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教主,你的節操掉了(中)
定  價:NT$240元
優惠價: 9216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什麼!「只剩一間房」這樣狗血的事情竟然會發生在她的身上?對象還是那個一向看她不順眼的左護法?

這個世界真是太古怪了,身為正派的江尤竟然找上她想要合作,合作內容是……寫八卦?

 

墨衣清絕
死宅,貓控,拖延症患者,總有各種千奇百怪的腦洞,萬年鍾情於冷題材。最喜歡的是二十度左右的晴天,因為適合睡下午覺。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番外一  江尤
番外二  濫竽充數的下場
番外三  左護法的苦惱

 

第一章

蘇風覺不慌不忙的抬起手攔住她的去路,目光瞟了瞟那個鼓鼓囊囊的大包裹,脣邊露出一抹別有深意的笑意。
蘇梨袂把那一大包銀子努力的往身後藏了藏,眼見無處可逃了,這才不情願的抬起頭,色厲內荏的說道:「沒想到左護法這麼喜歡多管閒事,連本教主的行蹤都要向左護法彙報嗎?」
「屬下怎敢?」蘇風覺貌似謙遜的微微垂下頭,不慍不火的說道:「屬下只是來取回自己的銀子。」
聽到「銀子」二字,蘇梨袂拽著包裹的手下意識的緊了幾分,如臨大敵的瞪著他。
蘇風覺脣角揚起看似無害的弧度,再度不著痕跡的瞥了眼那個大包裹,似乎想到了什麼一般,面露驚訝。「難不成教主這是打算……捲款潛逃?」
最後四字,他的聲音特意揚了些許,周圍的教眾眼神頓時嗖一下向蘇梨袂投來。
眾人盯著她的目光,令蘇梨袂頓時覺得如坐針氈。一揚頭狠狠瞪了他一眼,不得不硬著頭皮說道:「當然不是!本教主怎麼會做出這種事?」
教主大人一發聲,眾人便放心的將目光收了回去,繼續做自己的事。
蘇風覺卻絲毫沒有被她這聽起來誠意滿滿的話所打動,依然紋絲不動的擋在她面前,蹙起眉似是費解。「那麼教主帶著這麼多東西來找屬下,是打算與屬下私……」
難道教主大人是想和護法大人私奔?
眼見周圍的人紛紛目露精光,一臉八卦的豎起耳朵,等著蘇風覺吐出最後那個字,蘇梨袂被嚇得幾乎魂飛魄散,趕緊踮起腳捂住蘇風覺的嘴,哭喪著臉在他耳邊,咬牙切齒的低聲說道:「別胡說了,我把銀子還給你還不成嗎?」
蘇風覺不慌不忙的拉下蘇梨袂的手,脣角挑起,笑得燦若春花。「早這麼說不就成了嗎?教主不過是打算與屬下私底下分銀子,何必遮遮掩掩呢?」
可惡!蘇梨袂瞬間淚流滿面。
蘇風覺氣定神閒的用十分刻意的慢動作從她手中拿過那個大包裹,慢得讓蘇梨袂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大包銀子從自己手中脫離的每一個片段。
眼睜睜的看著那一大包銀子長著翅膀飛走,蘇梨袂在心裡戳了蘇風覺幾十個洞洞,默默流淚。
蘇風覺卻是對她滿臉的哀怨視而不見,火上澆油的留下輕飄飄的一句話,使得蘇梨袂深覺萬箭穿心後,才把一堆東西交給她,心滿意足的離開──
「教主,其實屬下原本打算將這筆錢上繳教中金庫的,沒想到教主如此體恤手下,親自將銀子送來,屬下只好勉為其難的收下了。」
「蘇風覺,你這個混蛋!」越是回想蘇風覺之前那席話,蘇梨袂越是覺得怒火萬丈,一聲怒喝響徹雲霄。
院子周圍的教眾對視一眼,默契的三三兩兩聚攏來,滿臉曖昧的看著孤伶伶站在院中的蘇梨袂,發揮自己充分的想像力猜測道──
「教主為什麼這麼說左護法?難不成左護法對她做了什麼事?」
「啊!我想到了,一定是左護法和教主一夜風流,敲詐了教主一大筆錢後又拋棄了教主,所以教主才這般。」
「原來如此……」不知何時叼著草躺在屋頂的殷九九將一切議論盡數收入耳中,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喃喃出聲:「難道是左護法愛慕邪王,看到《江湖八卦》裡把邪王和教主扯在一起,心生醋意,才故意報復教主?唔……這就是教主所說的『三角戀』?」

渾然不知自己在這短短的時間成了「左護法與邪王淒美動人曠世戀情」的那個砲灰女,蘇梨袂正在為自己的傾家蕩產之怒瘋狂尋找發洩對象,這對象除了蘇風覺,自然無人可以勝任。
蘇梨袂紮了一個歪歪扭扭的小人,在背後貼紙寫上「蘇風覺」三字,目露凶光的用竹籤拚命戳。眼見那張寫著「蘇風覺」三字的紙被戳得破破爛爛,才神清氣爽的舒了口氣,把注意力轉向蘇風覺先前給她的東西上。
這些東西是一堆小紙條,蘇梨袂狐疑的一張張打開,表情瞬間變得古怪起來。
酒肉和尚大人,我改變主意了,邪王殿下好深情,你就接受他吧!
和尚、和尚,支持你和邪王大人!
在一起、在一起……
這是什麼情況?蘇梨袂拿著紙條的手開始顫抖。
寫八卦者必遭八卦,這就是傳說中的晚節不保?
正在蘇梨袂深深體會到被八卦的痛苦之時,殷九九歡快的聲音傳入她的耳中──
「教主!」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蘇梨袂一愣,抬頭便見殷九九一臉興奮的跑了進來,手中還拿著幾張寫滿字跡的紙。
「教主,妳看!」
這又是什麼?想起先前那些讓她滿頭黑線的讀者來信,蘇梨袂心有餘悸,猶豫了一下才伸手接過。
目光觸及上面的字,頓時冷汗涔涔。這這這……這不是她的《白花仙子帶球跑》嗎?
+「你就是小歌兒心心念念的盟主王子軒轅景嗎?」蘇寫眉輕佻的挑起軒轅景的下頷,望著他冰冷倔強的臉,殷紅的脣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軒轅景臉上隱隱露出薄怒,用厭惡的語氣冷冷道:「把晚歌還給我,不要用你那骯髒的手觸碰那麼美好的晚歌。」
「呵……」聽到他極其無禮的話,蘇寫眉不怒反笑,桃花眼中卻一閃而過嗜血的光芒。「想要救出她?那就看你用什麼和我交換了。」
軒轅景警惕的看著眼前這個身著花衣,有著一張嬌媚妖孽臉的男人。「你想要什麼?」
蘇寫眉溫柔的撫上他僵硬的胸口,曖昧的輕笑。「不如,用你的身體來換吧?」
「堂堂男兒,竟有如此想法,真是豈有此理!」軒轅景的臉紅一陣、白一陣,被氣得渾身顫抖,指著他的鼻子怒道:「你這個不男不女的傢伙,休想!」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敢這麼對我說話。」蘇寫眉的聲音宛若情人間的耳語,眼中卻閃過一絲陰暗。
軒轅景不由自主的被他冰冷如毒蛇的眼神嚇得後退了一步,卻依然倔強的揚起臉。「把我的晚歌還給我。」
蘇寫眉目露驚訝,忽然呵呵笑出聲,妖媚的臉上露出了志在必得的神情。「有趣,真是有趣!我對你真是越來越感興趣了。」
「你……」軒轅景勃然大怒,正欲開口,忽覺渾身一陣說不出的燥熱。他痛苦難耐的動了動,驚慌失措的問道:「你……你給我下了什麼?」
「不過是一點點合歡散罷了。」蘇寫眉目露詭異,然後餓虎撲食一般向他撲去……+
一目十行的看完那一行行十分熟悉的文字,又想起這些天雷滾滾的文字被殷九九看了一遍又一遍,還畫成漫畫,蘇梨袂心裡生出小小的尷尬,卻不想耳邊殷九九仍然不依不饒的問道──
「教主,接下來的那些內容我不怎麼看得懂呢!該怎麼畫呢?」
接下來的內容……蘇梨袂默默擦了把汗,絞盡腦汁努力思索著如何拐彎抹角才能不汙染一朵如此純白正直的花朵;然而,下一刻,殷九九煩惱不已的嘀咕聲令她腳下一滑──
「這些動作描述和我看過的春宮圖好像不太一樣啊!該按著哪一個畫呢?」
這個世界究竟怎麼了?蘇梨袂覺得異常驚悚,用複雜難言的眼神注視著殷九九。
殷九九渾然不覺,依然頂著那張天真可愛的小臉,認真嚴肅的說出與她的氣質完全不搭調的話語:「唔……那麼姿勢要畫○○式還是○○○○式,又或者○○○式呢?其實個人比較喜歡○○式。咦!教主,妳說呢?」殷九九眨巴著烏溜溜的大眼睛,期待的望著蘇梨袂。
連A片都沒看過,H戲都沒怎麼寫過的純情少女蘇梨袂淚眼朦朧的回望著她,遊魂一般提出建議:「還是跳過那一段吧!」
「那怎麼行?」殷九九氣呼呼的一拍桌子,霸氣的喝道:「這些片段可是這篇文最精采的地方。」
妳的言下之意,就是這篇文只有H戲能看了對吧?
蘇梨袂憂傷的摀著胸口,彷彿聽到心又碎了一地。對上殷九九灼灼發亮的眼睛,她弱弱的說道:「那麼,就按著妳說的畫吧!」
「那怎麼行?」殷九九不贊同的鼓起包子臉,不客氣的指控道:「妳太沒有責任感了,怎麼能這麼隨意呢?」
被她的氣勢完全壓制住了,蘇梨袂鬱卒的問道:「那妳說怎麼辦?」
「去找點春宮圖來觀摩。」殷九九毫不猶豫的提出了一個驚世駭俗的建議。
「什麼?我才不去!」蘇梨袂被她的話嚇得冷汗連連,果斷的反對道。
殷九九眨巴著水汪汪的眼睛,可憐兮兮的看著她,沒想到蘇梨袂壓根兒不吃這一套。一看到這表情就想起某朵小白花,進而想到那些被坑掉的銀子。她頓時眼神一凜,用見到仇人一般的眼神惡狠狠的瞪著殷九九。
敏銳的察覺到似乎不小心起到相反效果,殷九九趕緊收回小白花一般的表情,托著腮,不甘心的苦思冥想了半天,終於靈光一閃。「教主,如果妳去找春宮圖看了,把這些片段改一改,我就幫妳從左護法那兒把銀子要回來。」
什麼!把銀子要回來?原本無精打采的蘇梨袂聽到這句話,頓時猶如打了興奮劑一般。「好!妳說的。」
「嗯!蘇爾長老那裡……」殷九九的話尚未說完,就見蘇梨袂風一般的跑了出去。她慢慢縮回沒來得及阻止的手,歪了歪腦袋,不確定的喃喃:「教主應該不會去什麼奇怪的的方找……吧?」

「書房、書房、書房……」一出自己的屋子,蘇梨袂就不停的喃喃念著。
急匆匆的朝著某個未知的方向走了幾步,她忽然停步,目露迷茫。書房在哪兒?
之所以出現這種疑問,是因為原文幾乎沒有出現過「書房」這個有深度的字眼。
雲晚歌在魔教的生活,說來說去,不外乎就那些內容──以淚洗面;拿著定情信物思念舊情人,被蘇寫眉發現後,被吼得像朵風中凌亂的小白花;被蘇寫眉調戲加調教,虐身加虐心;被前身下毒放蛇,目光掃射……總之,真真是豐富多彩。
而「書房」這麼沒有情調的詞,怎麼會在他們的美好生活中留下些微痕跡?
雖說「紅袖添香」是個好詞,可是對於邪魅狷狂,前半生用來天下無敵,後半生用來伏小作低的右護法來說,識字看書什麼的壓根兒不在他的人生字典裡。他波瀾壯闊的一生中,充斥的除了女人,還是女人,只不過前半生是他嗶很多女人一次,後半生是他嗶一個女人很多次。
咳咳……扯遠了,總之,找不到目標的蘇梨袂只好站在那裡,一臉苦大仇深的掃視著周圍的教眾,準備逮一個倒楣的傢伙領路。
不知是不是她的眼神太過詭異,她目光所及之處,那些教眾紛紛臉一白,不動聲色的加快腳步,匆匆忙忙的打算消失在她的視線之中,只有著隱隱約約的議論聲隨著風飄進她的耳中──
「好可怕!教主為什麼這麼看著我?總覺得心裡毛毛的。」
「難道、難道是因為左護法為了邪王而報復她,所以她也想找個人來洩火?」
「啊!好可怕。」
「是啊!我們還是趕快走吧!小心教主採陽補陰。」
什麼叫為了邪王報復她?蘇梨袂瞇了瞇眸,總覺得自己錯過了什麼。她驀地一回頭,指著那群人,中氣十足的喝道:「站住!」
那群人被這個陰森的聲音嚇得心中一震,趕緊來了個急煞車,對著她的方向抖著嗓子說道:「教教教……教主……」
「你們剛才說什麼?」蘇梨袂慢吞吞的走到他們面前,抱著手臂,懷疑的問道。
沒想到恰好被教主聽入耳中,想到教主那些奇奇怪怪的藥,眾人臉色一白,趕緊搖頭。
「不說是吧?」蘇梨袂危險的瞇起眼睛,手慢慢向腰間的軟鞭探去。睡醒的小蛇也從她的肩上探出腦袋,配合的吐了吐蛇芯子。
眾人不約而同的抖了抖,依然表現出大無畏的精神,堅決不說。
「那我就親自問左護法好了。」蘇梨袂負氣的哼了聲,指著他們身後那個紅色的人影,怒道。
「別……」
眾人驚呼出聲,徒勞的伸出手意圖攔住氣勢洶洶的蘇梨袂,卻被她輕易閃開。一行人在蕭瑟的風中無望的伸著手,眼睜睜的看著蘇梨袂一副找人算帳的模樣,十分霸氣的向蘇風覺走去。
「要是教主知道了護法因愛著邪王而報復她的真相,因此傷害邪王,而左護法又心疼邪王所以怪罪我們,怎麼辦?」
半晌,一個猶在顫抖的聲音怯生生響起。
「快逃啊!」
「救命!」
不過一眨眼的時間,這群人就從原地散逃得無影無蹤了。

「蘇風覺,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
面對蘇梨袂怒氣沖沖的質疑,蘇風覺略帶不解,面上卻依舊平靜無波,只是揚了揚眉表示疑問。
「你是不是認識邪王?」
邪王?聽到這個詞,蘇風覺瞇了瞇眸,似是隨意的淡淡問道:「妳很在意他?」
在在……在意?蘇梨袂聽到這個詞,一瞬間想起那篇八卦,被雷得外焦裡嫩;然而轉念一想,她又改變了想法。
好像……是挺在意的,他可是她寫的那麼多八卦出現率最高的男主,某種程度上算是她的搖錢樹呢!
銀子和節操,哪一個重要?當然是銀子!這是不言而喻的。
她的臉色變幻不定,看在蘇風覺眼中卻是默認。他的臉色不由微微一沉,見蘇梨袂還在沉思中,轉移話題道:「教主這是打算去哪兒?」
被他這麼一打岔,蘇梨袂輕而易舉的把向蘇風覺質問的事忘得一乾二淨,抓住他的衣袖,問道:「帶我去書房。」
「書房?」蘇風覺不著痕跡的用眼角餘光瞥了瞥被拽住的衣袖,目露訝異。「教主怎麼會想到去書房?」
去書房的原因……咳咳!蘇梨袂臉不由一紅,不耐煩的擺擺手。「你只要帶我去就行了,何必問這麼多?」
蘇風覺狐疑的瞟了她一眼,依言帶著她向書房走去。
一路上,見到二人前進方向的教眾紛紛向蘇梨袂投來不敢置信的眼神。
雖說前身擅毒,但除了去藥房,她基本上沒有出過她那間陰沉沉的屋子,所有的醫書都裝在屋裡,藥材更是在藥房裡堆得滿滿的。
總之,看到教主向書房走去,最重要的還是和天生磁場不合的左護法和諧的在一起,真是一件難得一見,甚至可以說是極度不可思議的事。
兩人對周圍或明或暗的目光統統視若無睹,先後進了書房。
一進書房,蘇梨袂就迫不及待的左鑽右鑽,目標明確的向心心念念的春宮圖衝去。
蘇風覺一怔,隨手拿了本書翻開,不知為什麼,卻始終看不進去,目光一直若有若無的在蘇梨袂消失的位置徘徊,卻久久不見她出來。
他蹙了蹙眉。難道是迷路了?
且不談在這個並不大的書房裡如何迷路,蘇風覺找了一個讓自己心安理得的理由後,就理所當然的向蘇梨袂離去的方向走去。
此時,蘇梨袂正陷入努力搜索春宮圖,卻沒有看到絲毫影子的困境之中。
儘管看得眼睛都花了,但一想到那大包的銀子,她就來了動力。縱然如此,還是遍尋不得,因而她一見到蘇風覺的身影,就熱情無比的撲上來。「你知道春宮圖在哪兒嗎?」
「在……」蘇風覺被她熱情的動作震得渾身一僵,下意識的回答,待到話中的信息過腦之後才反應過來,不可思議看向她。「妳剛才問我什麼?」
「春宮圖啊!」蘇梨袂一想到銀子,也顧不上顏面了,不耐煩的重複。
蘇風覺確認自己沒有聽錯後,臉上飛快的掠過一絲不自然,欲言又止的問道:「妳要那種東西幹什麼?」
見他久久不答,蘇梨袂放棄了從他這裡得到答案的想法,自顧自的翻找起來,只心不在焉的拋出兩個字:「邪王。」
「春宮圖?邪王?」蘇風覺不由自主的在腦中把這兩個關鍵詞聯繫在一起,臉色一變,冷冷的問道。
「沒錯,快幫我找找。」蘇梨袂頭也不抬。
蘇風覺只覺心中升起一陣莫名的煩悶,冷冷的剜了蘇梨袂一眼,留下一句:「那種東西,妳還是自己找吧!」就攜著滿身冷意拂袖而去。
「莫名其妙!」蘇梨袂抬起頭,對著他離去的方向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繼續埋頭苦幹。

「看來,我的猜測果然是真的。」
與此同時,殷九九懶洋洋的躺在屋頂,愜意的沐浴在暖暖的陽光之下,一邊嚼著一個大大的蘋果,一邊若有所思的嘟嘟嚷嚷道:「護法聽說教主要找春宮圖畫邪王,以為教主看過邪王的身體,邪王竟然讓他之外的人看到身體,所以吃醋了。啊嗚!蘋果真好吃……又因為對方是教主,不能做出什麼舉動來發洩不滿,為自己的無能無力而自怨自艾不已,所以才憤而離去。」
自以為合情合理的分析完畢,殷九九把啃得乾乾淨淨的蘋果核隨手一丟,就身輕如燕的從屋簷之上一躍而下,急著把這則八卦分享給其他人。

她離開不久,終於找到春宮圖的蘇梨袂頭暈眼花的走出書房,卻不知道踩著了什麼,腳下一滑,不小心摔了一跤。
怏怏的從地上爬起來,蘇梨袂瞪著凶狠的眼睛,四處搜索害她摔倒的元凶。當她看到罪魁禍首時,不由鬱卒的皺起眉,恨恨的一腳踢開,不滿的嘀咕道:「不知道是哪個混蛋扔的蘋果核,真是倒楣的一天。」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