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3
西巷說百物語 (下)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79253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如此,金比羅終焉矣。」
 以舌燦蓮花之技揭露真相,
 渡世人至彼岸的靄船林藏,
 真實身份究竟是何等人物?

大首屈一指的出版商,
實為京阪地下行當首領的一文字屋仁藏,
承攬形形色色盤根錯節之委託。
將這些無法依常理解決的情節,
透過精心策畫的布局梳通理路的,
是又市孽緣不淺的損友──靄船林藏。
耍弄三寸不爛之舌的林藏,
一如其諢名,彷彿擺渡死人亡靈之靄船,
將人在不知不覺間──送至彼岸。

而京阪,亦有京阪的騙局──

©Natsuhiko Kyogoku 2010

★第24回柴田鍊三郎賞 受賞作,直木賞受賞作之「巷說百物語」系列新篇章。
★日本文壇魔術師.京極夏彥,以京阪為舞台,再啟奇幻與哀怨中羅織的鬼魅繪卷。
★以又市損友的靄船林藏為主角,獻上〈溝出〉、〈豆狸〉、〈野狐〉等三則京阪奇譚。

京極夏彥
Kyogoku Natsuhiko

小說家.創意家,一九六三年生於北海道。一九九四年以琢磨多年的妖怪小說《姑獲鳥之夏》晉身文壇,備受各界矚目。之後以《魍魎之匣》獲第四十九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嗤笑伊右衛門》獲第二十五屆泉鏡花文學賞、《覘き小平次》獲第十六屆山本周五郎賞,更以《後巷說百物語》奪得了第,一三○回直木賞。另著有《你怎麼不去死》、《豆腐小僧双六道中おやすみ》及《眩談》等,以多元風格深受讀者喜愛。

譯者簡介
王華懋

嗜讀故事成癮,現為專職日文譯者。近期譯作有《所羅門的偽證》、《邪魅之雫》、《渴望》、《再見,德布西》、《破門》等。

西巷說百物語〈下〉

溝出

一貧者歿
村人無計,入箱籠棄之
骨皮自分離
白骨破箱籠出
狂舞忘形

──繪本百物語‧桃山人夜話卷第二/第十八

【壹】

他引以為傲。
即便別人都說他是惡鬼、蛇蠍,寬三郎仍舊引以為傲。
他並非大膽,也非殘忍。
並不無情,也不冷酷。
但世人應該就是這麼看他的。
無所謂。結果才能有今天。他不後悔,不躊躇,也不想變卦。
十年了,作造說。
「這不是個好機會嗎?剛好又是個整數,就、呃──」
「就怎麼樣?」
「所以就是──」
「祭拜嗎?辦法事嗎?都過了十年才來搞這些嗎?荒唐。」
「什麼荒唐──」
作造說著,雙眉下垂,一張臉幾乎要哭了出來。
「怎麼這麼說話呢?老爺。」
「不就是嗎?我倒想問問你,你說的那法事什麼的,是要做什麼?」
「還什麼,當然是祭拜啊。」
「所以我是問,那祭拜是要做啥?」
「祭拜就是祭拜囉。就是,建個五輪塔還是墓碑什麼的,然後──」
叫和尚來誦經嗎?寬三郎厭惡地說。
「然後怎樣?請和尚大吃一頓,大夥一起喝酒吃麻糬,這樣又能如何?和尚倒舒服了,嘰嘰咕咕胡念一通,就有得吃有得喝,還有一大筆布施好拿,心滿意足。不用半點本錢。可是啊,出錢的咱們又怎麼樣?管它是五輪塔還是卒塔婆,樣樣都要花錢。光是清理那塊荒地,就是項大差事。還得搭棚子什麼的吧?準備也得花時間,還要人力。那人力要從哪兒來?這年頭,有哪個傻子願意不求回報替你勞動?還是要村裡的人丟下山裡跟田裡的活,叫他們去弄?放任農地枯死,也不伐木,是要等著餓死嗎?為死人費工夫,搞得連活人都不能活,你說說,這是什麼道理?」
何必爆豆子似地這樣反駁嘛──作造嗚咽著說。
「老爺說的確實沒錯,可是──」
「可是什麼?」
「這是心意的問題啊。住在美曾我五村的大夥的、呃──」
「所以就是心意的問題啊。」
「是的。」
那心意到了,不就夠了嗎?寬三郎說。
「心意這回事啊,作造,是需要花錢的嗎?只要在肚子裡、心裡頭惦念著,那不就夠了嗎?日復一日,在內心合掌膜拜,祈求亡魂超渡,我覺得這才重要。這麼一來,故人也才能瞑目不是嗎?就算蓋那什麼鬼玩意兒,讓和尚大撈一筆,死人也不會開心。」
追根究柢。
祭拜應該是各家自己要做的。
不,事實上大夥不就在做了嗎?死人的數目只會多,不會少。五座村子裡就只有一家檀那寺,住持應該也忙得不可開交。
雖然村人皆家境清貧,布施的金額亦可想而知──但這也是沒法子的事啊。僧侶又不是商人,寺院可不是為了賺錢而存在的。
寬三郎這麼說,結果作造垂下頭去了。
「怎麼了?你不服氣嗎?」
「不服氣?老爺,這是絕沒有的事。不是這樣的,只是──」
到底是怎麼了?寬三郎問,結果作造回答說「很可怕」。
「可怕?」
「就是山裡頭的那塊土地。」
「唔,那裡十年來從未整理,一片荒蕪,確實有些可怕。雜草芒草叢生,視野也很糟。不過那裡在變成那樣之前,本來就是沒人要去的地方啊。土壤貧瘠,沒法引水,日照不佳,交通亦不方便,根本沒人要靠近。」
是塊無用的土地。
是,作造敬畏地說。
「沒有半個人會去。」
「那不就得了嗎?」
「不是的。那個地方,呃──」
──有東西。
作造蹙眉說。
「有東西?有什麼東西?山賊嗎?那裡可沒偏僻到有出賊出沒。雖然在村郊,又靠山,但還算是在鄉里裡頭。再說,那裡也沒有幹道經過,即便在那裡埋伏,也等不到半個行人。你不是說沒有人會去嗎?待在那種地方,山賊都要餓死了。」
「要是山賊,還可以叫官差什麼的去捕。不是山賊,那裡出現的──」
──是冤魂啊。
「什麼?」
「呃,就是──」
幽靈──作造小聲再說了一次。
「幽靈?你是說戲裡出現的那個玩意兒嗎?怎麼又說起這種可笑的話來?這是在開玩笑?」
太荒謬了。
寬三郎真心這麼想。
「這不是玩笑。」
「那就是在胡扯。鬼扯淡。哪來的那種鬼東西?」
這裡,作造說。
「就在這裡,這座村子的村郊,那片荼毘原。」
荼毘原──
以前那地方不叫這名字。原本根本沒有名字。自從那之後──十年前那件事以來,人們開始這麼叫它。
「所以到底有什麼?穿壽衣的死人垂著雙手站在那兒嗎?太荒唐了。聽著,在那裡燒掉的死人,沒有半個穿著壽衣,是要怎麼出來作祟?」
「所以才會作祟啊。」
「為什麼?」
「因為沒有好好地安葬,所以他們也沒法好好地上路,不是嗎?」
無法前往西方淨土──
「死人就該按著規矩,好好地安葬才成──啊,庵德寺的和尚這樣說,我也這麼想。畢竟那可不是一兩個人而已。」
「按著規矩?什麼規矩?」
「就是,呃,沒有臨終水、沒有壽衣、沒有供品、也沒有誦經,什麼都沒有。連棺材都沒有不是嗎?就連三途川的過河錢──不,簡而言之,就是得為他們辦個葬禮才行。」
為什麼──
人都死了,還非給錢不可?
「你只是被那和尚給矇了。辦葬禮,開心的只有和尚而已。死人就算聽到那種花和尚誦經,也不可能開心。再說,除了那──」
那慘絕人寰。
「──那樣的做法之外,還能怎麼祭弔?如果我沒那麼做,不就只能全扔著不管了嗎?任憑腐爛。不,一定連你都已經死了,作造。如果你死了,會出來作祟嗎?你會陰魂不散,對把你剝個精光、把你燒掉的我作祟嗎?」
絕不會的事,作造舉手制止。
「全多虧了老爺,咱們這五村──不,這整個藩國才撿回了一條命。這是每個人心裡頭都再明白不過的事。但這跟那──」
是同一碼子事,寬三郎說。
「你這就是在指責我祭弔得不對,他們才會陰魂不散。都十個年頭了,這時再來埋怨,當時怎麼不說?不,與其事後才來挑骨頭,當時你們就該自己去做。忘恩負義的渾帳!」
沒錯。
所有的殘局──全是寬三郎收拾的。他幾乎是一個人扛下了一切。
他拉著大板車,不曉得來回了多少趟。在那片鬼哭神號的地獄之中,寬三郎付出了多大的心力?官員和村人全都袖手旁觀,置身事外,武士和和尚也只會掩鼻蹙眉。至於鄉里的人,則只是恐懼地顫抖。有身分的人,連靠近都不願意。
骯髒。
汙穢。
駭人。
死於疫病的屍首,
根本無人願意收拾。
不,不是那樣的,作造說。
「所有的村人都很感謝寬三郎老爺。即便過了十年,還是一樣感激不盡。大夥都要膜拜老爺,沒有一個人敢把腳對著老爺入睡。再怎麼說,應該要讓大夥依靠的庄屋──居然頭一個開溜了。」
只有老爺,作造說。
「只有老爺為我們設身處地,真正是捨身捨命,救了這五個村子。對這樣一個大恩人,怎麼可能有人敢有怨言?大夥都很清楚,沒有老爺,就沒有今天。這是真心話。所以我才會頭一個就來找老爺商量啊。」
「頭一個?──騙人的吧?」
我怎麼可能騙老爺?作造哽咽地說。但謊言就是謊言。想都不必想。
作造是竹森村的組頭。
既然他前來陳情,宣稱是五村的公意,那麼應該已經先商議過了。
「你來找我之前,你們各村的組頭自己先商議過了吧?」
「那是,唔──」
「噯,這也就罷了。然後──哈哈,我知道了,只是去找那個窩囊的庄屋之前,先來找我罷了吧。所謂的頭一個,就是這意思吧?」
「是。庄屋呃、那個──」
「他是個廢物。連收個年貢都能搞得怨聲載道,頂多只有寫通行證的用處而已。」
再說。
庄屋又右衛門──那個毛頭小子,說穿了也跟他父親一樣,和官差狼狽為奸。不過庄屋領的是領主的薪餉,本來就是官府的走狗。既然身負宗派人口審查的任務,跟檀那寺也是串通一氣。
跟武士和和尚勾結的傢伙──
不能相信。
是,作造恭敬地應著。
「村子外頭姑且不論,但這是村裡頭的事。既然是村裡頭的事,除非寬三郎老爺說好,任何事情都更動不得,就算庄屋說什麼也照樣不行。所以,小的做為五村的總代表,來向老爺這位美曾我五村之首──」
這些廢話就甭說了,寬三郎說。
「別管那種毛頭小子了。我說啊,作造,依我看,你們那組頭會議,那庵德寺的和尚也出席了是吧?」
「這──」
和尚出席了。錯不了。
「他也在場是吧?」
作造點點頭。
「這樣。那你們就是在那會上,被那個和尚給唬弄過去了。」
「唬弄──」
老爺真的很討厭住持呢,作造說。
「他是個人渣。」
「住持是個好人啊。我想他應該沒有老爺說的壞念頭。」
「我討厭和尚。除了汗流浹背、渾身泥巴地拚命工作,總算掙得一口飯吃的人──我全都不信任。」
寬三郎真心認為和尚無法信任。
不耕種、不飼養,也不製作、生產任何東西,卻能悠哉過日子,這實在天理不容。耕種,就會沾滿泥土;飼養牲畜,就會全身屎尿。要製作東西,就得破壞別的東西;而要生產出什麼,就必須有所失去。
他認為這個世界就是如此、應當要如此。
但武士和僧侶卻不是這樣。
他們什麼都不製作、什麼都不生產,甚至不事買賣,只知道竊取。極盡竊取之能事,卻又盛氣凌人。
寬三郎痛恨武士和僧侶。
這我懂,作造說。
「噯,像小的,是只能勉強溫飽的莊稼漢。成天汗流浹背,在泥巴裡打滾,靠這樣活下來。大夥兒都是。」
「就是啊。」
「可是老爺,這──可不是在說要讓和尚白賺一筆,而是勉強溫飽的村人、相信老爺的人們,正身陷惶惑、害怕之中啊。」
「惶惑──?只是和尚嚇唬你們,說不祭拜,冤魂就會出來作祟罷了吧?」
「所以說,真的出現了。」
都聽到聲音了,作造說。
「聲音?聲音到處都是啊。這可是個小村子,三更半夜,連有人放響屁都聽得見。是哪家夫妻在吵架的聲音吧。」
「不是的。那聲音可怕極了,說著我恨、我恨。夜復一夜,從那處荼毘原──」
荼毘原。
「從那種地方傳來?」
離村子很遠。
那個地方,離五村任何一處都很遠。不可能聽到那種聲音。
所以才可怕啊,作造說,自個兒摟住自己的肩膀。
「一想起來就要發抖。」
「你是說,你也聽見了?」
「就──」
就算不想聽,還是會聽見啊,作造縮起身體。
真的在發抖。
「大概一個月前吧,有人提起這樣的事來。一開始好像是花里的人說的,可最初我也像老爺一樣,嗤之以鼻,說哪可能聽得到那種聲音,太荒唐了。可是──」
愈來愈廣,作造眼睛朝上看著寬四郎說。
「從花里到畑野,還有小的住的竹森。」
「什麼東西愈來愈廣?」
「說他們聽到的人。」
「我說啊,作造,美曾我的確是個小地方,但小歸小,可也有五座村子。村子跟村子之間也不相連。那聲音居然大到每座村子都能聽見嗎?那是怎樣?是像狼嗥之類的嗎?還是唐土的老虎?就算是狼嗥虎嘯,也不可能從村頭到村尾,每個角落都聽見吧?再說,要是聲音真的大成那樣,我住的地方應該也要聽見才對。告訴你,這屋子可也在花里,就在五座村子正中央。沒道理那一頭聽見了、另一頭也聽見了,就偏偏我這兒沒聽見吧?再說,就算我在這屋子裡敲鑼打鼓,你住的那地方也聽不見吧?」
「聽不見。」
「那麼,那是比銅鑼更響的聲音嗎?那聲音就像火警鐘,用傳遍五村的聲量哇哇大哭嗎?那幽靈是用那種大砲似的聲音嚎天喊地嗎?」
「不是的,那聲音隱隱約約,就像蚊子叫一樣。聲音就像這樣,在耳邊響起,說著:我恨,我恨,骨歸骨,皮歸皮──」
哈!寬三郎嘆氣。
「那是怎樣?被你這麼一說,豈不就像上門賣藝,討飯要錢的嗎?那聲音一一巡遍每一村每一戶嗎?挨家挨戶上門,在屋簷下哭哭啼啼嗎?」
「不是那樣的。」
作造抬頭。
眼睛充血。
「這可是事實啊,老爺。耳邊忽然響起啜泣般的哭聲,納悶地轉頭一看,卻什麼人影也沒瞧見。但聲音還是繼續響著,自然會奇怪究竟是打哪來的對吧?於是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卻沒瞧見任何人。聲音似乎是從屋外來的,便出門一看,結果那聲音──」
就像是從山的方向。
乘風而來。
「從山上──?」
「是。大夥都這麼說。然後那聲音,木山、竹森、花里、畑野、川田,五個村子的人都聽見了,大夥都對這可怕的流言議論紛紛。結果,離荼毘原最近的木山,有個膽大包天的傢伙叫傳兵衛,他為了查明聲音究竟是打哪來的,循著聲音不斷地走去,結果一路──」
走到了村郊。
來到山邊。
去到那處。
「那處荼、荼毘原去了。」
「所以才說聲音是荼毘原傳來的嗎?」
「不,就──」
就是在那兒,作造說。
「什麼東西在那兒?」
「喔,就是在那個、草叢還是芒草原的地方,總之背後是山,夜半沒有任何人影。就連白天也沒有。就在那裡,像這樣──」
一男。
一女。
「有兩個人。這兩個人就像這樣,幽幽地站著。」
「一男一女?」
「是。那晚沒有月光,地方又大得燈籠無法完全照亮,然而兩人卻像這樣,就好似全身塗了磷似地,朦朦地發著光。」
「只有兩個人嗎?」
「是兩個人。」
「那太奇怪了吧?我在那裡燒掉的──」
可是超過上百人。
燒掉了百具以上的屍體。
我用這雙手,燒掉了叔叔、嬸嬸、姪子、姪女、朋友,把他們燒到只剩下骨頭,全燒光了。化身惡鬼燒光了。化身蛇蠍燒光了。不斷地燒,燒到連骨頭都焦黑,卻──
「只有兩個人?」
這樣啊?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世上不可能有。什麼幽靈、鬼魂的,世上沒那種東西。因為我全都燒光了──

【貳】

十年前。
美曾我五村慘遭疫鬼侵襲。
美曾我鄉由木山、竹森、花里、畑野、川田五個聚落所構成,是所謂的山村。
最早出現病人的是木山。
木山是五村當中最靠近山邊的一處。
儘管開墾斜坡,種植了一些作物,但穩定的收穫極少,三十幾戶人家幾乎都仰賴伐木、砍柴等林業來維持生計。
先是一個叫六藏的老人家死了。
六藏整個人變得蒼白無血色,口吐白沫,發起高燒。
食不下嚥,吃了也立刻吐出來。
不久後,膚色轉黑,抽筋似地痙攣不止,三天後便斷氣了。
六藏是個七旬老人,已屆高齡,一開始村人皆以為是大限到了。
然而。
孩童接著倒下。而且不只一人,是八個。稚齡孩童皆出現了相同的症狀──陸續死去。
接著是女人病倒了。
這種病──
會傳染。
到了這地步,木山的村人才驚覺這個事實。
然後幾個人逃走了。不,應該是打算讓弱小的人避難。
他們將十名左右的老人和婦孺分別送到再下去些的竹森和川田,留下來的負責照顧病人。
然而。
就是這決定壞了。應該──就是這決定壞了。
竹森和川田也出現相同症狀的病人了。被──傳染了。
不僅如此,連最外圍的花里和畑野也有人感染,狀況登時變得嚴重起來。因為這下不得不認定,這是一場可怕的時疫了。
總管五村的大庄屋又兵衛急忙召集各聚落的組頭協商,首先限制與木山之間的往來,接著將各村的病人全部隔離到竹森,動員五座村子,設法挽救──然而為時已晚,狀況是日益惡化。
無計可施。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