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3
讀史觀勢
定  價:NT$400元
優惠價: 88352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中、美兩國現今的國際博弈十分激烈,
到底之後中外大勢走向如何?
資深銀行家教你以史為鑑,看清天下大勢。

本書從「中國夢」、「一帶一路」、「中美日關係」、「亞洲四小龍的發展」等時政熱點入手,展開對「世界大勢與中國發展」問題的深入探討,縱論近5個世紀以來的世界發展趨勢,對中國以及「大中華區」的未來發展提出了自己獨到的分析和見解。取「觀勢」二字,是希望讀者能以史為鋻,開眼看世界,了解天下大勢。

本書特色:
1. 透過歷史理論,結合中外現實世界的大勢,討論「中國夢」、「一帶一路」、「中美日關係」、「亞洲四小龍的發展」等熱點問題,貼近當下關注焦點,滿足普通讀者和專業人士宏觀微觀研究的需要。
2. 全書秉承以史為鋻,今古結合的著述原則和研究方式,論證嚴謹充分但文辭通俗淺顯,且不乏精辟論斷。充分體現了作者出自新亞書院的史學功底和多年從事金融業的專業水平。
3. 全書行文條理清晰、篇幅適中,共九個章節,皆短小精悍,沒有冗長的文字,非常符合當代讀者的閲讀需求和習慣,適合普通讀者作為休閒讀物。
張建雄,資深銀行家、著名專欄作家。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學士、加拿大約克大學Schullck學院工商管理碩士(MBA)。

曾任職美國大通銀行及法國里昂銀行達二十八年,長期於歐美加各地工作。近年兼任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及EMBA課程講師,亦是香港城市大學協席教授(專業銀行管理課程)和香港理工大學企業經管人才發展中心客席導師。

專攻跨國企業研究,興趣包括紅酒和美食。並為《信報》專欄作家,以「張總」筆名,撰寫專欄「毋枉管」。

筆耕不止,著作豐富。

    本書是《讀史觀世》的續集,由“觀世”到“觀勢”,因為歷史大勢更清楚了。取這個“勢”字,受兩個人影響,一個是故友曹仁超,他2007年的作品就名為《論勢》,他的名言是:“有智慧不如趁勢”;另一位是在六月車禍去世的前駐法大使吳建民,他勸國人“不再向內看,而看世界大勢”。過去五百年,中國是明清兩朝,“寸板不許下海”,既不准南下,亦不准西出。海上絲路自鄭和之後被封,陸上絲路亦被廢棄,直到21世紀的“中國夢”,才有“一帶一路”再出現。這也是國際大勢所逼出來的,美日聯盟遏制中國崛起,太平洋是出不去了,下南海成為兵家必爭之地。如何衝出馬六甲海峽和印度洋,是這盤國際大棋局的戰略考量。中巴、中緬兩條走廊極重要,在陸路經中亞到中東歐,比到南歐北歐更重要。而另一路伊斯蘭走廊,經中東到北非和整個非洲,更是21世紀不可忽略之處。這就是“勢”。

    本書從講中國和歐洲五百年歷史開始,但更注重近二百年的歷史,由1820年至2020年這二百年,已經發生甚麼,和將發生甚麼的大勢,大家心中必要有個數。無知所以無畏,無知亦會無感,不認為“一帶”會對自己有影響,日後會後悔莫及。歐洲人過去五百年,只知戰爭和革命,列強之間因競爭主義和利己主義打了四百多年,直到二戰後才覺悟:世界大勢是和平和發展,還欠了合作這一環。所以歐盟起來了,歐元出現了,這都是合作的表現。但民主制度講求“正反相爭”,所以又出現了“疑歐派”,各國都有,以不在歐陸本土的英國為甚,乃有“脫歐公投”出現。是不是又要再競爭和戰爭呢?

    二戰歷史遺留下來的是中東伊斯蘭問題,作為世界老大的美國,既不懂伊斯蘭語言,亦不懂伊斯蘭文化,更欠了歷史感,發動了“阿拉伯之春”,推進美式民主,結果一塌糊塗。問題解決不了,便要放棄,改為經營亞洲,乃有所謂“重返亞太”戰略。但油價暴漲後,俄羅斯又復蘇了。北約東擴,變成北約和俄羅斯對峙。俄羅斯收復克里米亞,挑戰了北約,世界不會有寧日,但和平仍是主調。

    歐洲殖民主義的歷史遭了報應,宗主國接受了當年殖民地的移民,這些人分享了歐洲人的福利,令他們有苦難言。但21世紀又來了難民問題,比移民更難辦。全世界都有精英和平民關係相背這一現象,又形成了1%99%的矛盾。歐洲人在1885年殖民達到頂峰,無人看到六十年後的荒涼。

    不能再有戰爭,是最大的教訓,歐洲人學到了,日本人拒絕承認,美國人還在發世界老大的美夢,但世界不再等了。“一帶一路”、亞投行、金磚銀行、上合組織銀行……紛紛崛起,世界金融亦不再由華爾街獨霸。亞洲金融中心崛起,是世界大勢,香港、新加坡、上海在2050年是如何,端看如何趁大勢。

 

張建雄

導讀

一、從《讀史觀世》看世界發展十大亮點

二、歷史的回顧

 

第一章  從歐洲看中美戰略

一、從歐洲500年歷史看中美戰略和外交

二、歐洲歷史重點

 

第二章  中美新型大國關係

一、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和美國窘境

二、從《望廈條約》到新型國關係剖析

三、新型大國關係下權力的分享

四、美國人不想見的中國式崛起

五、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展望(2013—2016

六、美國近代史回顧

 

第三章  中國夢和歷史教訓

一、中國夢應以史為鑒──以錢穆《國史大綱》的觀點分析(上)

二、中華民族復興首要的是人才──以錢穆《國史大綱》的觀點分析(下)

三、東西方經濟此消彼長的歷史關鍵

四、中國崛起和發展

 

第四章  “一帶一路”和亞投行因緣

一、“一帶一路”在21世紀的影響和機會

二、“一帶一路”近貌

三、亞投行的運作

四、亞投行和國際組織銀行的介紹

 

第五章  中國夢的絆腳石──中日關係

一、中日結怨的來龍去脈──千年來的中日關係(上)

二、歷史修正主義絕不可取──千年來的中日關係(下)

三、由歷史運行看中日關係的將來

四、日本四分之一世紀回顧和前瞻

五、安倍經濟學和結語

 

第六章  前景難測的“四小龍”和MENA

一、亞洲

二、韓國和香港

三、台灣

四、MENA

五、“四小龍”

 

總結

導讀

一、從《讀史觀世》看世界發展十大亮點

    《讀史觀世》20143月成書至今兩年,歷史洪流在和平與戰爭、發展與對抗、合作與衝突、共贏與仇恨之間並進;世界格局由大西洋移向太平洋,大勢莫之能禦;新興大國崛起,尤其在經濟上,中國、印度、東盟顯出實力;亞投行成立、一帶一路經濟概念普及,筆者在書中作了十大結論,基本方向正確,就現況更新如下:

1. 群龍無首

    美國仍是世界第一大國,軍力最強,但在太平洋和中東之間,顧此失彼,鞭長莫及。一聲號令萬眾追隨的局面一去不復返。2008年經濟衰退後,復蘇緩慢,2016年又面臨全球衰退危機,種種因素,說明美國難以為首,以下現象可以為據:

1)美國GDPPPP計算已為中國超過,2015年中國只增長6.9%,但美國亦只得2.4%,往後3年變化不大。IMF估計,美國20162017年將繼續只得2.4%GDP增長,中國雖然只在6.0%—6.3%之間,但超越已成事實。2015年,估計中國GDP19.3萬億美元,美國亦為17.8萬億美元,差距達8%,不再是“差個馬鼻”了。

22015年最佳國家排名,美國只排第4,在德國、加拿大、英國之後。

3)最好的臨終國家排名,美國遠遠落後,僅得第9

42015317,英國不顧美國反對加入亞投行,或為創行股東。德、法、意隨之。動搖美國盟主地位,此日為轉捩點。

5)美國立國240年,發動53場戰爭,以21世紀發動的三場中東戰爭最耗國力:阿富汗之戰15年;伊拉克之戰8年;ISIS之戰不到2年,已耗資6.6萬億美元,為其國債的三分之一。

6)“華盛頓共識”已變成華盛頓僵局,一切停擺,2016年不可能有大進展。

72017年總統大選,不管希拉莉(1947年出生)還是特朗普(1946年出生)勝出,執政都已是登七之年,何以老人政治成為潮流?

82016年,美元強、股市弱。美國學生貸款債務達1.2萬億,年輕人無力消費,能源貸款、債券成為銀行心腹之患。高息債券(垃圾債券)回報率由20157月的國庫券+3.5厘,升至20161月的國庫券+7.75厘,升了一倍,距衰退期的10厘去之不遠了。石油價格低落,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美國自食其果。

 

2. 新型大國關係

    中國2013年推出“新型大國關係”,為中美關係定位。習慣了“千年老二”的日本當副手,美國不能平起平坐,互相尊重。美國得意了70年,一時回不過來,只能慢慢融合。中美交往各有文化背境,中國奉行圍棋戰略,美國則以棒球戰術應戰。過去兩年,中國在東盟、歐盟、拉美、非洲、中東下子佈局,美國不是不知,然而圍棋博大精深,一時間難以明白;棒球戰術因勢速變,至於是否每次都變得對,不能保證,棒球常爆冷亦在此因。

    注意中國出招的人,當然看見下面12招:

    2013413:大平洋空間充足

    2013424:新型大國關係──點滴實踐和累積

    201367:穩定的壓艙石、和平的助推器

    201367:中國夢、美國夢相通

    2013124:對話與合作是唯一

    201479:根本問題不容有失

    201479:合則兩利;鬥則俱傷

    201479:絕不能被問題牽着鼻子走

    20141111:存在分歧,但非主流

    20141111:新型大國關係不能止於概念

    2015922:有效管理分歧,推動亞太經濟一體化

    201611:變對抗為合作、化干戈為玉帛

    12個表述,是中國文化以和為貴的精神。問題是,美國不是注重歷史和哲學的國度(基辛格語)。對本國如此,對外國亦如此。對中國,人人皆可發言,奧巴馬亦阻止不了,所以艦隊司令亦大發言論。2016年,中東北非(MENA)仍然不可收拾,沙特和伊朗仍對立。ISIS之戰,沒有俄國加入可破不了。朝鮮亦蠢蠢欲動。中美的新型大國關係不能停滯不前,但球在美國那方,能等到2017年新政府上任嗎?

 

3. 歐盟

    2016年,希臘債務危機仍在,新政府再施拖字訣,歐盟泥足深陷。一百萬難民,沒有完美機制處理,在人權口號下,只能慢慢吸納,但治安問題已成,警備處處加強,巴黎2015年發生兩次恐怖襲擊。歐盟2015GDP增長只得1.5%,估計2016—2017年最佳亦只1.7%IMF向來高估,下次調整成1.5%也毫不意外。

    歐盟人口5億,吸納100萬人也不成功,有點醜。今後怕只怕是每年要吸納100萬。歐洲生活安適,水平比美國還高,無疑是難民的樂園。難民目前首選德國,因為工作機會充足;次選英國,因為英語通行。難民雲集法國海邊城市Calais,為的是渡過英倫海峽;再次選北歐,因為福利多多。戰爭完畢,如要難民返鄉,基本亦是無望。歐洲右翼興起,影響選舉結果,多了右翼總統的風險。歐元1999年面世,1歐元兌1.18美元,目前只兌1.08美元,不知何時變成11,得看資金往哪裏跑。歐洲不會從此不振,畢竟文化深厚,亦是文藝復興、啟蒙運動、工業革命、資本主義、馬克思主義的發源地,但過得太安逸了,沒有大衝擊,不會夢醒。

 

4. 金磚國家

    中國經濟放緩,這是每個發展中國家都不可免的,中高速增長6—7%完全可以接受。印度莫迪上台後,增長速度亦只是7.5%而已,中間還有水份,標準是修改過的。不可不知,中印只是從溫飽走向小康,中國以2020年為目標,和發達國家不可同日而語。能買奢侈品的,只是少數富人,打擊貪污後已經收斂,送禮佳品和名錶市場一落千丈,對GDP當然也有打擊。

    中國股市無端從2,000點升至5,000多點,升勢之速當然有人為成份,回歸原位亦理所當然,只是股民再交一次學費。20161月,全球不是也蒸發了10萬億美元嗎?不只是中國。中國仍是出口大國,不過產品已轉為電子類,幾年間由25%升至51%,衣服、鞋襪、手袋不再是主力,另有更新新興市場,這是歷史的大勢。

    印度看似大好,但盧比匯率自1997年以來一直貶值,未必對出口有利。巴西和俄國在這兩年變得很慘,巴西是因為商品價格,巴西1/5資源出口中國,中國不是不買,而是價格大跌,所以巴西GDP2015年是-3.8%2016年再跌3.5%,要到2017年才是零增長。女總統索羅夫情況不妙。俄國則是西方制裁和油價大跌,2015GDP-3.7%,只比巴西好一點,2016-1.0%2017+1%,這是假定油價不再大跌。中國是大買家,2015年中國購油量+8.8%,只是油價跌,中國亦省了不少錢貯存到戰略庫存吧。所以中國到沙特、伊朗亦大受歡迎,自有其原因。俄國能成世界大國,不在其經濟能力,而在其核實力,彈頭8,800個,猶勝美國7,500個。俄國人強忍卓絕,過去200年,甚麼苦都吃過,制裁肯定無效。何況還有普京作領導人。伊朗亦撐過來了,西方以制裁手段,看來不管用,何況歐美之間,已有芥蒂,齊心協力亦非易事,單是中東問題,已焦頭爛額。至於南非,GDP增長在1.3%1.8%之間,不過不失,但規模既小,影響不大。

 

5. 四小龍

    毫無疑問,“亞洲四小龍”已踏入中下增長階段,由2016年至2020年之間,GDP增長率只能在2%3%之間。2015年,四小龍GDP總計2.5萬億美元,在巴西之上,只是中國的四分之一,若論增長率,排名是韓國2.7%,香港2.4%,新加坡2%,台灣0.7%。若論規模,則是韓、台、新、港。

    2015年,中韓自由貿易區啟動,韓國出口中國,已超過日本,對中國依存度當然高,但台灣以40%出口中國大陸則更高。20165月,台灣將由綠營管治,是不是如高希均所言“治無可治”,有待觀察。股市能維持8,000點,有點異常。央行彭總是否連任,則是台幣匯率所繫,電子業如何變化,亦影響台灣的未來。新加坡在2015年失去了李光耀這位老家長,以後5年如何作決策,亦未可知。但新加坡的人均GDP(以PPP計算)已達85,000美元,世界排名第三,遠超香港的58,000美元。往後如能維持2%2020年,已是人上人了。再高速也不必了。

    香港和新加坡往後發展還有一大金礦──海外人民幣存款和相關衍生產品,目前因人民幣的貶值預期,令人民幣存款收縮,那是市場仍未成熟。“一帶一路”和“亞投行”發力,銀行聯貸必增,所以往後五年,只能看好。當然,香港因年輕世代“政治熱”,社會有撕裂危機,但政治只是人生一部分,不能當飯吃,人總會成長的。

 

6. 一帶一路

    從歷史角度看,陸路的絲路經濟,從漢代起,已有兩千年了;海上絲路則自宋代開始,亦有千年。鄭和下西洋,直到非洲東岸;唐朝全盛時,中國GDP佔全球58%,絲路經濟約5%,不可謂不盛。21世紀絲路經濟,沿途60多個國家,人口50億,佔世界GDP52%,估計到2050年,沿途中產階級30億人,世界中心不但東移,亦向南移。

    2020年,中國將成為世界最大跨境投資者。絲綢之路上,亞洲是重要投資領域,截至2015年,亞洲約有1,300個超大型基建項目,資金4萬億美元。2016—2020年間,每年需要資金7,300億美元,世界銀行和亞洲發展銀行只能應付300億美元,亞洲各政府提供2,000億美元,每年缺口是5,000億美元,五年累積缺口25,000億美元。所以中國組織亞投行,全球除了美日都十分積極,創始國達55個;速度亦快,由201310月建議,到2016116開業,僅27個月。香港和新加坡是目前亞洲兩大金融中心,所能扮演的角色有四:其一,投資中心,香港FDI企業雲集,能守住和增資就不俗。其二,融資中心,目前香港勝於新加坡,IPO和海外人民幣存款是其二。其三,專業服務中心,如法律、會計。其四,運轉支援中心。四者大有可為,只怕人才不足。

 

7. 日本與安倍經濟學

    不管“安倍經濟學”成敗,也不管“新三箭”能否補“舊三箭”的不足,中日的“老二之爭”已經完結。且看下列數字,2015年,中國經濟規模已是日本的2.2倍,若以PPP計算更是3.7倍。日本已被印度超越,東盟追上來,亦是時間問題。日本人口日減,勞動力不足,沒有補救辦法。中國外匯儲備是日本3倍,中國家庭財富22.8萬億美元,亦超越日本的19.8萬億美元。《福布斯》2,000大企業名單中,中國232家,日本218家。外國直接投資金額,中國是日本的8.4倍。外企如何看兩個國家,數字說明一切,出入口貿易,中國已是日本2.8倍,日本的出口大國地位,早已不保;日本的零件和機械出口,又欠競爭力,不是價格問題。國防預算,中國是日本2.6倍,日本再加軍備,但不能超越GDP1%。有了核武器又怎樣,再敗一次,便很難復起,美國老大哥已無實力和意願培植。企業品牌,亦被中國超過了,西班牙ELCANO學院有個“全球存在指數(ELCANO GPI)”,中國是363.5分排第四,日本257.7分,排第七,日本欠缺存在感。日本貨幣寬鬆已鬆無可鬆,所以2016年就由零利率政策(ZIRP)改為負利率政策(NIRP)。日元繼續走貶,通脹2%的目標只能一拖再拖。獻金醜聞下,執行安倍經濟學的甘利明黯然下台,由石原補上。

    中日關係進一步退一步,日本企業對華投資2015年下跌25%,全球則增加6.8%,是誰對呢?日本經濟2015年只0.6%進展,2016年及2017年被IMF估為1%0.3%。中國遊客不來爆買,百貨公司有難了。中日關係在安倍新政內,不可能有大進展,安倍政權能長久,只反映日本政壇無人,反對黨無人,黨內亦無人。日本年青人政治冷感,並未改變,還是等日本40年週期來臨,那是2025年呢!

 

8. 東盟崛起

    2017年是東盟成立50週年,也該崛起了。中國和東盟約定2020年兩地貿易到達1萬億美元,已達到中國和歐盟的金額。目前東盟GDP69,000億美元。2020年估計為98,000億美元,會遠遠超過日本的55,000億美元。亞洲國家排名將是中國第一(280,000億美元),印度第二(117,000億美元)東盟第三(98,000億美元),日本第四(55,000億美元),估計印尼單獨亦可以排第五了(41,000億美元)。日本的經濟實力還有多大發言權,只有增強軍力。

    東盟最有利是組成“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RCEP),這是東盟十加六,全數東亞國度。比起TPP,還是有很多域外國家。東盟人口6.7億,比歐盟還大,中產階級肯定比日本人口還多,極大市場機會。南海和平是區域繁榮所在,菲越兩國和中國關係不可能壞到哪裏。目前遇到1997金融風暴後的大危機,20,000億美元熱錢撒出市場,當然引起股匯齊崩,但東盟基建需求仍在。RCEP的協商將在2016年完成,第10輪在汶萊(2月),第14輪在老撾(9月),將是最後一輪,相信會追上TPP談判的進度,前途大佳。

 

9. 克里米亞事件

    筆者在《讀史觀世》中寫道:“無足輕重的克里米亞正在發展成全球經濟動盪的誘因。”果不其然,2014318,克里米亞正式併入俄國版圖,烏克蘭內戰爆發,北約支持烏克蘭,西方制裁俄國,俄國反制裁,油價大跌,烏克蘭經濟崩潰,和歐盟的自由貿易要到20161月才生效。但2015GDP已跌了12%,欠俄國的30億美元貨款無力償還,成為第一個壞賬國家,評分已成Selected Default,自然股匯大跌。這個4,200萬人口的國家,GDP1,300億美元,只是希臘的一半,但外債已達GDP153%,只比日本低而已,2016年希望的GDP增長率有1%,有疑!俄國還有力進軍打擊ISIS,烏克蘭只剩下等待IMF救亡了。2016年全球經濟可能進入衰退,機率達40%,克里米亞打破了全球的平衡,哀哉!

 

10. 全球領袖質素

    錢穆名言:“立國在人,不在物。”值得細味,錢又感歎:世界上要出現“大仁慈,大智慧,大勇敢”的領袖。西方民主選舉制只能選出“平庸的領袖”,選民往往要換人換黨做做看。2016年《經濟學人》的評論說,這一年要看WWW,是甚麼呢?不是What went wrong?而是Woes, women wins。敵人和勝利且不論,2016年要看女性領袖是否有可為。

    德國默克爾已到任期之末,遭遇上難民問題,焦頭爛額,但畢竟在領導歐洲,遠勝男性對手。美國希拉莉能否以70高齡上任,一償入駐白宮12年之夢,明年才能看見。韓國朴瑾惠周旋於中日美三者之間,頗見功夫,因為本身是中國通。台灣選出蔡英文,5月就見真章。美國聯儲的耶倫在2016年發揮作用,天下大吉,但她是否能當世界定海神針,無人捉摸得透。巴西總統塞羅夫,形勢最緊,要力挽狂瀾不易。

    西方這一套,行到荼靡,不採用非西方的方法,只是死路一條。西方所謂的“民主、自由、人權”,不外乎是“行仁”,如今世界紛亂,恐怖分子遍地,西方對策亦只是“以暴止暴”。對難民亦無良策,看來一時間也出不了“大仁慈,大智慧,大勇敢”領袖,又是“安天下不如與天下安”,無計也,領袖培養要“時”。“時”之道,大矣哉!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無庫存之港版書籍,將需向海外調貨,平均作業時間約3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縮短等待時間,建議您將港書與一般繁體書籍分開下單,以獲得最快的取貨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