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勇者,或被稱為怪物的少女(上)
  • 勇者,或被稱為怪物的少女(上)

  • 系列名:東販輕小說
  • ISBN13:9789864758074
  • 出版社:臺灣東販
  • 作者:七澤またり
  • 譯者:ASATO
  • 裝訂/頁數:平裝/480頁
  • 規格:18.8cm*12.8cm*2.8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8/10/29
  • 中國圖書分類:印度文學
定  價:NT$380元
優惠價: 9342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本書特色:
●小說投稿網站「成為小說家吧」上位作品
●臺灣讀者熱情推薦,日本AMAZON 4.5顆星高評價傑作

內容簡介:
曾經有位少女,
她被稱為「勇者」,受到世人讚頌。
又被叫作「怪物」,
人們避之唯恐不及。

直到消滅所有魔物前,
少女都不會停下腳步。
殺、殺、殺、無盡的殺戮――
那就是,勇者的宿命。

就算失去過去、
得到了新的夥伴,
少女的雙眼
依舊持續追逐著魔物。

理由只有一個。

「因為,
我是勇者。」


七沢またり
日本大型小說投稿網站「小説家になろう」人氣作家。
愛喝咖啡,但也喜歡茶。

第1章
無名的勇者……4
The Hero Without A Name

第2章
魔物們的輓歌……116
Monsters’ Elegy

第3章
在黑暗中蠢動……206
Wiggling In The Dark

第4章
死者與生者的舞會……295
The Waltz Of The Dead And The Livings

第5章
幻夢終點的兩頭怪物……405
The Monsters At The End Of The Dreamland

The Maiden Called Hero or Monster
第1章 無名的勇者

1

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某個和平的地方住著一位少女。
然而有一天,世界突然陷入黑暗,出現了一群嗜血、飢餓、又醜陋的魔物。
世界陷入巨大的混亂,弱小的人們只能向女神大人祈禱,尋求救贖。
然後,當人們的悲嘆到達頂點後,人們的祈禱終於傳到了天上,引發了奇蹟。女神大人降臨了。
女人大人賜予了一位少女某個東西。那就是可以拯救眾人的“勇者”之力。
於是被選上的少女獨自踏上旅程,殺死了數不清的魔物。
殺呀殺呀殺的,最後少女總算打敗了可怕的魔王。
世界取回了光明,也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這是什麼?小孩子的作文嗎?」
少女望著手上的薄紙,誠實說出腦中浮現的疑問。
「你不是說想多了解英雄是什麼嗎。所以我才寫給你看啊。」
「……這張圖難道是媽媽你畫的嗎?“只有這張圖”你畫得倒是挺用心的。」
「對呀。以外行人來說畫得挺不錯的吧。這可是我熬夜努力的成果喔。」
女人一臉得意地哼了口氣。少女於是又看了一眼手上的紙。
紙上畫著一名表情剽悍的女劍士與魔王戰鬥的場景。雖然這幅畫本身還不算不堪入目,但最重要的故事本身卻只寫了十幾行就沒了。很明顯完全搞錯了努力的方向。
確實,自己的確說過想聽英雄的故事。可是,這也太寒酸了吧。這種文章自己花了三分鐘也寫得出來。
從這張薄薄的紙上唯一看得出來的,只有被選為勇者的少女打倒了魔王這件事而已。
「……噯,關於最重要的英雄部分,完全沒有提到半個字欸。我不記得自己有拜託你告訴我這種童話故事喔。」
「但這可是真人真事喔。你看,畫面很有臨場感吧。雖然其中一個部分稍微誇大了點。你知道是哪裡嗎?」
「我一點都不想知道。話說這種三秒鐘就能讀完的故事,根本沒什麼好潤色的吧。」
「我只是把多餘的部分大膽削減掉而已喔。畢竟紙張也不便宜。不覺得這是很經濟的做法嗎?」
女人用手指戳戳少女的額頭,臉上露出惡作劇似的笑容。
感覺自己又像平常一樣被捉弄了的少女,一把揉爛手中的紙,用力扔到地上。儘管那是自己的義母嘔心瀝血的大作,她仍絲毫沒有罪惡感。
女劍士扭曲的表情,看上去彷彿夾雜著幾許痛苦,不過大概是錯覺吧。畢竟自己的視力本來就不好。而且義母的腦袋和性格和口德都很差勁。個性本來就很扭曲。
「謝謝你特地為我畫了這張圖。媽媽的心意我確實感受到了。如果沒有其他事的畫,就請你快點出去吧。你妨礙到我唸書了。」
「有感受到我的心意就好。改天有空我再做新的給你吧。那我還有事要忙,先離開囉。你也記得偶爾出門走走。」
「是是是,不用你操心。」
少女揮揮手催她快點出去,但女人卻遲遲不肯離開。
「還有,記得把窗簾打開。要是像某人一樣,被大家叫草霉女的話我可不管喔。」
「煩死人了,快點出去啦!」
「那你就好好用功吧,卡妲莉娜“妹妹”。」
丟下這句話後,女人一邊哼著歌一邊離開房間。
少女反射性地扔出紙球,卻被她先一步用門板擋住。
少女深呼吸,調整精神狀態。雖然很不想對她言聽計從,但少女還是乖乖打開窗簾,讓陽光照進房間。刺眼的陽光著實令人不愉快。
唸書的精力一瞬間萎靡了。每次跟那女人說話,心緒就會被打亂。那張得意洋洋的臉真的很可恨。儘管少女總想著有一天一定要在那張臉上狠狠揍一拳,卻老是找不到機會。
少女側目瞪著掉在地板上的紙球。天人交戰了一會兒後,她還是嘆了口氣撿起紙球。雖然內容不怎麼樣,但畢竟是特地為了自己寫的。總覺得丟掉的話未免有點無情。
「…………哼。」
她把被揉得皺巴巴的紙仔細撫平後,塞進抽屜深處。

2

「喂,你幹什麼啦!」
看到自己的得意作品被揉爛,還被扔到自己臉上,少女不禁面紅耳赤地放聲怒號。
不過說是得意作品,其實也只是哼著歌花三分鐘就完成的東西。
「不好意思,剛剛一不小心手滑了。那麼,既然事情辦完的話,就請回吧。」
「根本完全沒有辦完啊!我可是按規定確實提交“申請書”了,還不快把許可證――」
坐在櫃台內的女性伸手打斷激動的少女,用平坦的語調說道。
「本窗口是專為通過公會職業認證的人設置的。不歡迎你這種鄉下來的臭小鬼。像你這種傢伙進入迷宮的話,大概不用三分鐘就死了吧?喏,把眼淚擦一擦,快點回家去吧。噓、噓。」
女人一邊嗤笑,一邊像趕蒼蠅似地揮手。
受到這種嘲弄,少女的臉紅得像顆熟透的番茄。黑色的短髮氣得顫抖,幾乎倒豎起來。
「你、你這臭女人,少看不起人了!小心我揍爛你的眼鏡!」
「――就是因為像你這種聽不懂人話的蠢蛋太多了,我們才提供公會的介紹服務喔。就在“隔壁”的窗口。我們會看申請者的經歷和適性,介紹對方去適合的公會。給我好好感謝滿懷慈愛的星神大人吧。」
少女轉頭望向隔壁窗口,只見窗口前排著長到嚇死人隊伍。有以農具代替武器的消瘦男人、扛著大劍的肌肉男、穿著高檔裝備的男女,甚至是一臉嚴肅的僧侶等各式各樣的人。他們全都只為了領取公會的介紹狀而在此排隊。
其實少女並不是沒有看見這條長龍,只是覺得排隊太麻煩,才一直線走向這個空的窗口。
「反正你也閒閒沒事做吧。就幫我隨便寫一封介紹信嘛。」
「說的也是。如果你誠心拜託我的話,也是可以喔。只要你肯好好低下頭,說幾句能讓我忍不住想讚美你的好話。那樣的話,我就考慮看看。」
這個陰險毒辣的四眼老太婆。少女在心中暗自咒罵。嘛,雖然她其實還不至於算老太婆,但個性確實跟爛掉的番茄一樣。
總覺得愈想愈氣,忍不住想把被揉爛的申請書砸回她臉上,但少女還是努力克制自己。要是因為一時衝動而進不了地下迷宮就糟了。
――因為,自己一毛錢都沒有。
「……拜、拜託你。」
「我聽不到耶。」
「拜、拜託你大、大發慈悲。請、請你替我寫、寫公公公、公會的介紹信。」
「唔―嗯,真拿你沒辦法。你都用那種搞笑的表情拜託我了,我也很難拒絕你呢。光是回想你那張臉,今天一整天都不會無聊了,我就替你寫封信當作消遣吧。喏,還不快把你那張跟垃圾差不多的申請書拿來。」
忍耐、忍耐。少女努力保持冷靜,控制想跳上去揍人的衝動,仔細把被揉成團的申請紙攤平,交給那女人。
「我看看啊。您的經歷是……『當上勇者,成功殺死魔王為世界取回和平』啊,真了不起呢。然後,因為喪失了記憶所以沒有名字,但是不想當無名氏所以叫勇者就行了。嗯嗯嗯,原來如此。」
「就是這樣。很完美吧?」
「就是說啊,居然失去了記憶,真可憐呢。我發自內心深感同情喔,對你的智商。」
「謝謝。」
「不用道謝,我只是在消遣你而已。那,我就替你寫封戰士公會的介紹信吧,妄想症嚴重的自稱勇者大人。」
承辦的女人對少女投以鄙視的眼神,在文件上蓋了個章。
「戰士公會?」
「反正你也不會使用魔法吧,連判斷適性也是浪費時間。戰士公會的成員從高手到垃圾都有,是個龍蛇雜處的地方,再適合你不過了。嘛,雖然大部分都是垃圾。……喏,寫好囉。」
女人把隨便填好的申請紙塞入信封後,扔回少女――勇者的臉上。然後再次揮了揮手,趕她離去。
「混、混蛋,你給我記住!」
勇者用惡黨常說的台詞回敬。這種有如喪家犬般的屈辱感令她有種心如刀絞的感覺。原來如此,以前被自己打倒的渣渣們就是這種心情啊。她稍微有了實感。
「來,下一位。」
不知什麼時候,勇者的後面多了一個等著申請的男人。大概是已經取得職業認定的傢伙吧。他一臉不耐煩地推開勇者。
「受不了,總算搞定了嗎。還不快滾開,少擋路!」
「痛、痛耶!」
雖然火大得很想罵髒話,但因為肚子實在太餓,勇者決定先忍下怒氣。再繼續消耗體力和精力的話,感覺自己可能會當場倒下。
累死了累死了。勇者一邊暗自嘆氣,一邊走出教會。
走出大門時,她不忘順手拿一張放在入口的傳單。無論什麼時候,蒐集情報都是最重要的。但儘管她努力運轉停滯的腦袋瞄了一遍,卻仍無法理解上面寫了什麼。
「……我看看,這拉拉雜雜的也太多廢話了吧。拜託寫得更簡單明瞭點好不好啊。」
勇者無奈地一個字一個字讀起印了密密麻麻小字的傳單。真的非常難看。好不容易忍住把它一把撕爛的衝動看完後,她大概理解了。
――傳單的內容大意如下。
? 要取得探索地下迷宮的許可,就必須加入亞特城的『公會』。
? 公會有戰士和魔法師等多個種類。由教會判斷申請者的適性,但如希望加入指定公會可於申請時提出。
? 只要實力獲得公會長的認可,即可被授予『職業認定書』。
? 拿到『職業認定書』,從教會取得『探索許可證』後,即可自由探索地下迷宮。
? 在迷宮內獵捕魔物,獲得特定部位後,可拿回教會換取現金。獵捕得愈多就能拿到愈多錢。
? 要尋找住宿處時請前往『極樂亭』。那裡有美味的食物和高級的美酒在等著諸位。只要在敝店投宿,保證探索一帆風順!
「話說,最後這條根本是自家宣傳嘛。而且極樂亭這名字,感覺住了就會去極樂世界,也太不吉利了吧。」
總而言之先把這些情報記入腦袋後,勇者邁步朝目的地出發。由於傳單上還印了地圖,所以大概知道要怎麼走。於是她用木棒代替拐杖,拖著沉重的腳步前進。
勇者現在身上的打扮,一點也不符合『勇者』的名號。只有一件寒酸的布質粗衣,以及路上隨便撿來的木棒。恐怕連農夫的裝備都還比她齊全。至少他們還有鐵製的農具。
而且她還身無分文。沒有錢就不能買食物。但她又想不到戰鬥以外的賺錢方法。話雖如此,要是打劫人類的話就跟魔物一樣了。於是幾經煩惱,蒐集了各種情報後,勇者決定進入地下迷宮。只要殺死魔物就能換錢,也能填飽肚子,世界也能恢復和平。可說是一石三鳥。
就在勇者幹勁滿滿、屠戮魔物的殺意高漲之際,一個聲音突然叫住她。
「那、那個。」
「啊啊,好懶。真麻煩。連呼吸都好麻煩。」
「不、不好意思,可以打擾一下嗎?」
一位身材高挑的年輕女性從旁傳來。但勇者完全不理會,繼續往前走。她現在連搭理別人都嫌浪費力氣。
「是幻覺嗎,居然餓到開始幻聽了呢。該不會,是死神來接我了吧。早知道要死,我就到極樂亭去了。極樂世界也就罷了,但地獄就有點那個了啊。一想到死後還得在地獄屠殺魔物,心裡就不禁有點憂鬱。」
勇者無視一旁支支吾吾對自己搭話的女性,自顧自地往前走。有煩惱腦的時候大步向前就對了。
就在她重新堅定決心,將來也要貫徹這個原則時,對方突然繞到自己面前。
「不好意思!那個、如果方便的話,可以請你跟我一起去公會嗎?」
「……為啥?話說回來,你是誰啊?」
勇者上下打量眼前的年輕女人。雖然看起來像個好人,在骨子裡其實――這樣的例子其實多不勝數。儘管有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抱著懷疑的態度絕對不會錯。
「那個,我剛才看見你在教會申請推薦信。然後,我接下來也準備去公會遞交入會申請,所以就想你不介意的話,要不要一起過去。因為一個人去總覺得有點不安。啊、我也拿到戰士公會的推薦信了。」
女人露出令人傻眼的明朗笑容。那笑容完全感覺不出有詐。看來這女人就跟外表看上去一樣是個好人。
只要憑一個人身上的氣味,勇者就能大概嗅出對方的本性。尤其那些嗜血墮落的傢伙聞起來特別臭。臭得令人難以忍受,讓人忍不住想一劍劈開對方的天靈蓋,切掉臭味的源頭。
「為什麼你認為我是要去戰士公會?因為你覺得我是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傢伙?嘛,雖然我的確動手比動腦快就是了。」
「不、不是這樣的!因為我剛才無意中聽見你申請到戰士公會。而且雖說是戰士,其實也有很多種武器和戰鬥派別喔!」
「不,所以說,我是勇者――」
「嗯嗯,這點我很了解喔。因為任誰都很憧憬『勇者』啊。保持這份志氣和崇高的目標,砥礪鍛鍊自己是很重要的。原來你也懂得這個道理呢!真是太棒了!」
這名高挑年輕的女人,用力握緊拳頭主張道。看來似乎完全沒把勇者的話聽進耳裡。
看樣子這女孩屬於那種說起話來很累人的類型。這種類型的人,不只是體力,連精神力都磨耗得很快。不過被磨耗的不是本人,而是跟她扯上關係的人。
勇者又重新看了看那女人的容貌。她比勇者高了一個頭,身高跟成年男性差不多,身上穿著一具作工精緻的厚重銀甲。此外腰間還掛著一面印有家徽的盾牌和長劍。以戰士而言的確是很理想的身形。
同時她還有著一頭金髮,綁成馬尾垂在腦後。眼中燃燒著理想,發出耀眼的光輝。
「……嘛,也罷。有人帶路的話我也可以省下不少工夫。畢竟這座城鎮實在太大了,根本記不住方向。幹嘛造得這麼大啊,真是。」
這是一座座落在被河川包夾的平原上,有高聳城牆守護的城市。由於人流相當活絡,光從城外就能窺見城內的繁榮風貌。這大概就是世界脫胎換骨,進入和平之世的證明吧。雖然發生洪災的話大概會損失慘重,但這座城市的熱鬧氣氛足以使人們忘記這個風險。
順帶一提,勇者是在某位奇妙少女的指引下,才來到這座城市的。雖然以後應該不會再見面了,但她對食物的驚人執念,勇者大概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對呀,因為這座亞特城正是圍繞著地下迷宮建造起來的嘛!同時也是抵擋來自地下的魔物的防衛線喔。只要到迷宮廣場去,就能看見大結界呢。――不過,這些事情就算不用我說明你應該也早就知道了吧。」
那女人說明完,啊哈哈地笑了起來。不過,對於不太了解當地情況的勇者而言,這些情報反而勾起了她的興趣。
地下迷宮的盡頭到底有什麼在等著呢。話說回來,當初究竟為何要封鎖這個迷宮呢。既然知道魔物的來源,處理的方法應該要多少有多少才對吧。
想著想著,勇者的肚子發出響亮的哀號。看來她已經連思考的力氣都用完了。
「在去公會之前,要不要先簡單吃點什麼?」
「……雖然很想說好,可是、我沒錢啊。」
「如果不是太貴的話,我身上還有一點盤纏,不如我們一起吃吧!」
那女人帶著耀眼的笑容,笑瞇瞇地說道。那模樣簡直就像救苦救難的女神。
「我說你真是……呃――,一個好人呢。」
勇者本來想說“少根筋的傢伙”,但中途急忙改口。因為對方看起來不像聽得懂玩笑的傢伙,況且既然她要請客的話,那自然再好不過。
「只是報答你願意陪我的回禮而已!啊,還沒自我介紹呢。我的名字是瑪塔莉‧亞特。還請你多多關照!」
她用力低下頭。垂在腦後的金髮就像真的馬尾一樣來回搖晃。
雖然心中沒有一丁點關照她的意思,但勇者突然想到這座城市的名字也叫“亞特”,忍不住反問。
「……亞特?這座城市的名字也是亞特吧。跟你的家族有什麼關係嗎?」
「……是。其實我也是亞特一族的成員。不過,現在已經被斷絕關係,趕出家門了。而且,現在亞特的姓氏也只剩門面,只是過去榮耀的遺物罷了。」
瑪塔莉用陰暗的神情說道。一下子宛如變了個人似的,渾身被陰暗的氣氛包圍。但勇者完全沒聽過什麼亞特一族,也沒半點興趣。
「哼―嗯,聽起來你也不好過呢。嘛,你要垂頭喪氣是無所謂啦,但你這樣我的心情也會被影響,能不能晚點再消沉啊?」
看起來真礙眼。最後這句她沒說出來。因為她要是改變心意不請自己吃飯就傷腦筋了。
況且,一個人垂頭喪氣時,感覺運氣也會變得不好。似乎特別容易惹來不好的東西。
沒錯,例如撿到被詛咒的裝備或壞掉的麵包之類的。又或者開寶箱的時候發生爆炸;或是掉到陷阱時發現下面裝了好幾根銳利的刺。那可是非常恐怖的體驗。
「對、對不起。說的也是,現在不是說喪氣話的時候。來,一起打起精神吧!」
瑪塔莉害羞一笑,搔搔腦袋。那種表情跟自己一點都不搭呢,勇者忽地心想。
「那能麻煩你帶路嗎?我會跟在你後面。」
「當然!那就出發吧。邁出通往榮耀的第一步!」
瑪塔莉又恢復精神。相較之下,勇者卻愈來愈彎腰駝背。跟這個樂觀開朗的小姑娘相處,彷彿連最後的氣力都被她吸走了。她用木棒努力支撐自己不倒下去,用力撐住雙腳。
「說起來我差點忘了一件重要的事!可以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嗎?」
瑪塔莉雙手一拍,把那張湊了上來。
勇者陷入思索,因為她想不起自己的名字。要隨便掰一個假名嗎?反正自己也不打算跟她長久相處。不過她隨即改變了想法。因為只有那個名字最適合自己。
「……勇者。我的名字叫勇者喔。我因為失憶忘了以前的事。所以,你想怎麼叫我就怎麼叫吧。」
「原、原來你失憶了嗎。可是沒有名字的話,不會不方便嗎?」
瑪塔莉不禁疑惑地問。但勇者輕輕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繼續往前走。
「反正以後自然會想起來的啦,所以名字什麼的不重要。喏,快點走吧。我肚子餓到快死掉了。」
「請等一等!勇、勇者小姐?這個名字真的沒關係嗎?要不要再想一個更可愛的名字呢!」
「本人都說沒關係了,這樣不就好了嗎。在我恢復記憶前暫時忍耐吧。再說,名字這種東西只要能用來分辨誰是誰就行了啦。」
「是、是這樣子嗎。」
看到瑪塔莉一臉難以接受的樣子,勇者用冷淡的語氣告訴她。
「――這世界,就是這樣喔。」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