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60個工作天)
春風(簡體書)
  • 春風(簡體書)

  • ISBN13:9787539992563
  • 出版社:江蘇文藝出版社
  • 作者:林海音
  • 裝訂/頁數:平裝/246頁
  • 出版日:2017/05/01
人民幣定價:39.8元
定  價:NT$239元
優惠價: 83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6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本書收錄《春風》與《婚姻的故事》。
  《春風》講述了一個辦學有成的女校長,桃李滿天下,卻在婚姻上力不從心,她文弱的丈夫于外地另筑愛巢,且和另外一個女人無聲無息地養了一個女兒。這部長篇描寫了愛情與婚姻中的犧牲和不幸。
  《婚姻的故事》是林海音的自傳體愛情小說,通過描述婆母、姨娘、“我”和妯娌、友人的不同婚姻,寫出了多樁婚姻的扭曲和雙方的不幸。

林海音(1918-2001),原名林含英,小名英子,祖籍廣東蕉嶺,生于日本大阪,長于北京,作家。1960年以小說《城南舊事》成名。林海音不僅創作了多篇小說和散文作品,她在出版業上亦成績斐然。從1951年開始,她主編《聯合報》副刊10年,堪稱編輯的典范,提升了文藝副刊的水準和地位;1961年創辦“純文學出版社”,是“純文學”概念的提出者,發掘鼓勵了大量的年輕作家,出版了許多膾炙人口的好書。

春風
婚姻的故事

校園里很寂靜,太陽剛照到墻邊上,校工還沒有開始工作。只有靜文一個人沿著操場散步。她深深地呼吸著早晨清新的空氣,嘴角上帶著笑意。走近墻邊時,太陽曬到她的頭和臉了,她立刻覺得身上暖暖的,心頭也暖暖的。這時為什么有一種舒暢的感覺呢?大概和昨夜充足的睡眠很有關系,也許是因為多日陰霾,今晨忽然陽光重現的緣故。
  順著墻邊是一排花畦,密密地長著美人蕉,園工以為學校的女學生們都喜歡花,便不斷地分秧栽種下去,于是辦公室、教員休息室、校長室,處處都開遍了這種花。她不得不下令園
  工停止這種分秧的工作,校園畢竟不是花園呀,花花草草太多了,就缺少了莊嚴的氣氛。
  靜文遠遠望去,學校后門邊的花畦前,站著一個女孩子,白衣黑裙,背向著她。
  ——是瓊英。
  她先這樣想,立刻又更正自己:怎么會是瓊英呢!瓊英不可能一大清早站在那里,更不可能穿著白衣黑裙的校服,因為瓊英已經大學畢業了,現在是一家報館的女記者了。但是,有
  一年,瓊英確是那樣站在那里的……
  靜文一邊走一邊想,走到操場邊的一個石墩子上,她坐下來。
  ——那時的瓊英也只有十四五歲,小小的個子,臉上帶著純真的微笑,每天早上都在籬笆外邊修剪花草。
  靜文接著想——人的際遇真是難以預料的,她幾乎每天都看見瓊英,但是從不曾注意她是什么人。籬笆外面是屬于鄉下人的耕地,附近的住戶,有種田的,有種花的,有種菜的,
  還有開始試種酸葡萄的,都是純樸的鄉下人。
  早晨到校園散步的習慣,由來已久,她一生從來晚睡早起,整個學校,沒有一個比她睡得更遲,也沒有一個比她起得更早。一早起來,她不驚動別人,自己到校園中去。她各處走動,操場邊、墻角下、前門、后門,都要順便巡視一遍,見到碎紙、小紐扣、斷粉筆,她便撿起來。她要學校干干凈凈的,就像她要她的女學生們的衣裙整整齊齊一樣。有一天,她走到籬
  笆邊,忽然清晨的小女孩抬起頭來向她笑了,那個笑容是如此純潔美麗,她不由得回報了一笑,并且問:“你早,小妹妹。”
  “早,校長。”
  ——咦?她知道我是校長!
  “你每天來采花,這是你家種的嗎?”
  “不是。”小姑娘說了,就低下了頭。
  如果不是自己種的,她就不明白這小姑娘每天來剪采這些花,是怎么回事了,但是她也不方便多問,因為她看見小姑娘難為情的樣子,心里想,或許這小姑娘是種花人家雇來的女
  工也說不定。
  第二天,第三天,以后每天早晨,她差不多都可以遇見小姑娘,并且打招呼。靜文從來不注意花朵是怎樣的美麗和芬芳,她也只知道很少的花名,但是那一幅少女采花圖,卻引起
  了她的興趣,她每天都要向小姑娘問一問花的消息,也知道小姑娘是個賣花女,她向花主買了花去賣。小姑娘對于花的豐富的常識也令她吃驚,她倒仿佛天天到這里來上幾分鐘植物
  學課了。
  小姑娘和靜文混熟了,有一天,她問靜文:“校長,你喜歡什么花?”
  “我嘛?——”靜文竟回答不上來了,聳聳肩笑了笑,“什么花都喜歡。”
  其實,她不是細心人,才沒有賞花的興致,她一向只知道人生是如何的忙碌,她喜愛工作,也必須工作,哪還有賞花的閑情啊!不過在小姑娘的面前,她只好這樣隨便地回答一句
  了。
  小姑娘卻立刻從一大把花中,抽出了幾枝黃花,說:“校長,帶幾枝黃水仙,放在您的辦公桌上吧!”
  “多少錢?”
  “送您的!”
  “這怎么好……”
  這么說著,小姑娘已經把一束黃水仙硬塞到她手中來了。她不能不接過來,說:“謝謝你,你真是一個可愛的小姑娘,告訴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宋瓊英,校長。瓊樓玉宇的瓊,落英繽紛的英。”
  “噢——?”靜文不由得睜大了眼睛,說,“你念了不少書。是在哪個學校讀書?”
  “我念到初中一,爸爸就死了,不能不休學,幫著媽媽賺錢。我現在自己念。”瓊英是笑著說的,眼睛里可像是閃著淚光。
  “瓊英,”靜文拍著瓊英瘦小的肩頭說,“如果你有什么要我幫忙的,可以告訴我。”
  “校長,我只羨慕她們。”瓊英指著從操場那邊走過來的一群穿著白衣黑裙的女學生,她們都是住校生,現在要去餐廳吃早點。
  “噢,我知道了。”……
  靜文坐在石墩上不知過了多久,墻邊的女孩也失去了蹤影。她很奇怪,那也許是一個幻覺。這樣早,不可能有穿著校服的學生在墻角采花。近來,她的眼睛不行了,眼鏡非得再去重配一副不可了。
  前面操場上又有一群群女學生在走動了,她們是去吃早點的,時間已經不早,她也該回宿舍收拾收拾了。對了,她還忘記了呢,宋瓊英不是告訴她,說有一篇特寫會在今天的報上發表嗎?今年是她從事教育工作二十五年的紀念,也是她結婚二十五年的紀念,唉!結婚二十五年了。銀婚!她不由得伸手攏了一下頭發,還有銀發!
  回到宿舍,早點和晨報已經擺在桌上了。吃稀飯、豆腐乳、肉松,一定要配一份晨報,是她多少年來的習慣。可是今天她卻有點怕打開這張晨報。瓊英曾打來電話說:“校長,要不要我先把稿子拿給您改正?”
  “瓊英,我相信你寫的一定比我說的更有條理,而且,你的新聞文筆,我也不會改呀!”
  瓊英在電話里撒嬌了:“校長,您真是,還跟我開玩笑!”
  “我不開玩笑,我相信你也不會在稿子里開我的玩笑啊!”
  開玩笑的意思是指什么,不要把她捧得太高,或者少寫一點她的婚姻,也就是這個意思吧!但是瓊英卻是一個聰明的女孩子,她不撒嬌了,似乎很嚴肅地在電話里又說:“校長,您放心吧,即使您不先看一遍,也會認為我寫得很得體。”
  但是現在靜文卻猶豫著不敢打開報紙。許多年來,她的名字被刊在報紙上,這并不是次,她也習慣于被人贊揚,雖然她極力地避免,但是辦學的成績擺在那里,也就禁不得人家來訪問、贊揚了。這次是宋瓊英來寫這篇訪問記,刊在一家大的晨報上,在她從事教育二十五年的日子里;在她的婚姻生活瀕陷于危機的銀婚的日子里。
  靜文沒有在刊出前先閱讀瓊英的原稿,因為她相信瓊英的寫作能力。瓊英已經是個出名的女記者了,她的稿子有萬千人在讀,前途光明燦爛,不再是當年明明女子中學作文簿上寫別字的小小女學生了啊!但是她會寫些什么呢?瓊英在訪問靜文的時候曾說過:“校長,我本來用不著訪問您,就可以寫出一篇完整的訪問記,我不過是來對一對您的出生年月、畢業年月、從事教育年月,當心不要寫錯日期就是了。”那是真話,瓊英在明明女中讀了三年高中之后,又在大學讀了四年新聞系,她們一直保持密切的聯系。在這七年中,瓊英曾親眼見到靜文的生活,親耳聽到靜文的談話,而且有許多次,靜文曾把心聲向她的這個親自提攜的女學生透露過。這樣,瓊英是知道她太多了,不會寫得超出了范圍吧?
  靜文的筷子尖戳進了那塊豆腐乳,同時左手邊的報紙也不由得被翻開了張、第二張,終于,兩行頭號大字從第八版的婦女周刊中跳進她的眼睛:如坐春風里——呂靜文校長訪問記
  本報記者宋瓊英她沒有心意繼續吃飯了,嘬一下筷子上的豆腐乳,就扔下筷子,拿著報到書桌前詳細地逐字讀下去:“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是明明女子中學校長呂靜文女士的平生抱負。當二十五年前她剛從大學畢業出來,走向教壇的天,就在當天的日記上寫下了這句話,直到二十五年后的今天,她沒有離開過教育崗位一步。
  春日惠風下,記者在明明女中校長宿舍的小院子里,訪問這位從事教育二十五年,近得到教育廳“辦學優良”獎狀的呂校長,聽她侃侃而談。春風里飄蕩著呂校長溫和的笑容,也飄蕩著她的辦學的成績——幾絲銀發。呂校長用手攏了攏她的頭發,自嘲般地笑著說:“頭發似乎白得早了些,何必催我老呢?我還有許多事要做啊!”
  ……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