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心『甘』寶貝(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2元
定  價:NT$192元
優惠價: 79152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一部“雞飛狗跳”的王妃進階秘籍
京城小霸王VS腹黑樂安王


作為京城一霸,竟被人捉弄了?
而捉弄之人還成了自己的夫子?
辛甘表示: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掐著掐著,對方居然要告白?
而自己還有點心動?
這展開,本姑娘不懂!


有此男主,至賤無敵,
不過是射了你的馬屁股,害你三天起不來床,
有必要趁我拉肚子的時候,堵在廁所門口嗎?
此仇不報非霸王!
什麼?
本霸王要與你成親!
辛甘:月黑風高,先溜為上!
度年華

金牛座偽文藝女青年,自稱小清新文藝範的逗比女漢子,終極人生目標:買十套房子存放讀者來信。
文風歡萌逗樂,曾著有甜寵古言《東宮春華》《皇上,求放過》,暖虐婚戀《我記得我愛過》《我記得我純過》。

第一章 這個夫子很傲嬌

第二章 有美男不泡,大逆不道

第三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

第四章 救命之恩,當以身相許

第五章 為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第六章 君子動口不動手

第七章 儲君的狠辣與手段

第八章 至交好友,有難同當

第九章 坑著坑著就愛了

第十章 說好的負責呢?

第十一章 要命的賜婚

第十二章 風乍起,吹皺一湖春水

第十三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第十四章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第十五章 陪你浪跡天涯,四海為家

第十六章 洞房花燭夜

第十七章 該來的總是要來的

第十八章 物是人非事不休

第十九章 誓不移,夢猶相思,生死永相隨

第二十章 也曾真心愛過你

第二十一章 一切終將圓滿

第一章 這個夫子很傲嬌

天很藍,雲很淡,風很輕,花很香。

我很煩。

我捂著肚子,彎著腰夾著腿,一溜煙往茅房沖。

難得今天手氣好,小贏了兩把,肚子居然在緊要關頭鬧騰起來了!

眼看著茅房越來越近,距離釋放只有一步之遙,突然,一道人影從天而降,橫斜著攔在我面前。

“死丫頭,總算讓爺逮著你了!”來人穿一身蔥綠錦衫,臉色比錦衫還要綠,左眼圈上那一圈瘀青無比扎眼。

我定睛一看,頓時嚇得站直了身子。

我的娘哎!

這貨不是我前天在樹下結的仇家嗎?

前天,我拉著六十六叔去郊外打獵,見一隻兔子貼著地皮竄過,我追出去老遠,尋了個好角度,彎弓搭箭,只聽得“嗖”的一聲,一箭射中了……

馬屁股。

準確地說,是眼前這個穿得跟棵大蔥似的傢伙的馬屁股。馬受了驚,一尥蹶子,將他重重地摔了個狗啃泥。

大蔥狼狽地從地上爬起來,顧不得拍拍身上的灰土,厲聲呵斥:“死丫頭!膽敢傷爺的愛駒,來人,給爺打!”

我眼一翻,臉一昂,嘴一撇:“哼!分明是你的馬礙著本小姐打獵,本小姐沒追究你,你倒在這兒不依不饒起來了!”

大蔥頓時奓毛了,跳著腳怒駡:“好個牙尖嘴利的死丫頭!爺今兒個就替你爹娘好好管教管教你!”

我樂了:“呀呵!居然敢罵我?不打你個屁股開花,你小子還不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了!”

倘若他什麼都不說,我該賠禮賠禮,該道歉道歉,若是人家有個好歹,我二話不說掏腰包給人治,可他居然要打架!

要論打架,我辛甘長這麼大,還真沒怵過誰。

我咧嘴一笑,朝著空氣吩咐道:“六十六叔,給我打!”

後面的事,怎一個“慘”字了得。

怎麼結仇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現在落單不說,還有點拉肚子,別說大蔥把我怎麼樣,他就是不把我怎麼樣,單只把著茅房門,我就欲哭無淚了。

“那個……大蔥……啊,不,大俠,好男不跟女鬥,您老大人不記小人過,拜託讓一讓,小女子有要事要進那個屋子,謝謝合作!”我捂著肚子,齜牙咧嘴,拼命忍著即將噴湧而出的地黃金。

大蔥聞言,雙手一抄,翻了個傲嬌的小白眼,閑閑道:“本來呢,以大欺小,恃強淩弱,這種不光彩的事情爺不屑于幹,正愁著該怎麼收拾你,這下可好,為惡自有天收。嘖嘖,爺就在這兒等著看你的報應吧!”

這是要等著看我拉褲子啊!作為一個男人,他怎麼有臉說得出這種話?我可還是個小姑娘哎!

我哭喪著臉,將腰彎得越發低,腿夾得越發緊,哀哀求饒:“大俠我錯了!我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冒犯您老人家!您老人家就高抬貴手,放我一馬吧!我……我……我真的快……快憋不住了……”

大蔥絲毫不為所動,嘴角勾著一抹陰笑,一副看好戲的模樣,就差抓把瓜子嗑了。

我一咬牙,擠出兩點眼淚,泣道:“大俠,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求您了!”

大蔥這才氣定神閑地側了側身,用一副天恩浩蕩的語氣說道:“瞧你態度這樣誠懇,爺就放你一馬。不過嘛,凡事總有個先來後到,等爺上完,你再去吧!”

大蔥不緊不慢地進了茅房,過了老大一會兒,他才優哉遊哉地緩步踱了出來,一臉釋放之後無比舒爽的表情。

我立刻沖進去,一陣劈裡啪啦之後,爽得不行不行的,等到釋放完畢,往小竹筐裡拿手紙的時候,頓時傻眼了。

手紙呢?

低頭一看,蹲坑裡一大遝白花花的手紙,上面沾滿了……

嘔!

那個該死的大蔥,他居然將所有的手紙都丟進坑裡了!

此仇不報,我就不叫辛甘!

在茅房蹲了老半天,腿都麻了,我著實擔心,要是再沒有人來解救我,我估計會一屁股坐坑裡去。

一想到掉進糞坑的情形,我就渾身起雞皮疙瘩,胃裡一陣翻騰,“哇”的一聲吐了。

我正吐得上氣不接下氣,六十六叔的聲音在茅房外響起:“辛甘!辛甘!你在嗎?”

“在的!六十六叔,我在這兒!”我頓時激動得涕淚橫流,天哪!從來沒覺得六十六叔的聲音這般動聽過!

六十六叔戲謔地說:“辛甘,你不會是掉坑裡了吧?怎麼那麼長時間還沒出來?”

我哭喪著臉回道:“沒有手紙……”

六十六叔頓時爆發出一陣驚天地泣鬼神的大笑聲,笑了老半天才說:“辛甘哪,你可真是奇才啊!沒有手紙,你不是有手帕嗎?”

對哦!我怎麼就沒想到呢?

我立即扯出手帕,三兩下完事,拼盡全力提好褲子,推開門就沖了出去。往外走了沒幾步,我頓時撐不住了,兩腿酸麻癢痛,腿彎一軟,直直地栽倒在六十六叔身上。

等我緩過勁來,六十六叔用商量的口吻說道:“辛甘哪,你看你也累了,咱們回家吧!”

我現在需要的不是回家,而是消火!作為京城一霸,向來只有我捉弄別人的,沒有別人捉弄我的,吃了這麼大的虧,我怎麼可能善罷甘休!

“去給我查!天黑之前,我要找到那兩個兔崽子!”

“好好好,查查查,咱先回家成不?”六十六叔一臉哀怨,“辛甘,再不回去,老爺子會弄死我的!”

我乜斜一眼六十六叔,見他一臉慫樣,皺了皺眉,天恩浩蕩地准了。

一回到家,就被太爺爺叫了過去,老爺子一見到我,就捋著山羊鬍子說:“辛甘啊!你看你這也老大不小了,不能天天在外胡作非為是吧?這樣吧,太爺爺給你招了個夫子,你就跟著夫子念念書吧!”

又來!我翻了個白眼,嘴一撇,不以為然:“准是哪家土財主開了口吧,今年這價碼出到幾萬兩了?”

太爺爺老臉一紅,尷尬道:“呵呵……神威老將軍家的嫡孫白術,出了十萬兩。”

神威將軍?東黎國的政治什麼時候清明到世襲罔替的神威將軍家的嫡孫也要參加科舉了?

“才十萬兩,也想進得了咱們辛家的大門嗎?”我眉頭一皺,這個價碼也太低了吧!

太爺爺輕咳一聲,不自然道:“這個……神威老將軍算是清廉的,這十萬兩可是將棺材本都搭進來了。”

我擰眉,有些不屑:“人窮就該多讀書,那個神威將軍家的嫡孫真不爭氣!”

真不怨我狂,我是誰?我可是大東黎第一傳奇!舉國皆知的文曲星轉世!

事情是這樣的,我太爺爺白手起家,不知道走了啥運,二十年間混到了東黎首富的地位,五世同堂,子賢孫孝。做人做到這個份兒上,可以說圓滿了,但他卻有個天大的遺憾——沒閨女,沒孫女,沒重孫女。

直到我出生,辛家那麼大的家族,才算是迎來了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小丫頭。太爺爺將我視作掌上明珠,寵到了骨子裡。

我四歲那年,五爺爺救了個屢試不第、上吊輕生的書生,帶回家來教我讀書,沒想到,半年之後,新皇登基,開設恩科,我隨口對夫子說:“夫子,你去考恩科吧,准中!”夫子當真去了,中了個頭名狀元!

夫子當官去了,沒人教我了,太爺爺調了個賬房先生過來,教了我三年,先生中了個探花。緊接著,我爹弄來了個落魄劍客教我武功,我沒學成一招半式,劍客卻中了武狀元。

“辛家千金是天上文曲星下凡,專門給東黎選官的”這個說法不脛而走,傳遍大東黎,我理所當然地成了東黎第一傳奇。

此後,想要進辛家當夫子的人幾乎將辛家門檻踏破,慢慢地,演變成了價高者得,誰出的錢多,誰就能進辛府。

我甩著手臂晃蕩出大院子的時候,瞧見一名青衣男子背著身對著我,微垂著頭,似乎在欣賞朝陽下的花花草草。

“咦,有客?”我有些納悶,這座院落如今專屬�我與六十六叔居住,六十六叔這會兒應該在練武,這個人是誰呀?

那人聞聲回頭,眉眼含笑地向我打招呼:“這位就是辛甘吧?”

我立時瞪圓了眼睛,心裡一波又一波地直冒桃花。

旁人也長劍眉,卻不如他的眉那般英中含秀,剛中帶柔的瀟灑;旁人也長星目,卻沒有他眼裡那般斂盡世間風華,叫人忍不住沉淪的風情;旁人也長懸膽鼻,卻不似他那般挺成一個令人說不出好在哪兒,卻看一眼就捨不得移開目光的坡度;旁人也長瑩潤菱唇,卻不見他那般微微勾起,不笑時也帶了三分笑意的弧度。

皮白肉嫩的,我喜歡!

晨起時太爺爺派了人來傳話,說是今日又來了一位夫子,是定邊侯世子,叫作阮郎歸。如此看來,這位看起來就很溫潤如玉的氣質美男八成是阮郎歸了。

“你是新來的夫子,對不對?”我笑得既溫婉又俏皮,一門心思想給夫子留下個好印象。

那人含笑望著我,嘴角微勾,淡淡點頭:“正是,在下……”

“那你一定是阮郎歸阮夫子了!”我彎腰作了個揖,一副乖巧有禮的模樣,“學生辛甘,給夫子見禮!”

那人笑容未變,眉眼彎彎:“哦?你怎麼知道我是阮夫子?”

我眨巴眨巴眼睛,乖巧地笑道:“夫子你長得這樣好看,氣質這樣出眾,笑容這樣溫柔,聲音這樣迷人,衣衫這樣乾淨,一看就是才高八斗學富五車的大才子。你若是不叫阮郎歸,我敢打賭,天底下沒人敢叫這個名字了,‘阮郎歸’這麼有學問的名字,簡直就是為夫子你量身定做的!”

一番話說下來,面不發紅氣不發喘,連個停頓都沒打,馬屁拍得順溜無比。

那人笑得越發溫柔:“哦?想不到在辛甘眼裡,在下竟是如此出色呢!”

“是呀!是呀!”我覥著一張燦爛得如同九月怒放的菊花一般的笑臉湊了上去,乖巧地討好,“夫子,你打算教我什麼呢?”

那人笑得比春水還要柔上三分:“辛甘想學什麼?”

“只要是夫子教的,我都學!”我有些受不了他那勾魂攝魄的笑,眼裡桃花氾濫,紅心一波一波地往外湧,就差沒在腦門子上顯現出“花癡”兩個桃紅大字了。

驀地,一道低沉而張揚的聲音傳來,打斷了我與新任美人夫子套近乎的興致。

“喲,本夫子的第一位學生還蠻聽話的嘛!”

我聞聲望去,那人正巧望過來,兩道視線一接觸,頓時,天雷勾地火,我倆都奓了毛,不約而同地跳著腳大叫起來。

居然是那個跟我苦大仇深的大蔥!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