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自衛隊史:日本防衛政策七○年
定  價:NT$360元
優惠價: 79284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臺灣第一冊全面分析日本防衛政策的專書!

當「東亞有事」時,自衛隊將扮演怎麼樣的角色?
川普上台後,日美同盟將會如何改變?
戰後的日本建立起新的和平憲法,在這個架構之下,日本原本就不應該具備任何的國防武力。日本過去的主流思想主張,應以憲法第九條為基礎,建立非武裝化的中立立場,此主張乃日本所特有的現象。

長期專注日本自衛隊研究的作者,對於自衛隊在各個階段的任務與角色轉換有著最精細的觀察。本書將以四個觀點檢視了自衛隊、以及戰後日本國防政策的歷史。這四個觀點是:(一)自衛隊與戰後和平主義的關係;(二)日美安保體制與自衛隊的關係;(三)日本的政治與軍事關係(軍文關係);(四)國防政策的內容與實情。

首先,日本戰後的和平主義有兩個路線,分別是以「非軍事
為根本的主流思潮,以及以協助聯合國為主幹,積極地為和平做出貢獻的思潮。自衛隊成了第一種和平主義批判的對象,但在第二種和平主義下,卻有建立軍事組織的必要,自衛隊的存在與角色就成了關注的焦點。

第二個觀點,是日美安保體制與自衛隊的關係。戰後日本的安全保障政策是以美日安保為基礎所建構。戰後日本外交的基本方針走的是以美日安保為中心的「吉田路線」,主張只保有輕武裝並重視經濟發展。戰後日本長期論及的「自主」,是以民族主義為背景,並且引申出如何與美國、美軍保持距離的課題。若強烈地意識到日本的自主性,則自衛隊的角色亦會擴大。更進一步說,若美國國力減弱,美日合作的必要性就會擴大。如此,美日合作的必要性以及日本自主性之間的關係,也會形成問題。這點亦是日本現在國家安全議題中的重要課題。

第三點是日本的「軍文關係」。在戰後的新體制下的國家安全,是仰賴美日安保的。本該是重要議題的外交與國家安全,由於沒有選票市場,導致許多政治家不願涉入。加上非軍事和平主義氛圍的助長,自衛隊的管理經營由防衛廳負責,建立起戰後日本特有、稱為「文官統治」的軍文關係。除了災害支援與民生合作之外,防衛廳極力壓縮自衛隊的行動空間。這種壓抑自衛隊的情況,到了冷戰結束後有了持續性的變化。於是有了第四個問題。

第四點,日本國防政策的內容與實情。冷戰時期的自衛隊是一支受到防衛廳嚴格管制,普遍觀念認為,自衛隊只要充實裝備以及訓練,作為「遏止力」的存在即可。然而,限制自衛隊同時也會削弱「遏止力」。但如今,國際中出現了以強大軍事力量為後盾,意圖改變當今國際秩序的勢力。在此環境下,日本因而有必要認真地審視那些施加在自衛隊身上的諸多限制。

日本自衛隊是日美同盟的產物,也是東北亞戰力最強大的軍隊之一,其對內的經濟、政治;對外的軍事、外交的影響力與日俱增。尤其對台灣的影響,在日本全面與美國聯手參與「境外有事
的新安保條約以後,自衛隊成為日本政府對外施展實力的拳頭。

如今的日本國防單位,從原本的廳級提升到省級,每年掌管的預算約5兆日圓,統領超過26萬軍文人員。日本自衛隊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整個東亞的神經。

本書內容特色
1. 台灣第一本詳細分析自衛隊發展史的作品。
2. 以歷史角度檢視自衛隊如何誕生,又如何成長至今。思考往後自衛隊以及日本的安全保障政策。
3. 美日安保體制與自衛隊的關係密不可分,是觀察日本與國際之間互動的平台之一。

作者簡介
佐道明廣(佐道 明広 Sado Akihiro)
1958年生。日本學習院大學法律係畢業。東京都立大學社會課學研究所博士學分修滿退學。政治學博士。目前是中京大學綜合政策系教授。研究領域為日本政治外交史。著有《戰後日本的國防與政治》、《戰後政治與自衛隊》、《沖繩現代政治史》等。

譯者簡介
趙翊達
台北市社子人,東吳大學企管系畢業,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碩士。讀企管時愛上戰略,讀戰略時愛上日文,讀日文時愛上翻譯。碩士論文以海上自衛隊為主題,亦曾撰寫過幾篇相關文章散見於軍事雜誌。

前  言 日本國民眼中的自衛隊
第一章 重建軍備之路——國防政策的形成
第二章 五五年體制——國防理論的分裂與高漲
第三章 新冷戰時代——國防政策的轉變
第四章 冷戰告終——應對激烈變動的國內外情勢
第五章 「新型態威脅」的時代——日美同盟與國防政策的轉換點
終  章  邁向嶄新的國家安全體制

前言
日本國民眼中的自衛隊

二○一四年是自衛隊創立的六十週年。以人類的壽命來說,便是「花甲之年」。自衛隊前身警察預備隊創設於一九五○年,至二○一五年滿六十五年。帝國陸海軍創立於一八七二年(明治五年),至一九四五年因戰敗而解體,共七十三年的歷史。帝國陸海軍創立後的六十五年,也就是一九三七年,中日戰爭爆發。當時,軍方是左右國家政策極具影響力之存在。

自衛隊又是如何呢?自衛隊在文人領軍的原則下被嚴格限制涉入政治,幾乎沒有日本國民擔心自衛隊會發動政變。最近的民調顯示,有百分之九十二‧二的人對自衛隊有「良好印象」,有「不好印象」的人僅僅百分之八‧四(二○一五年一月內閣府「關於自衛隊與防衛問題的民意調查」)。我們可以賭定地說,自衛隊對日本國民來說已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但若說自衛隊從一開始就被國民廣為接受,則事實絕非如此。事實上,從自衛隊創建起便承受著「違反憲法」的批判,於戰後和平主義中忍辱負重並且成長茁壯至今。過去也有一種對「自衛官」的存在抱有否定感的思潮。例如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江健三郎曾說:「在此的論述都充分地表現出我的政治立場。我一直認為防衛大學學生之於我們這個時代的年輕人是一根芒刺、一種恥辱。而我想推動的,就是讓年輕人再也不去報考防衛大學。」(《每日新聞》晚報,一九八五年六月二十五日)

並非只有大江健三郎如此認為。本書也會提到,日本曾經發生對自衛隊員及其家屬進行等同於侵害人權的行為。這種今昔之別意味著,社會風氣對於自衛隊的態度已大幅轉變。如今,以「國防男子」、「國防女子」為名的自衛官寫真集成為熱門話題;以自衛隊為題材的連續劇於黃金時段播放並創造了高收視率等等,這在過去是無法想像的。

但是,自衛隊廣泛地為國民接受,並不能代表國民對自衛隊有更多的理解。針對集體自衛權與《安全保障法制》,從國會與媒體上那種混亂的討論中也能看出,日本在國家安全相關議題的探討上有著許多令人感到不解的情況。即使媒體報導自衛隊的次數增加了,但自衛隊的實情仍有許多不為人知之處。

在二○○三年的內閣府民意調查報告中,有項對自衛隊印象的提問(目前已無此提問),其中也有關於自衛隊實情的選項。根據該民調,竟有百分之三十七‧九的民眾回答「不太清楚自衛隊的實情」。雖然是距今十年以上的調查,但和現在的情況應該沒有太大差異。

為何最當初稱為「自衛隊」而非「國防軍」呢?為何要在和平憲法下成立自衛隊這種只會讓人聯想到軍隊的組織呢?自衛隊與其他國家的軍隊有何差別呢?自衛隊能替日本的國防完成何種任務呢?本書的課題即是一邊追溯歷史軌跡,同時審視這些問題。

四個觀點
與自衛隊逐漸為國民所接受的情況一樣,若以歷史的角度檢視自衛隊以及日本的國家安全政策,可發現其中巨大的變化,即日本社會已容許出動自衛隊。國民擴大支持自衛隊的理由之一,乃是阪神大地震、東日本大地震等災害發生時,自衛隊的救災活動。甚至,當初最多人反對的國際和平活動,如今則受到高度肯定。這些活動提高了國民之間對於自衛隊的「良好印象」;但是在過去,一般認為除了災害支援與部份的民生合作之外,最好盡量不要動用自衛隊。這是受到戰後和平主義氛圍極大影響之故。因此除了與自衛隊相關的政治觀點外,本書亦試圖納入輿論與一般議論的趨勢來做說明。討論時需特別留意下述的問題。

首先是自衛隊與戰後和平主義的關係。我會在本文的部分說明,在此先簡述之。日本和平主義的主流,可視為「非軍事」或是「反軍事」。一九五○年代到六○年代有著強大影響力的「中立論」,雖是以憲法第九條為基礎,但其內涵是非武裝中立,並不是瑞士那種高度武裝中立。此一論點為日本最大在野黨所主張。環顧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國際社會後可發現,此主張乃日本所特有的現象。儘管聯合國肯定為了自衛所進行的戰爭,但這種主張認為所有的戰爭、以及進行戰爭的軍隊本身都是一種罪惡。

但事實上,鮮少有人談及戰後的和平主義其實有兩個方向。也就是以非軍事為根本的主流思潮,以及以協助聯合國為主幹,積極為和平做出貢獻的思潮。戰後和平憲法便是以集體安全為前提所制訂。所謂以聯合國為主幹的集體安全即是本身不保有軍隊,全賴聯合國的保護。若是如此,日本在聯合國內的地位將會成為問題。也就是說,作為一個獨立國家,是該被動地依靠聯合國,還是應該積極地協助聯合國呢?

兩種和平主義中,自衛隊這樣的組織成為了第一種和平主義批判的對象。另一方面,在第二種和平主義下,會有建立軍事組織的必要性,自衛隊的存在與角色就成了關注的焦點。從結論來看,冷戰時代以第一種和平主義的非軍事性為中心思潮;後冷戰則是以第二種和平主義為聚焦對象。但是,由第一種轉向第二種和平主義並非一蹴而成,自衛隊的任務是漸進地擴大。目前安保法制問題引起社會爭議,在思考這個問題時不能忽略和平主義與自衛隊的關係。

第二個觀點,是日美安保體制與自衛隊的關係。戰後日本的安全保障政策是以日美安保為基礎所建構的,在此無需重述詳細過程。戰後日本外交的基本方針,也就是「吉田路線」。該路線是以日美安保為中心,只保有輕武裝並重視經濟的政策。日美雙方於一九五一年締結最初的安保條約,經過一九六○年重新簽訂後延續至今,而日本有一陣子可說是完全依賴安保條約。那麼,日本若依賴日美安保條約的話,會對自衛隊的角色產生什麼問題呢?此外,不論是舊安保條約或重新簽訂的安保條約,由美國保護日本,日本提供美軍基地的「基地與軍隊的交換」基本架構卻從來沒有改變。駐日美軍基地的存在會刺激日本的民族主義,促使反美運動高漲。一九五○年代的日本也曾發生過和沖繩現在一樣的情況。

以自主防衛、重新建軍為根本的「美軍基地撤退」主張,便是以此為基礎。戰後日本長期論及的「自主」,是以民族主義為背景,並且產生如何與美國、美軍保持距離的問題。若強烈地意識到日本的自主性,則自衛隊的角色亦會擴大。更進一步說,若美國國力減弱,日美合作的必要性就會擴大。如此,日美合作的必要性以及日本自主性之間的關係,也會形成問題。這點亦是現在國家安全議題中的重要課題。

第三個觀點,是日本的政治與軍事關係。政治學上稱為「軍文關係」。戰前,軍方擁有極大政治影響力,其所作所為是導致日本走上魯莽戰爭之路的重要原因。針對此點之反省,才決定嚴格限制軍事組織的行為。戰後由美國引進的Civilian Control-也就是「文人領軍」,對日本來說是全新的觀念。日本一邊設計軍事組織的同時,也不斷地反覆修正錯誤。最後,戰後日本特有、稱為「文官統治」的軍文關係就此誕生。

「五五年體制」是戰後日本長期持續的政治體制,保守派的自民黨與改革派的在野黨(以社會黨為中心)在此體制下相互對立。該體制下的國家安全一方面依賴日美安保,同時又進行稱為開發型政治的「酬庸政治」。 故政治議題均以國內問題為中心,本來應該是重要議題的外交與國家安全,由於沒有選票市場,導致許多政治家不願涉入。加上非軍事和平主義氛圍的助長,自衛隊的管理經營遂委由防衛廳這個官僚組織負責。 除了災害支援與民生合作之外,防衛廳極力壓縮自衛隊的行動空間。要如何壓縮自衛隊呢?就是靠冷戰時期所施行的「文官統治」體制。這種壓抑自衛隊的情況,到了冷戰結束後有了持續性的變化。於是有了第四個問題。

第四個問題是,日本國防政策的內容與實情。如前所述,冷戰時期的自衛隊是一支受到防衛廳嚴格管制,以訓練為主要任務的部隊。雖有補充汰換武器裝備的長期計畫,但在盡量不動用的前提下,完全沒有準備實戰—也就是以有事為想定的(法律)體制。 自衛隊就在這樣缺乏有事體制的狀況下進入後冷戰時期。這也是因為在戰後和平主義下,建立有事體制是相當困難之故。二戰後,軍事力量的主要任務是發揮「遏止力」。冷戰時代是以終極核戰為前提的核嚇阻戰略作為基本想定,因而抑制了美蘇或各個盟國之間可能引爆核戰的武力紛爭。故自衛隊只要充實裝備以及訓練,作為「遏止力」的一種存在即可。

但是,若敵國不懼怕自己的軍事實力,遏止力就無法成立。許多人常以一國所持有的兵器種類、性能諸元以及數量看待該國的軍事力量,但實際的軍事實力並不能只以表面的資料衡量。雖然持有的裝備性能與數量是重要因素,但部隊與兵力的配置、指揮官的能力、領導者的領導力、處理緊急事態的法律制度等等,都是構成軍事實力的重要因素。

討論軍文關係時,有必要從兩個方向來思考。第一個是「由軍隊主控國安」,另一個是「由軍隊提供國安」。軍隊既然是國家安全的主要角色,自然會有「由軍隊主控國安」的想法。此時為了讓軍隊能夠有效地運作,便需要不限制軍隊的政治體制。另一方面,如同戰前的日本以及發展中國家軍方的政變一般,軍隊也有可能成為威脅政府的組織。因此,不讓軍方冒進並以此為本的想法即是「由軍隊提供國安」。據此想法,就必須盡量限制軍方的力量。日本戰後的防衛組織設計,可說是以「由軍隊提供國安」為著眼點。

換言之,限制自衛隊同時也會削弱「遏止力」。在冷戰此一「長時期無戰爭」時期下,盡量不出動自衛隊的想法也許無太大問題。另外,日本於非軍事和平主義下培養出來的「和平國家日本」這塊招牌,也是今後必須加以珍惜的重要價值。但如今,國際中出現了以強大軍事力量為後盾,意圖改變當今國際秩序的勢力。在此環境下,我們因而有必要認真地審視那些施加在自衛隊身上的諸多限制。

以上述四個觀點為中心,本書將以歷史的角度檢視自衛隊如何誕生,又如何成長至今。為了思考往後自衛隊以及日本的安全保障政策,亦有必要重新回顧自衛隊發展過程的腳步。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