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庫存:2
定  價:NT$230元
優惠價: 75173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二部短篇小說、二篇散文,帶你從另一角度看見文學王嘉。
◎收錄《王嘉書畫社師生聯展二○一八》作者八幅展品。
◎王維「詩中有畫,畫中有詩」,王嘉讓書法與文學相互撞擊!


王嘉年少時曾隨姑蘇名宿柳君然先生習書畫,八十年代來香港後又于趙少昂先生門下習畫,擅長國畫與書法,尤精于行草書,作品具二王及張旭的情趣和風格。

長年於民間教授書法及國畫,學子眾多的他,除了頗具二王、張旭風格的書作外,九十年代亦於香港《星島晚報》連載小說,並以王嘉筆名於報紙雜誌發表連載小說,舉凡推理、科幻小說,或針砭時弊之社論等,作品多元無所不包,在在呈現王嘉於藝文領域創作的多才多藝。

本書捃拾王嘉短篇小說、散文代表作各兩篇,以及2018年王嘉書社師生聯展的部分畫作,讓讀者在欣賞王嘉老師出塵脫俗的畫作之餘,也能領略他文字裡活潑靈動的人性刻畫與樸實卻沉重的情感奔流。

金狗嫂冷笑說:「那有什麼!放回來並不等於他沒罪!可能還要收集材料,也許還有其他什麼情況……瞧著吧!沒幾天又會抓他去的!」
直鬧到半夜小鎮才平靜下來,人們也去睡了。
第二天一早,鎮上人忽然看到那輛綠色吉普車又開來了,陡地又驚恐起來,一顆心都提到了喉嚨口,消息也立刻傳開:「縣裡又來抓周發了!」~〈小鎮風波〉

最近醫院裡發生了一件駭人聽聞的事件:工作人員發現停屍間裡的死屍,屍股上有被什麼動物咬過的跡象!有的甚至整塊肉被咬掉!起初還以為是什麼野狗、野貓竄入來做的「好事」!便要大家嚴關窗門,不讓野狗、野貓有隙可乘,大家也以為可以安全無事了,誰知過了二天,當一位工友正準備給一個剛死去一天的肥婆換下病房制服時,嚇然發現她屍股上有塊肉給咬掉了,週圍還留下三個牙齒印!~〈小城故事〉

鄉野傳奇的筆法、巧妙綿密的鋪陳、出人意表的結局,書法家王嘉展現文學的另一洋溢才華!
王嘉(原名王炳芳),上海人,廈門大學中文系畢業,長期任中學教師。八十年代移居香港,做過畫師、文員、出版社編輯及雜誌主編、金融雜誌編輯等。於九十年代在香港星島晚報連載小說。作者曾以王嘉筆名於報紙雜誌發表連載小說,有針砭當時國內農村時弊的,也有推理偵探及科幻等小說。
作者亦擅長國畫與書法,尤精于行草書,作品具二王及張旭的情趣和風格,充分體現中國書法的力量和美感。
作者一直於民間教授書法及國畫,目前於滙豐銀行、恒生銀行及港鐵公司等數間香港大型機構任員工業餘書法導師。
已出版著作有《王嘉書赤壁二賦》。
文選
小鎮風波――黔西民族寫實 
小城故事――醫院裡的怪事 
回憶與辛酸 
蟹的聯想 
附錄:《王嘉書畫社師生聯展二○一八》作者部分展品

小鎮風波──黔西民族寫實


第一章
山連山,一眼望去盡是山。山上盡是石,橫的、豎的,一塊塊重疊交錯鑲嵌在綿延不絕的大山上……在巖石與巖石的夾縫間,一條凹凸曲折的公路像條穿山甲似的在山谷中婉延游走,它的一頭是織金縣城,另一頭是二十里外的黃蜂鎮。
黃蜂鎮四圍高山,層層峯巒就如屏障似的把一塊橢圓形的平地緊緊圍在中間,從高處向下俯瞰,它活如被困在甕中的一隻鱉魚。
北冲河從九鞭山直瀉而下穿過鎮旁向烏江流去,一路上波光山影,景色十分迷人,可惜如此風光旖旎之處,卻是民貧地瘠,種不出糧食,年年都是歉收,後來縣裡決定將黃蜂鎮改變成旅遊區,招徠一些外出公幹人員或者異鄉客地的人來此遊覽,因此黃蜂鎮近年來也漸漸為外鄉人所知了。
黃蜂鎮地處偏僻,鎮上人的見識自然也比縣城裡的人要淺陋狹隘,平日鎮上又沒什麼娛樂,人們有時悶得慌便自尋其樂,於是東家長、西家短的說是道非就成了大夥最大消遣。黃蜂鎮地小人少,哪家哪戶發生的事,不出兩小時便會沸沸揚揚傳遍全鎮,而且更有人添油加醬,唯恐那新聞不夠逗人似的。事實也是如此,鎮上人樂此不疲,無不盼望天天能有一些新鮮事兒出現,可以供大家聚在一起拉扯半天,或者罵一陣,或者捧著肚子笑一陣,這實在是大夥兒的一件賞心樂事。
不然的話,這死水一潭似的黃蜂鎮不把人憋死才怪呢!

第二章
話說這一日時值金秋,天氣晴朗。早上,金燦燦的太陽照耀大地,黃蜂鎮的山山水水更出落得秀麗雅緻。
這時,在鎮東頭土場上的汽車站旁聚集著不少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正指指點點地眺望著前面有無從縣城來的旅遊汽車――這情景已成為人們生活中的一種享受或解悶兒的節目了――果然,一會兒,小鎮盡頭那片綠樹林裡隱隱地開出一輛髹上紅白相間顏色的汽車,在它身後揚起漫天灰塵,風吹著直向後邊山坡處飛揚開去。
汽車﹁嗄﹂地在土場邊停住,從車上走下六個馬高牛大的西方人,有男有女,看上去年紀都有五六十了,但打扮猶如後生男女,且不說那衣服顏色鮮豔奪目,耀得人眼也花,就是那稀奇古怪的服飾,實在是鎮上人從未見過的!
土場上的人剎地都靜了下來,只是瞪著眼瞧。過了一會,偶而有幾個後生男女邊噗哧嘻笑,邊竊竊私語:「哈!瞧那大鬍子穿花褲子,真像去年來的雜技團裡的小丑!」
「你看那胖婆子,短褲套在長褲外,哈哈,真笑死人!」
「瞧!那個穿紅背心的女人,牛仔褲的褲管那麼窄,也服了她是怎樣套進去的!」
這時,鎮治安主任金狗嫂也擠在人群裡,聽見旁邊幾個後生們的話不覺有點反感起來,衝口道:「這有什麼俙奇的!不要說外國,就是縣城裡的後生男女也早就穿上牛仔褲了,真是少見多怪!」
大夥回過頭來見是治安主任,知她是個惹不起的長舌婦人,就都不出聲回轉頭走了。可金狗嫂越說越來勁:「這黃蜂鎮就是讓你們這些人搞壞了!可不是嗎?儘是些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這地方還能發展嗎?穿件花衣服、牛仔褲也值得那麼大驚小怪!」
有幾個不服氣的小伙子頂嘴說:「嘿!你自己不也穿得那麼土,怎麼不穿花裙花褲子!」
金狗嫂不屑地說:「怕什麼!不要說花裙花褲子,要是我像你們一樣後生,什麼衣服穿不出來!……你不信?哼!」
一個小伙子調侃說:「信!當然信!你准會把你爺爺奶奶結婚著的大紅褂衫穿出來!是嗎?」
金狗嫂啐道:「爛你的舌根!」
大夥兒一路笑著走開了。
六個外國人在鎮上唯一的一條街上溜達了一會,這坑坑窪窪的街道顯得冷冷清清,實在沒什麼可吸引他們的,不一會又都鑽進旅遊車裡。司機按了兩下喇叭,便一陣風似地直向前馳,塵土飛揚中見它又隱入綠樹林裡去了。

以上內容節錄自《王嘉文選》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