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3
一束雲隙光: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人間禪詩及人間佛教散文得獎作品集(八)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9225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天地有大美,人間有情;
烏雲散去後,桂花猶香,而雲隙有光。

第八屆「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人間禪詩及人間佛教散文得獎作品集,收錄禪詩與散文首獎、貳獎、叁獎及佳作各五篇,有生命的日常與無常,有修行中體悟,有宇宙萬物從無至有的美善,更有人生轉境的豁達與瀟灑。
禪詩旨趣豐饒、表現手法萬有,如明鏡反映閱讀眾生心;散文或抒親情,或敘羈旅,離散相聚的人生歷程,題材多元精采。

禪詩首獎〈七月‧晨走〉,以「走路」為軸,次第融入念想;種種煩惱在走路純粹的重複中,漸漸消歇褪去。全詩簡潔自在,如歌行板,韻律複沓流暢,涵詠不盡。貳獎〈記雨後撞見的一束雲隙光〉,以人人常有的憂恐,含蓄點染心的悵惘,爾後因撞見一束雲隙光,從而體認到烏雲雖厚,日光畢竟可以穿透。悲傷由濃轉淡、由近而遠,終如水墨暈染般釋然。叁獎〈行走的寺廟〉,砥礪自我初心如蓮永維清淨,思慮如木魚輕敲出悟性,口中經文字字羽化成蝶。不僅己身已渡彼岸,「行走的寺廟」一句,猶然暗喻己度度人的可能。
其餘佳作五篇,〈空無〉寫修行體悟,愈是執念,愈易陷溺於經文與梵誦音聲的迷障中而不能自拔,唯有坐定如經文,始能照見本心,明瞭「空無」原是「萬有」。〈蚊〉由蚊的琥珀石發想,行經千萬億年,死去的身體是寂然入定的生命,入定的生命更彷彿無分別相的佛堂,宛然涅槃境界的隱喻。〈線索〉則風格迥異於諸篇,新異、顛躓的閱讀感,使讀者意識「日常」即「無常」,反之亦然,所有的墜落何嘗不都帶著起飛的姿勢?禪悟境界因而浮現。〈讓〉的節奏穩定輕快,詩旨明朗──勾勒人生退無可退的窘境,逼出轉念的體悟,一路的退讓,實即一路的捨得,而這正是對萬物「仁慈」的表現,成就了自我的佛境。〈我居住在母親裏〉寫生命的孕育及與母體的相感。作者探究宇宙生成的真相,萬物莫不從無至有,本詩實為對生命的謳歌!

散文首獎〈挖掘的練習〉,作者書寫身世、家庭、家人、日常,尤其深入勾勒與苦難的母親的互動。藉貓寫人,亦寫自己,細膩冷靜,哀而不傷。貳獎〈微微遷徙〉情節奇巧,作者設計了兩個「我」,長大的我對兒時的我訴說童年、流浪、成長的過程,並表述對人生動盪、孤獨、痛苦的了悟,層層堆疊,平易動人。叁獎〈大樹公〉從廣布世界各地的樹來寫鄉愁,再由樹與人間的探討敘寫生命。全篇植物學養豐富,感性書寫,生動有味,渾厚有力,頗具哲理。
其餘佳作五篇,〈木牛流馬〉寫男人為家庭做牛做馬,雖生活艱困,仍心存希望、樂在其中。作者聯想極豐,屢有奇思怪想,藉此將理念及悲喜渲染予讀者。〈煩惱溜過掌心〉,以特殊題材──洗頭,寫成一篇生動美妙的奇文,煩惱如絲,細細流過掌心;結尾尤佳,讀來津津有味。〈水問〉書寫表姊全家於大地震不幸罹難,作者長達七日的苦候、掙扎、煎熬、絕望,面對死亡課題,使人萌生諸多省思。〈薰〉則記作者與從事木雕的爺爺、日漸衰弱的奶奶之間,日常的生活及情感,文筆優美,平和有力,似有一股木頭雕刻作品的香味從字裡行間飄出!〈印度解脫禪林寺帖〉題材亦屬特殊,既是印度之旅,也是朝聖,更是悟道經驗,寓情於景,藉物抒懷。

總序
李瑞騰
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的設立,乃緣於星雲大師對文學的熱愛與期待。他曾表示,在他學佛修行與弘揚佛法的過程中,文學帶給他智慧;他也日夜俯首為文,藉文學表達所悟之道。因為他深知文學來自作家的人生體會,存有對於理想社會不盡的探求,也必將影響讀者向上向善,走健康的人生大道。
幾次聆聽大師談他的閱讀與寫作,發現他非常重視反思歷史的小說寫作以及探索現實的報導文學,而這兩種深具傳統的文類今已日漸式微,主要是難度高且欠缺發表園地,我們因此建議大師以這兩種文類為主來辦文學獎;而為了擴大參與,乃加上與生活息息相關的人間佛教散文。大師認同我們的想法,這就成了這個文學獎的內容。此外,大師來台以後,數十年間廣結文壇人士,始終以誠相待,他喜愛文學,尊敬作家,於是而有了貢獻獎。
這個獎以「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為名,意在跨越政治與區域的界限,從二○一一年創辦以來,由專業人士組成的評議委員會和分組的評審委員獲得充分的授權,運作相當順利。我們通常會在年初開會檢討去年辦理情況,針對本年度相關作業進行討論,除排定推動程序,也會針對如何辦好文學獎,進行廣泛討論,特別是宣傳問題。
二○一七年,我們在慎思之後決定增設「人間禪詩」獎項。詩旨在抒情言志,禪則靜心思慮,以禪入詩,是詩人禪悟之所得,可以是禪理詩,也可以是修行悟道的書寫,正好和「人間佛教散文」相互輝映。我們很高興首次舉辦就有不錯的成績,得到評審委員的肯定。
今年的各類獎項已順利選出,歷史小說部分,我們很遺憾只給出了兩名推薦佳作,努力的空間還很大。其他三類都很穩定,得獎作品集也一如去年,報導文學單獨成冊,書名「護火」;人間佛教散文和人間禪詩合集,書名「一束雲隙光」。薪火相傳,雲隙散光,天地有大美,人間有情有義。
要持續辦好一個大型文學獎並不容易,感謝歷屆評審委員的辛勞,在評審會議上,他們討論熱烈,有讚嘆,有惋惜,只為選出好作品;相關事務如得獎作品集的出版和贈獎典禮的舉辦,則有勞信託基金同仁費心處理,特別感謝。

總序/李瑞騰
「人間禪詩」序/何寄澎
「人間佛教散文」序/渡也

人間禪詩
首獎/石麗蓉 七月‧晨走
評審評語──陳育虹
獲獎感言

貳獎/周盈秀 記雨後撞見的一束雲隙光
評審意見──何寄澎
獲獎感言

叁獎/星子 行走的寺廟
評審意見──白靈
獲獎感言

佳作/辛金順 空無
評審意見──陳育虹
獲獎感言

佳作/詹佳鑫 蚊
評審意見──何寄澎
獲獎感言

佳作/王育嘉 線索
評審意見──白靈
獲獎感言

佳作/曾元耀 讓
評審意見──陳育虹
獲獎感言

佳作/沈眠 我居住在母親裡
評審意見──白靈
獲獎感言

人間佛教散文
首獎/張馨潔 挖掘的練習
評審意見──周芬伶
獲獎感言

貳獎/謝宛臻 微微遷徙
評審意見──渡也
獲獎感言

叁獎/王書緋 大樹公
評審意見──林載爵
獲獎感言

佳作/半半小語 木牛流馬
評審意見──周芬伶
獲獎感言

佳作/MBKBN 煩惱溜過掌心
評審意見──周芬伶
獲獎感言

佳作/崎雲 水問
評審意見──渡也
獲獎感言

佳作/月影 薰
評審意見──渡也
獲獎感言

佳作/凌俊嫻 印度解脫禪林四帖
評審意見──林載爵
獲獎感言

挖掘的練習/張馨潔
那一晚我決定在舊家門前望著夜晚開啟的燈光,雖然我想念那個家,卻再也不敢踏進去。鑰匙,也在很早,很早的時候就被我丟入垃圾桶。
是不是將時間的刻度拉直,便成距離,而螻蟻一般的人事便在其中遊走。如果人事終有離散,我走向你,實則是背離你的過程,刨掘到最後會剩下什麼?如果愛恨能夠量化且都有厚薄,一切可否禁得起我的詰問?當我思量自己幾十年的來歷,思量某些學生時期的至交,甚至是發誓一輩子要憎恨的人,驚嘆這樣的愛恨透過歲月的沖蝕竟只剩下某些隱約的形象與光影,在回憶的模糊影像之中,我意欲前行,卻只看見一片空無,或許是愛恨消磨至最後的形象,白色的一片,沒有盡頭、沒有方位,像是一間全新的房間。
人世間的遷徙如果也能化作空無,要用多長的時間來換取?遷徙的根源是源於母親,她帶著我逃離婚姻與破敗的生活,透過同脈的血液在體內竄流,喚醒我相同的本能,於是我也逃離了她。地心之下的那雙手,在什麼時候悄悄的挪開了我與母親的距離,令我們走向不同的兩路……「我真的好想死」、「信不信我殺死你」母親在我的生命中留下這兩個聲音,幾乎要掩蓋其他的,更多的,難以計數的種種。
當年母親三十出頭,離婚後堅持帶走三個女兒,我喜歡母親的倔強與不服輸,也深知我像她。當年母親領著我們來到離島,將我們託付給繼父,她回到台灣工作,約莫一個月回來探望。離開之前她常帶著我們去挑選幾箱調味乳,放在床底,要我們每日喝一罐。離開前她會到廚房炒菜、燉湯,將一盒一盒的菜餚放涼,分裝至保鮮盒,冷凍或冷藏,夠我們吃上好長一段時間。
上坡路上,我遠遠聽見母親的厚底鞋扣著地板的聲音,彷彿在輕敲地殼,彷彿在輕敲一顆水煮雞蛋,叩叩、叩叩。她罩著深藍色棉長衫,提著一只大棉麻袋,一路輕叩過來,我悄悄的縮回路旁停放的車輛後,像一隻被遺棄又頻頻回顧的動物,雖然我始終想不明白,我與母親之間究竟是誰先遺棄了誰。我止住呼吸,聽著鞋跟的輕叩聲漸行漸遠,再悄悄探頭看著舊家的窗戶,燈一路由玄關,亮到廚房。是她沒錯,於是我哭了出來。
與繼父在離島,菜吃完了需要自己下廚,但國一的我連青菜都煮不熟,從此我害怕食物不熟的古怪氣味,雖能再加熱,卻使人食慾頓消。時至今日我仍害怕過硬的米飯,儘管曾被男友抱怨過難搞,卻也只能將整碗米心未透的雞肉飯擱在桌上,再衝到廁所把正在咀嚼的米粒全部吐掉沖掉。煮水餃要煮到肉穿皮透,蛋花湯要攪到蛋花散成星點才可以預防吃下未熟之物,有一次繼父把筷子丟向我,問我連蛋花湯都不會煮,煮的是什麼東西。某種巨大的恨意在靈魂深處湧升,無處發洩,我只有把繼父的牙刷與毛巾丟進馬桶,再將它們沖洗乾淨。直到有一日我發現,繼父都知道,但從未揭穿我,我並無愧疚,而是感嘆人與人何以互相憎恨卻又假意相安,無奈的共同生活,像是在酷暑之下毫無遮蔭,只能任憑一切被滾熱的陽光曝曬。
尤其當我用更大的愛,意欲包容恨意,在未知的情況下心安理得,但一經覺察又難掩淒涼。A告訴我,他研究室外面有一隻流浪狗,他多想踹那隻狗幾腳,但他知道不能,於是他買了一個罐頭餵給牠吃。我至今仍搞不清楚是憎恨母親或是愛著她,愛恨交雜之間,妄念紛飛。這時我反而羨慕母親,因她往往不掩飾對我們的恨意。小妹升高中的時候,母親不滿意她的成績,強制讓她將志願卡空白後交出,整個暑假讓她在沒有學校讀近乎崩潰的狀態下,恐嚇要讓她出去工作不用讀了,直到開學前兩周才拽著她拿著她的成績單,到附近的三流的私校拜託教學組長通融。
母親對我們幾個孩子那種玩弄獵物似的作弄,換來不是更決絕的悖反,就是更病態的依附。離開繼父之後,母親成為我唯一的依靠,我追求學業上的成就取得書卷獎,從中文系用第一名畢業,只為換得她一笑,她說我是她的驕傲。她說她身體這裡不好、那裡疼痛,她說她要死了,更多時候她說她想死,在那段惶惑又迷惘的階段,我只要提起母親便要流淚,我執著於如何在她自言所剩不多的生命裡,表達我對她的愛。我讀的大學離家騎車只要五分鐘,我將打工賺來的錢全數給她,回絕一切社團與邀約,下課直奔回家見她,上課途中聽見疾馳的救護車聲我驚懼不已。幾年後的日子回顧這段時光,帶來的創痛與悲傷之外更多是迷惑,像出生的嬰孩為著愛恨難辨的世界而迷惑著。
離家之後,我用簡訊與母親聯繫,卻暫時無法再見她,擔心這幾年我自築的城邦又將在她幾句風涼話裡崩毀。而無論她回給我如何醜陋的字句,我總是在簡訊中請她保重,告訴她我們有天一定會見面,在我準備好的時候。最後告訴她,我愛她。即便在愛恨混亂的時期,我卻仍拋出這句話。
交纏的關如同一條濁濁恆河,牲畜的排泄物、飯菜殘渣、夜晚的絮語、遺落的拖鞋、沉積的願望、洗米水、血液、帶膿的紗布……種種生活遺跡灌注其中,一路洗滌、沖積,一路浮浮沉沉,緩緩的向下流動,走到世界的盡頭,再重新化成乾淨的雨水回返。若要掙脫這場恆河洗浴,大概只有憎水的貓。
當貓兒咪用她鵝黃色的雙目注視我,彷若將我擁抱,當我旅行時端詳她的照片,便能在腦海中重塑她每一寸毛皮與腳掌,暈染灰與白針筆勾勒她的形貌。貓兒咪是我從小妹男朋友手中救下的,產後失寵又過份憂鬱,原要被送至收容所。她填滿了我所有套房遷徙的歲月,與我共享每一處空間與記憶,陪伴我每一個想家的夜晚。我從未跟她提起我的遭遇,但我想她都知道吧,當她用鑽石般的貓眼注視我,無瑕、無愛、無恨、無愚痴,一間空白的房間,沒有地平線的廣闊的大道。
無論是童年或是如今泥淖般停滯的溽暑,往往指向沒有盡頭的長路。年紀尚小時,我以為自己是位永遠不會離家的人,因為我喜歡吃一樣口味的三明治配鮮奶茶,害怕認識新朋友,喜歡把一樣的電影看上第二遍,因為我只要巷口的柑仔店有賣布丁,便沒有其他奢望。或許我真的是不適合離家的人,才會把每一次的遷徙清楚的記下。在工作之間我接連遷移幾個城市,那種搬家前滿室空盪的疲乏感,像是融了一半的奶油,我都能清楚記得。
幾年前的暑假,我將四個三層書櫃與床墊放上小卡車,驚訝自己日夜蟄居的臥房在清空後仍然顯得小,那樣小的房間裡,在雷雨天我清空書桌,將電磁爐放上,煮一碗麵,在沒有對外窗的房間裡,想像窗外的雨水如何流下屋簷。包包堆在床邊,盤腿坐於被褥之間,被滿室不流通的空氣哄得昏昏欲睡。沒有冰箱,三餐在樓下的夜市解決,發薪日習慣到大賣場買零食,裝滿兩個提袋,這樣便有一種富饒感,好像一隻為了過冬做好萬全準備的地底動物。
然而我卻是懸掛在空中。臨走前望向空洞的屋子,聽見從窄巷傳來朦朧的人聲,好像是遠古而來那樣難辨,又覆滿塵埃。我往往等不到我的屋子向我說出道別的話,便又急著離開。
與搬家工人相約市區的新居會合的時間,我緩緩騎行過白日的夜市,這條街道我在大學時期穿著長裙,帶著銀色耳環來買紅茶與泡芙,也曾為了某件想買的衣裳在櫥窗間輕嘆,嘗試各樣生活的裝扮與各種笑臉,亟欲像是找尋可貴的停車位那樣,也在找尋在世界的一席之地,作為一種成為大人之前的練習。
我看過母親將物品俐落的擺入XL塑膠箱,俐落的繃緊扣環髂髂兩聲,輕微的碰撞,帶著一點隱晦,幾個塑膠箱默默的裝滿家當,我們離開澎湖繼父的家。那男人是一位附庸風雅的沙文主義者,用著應酬之後滿口的腥臭,大談人生理想與貶損母親,他最愛說自己白手起家,童年過著家徒四壁的日子。我們趁著他出差的幾日連夜搬走,我望著那夜空盪的家跟母親說「這下他真的家徒四壁了」。我們笑了起來,但我卻不小心在笑中流下淚來。
機車滑行過曾經家教的家門前,那裡的父母忙於工作因而黃金地段的獨棟豪宅尚還無心裝潢,三樓六七十幾坪的空間裡面,只養著一隻藏敖;四樓凌亂的空間養著兩個天天吃麥當勞的孩子。小男孩的畫裡在三樓只畫那隻黑狗,並非出於童趣而是出於現實。
水泥像是有生命的岩漿,向四處蔓延增生,分解出一個個相似的形體,像是雨後的毒菇,幾千年前這裡片土地應該沉在海裡,幾百年前則是一片森林。水泥孢子在遠古的地裡沉睡,然後甦醒,有森林前我們伐木為屋,如今我們在水泥柱上鑿洞而居。
當我走拿起鑰匙串而不再心虛的轉下門把,我好像才接受自己這份新的身分,知道軀殼的我,真正是一位成年人,除去放在心裡的那張學生證。踏向水泥樓梯的步伐越來越篤定,接受生活向現實面下陷,那每日0.0001公分的間距,從散漫歸隊,接受現實的羈絆。
「你一個人住嗎?」
「不,我還有兩隻貓」
隔著網路,我咬下一口三明治,與貓瞠目看著怪獸螢幕裡亮起大尾巴,黑白條紋的大尾巴,像是一隻從兒童手中描繪出來的奇狀怪物,窄小的眼睛與象鼻。或許他們連一個名字都不需要,希望一輩子與人類無涉。在無知的領域裡保持鎮定,甚至是不研究也不碰觸是一種美德,當我想見盜獵者也與觀察者一樣收看Discovery知道如何從足跡與糞便辨之野生動物的蹤影。
大食蟻獸亮出尖銳的前爪扒掘土壤,像是我和貓兒斑幾周前一起在某個角落發現一塊未清掃的區域,或是偶爾要伸手入床下抓出貓兒塞進去的老鼠玩具。大食蟻獸尖亮的尾脊因為不曾被雙手觸摸,而閃亮著刺人的光芒,毛皮生來為了禦寒而不為被撫觸,在樹林裡成為一個安靜的影子,偶爾閃現在科學家的夜視鏡頭中。城市的夜視鏡頭照見水溝蓋下萬頭鑽動,數萬隻蟑螂彼此交雜吞食,爬行至柏油路上被攪毀在疾駛的輪下,或是順著水管往不知名的地方爬升,抵達下一個出口,在天亮以前找到更安全的地方。夜晚的公園,等球場的探照燈都熄滅之後,流浪者漫躺椅天地為床,便利商店的戶外區,菸灰缸的菸頭滿溢出來,二十四小時的加油站發出喀擦的油槍開關聲。
我走向新居,待書櫃與床墊填滿這個空洞的水泥窟窿,燒起第一壺熱水。直到我的貓兒斑走了進來,像是柔軟的心臟,具象我的靈魂與不安。我用指腹梳順他的毛髮,看著他覆蓋黑毛的後腦,像個溫順的小男孩坐著等待。接連幾日的夜晚他從安睡中驚醒,開啟每一個衣櫃往內深掘,翻出所有整齊的衣褲,想要在這從水泥中開出一條道路,重回過去的生活之處。我坐在黑暗中的床上,看著他著魔似的忙碌,再抱起躺在地上精疲力竭的他回到床上安撫。
叢林中的食蟻獸在夜間攝影機裡穿梭,長夜的城市裡有隻小貓想刨破衣櫃,有隻黑狗處在空蕩的三樓,還有搬家而失眠的我,我們一起向下挖掘著,想穿透綠絨地毯、磨石地板、紮綑灌漿的水泥與鋼筋,下探至鋪滿青苔的泥土,再向內向裡。地殼的背面或許正有一雙不知名的手,如同調整玩具卡榫一般,悄悄的用釐米的方式在調動著我們的生活,離某些事物漸漸近了,某些又漸漸遠了,加上地球自轉的速度,令人茫昧而頭昏。
當我進入靜坐,專注於吸吐,感受微弱的風穿過髮絲,感受外在的聲音如同飛升的氣泡,我彷彿空無卻又是一切,也是一旁坐臥的貓。當我明白現年三歲的貓兒咪並沒有太長的年歲,便急欲尋求與她溝通的方式,透過靜坐來傳遞影像是其中一種嘗試,我默想她密長的絨毛、緋色的耳尖、濕潤的鼻頭,我閉上眼,卻又無比專注的注視著她,這樣的想像帶給我莫大的安慰。
我試著在心中叫喚她,並且耐心等候回應,眼前卻是一片漆黑。長達幾次的練習彷彿徒勞,人與物真的可以心意相通嗎?她知道我愛她嗎?如果可以取得溝通方式,或許我們得以橫跨生死,我彷彿用沉重的軀殼攀附她瘦小的身軀,求她帶我一起度過恆河,若可以,更不願被河水沾染絲毫。卻忽略了當我執著過深,卻早已身墜恆河,在其中載浮載沉。
當睡意襲來,冥想的時光接近尾聲,我的腦海突然閃入一幅畫面,一個四、五歲紮公主髮型的小孩,上身著黑,下身著白,嘟嘴似嗔的看著一扇關上的門,帶有一些怨懟的意味。黑與白是貓兒咪的花色,我直覺那女孩是她,猛然張開眼想搜索她,房間早已關了燈,一片黑暗。是否是怪我這樣的叫喚,令她不得休息,抑或只是有所思的夢境,抑或是地殼下那雙無形的手錯調符碼,讓我在那短短幾秒間窺見人與物的相通?我感到萬分疲憊,長年奔跑的腳部肌肉、長年挖掘的手部肌肉都疲憊難當,好想讓一切慢下來。
帶有怨懟,並不全然是恨意的貓兒咪,看著那扇門,或被遺棄或是追尋,卻又只能接受,或許她還學不會恨,值得恨的事情便已經到來。睡意如浪潮,各種白日被隱藏的意識,在腦海中紛呈。看見幾年前在禪修過程,我在大廊慌忙奔走,正在尋找些什麼,此時一位法師一雙手護住我的雙臂說:「不跑,慢慢走」。我能否慢下來,站在原地,將自己成為準心,感受周遭如風的轉速,如此輕巧的流動?或是身隨恆河之水恣意浮沉?
真的可以嗎?這時貓兒斑鑽入我的臂彎,今夜,他終於不在夜裡悽惶挖掘衣櫃,無懼窗外的車聲,將頭輕靠在我的胸口,我用雙手輕拂他星點黑毛,像是哄著他,也哄著我自己,直到我們都沉沉的睡著。我想像母親此刻也熄上床旁的檯燈,靠在枕上,無論眠或不眠。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