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1
湯德章:不該被遺忘的正義與勇氣
定  價:NT$499元
優惠價: 9449
可得紅利積點:13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本書特色:
誰?讓台南市政府為他制定紀念日?
◎ 他是日治時期第一位台籍警部補;沒有大學畢業資格的他,一舉通過日本高級文官考試「司法科、行政科」,取得律師資格。
◎ 台南市政府為他制定紀念日,表彰他的正義與勇氣。
◎ 日本知名報導作家門田隆將最新作品,最完整的湯德章生平紀錄。
◎ 台灣玉山社╳日本角川書店,台日兩地同步上市。
◎ 李文雄(台南文史工作者、莉莉水果店店主)、李筱峰(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湯聰模(湯德章之子)、薛化元(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董事長)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他是台日混血兒,父親從日本渡海來台,在噍吧哖事件時被殺害。他突破重重難關,成為日治時代第一位台灣籍警部補。因為對正義的堅持,他辭去人人稱羨的警察職務,遠赴日本進修苦讀,一舉通過日本高級文官考試。他在台南開設律師事務所,因公正不阿的態度而受到眾人敬重,成爲台南市長候選人之一。

二二八事件時,他參與了維護台南治安的工作,擔任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台南分會治安組組長。他被逮捕以後遭遇殘酷刑求,仍然不願供出曾經參與台南市治安工作的人員名單,保護他們免於遭到逮捕。最後在民生綠園被槍決,死前高呼「台灣人萬歲」。

多年以後,他的故居被保留,槍決地點成為紀念公園,三月十三日──他殞命的日子被定為台南市「正義與勇氣紀念日」。

過去,你可能不曾聽過他的名字,
但他一生秉持的正直信念,以及在二二八事件中彰顯的正義與勇氣不該被遺忘,二二八事件七十週年前夕,必須認識的重要人物之一,

他是湯德章。
門田隆將 Ryusho Kadota
1958年生於日本高知縣,中央大學法學部畢業。日本知名報導文學作家,撰寫主題橫跨歷史、社會事件、災難、司法、體育新聞等不同領域,其中包括許多與台灣相關的作品。
2010年,以《為義捐命:拯救台灣的日本影武者根本博》一書獲得第十九屆「山田七平賞」。另有《給甲子園的遺言》、《與絕望奮鬥:本村洋的3300個日子》、《康子19歲:戰渦的日記》、《太平洋戰爭:最後的證詞》、等將近40本書。其中,《為義捐命:拯救台灣的日本影武者根本博》、《與絕望奮鬥:本村洋的3300個日子》、《見過死亡深淵的人:福島核電廠員工奮戰500天紀實》三書已在台灣翻譯出版。
台灣版序

要訴說現在的台灣,那麼就絕對不能遺漏此一事件─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日發生的二二八事件。
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戰敗,結束了長達半世紀的統治,撤離了台灣。之後統治台灣的,換成了中華民國的國民黨。然而,蔣介石率領的國民黨政府,卻將台灣至今建立起的秩序破壞殆盡,經濟也全面崩壞。
在官員貪污瀆職橫行、食糧不足、通貨膨脹的背景下,販售煙草的女性慘遭警察毆打,在台北發生的此一微小事件卻成為引爆點,激起了台灣人的憤怒,抗議運動立即擴散到全島。
正當台灣全面陷入混亂狀態,台灣人們打算靠自己的雙手重建秩序之時,蔣介石自大陸派遣軍隊入境,展開了激烈的鎮壓。全台灣,據說共有二萬、三萬左右的台灣人遭到虐殺。
正確的犧牲人數,至今依然不明。
此一時期,在台南有一位為了拯救眾人而奮力與國民黨政府對抗的英雄。
那就是律師─湯德章。
在二二八事件波及台南,整個城市即將陷入暴動狀態時,是他拼命阻止事態惡化,為拯救台南市民而奔走;當國民黨軍開始鎮壓市民時,也是他奮而起身,與之對抗。
奉獻了自己而拯救了眾多台灣人的湯德章,父親為日本人、母親為台灣人,就如同字面上所述,他的一生,就是一個展現出「日本與台灣」之間交纏的羈絆之例子。
湯德章的父親出生於九州熊本縣,是一位警察。甲午戰爭後,台灣依馬關條約割讓給日本,為了促進台灣的發展及維持治安,便來到台灣,然而卻在二十年後發生的西來庵事件暴動中被台灣人所殺,此時湯德章剛滿八歲。
即便父親為台灣人所殺,湯德章依然深愛著台灣,之後更追隨父親的腳步,當上警察,並在辛苦存夠資金後,前往東京留學讀書。
湯德章在東京成為中央大學法學部的旁聽生,開始學習法律,最後同時通過了在當時相當困難的國家考試,考取了高等文官「司法科」、「行政科」,約同等於現在日本的司法考試及國家高等考試。
晉升菁英行列,在日本勢必得以鴻圖大展的德章,還是選擇回到了台灣,這是因為他早已下定決心,要將此生奉獻給台灣之故。
帶給絕大多數台灣人慘痛悲劇的二二八事件,在台灣人心中劃下了深深的傷痕與陰影。之後實施¬的戒嚴令長達三十八年,是世界最長時間的戒嚴令,也在在威脅著台灣人的人權。即便如此,台灣的人們還是不曾放棄追求自由與民主。
是因為,在二二八事件中,那些充滿勇氣毅然面對的身影及人生,始終深深地刻劃在台灣人的心中。
湯德章的所做所為,直至今日也依舊緊緊抓著了後人的心,在他身上,看到的是不論發生什麼事也依然不受挫、身而為人最美好的「信念」。湯德章不算長的人生,卻留給了後世相當珍貴的事物。
在湯德章死後六十七年的二○一四年,台南市將他的遭難日定為「正義與勇氣之日」。
我認為,陷入危機之時,才正是人類展現真正價值的時刻。平時總是不可一世的人,常常在身陷困境時展露出狼狽窩囊的模樣;相反地,平時總是低調安靜的人,卻在關鍵時刻展現出無比的堅強。
湯德章一家,彷彿是遵循著他奉獻生命所展現出的「風骨」,也為了不讓他「丟臉」,至今依然活躍於台灣,同時也如同德章一般,最為重視日本與台灣的羈絆。
經過漫長的採訪過程,我在日本找到了許多與湯德章有關連的人物。熊本的親族們,也一樣在日本奮鬥,努力地度過二戰後的人生。
有時我不禁會想,歷史究竟是什麼呢?
以戰爭、事件為首,至今我撰寫過許許多多的歷史事蹟,其中也時常動容於故事主角那毅然面對人生的姿態,不自覺地停筆陷入沉思。
得以描寫這些感人的事蹟、人物,總不時地讓我感到十分幸福。在採訪德章先生及其家族時,我更是不斷地感受到相同的能量。
現在的台灣,正站在動盪的東亞局勢中,一個重大的分岔路口。
為了守護台灣人的自尊與自我認同,許許多多的人們正奮力地拼搏。此時對於日本人而言,也正是該展現出「該如何支持台灣向下走」的時代。
在這一個時間點,描繪出宛如證明了台灣與日本的「羈絆」的此一人生,實在讓人感慨萬千。
以深愛著台灣與日本的湯德章為中心,這一部橫跨「五代百年」的壯大家族故事,請務必細細品味。
門田隆將
台灣版序
序章
第一章歸國的英雄
航向故鄉的「富士丸」/討論學問的日子/為台灣發展盡心盡力的決心
第二章發跡熊本的坂井家
熊本縣宇土的名家/甲午戰爭的影響/前往台灣的路途/叛亂不止的台灣
第三章 父親之死
所謂「內台融合」/長男離開後的坂井家/西來庵事件/對於殘酷事件的報復
第四章芒果之鄉的孩子王
在貧困的生活中……/台南師範學校的挫敗/跟隨父親的腳步……
第五章不能認同的「台灣人差別待遇」
一生的伴侶/不斷奮鬥的青年巡警/光天化日下的肇事逃逸/人生的分歧
第六章 戰火下的東京
期盼多時的帝都東京/中央大學與司法考試/紀元二千六百年/響徹雲霄的軍靴聲
第七章 國家考試合格
達成宿願之路/記憶中父親最後的身影/依然持續的挑戰/行政科考試的挑戰/「坂井同學!恭喜你!」/日本,再會了
第八章 在台南再出發
於末廣町開設律師事務所/台南大空襲
第九章騷動不安的台南
突如其來的「日本戰敗」/新的統治者/德章的不安與掛念/初見國民黨軍隊
第十章奮鬥與失望
劇烈的通貨膨脹/身為台南的指導者/爆發霍亂疫情
第十一章二二八事件爆發
台北發生事件/參議員湯德章/擴散到全島的混亂/陸軍士官學校出身的領導者
第十二章鎮壓?民主化?
被召喚的德章/國民黨大幅讓步/進入台南工學院/「不擴大、不流血」/秘密進行的謀劃/驚險的攻防/潛藏的鎮壓企圖/高雄鎮壓事件/覺悟的市長候選人
第十三章逮捕與拷問
軍隊登陸台灣/再度發布戒嚴令/突如其來的襲擊/拼死逃出卡車/殘酷
的刑求
第十四章「台灣人萬歲!」
泰然自若的態度/妻子陳濫接到噩耗/無情的子彈/失落崩潰的陳濫
第十五章正義與勇氣紀念日
不被打敗的意志/在政府的監視下/湯德章紀念公園/「正義與勇氣紀念日」
插曲
結語
參考資料
第一章歸國的英雄

  航向故鄉的「富士丸」
  叭─叭─叭─
  在汽笛聲繚繞的餘韻中,船隻逐漸駛離港岸。
  不知何時開始的?港口的出航曲開始採用「螢之光」這首歌的旋律。這首源自蘇格蘭民謠的曲子,自從明治時代被尋常小學校採用,作為唱歌課的教材以後,逐漸成為國民之間代表分離的名曲。尤其是國際航線的船班,在離開碼頭時,一定會播放這首歌曲。
  分別的時候,在人前掉淚,總是有點難為情。不過每當這首歌獨特的旋律響起時,大多數的人眼淚還是忍不住掉了下來。
  (還會回到內地來嗎?)
  (不知何時才能再看到這番風景。)
  每當離岸的人想到這些,激動的心情往往難以平復。來往於台灣基隆與日本神戶的定期航路─亦即所謂「內台航路」船班的啟航,總是瀰漫著深深的離愁。這一天,排水量九千一百三十六噸的日本郵輪「富士丸」最上層的甲板上,依舊擠滿流著淚與送行家人揮手告別的旅人。
  昭和十八(一九四三)年七月底的正午時分,富士丸鳴著滿載眾人心情的汽笛聲,駛離了神戶港的碼頭。
  六甲山頂盛夏青空的高積雲,成為許多內台航線旅客的腦海中,這條航線上特有、充滿傷感的風光。
  (昔日的遣唐使們,也帶著這樣的心情出航嗎?)
  當時年已三十六歲的坂井德章,一邊看著從碼頭向船上的旅客揮手的人們,一邊這樣想著。
  當然,就船隻的安全性來說,跟「遣唐使時代」相比,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不過,實際上,旅人的心中還是會擔心。
  (能順利到達台灣嗎?)
  (還有機會回到內地嗎?)
  這些念頭,雖然不曾說出口,卻在每名旅客的心中,不停來回纏繞。
  四年前的昭和十四年,已經年過三十的德章,為了安身立命而前往父親的故鄉「內地」留學。
  他在拼命苦讀之後,終於通過高等文官考試「司法科」和「行政科」的考試,創下傲人的佳績。
  高等文官考試的難度,跟現在的司法考試或國家高級考試相當,是當時難度最高的考試。對於在台灣長大的德章而言,這項考試可謂是一座難攻不破的城池。
  沒有大學畢業資格的德章,嘗試挑戰高等文官考試這項舉動,幾乎可以說是有勇無謀的決定。
  當時年過三十的德章,也不算是個青年了。不過,他還是前往東京御茶水神田駿河台的中央大學去當個聽講生,努力地突破這個巨大的難關。
  德章認亡父之弟坂井又藏為養父,兩人成為父子關係,並且在又藏的建議下,前往中央大學進修。
  又藏畢業於明治大學,先進入朝日新聞就職,之後成為獨立記者,大正十四年著述《銀行王安田善次郎》(喜文堂書房)一書,是一名非常出色的記者。
  「要考司法考試的話,就去中央大學或者日本大學進修吧。」
  又藏如此告訴德章。當時能在高等文官考試有所斬獲的學校,除了東京帝大、京都帝大等帝國大學之外,就是中央大學和日本大學這兩間私立學校了。這兩間學校在「神田駿河台」都設有校區。
  又藏過去就讀的明治大學,也位在神田駿河台,因此對於這兩間學校十分熟悉。德章參考又藏的建議,選擇了中央大學。
  富士丸正行駛過瀨戶內海,德章站在富士丸的甲板上,回想這四年在東京寒窗苦讀的日子。
  和美國開戰後,太平洋戰線的戰事至今已經持續一年八個月了。戰況一日比一日惡化,街頭巷尾早已議論紛紛,談論著文科生的徵兵以及緩徵的撤銷已經勢在必行。
  德章所通學的中央大學校園裡,也瀰漫著面臨緩徵撤銷以及「學徒動員」的緊張氣氛。
  那是一種與其最後被「動員」,不如乾脆「志願」從軍的低迷氣氛。大學已不再是能靜下心來做學問的場所,或者應該說,做學問的風氣已經從整個社會上消失了。
  前年通過司法考試,參加司法研習,之後又通過行政科考試的德章,度過了那段忙碌的時期,再次回到中大校園時,也察覺了這股低迷的氣氛。
  「衝吧!上戰場」校園貼滿了參戰的標語口號,學問場域的氛圍早已煙消雲散。
  大學生是肩負國家未來前途的寶藏,卻不得不被送上戰場,這樣的局勢已經化為現實境況。開戰一年左右的凱旋氣氛早已不復存在於校園之中,只剩下對英美叫囂的口號標語,還在偌大的空間中嘶啞著。
  日益膠著的戰事,讓民間的客船也被波及,武器攻擊不再只針對軍艦,戰爭轉為無情的屠殺。美國的潛水艇來回巡弋東海,這一帶已不再是過往所說「和平的航路」了。
  換句話說,這條「內台航路」也一樣,沒有任何人可以保證踏上旅途的人都能平安到達目的地。
  從神戶出發,到達距離西南方一千六百公里外的台灣基隆,需要花上四天的航程。正中午從神戶出發的船,於隔天上午七點到達北九州的門司;當天中午再從門司港出發,預計後天下午一點鐘到達基隆港。
  也就是說,從門司港離開內地後,船隻將於東海航行整整三天,是一趟極度危險的旅程。
  過去由民間郵輪獨自航行的內台航線,從今年三月起,開始採取以驅逐艦護衛警備的船團方式航行,使得旅程變得大費周章。
  由於大阪商船高千穗丸在三月十九日,受到美國潛水艇的魚雷攻擊,在基隆附近的海域沉沒。船上的犧牲者,高達八百八十四人。
富士丸也在高千穗丸遇襲後不久,同樣遭到美國潛水艇的魚雷鎖定,還好在千鈞一髮之際躲過一劫。
  內地與台灣的來往,已經完全變成必須帶著「覺悟」的航路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