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1
一顆小草莓(全二冊)(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56元
定  價:NT$336元
優惠價: 83279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 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校園甜文
女霸王|男學霸
火焰|冰山

我喜歡你,喜歡你明明一臉正經,
卻又忍不住臉紅的樣子。


都說越明豔的東西,毒性越深,
她還就不信這個邪了。


“小哥哥,你過來——談戀愛不?
被老師點名時,南檸正盯著白陸看。
“那位撐著下巴冥思的同學,請回答一下,為什麼過山車能在軌道上運轉而不掉下來?”
“可能那個軌道勾住了過山車的魂。”
被老師表揚的作文裡,她寫了個神話故事。
故事裡,有一個終於吃到唐僧肉卻被毒死的草莓精,還有一個懷念草莓精的唐僧。

都說越明豔的東西,毒性越深,南檸偏不信這個邪。
她對白陸,寧中盡人皆知,是火焰強行要熔化冰山。
而在白陸心中,她明媚的眉眼,笑起來的酒窩,才更像一味烈性的毒,
一點一點慢慢滲透進他的腦海。
越是拒絕,滲透得越快。

卿玖思

南方人,作品文風偏暖。

一、初次相遇

二、蓄意傾心

三、打架風波

四、當眾示意

五、心動初始

六、麻煩上身

七、首戰告捷

八、被迫陷害

九、承認心意

十、突發狀況

十一、久別重逢

十二、重拾夢想

番外一(白陸)

番外二(小白兔和卷毛)

番外三(婚禮)

番外四(白夢雨)

上課鈴響,班長歐晨光小心翼翼用筆在南檸桌上敲一下。

沒醒。

他又敲了一下。

南檸眼皮子重,勉強掀開一條縫皺著眉歪頭朝他看。

歐晨光眼神躲閃,不敢跟她對視,看著自己手中的筆,嘴裡小聲嘀咕著說:“快起來,老師來了!”

“哦,謝了。”

她下巴壓在交疊的胳膊上,眯眼朝教室門口看。

下了兩天雨,今天終於放了晴,窗外陽光燦爛,好到讓人想睡覺。

天氣炎熱,教室裡開了空調,往外吐著冷氣。

教室門開,大片白光瀉進來,模糊了門口的人影。

南檸閉了閉眼,再睜開,班主任林誠帶著一個男生站在講桌旁。

門關了,空調運轉的聲音突然響了下。

“啪啪!”兩聲清脆響亮的掌聲。

林誠站在講桌旁,雙手合十,“都醒醒!”

南檸用手撐起下巴,努力用腦電波電走瞌睡蟲。

“這位是我們班剛到的同學,”林誠指著身邊跟他差不多高的男生,“白陸。”

站在講桌旁的男人穿著白衣黑褲,微低著頭,細碎的頭髮蓋住了他垂下的眼睛。

他皮膚很白,從耳根到脖子都白得嚇人,更引人注意的,是左耳戴著的東西。

新型耳機?

“白陸,你坐你妹妹那。”林誠朝趙婧身旁的位子指了下。

白陸抬眼遙遙望過去,雙眸幽黑深邃,看不到一絲情緒起伏。

“嗯。”他含糊地應了聲。

一聽說是趙婧的哥哥,大家都熱鬧起來,唯獨趙婧嫌棄地翻著白眼。

他桌上擺著一堆零食和化妝品,書本都被扔在書桌下。

南檸眼睛跟著這位新到的同學動,隱約覺得熟悉。

等看清他的臉才恍然大悟。

哦,那晚撞她的那個人。

宋成彥跟周恭臨還是南檸後桌,他用筆頭一戳她背,“收收你的眼神,跟花癡一樣。”

南檸不耐煩地白他一眼。

教室裡有同學向趙婧打聽:“趙婧啊,你哥哥搞間諜的啊,上課還戴耳機呢。”

“老班居然沒沒收他的耳機,吊炸天啊!”

趙婧眼神睨著正過來的人,沒回。

 

白陸左肩上掛著書包,停在座位上不動。

桌上,橫七豎八一團糟。

林誠在上面催,趙婧挑釁地看他,就是不收拾桌子上的東西。

他斂下眼睛,一隻腳把椅子勾出來,單手搬著書桌一角往過道傾斜——

“唰——!”亂七八糟的東西倒豆子般落堆在地上。

從那堆瓶瓶罐罐上跨過去後,白陸抱起地上的書本放桌上,若無其事地開始整理桌洞。

教室裡鴉雀無聲,班主任林誠蹙眉看著他們這裡的情況。

趙婧不可置信一樣瞪大了眼。白陸居然敢把她的東西都倒在地上!?

“那誰的東西?”林誠在上面喊,“自己去撿!”

趙婧怒目盯著白陸,嘴唇動了動,輕聲罵出三個字,“狐狸精。”

她憤憤起身去撿,眼前突然伸來一條腿。趙婧動作停下,愣住。

白陸一隻腳踩在她小圓鏡上,他正垂頭看過來,略笑了下,像是惡作劇的前奏。腳忽然猛地一踢,小圓鏡飛到黑板前,摔成兩瓣兒。

趙婧一怔,摔了手中的東西,指著他大罵:“你他媽跟你媽一樣,賤!”

白陸腳一勾,地上的睫毛膏又飛了出去。

趙婧胸口起伏頗大,“你再踢一樣試試!”

又一勾,口紅飛出去摔成兩半。

林誠書本重重摔在講桌上,“趙婧,白陸,你們跟我出來!”

白陸面色淡定地看她,起身往外走,路過講桌時又在摔成兩半的圓鏡上踩了一腳。

他們一出去,教室裡立馬沸騰起來:

“新同學長得有點帥啊,比宋成彥還帥!”

“他跟趙婧不是家人嗎?好像關係不太好……”

“我聽說啊,趙婧爸媽的婚姻是因為小三插足才破裂的,估計那個小三就是白陸他媽吧。”

“你們這群女生,整天八卦,娘們唧唧的……”

南檸目光慵懶地追著他們離去的身影,被後桌的宋成彥連著叫了兩聲才收回視線,轉身跟他聊天。

教室外的走廊上靜悄悄,林誠怒目盯著眼前這對名義上的兄妹。

白陸比趙婧高一個頭,站得筆直,兩眼無波無瀾地對上他看過來的目光。反觀趙婧,她臉撇到一側,雙手別在身後,隨意地往牆上一靠。

趙婧家的事林誠有所耳聞。可清官也難斷家務事。

“這裡是學校,不是你們家,你們爸媽把你們送來就是來胡鬧的嗎!?”林誠還是拿出老師的風範。

白陸不出聲,不知道哪個字眼觸動到他,轉過眼看窗外高聳的樹木。

趙婧不耐煩地換了條腿抖,“我沒媽。”

林誠兩條眉毛都快皺到一塊,卻也不再提這個話題。他上下打量著她的穿著,“我開學第一天說什麼來著?穿著不能過分暴露,不許化妝,頭髮也給我紮起來!”

“這個不許那個不許,”趙婧煩躁地看過來,狡辯,“我們當學生的還有沒有人權了!我交錢是來上學的,又不是來坐牢的。”

這是林誠帶的第三屆高一班,頭兩屆也有不服管教的,學校通常讓他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隔壁班老師聽到外面動靜,出來看一眼,“林老師,這是怎麼了?”

那老師過來拍拍他肩,看著倆學生,“他們剛升高中估計還不適應吧。”

白陸從頭到尾隻字未言,盯著窗外出神。

隔壁班老師瞅了眼這位安靜的男生,男生的皮膚格外的白,跟今天的陽光一樣晃眼。他側著頭,左耳上戴著的助聽器對著這邊。

剛開學的時候校長就提過,會有一名患有聽力障礙的學生轉到學校。這是學校第一次接受這樣的學生,大家自然多了好奇心。

眼前的男生,應該就是那個叫白陸的學生了。

能到甯中上學的學生有兩種,一種是憑真才實學考進來的優等生,哪怕他們在寧中的名次排得再靠後,到其他學校也是佼佼者。還有一種,就是靠錢。

幾乎每個班都有那麼幾個‘富二代’,脾氣爆又不愛學習。五班這類刁蠻小姐任性公子哥的學生最多。

林誠這次也是不走運,接手了五班。

以往他們對待這些學生,也得過且過,畢竟這些人過來就只是為了混個畢業證,他們的人生早就被父母安排妥當。

“你們倆進去,每人寫一份檢討報告!”教室裡現在鬧成一片,林誠頭疼地看著學生們交頭接耳。

趙婧肩膀離開牆壁,勉強在林誠面前站直,“是——老師。”

白陸還是不說話,略垂下眼睛跟在趙婧身後回教室。

門開了,屋外的熱氣爭先恐後地往教室內擠。停了聲的空調又開始運轉,絲絲吐氣。

門外。

隔壁班老師好奇盯著白陸,捏了下自己耳垂,“真聽不見?”

林誠搖頭,“沒有,聽得見,估計不愛說話。”

那老師說:“他今天剛到吧,一來就惹事,也不是個善茬啊。”

“白陸跟趙婧是繼兄妹,”林誠目光透過玻璃窗望向教室內,“家裡面的原因吧,這倆人有矛盾。”

趙婧跟白陸已經回了座位,地上的東西也被人撿起來放到了她桌上。

隔壁班老師看一眼坐在位子上的兩人,皺眉擔憂,“你怎麼還把他們安排到一塊坐?”

“沒辦法,他們家長要求的。”

 

下了課,林誠讓班長歐晨光把每位同學的身高體重都記錄下來,定制校服。

“軍訓服已經到了,中午吃過飯後,大家跟班長一塊去領服裝。”

炎炎烈日,一想到要頂著大太陽站軍姿,這會就已經覺得頭暈了。

宋成彥的同桌周恭臨在下面喊:“老師,我們軍訓幾天啊?”

幾天?林誠說:“半個月。”

果不其然,下面學生又開始哀聲一片。

“半個月後,我就成瘦肉幹了?”

“別對自己太自信,你那體型,估計得曬成柿餅。”

“曬這麼多天,防曬霜也不頂用了吧……”

“瞧你們女生嬌氣的,你怎麼不讓教官幫你打傘?”

“也不知道教官帥不帥?”

……

鬧了這麼一出,林誠前腳剛出教室門,趙婧和白陸四周立馬圍過來一群人。

他們向趙婧打聽白陸,又跟白陸套近乎。

趙婧明顯不想理這群人,用力踹開桌子,“你們煩不煩!?”

被踹的桌子前移,在地上蹭出難聽的吱呀聲,撞上前面倪晗晗挺直的背。倪晗晗身體往前一撲,發出一聲細碎的‘哎呀’。

大家見趙婧生氣,又去圍攻白陸,甚至還有人伸手要去摸他左耳上戴的東西。

白陸神色淡淡,手中拿著書撥開伸在眼前的手,“滾開。”

像是刻意壓低了音調,嗓音帶著點沙啞。

他眼仁黑,眼尾下面有一顆淡淡的黑痣。

被白陸輕輕掃了一眼的那個男生突然覺得心裡瘮得慌。這個白陸眉目分外清秀,眼神裡像是蘊著一股勾勁兒。

他要是個女生的話……

估計比他們班南檸的那雙腿還要勾人。

趙婧環手抱胸靠在牆上,皮笑肉不笑,“哎喲,小聾子發火啦。”

白陸沒理她,搗鼓了會把左耳上的助聽器拿下來。

整理完書本,抬頭眯眼看了下黑板一側寫著的‘今日課程’,拿出下一門課的書本。

趙婧白他一眼。跟他媽一樣,就會裝腔作勢。

 

南檸趴在桌上玩手機。

歐晨光偷偷瞄她一眼,想勸她把手機收起來,可內心又知道南檸不會聽。

他瞥了下手機,百度上出現‘助聽器’三個字。

上課鈴聲陡然響起,南檸還維持著那個動作,纖細的手指在手機按鍵上點,發出咯噔咯噔的脆響。

老師進來,歐晨光剛要提醒,她的椅子突然被人踹了下。

宋成彥昂著腦袋在後面提醒,“大姐,老師來了。”

南檸挑起眼睛看了下,直身收了手機。

物理課。

物理老師是個微胖的男老師,皮膚有點黑,講課時說話娓娓道來似的。

南檸聽得昏昏欲睡,她撐起一邊臉,目光隨著老師移動,正巧停在老師前面不遠的白陸身上。

他們教室在四樓,南檸坐在靠室外走廊的一組,白陸坐的那一組靠窗戶,窗外種著幾棵白玉蘭。

窗簾開著,陽光打進來。他的側顏像是隱在了白光中,唯獨那雙垂下的黑眸格外出眾。

像是察覺到有人在看他,白陸抬眼,黑亮的眸子直直撞進她眼中。

那雙眼睛像是沾了冰水,比空調吐出來的冷氣還要寒。

南檸朝他笑了下,露出臉頰兩個小酒窩。白陸動下眼,面無表情地轉開視線。

被白陸涼涼瞥了這麼一眼,南檸頓覺瞌睡蟲都跑了。

她嘴角帶著笑,就這麼斜著身子,手撐臉盯著白陸。

物理老師在講物理緒論,提到了一些現實生活中的物理現象。

這個點大家瞌睡也是正常的,他拍拍掌,環視了下教室。

“那位撐著下巴冥思的同學,”老師伸手對著南檸做了個請的姿勢,“我能請你回答一下,為什麼過山車能在軌道上運轉而不掉下來嗎?”

他隨便提了個問題,純屬是想趕跑同學們的瞌睡。

歐晨光在邊上咳了下,南檸才回神,老師溫柔地看著她,“能回答一下嗎?”

旁邊歐晨光小聲提醒她:“為什麼過山車能停在軌道上不掉下來。”

南檸起身,往白陸那邊看了眼。他沒抬頭,關注點都在書本上。

她微勾著唇,酒窩淺淺,“可能吧,那個軌道勾住了過山車的魂。”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