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922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得獎作品

不管是搗蛋鬼還是膽小鬼,大家都要加油喔!

搗蛋鬼直也提議養牛,班上表決竟然通過了。
但害怕動物的真優,對於有沒有辦法照顧牛,一點自信都沒有。
老師也擔心的說:
「養動物不是玩遊戲,而是養育一個生命。你們能同心協力照顧牛嗎?」
孩子們為了完成「養育生命」的使命,開始奮戰!
班上討論這學期要養什麼動物時,大家的意見很分歧。
不料搗蛋鬼直也提議養牛時,表決竟然通過了。
但是害怕動物的真優,對於自己有沒有辦法照顧牛,一點自信都沒有。
老師也擔心的說:「養動物不是玩遊戲,而是養育一個生命。你們能同心協力照顧牛嗎?」

小牛終於來到學校了,孩子們既興奮又擔心。搭牛舍、餵食、量體重、清理便便,這些工作可不輕鬆!喜歡發號施令的搗蛋鬼直也,會鬧出笑話嗎?膽小鬼真優,能不能負擔起照顧小牛的責任呢?三年二班的同學,能一起完成這個重大的任務嗎?


得獎紀錄
★文化部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推介
★「好書大家讀」入選好書
★日本全國學校圖書館協議會選書
★日本第54次青少年讀書心得全國競賽主題書
★日本靜岡縣政府青少年課外優良推薦圖書

好評推薦
經驗學習來自於最真實的生活,沒有比這個更深刻的了,木村節子懷抱著養育生命的情感與責任,書寫了這個故事;我則感動於孩子的成長,自我學習與改變。教育不是教條的執行,情境的創發可以激勵孩子內在的自律,規範自在其中,這才是令人感動的地方。
――凌拂(自然文學作家)

【作者的話】故事緣起
最近只要一出門,幾乎都會遇上帶狗出門的人。養寵物的人愈來愈多,但同時,你是否也發現,到處都看得到呼籲飼主要好好處理糞便的告示?有時還會看到蛇逃跑了,河川裡出現鱷魚等新聞,讓大家感到很驚訝。
動物不僅僅是可愛的玩具而已,牠們有感情、有生命。既然要飼養,就是「養育一個生命」,得負起應盡的責任。我就是懷抱這樣的想法,寫了這個故事。
我曾到日本長野縣伊那市的小學,去參觀他們低年級養牛的情形。雖然那時候放暑假,但我採訪了級任老師,從他那兒聽到許多故事,他也拿孩子們的圖畫和作文給我看。寶寶的故事,就是從那裡誕生的。
故事裡,我安排了很愛動物的直也,還有一開始不太喜歡牛的真優。這兩個主角從養牛的過程中,學到什麼呢?希望大家經由這本書,感受到動物的溫暖,以及生命的珍貴。

延伸閱讀
BKL120 換心店
BKL118 我的非洲家人
BKL113 妖怪藥局大拍賣
BKL099 班上來了一隻貓
BKL067A我綁架了外公(新版)
木村節子
出生於日本福井縣,日本兒童文學者協會會員。著有《鼴鼠的太陽眼鏡》、《瀧野的雨天故事》、《「坂岡」是我們出發的第一站》等書。
目錄
一、 海報上的小牛
二、 愛管閒事的直也
三、 歡迎寳寳
四、 好臭喔,真討厭!
五、 小牛的心情
六、 我討厭真優
七、 寳寳,再見
作品賞析
【作品賞析】小孩動物一家親 / 凌拂(自然文學作家、曾任國小教師)
作者木村節子在後記裡說:動物不是玩具,牠們有感情、有生命,既要飼養,就要擔負責任。她說她是懷著這樣的想法,寫了這個故事。

而我讀這個故事,對作者掌握現場實境之深入、細膩與熟悉,幾乎讓我以為作者就是第一現場的目擊者。情境伴隨著生活開展,故事油然而生,油然而起,自然貼入肌理,那種微細處,婉轉展現的臨場感,時而讓我以為創作者就是參與者,她同時既是教師,亦是其中票選牛隻的三年二班組員。這個故事不斷喚醒我曾經的經驗,它與我的教學現場多麼相似。經驗學習來自於最真實的生活,沒有比這個更深刻的了,木村節子懷抱著養育生命的情感與責任,書寫了這個故事;我則感動於孩子的成長,自我學習與改變。教育不是教條的執行,情境的創發可以激勵孩子內在的自律,規範自在其中,這才是令人感動的地方。

故事裡有個搗蛋、愛唱反調,卻深有創意的直也;也有一個本分、規矩,但膽小怯弱的真優。一個喜歡動物,一個討厭動物。班上決定要養一頭牛,可是大事,它挑戰老師,也挑戰班上的四十個孩子。對直也和真優這兩個極度不同的孩子而言,愛有愛的責任,厭也有厭中需要面對的情境,一切都是新的體驗,需要學習。

知識從何而來,按照升學的現況,立竿見影,當然是堆砌、填鴨比較快速。對現在的孩子而言,牛有沒有鬍子,這個答案可能都是來自於電腦與百科全書,而不是來自於生活與經驗法則吧!知識學得快也忘得快,必然有它欠缺與不切實際的間隙。

牛有幾種顏色?所有的牛都耕田、拉車、擠牛奶嗎?養了牛才知道牛的嘴巴老是動個不停,還直流口水是為什麼?甚至牛尿一泡尿,那麼大的動物,哇,簡直就像消防隊的水管連續噴射一樣……新經驗的產生是學習的動力,一切都是變動的,參與的過程是個酵素,它會慢慢催化,因為新奇、有趣、需要合作,真優改變,直也也會改變,當態度變了,關係也不同了。牛是活的,人是活的,情境也是活的,它之所以有趣,是因為許多突發的現狀得如何因應,完全不是經由設計而來。

當我讀到善忘的直也,對老師交代的細節也能記得清楚,為了替成長的牛測量身高體重,他也願意把數學課沒學會的長條圖認真再學一次……的時候,深深覺得學習如果只是堆砌,知識只是填鴨,那來自孩子心底的潛移的變動,是不可能發生的。

故事中的孩子,有許多知識和經驗來自於直觀的第一現場,他們寫值班紀錄,敘述觀察所見,都是學習重點。曾經我也在一所田園小學服務,配合課程,孩子們在校園裡養過毛蟲、小雞與兔子,他們一樣分工、觀察並記錄,有許多相似的情境,所寫的動物筆記,情真意足,拙趣所在令人十分感動。我至今重翻,仍覺機趣未鑿,小孩寵幸動物,是因為他們和動物一樣渾然,聚到一塊便是一片爛漫天真,小孩動物一家親,來自生活的探索歲月,孩子應當要一直保留天生的驚奇之心。

【內文試閱】
海報上的小牛

這是個四面環山的小鎮。
今年四月,真優升上小學三年級了。
真優就讀的茅花台小學,位在小鎮外的山丘上。從大馬路轉進去,還要爬一段長長的斜坡,才能到達學校。爬坡很累人,所以,有些孩子常在半路停下來休息,原本結伴上學的人,也很容易走著、走著就散了。
不過,真優已經可以一邊跟美季聊天,一邊一口氣爬完斜坡。
真優和美季一、二年級同班。升三年級重新編班時,她們又一起進了二班。
兩個人很喜歡天南地北聊漫畫、聊電玩、聊明星八卦。不過這陣子,她們聊的幾乎都是同一個話題。像今天早上,美季就對真優說:
「一班已經在蓋小雞的雞舍,三班也早就整理好花圃了,只有我們什麼都還沒有,真煩!」
「是啊,今天都五月十三號了,到底什麼時候才要決定啊?」真優也小聲嘟噥著。
茅花台小學從多年前開始,就讓孩子透過養動物或種植物,進行多元學習。所以每到四月,每年級的每一班都得決定要養什麼或種什麼。
不過,三年二班一直還沒討論出結果。
「都是直也害的啦,別人說要養什麼,他都有意見,真是自大狂。」美季說。
她「啪」的折下路邊的小樹枝,看著正在發呆的真優,很同情的說:
「你竟然受得了坐在他旁邊,要是我才沒辦法呢!」
真優很有感觸的點點頭。坐在她旁邊的,是今年剛跟他們編進同一班的石田直也。他一張圓嘟嘟的臉晒得黝黑,黑豆般的眼睛老是骨碌、骨碌轉。
開學那天,他一進教室,一骨碌坐下來,看都沒看真優一眼,就把桌子當成鼓,砰砰咚咚敲起來。
「不要敲了,很吵耶!」真優嚇了一大跳。
直也卻滿不在乎的說:
「你不知道這首歌現在很紅嗎?」
他繼續砰砰咚咚敲個不停。
開始上課後,他還是吊兒郎當的,根本沒認真聽課,不只忙著算今天的運勢,還一下子轉鉛筆,一下子在筆記本上畫甲蟲和毛毛蟲嚇真優。
而且,他常常忘記帶東西到學校來。一遇到這種狀況,他就靠過去跟真優借。借鉛筆或橡皮擦也就算了,甚至連課本都要和真優一起看,還完全不管真優,任意把課本扯過去或亂翻一通。
「沒辦法,我已經拚命叫自己不要忘記,偏偏還是忘記了。」他還說得理直氣壯。
前不久,美季替真優打抱不平,很嚴厲的對直也說:
「你要是再不認真讀書,不但會對別人造成困擾,將來長大了也會很慘喔。」
直也發出「嗄」的一聲,然後對美季說:「不用妳操心。我呢,長大後會變成昆蟲博士和動物博士。我的成績是很爛啦,不過呢,不管是蟬,還是鍬型蟲,我都了解得很透徹,所以,不讀書還是能當博士,哪會慘呢?」
自大的直也,只要同學一提出要養什麼、種什麼,他都有意見。
「花又不會動,種花太無聊了。我們應該養那種又會動又會叫的,那才好玩哪。」
「不要養小雞啦,小雞只會唧唧叫,吵都吵死了。」
「要養青蛙和烏龜,在家養就行了。喔,拜託!大家想點更酷的嘛!」
大家都不知道說什麼好,出點子的人也愈來愈少了。

爬上坡道頂端,眼前一片開闊。
櫛比鱗次的屋頂那端,是廣闊的田野,再過去,河流在陽光下閃閃發光。湛藍的天空下,矗立著白靄靄的日本阿爾卑斯山。
美季攤開雙手,歎了一口氣:「只要快點決定,養什麼都好啦……」
話一出口,美季就連忙住嘴,並馬上跟真優道歉:
「啊,對不起,妳怕動物,所以不能說養什麼都好。」
「嗯……不過,沒關係啦,反正……」
真優露出無精打采的笑容。她真的很討厭動物,就算大家都覺得很可愛的小狗和小貓,她也不喜歡。所以,儘管她和美季一樣,希望這件事早點決定,卻很擔心到時候要養動物。
「妳別怕,交給我吧。我們是好朋友,直也要是有什麼怪點子,我一定反對到底,不讓他得逞。」
開朗的美季,常常給膽小的真優鼓勵和安慰。
「美季,謝謝妳,也拜託妳了。」真優打從心底說。

這天的晨光時間,老師說完話,直也突然站出來,手上舉著一張大大的海報。
「大家看一下這個。」
那是在牧場玩耍的牛隻照片。真優想起斜坡下方有一間牛奶商店,那正是他們貼在牆上的海報。
「小牛很可愛吧。小牛長大了,還有牛奶可以喝。這不是太酷了嗎?所以我們就這麼決定吧?三年二班決定養牛囉!」
大家以為直也還要繼續發表高論,所以呆呆看著他。過了好一陣子,有個男生舉起手來,接著,更多人紛紛舉手贊成。
真優忍不住望向美季。美季好像故意躲開她眼光似的低著頭,一副很不安的模樣。
最後,有二十九個人贊成直也的提議。全班共四十個學生,由於超過半數,直也的提議通過了。真優一知道這個結果,腦中刷的一片空白。
一直微笑看著整個過程的谷本老師,這時也露出了慌張的神情。他是個資歷還不到三年的年輕男老師,對每種體育項目都很拿手,全身上下充滿幹勁。
「等、等等,你們要養牛?不行、不行,你們才三年級,養兔子還差不多……」
「可是我們已經投票通過了!少數要服從多數呀!」
直也抬頭瞪著老師,嘴巴嘟得老高。
其他人也跟著起鬨:「都決定了呀!」「我們有挑戰精神,一定能把牛養得很好!」
儘管如此,老師卻沒有點頭答應。
「不管是少數服從多數,還是什麼挑戰精神,不能養就是不能養。牛不是寵物,照顧的人每天都得很早起來,不論是餵飼料、打掃牛欄,都不是簡單的事。」
谷本老師每次遇到問題,都會把手指關節折得霹靂啪啦響。突然,他瞥見一位坐在最後面的男同學。
「沒錯,兔子太小兒科了,養山羊吧。敏樹,可不可以拜託你爺爺,把你家的山羊借給班上一陣子?」
敏樹突然被老師叫到名字,紅著臉低下了頭。
小鎮已經沒有專業農夫了,卻有一些人家把種田當副業,像敏樹家就是,他家還養了兩隻山羊。
對於家裡有山羊,敏樹很自豪。一直到去年,還常常帶同學到羊舍去,讓他們餵山羊,摸山羊的鬍子玩。
敏樹的爺爺總是瞇著眼睛說:
「敏樹把山羊照顧得很好,這個連山羊都知道,所以山羊也跟敏樹最親呢。」
可是,為什麼敏樹現在絕口不提山羊,也不靠近羊舍一步呢?
「我們跟敏樹說想去看山羊,他卻只丟下一句『愛看你們就去看啊』。他是怎麼搞的呀?」
「敏樹跟我說:『喂,你身上有羊騷味,你都不知道嗎?』他是不是被人說過身上有羊騷味,才這麼敏感呀!」
真優記得剛升上三年級時,曾聽到住在敏樹家附近的孩子說過這些話。
「現在一定還有人這麼說敏樹。」真優心想。
老師又問了敏樹一次:
「敏樹,不行嗎?」
敏樹的眼睛看著地上,沒有說話。
這時,一直氣鼓鼓的直也大吼著:
「老師你好詐喔,我們才不要養山羊呢。決定養牛就要養牛嘛!大家決定的事一定要照做!老師不是常常跟我們這麼說的嗎?難道你忘了?」
真優和其他人都瞪大眼睛看著直也。每當班會做出「不准在上課時吵鬧」、「不准在走廊奔跑」等決議,總是事不關己打破這些規定的,就是直也!現在他居然理直氣壯的說:「大家決定的事一定要照做!」
老師也呆呆看著直也好一會兒。
「啊──真不想被直也這麼說。」
他露出無可奈何的笑容。
接著,他一臉嚴肅的對大家說:
「你們想說的我都知道。不過,我得說清楚,並不是任何事都能少數服從多數。假如大家表決要去做壞事,難道可以少數服從多數,去做壞事嗎?老師要大家很認真的想一想,養動物不是玩遊戲,而是養育一個生命。養牛,就得為牛的生命負責。你們好好想一想,這樣你們還要養嗎?」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最後紛紛說:
「要!我們會好好養的。」
「我們很想養牛,一定會很努力照顧牠的。」
真優愈來愈忐忑不安。
老師插話說:
「好,我知道了。可是,那些討厭牛的同學,要怎麼辦呢?」
「都已經決定了,沒辦法啦,他們自己要加油。」
「對啊,每個人都要幫忙,一起把牛照顧好。」
大家的意見一面倒,這時,美季舉手發言了:
「討厭牛的同學,只要做他們做得到的,這樣不就行了!」
大家很贊成美季的意見。
看著外頭沒說話的老師,這時很果決的說:
「請你們給老師一點時間想一想,也請大家乖乖等我的答案,好嗎?」
★好書大家讀第72梯次-文學讀物B組故事類
★文化部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推介
★「好書大家讀」入選好書
★日本全國學校圖書館協議會選書
★日本第54次青少年讀書心得全國競賽主題書
★日本靜岡縣政府青少年課外優良推薦圖書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