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2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922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為了活下去,你們必須效法熾烈之星,成長茁壯、開枝散葉。」

戰爭之後,四喬木的土地被鮮血染汙,每隻貓兒都痛失親友。如今,來自山區的群貓在陣亡貓靈的領導下,必須釐清下一步該怎麼走。

「利爪會摧殘森林!」

貓靈再次帶來的預言又如何解開,群貓爭論不休,陷入無解之謎,而為今之計是盡快找出熾烈之星到底是什麼。
而灰翅在失去龜尾、又讓出首領地位之後,再也分不清哪裡是他真正的歸屬。而另一方面,有一隻危險的獨眼惡棍貓加入陣營後,使得清天漸漸喪失他對森林貓的掌控大權。

更令人憂心的是,一種神袐且致命的疾病恐將爆發,深入兩方陣營的核心——危機馬上就要浮上枱面。
系列特色 
1. 首部曲講述冒險精神,二部曲描述愛情與親情的掙扎,三部曲則結合前兩部曲的特色,講述溫暖與黑暗,四部曲接續三部曲延續未完的情節,敘述貓族歷史,引爆更精采的傳說。五部曲揭開貓戰士的起源與誕生。
2. 首部曲一出版即風靡校園,深獲老師、學生、家長爭相推薦,更獲得2009年台北縣國小滿天星閱讀計劃優良圖書推薦、2010年票選為嘉義家書。
3. 文字簡潔、角色性格生動真實,故事節奏明快,充滿閱讀樂趣;恰好是銜接國小到國、高中培養青少年閱讀習慣的「橋樑讀物」。
4. 不僅有高潮迭起的故事情節,各族還有代表圖騰,閱讀的同時引發對各部族的認同感。

作者簡介
艾琳.杭特 Erin Hunter
貓戰士(Warriors)的寫作靈感來自對貓的熱愛,以及對大自然弱肉強食的好奇與著迷。艾琳總是以敬畏的心看待大自然中的各種現象,加上對占星術和英國巨石陣的興趣,所以很喜歡用豐富的神話語言來詮釋動物行為。
譯者簡介 
謝雅文
熱愛閱讀,喜歡與小動物為伍,覺得最難翻譯的語言是觀念分歧,沒幽默感的世界教人窒息。近期譯作包括《貓戰士系列》、《大衛‧威廉幽默成長系列小說》、《致我的獵物》等。

高子梅
東吳大學英文系畢業,曾任華威葛瑞廣告公司AE及智威湯遜廣告公司業務經理和總監,現為專職譯者。譯作有《貓戰士》系列、《心靈雞湯:護士的關懷》、《壞狗狗.樂事多》等書。

第一章

「是時候埋葬亡者了。」高影宣布。
這隻黑色母貓的話把雷霆的注意力拉回周遭的死亡與荒蕪。在月光的照耀下,只見四喬木的枝葉下盡是一塊塊正在乾涸的血泊,以及一簇簇被扯掉的貓毛。貓兒側躺在慘遭蹂躪的草地,睜著雙眼,凝結的表情流露出痛苦或驚恐。使他們生死搏鬥般的那股怒氣,已如晨光下的迷霧散去。如今每隻貓看起來都很脆弱,生者如此,死者亦然。
雷霆從視角發現有某種生物在拍動黑翅,轉頭一望,看見有隻烏鴉飛落在一根低矮的的枝頭。牠那發亮的小眼珠貪婪地在貓屍身上來回游移。一陣寒意從雷霆的耳朵穿過尾尖,他豎起毛髮。
高影說得對。不該把陣亡的貓留在這裡當食腐動物的餐點,更何況他們歷經浴血奮戰,犧牲自己寶貴的生命。
他感覺胸口心臟的位置,被一顆沉重而溼潤的岩石取代——不知怎的,他恍然大悟,先前所有的點點滴滴,沒有一樣不是這場惡仗的導火線。無論是誰試圖力挽狂瀾,都阻止不了悲劇的發生。群貓爭鋒相對,尖牙與利齒交鋒——都是為了爭奪領土。鮮血濺灑樹皮的影像在他眼底閃過。貓靈曾在夢中造訪他們,告誡他們千萬不能再吵下去。雷霆暗忖:我也想啊。但我們要如何化干戈為玉帛?
雷霆試圖在屍橫遍野中尋找意義,但這宛如在濃霧中盲目抓耙。如今我們全都體悟為了領土劍拔弩張,只會帶來死亡和毀滅、痛苦與哀慟。雷霆想知道今天戰死沙場的同胞,是否一定要犧牲性命才能換得大家的痛悔領悟。
「亡者太多了,」雷霆邊說邊移動腳步,小心翼翼地在屍首間穿行,走到高影身邊。「要怎麼保護這些屍體?」
高影伸出一隻前腳,若有所思地探出利爪。「既然它濺灑鮮血,」她答覆。「就該讓它撥亂反正。」
撥亂反正?雷霆陷入沉思,百思不得其解。雖然他明白母貓的意思,但她的字字句句都像利刃將他刺穿,痛得他難以承受。要怎樣才能撥亂反正?
「無論要花多久時間,」高影繼續往下說:「我們都要在地上掘一個洞,大到能安葬所有陣亡的同胞。生,他們四分五裂;死,應當團結一致。」
高影的用字遣詞教雷霆聽了每根毛髮都豎起來了。團結!這正是貓靈在戰役尾聲告誡我們的話。不團結就只有滅亡。「沒錯,我們確實該這麼做。」他以沙啞的嗓音附和。
灰翅、風奔和河波也圍上來,低聲表示贊同。
「不過每隻貓都需要費很大的力。」灰翅提醒他們。
「那我們就費盡全力,」高影堅持道。「只有土地才能保護我們陣亡的族貓,不受烏鴉和狐狸侵犯。」
她和其他貓開始在地上耙洞。雷霆發現他的父親清天默默站在兩隻狐狸身長的距離外,似乎不願向前跨步幫忙。
雷霆踱步走向他,這才想起不久前他和父親在沙場上拚得你死我活。看到兒子靠近,清天垂著頭,靛藍的眼眸寫滿深深的愧疚。「都是我害的,」他用粗嘎的嗓音說,彷彿正在按捺嚎啕大哭的衝動。「是我的憤怒造成這一團混亂,我的憤怒把這些貓兒帶來戰場,害得他們死無全屍。死了這麼多貓……」他輕聲補了一句。
回憶湧上雷霆心頭:他還是小貓時,清天第一次拒他於家門之外;父子倆長久來的疏離,後來雷霆試著和父親一同在森林定居,卻又發現他的處世態度嚴苛、凡事絕不寬貸;父子倆再起爭執,雷霆察覺他和父親道不同,不相為謀,最後一次和他分道揚鑣。
儘管父子反目成仇,雷霆的悲憫之心還是油然而生。「來吧,」他鼓勵父親。「讓我們從犧牲自己生命的族貓身上學會撥亂反正。」
既然清天沒有抗議,雷霆便領著他走向其他貓,只見大夥兒已開始在四喬木的樹蔭下掘洞。眾貓在地上又抓又耙的同時,沒有一隻開口說話;這個洞也愈掘愈大。
打完仗精疲力竭的雷霆,腳爪因耙土愈耙愈黑,四肢開始感到疼痛,累到連視線都變得模糊。但他強迫自己繼續耙。烏鴉淒厲的叫聲在頭頂的某處迴蕩,他聽了更加緊速度耙土。
最後,高影起身,抖落黏在腳爪上的泥土。「洞應該夠大了,」她喘著氣說。「現在把亡友的屍體搬過來吧。」
多數貓隻兩兩一組,用嘴巴銜著死貓,把他們鬆軟且了無生氣的屍體拖來墓穴。可是,雷霆發現自己落單了,獨自站在鷹衝的屍首旁。血塊在她虎斑花紋的橘毛上凝結,她的喉頭開了一道駭人的裂口。
一想起他被父親逐出森林,灰翅第一次把他帶回坑地,鷹衝是怎麼無微不至地照料他,雷霆就感覺心頭有利爪在抓耙。他的視線掃過林間空地,落在清天身上,肩膀上的毛隨之倒豎;他正走向雨掃花的屍體,兩軍開戰沒多久,這隻母貓的性命就被清天奪走。
他們從小就相識的欸,雷霆想到這裡,反感便襲上心頭。
然後,他聽見父親的嗓音,那是撕心裂肺的低聲沉吟:「我很抱歉。」清天是真心替他死去的朋友哀悼。
這種內疚對他造成的傷痛,要比任何貓伸利爪割的還要深刻。
雷霆一顆心依舊沉在胸口,他垂著頭,用嘴銜住鷹衝的頸背。她身上的毛覆滿了屍臭味,他得咬緊牙關才不退縮。生命已從體內流逝的她,變得癱軟沉重。難怪別的貓都兩兩一組,雷霆一邊想,一邊她把拽到墓穴。
他沒走幾步就感覺一簇黑毛閃現。他轉過頭,只見閃電尾和他的姊姊橡毛在他身後徘徊。
「請讓我們幫忙。」閃電尾說。
雷霆點點頭,讓這兩隻青年貓為母親下葬是天經地義的事。
這隻黑色公貓緊咬鷹衝的尾巴,但牙齒一碰到她虎斑花紋的橘毛,碧綠的雙眸便寫滿哀傷。橡毛用肩膀撐起母親的腹部。在這對姊弟的協助下,鷹衝的屍體突然變輕了;不消幾次心跳的時間,雷霆、閃電尾和橡毛就把她搬到墓穴邊。
雷霆剛費了好大的勁,現在退後一步,不停喘氣。閃電尾和橡毛站在他們母親的屍首前,低著頭、垂著肩。姊弟倆互換了一個悲痛欲絕的眼神,把鼻子壓到地面,將鷹衝推進墓穴。他們在最後一刻閉著眼,彷彿無法承受親眼看見她滾落洞裡,撲通一聲落在其他屍體上。
「這是我度過最悲慘的一天。」
這帶著喘氣聲的刺耳嗓音把雷霆嚇了一跳,他猛一轉頭,發現灰翅在他身後。灰翅的背後是幾株尚餘幾片殘葉的枯木,雷霆的視線穿過枯木,望向高地的輪廓,在霜寒的天際下光禿而荒涼。
「以後我們會否極泰來的。」灰色公貓說。
雷霆抬頭挺胸,出於本能地引以為傲。灰翅說得沒錯,他堅決地認為。這麼慘痛的經驗,我們絕對不會再讓它發生。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