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夢回梨花落(簡體書)
  • 夢回梨花落(簡體書)

  • ISBN13:9787201115207
  •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
  • 作者:唐家小主
  • 裝訂/頁數:平裝/237頁
  • 規格:23.5cm*16.8cm (高/寬)
  • 出版日:2017/04/01
人民幣定價:26.8元
定  價:NT$161元
優惠價: 87140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落魄逃難太子撞上鏢局彪悍大小姐,本是一段歡喜冤家的俏皮故事,卻因各自私慾演變成悲劇。

她再不是那個無憂無慮的小姑娘,他也再不是當初任她搓圓捏扁的小子。

她未想過,自己全心全意信任的人,不僅騙自己*狠,也傷自己*深。

而等他們都放下成見,卻又永遠地錯過了 ……

舍下山河,卸下榮華,哪怕遙遙無期,他也願意守在梨花樹下,只可惜,再也守不回心底之人。

 

聽,是誰唱著:花開就一次成熟,我卻錯過 ……

唐家小主

熱衷中國古典文化,自學生時代開始進行文學創作,至今已創作多部作品,字數累積超300萬字。已出版的作品有《七夜歌》《十年紅妝》《剜初心》等。

楔子

第一章山溪野徑有梨花

第二章梨花發後杏花初

第三章落日梨花照空壁

第四章長信梨花暗欲棲

第五章梨花滿地不開門

第六章偷來梨蕊三分白

第七章梨花落盡柳花時

第八章砌下梨花一堆雪

第九章洛陽一別梨花新

第十章一樹梨花一溪月

醫館內,大夫正坐在櫃檯清點賬本,門口的刺繡簾子突然被楚少秦揭開,安青也隨之而來。

見到當今天子,大夫慌忙下跪,聲音戰抖地喊道: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然而楚少秦並沒有閒工夫搭理他,只徑直往安青交代過的房間走去。

隨他一起前來的太監識趣地留在前廳,淡淡吩咐了大夫一句為安青療傷。這回,大夫可不敢再說什麼先收錢的話了。

醫館不大,所以梨秋雪休息的房間也很小。楚少秦一進門就看見了躺在床上的梨秋雪。她眉頭緊皺,額頭滲著細密的冷汗,臉上的表情很是痛苦,手臂上纏繞的紗布隱約透著一絲紅。

“雪兒!”楚少秦輕聲呼喚,擼起袖子為梨秋雪拭擦前額的汗珠,並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臉側。

她的手很涼,額頭卻燙得離譜。

良久,楚少秦問道: “雪兒,我是少秦,我在這,雪兒,你這是怎麼了?”

但沉睡中的梨秋雪並不能回答他。

“是殺手,有人僱傭了殺手來殺她。”安青的聲音自門外傳來。

他身上的傷口已經處理好了,雖然大夫很想 “細心”為他包紮,但他可坐不了,有些事,他一定得讓楚少秦知道。

等安青將事情道明,楚少秦沉默許久,而後緩緩開口: “雪兒,對不起,讓你受委屈了。雪兒,我這就帶你走!”

楚少秦抱走梨秋雪的時候,安青緊隨其後,醫館大夫卻連頭也不敢抬,白銀和馬的事情也閉口不提,生怕惹來殺頭之罪。

楚少秦將梨秋雪抱回寢宮時,花羽正忙活著佈置東宮。花家為楚少秦打下了皇位,她的皇后之位也算是坐實了。一想到梨秋雪已經被剷除她便心裡歡喜,從今往後,她在后宮也算是無內憂外患。只是沒想到,她還沒高興幾天,宮內的小太監便急匆匆地跑來她的院子禀報要事。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奴才剛才看見皇上行色匆匆回了寢宮,還帶回來了一名女子,現在正請太醫過去就診。”前來禀報的小太監跪在了東宮大院內,站在院子內修剪花枝的花羽一怔,不慎剪斷的牡丹翩然落地。

她臉上的愉悅漸漸的凝固成冰冷,放下手中的剪子冷冷問道: “那名女子叫什麼?”

“據說叫梨秋雪……”

花羽望著宮外深紅的走廊,眸中起了一絲殺意。

幾名太醫匆忙趕到楚少秦的寢宮,楚少秦守在梨秋雪身邊,緊緊地握住她的手。太醫們忙活著給梨秋雪拆紗布換藥,梨秋雪身上一道道的傷口觸目驚心,讓楚少秦忍不住握拳錘向床柱。

這一側頭,他才注意到安青一直站在不遠處。

“你叫什麼名字?”楚少秦望向安青。

“安青。”

“從今日起,朕命封你為雪兒的侍衛,朕不在的時候,你負責替朕保護梨秋雪,決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到她。當然,朕會命人教你一些功夫,也會派人暗中保護雪兒。只是暗處始終隔得太遠,朕要你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待在朕的雪兒身邊,如果雪兒有危險,就拿你的命去保護他。”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幾個字楚少秦咬得很用力,似乎警告一般。

雖說他心有擔憂,但他也不敢趁雪兒昏迷時對她朋友做什麼,或許是梨家一事的陰影 ……從今往後,他一個字都不想騙她。

聽到能學功夫,安青當即跪下道: “草民叩謝皇上!”

楚少秦揮手示意他起身,安青隨即起身退​​隱一旁。

不急,他現在沒辦法保護秋雪,只能在暗中多多觀察,等有足夠的能力了,他就能靠近秋雪一些了 ……

“聽說秋雪妹妹受了傷。”花羽人未至,聲音卻以穿過珠簾,傳入楚少秦耳內。身著華服的她徐步走入楚少秦的寢宮,這裡似乎是她想來就可以來的地方。身後的宮女微微低頭跟隨而上,隨她停下而止步。

“你來做什麼?”

“來看看秋雪妹妹的傷勢如何。”花羽親暱的稱呼著梨秋雪為妹妹,似乎是為了體現自己的大度。而楚少秦擋住了她想要伸向梨秋雪的手,似乎對她有所警惕。

安青站在一旁,看著花羽臉上的笑容漸漸凝固,最後一臉怒容的轉身離開寢宮。

花羽離開寢宮後,楚少秦命人將梨秋雪安置在離他最近的西陽宮,並吩咐侍衛嚴加把守,決不允許花羽以及相關人等靠近。

安青似是猜測到什麼,但也裝作不知道,因為對他來說,只要保證梨秋雪的安全就好。

西陽宮面朝東南,寢宮後的院子種上了梨花樹,那是楚少秦命人移植過來的。他想著,等他的雪兒醒來,就可以坐在夕陽下看著梨花樹,就好像從前一樣。

可梨秋雪醒來的時候,卻沒有和他說過半句話。她看著陌生的環境,看著冷清的宮牆,看著她熟悉而陌生的楚少秦,再沒有笑過。

楚少秦解釋著自己為什麼瞞著她,解釋著這一切都不是他指使的。可她不聽,她就算知道這一切並不是他所能預料和控制的,但她心裡就是無法原諒他。無法原諒他從一開始就說謊,無法原諒他口口聲聲說只愛她一人,卻為了報仇而答應花晟鶴娶花羽。

他們男人的天下和權利,她不懂。她只懂得,愛是不背叛,愛是一生只守一個人。

楚少秦費盡心思的哄她,將所有的金銀珠寶,綾羅綢緞都送往西陽宮。可梨秋雪從不看那些東西一眼,她只是靜靜地看著院子外的梨花樹,彷彿在回憶遙遠的過去。西陽宮內,陪伴著她的,只有安青和一名小宮女。

有一次,小宮女往她的茶水里下毒被安青發現。楚少秦原本要審問她幕後指使,可小宮女咬舌自盡,事情不了了之。再後來,西陽宮內只剩梨秋雪和安青陪伴。楚少秦雖然每天都來探望梨秋雪,想和她和好,想回到過去。可梨秋雪對他的態度卻冷漠的可怕,兩人總是以吵架的方式分別。

在梨秋雪養傷的這段時間裡,她總是不經意的問安青: “你為什麼要救我?為什麼要帶我回到這牢籠?”

安青不知道該回答什麼,他抬起手,擷取了一朵梨花。她將梨花插入梨秋雪的髮髻,溫柔地淺笑著。

“我記憶裡的秋雪,是笑起來很好看的姑娘。”安青說著,梨秋雪也抬起手撫摸著發上的梨花。

她似乎很久沒有笑過了,她摘下發上的梨花,恍惚間想起剛認識楚少秦時的事情。那時的梨花開得和現在一樣絢麗,她還是愛捉弄人的大小姐。那時候的她,霸氣凌人,一門心思都在佈置機關和捉弄人上。

楚少秦剛邁進院子的時候,梨秋雪抬頭衝著安青露出了一抹淺笑。這一個多月來,她從沒對他笑過。而現在,卻對著安青笑了。這樣的笑在一個君王眼裡,是那麼刺眼。他加快了腳步走到了他們面前,並吩咐安青出去宮外守著,沒有他的許可,不准踏入西陽宮半步。

安青離開後,梨秋雪並沒有搭理楚少秦,而是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寢室內。尾隨在她身後的楚少秦微蹙眉,一同邁進了她的寢室,並鎖上了門。

“雪兒,你一定要這樣對我嗎?我到底要怎樣做你才肯原諒我?我到底要怎樣,我們才能回到過​​去?”

“放我走,讓我離開這裡。”梨秋雪收起笑容,坐在了茶桌邊飲茶。

“走?你現在孤身一人,除了我能保護你之外,你能去哪?”楚少秦上前,抓住她的手,逼她直視自己。

而梨秋雪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說道: “我想回家。”

“回家?現在我才是你的家,有我在的地方,才是你的家,雪兒,嫁給我,我會傾盡我所有,給你想要的一切。”楚少秦抓住梨秋雪的肩膀,懇求她嫁給他。

“你已經有花羽了,這個宮裡,沒有我存在的意義。你讓我走吧,讓我去我自己想去的地方。”

“你是不是愛上安青了?”楚少秦皺起眉頭,勃然大怒,“我不准你愛上其他人,你這輩子只能愛我一個人,你是我的!”

“我從來都不是你的!”梨秋雪從來不對任何人示弱,包括楚少秦。從他成為帝皇的那一刻,她便已經不認識他。他已經不是那時願意為她摘下星星的人,已經不是那個說一輩子只愛她一個的人。

所以,她只屬於她自己,不屬於任何人!

“那我就要你成為我的人!”出乎意料的剎那,楚少秦攬住了梨秋雪的肩膀,極大的力氣讓她無力掙扎。

他一把將她拉進自己的懷裡,用那不可撼動力量緊緊抱住她,像要將她揉進自己的身體裡。陌生而又熟悉的聲音,在梨秋雪耳畔響起: “我不允許你離開我,我要你成為我的人,永遠留在我身邊!”

痙攣似得吻落在了梨秋雪唇上,頸上,她閉上眼,任由楚少秦胡亂的親吻。兩人一步步退向床榻,灼熱的吻化成一團火,將他們灼燒著。楚少秦嘶叫一聲,轉而看向被梨秋雪咬破的肩膀。鮮血順著牙印淌出,而他卻發瘋似得向她索取。

他所愛的女人,只能被他佔有,決不允許有第三者!

楚少秦離開西陽宮的時候,行色匆匆。他從安青身邊走過時,斜睨了他一眼。安青從那樣的眼神中讀出了不安和嫉妒,那一刻他斷定,西陽宮內肯定出什麼事情了。

安青轉身跑進西陽宮的時候,梨秋雪已經不在院子裡。他找遍了整個西陽宮,最後在那扇半掩著的門外依稀的看見一抹身影。他頓時停滯在原地,步履艱難的向前邁去。他抬起手,緩慢地推開那扇門。只見梨秋雪衣衫不整地坐在床上,她髮絲凌亂,淚痕已乾,冷冷地看著床褥上那灘鮮紅。

“秋雪……”安青渾身顫抖著,他走到梨秋雪面前,想要伸手撫摸她的臉,手卻在咫尺間停住,顫抖著攥成拳頭。他拔出腰間的佩刀,轉身要朝著門外走去。

這些日子他學得很刻苦,除了照顧梨秋雪就是在練功。大概他是有天賦的,也夠努力,所以進步神速,然而比起梨秋雪還是差了一大截,所以梨秋雪常常打趣他。而自從小宮女下毒事件後,他又被允許佩戴刀劍了。此刻,他想用楚少秦賜的刀,斬殺他!

“安青!”梨秋雪拽住他的手臂,不讓他離開。

“我要殺了他!”

“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情,安青,你不要管。”梨秋雪的語氣十分複雜,複雜到安青聽不懂。

“可是他……”

“我恨他!”梨秋雪緊緊抓住安青的手臂,似乎要掐出血來,半晌後又流著淚說道,“可是我也愛著他。”

“秋雪……”安青鬆開了握住佩刀的手,他轉身將梨秋雪摟入懷中,就像親人一樣安慰著她,任由她在他懷裡縱聲大哭。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