在郊野中自由生活的曰野雞,毛羽較家雞尤美麗,性喜翱翔,嘗四山覓食,行止靡定。今人稱此類娼妓為『野雞』者,因外表服飾之鮮華,其美相若;而深宵傍晚往往徜佯路旁或往返茶室間,川流不息,厥狀甚忙,似和在山陬荒僻中天然之野雞相類。此所以呼三等娼妓為『野雞』,義即指此。」 類似「野雞」的,還有如「十三點」、「吃豆腐」、「賣相」、「虛頭」等等當時流行的詞彙,更是研究滬語的流變不可多得的材料。



序/郁慕俠

上海社會情形,誠所謂五花八門,千妖百怪,無奇不有。此書雖然不過緊緊披露一鱗半爪,然而窺豹一斑,亦足以引起注意,使人有所認識。大抵一般青年,涉足於社會之初,往往受環境支配,身心不由自主。既無知人之明,近墨近朱,罔知所擇,而是非之觀念,亦且混淆於眾咻之間。於是魑魅魍魎,得以施其伎倆,推而納之陷阱之中不復能自振撥者,比比然也。郁君慕俠嘗著《格言叢輯》, 一欲以正人心為主旨。曩在軍閥時代,猶且人手一編,由軍事長官散給予士卒,頗風行於一時,故其續編乃至二十集之多。今雖已置高閣,但其宗旨不變,故又撰纂是書,將使茶餘酒後之談,借作千秋之鑒。蓋其所舉之事,縱為瑣碎,亦必寓以勸懲;而於成功人之歷史,則多敘述其締造之艱難,用以鼓勵青年,一革其消極悲觀之念,是於世道人心誠可借為對症發藥。以視小說家言徒作空中樓閣引人興趣者,固不可同日語也。莊子有云:「大聲不入於里耳,《折楊》、《皇荂》,則嗑然而笑。」郁君此著,正取此旨,所謂卑之毋甚高論,其收效之速當在《格言叢輯》之上,可斷言也。
                                                      癸酉七夕天虛我生識於西湖息養社書籍簡介
上海人看上海,告訴你不知道的那些人、那些事!

書中所談的為二、三○年代上海社會。包括食、衣、住、行、育、樂種種方面,至於煙、賭、娼、匪也是有所記載。因此它成了研究當年上海生活史不可或缺的珍貴材料。

「風華篇」主要是描述當時的租界生活,隨著華、洋接觸,各種「洋化」、「洋玩意」也接踵引進,豐富了人民生活。十里洋場的光鮮亮麗、紫醉金迷,地下經濟的流通、發達,洋生活的興盛、仿效,點綴了民初的上海風華,為其繁華寫下歷史。

【點大蠟燭】
  幼妓第一次經嫖客梳櫳,當天晚上必點了大蠟燭,僱一班樂工吹吹唱唱。故點大蠟燭的玩意,在妓家視為很莊重的典禮。
  另有一種迷信嫖客,認為到妓院點了大蠟燭,撞了紅,必可生意興隆,大發其財。

【神秘的朝會】
  清晨,旅館多數房間雙扉緊閉,門外擺了一隻空籃、一管小秤,被稱為「朝會」,又名「趕早市」。莫非客人買小菜買到客棧裡來?客棧改做小市場?
 
【跳舞、歌舞】
  跳舞風尚由歐洲傳至上海,造成一股旋風,舞場林立,男女青年各個趨之若鶩。每天晚上,各舞場中莫不舞侶濟濟,宣告客滿。後來又有一位人稱藝術大家的黎錦暉先生發明了「歌舞」,邊舞邊唱。造就後來流行的「歌舞團」。
 
【看熱鬧】
  看熱鬧可不是現代人專利,上海的人們,最喜歡的就是看熱鬧。不論出喪、廟會、火警,大家丟了正事不幹,先看熱鬧去!
原著/郁慕俠(1882-1966)
別名平章,上海青浦人。上海龍門書院和江陰南菁書院肄業,上海師範講習所卒業,晚清秀才。入民國後,曾任求實小學、龍門附小等校教員,1913年進入報界,先後供職《時事新報》當校對員,為漢口《武漢商報》、北京《益世報》、北京《晨報》等報館的通訊員。1947年任上海市銀樓業公會秘書,1952年任上海文物保管委員會編纂,1961年受聘為上海市文史館館員。著有《上海鱗爪》、《慕俠散文集》等。編有《格言叢輯》、《慕俠叢纂》等。

主編/蔡登山 
文史作家,曾製作及編劇《作家身影》紀錄片,完成魯迅、周作人、郁達夫、徐志摩、朱自清、老舍、冰心、沈從文、巴金、曹禺、蕭乾、張愛玲諸人之傳記影像,開探索作家心靈風氣之先。著有:《人間四月天》、《傳奇未完──張愛玲》、《色戒愛玲》、《魯迅愛過的人》、《何處尋你──胡適的戀人及友人》、《梅蘭芳與孟小冬》、《民國的身影》、《讀人閱史──從晚清到民國》、《叛國者與「親日」文人》、《楊翠喜‧聲色晚清》、《多少樓臺煙雨中:近代史料拾遺》等十數本著作。
【導讀】郁慕俠和他眼中的老上海風華/蔡登山

序 

題詞
 其一/葉仲均
 其二/秦伯未
 其三/汪企張
 其四/顧伯超
 其五/汪于岡
 其六/范雲六
 其七/童愛樓

引言

上海的人口與貿易額
複雜之社會
日本在上海經濟力之發展
分租房屋之習慣法
二房東受累
挖費與小租
鴿籠式之房屋
三層樓
公館馬路的騎樓
半條大馬路
公共租界之三公園
橋樑之遺跡
長三與么二
娼妓籍貫之不同
野雞之釋義
女校書
韓莊開一炮
借小房子
娼門中的術語
鹹水妹
轎飯票之三變
流動的賣唱
點大蠟燭
老、少
公務正堂
徵歌
野雞拉夫
露天通事
東洋女堂倌
包車野雞
煙、賭、娼
神祕的朝會
茶房媒
淌排、鹹肉
女招待
女職員
如此按摩
女學生的醜業
跳舞、歌舞
神祕的北四川路
虹口賭場
撒尿菩薩
同性戀愛
花會狂
遊戲場之始祖
小客棧寫真記
客棧名稱之變易
打彈子
戳藥水
吃白麵
出賣籠頭水
南市新舞臺
蟾宮折桂
真刀真槍的創始人
共舞臺之男女合演
女伶封王
開房間
旅社、大飯店
兜喜神方
兜圈子
兜風
浴室堂倌
女浴室
擦背
清水盆湯
模特兒
曲線美
龜頭套
泥製春戲
角先生
天妃宮
南石路與北石路
剪髮留髮
梳頭傭
大褲管與小褲管
畫眉
耳環
染指
硬領頭
合會
搶油主
米蛀蟲和地鱉蟲
滑稽公司
狂潮之一瞥
摩登化
雞叫做到鬼叫
張競生的《性史》
燒頭香
燕子窠命名之釋義
廣東人的迷信
拉風
打醮
不守時
市虎
紅綠燈
名人與花柳
此地不准小便
打樣
拋沙擲泥
搭客要找保證
大舞臺對過
馬路政客
歐化
小鬼
棺材店裡的鬼戲
茶館
吃包茶
小帳分文不取
堂彩以外之堂彩
送元寶
看熱鬧
無意識
醫院
基督教
大報最盛時代
各報社評之變遷
報界四金剛之凋零
野金剛
報頭下之洪憲紀元
汪漢溪大捧林黛玉
十五年前之小報
現在流行之小報
報館街
賣朝報
當、質、押
當價
當幾鈿
徽駱駝
押店之利率
借印子鈿
借皮球
一角過夜
各銀行之鈔票
滿天飛
搶帽子與撈帽子
金價之貴賤
馬永貞與霍元甲
馬玉山與冼冠生
赤腳財神
張聾  
殺人不見血的劊子手
姚天亮、蘇雞啼
交際博士黃警頑
外國女律師
大包作頭和小包作頭
糞夫之雙料利益
生意和尚討老婆
電車
大家當心點
東洋車
野雞包車
腳踏黃包車
黃包車廣告
不准兩人坐車
人力車夫苦惱
可惡的車夫
電影
雜耍
露天舞臺
露天旅館
夜花園
打倒獅子金剛
各業最多地點
天祿之推潭僕遠
飯店弄堂
薦頭店
店員之三副面孔
理髮店門前之三色棍
砂鍋餛飩
菜飯
天天大廉價
接方送藥、代客煎藥
兌換銅元
煙紙店的兌價
同業嫉妒
小兒回春丹
華成公司之股票
達仁堂的死算盤
保險
人蠟燭
男女翻戲
倒棺材
跑老虎當
倒冷飯
小書攤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