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DOUBLES!!網球雙星:第一盤
定  價:NT$300元
優惠價: 79237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身為天才的琢磨,是一位缺乏協調性、個性孤高的網球選手。
熱衷於訓練的驅,因為某起事件造成心理創傷,變得無法信賴他人。
在高中網球社相遇的兩人,於入社當天就不斷起衝突,打球風格也南轅北轍,對彼此可說是從頭到腳都看不順眼。
某日,網球社社長突然對兩人下達極度不講理的命令:「你們要不要嘗試網球雙打?」
──賭上青春的網球競技,屬於兩人的夏日就此展開!

★新銳青春小說旗手──天澤夏月,唯一系列作品。在日再版連連!
★賭上青春的網球競技,屬於兩人的夏日就此展開!

作者
天澤夏月

1990年生,居住於神奈川縣。以《Summer Lancer》(暫譯)一作獲得第19屆電擊小說大賞「評審委員獎勵賞」後出道。擅長描寫清新又感性的青春小說而大受好評的新銳作家。

譯者
李逸凡

自二○○七年起翻譯各種日文作品,很喜歡日本的動漫電玩,也會以「御門幻流」的筆名出沒於網路遊戲或社群網站。

0-0(Play)


驅前往高中的必經之路,是從家門前那條陡峭的斜坡開始。他將淑女車上附帶的變速齒輪調到最輕的檔位,以站立的姿勢拚死踩著腳踏板,當他好不容易爬上陡坡,迎接他的是若有小轎車會車就必須費上一番工夫的窄路。這裡明明沒有規劃人行道與路肩,卻常有車輛經過。驅抓準時機,行雲流水地穿梭於車輛之間,來到既和緩又漫長的下坡路段。他一想到今後回家就得行經這條坡度尷尬的路,不禁覺得去程這段本該放鬆的路途也令人窒息。驅踩著新買的單車,騎在這條充滿考驗的荊棘之路上十五分鐘,拐過一個大彎,才終於看見學校。率先吸引住他目光的光景,是圍在綠色防風鐵網後,能隱約看見的四塊人造草皮網球場。
儘管驅不停大口喘氣,仍難以壓抑心中油然而生的激昂,不禁微微一笑。
市立藤丘高中。
從今年春天起,這裡就是驅要就讀的學校。
片片櫻花飛舞於淺藍色的天空中。季節正值三月,從國中畢業仍是不久之前的事情。距離開學典禮當天,還有兩週以上的時間。
不過假如新生願意,藤丘高中的社團活動是從春假起就能夠參加練習。得知此消息的驅再也按捺不住,立刻穿上新買的學校體育服夾克,三步併作兩步地衝出家門。
一騎到通往學校的大馬路上,驅便站了起來,用力踩著單車的腳踏板。迎面而來的春風仍有些涼意,刺激著肌膚,但是空氣中有一股溫暖的氣味,令鼻腔感到一陣搔癢。
驅輕輕打了個噴嚏。行經有著微妙高低差的路面,扛在背上的球拍袋隨之浮起。袋裡裝的不是軟式網球拍,而是全新的硬式網球拍。驅早就決定在升上高中後,要改打硬式網球。根據傳聞,藤丘高中算是一所挺有水準的硬網名校……大概吧。
驅穿過校門,騎著單車進入沒來過幾次的校園內,將單車停進停車場鎖好。球場位於停車場旁邊,沒走多久即可看見聳立的鐵網。
球場邊擠著一群人,算算差不多有七個吧,每一位都身穿淡紫色配上白色的風衣外套,背上寫著FUJIGAOKA HIGHSCHOOL TENNIS(藤丘高中網球社)的文字。想來應該是硬網社的學長們。
驅吞了吞口水,膽顫心驚地接近那群人,然後對著其中一位莫名離眾人有點遠、身上沒有穿著統一規格的風衣外套、身材高大的學長搭話說:
「請問──」
該名學長目光犀利地瞪向驅。
驅的身高是一百六十六公分,差不多是高一男生的平均身高。反觀眼前的人物,身高少說有一百八十公分,那雙俯視過來的眼眸,縱使隔著一副眼鏡,也散發出足以讓人不寒而慄的冷漠。
好可怕!這個人是誰啊?根本是嚇死人不償命!
由於驅遲遲沒有把話說完,男子不解地偏著頭,大概是覺得驅看起來很可疑。
「那個,我昨天,呃,有通知過這邊的人,啊──是今年剛進入這所學校的……」
男子當場愣住,臉上露出「這小子在說什麼啊?」的表情。
「那個……」
「啊,難道你是進藤學弟嗎?」
驅聽見聲音來自背後,連忙轉過身去,看到一位身上披著社團外套、外表和藹可親的學長走了過來,手裡還握著手機。驅隨即回過神來,拚命回想昨天發送關於自己想參加練習的那封郵件,收件者到底叫做什麼名字。印象中──記得是叫做宙見,宙見賢。
「啊……是的,我是進藤驅。」
驅點頭如搗蒜地回應後,學長先是輕輕一笑,然後把手機收進口袋裡。
「啊,果然沒錯。很高興接到你的聯絡,我是社長宙見。」
宙見將目光移向驅的頭頂,露出調侃的笑容說:
「真花俏的髮型,這就是所謂的高中出道嗎?」
「啊……」
驅抓了抓自己剛染成亮褐色的頭髮,像是想打馬虎眼地面露苦笑。
「反正本校的校規並沒有管得那麼嚴,社團也沒有規定社員只能留小平頭,所以無所謂……進藤學弟,你以前打過硬式網球嗎?」
「沒有……只有打過軟式網球。」
「喔?本校原則上也有軟式網球社。」
「沒關係,我想打硬式網球。」
也不知宙見學長是如何看待驅這略顯頑固的答覆,他揚嘴一笑說:
「啊~嗯,我能理解。畢竟說起網球,終究是硬式網球比較廣為人知。每年加入的新生之中,有滿多人是從軟網跳槽過來……那麼,你帶的是硬網球拍嗎?」
這句話指的是驅背上的杓狀背袋。
「是的。」
「有自己的球鞋嗎?」
「有軟網時期買的球鞋……」
「嗯,那就沒問題了。」
學長雙手一拍,接著交替看了看驅,以及那位從剛才就不知為何佇立在一旁、身材高挑的眼鏡學長說:
「OK,今天有兩位一年級新生參加練習。」
驅愣了一下。原來除了他以外,還有其他一年級新生也來了。
「那個人還沒來嗎?」
「嗯?你是指誰?」
「那個,因為學長說還有一位新生……」
宙見學長困惑地睜大雙眼,伸手指向驅的右側。
「就是他呀,他便是另一名新生。」
驅循著手指頭的方向看去。
正是從剛才就一直默不吭聲的男生。
兩人目光交會。
「……咦!你這傢伙居然是一年級?」
驅一不小心忘記要維持應有的禮貌。

男生的名字叫做曲野琢磨,與驅同樣是今年就讀藤丘高中的新生。他有著高挑的身材、一頭蓬鬆的黑髮,以及略顯陰沉的眼神。他在開始練習前會先拿下眼鏡,似乎只有在打網球時才戴隱形眼鏡。
同為一年級新生的他,也趁春假來參加練習,驅認為此人應該是有心想打好網球。由於他帶來的球拍跟球鞋,都看似比驅擁有的更老舊,想必是打過硬網。身上所有裝備統一是愛迪達的,不知是否基於個人堅持。當他脫下長袖外套後,纖瘦的手腳看起來莫名修長。與其說他雙臂張開的長度非比尋常到讓人愕然,不如說是令人傻眼。依照他的體格,比起來打網球,感覺上更適合去跳芭蕾或打籃球。
「今天有一年級新生也來參加練習,大家可要避免在學弟們的面前丟臉喔。」
在開始練習前,宙見學長先簡單介紹其他社員,接著再讓兩位新生自我介紹。大家看見驅時,是擺出「歡迎你喔」、「髮型真勁爆耶」諸如此類常見的反應,不過輪到曲野時,現場稍微出現一陣騷動。這個人很有名嗎?由於驅對於硬網界還很陌生,所以不太清楚。
「曲野同學,你很擅長硬網嗎?」
在準備練習前,驅開門見山地提出這個問題。
「……還算不錯?」
他換來一個令人匪夷所思的答案。這是哪門子回答?
所有人先做完熱身運動,然後進行長距離對打練習。由於驅已有一段時間沒打網球,再加上接觸硬網的次數屈指可數,不習慣的擊球感使他不時把球打飛出去。這裡一共有A、B、C、D四座球場,因為女子網球社今天似乎沒有練習,所以四座球場都能夠使用,不過社團人數並沒有那麼多,因此熱身時只有使用兩座球場。驅接連打出界的球,甚至飛到沒有使用的另外兩座球場,惹得宙見學長毫不客氣地大笑出聲。
「進藤,你把球打得真遠耶。」
「對不起……」
驅有盡可能維持「推球」動作,結果卻是力不從心。
「別難過、別難過,這點事不必放心上,反倒是你的擊球動作很漂亮喔。」
「學長,你不覺得我的拉拍動作太大嗎?」
「是很大呀,不過就跟休伊特一樣相當帥氣。你知道我在說誰嗎?萊頓‧休伊特,我可是他的忠實球迷。」
了不起只聽說過費德勒的驅,回以一個曖昧的苦笑,決心日後有空會去搜尋相關資料。
由於對打練習是隔著球網分成兩組,每人打兩球就換下一位,依序不斷輪流上場,因此原則上每次接球的對象都是不同人。
驅正式碰上曲野,是他第三次上場練習的時候。
光是回擊第一球,驅就明白曲野不同於其他人。
好輕鬆。儘管擊球的節拍偏快,但是他打來的球,不會讓人感到沉重。事實上就連他擊球的動作,都給人一種輕盈的感覺,幾乎只是把球送回來而已。
「曲野打球很會借力使力呢。」
後方傳來宙見學長等人的交談聲。
「剛才在截擊對打練習時,我有稍微觀察一下,他擊球的位置很漂亮。與其說是抽球,更像是半截擊地把球打回來。」
「而且他從來沒有失誤,直到現在還沒有觸網或出界過。」
經他這麼一提,驅才想起自己確實沒看過曲野擊球失誤的情況。曲野的撲克臉未曾有過任何變化,淡然得彷彿機器,將驅那些有如脫韁野馬的球全都打回來。
相較於軟式網球那種把球擊出去的「打球」,硬式網球更貼近於「推球」。橡膠製的軟式網球相當柔軟,假使沒有全力擊球,球就會飛不出去,所以揮拍時幾乎都得卯足全力。反觀硬式網球,球體很堅硬且極具彈力,就算對手打來的球不算太快,只要能以球拍的甜區(註1)回擊,就可以幾乎不必揮動球拍,憑著拿球拍反彈回去的感覺把球直接送回去。當然,實際上還是需要揮動球拍,但形式上會呈現在揮拍時把球推出去的隨揮動作。這兩種球類競技乍看之下十分相似,但接球技巧卻有著微妙的差異。
實際目睹硬式網球的打法後,驅認為想要形容這種擊球方式,確實更貼近於「推球」。無論哪位學長,揮拍時都如同使力把球推擠回去,不過曲野在擊球時,當真只像是輕輕把球彈回去。再加上他手長腳長,假如是一般的直球對打練習,他甚至不必移動就可以接住所有飛來的球,宛若一面牆那樣輕鬆讓球反彈回去,彷彿在說回擊驅的球,全都輕而易舉到不值一提。
……這個混帳。
驅施加更多力氣在握住球拍的右手上。
「吁!」
驅擊球的瞬間,將含在嘴裡的空氣,從齒縫間擠壓出去。
正拍擊球的動作是始於驅幹,依序從驅幹、肩膀、肱二頭肌、三頭肌、手肘、手臂、手腕、握柄到球拍的前端,猶如甩動鞭子般,藉由扭腰來揮動球拍。國中時期的軟網社指導老師曾說過,揮拍並不是甩動手臂。大家可以把球拍想像成樹枝,驅幹就形同樹幹,藉由旋轉樹幹,進而造成樹枝擺動──如此一來,便能使出全身力量來「打球」。
驅回想起軟式網球的擊球方式。
不必畏懼硬式網球。
不必害怕對手。
從一開始就堅持做到完美也無濟於事。
只要能把球打回去就好。就因為自己老是思考打球技巧等瑣事,才會表現得不如人意。
一如往常那樣放手揮動球拍,抓準最適合的時機回擊就好。
「吁!」
驅用力甩動手臂。
從肩膀到球拍前端,如同一條鞭子揮了出去。
當球拍擊中球的瞬間,一股宛若電流經過般的感覺,從指尖一路竄向肩膀。球拍的中心捕捉到球所產生的衝擊,讓人能感受到極具彈性的硬球幾乎被壓扁。
雖然驅沒有刻意為之,但他似乎順利完成了「推球」的動作。
「啪」的一聲,這道擊球聲,不同於先前那些把球打出界的聲響。
直射而去的球,高速落在曲野腳邊,即便他以勉強的姿勢連忙回擊,球還是穿過他揮出的球拍,打在背後的鐵網上,發出一陣刺耳聲響。同時也是將至今一直頂著完美撲克臉的曲野,那淡然揮拍的球風確實打斷的聲音。
「……打得漂亮。」
宙見學長驚訝不已地低語。
驅茫然注視著自己右手。
他的手掌微微發麻,並且殘留著擊出最後一球的感覺。
軟式網球在驅的心中,留下這輩子難以抹除的痛苦回憶,但他還是很喜歡這種感覺。就算改換另一種球類競技運動,擊打的球也不一樣,他仍渴望著至今深植於骨髓裡的手感。打過數百、數千下球,在球場烙下的一顆顆球印──同時也在他的體內刻下無數相同的印記,不可能有消除的一天……

「你這傢伙,當真是從軟網轉過來的嗎?」
事後,曲野向驅如此提問。不知他是否對剛才那一球懷恨在心,說起話來毫不客氣,驅卻全然沒放在心上地咧嘴一笑說:
「我的實力還算不錯吧。」
聞言,曲野只是冷哼一聲。

時至四月,驅正式展開高中生活。也不知他與曲野琢磨結下了哪門子的不解之緣,兩人都就讀一年三班。
因為春假訓練的關係,雙方見過好幾次面,讓驅隱約察覺曲野基本上是一位怪胎。每到下課時間,曲野總會閱讀文庫本小說,基本上不說話,也不太與人來往。縱使好像遇到困難──比方說要拿全班的作業去教職員室時,儘管明顯很重,但他仍堅決不向人求助。明明只要稍微向人求救就可以解決問題,但曲野仍貫徹孤高的作風。由於他戴眼鏡,再加上文靜的氣質,乍看有如一名文學少年。瞧他在教室裡的模樣,誰能猜到他會加入網球社?不過當他站上球場,目光卻是炯炯有神,令人大感不可思議。
驅觀察曲野一陣子之後,總覺得他與自己認識的某人有些相似。
那個人名叫尾關浩太,也是昔日與驅參加軟網雙打比賽的搭檔。尾關同樣是態度淡然,個性十分文靜,並且擅長打網球……
午休時間即將結束,在驅把不願想起的回憶甩出腦海之際,突然有人從背後拍了拍他的肩膀。因為目前是依照座號來分配教室座位,所以坐在他後頭的是一個女孩子。記得名字是……
「進藤同學,你跟曲野同學是同個社團吧?」
她的名字……叫做什麼呢?
「嗯,是沒錯啦……」
「啊,你是不是還沒想起我的名字?」
少女用髮夾別起自己剪短的瀏海,讓人能清楚看見她白皙的額頭。總覺得好像在哪見過她……
「我是宙見!明明就坐在你後面!好歹記一下嘛!」
驅被人輕輕賞了一記手刀。
「那個……我們在哪見過嗎?」
「我也是網球社的人啦!」
「好痛!」
驅又挨了一記手刀,這次的力道明顯加重許多。
「抱歉抱歉,我不太擅長記住他人的長相……」
話說回來,參加網球社的練習時,在女子網球社的球場上,好像看過這個高額頭……宙見?
「……妳有哥哥嗎?」
「我哥哥是男子硬網社的社長。」
「啊,果然沒錯。」
這張露出微笑就讓人感到和藹可親的臉龐,確實和宙見學長有些相似。
「你到現在才發現嗎?當初我還想說,你比曲野同學容易親近,到頭來根本是半斤八兩……」
宙見妹嘆了口氣,神情無奈地摘下固定瀏海的髮夾。她似乎是為了讓驅想起自己的身分,才刻意把瀏海別起來。
「……那麼,關於曲野同學的事情。」
「嗯。」
宙見妹整理好自己的瀏海,偷瞄了一眼坐於窗邊、沉浸在小說裡的曲野。
「你跟他是同個社團吧?」
「是啊。」
「你們的關係很差嗎?」
「我跟他嗎?為什麼?」
「也沒什麼,只是很少看見你們聊天。」
「那小子基本上不太愛說話,對誰都是這副德性。」
話雖如此,兩人的確算不上感情融洽。至少驅在參加春假練習遇見曲野時,是把他視為勁敵……真要說來是有點敵視,反觀曲野也不像特別中意驅。
「喔……這樣啊。你們在參加社團活動時,也完全不聊天嗎?」
「算是吧。那小子說話時,絕大部分是隻字片語,跟外星人沒兩樣。」
「哈哈,這個形容戳中了我的笑點……但是呀,就我個人而言,認為你們稍微再多一點交流會比較好。」
「為什麼?」
「咦,你還沒有聽說嗎?」
此時恰好敲響上課鐘聲。宙見妹從座位上起身,伸出兩手食指,將兩個指尖抵在一起。
「我哥說,他考慮讓進藤同學你和曲野同學組成雙打。」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