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拾光裡的我們(下)
  • 拾光裡的我們(下)

  • 系列名:愛讀
  • ISBN13:9789579614023
  • 出版社:知翎文化
  • 作者:隨侯珠
  • 裝訂/頁數:平裝/288頁
  • 規格:21cm*14.8cm*1.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7/12/11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922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當年的情書真相終於揭曉,讓葉昂暘憤怒不已,
年少時期的幼稚感情,如今差點釀成三角關係。
陸珈夾在他們兩人之間,雖然煩惱事情該如何收拾,
但又慶幸在匆匆的人生路上,她和徐嘉修都沒有遺忘了彼此。

兩人的感情穩定升溫,公司的發展亦飛速直上,
徐嘉修正野心勃勃地準備一展鴻圖,
可陸珈在北方奮鬥時的過去,卻也在此時找上門來。

對徐嘉修而言,陸珈與公司,他哪個都不想失去,
可敵人的實力如此強勁,
縱使對彼此有信心,但在巨大的危機面前,
兩人的感情似乎仍舊被敲出了一絲裂痕……

本書收錄番外〈還未一生,但卻鍾愛〉〈青春散場,拾光依然〉
〈拾光裡的情書〉,以及繁體版獨家番外〈幸福的三兩事〉。

隨侯珠

隨侯珠,南方人,半宅屬性,天性樂觀,嚮往自由隨心的生活,性格豁達開朗。喜歡看書、聊天和聚會,興趣廣泛,做事三分鐘熱度,唯有寫文這事,倒是一直堅持下來了。總的來說,是一個生於九十年代初,熱愛八十年代音樂,愛聽七十年代故事的人,喜歡給大家講述美好動人的故事——簡單或傳奇。
購物說明企業書展說明聯絡我們人力需求

Chapter 11牛奶瓶上的漫畫
夜風陣陣襲人,五分鐘前,葉昂暘終於體會到了傳說中的「心痛」滋味,一團團措手不及的氣悶朝他壓過來,很難受。
葉昂暘也不清楚今晚自己怎麼就那麼憂傷,前陣子好像也沒有多大的感覺,他問Janice:「妳有沒有過一陣子,感覺心情特別不好,看什麼都不順眼?」
Janice愣了愣:「每月一次那種?」
葉昂暘不說話了,慢慢的,冒出一句:「嬌嬌,我以前也是東洲一中的。」
「知道啊,你引以為豪的母校唄,你秀過很多次了。」Janice實在受不了,擠對他一句。她讀的高中沒有老大、寶貝和小葉總那麼牛逼,什麼重點升學率超過百分之八十。她那所鎮高中,重點率百分之一,她就是那個一,順順利利地考進了電子科技大學繼續打電動。至今她的照片還貼在校長辦公室,每次有人問起,校長還要特意解釋她的性別:「咳咳,是女同學。」瞧,什麼才是優越感,她這個才是!
他不是這個意思,難道林嬌嬌一點也看不出來,他和陸珈之間有點什麼嗎?葉昂暘略有不滿,開始說起那段藏在心裡快長草的牛奶情緣:開頭有點偶像劇,他不小心將陸珈撞出了鼻血;發展同樣偶像劇,他每天在自己牛奶瓶的標籤上畫Q版漫畫,然後再偷偷放在陸珈的抽屜裡;結局同樣很偶像劇,唯一沒有料到的是——他不是男主,是男配。
有一次偷偷送好牛奶出來,他遇上了路過的徐嘉修,兩人打了個照面。
其實在學校裡,他和徐嘉修交流不多,徐嘉修那個人有時候端著架子讓人討厭。他從陸珈班級出來,徐嘉修叫住了他,詢問他做什麼。他是個老實孩子,什麼都交代了,還說事成之後請他吃飯。徐嘉修當時就笑了,看著他說:「呵呵,估計沒等事成之後,我先在佈告欄看到你的屍體了,還是我請你吃飯吧,寬慰你功敗垂成,死得其所。」
功敗垂成,死得其所,什麼意思?國文成績好了不起?少用成語羞辱人!
意思就是——陸珈是陸閻王的女兒,這件事葉昂暘的確是從徐敗壞這裡聽來的。現在回想起來,徐嘉修那時候說話的語氣簡直就是陰陽怪氣,他還天真地以為徐嘉修在關心他!小人,去他的徐敗壞!
不得不承認,他聽到這個消息後打了下退堂鼓,不過真正讓他決定放棄的,是他看到了陸珈寫給徐嘉修的那封情書。算了,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訓導主任的閨女。
「那個女同學不會就是……」Janice問,忍住眼裡的興奮,秘密已經抽絲剝繭冒出了一個頭,好像越來越刺激了。
葉昂暘超然物外地眺望遠方,回過頭,還聽不明白嗎?
哦哦,明白了,不過觀音娘娘啊,小葉總心裡也太苦了吧!Janice拍拍葉昂暘的肩膀,像個好人那樣安慰他說:「想開點,人各有緣,命裡無時莫強求,遺憾一下就忘掉吧。」
對,就是遺憾。葉昂暘頗有感激地看向Janice:「嬌嬌,妳有遺憾嗎?比如妳和……風風有嗎?」
「葉昂暘,你再提邵逸風試試,信不信我立馬拿大聲公把你這件暗戀的破事說出來?」
葉昂暘立馬被逼得不敢說話,心更痛了,好像突然有了「軟肋」,媽蛋!
歸根到底,還是遺憾自己沒有得到過。葉昂暘說他很羨慕徐嘉修,現在像陸珈這種十年如一日的好女孩不多了。
Janice是越聽越不對味了,葉昂暘真的瞭解寶貝嗎?陸珈看著就不是那種堅貞女子啊?
很快,Janice回來了。公寓裡陸珈已經洗澡出來,穿著一套淺米色的居家服,看起來格外清新舒服,頭髮半濕半乾地披著,手裡拿著半杯水,正靠著流理臺慢慢喝著,有一種慵懶的迷人味道。嘖嘖,難怪小葉總會暗戀,如果她是個男人,早將陸珈給辦了。Janice伸手摸了摸陸珈的臉說:「寶貝,問個事可以嗎?」
Janice是知道一點陸珈給徐老大寫過情書這事的,上次陸珈就告訴她了,她還知道寶貝高中時期移情別戀寫過兩封情書,一封給了老大,另一封呢?
陸珈坐下來,既然Janice問她,她肯定是會說的,不過也不能把葉昂暘給說出來。另外說秘密之前,她要先說一句:「Janice,妳可不能說出去,誰也不能說。」
Janice道:「寶貝,我這人妳還不瞭解,我還能上哪兒說啊?」
陸珈挪到Janice旁邊,說了起來:「當時徐嘉修不是沒給我回覆嘛,我瞧著也沒戲了,當時有個學弟對我可用心了,每天給我送牛奶,風雨無阻地送了兩個星期。」說完,陸珈自顧自笑了起來,那兩個星期每天喝兩罐奶的感覺太好了,彷彿每天有了新期待,期待明天會在牛奶瓶看到什麼樣子的小漫畫,結果也就兩星期而已……
Janice張張嘴:「哇,兩星期的牛奶啊……」
學弟啊……
牛奶啊……
好像知道了什麼。
對啊,就是牛奶。陸珈靠在沙發回憶起來,其實她也沒有多惦記,可是有些回憶就像當年牛奶瓶上那些栩栩如生的漫畫,溫暖又有愛。
Janice已經全身僵硬了,咳嗽了兩聲問:「那個男生叫什麼?」
嗯?陸珈還是留了一手,名字已經不重要了,她想了想,編了一個給Janice:「王陽。」當年的牛奶瓶永遠是她心中的小陽光。
王陽個大頭鬼啊!能不能編個走心點的名字騙騙她?Janice不淡定了,深夜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夜不能寐。睡不著啊,太亢奮了,沒想到知道太多秘密的人也是很痛苦的……
第二天,事情很快有了新發展:葉昂暘生病了。其實最近是流感多發季節,沃亞好幾個員工都感冒了,陸珈啊,阿美,連迪哥都咳嗽了。葉昂暘昨晚喝酒又吹風,發發熱,袪袪濕氣很正常,可是Janice直接聯想到小葉總會不會是抑鬱成疾呢?

中午,Janice到下面的水果店買了一個進口瓜,去葉家探望了。
葉昂暘就住在東洲市的湖庭雅墅,一個老別墅園,老大家好像也在附近。細想一下,Janice都到小葉總家玩過好幾次了,老大家卻一次沒去過,關係還是親疏有別的。
週日葉家媽媽和幫傭阿姨都在,看到「乾兒子」過來,葉媽媽很開心。
葉昂暘穿著薄衫從二樓下來,直接帶Janice來到自己臥室。Janice坐在小葉總床邊:「小葉總,感覺怎麼樣?」
葉昂暘瞥瞥Janice說:「嬌嬌,沒想到妳那麼關心我。」
哎呀!話別這樣說呀。昨夜,Janice把事情仔仔細細地想了想:陸珈說那個送牛奶的男生根本沒有回她情書,而葉昂暘呢,他說很羨慕徐嘉修收到陸珈的情書。那麼原因只有一個,小葉總根本沒有收到過陸珈的情書。所以,那封丟失的情書去了哪裡?
Janice又替葉昂暘設身處地地想了想:小葉總也只是遺憾,遺憾陸珈沒有喜歡過他,如果小葉總知道陸珈也喜歡過他,還給他寫過情書,雖然情書因為各種原因沒有到他手裡,是不是就沒有遺憾了呢?想到這,Janice決定做一次好人。
「小葉總,我今天過來是想告訴你一件事,不過你必須向我保證。聽完之後就當我什麼也沒說,一個人放在心裡樂和樂和得了,行不行?」Janice也打起了預防針。
葉昂暘隨便點了下頭:「妳說吧,沒準我等會兒就不記得了。」
Janice放心了:「好,那我說了。」
可是,人和人基本的信任感怎麼說沒就沒了……葉昂暘先是有一搭沒一搭地聽著,聽到最後他直接扳過Janice的肩膀,語氣都緊繃了,問:「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難道我大老遠過來特意騙你啊?」進口瓜加坐車費都上百了,Janice甩開葉昂暘的手,頓了頓又說:「……我會是那麼無聊的人嗎?」
真的……葉昂暘猛地靠向沙發背,樣子有點失神,過了一會兒他仰著頭深呼吸,轉頭抱歉地看著Janice說:「嬌嬌,剛剛我答應妳的事辦不到。」
他不能當作什麼也沒聽到!根本不可能!
Janice:「……」
「謝了,兄弟!」葉昂暘好想給Janice一個愛的抱抱,現在所有的事情他都明白了,呵呵,他簡直太傻太天真了。
「別激動,小葉總。」Janice拉住葉昂暘:「會不會是被郵差私吞了呢?這說明你和陸珈是上天註定有緣無分啊,要怪只能怪郵政,怪老天爺。」誰讓你和徐老大,一個是老天爺的親兒子,一個不是呢。
怪郵政,怪老天?葉昂暘差點冷笑起來,郵差私吞的?不,根本就是被徐敗壞私吞了!
葉昂暘記憶力不差,依舊能記得當年的細枝末節。
那是一個週五放學的下午,他和徐嘉修一塊打完球騎車回家,回去之前他到學校的收發室取信。
他剛升高中,還跟很多初中同學保持著友好的連繫,她們常常給他寫信,他不好意思不回信,可他又不愛寫字,所以每次他都是給她們畫一幅漫畫,在草稿紙上畫隻小貓、小狗之類的直接寄回去。這樣純潔的友誼往來,導致他每個星期都會收到好多封信。另外他的通信習慣,信封外面基本不寫寄信人訊息,主要是怕班導會翻閱信箱從名字上看出什麼端倪。總之那天他從收發室出來,數了數手上的信,一共是七封。
他向徐敗壞揚了揚手中的信,無奈地說:「有時候人緣好也是一件煩惱的事,我每個星期都要花好幾個小時回信。」
徐敗壞沒理他,過了一會兒,徐敗壞突然說要看看他的信。
那就看看唄,好好感受一下他葉小爺的魅力指數。騎車到半路,徐敗壞把一摞信還給他,七封變成了六封,怎麼少了一封?
徐敗壞怎麼回答他的?「你自己數錯了。」數錯了?當他幼稚園沒畢業啊!
徐敗壞涼涼地反問他:「難道我會拿了你的信不成?我缺人喜歡啊?」
我缺人喜歡啊?這話真賤,卻也是事實。徐敗壞學習好,樣貌好,五歲之前在那個傳說中民國大小姐的外婆身邊長大,養出了一身愛端著的臭毛病,結果臭德行還挺招人喜歡的,從小都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總之這件事最後不了了之了,可能他真數錯了也不一定,反正那天徐敗壞很不正常,他到影音店買張遊戲卡的工夫,徐敗壞就一聲不吭地騎車走了,直接丟下了他,呼呼地穿過人群消失離開,任他怎麼叫都聽不到……
葉昂暘好想捶桌子,沒有其他可能了,信就是被徐嘉修拿走了。
「淡定啊,小葉總!」Janice感覺自己真是操碎了心,她把事情告訴葉昂暘,無非是想彌補一下小葉總內心的遺憾,可葉昂暘看起來為什麼更憤恨、更遺憾了?
她那麼熱心腸,花一百多塊來到這裡,圖什麼?不就圖大家都開心一點嗎?只要人人像她這樣獻出一點操心,世界就會變成亂套的人間,不,是美好的人間……
「嬌嬌,我打個比方跟妳說吧,原本妳買的彩票可以中五百萬,多年後妳知道彩票是被朋友拿走了才導致妳錯失了五百萬,妳怎麼辦?」
那麼倒楣?這個世界上還有那麼可怕的朋友嗎?Janice想了想說:「必須恩斷義絕,從此不再往來。」
葉昂暘沒說話,只是應了一聲:「嗯。」
「不。」Janice搖搖頭,語氣更堅定:「恩斷義絕哪夠啊,殺了他全家!」
葉昂暘生硬地撇過頭,黑著臉,心底一片悲摧。五百萬?豈止是五百萬,五千萬都不夠!如果當年情書順利地落在他手裡,還有徐敗壞什麼事?他還管陸珈是哪家閻王的女兒,上刀山下火海他也要跟她談戀愛!他長得那麼帥,畫畫又厲害,每天表現乖乖的,甚至他還可以每天沒節操地給陸閻王洗車……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他感動天感動地感動陸閻王,陸閻王肯定會喜歡他的,等他和陸珈到了結婚的法定年齡,立馬登記舉辦一場浪漫的海邊婚禮,接著恩恩愛愛地過日子,到現在……別說兒子,寶貝閨女都出來了!
葉昂暘悲傷撫面,葉家的兒子和閨女值多少錢?他算不出來,反正徐嘉修這輩子都賠不起了!
Janice真想不到拿了小葉總情書的人會是徐老大,可是最具有作案動機和時間的人也就是徐老大了,更何況一般人幹不出這種事來。
所以,她這個婁子好像有點捅大了……Janice捏了捏手中的小棒球,遞給葉昂暘說:「事情都過去了,是不是?」
「過去?過不去!」葉昂暘隨手抓起一件外套站起來:「徐嘉修還在公寓嗎?」
這是大戰即將開始了嗎……
「不、不在了。」Janice舌頭打結,也沒有撒謊:「老大今早就出門了。」
「陸珈呢?」葉昂暘又問,他先找陸珈也一樣,他要告訴陸珈,徐嘉修是如何用下作的伎倆拆散了他和她。
陸珈當然也是一塊出門了!Janice都不忍回答了:「小葉總,今天是週末啊,兩人自然一塊出門約會了。難道你不知道老大和寶貝最近在談戀愛嗎?」
葉昂暘:「……」

陸珈和徐嘉修去了西潯鎮,江南水鄉,一個地如其名的地方。
大清早兩人從東洲的鋪堂上高速公路,到達目的地已經是上午十一點了。這次出行完全是心血來潮的決定,什麼準備也沒有,油還是在高速服務區加滿的。中間,陸珈跑進服務區的便利商店買了幾串關東煮,她吃了幾個,也餵了徐嘉修幾個。
徐嘉修接受她的餵食,然後想起什麼似的告訴她:「我外公外婆就是西潯人,我也算半個西潯人,等會兒我帶去妳看看他們。」
陸珈口中的丸子差點掉下來,那麼重要的事,徐嘉修怎麼不早說?昨晚她和他聊天,她無意在朋友圈看到有老同學在發西潯鎮的花海清泉,就對徐嘉修說:「西潯真漂亮。」
「是漂亮,我們明天就去吧。」
是吧是吧,徐嘉修從頭到尾根本沒有透露出他是半個西潯人的意思。
陸珈有一種被欺騙的感覺,咬著嘴裡的丸子不說話。
徐嘉修伸手攬住她肩膀,「難道妳對我小時候待過的地方就沒有任何好奇心嗎?」
可是……兩碼事啊!
一路,陸珈知道了不少事。徐嘉修外婆不是西潯人,是一個大地方出身的大小姐。在動盪的年代裡嫁給了徐嘉修的外公,外公姓艾,艾姓在西潯也算是名門望族,這樣的家族在特殊時期裡飽經憂患,最後還是屹立不倒地走過了歲月的風風雨雨。
徐嘉修外公已經去世,外婆依然健朗。艾家的兩處老宅捐給了政府,成為西潯鎮旅客重要的參觀景點,艾家人目前住的房子是之前的別院重新修葺翻新的,風格依稀可見西潯古鎮建築的影子。
還沒有來到艾家,陸珈問男朋友:「徐嘉修,你說你五歲之前都住在這裡,那這裡是不是有你很多的小夥伴?」比如什麼青梅竹馬之類的。
「好像沒什麼,以前會跟我玩的小孩並不多。」徐嘉修回答,也不隱瞞小時候人緣不好的事實。
「為……什麼?」
徐嘉修摸摸女朋友的後腦,必須告訴她一件事:「我外婆有點嚴肅,規矩比一般外婆要多一點。」
比一般外婆要多一點是什麼概念?陸珈抬頭望向徐嘉修,好不容易放鬆下來的心情又緊張了:「外婆會不會不喜歡我?」
嗯?徐嘉修也認真回視女朋友,眸光澄清乾淨,上挑的眼角有淺淺的笑意:「妳都叫她外婆了,她怎麼會不喜歡妳?」
呃,這個……她只是覺得「你外婆」太拗口了。陸珈給老陸發了消息,說她現在在西潯。老陸對西潯不瞭解,可是對西潯的老酒很瞭解:「別忘了給老爸帶幾瓶回來。」
哦,她根本不敢告訴老陸,她又被徐嘉修拐來見家長了。
中午飯自然是在艾家吃的,陸珈也見到了徐嘉修的外婆。她第一次見到那麼精神又好看的老太太,對,就是好看:滿頭銀絲光潔地盤成髮髻,身上是一套整齊妥當的雲衫,看不見一絲褶子,手腕戴著一個手鐲,碧綠水潤。
老太太說話還是中氣十足,以長輩的語氣詢問了陸珈幾個問題。陸珈不敢多說一句話,也不敢少說一句話,總之老太太問什麼她答什麼,盡量禮貌大方得體。
「你們打算什麼時候結婚?」
呃?
結婚!
陸珈大腦短路了。
就在這時,徐嘉修慢悠悠地回答:「如果可以,我努力讓外婆今年就喝上外孫媳婦茶。」
今年?現在都快半年過去了……陸珈默默盯著杯裡的幾片綠茶,還有,徐嘉修要怎麼個努力法?
倉促的西潯之行,陸珈瞭解到不少徐嘉修的家庭情況。外婆這邊,徐嘉修還有三個舅舅,他媽媽是艾家最小的女兒,一直備受寵愛,所以要外嫁到東洲市的時候,氣壞了家裡人,外柔內剛的徐媽媽只用一句話反駁:「當初我娘不也是外嫁才來到了西潯嗎?」
「之後我媽媽生了我,我外婆還賭氣不來看我,第二年我爸爸要到國外技術交流幾年,我媽作為家屬可以跟隨,至於我……」徐嘉修頓了頓:「我外婆就主動要求帶我,直到五歲才回東洲。」
哦,那時候外婆年紀已經大了吧。陸珈有疑問。
「真正照顧我衣食住行的是張阿姨,外婆主要是監督,外公就教教我讀書寫字。」徐嘉修說,語氣溫和,還有一絲細微的情緒。
陸珈可以想像徐嘉修童年的樣子,沒有太多的玩伴,在嚴肅的大家庭裡一板一眼地成長,但也不缺愛:「張阿姨呢?」她問。
徐嘉修牽起她的手:「前幾年病逝了。」
「哦。」陸珈遺憾地點點頭。
徐嘉修嘴角帶笑,隨口問她:「我小時候算是留守兒童吧?」
好像可以算是,陸珈抱住徐嘉修的腰,她童年和徐嘉修不一樣,是飽滿又活潑的明亮色調,就是十歲那年——陸珈不去想不開心的事,大腦還是冒出了一個問題,她和徐嘉修應該能一直順順利利地走下去吧。如果感情也可以上保險就好了……
飯後已經是晚上八點了,舅舅們不准外甥開夜車回東洲市,兩位舅媽也很快整理出兩間房,就算不多玩幾天,一晚總是要留宿的。徐嘉修不再推托,陸珈自然跟著留宿艾家。
夜裡,徐嘉修帶她看小橋流水的夜景,青石板路,燈火闌珊的街道還掛著古色古香的紅燈籠,遊客行人熙熙攘攘,鋪子裡有賣好多有趣的小玩意兒,陸珈挑了好幾樣。徐嘉修給她付了錢,她也不推辭,小錢而已。
陸珈回到艾家,才發現手機裡有好幾條簡訊,都是Janice發給她的:「寶貝,妳幾點回來啊?」
青年公寓裡的Janice真的很無奈,自己闖的禍又不能不管,煮了泡麵端給留在公寓不肯走的葉大爺:「小葉總,來,先吃點東西填填肚子,吃飽了才有力氣那什麼,是不是?」
陸珈給Janice回了電話,稍稍解釋了幾句,快掛斷的時候想起一件事,「明天記得幫我打卡簽到。」
「好,沒問題。」Janice忍住嘆氣聲,根本不敢告訴陸珈,葉昂暘還在她這裡盯梢。
——記得幫我打卡簽到。
「呵。」有人笑了。
陸珈放下手機,說了一句玩笑話:「現在像我這樣的好員工不多了。」
「嗯,的確。」所以他眼光多好,徐嘉修微笑著認同。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