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2
扶搖皇后(一)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9252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紅塵亂,我擋;地獄開,我去;四海怒,我渡;蒼生阻,我覆。

‧楊冪x阮經天,流量大爆炸電視劇《扶搖》原著小說!
‧天下歸元長篇大女主經典《扶搖皇后》,增加豪華番外篇全新版,重磅重出!
‧討論度大洗版!流量女王楊冪與金馬影帝阮經天主演,創下最速點閱率破二十億傳說!


【人物與地理介紹】
▌五洲:青、夷、衡、明、狄。
▌七國:天煞、無極、扶風、穹蒼、太淵、璿璣、軒轅。天煞好戰、無極重才、太淵尚武、璇璣重智、扶風重德、軒轅精擅上古奇術,穹蒼通天。
 ✦天煞:皇帝戰南成,弟烈王戰北野,恆王戰北恆。
 ✦無極:太子長孫無極,皇后元清旖。
 ✦扶風:無皇族,三大部族為發羌、燒當、塔爾,發羌族長之女名雅蘭珠。
 ✦穹蒼:長青神殿中人能知天命。
 ✦太淵:太子齊遠京,皇三子齊尋意。
 ✦璿璣:國主鳳旋,皇十四女「佛蓮」公主鳳淨梵。是唯一一個男女皆可繼位的國家。
 ✦軒轅:皇帝軒轅旻,攝政王軒轅晟。
▌十強者:天機、聖靈、雷動、玉衡、大風、雲魂、月魄、霧隱、星輝、煙殺。


【內容介紹】
五洲大陸,強者為尊!可孟扶搖是太淵皇朝三大劍派玄元劍派中武功最差的弟子,受盡眾人白眼,就連心上人也放棄不長進的她,打算另娶出身高貴的師妹。

既然忍讓只會被人看不起,何不拔劍大幹一場,爭一口氣!扶搖出手比武,技壓四方,震懾全派上下,卻被栽贓偷習師門祕藝,打入死牢,還被嫉妒的師妹使計推下山崖!

這時,神秘的男子元昭詡出手救了她,而且他還生得……令人一見忘言,擁有超越凡塵的美。對方不僅為她治傷,還悄悄協助她施展報復。扶遙疑惑,這人武功高絕,智計驚人,顯然不是一般人,而他到底是誰,為何數次幫助自己,出現在此,又有何目的?

鸞鳳既同風起,就註定要攜手席捲五洲,扶搖直上,九萬里!
天下歸元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作家協會網路文學委員會委員,江蘇省網路作家協會副主席,第七屆全國青年作家創作會議代表,瀟湘書院金牌作者,深受讀者喜愛。

她獨有的大氣、厚重風格迥異於一般的言情小說家,因筆力雄渾,文字幽默,行文編排絕妙,情節波瀾壯闊而自成一派,是當代極富才情的女作家之一。

於流光綺麗文字中看見闊大沉雄新天地,以中文之溫存博大,於驚風密雨、眾生色相、十丈軟紅、諸般感念中,和有緣的人們相遇。

▌作品
《扶搖皇后》、《凰權》、《燕傾天下》、《帝凰》、《天定風流》、《天定風華》《女帝本色》等。

扶搖(一)

夜色深濃,這漫長的一夜,似乎永遠不會過去。
剛才孟扶搖落下去的山崖依舊寂寂無聲,崖邊緣偶有碎石滾落,很久很久才發出撞擊到底的回聲,聽得出,崖很深。
崖邊的亂草突然動了動,隨即,一道黛色身影突然自崖下濃得化不開的黑暗裡緩緩升起。
身影完全無視地心引力,彷彿被什麼隱形的物體神奇地牽引著,緩慢地在半空中劃了個半圓,穩穩地定在崖邊。
那纖細的身影一抬頭,月光灑上她寒氣隱現的雙眸。
孟扶搖。
嘴角浮出一抹沒有笑意的笑容,孟扶搖手腕一轉,一道肉眼難以分辨的黑光唰地掠過半空,縮進她的衣袖裡。
「想害我?沒那麼容易!」孟扶搖輕輕撫摸著腕間的黑色細鞭,那是她用作腰帶的軟鞭。發現裴瑗神色不對,她已將這鞭子扣在掌心;扯她衣袖時行為古怪,她更是早已留了心;紅色披風罩住裴瑗手下把戲的同時,也罩住了她將軟鞭纏上洞邊山石的動作。
裴瑗點穴時,她提前調動殘餘的破九霄功法,護住了挨著裴瑗手邊那半邊身子的穴道,裴瑗披風底下認穴略有偏差,力度也不夠,幾乎在墜下的剎那,她便藉著衝力解開了穴道。而她被推落時,軟鞭扯住了她的身體,她一動不動地直等到那兩人走遠,才從崖下爬上。
孟扶搖立定崖上,看著前方的黑暗,彷彿看見黑暗盡頭那曾經庇護過她的巍峨雄偉的山莊,還有那曾經給過她極為寶貴溫暖的少年。
崖頂大風鼓蕩,面色蒼白的少女站得筆直,臉上沒有表情。當初想起那少年時會不由自主浮現的笑意,此刻在她臉上已蕩然無存。
那些為情意所惑、一時心動的日子,不過是她生命裡一段走了歧路的探險,她在那般葳蕤華盛的叢林裡看見了溫情的美,以為是自己好不容易尋獲的伊甸園,然而很快她就被驅逐出境了。不過沒關係,這世道有吃不完的虧,也有還不完的帳。
孟扶搖彈了彈纏了金絲的軟鞭,軟鞭發出錚然之聲,在山谷裡隆隆地傳開去,有如號角被清越吹響。
孟扶搖笑了笑,從懷裡摸出幾根墨綠色的草,草尖卻是白色,看上去像積了晨間的霜。
她滿意地端詳著那草,覺得自己運氣很好,墜個崖居然都能發現這崖壁上生著的「一指霜」。這種藥草治療內外傷很有療效,還有固本培元的效果,真真是因禍得福!
她小心地扯了一根草,正要放入口中,突然頓了頓,隨即緩緩睜大了眼睛。
不對啊……剛才數過這草,明明是六根,現在怎麼只剩下五根?
草一直抓在自己手中,四下無人,好好的,草怎麼會失蹤?
瞬移?空間錯亂?鬼?
最後一個猜測讓孟扶搖渾身一奓,前世看過的鬼片畫面立即齊刷刷地不請自來。那些極盡恐怖聲色的光影技術效果,立時在孟扶搖腦海裡翻來覆去、鬼哭狼號。
孟扶搖穿越至今已有多年,不同尋常的際遇也算鍛煉成了不凡的心志,然而此刻空山絕崖之上草木寂寂、山風呼號,四面的樹木隨風擺舞,如同鬼影憧憧,本就有幾分陰森之氣,掌中藥草再莫名其妙消失,百思不得其解的孟扶搖激靈靈打個寒戰,一聲「有鬼」幾欲脫口而出。
突然想起那個老傢伙曾說過:世間本沒有鬼,猜的人多了,也就有了鬼。
這般一想,孟扶搖膽氣壯了些,長鞭一抽,啪地炸出一道脆響,大喝:「誰?」
沒有人回答,唯有風聲呼嘯。
孟扶搖等了半晌沒有動靜,只好悻悻地收了長鞭,想將那草收起,目光落在草上,突然渾身一震,再次呆住。
草又少了一根!
孟扶搖呆呆地看著掌中剩下的四根草,實在沒有辦法控制自己不往鬼魅的方向想,可是這個鬼不現身、不傷人,總偷自己的藥草做什麼?
咬了咬牙,孟扶搖發狠,突然一把將剩下的四根藥草全部塞進了自己嘴裡,怒道:「叫你偷!叫你繼續偷!」
飄蕩的山風隱約捲來一聲輕笑。
聽見這笑聲,孟扶搖反倒不怕了,管他是人是鬼,看來沒有惡意。放下心來的孟扶搖乾脆席地坐下,大剌剌地閉目調息,很隨意地揮揮手。「那個……看起來你很閒,如果實在沒事的話,麻煩幫我護個法!」
又是一聲輕笑,聲音低沉動聽,帶著幾分清涼與優雅。音節碰撞間有種奇特的韻味,讓人想起最北方狄洲綿延的雪山之上,風吹過瓊樓玉樹發出的琳瑯之聲。
四野沉寂,初秋的草木香被夜色蒸騰得馥郁,草木香裡,隱約有一絲特別的淡淡香氣氤氳,不同於任何花草之香,更加純粹而高貴。
孟扶搖卻好似沒聽見也沒聞見,當真合起眼,自顧自調息起來。
第三聲笑聲響起,這回近在耳側。與此同時,轟然一聲,一道火光在孟扶搖身前地面上突然燃起,橘紅色跳躍的火焰,將本就偷偷睜開眼縫的孟扶搖眼前映得一片溫暖的紅。
火光那頭,一株孤松上斜斜地躺著衣袂寬大的男子,淡色的衣襟垂落,繡著銀線暗紋,紋彩在暗處看不清圖樣,隨著他的身子起伏,不斷閃爍著粼粼的微光。
他斜躺在細而脆的樹梢末端,明明看起來身材高頎,卻令人感覺輕得像一團雲;明明姿態閒淡,卻令人不由自主地仰望,如對巍巍玉山。
樹枝悠悠地晃著,他悠悠地拋擲樹枝——每拋出一根,都準確地擲進火堆,落入先投進去的樹枝之下。隨著樹枝的增多,漸漸形成了一個拱形的柴堆,使得那火堆燃燒得越發旺盛。
他手掌移動間,隱約露出右手心一點印記,顏色比膚色稍深,卻因為隔得遠,看不出形狀。
孟扶搖目光掃來掃去,最終落在那構架完美的火堆上。她雙手撐地,悄悄挪移了一步。
用手指猜也知道,這傢伙就是剛才那個「鬼」!別的不說,他一身輕功已是絕頂,扔個樹枝也那麼牛,萬一他起點歹心,自己那雙短腿根本不夠逃的。
她還沒來得及把屁股移開,對面,那人說話了:「姑娘,夜寒露重,我很冷。」
孟扶搖差點沒把嘴裡沒嚥盡的草藥給噴出來。
你很冷……
這初秋天氣,南地山野,夜風雖烈卻遠遠談不上刺骨,何況這底下還有好大的一堆火,鬼才相信你是真冷!
眼見那人高臥樹端,閒閒托腮,眼光在她身上瞟啊瞟啊瞟,大有和她採取「最原始取暖方式」的打算,孟扶搖往火堆後又退了退。
雖說這人看起來氣韻尊貴優雅,不像是逼奸犯的猥瑣德行,可是這世道,誰知道好皮囊底下會不會藏著一顆齷齪的心?就像……裴瑗。
她烏黑的眼眸在火光掩映下流光溢彩,看向那男子的神情戒備,濃密的睫毛在有些蒼白的臉上投下淡淡的黑影,看起來有點像處於緊張待戰狀態的某種小獸。
對面的男子饒有興味地看著她,又道:「姑娘,妳冷不冷?」
很好,一切都在按既定劇本完美進行。
孟扶搖不服氣,一邊屁股繼續後移,一邊叛逆地回答:「好熱!」
男子微笑,笑得好生雍容華貴、輕描淡寫。「那就脫了吧!」
……
已經挪到一丈之外的孟扶搖突然狼竄而起,一個翻身,就打算過到對面的短崖上去。
那男子看她飛躥,動也不動,只閒閒地按了按自己的衣襟,輕輕一笑。
隨著他的動作,他的衣襟突然開了一線,滾出一個火紅的果子來。
還在翻跟頭的孟扶搖眼睛立刻亮了。
這個,這個這個——色澤熱烈而香氣清冷,好像是療傷聖果「麒麟紅」?
果子骨碌碌滾來,被頭下腳上的孟扶搖看了個清楚,果然是狄洲雪山之上的特產聖果!這東西據說只生於雪山深谷,等閒人根本找不著。
砰的一聲,孟扶搖跟頭翻到一半,又栽下來了。
她栽下來立刻爬起,一腳踩住果子,眼角瞄了瞄對面,好像沒什麼意見?趕緊伸手去拿。
咻!
眼前白光一閃,快如奔雷,一團小小的風倏地捲過來,直直地撞到孟扶搖手上。孟扶搖哎唷一聲,手一鬆,那白光半空裡騰地一個翻躍,一個拉風的劈腿之姿,惡狠狠地蹬在了孟扶搖的鼻子上。隨即再一個翻滾,姿態輕盈、四爪朝天,正正迎上從孟扶搖掌心跌落的果子,砰的一聲,將果子抱了個滿懷。
這所有動作只發生在剎那之間,孟扶搖只覺得風一捲、鼻子一痛、淡淡的果香一飄,療傷聖果就換地方待著了。
孟扶搖怔怔地抬起手摸了摸鼻子,從鼻尖上拈下一根手指長的白毛——這是個什麼玩意兒?
她目光呆滯地看向地上,一團粉白正踮起小爪子,得意地托著那枚火紅的果子,單腿後蹺,顛顛地遞給男子,居然是個經典的芭蕾造型。
孟扶搖盯著那個巴掌大的東西——兔子?比兔子小;松鼠?比松鼠白;天竺鼠?比天竺鼠還要肥,賊亮賊亮的黑眼珠、雪白的漂亮長毛、肥碩得辨不出三圍的身材,完全是哈姆太郎的現實版。放在前世,這樣的可愛小東西,一定會引起寵物愛好者的尖叫。
不過搶起東西來,太窮凶極惡了。
感應到孟扶搖的眼光,那隻天竺鼠立即轉頭對著她齜出雪白的大門牙,火光裡大板牙亮得似兩把小刀。
孟扶搖被這充滿威脅的眼神一盯,不禁生出幾分憤怒。最近實在有夠倒楣,被背叛、被刑訊、被推落懸崖,現在連隻肥鼠也來鄙視自己,做人做到這個地步,簡直太鬱悶了!
心情不爽之下,孟扶搖也一扯嘴角,對著那隻肥鼠齜牙——按體積算,我的牙比你的大!
火堆前一人一鼠齜牙對峙,虎視眈眈。
噗哧一聲,對面一直帶笑注視這邊的男子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他饒有興味地看了看孟扶搖,對著那小東西伸手一招,喚道:「元寶。」
那隻肥鼠扭了扭屁股,不理他。
「元寶大人!」
元寶大人立即跳起,抱著那只果子顛顛地躥了過去,兩隻小爪子諂媚地將那果子向男子一遞。
男子搖頭,手指了指孟扶搖的方向。
「吱吱!」語氣充滿抗議。
「嗯?」
元寶大人慢吞吞地抬起頭,萬分不情願地磨蹭半晌,才慢吞吞地將果子轉了個方向。牠悲傷地凝視著果子,眼神裡盡是生離死別的纏綿。
孟扶搖看見牠的悲傷,越發心情大好,得意揚揚地伸出手,一把將那果子搶了過來,順便在元寶大人的屁股上揪了一根毛,以報鼻子被蹬之仇。
「吱吱!」元寶大人憤怒地跳起來,半空裡又是一個三百六十度旋轉,看樣子是打算再次施展牠的「前手翻直體前空翻轉體一百八十度」。
孟扶搖怎麼可能再被一隻鼠蹬鼻子上臉?身子一扭,避了開去。
元寶大人眼看蹬鼻不成,立即改換戰術,哧一聲跳上那顆果子,惡狠狠地吐了口口水。
孟扶搖立刻一把拎起那肥碩的身子向外一扔,元寶大人滴溜溜飛了出去。刀光一閃,那塊被吐過鼠口水的果子皮被乾淨俐落地削了下來,孟扶搖手一甩,果皮正蓋在元寶大人的腦袋上,隨著牠一起砸到了牠主人懷裡。
人鼠對戰三回合,孟扶搖勝。
吱吱聲響成一片,白色的影子在男子身上上躥下跳,揪著他的衣襟吱哇亂叫,大抵是在憤怒地控訴。那男子閒閒倚樹,捏著元寶的小鼻子,一聲聲和牠對著話。
「叫你先欺負人……」
「吱吱!」
「你也不吃虧,你蹬了她一腳……」
「吱吱!」元寶大人轉身,悲愴地把肥屁股亮給男子看。
「你屁股上足有千把根毛,我怎麼能看出少了哪根?」
「吱吱!」元寶大人努力地扒,扒啊扒啊扒……
男子忍無可忍,一把揪住牠的脖子讓牠正面站好。「好好說話!你昨晚沒有洗屁股!」
「吱吱!」
「好了……不就是你的零食嘛……讓給她,下次我補給你……」
「吱吱!」
「你越發壞脾氣了,都是她們慣的你。」男子的好耐心終於被磨光,卻依舊不見一絲怒色,只是微笑著去懷裡摸索。「嗯……那麼多零食,我帶著好累,都扔了吧,啊?」
「吱……吱……」元寶大人偃旗息鼓,蹲到一邊畫圈圈去了。
男子拍拍牠的腦袋,轉身正要對孟扶搖說話,目光觸及孟扶搖鼓鼓囊囊的嘴,突然怔了怔。「妳……把麒麟紅吃完了?」
孟扶搖拚命地嚼,三口兩口將果子嚥下肚,然後乾脆俐落地答:「是,吃完了!」
不趁你們兩個鬥嘴趕緊把好東西下肚,難道還要等那傢伙到我嘴裡來搶嗎?
那男子好笑地盯了她半晌,突然搖頭。「看來妳不知道,麒麟果遇上一指霜,只能用一半分量,否則會中毒。」
「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