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4
定  價:NT$340元
優惠價: 9306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中國人歷來有崇尚家族、敬重先祖的傳統,大家族之內,往往有家訓相傳,其後人代代相承,謹從之而立身。家訓,一般都是口頭相傳。然而不少大族家譜中亦有詳記家訓、家規以資子孫遵行,其中最著名的要數南北朝時期學者顏之推所著的《顏氏家訓》。
欲瞭解《顏氏家訓》,先要瞭解《顏氏家訓》的作者顏之推。顏之推有三子,為思魯,愍楚、游秦,這也正是他人生的三個重要階段。
顏之推原籍琅邪臨沂(今山東臨沂)。自九世祖顏含隨晉元帝東渡,世居建康(今江蘇南京)。其父顏勰,曾為梁湘東王蕭繹鎮西府諮議參軍,卒於大同五年(539)。顏之推於中大通三年(531)生於江陵,幼年喪父,不輟於學。他七歲能誦《魯靈光殿賦》,12歲時聽講老莊之學,因「虛談非其所好,還習《禮》《傳》」,生活上好飲酒,多任縱,不修邊幅。他博覽群書,為文辭情並茂,深得梁湘東王的賞識,19歲就被任為國左常侍,加鎮西墨曹參軍。
大寶元年(550),顏之推隨中撫軍將軍梁湘東王世子蕭方諸出鎮鄂州,遷中撫軍外兵參軍、掌管記。次年四月,侯景擊破郢州刺史蕭方諸軍,顏之推被俘。因遇侯景行台郎中王則相救,未被殺害,囚送建康。大寶三年三月,候景敗死。十一月,粱湘東王蕭繹稱帝於江陵,改元承聖,史稱梁元帝。顏之推回到江陵,被梁元帝任命為散騎侍郎,奏舍人事。承聖三年(554),西魏軍攻陷江陵,梁元帝被殺,顏之推再次被俘,遷移長安。西魏軍在江陵大肆殺掠,江陵文物,玉石俱焚,顏之推為此甚為痛心,遂生奔北齊之心。
北齊天保七年(556),顏之推值河水暴漲,經砥柱之險,且船將妻子奔齊。次年十月,陳霸先稱帝於南朝。顏之推遂任仕於北齊,於武成帝河清末年,被舉為趙州功曹參軍。後主武平四年(573),北齊置文林館,顏之推待詔文林館,實掌館事,除司徒錄事參軍,後為直散騎常侍、遷黃門侍部。武平七年,北周兵陷晉陽,顏之推出任平原太守,守河津。次年,北周滅北齊,顏之推遂入北周,於北周靜帝大象年間被征為御史上士。581年,北周禪隋,顏之推入隋。開皇二年(582),曾上書隋文帝正雅樂,後被太子楊勇召為東官學士,甚見禮重。
顏之推三經世變,身任四朝,三為亡國之人,飽嘗離亂之苦,身懷忐忑之慮。他一介儒生,保持家業不墜,誠然不易,因此他對於立身處世的經驗之談,對於後人是很有借鑒意義的。
《顏氏家訓》一書訓講子孫,共二十篇。涉及的範圍相當廣泛,但主要是以傳統儒家思想教育子弟,講如何修身、治家、處世、為學等,其中不少見解至今仍有借鑒意義。如他提倡學習,反對不學無術;認為學習應以讀書為主,也要注意工農商賈等方面的知識;主張「學貴能行」,反對空談高論,不務實際等。他鄙視和諷刻南朝士族的腐化無能,認為那些貴族子第大多沒有學術,只會講求衣履服飾,一旦遭了亂離,除轉死溝壑,別無他路可走。對於北朝士族的腆顏媚敵,他也深致不滿。且往往通過插敘自身見聞,寥寥數語,便將當時社會的人情世態,特別是士族社會的諂媚風氣,寫得淋漓盡致。
此外,《顏氏家訓》對於研究南北朝諸史、《漢書》《(經典釋文》《文心雕龍》等皆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在《顏氏家訓》中,亦可見顏之推之博學,他實為一位百科全書式的大學者。如《歸心第十六》是論證佛理的,?頭卻有一段講到對宇宙星球的認識,反映了一千多年前中國古人的天文學知識水準,是既有趣又難得的資料。此外,在重道輕器的封建時代,顏之推對祖?之的算術,陶弘景、皇甫謐等人的醫學,都給予了應有的重視。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顏之推雖曾學玄、釋,但他骨子?卻是一個地道的儒者,他的內心?,是羨慕伯夷、叔齊那樣的死節者的。情感上,他認為在國難之時,當以死報國。可現實?,他卻不敢走極端。後人大可譏其貪生怕死,然身遭離亂,一死了之,固是快事,也可保全名節,但於家於後皆無益。我們最仰捐軀赴國難之人,但對於顏之推這樣的無奈之人,亦不必過多指責。顏之推的選擇,更多的是性格使然,且他的選擇,是與同時代大多數人相一致的。其兩種觀點的矛盾,可視為他感性與理性的衝突。他在《序致第一》?寫道:「每常心共口敵,性與情競,夜覺曉非,今悔昨失,自憐無教,以至於斯。」這可謂是他由衷的自白。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顏之推於文中如此不避,坦誠自我,亦可見其性情之處。當然,凡事見仁見智,讀者明察。
此外,王利器先生還指責顏之推徘徊於玄、釋之間,出入於「內外兩教」之際,又想成為「專儒」,又要求「求諸內典」。梁武帝尚佛而餓死台城,梁元帝崇玄而身為俘虜,究其因,釋、玄皆為致敗之一端。這些都是顏之推耳聞目睹的,他卻無動於衷,執迷不悟。誠然,顏之推確有不察之處,但玄學興於魏晉,佛學盛於南朝,皆是當時顯學,左右皆論,顏之推豈能獨免?且後世學者,徘徊於諸學之間的大有人在,如蘇軾,一生都在儒、釋、道三學之間遊走。傾向於某一學很大程度上是受人生經歷影響,蘇軾出仕時好儒,失落時則好釋,達觀時則好道,顏之推大抵也如斯,這本無可責之處。
不過,《顏氏家訓》中也確有值得商榷之處。《勉學第八》中將以嵇康為代表的魏晉名士全盤否定,《文章第九》又將以屈原、司馬遷為代表的古今文人數落了個遍,《省事第十二》竟然質疑向君王進諫,這些都是顏之推明哲保身庸人哲學的表現。然而,顏之推之所以有這種思想,也可說是那個時代造就的。
就「家訓」而論,《顏氏家訓》實為一部經典之作。清人王鉞《讀書叢殘》曰:「北齊黃門顏之推《家訓》二十篇,篇篇藥石,言言高抬貴手,凡為人子弟者,當家置一冊,奉為明訓,不獨顏氏。」
對於顏之推及其《顏氏家訓》,范文瀾《中國通史簡編》評曰:「他是當時南北兩朝最通博最有思想的學者,經歷南北兩朝,深知南北政治、俗尚的弊病,洞悉南學北學的短長。當時,所有大小知識,他幾乎都鑽研過,並且提出自己的見解。《顏氏家訓》二十篇,就是這些見解的記錄。《顏氏家訓》的佳處,在於立論平實。平而不流於凡庸,實而多異於世俗。在南方浮華北方粗疏的氣氛中,《顏氏家訓》保持平實的作風,自成一家言,所以被看作處世的良軌,廣泛地流傳在士人群中。」此評甚為精確。
顏之推(531~約597年),南北朝時期著名的文學家、教育家,《顏氏家訓》成書於隋文帝滅陳國以後,隋煬帝即位之前(約西元6世紀末),記述個人經歷、思想、學識以告誡子孫,是歷史上第一部內容豐富,體系宏大的家訓,在家庭教育發展史上有重要的影響。
卷一
序致第一
教子第二
兄弟第三
後娶第四
治家第五
卷二
風操第六
慕賢第七
卷三
勉學第八
卷四
文章第九
名實第十
涉務第十一
卷五
省事第十二
止足第十三
誡兵第十四
養生第十五
歸心第十六
卷六‧七言律詩
書證第十七
卷七
音辭第十八
雜藝第十九
終制第二十
附錄
顏之推傳(《北齊書‧文苑傳》)
顏氏家訓˙卷一
序致 教子 兄弟 後娶 治家
序致第一
【原文】
夫聖賢之書,教人誠孝,慎言檢跡,立身揚名,亦已備矣。魏、晉已來,所著諸子,理重事複,遞相模效,猶屋下架屋,床上施床耳。吾今所以復為此者,非敢軌物範世也,業以整齊門內,提撕子孫。夫同言而信,信其所親;同命而行,行其所服。禁童子之暴謔,則師友之誡,不如傅婢之指揮;止凡人之鬥鬩,則堯、舜之道,不如寡妻之誨諭。吾望此書為汝曹之所信,猶賢於傅婢寡妻耳。
【注釋】
1.序致:即序。六朝以前的作品,自序往往在全書之末,亦有在全書之首者。傳本「第」作「篇」。
2.誠孝:即忠孝。《顏氏家訓》成書於隋朝,為避隋文帝父親楊忠之名諱,故改「忠」為「誠」。
3.檢跡:行為自持,不放縱。
4.立身:指處世,使自己在社會上有相當地位。揚名:使自己名聲遠揚。《孝經·開宗明義章》:「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以顯父母,孝之終也。」
5.諸子:此指魏晉以來的學者闡述儒家學說的著作。《隋書·經籍志》記載有徐幹《徐氏中論》六卷、王肅《王氏正論》一卷、杜恕《杜氏體論》四卷、顧譚《顧子新語》十二卷、譙周《譙子法訓》八卷、袁准《袁子正論》十九卷、夏侯湛《新論》十卷。
6.遞相:相互。模效:模仿,效法。
7.屋下架屋,床上施床:六朝、唐人慣用語,比喻廢材重疊而無用。
8.軌物:作為事物的規範。範世:作為世俗的模範。
9.業以整齊門內:猶「以整齊門內為業」。業:事也。門內:指家族內部。
10.提撕:提攜,教誨。
11.暴謔:過分戲謔,笑鬧。
12.傅婢:保姆,侍婢。指揮:指點,調教。
13.凡人:當作「兄弟」。鬥鬩:指家庭內部兄弟之間的爭鬥。
14.寡妻:嫡妻。誨諭:教誨,曉喻。
15.汝曹:爾等,即顏之推的子孫。
【譯文】
古代聖賢的著述,教導人們要忠君孝親,說話謹慎,行為檢點,要建立高尚的人格並揚名於世,這些道理,他們已經說得很完備了。魏、晉以來,闡述古代聖賢思想的著述,道理重複,相互效仿,無甚新意,好比屋裡再建屋子,床上再放床一樣。我現在又來著這樣的書,並不敢以它來作世人行為的規範,只是為了整頓自家門風,教導子孫後輩。同樣一句話,有的人會信服,是因為說話的人是他所親近的人;同樣的命令,有的人會執行,是因為下命令的人是他所敬服的人。要禁止孩童的過分戲謔,那麼師友的勸誡不及保姆的調教有用;要禁止兄弟之間的爭鬥,那麼堯、舜的大道理不及自家妻子的規勸有用。我希望這本書能被你們信服,希望它勝過保姆對孩子、妻子對丈夫所起的作用。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