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除夕至初二春節期間,物流配送將視情況調整,請依出貨/取貨通知函為主,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網路書店祝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白茶篇:鳳命難違2(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26.8元
定  價:NT$161元
優惠價: 87140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冷胭著的《十二花信霓裳風華錄(白茶篇凰命難違2)/繪夢古風系列/意林輕文庫》講述了大婚過後,慕容峻與蘇霜嵐受到太子勢力排擠,不得已前往邊疆封地陌白謀求一線生機。 他們剛到附近的城鎮,就被當地百姓圍困,眼見身後奪命殺手將至,形勢所迫下,二人索性將計就計,誘出幕後的奸佞之徒。隨後,他們誤入遍佈疫情的城鎮,蘇霜嵐染上疫病身陷囹圄,一時情急的慕容峻不惜“攬”病上身。只是病情處處透著蹊蹺,他更是險遭不測,幸虧有她從旁掩護瞞天過海……一行人途經有著詭異節會的落月村、暗藏玄機的驛館,數度面臨生死浩劫,陷入這一場亂世的旋渦中。 抵達陌白後,毫無抗擊海盜經驗的慕容峻卻執意住到離海盜最近的地方,面對與海盜牽扯不清的城主,以及地處偏遠、護衛不足、武器落後的窘境,他們能否抵禦攜帶重型武器的海盜的進犯?身份神秘甘願做海盜誘餌的城主妹妹,她究竟是敵是友,有何居心?南華國公主趁火打劫,再度向慕容峻求親,蘇霜嵐居然推波助瀾主動讓出妻位,她此舉背後有何意圖?而她與慕容峻這段註定沒有結果的感情,到底該何去何從?
冷胭,湖北荊州人,天馬行空的水瓶座。出版有《勝者為夫》、《深閨》,曾為《知音女孩》編輯。癡迷寫作筆耕不輟,願寫盡人間纏綿悱惻,與讀者們共度書中的美好時光。
冷胭著的《十二花信霓裳風華錄(白茶篇凰命難違2)/繪夢古風系列/意林輕文庫》是古風玄幻類型小說,講述了一段撼天動地的曠世絕戀。蘇霜嵐冒充將門蘇家之女,利用滄瀾一族秘術幫助大昭國失寵的四皇子慕容峻力挽狂瀾,擺脫困境化解危局。蘇霜嵐與慕容峻一起前往陌白。在剛離開皇城不久抵達的城鎮,當地知府宋逸舟虧空糧食卻栽贓在慕容峻頭上,誣賴慕容峻征糧帶走為私用。慕容峻以計謀擊潰宋逸舟,之後城中瘟疫蔓延,而蘇霜嵐身上開始顯現瘟疫的徵兆。一行人多番查證,證實城中瘟疫乃是人禍且並非疫病……二人一路砥礪前行,一一化解危局,總能謀得一線生機。
* 章 脫身上路 二章 探聽虛實 三章 瘟疫真相 四章 詭異節會 五章 默契脫險 六章 生死之間 七章 苦心解圍 八章 初抵陌白 九章 定計擒盜 十章 機變百出
花之主:蘇霜嵐花之信:白茶花花之語:堅韌、美好、清麗脫俗。花之質:生意盎然,熾烈怒放。花之引:慕容峻被太子勢力排擠被發配邊疆小城陌白,蘇霜嵐與他 起踏上征途。前往陌白途中,他們遭遇了遍布疫情的城鎮,打家劫舍的村落,埋伏炸藥的驛館, 路上險情不斷,蘇霜嵐始終以白茶般堅韌的心態和聰慧的頭腦積極應對,與慕容峻完美配合,在各種危機面前攜手應敵!歷盡浩劫抵達封地陌白,卻發現此間蟄伏著太子勢力、海盜、南華國鐵騎,暗潮涌動,踏錯 步都有致命危險。慕容峻與蘇霜嵐定下連環計策欲誘殺海盜頭領,豈料南華公主再度出現,以極為誘惑的條件向慕容峻招親,蘇霜嵐決意將計就計,使盡渾身解數說服慕容峻同意婚事……半個時辰后,封平帶著 大包食物回來了。蘇霜嵐興致勃勃地看著他 樣 樣打開放在自己面前,聽著他介紹就眉開眼笑。成安在 邊低聲跟慕容峻說道:“王爺,王妃要是這樣把所有的當地美食都吃 遍……估計等我們到了陌白,都變成乞丐了……”蘇霜嵐耳朵很尖,眼睛 瞪立即佯裝發怒:“管家苛待王妃,還有沒有天理了?”成安立即下跪行禮:“老奴失言,請王妃責罰。”蘇霜嵐連忙走過來扶他起來,笑著說道:“哎呀,干嗎這么認真?我開玩笑的嘛。”成安有些受寵若驚,又有點不自在:“王妃怎能扶老奴,老奴何德何能……”“有什麼不可以?”蘇霜嵐大大咧咧地說道,“哪兒那么多尊卑貴賤,人生下來還不都是 樣的?”她走回桌邊招呼道,“快來吃快來吃!新鮮熱乎的東西才好吃!”慕容峻被成安推到桌邊,他拿好筷子準備夾起香酥雞腿,卻被蘇霜嵐忽地拿走了筷子,她直接抓起 只雞腿遞在他面前:“這樣吃才過癮嘛!”封平和成安都望著慕容峻,他們的王爺 向干凈整潔,即使在外行軍也沒有直接用手抓過肉,現在這雞腿,他是接還是不接?慕容峻並沒有猶豫,伸手接了過來,只是吃相仍然斯文有禮,不像蘇霜嵐那樣大口大口咬得滿嘴流油。封平偷笑,成安略略鄙夷地看了蘇霜嵐 眼,蘇霜嵐雖然仍然認真吃著,卻不經意地說道:“成管家,那八箱金錠子銀錠子銀票珠寶你可要仔細看好了,小心我夜里去你房里偷來去買好東西吃喲!”成安 驚,沒想到蘇霜嵐竟然知道他帶了多少錢出來,還暗罵他小氣。成安恨不能找個地縫鉆進去,蘇霜嵐“嘿嘿” 笑,直接 只雞腿丟過來:“吃干凈我就不去偷你的銀子啦。”成安又是感激又是羞愧,拿著雞腿還在謝恩,惹得蘇霜嵐“咯咯”直笑。慕容峻的目光仍是輕輕淺淺,卻 直落在蘇霜嵐身上。封平偷瞄自家王爺,眼中似有笑意。正在此時,敲門聲響起,小二在外說道:“幾位客官,有位姜姑娘讓小的通傳,說想上來見見慕容公子,說是故交呢。請問您幾位之中有姓慕容的嗎?”四個人的神情都戒備起來,封平問道:“可知道那位姑娘的全名?”小二答道:“姜姑娘沒有告訴小的……不過她還在下面等著,要她上來嗎?”慕容峻微微掀起窗戶向下看去,只見客棧 樓中央站著 個綠衣綠裙的女子,盈盈而立,嬌俏動人。蘇霜嵐湊在慕容峻身邊也看見了那女子,“嘖嘖”兩聲:“哎呀,你們緊張什麼?說不定只是王爺的舊情人嘛。”慕容峻的聲音波瀾不驚:“我們的行蹤已經暴露了。看來知府宋逸舟是想睜 只眼閉 只眼放我們過去——慕容峰信錯了人。”蘇霜嵐看著那女子,問慕容峻:“你不認識她嗎?”慕容峻搖頭:“沒有印象。”他看向封平和成安,“你們見過嗎?”封平搖搖頭,成安 副思索的樣子:“好像真的在哪里見過……可就是想不起來……”說話間,那女子忽地抬頭,看見了慕容峻的臉龐,立即甜甜地笑起來,自顧自地走上來,叩門說道:“王爺,今天不會再把我扔出去吧?”慕容峻眼神示意,封平立即上前開了門。成安忽然 拍大腿:“哎呀,你是……你是那夜帶著八大高手闖王府的,姜……姜玉……”“姜素玉。”綠衣女子笑起來有好看的酒窩,走到慕容峻身前行禮,“王爺萬安。”慕容峻微微皺眉,多年前那個帶著八大高手闖入王府的女子,就是眼前這個人嗎?當年他坐在書房中研究棋譜,根本沒看見這個女子,她就被府中侍衛扔了出去。姜素玉見他不說話,看了看蘇霜嵐,甜甜笑道:“這位就是王妃嗎?”說著又對著蘇霜嵐見禮。蘇霜嵐完全不是剛才那副憨吃的模樣,十分得體大方地回禮:“姜姑娘坐下說話。”姜素玉笑著坐下,直接說道:“王爺不 憂心行蹤暴露,因為王爺的行蹤 早已在天下人的眼下。自太子監國抬高賦稅以來,可以說整個大昭國的百姓,都在等著看王爺到底會否從皇都長寧出來,又能否平安抵達陌白。王爺您也清楚,這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王爺 行人畢竟要吃飯住宿,總會留下些許痕跡——善于打探消息的人,總是不少的。”慕容峻並不驚訝,他本就沒有想過能完全掩蓋行蹤,只是希望這 路能盡量平靜。慕容峻淡淡說道:“你來,所為何事?”姜素玉更為直接:“我來求王爺幫我殺 個人。”慕容峻眉目未動:“本王若沒記錯,按你的家世錢財,找個上等的殺手,並非難事。”姜素玉的眼波微微 黯:“王爺這三年真是不問世事了,姜家早在兩年前就被抄家,家父及兩位哥哥均已伏法,只剩下我孤苦伶仃。”姜素玉的父親當初官居三品,掌管皇家錢糧, 向兢兢業業,到底犯了什麼大罪以致抄家斬首還不留男丁?姜素玉冷笑道:“國庫錢糧虧空,太子污蔑是家父所為,未經查實就匆忙下獄……我在王爺府外苦求多日卻無法入內,普天之下再無 人能力挽狂瀾……”她泫然欲泣,卻突然倔強慍怒,“王爺,這是你欠我的,是你欠 個普通百姓,欠 個清廉好官的!你 須幫我!”慕容峻眼中多了絲黯然。他雖然不知道姜素玉在府外哀求是哪些日子,但兩年前的很多個日日夜夜,他都是在腿傷的疼痛和中毒的無力感中度過的,根本無力過問府外之事。然而眼前這姜素玉實在陌生,會不會是太子派來的細作?他暗暗嘆氣,沉聲說道:“你若想殺太子,本王無法辦到。”“哼,我沒那么傻。”姜素玉說道,“當年向太子進言污蔑家父的人,就在此地,我是請王爺殺了這個人。”慕容峻抬眼:“宋逸舟?”“不錯,正是此地父母官宋逸舟。”姜素玉眼中恨意蔓延。慕容峻心中忽然有個想法,他細細打量著姜素玉,只見她的衣衫華貴,首飾精美,而頭上插著 支如意雙雀簪金步搖,這正是她身份的象征。慕容峻看著她,聲音輕淡卻飽含威儀:“妻子想要殺丈夫,還用求助于旁人嗎?”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