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4
定  價:NT$399元
優惠價: 9359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每個大人都應該重讀安徒生
因為這些故事打從一開始,就是為所有相信希望的心靈所寫的


「安徒生用童話針砭社會,宣揚對愛與包容的信仰。」
──Elias Bredsdorf(劍橋大學教授、安徒生研究權威)

天才彩繪玻璃藝術家、插畫家哈利.克拉克華麗又冷竣的繪圖風格
英語世界的安徒生最佳譯本英翻中
絕美名家插畫╳最佳英譯本中文版,一趟結合文學與藝術的夢幻之旅


國王、王子、公主和魔法師,
大人物也難逃性格所招致的命運;
動物、昆蟲、瓷器、窮人和小孩,
小人物也能有堅強的意志去實現夢想。
在這個破碎的世界,重讀療癒人心的安徒生,
重新找回你我心中的良善和童真。

☆ 編譯者精彩導讀與賞析,帶你重新認識安徒生一刀未剪的經典故事,一窺安徒生的真實面貌。
☆ 重現插畫黃金年代巨擘、愛爾蘭國寶哈利.克拉克一九一六年繪製的絕美插圖
☆ 雙書封設計──瑰麗浮誇版、單色詭譎版,雙書封一次擁有
☆ 手工粘貼設計──邀請您自行黏貼彩圖,體驗二十世紀初書籍裝幀工藝
☆ 迪士尼經典動畫《小美人魚》故事原型

安徒生的童話世界絢爛奪目、甜美得醉人,卻也字句如刀,令人驚怖。他不容許人們貪戀快樂,而活得過於天真樂觀;也不願人們因看盡世間百態而變得虛偽功利。他從親身經歷和內心狀態出發,揉合民間故事、傳說和自己豐富的想像力,創造出一個個不朽的故事,給予人們追求幸福夢想的勇氣。

本書所採用之插圖,取自哈利.克拉克一九一六年插繪的《安徒生童話集》。克拉克是愛爾蘭彩繪玻璃天才、插畫黃金年代的插畫大師。他將純熟的彩繪玻璃技巧應用於插圖作品之中,再融入濃厚的唯美主義和頹廢主義風格,創造出造型浮誇、奇幻瑰麗的畫面,堪稱獨樹一格。

書中故事則翻譯自安徒生狂熱收藏家──丹麥籍作家暨演員尚.荷斯霍特(Jean Hersholt)一九四九年出版的英譯本《安徒生完整童話集》(¬e Complete Andersen,共六卷)。此英譯本文筆生動而流暢,敘事邏輯清晰,被譽為英語世界最佳的譯本之一。

【以古老的裝幀工藝,重現經典文化之美】

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由於彩色印刷所需要的紙質與顏料的技術及成本限制,因此書商針對某些值得珍藏的書籍,將插畫或圖表與其他頁面分別進行印刷,之後再以手工黏貼(tipping in)的方式一一貼入書中。本書就是我們企圖以現代方式重現,哈利.克拉克一九一六年所插繪的初版版本:

  ●復古毛邊裝幀:重現二十世紀初書本的樸質手感,體驗慢閱讀的美好。
  ●粘貼式插圖:一張張獨立的精美彩圖,這次由您當匠人來動手貼上。
  ●歐洲黃金時代插畫大師經典名畫:濃厚色彩與精巧筆觸,可獨立裱褙欣賞。

【八則經典安徒生童話】

〈拇指姑娘〉
女人親吻了一下甜美的花瓣,那花朵發出響亮的聲音,然後緩緩地綻開來。花的中心坐著一個嬌小的姑娘,她看起來精緻又可愛,聲音比任何人所聽過的都要溫柔甜美。

〈國王的新衣〉
「他根本什麼都沒有穿!」所有人放聲大喊。國王開始發抖。但遊行必須繼續,於是他擺出了更加驕傲的神態,貴族們則仍舊高高托著那根本不存在的裙襬,一步步向前。

〈牧羊女與掃煙囪工人〉
天空佈滿了無數繁星,下方則羅列著城裡千家萬戶的屋頂,他們向四方眺望著這廣闊的大千世界。可憐的牧羊女從來沒有想像過這樣的景象,她哭著說:「這對我來說太多了。」

〈人魚公主〉
上百發煙火像火箭般同時射向空中,整片天空瞬間明亮得宛如白晝,人魚公主從沒見過這種景象。煙火如此輝煌,把船上的每個人都照得清清楚楚,噢,那王子是多麼英俊呀!

〈沼澤王的女兒〉
養母看著狂野又惡毒的黑爾嘉,悲悽地說:「母親的愛是如此地大,但這些愛卻從來沒能進到妳心裡,妳的心就像一塊寒冷而潮濕的沼澤地,妳到底是從哪裡來到我家的?」

〈天堂的花園〉
王子每走一步,臉頰就更加灼熱。「我一定要去,」他說:「這一定不會是罪惡的事,追隨美麗和幸福不可能是罪惡的。我絕不會犯罪,因為我有抗拒的力量、堅定的意志力。」

安徒生(Hans Christian Andersen, 1805-1875)

丹麥文學家,作品涵蓋詩集、劇本、小說、旅遊記聞,以及超過一百五十則童話;尤其以童
話最為世人所稱道,〈國王的新衣〉、〈人魚公主〉、〈紅鞋子〉、〈醜小鴨〉等膾炙人口的故事,皆出自安徒生之手。其童話故事被翻譯成一百五十多國語言,對「現代童話故事」的形成影響十分深遠,堪稱「現代童話之父」。

安徒生是歐登塞市的窮皮匠之子,從小就展現對戲劇的熱愛,十四歲便隻身前往首都哥本哈
根尋求演出機會。純樸而粗俗的他在哥本哈根四處碰壁,後來才在贊助者科林的支持下,獲
得學識訓練和進修的機會。一八三○年代接連出版了三本《說給孩子們聽的故事》作品集,
嶄露其創作短篇故事的非凡天賦。他以豐富的想像力傳達對人生的奇想,喚醒世世代代人們
內心深處的那份童真和追尋夢想的勇氣。

【繪者】
哈利.克拉克(Harry Clarke, 1889-1931)

愛爾蘭國寶級的彩繪玻璃藝術家,愛爾蘭工藝美術運動(Arts and Cra¬s Movement)的代表人物。他也是插畫黃金年代(Golden Age of Illustration, 1880s-1920s)的大師級插畫家,與同時期的奧伯利.比亞茲萊(Aubrey Beardsley)、凱.尼爾森(Kay Rasmus Nielsen)、亞瑟.拉克漢(Arthur Rackham)和艾德蒙.杜拉克(Edmund Dulac)等人齊名。

克拉克擅於用細膩的筆觸雕琢出造型浮誇、奇幻瑰麗的畫面, 他的作品帶有唯美主義(Aestheticism)和頹廢主義(Décadentisme)風格,揉合裝飾性的優雅與深沉黑暗的氛圍,創造出令人震撼的效果,尤其以黑白插圖特別受到國際評論家讚譽。曾插繪《安徒生童話集》、《貝侯童話集》、《史溫伯恩》詩集和《浮士德》等書。

【編譯者】
劉夏泱

國立政治大學哲學博士,倫敦大學伯貝克學院哲學系博士班研究。非政府組織(NGO)工作者。東西均工作室創辦人,西洋古插畫書收藏愛好者。

重讀療癒人心的安徒生╱安徒生故事選一、二導讀──劉夏泱
童話的情節往往給人的印象是,在百花盛開的溫室裡醉生夢死;但是安徒生(Hans Christian Andersen)的童話卻總是給人不同的感受:在他的故事裡,許多字句如刀,刀刀刺骨,就像在危機四伏的黑夜裡枕戈待旦一般。他不僅嘗試了各種體裁,還以非比尋常的敘述方式,處理各種社會和心理的主題。他還是一個自我嘲諷的大師,經常使用第一人稱的敘事,嘲笑自己,也嘲笑那些自負的人,藉由講述故事來揭示這種自命不凡的可笑。在他的童話世界裡,不光是只有那些絢爛奪目、甜美得醉人的東西,也有不少令人驚怖的事物。好比那嬌嫩纖細的拇指姑娘,忽然遭到醜陋的母蟾蜍擄走;在逃脫後,轉眼間又被任性的金龜子挾持了去;母田鼠和鼴鼠則是想用另一種方式掌控拇指姑娘的命運。他的那些故事不再依循從前的童話套路了;前方等待著主人公的,也未必總是永遠幸福的結局了。
現實生活和人性的種種面向都帶著重力,那些魔咒、交換、懲罰或死亡,都不再輕如粉紅色的泡沫。它們投射出某些巨大的幻影,就像是〈冰雪女王〉中歌爾妲從牆面上看見的那些倏忽閃動的「夢影」,它們在夜晚時降臨,把人的思想帶出去遊獵一番。夢境雖然沙沙地掠了過去,卻不禁讓人眼花撩亂,而且像是隨時都要坍塌那般。不論在夢中或是夢醒之後的結果會是什麼,都讓人無法確定了。就如〈沼澤王的女兒〉中的黑爾嘉,在白天儘管外表柔美,內心卻野蠻而殘酷;當夜色昏沉,她便收縮成一隻青蛙的形狀,安靜而悲戚。這該是多麼大的諷刺呢。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黑爾嘉?或許,這兩者都是,又或許都不是。因為安徒生更想說的似乎是,只有表面和內在經過某種特殊的轉化,只有當這兩者真正合而為一時,黑爾嘉才能成為真正的自己――我們,才成為真正的自己。
安徒生在某些故事裡非常強調宗教的力量,某些故事又太流於感傷和悲情。無論如何,他確實是將自己深深地拋進故事所揭露的各種問題裡,而且並不總是用理性的方式去探索答案。在許多短篇童話裡,書中人物在他的筆鋒下,往往置身於生死攸關、步步驚心的危機之中。他總是嘗試從不同的角度寫作、使用不同的體裁、嘗試借鑑其他作家的表現形式和思想,並將自己的人生經驗嵌進敘事裡。或許我們可以說,甜美的童話總能給人一夜好眠,心中歡暢;但安徒生童話的情節和結局卻總是把讀者割傷和噎住,就像夜鶯那撩人心魂的音樂乍然闖入了人們的黑夜或白晝。
人們對這位生平飽受折磨的作家,他的親身經歷和內心狀態,還有他孜孜不倦地進行的創造性實驗,往往所知有限。真實中的他,似乎試圖創造出能讓自己從現實生活中超脫的童話故事,藉此逃離痛苦。至於他是否成功地拯救了自己,總是一個值得商榷的問題;但是,他的確為我們留下了一些至今仍然令人驚奇的故事,甚至促使我們去思考關於人類生存意志的問題。他筆下的那些人物個個具有鮮明的性格,往往不願屈從強者的支配和命運的安排。他們不再只是童話舞台上,被整個故事佈局所操控的演員而已。雖然這些角色可能顯得弱小,但卻有著強大的意志,在屬於自己的劇本裡,釋放出無窮的威力和魅力,無論是拇指姑娘、歌爾妲或是〈野天鵝〉裡的艾麗莎。儘管她們的願望未必都獲得了滿足,卻無疑地演出了一場無與倫比的好戲。
有時,童話想讓人看見而且願意去相信這世界的美好;但安徒生的童話似乎是拋出了這樣的疑問:世界真的是那樣的嗎?如果不是,人們要如何才能獲得真正的幸福呢?隨著年紀增長,我們變得愈來愈能同意安徒生所考慮的那樣。即使尚未經歷過人世間的貧窮病痛,沒有體驗過愛情的苦與樂,生活中也仍有許多無可奈何,讓人能從安徒生所描繪的種種得到新的領悟。幸福就在彼岸,而通往幸福的道路總是佈滿荊棘。
安徒生提供給這個破碎世界的治癒良方,有時並不是述說一個溫暖的故事,或者提供人一種暫時的歸宿感。他給的藥方似乎更為複雜:他既不希望人們只注意世界快樂的那一半,而過於天真樂觀;也不希望人們因為世界苦難的那一半,而變得老氣橫秋。因為他並沒有否定這世界的幸福美好,而只是想提醒我們要更加注意那內在的維度,所以堅持人們應該保有善良和回轉童真。正如他在〈冰雪女王〉裡借老奶奶之口所說的:「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斷不得進天國。」如果人們因為看盡了世間的百態和實相,而變得世故和堅毅,那樣並不足以得到真正的幸福美好。大人從另一個意義來說,其實也常常是迷途的孩童。他們所習得和經歷的種種,容易成為一種無形的枷鎖,讓人變得固執古板、虛偽功利。要使天國的道路向這類的孩童敞開,就需要幫助他們喚醒心中原有的那份童真,憶起凱伊曾經忘卻的「永恆」的拼法。
掃煙囪工人和牧羊女逃離了自己原來的位置和命運,費盡辛苦爬到了煙囪的頂端。此時,天空佈滿了無數繁星,在他們的下方,羅列著城裡千家萬戶的屋頂。他們遠遠地眺望著這個廣闊的大千世界。牧羊女承受不了那麼大的世界,於是她哭喊道:「這對我來說太多了。」並央求掃煙囪工人把她領回到原來的地方。這似乎是個出人意表的選擇。或許,他們應該勇敢地邁向茫茫的世界?這裡似乎未必存在所謂「正確」的選擇,就如同真正的人生那樣。或許,我們可以先在煙囪的頂端坐下,靜觀下方城裡千家萬戶的燈火?
本書的插畫來自傑出的愛爾蘭藝術家哈利.克拉克(Harry Clarke)的插畫作品。克拉克是愛爾蘭工藝美術運動(Arts and Crafts Movement)的代表人物,同時,也是舉世聞名的書籍插畫家和彩繪玻璃藝術家。本書所翻譯的安徒生童話版本,則是由丹麥籍的作家暨演員尚.荷斯霍特(Jean Hersholt)的英文譯本:《安徒生完整童話集》(The Complete Andersen,共六卷,1949年出版於紐約)。荷斯霍特出生於丹麥,後來移民美國,一九一三年開始成為好萊塢演員。他是安徒生童話故事各種版本的狂熱收藏家,還翻譯並出版了所有的安徒生童話故事和其他作品。他的這部安徒生童話英譯本文筆生動而流暢,敘事邏輯清晰,所以被許多人評價為英語世界最佳的譯本之一。
導論
安徒生童話與它的文學傳統
哈利.克拉克的插畫風格
01 拇指姑娘
02 國王的新衣
03 牧羊女與掃煙囪工人
04 養豬的人
05 夜鶯
06 人魚公主
07 沼澤王的女兒
08 天堂的花園
後記 我喜愛童話的緣由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