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1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9252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 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金鼎獎作家王文華 x數位插畫師陳虹伃 首度攜手合作
他們用一枝筆、一張紙,為孩子打造一座魔法舞臺
跟著大將軍跨越時空,探索戲劇裡發人深省的藝術哲學
小城的將軍威風凜凜,卻沒有人記得他的名字!
為什麼十八般武藝的大將軍不肯承認自己是將軍呢?
大盜軍團就要來襲,將軍能帶領大家殺出重圍,保全性命嗎?
人生就像一齣戲,而戲劇裡面是否有真實人生?
一個好將軍,如果登上了舞臺,又該有什麼樣的表現?

與王文華老師一起坐上老天鵝,飛進藝術童話裡!
繼《首席大提琴手》(音樂)、《第100棟樓》(建築)、《想不到的畫》(繪畫)之後,這一回,王文華老師將以戲劇舞臺為背景,帶大家上演一場虛實人生的矛盾與衝突,讓孩子在幽默的童話故事中,了解傳統戲曲與當代戲劇的美感與特質,並且思考人生的重要哲理。
《戲臺上的大將軍》分別收錄〈真假將軍〉與〈張飛喝不斷那座橋〉兩篇故事。
〈真假將軍〉描述平原小城裡的一名演員,因外型適合演將軍,久而久之,沒人記得他原本的名字,甚至在嘗試扮演其他角色時,不被觀眾接受,只得攬下戲中所有的將軍角色。當土匪進攻平原小城,百姓大難臨頭,坐困愁城時,大家把腦筋動到將軍身上,拱他上城抵禦。將軍運氣好,用三句臺詞就嚇退土匪,名聲從此遠播,皇帝賜他一個真正的將軍封號,自此打遍大江南北,成為真正的將軍。
〈張飛喝不斷那座橋〉則是一場鬧劇。擔任演員的青菜先生,演張飛,卻喝不斷長坂橋;演秦檜,卻拿手機跟店員點披薩。引起眾怒後,青菜先生轉身一逃,找件戲服偽裝一下:扮警察調節糾紛,反而讓糾紛更亂;扮交警疏導交通,反而讓秩序更糟;扮廚師煮湯上菜,反而讓顧客難以下嚥。大家紛紛圍上來理論,這下子青菜先生想要敷衍了事也行不通了。

兩則幽默的故事有其傳遞的主題。在《戲臺上的大將軍》中,兩個童話最值得細細咀嚼之處,便是在假戲真做,以及真假虛實之間探索的空間。稱職的扮演好角色,會平復災難,帶來和平;敷衍隨便的態度,倒是攪和起一團憤怒。作者以戲劇為背景,戲曲人物為主角,把觀眾拉入故事中,隨著主角一起演人生的戲。能抽離故事在一旁觀看的,反倒只有讀者。也許藉由閱讀,才能從真亦假來假亦真的虛實之間,分辨自我與人生。
──悅讀學堂執行長 葛琦霞

王文華  著
金鼎獎作家
家住埔里小鎮,在一所群山懷抱的小學裡當老師。
 得過牧笛獎童話首獎,以《首席大提琴手》與《可能小學的愛地球任務》拿到金鼎獎。
 他最愛秋天。涼涼的秋天,月光遍灑的夜晚,故事蟲一隻一隻跑出來,牠們排著隊,一隻挨著一隻,乖乖站在月光下,搶著說出自己的故事。
 那時,是王文華最忙的時候,他連忙煮咖啡,點蚊香,豪氣的連開十幾個檔案,希望有十六隻手、八個鍵盤,才能把故事蟲告訴他的故事一一寫下來。這麼多年下來,他聽著故事蟲們說的話,寫出很多很棒的故事──像是《第100棟大樓》、《想像不到的畫》、《可能小學的歷史任務》、《小女生EVERY DAY》、和《我的老師虎姑婆》,當然,還有這本你拿在手上的《戲臺上的大將軍》。


陳虹伃  繪
英國金斯頓大學插畫暨動畫研究所畢業。
 來自臺中,卻不知不覺的在臺北流浪了十幾個年頭,不小心的當過電視圈小助理,也不小心的製作過一些動畫,但最愛的還是畫畫。2012年,決定在世界末日來臨前,帶著兩隻貓咪移居南方,開始專心畫畫。目前在炎熱的南國,一手拿畫筆,一手抱小孩,手忙腳亂的持續著繪圖工作與育兒生活。

坐上我的老天鵝,飛進藝術童話裡……
   我們有幸,活在這個時代,生活周遭處處有公共藝術。文化中心裡,終年安排各種展演活動;打開手機,滑一下螢幕,想看什麼戲劇、電影隨時都有。
 可不可能讓孩子在閱讀裡,進入藝術世界呢?
 這是我在創作藝術童話時的初衷。
這世界,因為有了藝術,變得更為多彩,藝術陶冶人心,抒發情感,治療憂傷。更棒的是,在媒體與網路發達的時代,即使你沒辦法彈首曲子,沒有辦法刻個人像、跳一支舞,卻能欣賞音樂、觀賞戲劇、閱讀文學⋯⋯。
 寫作《首席大提琴手》時,我想起小時候,那時沒錢學音樂,所以也不懂音樂。我現在長大了,雖然還是不會彈奏,但進入音樂廳,聽一場好的音樂,卻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我的手機裡藏了很多音樂,開車寫稿子看書,我都離不開音樂,那麼,說我是個音樂人,應該也可以吧?
 於是,第一本寫音樂的故事就這麼叮咚出來了。
 《想不到的畫》,故事的由來是我高中讀美工時遇到的兩位老師:一位在國內享有盛名,他要求我們畫畫都得照他的規矩來,一筆一畫,一絲不苟;另一位老師像嬉皮,對我們沒脾氣很隨性,他只注重我們畫自己想畫的。兩位老師沒有誰對誰錯,他們的教法各有千秋,畫出來的作品也是各有特色,我想,藝術也應該如此,沒有絕對的好與壞。
 《第一百棟大樓》裡,完美爺爺要蓋這輩子的第一百棟大樓,他一切都要求完美,甚至連大樓看出去的視野也要絕對完美,這就引來了另一個對照組──一個完全不完美的屋子,住了一群極快樂的人。這樣的對照很有趣,我也寫得很開心,還有孩子寫信給我,說他們家就住在完美爺爺的大樓對面。
 寫著寫著,連續三本故事都在寫藝術,我開始訂出一個目標:寫出一套都講藝術的故事,要以音樂、美術、建築、戲劇、文學、雕塑、舞蹈和電影為主的童話故事?
 我的老天鵝啊,有辦法嗎?
 高中時,讀白居易的〈琵琶行〉,佩服他能把音樂入文,用文字來描寫琵琶的聲音,讀時又暢快又傷感,寫作寫到這地步,難怪能流傳千古。
 我常在上語文課時,要孩子們聽音樂寫短文,看圖寫作文,就是希望小朋友能用多元的觀察與想像,去描寫這世界。
 希望小朋友讀了這些寫藝術的童話故事,也能用不同的角度看待事物,用包容的心態來面對這世界,世上何其大,我們怎麼可能只用一種方法來認識他,或是強迫別人接受我們的看法呢?
 說的是藝術童話,但追根究柢,竟又成了書寫人生。
 嚴肅的完美爺爺,碰上了樂天的家族;一絲不苟的老師,偏偏遇上率真的孩子;藝術表現手法既然有那麼多,人生的選擇自然就更多。
 父母帶孩子閱讀這些故事,一定很快樂,因為說的都是別人的故事,故事人物的表現如此荒誕不經,但故事後頭,卻有更多值得和孩子探討的課題。
寫《戲臺上的大將軍》時,我希望能用更不同的方法來創作,希望這本書能打破前三本的規則,這是我給自己的期許,期許自己在接下來的每一個藝術童話,都能用新的藝術視野,寫出更好看更有意義的童話故事,我以此自勉,也希望這本書,能讓您與孩子都喜歡。
──作者 王文華

作者序  02

真假將軍  08
1. 戲臺上的將軍 10
2. 大難臨頭 18
3. 大盜賊來了! 24
4. 百戰百勝大將軍 34

張飛喝不斷那座橋64
1. 跌下馬的將軍 66
2. 拿著手機的秦檜 78
3. 少了褲子的警察 88
4. 只會煮泡麵的廚師 100
5. 先生,你的披薩好了! 118

推薦文1 假作真時真亦假……………………謝鴻文   124
推薦文2 藝術童話裡的藝術與哲理…………葛琦霞   126

戲臺上的將軍

 將軍原來的名字叫什麼,沒有人記得,平原小城裡的人只管叫他「將軍」。
 但是,將軍並不是將軍,他只是一個演員,專門演將軍。
 想擔任將軍這個角色並不容易,必須長得虎背熊腰,嗓門又大,面對千軍萬馬,要能指揮若定;還要會一點武藝,與敵軍交戰時,得顯顯身手。更重要的是,將軍的眼神要犀利,不怒而威。
 平原小城的戲迷是出了名的刁,沒符合這些條件,別想上臺演將軍,肯定會被觀眾嫌棄。
 而我們現在要說的這個將軍,就符合這些條件,身材魁梧,嗓門大,眼睛炯炯有神。打從他第一次上臺演戲開始,就是將軍的不二人選。
 不管是演程咬金、張飛,還是徐達、項羽,戲臺上如果缺將軍,就一定是將軍來扮演。
 將軍很苦惱,一個演員要能扮演各種角色,上演皇帝,下扮乞丐,三百六十行要行行都能演出,所以將軍哀求戲班主人,讓他換換角色,例如演個書生。
「白面書生,上京趕考。」將軍說。
 戲班主人點點頭說:「去吧,去吧,就如你說的。」
 隔天,將軍戴著秀才帽,上場了。
 鑼鼓點兒咚咚響,書生上場了,還沒開口,滿場的觀眾先噓他:「將軍,你別逗大家了吧,你拿筆像拿刀呀。」
 唉,前面說過了,平原小城的觀眾特別刁。
 屠夫也拿刀,好吧,那換件衣服,去演屠夫吧!
 將軍扮成屠夫,拿著殺豬的尖刀,邁開大步登上臺,臺下觀眾又噓他:「將軍呀,你是要指揮小豬去打仗嗎?快快下臺吧!」
 從此以後,將軍死了心,只上臺扮將軍。
 「隋唐演義」的程咬金、「三國傳奇」的猛張飛、「楚漢相爭」的西楚霸王項羽,不管哪一朝哪一代的將軍,將軍都能演得入木三分。
 下了臺,將軍不穿戲服,走在大街小巷,人們還是衝著他喊將軍。
 「將軍,出來巡城啦?」客氣的老爺爺說。
 「將軍,怎麼沒看見你的兵?」愛說笑的的姑娘們問。
 「將軍好!」剛放學的孩子自動沿著馬路站成兩排,一個個向他行禮問好。
 將軍還能怎麼辦?他只好尷尬的點點頭,像個真正的將軍在巡城,從街頭走到巷尾,買了一隻燒雞、一碗豆花(唉,將軍也要吃飯的呀!),帶回家慢慢吃。
 「將軍如此受歡迎,那我就死了心,永遠扮將軍吧。」將軍心裡這麼想。


大難臨頭

 這一年,戲院的生意變差了,買票看戲的觀眾愈來愈少。
 不是將軍的演技變差,而是大盜賊王二麻子要來了。
 消息是從山邊小城傳來的,山邊傳到森林,森林來到平原。
 平原小城的人們嚇壞了。
 大家都聽過王二麻子的名聲,說他手下有幾十萬人,個個身強體壯,尤其王二麻子的那把大刀掄起來,比人粗的樹也是一斬就斷。
 大家還聽說,王二麻子殺人如麻,他搶過的城市,連隻蟑螂都不留活口。
 「太可怕了。」
 「太悲慘了。」
 「快快搬家吧!」
 無數的人們連夜打包行李,趕著馬車、牛車和驢車,一家一家往山裡逃去。
 既然人都快逃光了,誰還來看戲呢?

 這一天終於到了,戲班主人召集演員,跟大家說:「每天只有兩個客人來看戲,這戲班子是再也撐不下去了,大家自己想辦法,往外謀生去吧!」
 有人哭了,啊,是擅長演悲劇的女演員,她哭功一流,說哭就哭,淚水比夏天的午後雷陣雨還要充沛。
 她一哭,大家都跟著流淚。除了不捨,心裡也很慌,該逃往哪裡避難呢?
 所有的演員不約而同的看著將軍。將軍百戰沙場,遇到這種生死攸關的時刻,將軍一定……
 將軍的臉都嚇白了,「別……別……,我可不是真的將軍,大家還看什麼,快逃呀!」
演員們連忙扛著自己的戲服和道具,來到了城門口。咦,城門大開,原來守城的官兵早就跑之夭夭。
 更倒楣的是,他們都還沒出城,就傳來: 「大盜王二麻子來了!」
  幾百個人慌張的往回跑,急忙關緊城門,抱著一家老小哀號。
 這下怎麼辦?投降,還是開戰抵抗?
 大家急得不得了,沒有護城官兵,還能怎麼辦?
 突然,大家看見了將軍。
 「將軍,你是將軍,你說該怎麼辦?」
 「我……我不是將軍。」將軍嚇呆了,他這時明明戴著斗笠,穿著蓑衣,挑著一簍母雞和水梨,一身農夫的裝扮,怎麼會被人認出來呢?
 「不不不,你們認錯了,我不是將軍。」將軍急忙搖搖手。
那些百姓都是戲院的常客,自然認得他:
「將軍,都什麼時候了,別開玩笑,你說該怎麼辦?」
「對呀,對呀,你說應該怎麼辦?」
「我說……」將軍還能怎麼辦,母雞咯咯咯的叫著,別忘了,他不是真的將軍,他只會唱幾句戲詞,什麼收拾舊山河,什麼兄弟們跟著我往前衝,真要去打仗……
「咱們……咱們開城門,投降吧!」將軍說。
年輕人不同意:「王二麻子心狠手辣,放他進城,一定是燒殺擄掠,不能投降呀。」
「那……那我們趕快跑吧,四個城門同時打開,王二麻子肯定一時追不過來。」
老人家搖搖頭:「將軍呀,土匪全騎著快馬,我們這裡老的老、小的小,能跑多遠呢?」
「那……那怎麼辦呢?」將軍急了。
年輕姑娘圍著他,「將軍,你就上城樓,指揮大家打土匪吧!」
「對呀,對呀,我們都聽你發號施令。」小城百姓說。
「我?我不行哪!」將軍只想逃。
「不行也得行,你平時在戲臺上殺敵,今天就上城樓去指揮吧!」這說話聲聽來很熟悉,將軍回頭一看,是戲班主人。
「我……」將軍還想推辭,卻被小城居民架到了城樓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