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3
義式生活哲學:脫軌的人生才有意義!揭祕義大利人日常潛規則
  • 義式生活哲學:脫軌的人生才有意義!揭祕義大利人日常潛規則

  • 系列名:閱讀世界
  • ISBN13:9789862590430
  • 出版社:世潮
  • 作者:宮嶋勳
  • 譯者:楊鈺儀
  • 裝訂/頁數:平裝/224頁
  • 規格:21cm*15cm*1.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6/12/01
  • 中國圖書分類:義大利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85238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嚴謹的日本人撞上興之所至的義大利人,
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
深入懶散國家形象下,值得挖掘的細膩義式邏輯!

◎一本真正表現義大利人特性的書。
◎作者在義大利工作三十年,以精闢觀察力,深入觀光客眼中看不到的義大利!
◎義大利的工作態度、家族關係、戀人相處、餐桌文化、地域特徵等,從種種觀點中,體驗讓全世界傾倒的文化衝擊。

義大利男人都是花花公子、而且有戀母情結?
義大利是媽媽的國家,女人掌握家中的「統治權」?
義大利到處是扒手、人民積極逃稅、沒有公德心?
義大利人任性無極限,即便如此卻還能有好結果,這是為什麼?
從時尚之都米蘭,到世界之名的法拉利汽車,
義大利人如何以獨特審美觀與哲學,打造一流商品的秘密!

品味具體而微的迷你文化史,
帶你做一回憧憬的義大利人!

 ◆ 遲到三十分鐘是家常便飯
  七點開始的聚餐,八點人才到齊,這可不是遲到,是義大利人特有的禮貌!

 ◆ 明知希望渺茫也絕不放棄,厚臉皮程度堪稱第一
  亂槍打鳥總有成功的時候,就算失敗也不會有損失,到最後他們總有辦法解決一切,皆大歡喜。

 ◆ 完全不會察言觀色,更沒有顧客至上這種事
  服務台前大排長龍,服務生仍和顧客開心聊天,大家都習以為常,沒人會抱怨。

 ◆ 美觀是最重要的判斷標準,公事上也不能妥協
  再實用的東西,長得醜也絕對不用,重視直覺的審美觀。

 ◆ 脫軌的人生才是人生
  認為「事情會照著計劃走」,這種想法可說是大錯特錯,在義大利,意外才是正常的。

 ◆ 吃一頓飯要三個小時
  一起吃過飯的人就是朋友!坐在餐桌前,可不只是吃飯,更是開拓人脈的好時機。

宮嶋 勳
1959年生於京都。東京大學經濟學系畢業。1983至1989年間任職於義大利羅馬報社。現往返於義大利及日本,以葡萄酒與食物為主題進行寫作。在義大利,自2004年起擔任Espresso義式濃縮咖啡‧義大利葡萄酒導覽的試喝人員,自2006年起擔任Gambero Rosso‧餐廳導覽文案,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都住在義大利。在日本主要在葡萄酒專門雜誌發表評論,擔任葡萄酒講座講師、進行演講,也擔任BS富士TV節目「義大利頂級葡萄酒遊記」企劃、監修及演出者。日文著作有《10皿でわかるイタリア料理》(十盤菜認識義大利料理)、《イタリアワインマニュアル》(義大利葡萄酒手冊),譯著有《ガンベロ・ロッソ イタリアワインガイド》(Gambero Rosso義大利葡萄酒導覽)等。2013年獲得Grandi‧Cru‧D'Italia義大利名酒協會最優秀外國記者獎。2014年因對義大利文化的貢獻,獲義大利總理頒授「義大利之星勳章」指揮官勳章(Commendatore dell’ Ordine della Stella d’Italia )。

譯者介紹
楊鈺儀
國立中央大學中文系碩士。因熱愛日本搖滾樂團而一腳踏入日文的世界。雖然一開始的學習動機不純正,但終究為日文所擄獲,所以目前正處於「不務正業」中。

讀者熱情推薦

「我因為工作原因常出差義大利,一開始超不適應,義大利人每天都要打電話給家鄉的母親、午休時間長達兩小時、還在上班時間跟戀人堡電話粥,看完這本書,我總算能理解了。」

「這本書讓我想起與義大利人做生意的時候!完全能理解!」

「包含義大利、日本、世界的思維,一本能夠享受各種角度思維的書。」

前言
我在義大利的第一份工作,想起來距今約是三十年前的事了。當時我正在義大利里米尼(Rimini)的Grand Hotel,里米尼是一個以海水浴場聞名的小城。我搬到羅馬住了約一年,稍微能說些義大利文,便獲得了日本廣告拍攝口譯的臨時工作。
當時我為了上大學而住在羅馬,那份工作是我第一次真正和義大利人有正式工作上的交流。Grand Hotel是一間頗具歷史的豪華飯店,在費德里柯‧費里尼(Federico Fellini,義大利著名藝術電影導演)的電影中被神化了,所以還沒開始工作我就感到興奮不已。
日本與義大利的共同工作團隊,在羅馬集合,大家坐上小巴,走高速公路一路開往里米尼。大家一邊說笑聊天,氣氛輕鬆又自在,不論怎麼看都讓人覺得是很義大利式的愉快外景工作。至少在到達當地之前。
我們雖然到達目的地,但卻比原來在羅馬飯店聯繫時的預計時刻晚了整整一小時。到達後又發現少帶了好幾樣機械設備。
由於擔任主角的廣告明星有其他演出行程,能夠拍攝的天數只有一天,因此無論如何都一定要在當天完成。義大利現場負責人打了好幾通電話,想要湊齊不足的機械設備。他問對方:「結果怎麼樣了?」對方的回覆竟是:「沒辦法,只能從波隆那送過來,需要兩個小時。」
我當時還很天真,人又老實過頭,口譯沒有稍加掩飾,直接翻給日本方工作人員。結果日本方當然生氣了,說:「這說的是什麼話!要他們事前準備好的東西,我們不是已經傳真過來了嗎(當時還沒有e-mail)!叫他們動作快點!」我把這些話翻回義大利文,告訴義大利方,結果義大利方回答說:「沒有的東西就是沒有,不論怎麼說都沒辦法喔。不要這麼煩躁,就等等吧。」我把這些話照樣翻給日本方聽,日本方對義大利方無視自己責任,還有點瞧不起人的態度非常感冒,因此成員們的怒火又更上升了一層。
更火上加油的是,日本方的製作人兼任演員助理,所以來回催促了好幾次:「現在到底怎麼樣了?」我把這些話翻譯成義大利文,這下換成義大利方惱羞成怒地說:「現在除了等配送的機器過來,其他什麼事也做不了。你們一直問個不停,很煩。」氣氛火爆,場面一觸即發。
義大利方的製作人不忍心見我像個被驅遣的小孩子,一下往東一下往西的跑來跑去,便把我叫到角落去跟我說:
「勳,你聽我說。我們的確沒有遵守在羅馬時說好的預計時間,有一些設備器材沒送來是我們的失誤。但是,這種事不論現在如何爭辯也不會有任何改變。設備器材已經在調度配送中了,還有兩個小時就能到達。雖然時間晚了點,但今天一定會完成這場拍攝。截至目前為止,不論是什麼的拍攝,我們從來都沒有過無法完成的情況。愈是煩躁,氣氛就會愈糟,本來可以順利拍攝,反而會變得不順利喔。所以請幫我告訴日本方,雖然晚了一點,但不必焦躁,我希望能在設備器材到達後拍出如詩如畫的作品,希望他們能放輕鬆。我們一定會拍出美麗的作品。」

這位義大利製作人的一番話,教會我許多事。
首先第一點,在義大利,認為事情會照著計劃走,這種想法可說是大錯特錯,在義大利,意外才叫做正常。(這簡直就像在說,已經事先「預料」會有「意外」發生,這是矛盾的)。所以完全不需要慌亂。義大利人的哲學(?)是,人生隨時都有一連串的意外,為了這些事而生氣是很可笑的。
第二,像「延誤」這種事情,對於義大利全國上下而言是很常態的,對於無法預測的事情感到慌亂,是蠢中之蠢,關鍵在於從容不迫、做好準備,盡全力找出解決辦法。不管心裡再著急也於事無補,反而還會讓事態惡化。重要的是面對意外,把能做的準備都做好,達成工作成果。
至於第三,不論發生什麼意外,義大利人都不會放棄,到最後他們總有辦法解決一切,皆大歡喜。義大利人從小就已經習慣了會發生意外,因此在面對突發狀況的時候,應變能力特別強。這一點和日本這種事事都經過縝密準備,認為一切事物當然都要按照計劃執行,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工作方式。這種「最後總能順利完成的國家,義大利流工作術」,簡直可說是強烈地震撼了我。
後來,我在義大利開始正式工作,持續接受了許多義大利式作風的洗禮,例如「比約定時間晚到十五分鐘是禮貌」、「不必嚴格區分工作時間與私人時間」、「不具有分工的概念」等等。但是同時我發現,在這些乍看之下很不可思議的工作行為規範之中,既有著義式風格理念,也有非常高功能的一面。
義大利人可以說是「食物、歌唱、愛」的象徵,具有懶惰的形象、不愛工作、愛好追求女性、唱歌輕鬆過日子;但是另一方面,義大利在歐盟卻擔任經濟大國的中堅角色,在時尚、設計、汽車、農業、食品等各類產業中,是世界的領頭羊,生產許多商品,並不是有許多懶惰鬼的國家那麼單純。
因此,如果有人希望能與義大利作生意,重要的是要理解他們那讓人乍看之下覺得很隨便的行為模式,請抱持著「入境隨俗」的心態,配合義大利式的作風。

我現在主要的工作範圍,是寫作葡萄酒與飲食相關文章,有三分之一的時間是在義大利進行寫作,剩下的三分之二是在日本進行。為了要進行採訪、參加研討會等,我一年會去義大利十五次,在這些時候,我必須要轉換自己心中的頻道。
帶著日本式的工作方式,去義大利一定不會順利,所以我一到達義大利機場,就會轉換為義大利式的頻道。若帶著義大利式的工作方式到日本,會受到責備,所以回到日本以後,我就會恢復日本式的頻道。我重複這樣的轉換已有三十年。
我希望大家不要誤解,這本書並不是在說哪一方的工作方式比較好或比較不好。只是,工作必須配合當地的作法,否則工作起來就不會順利。如果有人硬要主張「日本式比較好,所以不論到全世界哪裡都要使用日本式作法」,就如同到了西西里島酒吧,卻固執地想要用日文點餐,這樣是沒有人能理解你的,只是讓自己看起來像個蠢蛋罷了。若你在一個地方工作,相信最終目的是希望你所進行的工作能順利成功,因此自然要使用大家都能理解的共通語言和工作方式。
我和義大利人一起,並肩工作了三十年,不知道吃過多少苦頭,從教訓中學到了很多事情。也許我們會因為國際化而有所錯覺,認為義大利和自己的祖國沒什麼不一樣,但其實義大利無論是在歷史、文化、氣候上,都是個與我自己國家有很大不同的遙遠國度。我們只能先站在自己的立場,一步步互相了解。我認為日本與義大利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有許多部分則是從根本上就不同。正因如此,我才始終對義大利感到興趣,覺得跟義大利人一起工作很有趣。

這本書集結了義式生活哲學,包括義大利人的特性、義大利式工作法特色等,是我吃足苦頭所學到的。我身為一個日本人,在二十二歲以前與義大利毫無半點瓜葛,結果現在卻變成了與義大利緊密連結,一邊被義大利人碎碎念,一邊學習,若能讓大家覺得書中所寫盡是生活智慧,那就是我的榮幸了。

 

認為「約定時間」是一個雙方必須努力達成的目標
義大利社會習慣配合遲到的人

我最常聽到其他國家的人對義大利人的抱怨是不守時。其實這是有地方性差異的,在義大利北部德語圈的特倫提諾‧上阿迪傑等地,人民跟日本人一樣守時,米蘭人也很守時,比較有問題的是羅馬以南的地區,而且愈往南不守時的情況愈嚴重,到普利亞一帶,遲到一小時可說是家常便飯。
只是,若要說這些義大利人就是愛不守時,事實上又不能這樣斷言。雖然這些義大利人不守時,但其中又有著義大利人自己才懂的獨到邏輯,也是因為遵守著這樣獨到的邏輯,他們才會表現得不守時。
例如一場早上十點開始的記者會,雖說義大利人不會準時十點開始,但最常見的情況是至少會在十點半開始。要是很守規矩地十點到會場,你只會看到準備召開記者會的後台工作人員正在進行麥克風試音或是準備其他事項。
約在十點十分,舉辦記者會的當事者才會陸續到達會場。同時,參加記者會的記者們也才紛紛開始集合。十點半左右,約有八成的記者會到場,剩下的兩成真的就是遲到,還有人則不來了。真心想參加記者會的記者,大多會抓好時間,遲個三十分鐘到達會場。所以十點二十五分左右,主辦單位會廣播:「記者會差不多要開始了,請大家坐好。」因此一場十點的記者會,十點半才開始是極為常見的模式。
記者會訂於十點召開,但都是十點半才開始,所以義大利的確可以說是不守時的,但關鍵在於,對於了解義大利人習慣的人來說,卻非常清楚地知道,真正開始的時間一定會晚於預定的時間。總之,「記者會是十點開始」,那麼真正的時間會變成「早上十點左右人才會三三兩兩聚集起來,所以可以解釋成約十點半左右才會正式開始」。
而若是下午或晚上的活動,時間的推遲會更嚴重。最典型的就是晚宴。正式的預定表一般會這樣寫著:「晚上七點半進行餐前酒,八點半吃晚餐」,但事實上往往都晚個一小時以上(嚴重一點還會拖到一個半小時以上)。
七點半到達會場,這時候只會看見稀疏的人群,一手拿著杯子互相談笑。餐前酒基本上是站著吃喝的。約從八點起,才開始有比較多的人現身,到了八點半,餐前酒會場才會擠滿人群。
不過,雖說晚餐是預定八點半開始,但一堆人不可能立刻從餐前酒會場移動到晚餐會場(義大利的餐前酒會場和晚宴會場,一般都是分開在隔壁大廳,晚餐採坐席)。對於八點半才來的人來說,要緩衝約一個小時的時間,讓他們能先享用餐前酒,同時和許多人聊天。沒有人會認為「遲到是自己的責任,因此就算馬上要吃晚餐,也沒有資格抱怨」。
參與晚宴的人,都會優先考慮要給遲到的人方便,這就是義大利社會整體經常會遲到的最大原因。直到晚上九點左右,廣播宣布「晚餐已經準備好了,請移動至會場」,大家才會三三兩兩地移動到會場就座,等到端出第一盤菜,已經是九點半了。如果有人七點半就到達會場,餐前酒就琢磨了兩小時,當然一定不會很高興。
在義大利,對於「晚上七點半是餐前酒,八點半吃晚餐」這樣的規定,不需要照單全收,而是可以解讀為「如果是想聊聊天,早一點八點左右到達餐前酒會場;如果不是很想聊天,就八點半到九點到達會場。預估晚餐開始的時間約是在九點半,所以只要九點十五分以前來就可以了」。此外,如果不喜歡太晚吃晚餐,那麼可以拒絕邀請。

希望渺茫,卻還是不放棄
義大利人總之不論做什麼都是明知希望渺茫仍會果斷嘗試。他們不太會擔心會對對方失禮,或是會丟臉。這分明就是一種才能,讓我很是佩服。
我經常會收到一些來自義大利人的信件,內容充滿「明知希望渺茫還是要試的精神」。像是「我們曾在約五年前的時候見過一次面,這次我要去日本,希望能與您會面。我想出口葡萄酒,不知道能否介紹進口商給我認識?」或是「我聽了您前些天的演講,深受感動。下次請務必要來我們這裡演講。只不過很遺憾的是,我們無法提供報酬或交通費」,有許多像這樣的情況。當然,就算拒絕這些請求,對方也不會生氣。因為他們本來就是明知希望渺茫而勉強一試的。
基本來說,因為義大利人有種想法:只要是在身邊隨手可得的事物,一切都要好好利用,不論是貓、人才還是資金,只要有,只要有可能,就會想要使用那些東西。因此我義大利的朋友經常會去拜託非常疏遠的人推薦飯店。即便我建議他:「就算你是在他方便的時候突然聯絡他,但你們又不熟,你還是別自討沒趣了。」他還是會回答說:「反正就算被拒絕了,也不會有什麼損失啊!」然後立刻打電話去。
然而令人驚訝的是,像這樣的情況,被拜託的義大利人,大多都會用很寬容、親切的態度來回應。因為自己也會做出類似的請託,所以或許是出於「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也許哪天就輪到我了」這樣的想法之故。大家之所以都共同有著明知希望渺茫還是要試的精神,絕對是因為在過去有過成功的經驗,所以每當碰上「明知希望渺茫還是要試的人」,他們就會發揮同理心,給出親切的回應。義大利人果然很親切。
當然,若是被冷然以對,或被不是很愉快的方式對待,面對這些事,義大利人依舊無所畏懼,因為他們並沒有失去什麼,所以他們能很快站起來,然後接著下一個挑戰。
就像這樣,明知希望渺茫也要勉強一試,事情往往在義大利人的厚臉皮請託下真的順利運轉起來,在這樣的社會中,一般說來,臉皮如果不厚一點,可是很吃虧的。因為不論怎麼說,若不去試,就不會有人來幫助自己。因此總之不論什麼事都試著拜託眼前的人就對了。要是這位不行,就去找下一個。
在義大利漫步時,我經常會被義大利人問路。我的臉明明怎麼看都一副東方人的面孔,是當地人的可能性非常低。一般說來,應該要去找那種像當地人的人去問路,可是義大利人卻不會這麼想。他們的想法是:「反正就算問不出個所以然也沒什麼損失,就先問問看,要是對方不知道,再找下個人問就好。」也就是所謂的「亂槍打鳥」。這種堅韌不屈的精神,正是義大利人最大強悍之處,也是義大利人能在全世界獲得成功的祕訣。
當然在戀愛上,義大利人也大大發揮了明知希望渺茫仍要一試的精神。他們沒有「高攀不起」這種看似謹慎的想法。而是想著「反正失敗了也沒什麼損失,就挑戰看看吧,要是失敗了就換下一個」。
不過在日本,這種厚臉皮可是很討人厭的,所以必須要注意。在往返義大利與日本時,或許最需要慎重地在腦中進行模式轉換的就屬這一點了。

陌生店員也是好朋友
日本不知道從何時起接受了「顧客至上」的設定,「顧客永遠是對的(只要他有付錢)」這種風潮正不斷蔓延,所以日本的消費者可說是全世界最任性,要求極高,因此也有爭論說,企業為了應付這些消費者而努力,所以日本產品的品質才會這麼高。先不論這看法的對錯,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義大利的情況完全和日本相反。
在義大利,並沒有像日本所習以為常的「服務業」概念,只有「提供勞動獲取報酬」的想法。提供服務的一方與顧客是完全對等的關係,並不存在有心理上的上下關係。義大利人的國民性基本上就是很親切、溫柔,所以並不會表現出那樣上下之分的意識,而讓人感覺到嚴厲。但我還是曾經碰過在日本來說是很不可思議的情況。
我經常會乘坐計程車,而司機的行事作風與日本是有很大的不同。首先,他們不會徵求顧客的同意,理所當然地以不小的音量播放著自已喜歡的音樂或是足球的實況轉播,而且還會頻繁地講手機,當然很多時候他們都是戴著耳機,但也有不少人沒準備耳機,而是一邊講電話,一邊單手開車。「自己一個人開車與載客行駛是不同的」,這樣的想法當然不存在於義大利司機腦中。
還有一件事我經常目睹,餐廳的服務生以及飛機上的空服員會在顧客面前沒完沒了地自顧自聊天。當然,若是我出聲請他們幫忙,他們也會立刻停止說話為我提供服務,所以並沒有什麼實際上的損害,但對日本人來說,還是會覺得那樣的行為舉止有些不妥。
之所以會出現服務生隨意聊天的情況,是因為沒有顧客會客訴這種事。義大利廣大的國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思維模式,亦即不論在什麼情況下,都容許每個人去做他們各自喜歡的事。感覺上就像是「讓人們去做他們喜歡做的事,人們才會好好工作」。
極端重視客人的服務,很容易會成為在客人目光中萎縮的服務。因為比起推測出客人期望著什麼,會更重視不要被客訴,而有走上平淡制式化服務的傾向。
相對於此,義大利的服務感覺起來基本上就像是對待朋友般親切。不僅自己能保持輕鬆隨意的姿態服務客人,被服務的客人也能感受到像對待朋友那般親暱熱情的服務。所以在義大利的情況是,若是自己也能稍為表現得親暱些、厚臉皮些,反而會受到不錯的服務。


繞遠路所具有的人生意義
有意義的一天,來自於人生的脫軌

在第一章中,敘述到了義大利人能百分百集中在「當下」的能力,但若是出現了新的、讓他們感興趣的東西,接下來他們就會將精力百分百集中在那上面。若是在做著某件事的當下出現了新的令他們感到有興趣的對象,他們就會忘了本來的目的,更熱衷在下件事上。
我從事於介紹義大利葡萄酒的工作,在每年的八月初都會在托斯卡尼舉辦為期四天的決定當年度葡萄酒最後評價的重要品酒會。這是發生在我前往品酒會那天的事。
為了準備第二天要開始的品酒會,當天晚上,參加品酒會的人員會集合起來,一起邊吃晚餐邊決定從明天開始的會議。我和其中一名成員A從羅馬開車前往托斯卡尼。
我們本來是預定早盎十一點出發,但那天早上A因為與妻子吵架,就晚了一小時變成十二點出發。A辯解說:「就算是在路上悠閒地吃個午餐,晚上六點就會到飯店,要趕到晚上八點的晚餐一點問題都沒有。」「既然這樣,那為什麼一開始要約十一點而不約十二點出發呢?」我拚命壓抑住想這麼問他的念頭,帶著笑容出發。
奧列里婭大道上塞滿了夏天要去海水浴場的泳客,我們花了比預計更多的時間。可是一到了下午一點,A就說:「我們來去找這附近好吃的餐廳吧!」義大利人用餐的時間很長,只要一坐到餐廳裡,最少都要花上兩小時。今天可不是以美食為主的旅行,而是要在晚餐前到達托斯卡尼的旅程,所以不要吃午餐,去咖啡館吃帕尼諾就好,怎麼想這都是比較安全的作法。可是我一主張這點,A就回答我:「只要拜託餐廳老闆做些輕食給我們就能很快吃完,所以不要緊的。」
我在義大利已經聽過這種說詞好多次了,但我從沒試過這樣的方式。在義大利的餐廳,不論是拜託他們分量做少一點或是縮短供餐的所需時間,這些都不會實現。
總之我們到達了餐廳。建築物雖然看起來很簡樸,但燉煮料理與炭火燒烤的味道很香,似乎很好吃的樣子。身材曼妙的老闆娘坐鎮在廚房中,讓人有著很高的期待。
在這間店裡沒有寫好的菜單,很多都是用口頭說明當日有哪些菜色。老闆很快迎上前來,告訴我們幾道極具吸引力的菜色,有「奎寧牛的生牛肉片加上芝麻菜與帕馬森起司,再淋上當地產的橄欖油」以及「用香草與橄欖油拌汆燙的第勒尼安海烏賊,再加上菜豆泥」之類的。
我們預計「午餐吃少些,以早點結束」,所以比較聰明的考慮是快速點選看起來最單純、能簡單做好的料理,但是在A的腦中已經轉換成「自己是遠道而來享受美食的饕客」模式,所以他不斷和老闆聊天,討論著到底要吃什麼。這樣下去根本難以趕上晚餐。
結果我們扎扎實實地吃了開胃菜、第一道菜以及主菜三盤,走出餐廳的時候都已經過下午三點半了。以精挑細選的食材所做出的料理,外觀雖然樸素,卻很入味,老闆推薦給我們附近所製造的葡萄酒,雖是我們不知道的品牌,卻也很好喝。我們雖然花了很多時間,卻感到非常滿足。
當我正想著:「好啦,接下來就一路開向目的地吧!」A卻說:「我們剛喝的葡萄酒,生產者就在這附近,我們可以去拜訪他。他好像有直接對外販售,我們就來去看看吧!」我一提出反駁說:「會趕不上吃晚餐喔。」他就會照例回答說:「只是去看一下,很快就好了。」
就算和他爭辯也莫可奈何,結果我們就去造訪了酒莊。這附近不是著名產地,但受惠於溫暖的氣候,所以能生產迷人的葡萄酒。這位生產者不會硬是要釀造出引人注目的葡萄酒,而是釀造出順口、喝起來很舒服的葡萄酒,所以我們對他非常有好感。因為A跟他說我們的工作是在寫導覽類書籍,他就說著「這個也請試喝看看」「你們覺得這個喝起來怎麼樣?」不斷拿出葡萄酒來。

發現新酒莊這件事,對從事我們這種工作的人來說一般都是很令人雀躍的體驗,會讓人感到無窮的喜悅。但是我們不是來參訪酒莊的,這趟旅程的目的是要在晚餐前趕到會場。我們拿了一大堆的伴手禮葡萄酒,從酒莊出來的時候都已經是下午五點了。
A悠哉地說:「這麼一來,就不用擔心夏天度假時要喝的白酒了。我老婆是不喝白葡萄酒的。」而我們已經確定趕不上晚餐時間了。
可是這時候,義大利人卻讓我見識到了狗急跳牆的能力。A平時是很慎重的駕駛,可是他卻化身成如F1賽車手,猛催油門地向目的地疾馳而去,最後我們到的時候只遲了四十分鐘。其他成員如意料中的都尚未到達,結果我們甚至不能說是遲到的。
而且我認為,與其要拖到最後火燒眉頭了才趕得那麼急,還不如吃帕尼諾,從容不迫開車前來,但義大利人似乎很容易就會對眼前的誘惑舉白旗投降。
不過仔細想來,雖然最後火燒屁股地莽撞開車讓人覺得很恐怖,但託此之福,我們也知道了新餐廳,享受到了美味的中餐,還發現了很有趣的酒莊,這對我們的工作來說也是很有助益的。因著接連不斷的順路拜訪、繞道,在某種意義上,可說是非常有意義的一天呢。

好像有關係,沒關係就攀關係
不靠關係太過老實只是個笨蛋

義大利人不論做什麼事情都會先靠關係。他們認為,若是被其他人認定為是同一個團體的成員或是夥伴,事情就能進展順利。
實際上,這樣的想法在義大利社會是沒有錯的。我經常會碰到的例子就是在選擇餐廳上。義大利人不會去參看餐廳導覽或是網頁,用客觀地角度去選擇自己喜好的餐廳,而是會打電話問朋友,前往他們推薦的餐廳。
最好能是朋友認識的人所開的餐廳,這時候,朋友當然會先打電話過去,拜託對方:「下次我的朋友要去你那裡,請麻煩好好招待他。」這麼做最讓義大利人安心。
「朋友的朋友=大家都是朋友」這種藤蔓式的朋友關係,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地中海式互助主義的特徵。在這種情況下,接到電話的一方就得要殷勤地待客。因為或許明天自己將會變得需要別人給予方便。被請託的人比起討個方便的一方來說,交友圈會更形擴大。如以物易物般的情義借貸,才能讓事情順利進行。
在像義大利這種於各領域中正規方法幾乎無法順利起效用的國家,想要讓事情順利進行,靠關係走後門必不可少。有例子是,即便是需要排上四小時隊的美術館,只要拜託朋友的朋友,就能從後門進入了。
在這裡,重要的是,即便是靠著「朋友的朋友」這種薄弱的關係也可以解決問題,而非「只要拜託強而有力的關係」。因為給人方便這種互相依賴的關係很重要,被請託的一方,就算與對方不是那麼熟稔,也會做出令人吃驚的親切應變。被請託的一方也會在無意識中,對不特定多數的朋友圈發出類似以下的訴求訊號:「這次因為你拜託我,我會好好的給你行個方便。下次換我有事拜託時,就請幫我一個忙吧。」
雖然擁有強而有力關係的人很少,但有著朋友的朋友這種程度關係的人卻很多。因此便蔓延出一種情況,亦即有許多事都要靠走後門來解決。若有許多人都從美術館的後門進入,那麼對正經排隊等待的人來說,不論排多久都輪不到他們。結果就會變成是,認真採取行動的人反而會被視為是笨蛋。
因此靈機一動會去走後門的人反而會被尊敬為是善於處世的的,反之,認真排隊等待的人,就會被輕視為是「呆子」,社會上就會形成像是這樣的矛盾文化。
西爾維奧‧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前總理雖然身陷各種官司中被列被告,也遭受到了極大的責難,但他現今依舊很有人氣,就是因為他被人們稱羨說是「腦筋動得快,很善於處世的人」,在某種意義上,他是很受人尊敬的。

前言

1.工作──
看起來懶散,工作卻很有成就,義大利人的秘密是?

認為「約定時間」是一個雙方必須努力達成的目標
義大利社會習慣配合遲到的人
義大利式遲到潛規則

沒有公私分明這種事
隨時都在工作,隨時都在偷懶
工作不是勞動,而是人生的一部分
無視資本主義的義大利人
義大利為何具有世界一流的工業

就算沒有訂定計劃,最後還是能達成目標
永遠都要重視「過程」
一旦決定目標,不屈不撓堅持到底
義大利人所說的三十分鐘,就是全世界的一個小時

不分工作職位,人人攬著做事
基本上欠缺分工的概念
從福斯汽車與法拉利的不同,看見義大利的工作模式

一次不做兩件事
不受工作程序的限制,義大利人的工作態度

義大利人對於沒什麼關係的工作夥伴,也認為是好朋友
希望渺茫,卻還是不放棄
陌生店員也是好朋友

[column]
這一點,別學義大利人○1╱義大利人的公德心在哪裡

2.人生──
享受喜歡的事物,討厭的東西放一邊

繞遠路所具有的人生意義
有意義的一天,來自於人生的脫軌
自古以來深植義大利人心的繞道哲學
到達的目的地,不是原來的目的地
享受過程,而非目標

討厭的事,延後也無所謂
不想做就是不想做,無謂反抗不反抗
自己不喜歡悲傷,也不喜歡別人悲傷

[column]
這一點,別學義大利人○2╱太過寬容的問題

無論什麼情況,都堅持要快樂
情況再悲慘,也要快樂的義大利式哲學
義大利人是享受人生的天才

一切判斷基準在於美醜和喜好
「靈光乍現」,直覺敏銳的義大利人
美觀是決定的關鍵,而非實用

不看地圖,以直覺向前邁進
寬容的義大利,剛好相反的法國
成功在於野性的直覺的探索

[column]
這一點,別學義大利人○3╱推翻自己所訂定的嚴厲規則

「Attendismo」觀望主義的生存法則
遇到機會絕對緊握不放
為什麼義大利人這麼喜歡足球?

不想矯正缺點,只重視優點

3.家族與戀愛──
掌握人際關係,人情‧羈絆

家族關係緊密
母系社會,媽媽說了算
為什麼義大利有這麼多家族企業?

好像有關係,沒關係就攀關係
不靠關係、人太老實,是笨蛋的行為
人人都好朋友

戀人相處模式只有一種叫作「戲劇性」
義大利情侶總是分分合合
無法在家裡洗髒抹布
情侶總是喜歡集體行動

[column]
這一點,別學義大利人○4╱義大利花花公子形象的咒語

4.飲食──
餐桌上的行為,比談判更困難

坐在餐桌前不是只為了吃飯
飲食是一種儀式
如何正確利用餐前酒時間
利用聚會開拓人脈,順便談戀愛
餐桌是展現自我的舞台

學習正確的餐桌禮儀
值得信賴的條件
義大利人吃飯總是慢慢開始,靜靜結束
想要在關係社會的義大利抓住機會,你要……
餐桌上的真實面

讓人看見真實的自我,打造良好人際關係
家庭聚餐也是一種開會形式
握手代表想要邀請別人來我家?
為什麼在義大利,餐桌上的人會愈來愈多?
自己盤子裡的食物,自己吃乾淨

5.日本大叔的獨到觀察──
帶著「有色眼鏡」來看義大利

皮埃蒙特──表現素雅、古樸,不擅於彰顯自我的北部州
倫巴第──勤奮工作,努力消費,喜歡流行的講究之地
威尼托──認真勤勉愛喝酒,與南部是死對頭?
托斯卡尼──對流行敏感,善於行銷,自豪自己的家鄉
坎帕尼亞──規則有跟沒有一樣,具有高超的人際手腕
西西里島──環繞著深厚人際關係的情義之島

義大利人的各種奇妙行為
○1平時沒有的民族意識會在看足球賽時全部跑出來
○2絕對不排隊
○3還沒結帳就在排隊時吃起來了
○4晚上也戴太陽眼鏡
○5下雨就沒精神
○6空房很多,但飯店還是安排旅客擠在同一區
結語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