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3
旗袍藏美:時光帶不走的東方之美
定  價:NT$350元
優惠價: 79277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我們都喜歡窈窕淑女,旗袍穿在她們身上的美真是無與倫比。」《花樣年華》中穿著旗袍的張曼玉,那份纖細浪漫又頹廢的古典韻味,
將詩和情的虛無飄渺化為實質;
張愛玲叉著腰,她的纖細高挑在旗袍的襯托下,
彰顯著那不可一世的靈動魅力;
湯唯穿著旗袍,有一種憂傷的美,別具一格的小立領,
穿在她的身上,展現著與眾不同的精緻。
作者以優美的散文隨筆,將時代的變遷、旗袍的演進,以及觀念的更迭,深入旗袍那永垂不朽的東方內涵之美。從旗袍中蘊含的故事,到各年代極具代表性的旗袍女子之動人一生,從領口到袖口,從襻扣到鑲邊,從立領的變換,到演繹著各種風情的穿搭... 生命,確實就是一襲華美的袍。
柳迦柔 作家,評論人,盛京1636旗袍文化推廣大使。自幼喜愛服飾,致力於中華傳統服飾文化的傳承,寫作之餘,潛心旗袍文化的研究,創作出版旗袍文化類書籍,並舉辦旗袍文化類公益講座,受到讀者的普遍歡迎。
先後出版簡體版長篇小說《老警》、《婆娑》、《絕途》、《曇花》、《財政局長》、《女刑警隊長》;勵志隨筆集《在心靈牧場上放逐》和旗袍文化類書籍《你的旗袍,你的花樣年華》(大旗出版社)。長篇小說《老警》獲中國法制文學大賽長篇小說獎;影評獲東北三省電影評論大賽一等獎;《在心靈牧場上放逐》被選為多地全民閱讀書目。出版作品獲中國作家網、人民網、《中國圖書商報》、《中國婦女報》等多家媒體推薦,於《中國紀檢監察報》、《中國婦女報》等四十餘家報刊雜誌發表隨筆及書評。
出版繁體版勵志隨筆集《在心靈牧場上放逐》、《原味的幸福》、《愛如花情如茶》、《吟唱靈魂的瓦片》,為海峽兩岸文化交流與青年勵志奮鬥成長做出貢獻。

推薦序:
人老未必珠黃,春殘也有花開,歲月只因旗袍從不敗美人。而女人遇見它只需初見,便已傾心。旗袍立領子的設計代表女性永遠如天鵝般高貴優雅,直挺挺的立著,象徵著女性永不低頭,堅韌不拔的個性。旗袍的前襟嚴謹設計由領至胸,代表著女性傳統保守,而由腰到臀一直到開叉,曲線若隱若現,又不失女人的嬌媚與性感。旗袍的盤扣,更猶如左右手相握,緊扣相連,象徵著堅毅永不放棄。  
無聲的歲月偷走了女人好多的夢。可是穿上旗袍的女人,並不張揚,也不矜持;並不誇張,也不自大。她落落大方,大家風範,集中了東方女性以至東方文化所有的隱忍、從容、善良和堅忍不拔。也因此無論世事如何變化,穿旗袍的女人依然韻味無窮。這種藏不住的美,正是旗袍之於女性內斂含蓄的底蘊。小時候,旗袍是成年女子一道亮麗的風韵,歲月如梭,耐心等待扁平的身材長到玲瓏有致的曲線,只為穿上它,但又深怕不夠美的自己,糟蹋了那一襲華服。而它卻在成長過程中一直是衣櫃裡的缺失.....
如今旗袍也不單單是舞台上的表演,旗袍原來可以相伴於日常的柴米油鹽醬醋茶。穿入生活形式裏,變成一種低調的華美,從優裕奢華到平凡踏實。願愛上旗袍就像是愛上一個人-日日思君不見君,君便幻化成一個恰似遙不可及又隨手可得的美麗,旗袍風•瘋旗袍釀成一種無法自拔的癮頭!
—台灣世界旗袍文化推展聯合會  創會長  張莉緹
試讀內容:

傾城一戀慕紅塵

與好友坐在餐廳裡,她問我是否讀過張愛玲的書,是否記得張愛玲的一句話,我問是哪一句。友人答曰:「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
這麼有創意的句子怎會不知呢?這華美不僅是穿旗袍女子的端莊華貴,也是秀麗的江南與塞北小城的一道風景,更是大上海的繁華裡帶來的清閒雅致,將生活與生命的風采寫在了臉上,穿在了身上,把一個如水般溫柔的女子,如精靈般飄逸的女子,如蓮子般聖潔的女子,千姿百媚的風情,在凝重的歲月裡,變成了一個曾經的故事,或者一段傳說。
多年前,一位女性友人贈予我一本書,小開本,隱約若現的大紅封面,與精裝的小書相搭配,若隱若現的圖案中,現出《小團圓》三個字的書名,作者是張愛玲。翻開書的扉頁,看到一張女子的照片,波浪式的短髮,襯著一張橢圓形的臉,周正的五官,極有韻致。細長的頸項外,是高高的立領,一襲小襖,收腰緊身,想不出這女子的腰身該是多細,才能穿進這樣有形的衣衫,雖只有上裝可見,卻能目測出女子的身材定是高挑纖細,鑲著寬邊的衣服既有古典的雅致,又有大上海女子的風情。於是,心裡暗暗地想,如果書中的女子穿上一襲旗袍,定會將其演繹得千姿百態、風姿綽約,她的端莊與或婉約,如同她筆下的人物,不管如何出現在文字裡,都會集所有華彩於一身,成為傳世的佳人。
張愛玲對旗袍的喜愛,從她的《小團圓》裡可見一斑。在書中她寫道:「賽梨坐在椅子上一顛一顛,齊肩的卷髮也跟著一蹦一跳,縛著最新型的金色闊條紋塑膠束髮帶,身穿淡粉紅薄呢旗袍,上面印著天藍色小狗與降落傘。」除了對賽梨的描寫,提到了賽梨的旗袍,而對蕊秋這個人物,也透過對人物跟旗袍的關係,描述著書中人物的悲喜心情。比如:「蕊秋叫了個裁縫來做旗袍。她一向很少穿旗袍。裁縫來了,九莉見她站在穿衣鏡前試旗袍,不知道為什麼滿面愁容。」雖然對書中人物的心緒我們沒能傾盡所有的思緒去思考,但是張愛玲喜歡旗袍這個事實,任誰都無法反駁了。
這個女子偏偏喜愛旗袍。就像她寫著的那些精美的文字一樣,她的旗袍同樣做工精美。無論樣式還是面料,她都會精挑細選,與精心寫著的文字相映襯。鑲邊的旗袍,必定寬邊,大方而得體;旗袍的領口,必定高開,托得脖頸纖長;錦緞的旗袍,必有貴氣,華美而柔軟。即使碎花布藝旗袍,仍然不失典雅之美。
習慣讀著張愛玲的文字,看著扉頁上穿著旗袍的作者本人,試圖將這位女子與那些文字分開,卻無論如何難以做到。穿著旗袍的她,有一股女人的馨香,聞著,就會陶醉。她是靈魂有香氣的女子,難怪當時的胡蘭成愛上她,不僅因為她顯赫的家世,也因她的名望和才情,更重要的是,這個喜愛旗袍華服的女子,典雅、靈動,安靜而又新潮。
曾經有一篇文章描述了張愛玲穿著旗袍出現,引起的強烈轟動。40年代的《萬象》雜誌主編柯靈,第一次見到張愛玲時,她穿著「絲質碎花、色澤淡雅的旗袍,飄飄灑灑宛若仙女般」地來到柯靈面前,讓一向見過大世面的柯靈也感到像遇到了「八級地震一樣震撼」。
抗戰期間,張愛玲的小說《傾城之戀》因影響巨大,而被改編成話劇,當時周劍雲是話劇團的主持人,因排練話劇的需要,周劍雲約見了張愛玲。張愛玲來了,穿著「一襲擬古式齊膝夾襖,超級寬身大袖,水紅緞子,用特別寬的黑緞鑲邊,右襟下有一朵舒卷的雲頭,長袍短套,罩於旗袍外面」,保留了她一貫的時尚之風。
去拜訪友人,她將旗袍的穿戴恰到好處,即使參加一些社會活動,仍然能保持自己的穿衣風格。報社主辦女作家見面會,類似今天的作家沙龍,雖然都是女子,她依然穿著「桃紅色的軟緞旗袍,外罩古青銅背心,緞子繡花鞋,長髮披肩,眼睛裡的眸子,一如她的人一般沉靜」,穿旗袍的女子,應該是沉靜而有內涵的,如此,才與張愛玲的名字相稱。
如果說張愛玲的旗袍能讓主編、主持人和一眾女作家歎為觀止,那些生活在底層的人們,雖然他們為了生活在艱難地奔波,但是,當他們看到與眾不同的張愛玲時,同樣在臉上寫著豔羨之情。此豔羨,並非為美色所吸引,而是她周身洋溢著的美麗的光芒。
為出版小說《傳奇》,她去印刷所裡校稿。那天,她是穿著旗袍去的,細窄的腰身,捲曲的長髮,華麗的圖案,讓旗袍之美盡顯。不僅讓女子看了驚歎,那些男子們也瞠目結舌。習慣了與字打交道的人們,在張愛玲的旗袍和她本人的氣質前,被深深地折服。他們停下了手裡的工作,眼光一刻也不離開這位曾經寫過許多精巧文字的美豔女子。
今天,當我們重提美女作家這一詞彙時,常常將所謂的美女作家的外貌,比如精緻的面龐,小巧的鼻子,玲瓏的身材,或者披肩的長髮相聯繫,她們或穿著長款的亞麻服飾,給人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或者一身職業裝,精緻的做工、高昂的面料,也有恬淡素雅的女作家,不太重視服飾的搭配,那些華服與她們似乎無緣。
如果,真有一位女子穿著旗袍,出現在新書簽售會上,或者接受媒體採訪的攝像機前,定會帶來一股清新的氣息,融古典與現代於一身,不僅讓人們欣賞文字的美,亦欣賞服飾的美。
都說旗袍有一股曖昧的味道,就像兩個相愛的人兒。
胡蘭成與張愛玲在一個天氣晴好的午後,走在馬路上,那時的她,是多麼地愛他,她穿著一件桃色的旗袍,他誇讚那條旗袍好看,而她則淡淡地回答:「桃色的顏色聞得見香氣。」這個熱愛寫作的女子,對生活也是極其熱愛的。雖然年少時經歷了家庭的變故,但在留美母親的調教下,她依然是名門的後代,擁有大家閨秀的風範。她能從桃色裡聞到香氣,定能從生活中找到樂趣,尤其在寫作之餘,對旗袍的各種設計,讓她癡迷,並因此而感悟:「人們沒有能力改變他們的生活情形,他們只能夠創造貼身的環境,那就是衣服。我們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裡!」
正如戀愛中的男女,難以抵禦對方的曖昧一樣,旗袍的曖昧,同樣也會令女人們迷戀。獨倚欄杆的片刻,女子的心事裹在旗袍裡,靜聽流水的聲音,有無數心事傾訴;蓮塘邊,一枝小荷透著尖角,穿著旗袍的女子,墨綠的蓮葉與粉紅荷花的圖案在水中映出倒影,清風佛過,裙擺飄起,風般的思念,荷般的依戀。
只可惜,張愛玲與胡蘭成的愛情並未進行到底,分手已成定局。當她離開家園,來到美國,仍然不失當年的風韻。曾經的才女、作家,曾經的民國旗袍代言人,心靈手巧,穿戴著自己剪裁的旗袍從東方走向西方,將東方的古典美帶到異域他鄉,吸引了無數駐足的目光。按照今天的理解,張愛玲一定是位不折不扣的「旗袍控。」
她給自己做出了各種旗袍,穿著於不同的場合,所到之處,都會引起男人的遐想,女人的羡慕。即使一襲藍花的織錦旗袍,也讓她在美國的作家面前成為另類。一貫奇裝異服的美國作家,以大膽離奇的著裝為特色,卻在身穿旗袍裝的張愛玲面前黯然失色,時而沉默,時而尖叫。
也許,光陰流逝,帶走了女子俏麗的容顏,卻帶不走女子沉澱的風韻。張愛玲的旗袍,不僅以高領和盤扣讓異國人士驚歎,更以東方女子的端莊穩重和淡定吸引了眾人的視線。儀態萬方,姿態優雅,淺笑間,眼波流轉;楊柳纖腰,婉約至簡,移步間,風情猶存。
這位喜愛旗袍的女子,富貴之時,以華服示人,卻還說:世上,最要緊的是人。旗袍的作用不外乎烘雲托月,忠實地將人體輪廓曲線勾出。你讓那些沒有曲線的女子怎麼想?
不管怎麼說,張愛玲對旗袍的喜愛,不僅是那個時代對服飾的追求,更是個人氣質的展現。在國內或者在香港,穿旗袍無可厚非,而在美國,即使70至90年代,她仍然一襲旗袍在身,復古中透著濃濃的鄉情。
當生活落入困頓之時,她依然一襲旗袍,即使沒有當年的華貴,也在簡樸中保留著自我的風範。當死亡臨近,她的一襲旗袍,竟然是被面改制,雖淒然,卻依然演繹著對旗袍的愛。
世上再沒有女子如她一般地喜愛旗袍,從生命開始到落幕,從少女時代的小花,到青年時期的華美;從中年的素雅,到晚年的深藍,她在解讀文字的瞬間,也將旗袍演繹,雖然不夠完美,卻留下了無數的故事。「她是陌上游春賞花,亦不落情緣的一個人。」
昨夜晚讀,不知不覺進入了夢鄉。似乎看到了海上有細雨飄落,一處古舊的院落裡站著一個身著旗袍的女子,微風拂過,落下點點桃花,粉紅的,淡淡的,女子躬身拾起落花,聞著花香,嘴裡喃喃道:「桃色能聞到花香的味道……」
於是,耳邊傳來了那麼輕柔的聲音: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玫瑰就變成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玫瑰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玫瑰就是衣服上的一粒飯渣子,紅的還是心口上的一顆朱砂痣。
我們都是寂寞慣了的人。
對於三十歲以後的人來說,十年八年不過是指縫間的事。而對於年輕人而言,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你年輕嗎?不要緊,過兩年就老了。無用的女人是最最厲害的女人。牽手是一個很傷感的過程,因為牽手過後是放手。普通人的一生,再好也是桃花扇,撞破了頭,血濺到扇子上,就這上面略加點染成一枝桃花。
這個夜裡,我想,我是做了一個完美的、關於旗袍的夢……

 

推薦序
旗袍史話
1.草長鶯飛旗韻生
2.悠悠情思再回眸
3.一縷風情鎖不住
4.綿綿思緒憶古風
旗袍女人
1.盛世佳人三姐妹
2.傾城一戀慕紅塵
3.紅伶憂憤過眼雲
4.才情兼備四月天 
5.詩韻年華總相宜 
旗袍時代 
1.魅力國裳成典藏 
2.時尚女子新嫁衣 
3.名伶最愛底蘊深 
4.萬人傾慕終生迷 
5.曾經的歲月女子 
旗韻生香 
1.尋找原味的幸福 
2.懷舊與盤扣情結 
3.一顰一笑總關情 
4.千挑萬選總相宜 
5.茗香茶舞品人生 
後記 
附:《旗袍藏美:時光帶不走的東方之美旗袍藏美》推薦人(按姓氏拼音排序) 


 

傾城一戀慕紅塵

與好友坐在餐廳裡,她問我是否讀過張愛玲的書,是否記得張愛玲的一句話,我問是哪一句。友人答曰:「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
這麼有創意的句子怎會不知呢?這華美不僅是穿旗袍女子的端莊華貴,也是秀麗的江南與塞北小城的一道風景,更是大上海的繁華裡帶來的清閒雅致,將生活與生命的風采寫在了臉上,穿在了身上,把一個如水般溫柔的女子,如精靈般飄逸的女子,如蓮子般聖潔的女子,千姿百媚的風情,在凝重的歲月裡,變成了一個曾經的故事,或者一段傳說。
多年前,一位女性友人贈予我一本書,小開本,隱約若現的大紅封面,與精裝的小書相搭配,若隱若現的圖案中,現出《小團圓》三個字的書名,作者是張愛玲。翻開書的扉頁,看到一張女子的照片,波浪式的短髮,襯著一張橢圓形的臉,周正的五官,極有韻致。細長的頸項外,是高高的立領,一襲小襖,收腰緊身,想不出這女子的腰身該是多細,才能穿進這樣有形的衣衫,雖只有上裝可見,卻能目測出女子的身材定是高挑纖細,鑲著寬邊的衣服既有古典的雅致,又有大上海女子的風情。於是,心裡暗暗地想,如果書中的女子穿上一襲旗袍,定會將其演繹得千姿百態、風姿綽約,她的端莊與或婉約,如同她筆下的人物,不管如何出現在文字裡,都會集所有華彩於一身,成為傳世的佳人。
張愛玲對旗袍的喜愛,從她的《小團圓》裡可見一斑。在書中她寫道:「賽梨坐在椅子上一顛一顛,齊肩的卷髮也跟著一蹦一跳,縛著最新型的金色闊條紋塑膠束髮帶,身穿淡粉紅薄呢旗袍,上面印著天藍色小狗與降落傘。」除了對賽梨的描寫,提到了賽梨的旗袍,而對蕊秋這個人物,也透過對人物跟旗袍的關係,描述著書中人物的悲喜心情。比如:「蕊秋叫了個裁縫來做旗袍。她一向很少穿旗袍。裁縫來了,九莉見她站在穿衣鏡前試旗袍,不知道為什麼滿面愁容。」雖然對書中人物的心緒我們沒能傾盡所有的思緒去思考,但是張愛玲喜歡旗袍這個事實,任誰都無法反駁了。
這個女子偏偏喜愛旗袍。就像她寫著的那些精美的文字一樣,她的旗袍同樣做工精美。無論樣式還是面料,她都會精挑細選,與精心寫著的文字相映襯。鑲邊的旗袍,必定寬邊,大方而得體;旗袍的領口,必定高開,托得脖頸纖長;錦緞的旗袍,必有貴氣,華美而柔軟。即使碎花布藝旗袍,仍然不失典雅之美。
習慣讀著張愛玲的文字,看著扉頁上穿著旗袍的作者本人,試圖將這位女子與那些文字分開,卻無論如何難以做到。穿著旗袍的她,有一股女人的馨香,聞著,就會陶醉。她是靈魂有香氣的女子,難怪當時的胡蘭成愛上她,不僅因為她顯赫的家世,也因她的名望和才情,更重要的是,這個喜愛旗袍華服的女子,典雅、靈動,安靜而又新潮。
曾經有一篇文章描述了張愛玲穿著旗袍出現,引起的強烈轟動。40年代的《萬象》雜誌主編柯靈,第一次見到張愛玲時,她穿著「絲質碎花、色澤淡雅的旗袍,飄飄灑灑宛若仙女般」地來到柯靈面前,讓一向見過大世面的柯靈也感到像遇到了「八級地震一樣震撼」。
抗戰期間,張愛玲的小說《傾城之戀》因影響巨大,而被改編成話劇,當時周劍雲是話劇團的主持人,因排練話劇的需要,周劍雲約見了張愛玲。張愛玲來了,穿著「一襲擬古式齊膝夾襖,超級寬身大袖,水紅緞子,用特別寬的黑緞鑲邊,右襟下有一朵舒卷的雲頭,長袍短套,罩於旗袍外面」,保留了她一貫的時尚之風。
去拜訪友人,她將旗袍的穿戴恰到好處,即使參加一些社會活動,仍然能保持自己的穿衣風格。報社主辦女作家見面會,類似今天的作家沙龍,雖然都是女子,她依然穿著「桃紅色的軟緞旗袍,外罩古青銅背心,緞子繡花鞋,長髮披肩,眼睛裡的眸子,一如她的人一般沉靜」,穿旗袍的女子,應該是沉靜而有內涵的,如此,才與張愛玲的名字相稱。
如果說張愛玲的旗袍能讓主編、主持人和一眾女作家歎為觀止,那些生活在底層的人們,雖然他們為了生活在艱難地奔波,但是,當他們看到與眾不同的張愛玲時,同樣在臉上寫著豔羨之情。此豔羨,並非為美色所吸引,而是她周身洋溢著的美麗的光芒。
為出版小說《傳奇》,她去印刷所裡校稿。那天,她是穿著旗袍去的,細窄的腰身,捲曲的長髮,華麗的圖案,讓旗袍之美盡顯。不僅讓女子看了驚歎,那些男子們也瞠目結舌。習慣了與字打交道的人們,在張愛玲的旗袍和她本人的氣質前,被深深地折服。他們停下了手裡的工作,眼光一刻也不離開這位曾經寫過許多精巧文字的美豔女子。
今天,當我們重提美女作家這一詞彙時,常常將所謂的美女作家的外貌,比如精緻的面龐,小巧的鼻子,玲瓏的身材,或者披肩的長髮相聯繫,她們或穿著長款的亞麻服飾,給人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或者一身職業裝,精緻的做工、高昂的面料,也有恬淡素雅的女作家,不太重視服飾的搭配,那些華服與她們似乎無緣。
如果,真有一位女子穿著旗袍,出現在新書簽售會上,或者接受媒體採訪的攝像機前,定會帶來一股清新的氣息,融古典與現代於一身,不僅讓人們欣賞文字的美,亦欣賞服飾的美。
都說旗袍有一股曖昧的味道,就像兩個相愛的人兒。
胡蘭成與張愛玲在一個天氣晴好的午後,走在馬路上,那時的她,是多麼地愛他,她穿著一件桃色的旗袍,他誇讚那條旗袍好看,而她則淡淡地回答:「桃色的顏色聞得見香氣。」這個熱愛寫作的女子,對生活也是極其熱愛的。雖然年少時經歷了家庭的變故,但在留美母親的調教下,她依然是名門的後代,擁有大家閨秀的風範。她能從桃色裡聞到香氣,定能從生活中找到樂趣,尤其在寫作之餘,對旗袍的各種設計,讓她癡迷,並因此而感悟:「人們沒有能力改變他們的生活情形,他們只能夠創造貼身的環境,那就是衣服。我們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裡!」
正如戀愛中的男女,難以抵禦對方的曖昧一樣,旗袍的曖昧,同樣也會令女人們迷戀。獨倚欄杆的片刻,女子的心事裹在旗袍裡,靜聽流水的聲音,有無數心事傾訴;蓮塘邊,一枝小荷透著尖角,穿著旗袍的女子,墨綠的蓮葉與粉紅荷花的圖案在水中映出倒影,清風佛過,裙擺飄起,風般的思念,荷般的依戀。
只可惜,張愛玲與胡蘭成的愛情並未進行到底,分手已成定局。當她離開家園,來到美國,仍然不失當年的風韻。曾經的才女、作家,曾經的民國旗袍代言人,心靈手巧,穿戴著自己剪裁的旗袍從東方走向西方,將東方的古典美帶到異域他鄉,吸引了無數駐足的目光。按照今天的理解,張愛玲一定是位不折不扣的「旗袍控。」
她給自己做出了各種旗袍,穿著於不同的場合,所到之處,都會引起男人的遐想,女人的羡慕。即使一襲藍花的織錦旗袍,也讓她在美國的作家面前成為另類。一貫奇裝異服的美國作家,以大膽離奇的著裝為特色,卻在身穿旗袍裝的張愛玲面前黯然失色,時而沉默,時而尖叫。
也許,光陰流逝,帶走了女子俏麗的容顏,卻帶不走女子沉澱的風韻。張愛玲的旗袍,不僅以高領和盤扣讓異國人士驚歎,更以東方女子的端莊穩重和淡定吸引了眾人的視線。儀態萬方,姿態優雅,淺笑間,眼波流轉;楊柳纖腰,婉約至簡,移步間,風情猶存。
這位喜愛旗袍的女子,富貴之時,以華服示人,卻還說:世上,最要緊的是人。旗袍的作用不外乎烘雲托月,忠實地將人體輪廓曲線勾出。你讓那些沒有曲線的女子怎麼想?
不管怎麼說,張愛玲對旗袍的喜愛,不僅是那個時代對服飾的追求,更是個人氣質的展現。在國內或者在香港,穿旗袍無可厚非,而在美國,即使70至90年代,她仍然一襲旗袍在身,復古中透著濃濃的鄉情。
當生活落入困頓之時,她依然一襲旗袍,即使沒有當年的華貴,也在簡樸中保留著自我的風範。當死亡臨近,她的一襲旗袍,竟然是被面改制,雖淒然,卻依然演繹著對旗袍的愛。
世上再沒有女子如她一般地喜愛旗袍,從生命開始到落幕,從少女時代的小花,到青年時期的華美;從中年的素雅,到晚年的深藍,她在解讀文字的瞬間,也將旗袍演繹,雖然不夠完美,卻留下了無數的故事。「她是陌上游春賞花,亦不落情緣的一個人。」
昨夜晚讀,不知不覺進入了夢鄉。似乎看到了海上有細雨飄落,一處古舊的院落裡站著一個身著旗袍的女子,微風拂過,落下點點桃花,粉紅的,淡淡的,女子躬身拾起落花,聞著花香,嘴裡喃喃道:「桃色能聞到花香的味道……」
於是,耳邊傳來了那麼輕柔的聲音: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玫瑰就變成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玫瑰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玫瑰就是衣服上的一粒飯渣子,紅的還是心口上的一顆朱砂痣。
我們都是寂寞慣了的人。
對於三十歲以後的人來說,十年八年不過是指縫間的事。而對於年輕人而言,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你年輕嗎?不要緊,過兩年就老了。無用的女人是最最厲害的女人。牽手是一個很傷感的過程,因為牽手過後是放手。普通人的一生,再好也是桃花扇,撞破了頭,血濺到扇子上,就這上面略加點染成一枝桃花。
這個夜裡,我想,我是做了一個完美的、關於旗袍的夢……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