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瑜伽是一場冒險(簡體書)
  • 瑜伽是一場冒險(簡體書)

  • ISBN13:9787220101601
  • 出版社:四川人民出版社
  • 作者:王志成
  • 裝訂/頁數:精裝/298頁
  • 規格:20.8cm*14.6cm (高/寬)
  • 出版日:2017/06/30
人民幣定價:40元
定  價:NT$240元
優惠價: 87209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瑜伽是一場冒險》為作者關于瑜伽究竟是什么、怎樣練習瑜伽、瑜伽將會把人們帶往何處等問題所做的探究文集,從哲學高度解讀了瑜伽的意義和價值,從養生的角度解釋了瑜伽練習的原則及其注意事項,帶領讀者一起通過持續地自我探究來達成生命的自我更新和自我的升揚——整理你的瑜伽,過一種主動的生活,在你那有限的人生里美好。體驗一場靈魂的冒險和升華。


王志成,浙江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著名的宗教哲學和瑜伽哲學學者。倡導大瑜伽的哲學觀念,倡導瑜伽的中國化,倡導瑜伽哲學和瑜伽實踐的融合,教導和實踐智慧瑜伽、喜樂瑜伽和阿育吠陀瑜伽。從事瑜伽典籍翻譯、注釋和論述。著述頗豐。

  瑜伽的路沒有等待

  我們行走在瑜伽的路上。有人說,我還不明白瑜伽,你等等我。也有人說,你還不明白瑜伽,我等你,到時我們會彼此明白。也有人說,等你自己明白了,等你自己開悟了,我再來跟你學習吧。然而,情況遠非如此。

  瑜伽的道路上,等待是很少見的。等待只是一個托詞,甚至是一種無知,或是愚癡者的說法。事實是,當某人在說等你明白的時候,他卻在飛速前進,根本停不下來,因為他對有關他的那種安身立命的“真理”“自由”“家園”的真正渴望是如此強烈、如此真誠,他哪里還能等待呢?——除非他的這一渴望不是真的,或者并不真實或真誠。

  如果某個人走得并不遠,但卻自認為不錯、自認為已經走得很遠了,他對他人說,我等等你吧——這樣的所謂“等待”,其實也是很難的。因為這樣,他們彼此只能到達某一個“場地”,根本沒有辦法走向更加深遠的自由之地。他還沒有達到天花板的高度,卻談論在樓上等你,這如何可能?最多只是在同一個平面上“糾纏”而已。這樣的時候,更多的只是一種期待,期待對方的順從、跟從、妥協或合作。

  對于把這三界視為火宅的瑜伽人來說,他不會等待——無論是等待他人或等待自身,他一定馬不停蹄向前奔跑,直到火宅三界的幻影消失,直到看見光明,直到一切都在光明中。

  預備性認識

  不要用一種眼光看世界。如果只用一種眼光觀察這世界,恐怕不僅看不清楚這世界,還會看錯了這世界,因為三種德性同時對這世界生發著復雜的作用。在我們人來說是這樣,對一個社會來講也是如此,作為個人和社會所在的地球,亦然。

  按照雅斯貝斯(K.Jaspers)的觀點,經歷了漫長的進化歷史,人類從原始的前軸心意識轉到了軸心意識。前軸心時期所經歷的時間相對很漫長,而軸心時期以及軸心后時期所經歷的時間也已經過了2000多年,而當下的人類正在轉向第二軸心時代的路上奔跑。在這一路奔跑的過程中,既可能成功,也可能失敗。失敗了,就仍然停留在軸心時期的意識中——人類就可能面臨自我毀滅和自然毀滅的混合狀態。存在還是毀滅,是需要我們誠實面對的實在問題。這樣的問題,如潘尼卡(R.Panikkar)等諸多的思想家都已經明確地分析過。潘尼卡呼吁我們要走向超歷史意識時期,也就是我們所說的第二軸心時代。思想家卡曾斯(E.H.Cousins)也曾公開呼吁人類需要走向第二軸心時代,共同面對人類所面臨的各種挑戰和危機。斯威德勒(C.Swidler)則呼吁我們進入全球對話時代,而神秘主義者、思想家蒂斯代爾(W.Teasdale)呼吁我們進入靈性間時代。或許我們需要不斷呼吁,直到這個世界有了真正的回應:強化全球一體的生命意識,強化全球生命體的生態意識。我們人的價值觀需要發生徹底的變革。這種變革就是重新實現人—宇宙—神圣之間和諧的存在節律。

  世界范圍內已經有一股第二軸心時代的力量在成長。然而,地球和人類曾經的歷史告訴我們,當今時代相比以往是更加不確定的時代。用當下時髦的一個詞來說,這一時代是所謂的“黑天鵝”時代。用印度傳統的術語來說,這是卡利時代。在這不確定的時代,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努力參與這個宇宙的游戲,我們無須給予任何軸心時代式的期待和判斷,我們勇敢面對我們的人生、文化、信仰及我們的共同體。正如剛剛生下的嬰兒需要把臍帶切斷,才能讓生命得以真正新生一樣,我們要往上,由著我們人生的要求,向上推演和探究,一直抵達宇宙的根源之處,找到我們人的安頓之地,決定我們人生的態度,作為真的人穩穩地站立,活出我們人生的本意。

  瑜伽樹上兩只“鳥”

  瑜伽的樹上有兩只“鳥”,也就是我們的兩個“我”。其中一個是純粹的“我”,這個“我”就是純意識,是阿特曼,是至上之“我”。另外一個“我”是折射的“我”,是折射的意識,這個“我”似乎是做者(doer)。從根本上說,這折射的“我”并不是真的“我”,但我們卻主要依靠這個不真的“我”猛刷著我們的“存在”感——在宇宙的舞臺上,我哭,我笑,我叫,我鬧,我戀愛,我追求,我創造,我破壞,我憤怒,我嫉妒……我“展示著”種種,因為我“存在著”,因為這些就是我的“存在”。

  一只鳥安安靜靜,不說不言,默默看著另一只鼓噪著的“鳥”。另外一只鳥不明真理,在二元的對立中,他滿是煩惱——他本是梵,但卻忘記了他的家園和身份,于是他由梵成了煩。

  第一個“我”會睡著,會醒來,會處在醒態、夢態或深眠態。第二個“我”不睡不休,沒有醒態、夢態和深眠態。

  要明白,本質上你不是第一個“我”,你是第二個“我”。但第一個“我”和第二個“我”有著直接的聯系。受限的是第一個“我”,不受限的是第二個“我”。第一個“我”的狀態是暫時的、不連續的、時間性的、二元性的。第二個“我”才是真的、自由的、超越的、永恒的。

  我們每一個人都生活在這兩個“我”中。這兩個“我”如何整合呢?

  最簡單地說,瑜伽的路或瑜伽修行就是要把這兩個分離的“我”做一種聯結和整合。瑜伽修行是生命提升的工作,所以這一瑜伽的修行就是立足第二個“我”來處理和協調第一個“我”。第二個“我”就如大海、水壩。大海汪洋,無池塘之邊界;大壩決堤,無溪流之局限。也就是說,要讓第二個“我”起到決定性作用,在第二個“我”滿溢之后,第一個“我”就會發生質變——這就是同質化的修行之道。瑜伽修行,特別是智慧瑜伽修行,是讓我們認識到第一個“我”就是第二個“我”,并安心生活在這樣的狀態中。

  《蒙查羯奧義書》說,美羽親心侶,同樹棲一枝,一啄果實甘,一只唯視之。當你覺悟了這個“我”,你就不是刷存在感,而是安住于存在本身中;就不是獲得小聰明,而是獲得真智慧;就不是收獲那一點點果實的快樂,而是獲得恒定持久不離的喜樂。瑜伽的路就是這樣簡單,但為學實難。難就難在你看見了瑜伽樹上的這兩只鳥,但你的這兩只鳥難以做到生命性情的“相應”。瑜伽的聯結,說說容易,但只有真正實行起來,才能成為真的瑜伽士,成為默視宇宙的那只鳥。

  燈和燈光

  走路,你提燈。

  但愿你不被這燈光籠罩。

  你要成為燈,走過,再走過。

  有效的冥想要與至高者對接

  我們修習瑜伽的都知道吠檀多。吠檀多的一部根本經典《梵經》告訴我們,冥想時必須把你的冥想對象想成是那至高者,而不是相反。這一冥想思想非常重要。在冥想的初期,我們選擇的冥想對象似乎還不夠“高大上”,這沒有問題,關鍵的是你要知道或者要有意識,無論是什么對象,它們都是那至上者的顯現、都是那至上者。唯如此,我們的冥想才會進步并得以受益、收益。

  這讓我想到跨文化對話先驅、佛學家、印度學家、神學家、智慧瑜伽士潘尼卡說過的,我們可以把耶穌理解為基督,但不可以把基督理解為耶穌。這是他給神學界提出的“挑戰”。類似地,我們可以把歷史上的克里希那視為至上的神(毗濕奴),但不能把至上的神等同于歷史上的克里希那。我們可以把歷史上的釋迦牟尼理解為佛,但不可以把佛等同于釋迦牟尼。有人覺得很難理解這樣的話,說耶穌就是基督、基督就是耶穌,克里希那就是至上的神、至上的神就是克里希那,釋迦牟尼就是佛、佛就是釋迦牟尼。但是,這樣的理解并不符合基本的邏輯,這等于是說,蘇格拉底是人,人就是蘇格拉底。我們可以說,蘇格拉底是人,但是我們不能倒過來說,人就是蘇格拉底。

  類似地,可以說陶罐是黏土,但不能說黏土是陶罐;我們可以說吉瓦(jiva,即個體靈魂)是梵,但不能說梵是吉瓦。當然,這還只是邏輯上的,而且只是走了一半的路程。

  冥想的深刻道理,《梵經》說得很清楚:冥想就是與那至高者對接,并最終融入其中、合而為一。冥想時,我們的冥想對象可能并不是那至高者,可能是一片飄飛的云,一朵芳香的花,一片潺潺流動的水,一座栩栩如生的神像(印度人稱為擇神),或者是我們尊敬的過世或在世的一位導師、一位古魯,等等。但我們的腦子要清楚,這些對象都只不過是那至高者顯現的征物,這些對象是我們與至高者的接頭標記,我們透過這些對象、觀察這些接頭標記、搭借這些征物來和那至上者接頭匯合、聯結結合,也就是,和梵結合,和道合一,并成為梵,成為道。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