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別那麼驕傲(上)
  • 別那麼驕傲(上)

  • 系列名:愛讀
  • ISBN13:9789869361286
  • 出版社:知翎文化
  • 作者:隨侯珠
  • 裝訂/頁數:平裝/352頁
  • 規格:21cm*14.8cm*1.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6/11/03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定  價:NT$240元
優惠價: 9216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隨侯珠 言情新銳小天后
歡樂又甜蜜的青春校園愛情物語!

當 男神優等生 與 傻萌脫線女
靈魂互換──!
他們是最倒楣的兩人,還是最有緣的兩人?

同名電視劇由柴智屏監製,宋芸樺、佟夢實領銜主演!

就讀師範學院舞蹈系的沈熹,個性歡脫愛撒嬌,
雖倒追青梅竹馬的林煜堂多年,卻遲遲得不到一個承認。
何之洲,眾多女生愛慕的高冷男神,聰明非凡,卻也自視甚高。
原本無甚交集的兩人,
在一次海上之旅的意外中深深感受到了什麼叫造化弄人──
他們,竟靈魂互換了!

沈熹從來都是個愛打扮的小女生,現在卻被迫當男人,
不僅要住在男生宿舍,還天天體會什麼叫早晨「搭帳篷」;
而原本高貴如王子般的何之洲,除了要接受胸前那兩坨之外,
更得面對女生每個月一次的「好朋友」,最重要的是,
他還要提防頂著他外表的沈熹嚴重破壞他的完美形象!

主動追愛的沈熹,與對戀愛嗤之以鼻的何之洲,
個性天差地遠的兩人在面對性別差異的同時,
為了不被旁人發覺事態真相,
開始了緊密無間的「合作關係」……
隨侯珠,南方人,半宅屬性,天性樂觀,嚮往自由隨心的生活,性格豁達開朗。喜歡看書、聊天和聚會,興趣廣泛,做事三分鐘熱度,唯有寫文這事,倒是一直堅持下來了。總的來說,是一個生於九十年代初,熱愛八十年代音樂,愛聽七十年代故事的人,喜歡給大家講述美好動人的故事——簡單或傳奇。
《別那麼驕傲》

第一章
初夏的午後打了一個悶雷,然後是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雨。沈熹從練舞室出來已經是一身汗了,練舞室沒有淋浴間,她穿了一套簡便的運動服就從樓梯走了下來。雨後的天空藍得透亮,室外樓梯挨著一個小花園,裡頭的三色堇正開得小巧又清新,雨後的花瓣濕答答地掛著水珠兒,新抽出來的嫩芽彷彿一折就斷,空氣潮濕而鮮妍。
沈熹下午原本沒有課,不過臨時又被溫老師叫過去練舞,這次排舞的目的是迎接校慶晚會。校慶是大事,舞蹈系又是挑大梁的,所以整個院系提前三個月準備起來。
沈熹回到宿舍,室友夏維葉正在一邊哼歌一邊化妝。沈熹的書桌在宿舍靠陽臺的位置,另一邊就是夏維葉的。她回到位子坐下時,夏維葉隨意地開口:「今天在溫老師那兒又遭了不少罪吧。」
沈熹收拾了下東西,笑著回答:「還好。」
夏維葉面上的表情瞧著有點不相信,不過也 沒有繼續問下去。沈熹把手機丟在書桌上,收拾了一下衣物,就奔向公共浴室。其實宿舍浴室的淋浴是有熱水的,上個學期學校剛統一裝上。剛裝上那陣子,大家都滿開心的,結果用了幾個月因為水費問題意見就出來了。最後寢室長陳寒開了一個小會,然後立了新制度:宿舍誰也不能使用熱水洗澡,要洗熱水澡,就要去學校的公共浴室。
沈熹有時候有點後知後覺,好幾個月後才知道新制度是衝著她立的。
浴室裡熱氣騰騰,師範學院男女生比例二比八,男女浴室,男生那邊冷冷清清,女生這裡卻需要排隊。沈熹正靠牆等位時,遇上了同宿舍的豆豆。豆豆拿著一個大水桶,一張圓臉滿是笑臉,她撥開正妹們朝她走過來:「阿熹,今天夏維葉生日,請大夥一塊兒鋪張浪費呢。」
夏維葉生日?可她還沒有收到夏維葉的邀請呢。沈熹靠在光潔的牆面上,嘴角彎了彎,就是不說話。
豆豆笑容晏晏,又與沈熹說了不少話,她很興奮,因為到時候S大的何之洲也會來參加夏維葉的生日會。
何之洲?沈熹抬起眼睛,她是知道這個人的,不過具體沒有接觸過。林煜堂與他同宿舍,交換生剛回來,一枚名副其實的「三高」帥哥。
豆豆突然湊過頭來:「夏維葉喜歡他很久了,這次貌似請了很久呢。」
沈熹有點驚訝,抬了下眉。
豆豆又聊起了何之洲這個人,說的過程中發出一些細細碎碎的笑聲,沈熹漫不經心地聽著。另外等了半天,終於有了兩個位。沈熹進去洗了一個舒服的熱水澡出來,她洗好時豆豆還沒有出來,一道聲音從最左邊的單間傳來:「阿熹,妳好了吧,把妳的潤髮乳借我用一下。」
沈熹把潤髮乳從下面遞了進去,然後自己先回到了宿舍。天氣有涼意,她換上一件嫩綠色的套頭衫,下面是一條極簡單的牛仔褲。回宿舍的路上,夏維葉正娉娉婷婷地從宿舍大門走出來。沈熹與她打了招呼,夏維葉扯了下嘴角與她擦肩而過。
夏維葉這人是有點傲。
宿舍裡只有寢室長陳寒,正戴著耳機躺在床上看影片,笑得合不攏嘴。沈熹拿出吹風機吹濕髮,呼啦啦的熱風鑽進長髮裡,她對著鏡子看裡面的臉,蹙著鼻子看額頭新長出來的痘痘,肯定是上次吃麻辣湯鍋的結果。
陳寒摘下耳機,突然對沈熹說:「阿熹,今天維葉生日,她讓我問下,妳要過來嗎?」
沈熹轉過頭,正想答應下來,陳寒已經先說了:「如果忙就算了。」沈熹神色微愣,如果陳寒沒有下一句話,她還真不想參加這個生日宴呢。她是沒吃過生日蛋糕還是缺朋友啊,不過就衝著陳寒、夏維葉不歡迎她的勁兒,她也要去。沈熹神色恢復自然,披散著一頭半乾半濕的黑髮走到陳寒床鋪說:「晚上本來是有事的,不過維葉生日呢,那麼重要的日子,我肯定要去啊。」
陳寒突然掃了她一眼。沈熹手覆在額頭上,將一頭捲髮往後撩了撩,露出了漂亮的美人尖,她扯出一個嬌俏的笑容:「我最喜歡唱生日歌了。」說完,她轉過身,已經背對著陳寒唱起了生日歌:「祝妳——生日快樂——祝妳——生日——快樂——」
沈熹是唱著生日歌來到宿舍外面的陽臺,陽臺直對著一個偌大的籃球場,上面只有三三兩兩的男生,這個陰盛陽衰的學院,男生不僅少,而且品質嚴重不合格,用豆豆的話來說,一群弱不禁風的白斬雞在風中搖搖欲墜。不過這家名不經傳的學院有個特別好,就是與鼎鼎有名的S大挨得特別近,兩所大學正好陰陽互補。
沈熹吹了一會風,然後給S大的林煜堂撥了一個電話,可惜沒有人接聽。
夏維葉的生日宴就安排在學校附近的一家天府居,雖然是川菜館,但裡頭格調挺好,算是整個高校區最好的一家餐館子。沈熹和豆豆一塊兒去的,到的時候人差不多到齊了。夏維葉弄了個一次性捲髮,坐在陳寒的左邊,她的右邊是一位嬉皮笑臉的小白臉,小白臉右邊就是何之洲了。
二十剛出頭的男人有一頭墨黑的短髮,帥得只瞥到一處後腦勺的風景,便知道是一個如何貴氣逼人的大帥哥。
沈熹和豆豆坐下來,夏維葉瞅了她一眼說:「阿熹,我以為妳不來呢。」
沈熹笑著說:「有吃的,我怎麼會不來。」
豆豆靠著沈熹身邊坐下來,然後直接大膽地看著何之洲,臉上的笑容有點燦爛過頭,陳寒大約覺得豆豆丟人,受不了地將頭撇過去。
今天是夏維葉生日,這個飯局卻是何之洲旁的小白臉安排的,他是夏維葉認來的哥哥,也是何之洲的朋友,這也是何之洲會出現夏維葉生日聚餐上的原因。
人到齊了,大家就點菜吃飯了。
沈熹一個下午都在舞蹈訓練,到晚上的確有點餓了,所以從頭到尾她光顧著吃著,直到小白臉笑咪咪說了一句:「妳們舞蹈系的女生不用注意體重麼?胖了可不好跳舞啊……」
沈熹猛地抬起頭,發現大家都看向她,才明白小白臉的話是針對她說的,有些人怎麼那麼煩!他們藉以「好奇的」「善意的」口吻表達奚落的嘲諷,然後高貴大方地揭你的短、挖你的苦。沈熹視線直對著小白臉:「沒關係,我吃不胖的。」
噗哧一聲,豆豆笑了,大大咧咧道:「對啊,我們家的阿熹真的吃不胖的,你們可能不知道她能吃掉整個全家桶呢。」
夏維葉和陳寒她們也笑了起來,沈熹吃得差不多了,無聊地將筷子放陶瓷的筷枕上。腦子裡突然冒出林煜堂的一句話:「熹熹,有時候妳沒必要自討沒趣。」
她這是在自討沒趣麼?沈熹重新拿起筷子夾起一小塊過了油的紅辣椒放進嘴裡。她才不是在自討沒趣,她其實是想跟夏維葉她們好好做——室——友。
不過貌似這話有點好笑。
晚飯結束,人來人往的學院路都是年輕的男女面孔,夏維葉要去唱歌。何之洲委婉地表示自己還有教授安排的課題沒有完成,恐怕不能參加了。
今晚,這還是沈熹聽到何之洲說的第一句話。不過之前他貌似也開口了,她因為光顧著吃沒仔細聽來著。仔細一聽,何之洲的聲音一點也不遜色他的長相,低沉裡透著一份如沐春風的清透。因為何之洲的聲音,沈熹多看了眼他,男人眉眼出奇的清秀,眉形平而闊,秀而長,眼神澄清貴氣,不過裡頭透著絲絲冷淡。
彷彿今晚一頓飯,已經花費了他所有的耐性。
何之洲突然朝她看過來,沈熹移開視線,不在意地看著另一邊。
夏維葉是今晚的壽星,她有點商量地跟何之洲說:「何學長,一塊去吧,時間還早呢。」
最難消受美人恩,夏美人開口了,何之洲倒是不說話了。就在這時,陳寒來到沈熹跟前,問了一句:「沈熹,妳一定去的吧?」
沈熹抬眸,心都有點涼下來:「我不去了……」
沈熹一下低了兩個分貝的聲音讓陳寒有點驚訝,也難怪,沈熹一直都是有點小囂張的。陳寒倒是有點不自然起來,語氣有點尷尬:「去嘛,把妳的林哥哥也叫上。」
沈熹有時候硬氣歸硬氣,但是也不想跟她們鬧僵,她對夏維葉和陳寒說:「妳們先去吧,我先回宿舍了。」
夏維葉對沈熹說:「如果我們回來晚了,幫忙簽到一下。」
沈熹答應下來,然後直接離開了這一撥人,也不管他們到底要去哪兒唱歌,而這裡面,只有豆豆遺憾地拉了一下她的手。
沈熹心裡有點挫敗,她看手機,發現林煜堂真給她回了一個電話,她去S大找林煜堂之前,買了兩杯青檸紅茶。付了錢,她折回身便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是何之洲。
沈熹提著茶走在何之洲後面,從S大的北校門進去到S大工程院男生宿舍區,大概還有二十分鐘的路程。沈熹有點犯懶,看到何之洲從校門口的停車區推著一輛自行車過來,她迎著笑臉走過去:「嗨,……之洲……」沈熹有點忘記他的姓什麼了。
何之洲差點從車上摔下來,哪個女人把自己叫得那麼親切?他猛地抬起頭,便看見今晚與自己一塊吃飯的女生立在自己跟前。
沈熹跑到了何之洲跟前,對他笑。
可惜沈美人臉上這個燦爛的笑容並沒有感染某人,何之洲面無表情不動聲色地打量著她手中提著的兩杯果飲,心裡頭就跟明鏡一樣明白了:這個世界怎麼了,怎麼越漂亮的女生越大膽了?
「嗨,你還記得我麼,我晚上跟你一塊吃過飯的。」沈熹見何之洲不說話,提醒了他一遍。
何之洲略勉強地點點頭:「請問,有事?」
沈熹將手中的一杯青檸紅茶遞向何之洲。何之洲有點小頭疼,從小到大就有不少女生給自己送吃的,他是缺吃的了還是看起來像一個吃貨了?!何之洲深深地看了沈熹,希望用嚴肅冰冷的眼神讓沈熹知難而退,同時他開口說:「對不起,我不渴。」
「幫我帶給林煜堂,麻煩了。」沈熹說。

何之洲回到宿舍,將一杯青檸紅茶放在室友林煜堂的眼前時,另外兩位室友猴子和壯漢紛紛提出抗議:「老大,你居然只給老三買了!」
猴子:「偏心!」
壯漢:「居心不良!」
何之洲掃了眼抱怨的這兩隻,兩隻又雙雙轉過頭,繼續若無其事地看片兒,評「胸」論「腿」。
何之洲今天被一頓飯弄得心情不舒服,結果回來還鬧了一個烏龍,心情更是有點莫名其妙地不爽,他對林煜堂說:「一個女的託我帶給你的。」
猴子和壯漢又感慨出聲:「羨慕啊。」
林煜堂看了眼青檸紅茶,就知道是誰送的,他嘴角驀地翹了一下又放下,他看向何之洲:「沈熹認識你?」
「我晚飯跟她一塊吃的。」何之洲直接交代說,隨即笑看著林煜堂。
林煜堂又豈會相信何之洲的話,大概就猜出了緣由,他問道:「你今天去參加的生日聚餐就是沈熹那室友的?」
何之洲攤了攤手,然後拍了下林煜堂的肩膀,腦子裡卻冒出那道親切的「之洲——」,心頭一麻。他從抽屜裡拿出一包菸,走到宿舍外面的露臺,掏出口袋裡的打火機點上,純黑色框子發出一道清脆的「喀」聲,一道火焰閃過,何之洲低頭吸了一口,隨後繚繞的白煙從他鼻、嘴裡逸出來,連帶幾縷煙霧飄渺在他修長的指尖……
菸草甘冽,夾著一種緩和神經的尼古丁氣味,何之洲放鬆地靠在圍欄上,隨後圍欄上多了兩個人,手裡都叼著一支菸,其中一人對何之洲感慨:「這菸不錯。」
猴子對還在裡面的林煜堂說:「林煜堂,你也來一根吧。」
全宿舍不會吸菸就只有林煜堂了,林煜堂笑笑拒絕了。何之洲懶散地勾著猴子的肩膀說:「菸不是好東西,別帶壞老三。」
這話說的……全宿舍菸癮最厲害就是何之洲了。
沈熹回到宿舍,一邊壓腿一邊看無聊的肥皂劇,臉上還敷著面膜,首先回來的是豆豆,沈熹柔軟地下了一個腰,倒過來看著豆豆:「這麼早?」
「根本沒有去唱歌。」豆豆攤手說,「維葉和陳寒兩人逛街去了,我覺得無聊就回來了。」
沈熹站直身體,氣吐幽蘭地吸氣吐氣,然後扔掉臉上的面膜。她要轉過身的時候,豆豆已經乾淨利索地將內衣從裡面掏出來扔到床上,大呼一聲「爽」。
豆豆脫完自己的,一雙魔爪來到沈熹前面,沈熹受驚跳了起來,兩人嬉鬧了一下,直到熄燈入睡,夏維葉和陳寒還沒有回來。
第二天,沈熹倒是看到了夏維葉趴著書桌吃涼粉,她聞著味道還是S大美食居買來的。沈熹的饞蟲有點被勾出來,趴在床頭眼巴巴地望著夏維葉的背影,但她跟夏維葉的關係不好,又不能在她這裡蹭吃。
沈熹托著腮,對夏維葉說:「嗨,那個……我的生日禮物放妳桌上了。」
夏維葉莫名其妙地轉過頭,然後才注意到桌上放著一瓶自己一直想買的粉底液。夏維葉手心有點發燙,哼哼了半天:「妳錢多啊。」
沈熹心情有點好起來,愉快地起床了。她身上只穿著背心短褲,一頭頭髮亂糟糟地貼在額頭,她捋了捋頭髮走進廁所洗漱了。宿舍裡陳寒不在,沈熹在舞蹈教室看到她,她正在進行柔韌性訓練。宿舍四人,陳寒的柔韌性的確最糟糕的。
不過陳寒也是最用心的,現在她已經能將高踢腿轉體一百八十度已經做得相當漂亮了。不過指導的溫老師還是有點不滿意,沈熹被叫過去給陳寒演示兩遍。
沈熹做了兩個轉體,溫老師拍了拍她的後背,依舊沒好話,不過對比陳寒已經好多了:「行,還湊合,沈熹沈熹啊,如果妳有陳寒這份勁兒,我對妳就沒其他要求了。」接著她又對陳寒說:「妳們倆同個宿舍的,要相互學習,知道嗎?」
沈熹笑了笑。有時候她真覺得溫老師比自己還不會說話。
早功課結束,陳寒面色就有點不愉快了,沈熹也覺得沒趣,溜出來去S大吃涼粉了。她在S大,自然打電話給林煜堂,正巧林煜堂在美食居附近。沈熹招呼林煜堂坐下來的時候,發現一塊兒過來的不只是林煜堂,還有他的兩個室友們,猴子和壯漢。
他們都還沒有吃早飯,分別點了吃的。沈熹的涼粉上來了,她往涼粉裡加了一勺辣椒,林煜堂看了一眼,說了她一句:「少吃點辣。」
猴子衝著沈熹笑啊笑,話卻是問林煜堂的:「那啥,你們倆到底什麼關係啊?」
林煜堂沒說話,沈熹慢悠悠回答:「我們倆啥關係,你看不出來啊。」
猴子直點頭:「懂的懂的。」
其實沈熹嘴上這樣說,但是她也不知道跟林煜堂是什麼關係。她和他一塊兒長大,然後是她主動喜歡的他,也是她主動表的白,但他好像只是接受她存在他的世界,以不歡迎也不抗拒的姿態。
好歹她也長得不錯,他就不能欣喜一點麼?
大家吃吃喝喝,沈熹跟林煜堂的室友們一直處得很愉快,不過何之洲這個人她真沒怎麼接觸過,她剛來這個大學城讀書時,何之洲剛作為交換生去了美國。
大家吃得差不多時,何之洲過來了。他手裡拿著一個餐盤走了過來,然後施施然坐下來,氣場格外強大,一下子就冷場了一桌子人。
沈熹放下筷子,林煜堂詢問她有沒有報考四級,她有點沮喪地低下頭:「報了,不過我覺得考不上。」
「這有什麼的,到時候哥哥幫妳補補。」猴子見沈熹那麼沮喪,拍著胸脯說。
壯漢插嘴:「你還好意思說,全宿舍就你沒過六級。」
猴子認真地看著壯漢:「六級吊車尾過了的人,我覺得你還挺得意啊。」
「就得意,羨慕死你。」壯漢「風騷」一笑,扭頭對何之洲說,「老大,沈熹你還不認識吧,你們認識認識?」
何之洲抬頭,掃了眼坐在一塊的沈熹和林煜堂,直接說:「我們昨天認識過了。」
沈熹扯笑,就在這時,猴子清了清口吻,笑咪咪地看著她說:「五一長假記得跟煜堂一塊兒來青島玩啊。」
沈熹有點不明白,壯士跟她解釋:猴子的哥哥新買了一艘遊艇,現在正停在青島,然後猴子死皮賴臉拿到了借用兩天的權利,他們宿舍已經說好五一長假的時候一塊兒去青島。
猴子是一個富二代,沈熹是知道的,不過她聽完壯士的解說,還是問了一句:「你們都去?」
「當然,一個也沒辦法少,一來歡迎咱們的老大終於重回祖國懷抱,二來正巧假期,大家也一塊兒放鬆放鬆。」猴子勾著何之洲的肩膀。何之洲沉默不說話,並不否認這次出海的活動。
沈熹認真地想了想猴子提出來的青島遊玩計畫,然後她發現一個問題,林煜堂怎麼不跟她說這件事呢?
沈熹回自己學院的路上還有點不開心,走路的時候就是不跟林煜堂說話,最後不甘心又不開心地開口了:「林煜堂,你是不是不想跟我一塊兒玩啊?」
林煜堂立在沈熹的對面,眼裡有一絲無奈的笑:「因為我五一長假的安排裡,根本沒有跟他們一塊兒去青島,妳倒先答應下來了。」
沈熹瞅著林煜堂,語氣軟了幾分:「那你有什麼安排啊?」
林煜堂將從水果超市買過來的一袋水果遞到沈熹手中:「妳上次不是說要去敦煌麼?」
「原來你想咱們兩個啊?」沈熹明白過來了,笑得很愉悅。
林煜堂挑眉,輕輕「嗯」了一聲:「可惜妳不是答應跟猴子他們一塊了麼?」
沈熹有點懊惱上了,愉快的笑容立馬沒了,不過下一秒她又開心上了,眼底微光浮動,她挽著林煜堂的手說:「其實我不介意在你的室友面前跟你秀恩愛啊。」
林煜堂挫敗地看了沈熹一眼,聲音依舊清冽如同泉水:「明天週五就出發,另外晚上我要上實驗室,晚飯不能陪妳吃了,明天妳需要帶什麼東西,我發簡訊給妳。」
沈熹感覺心裡美滋滋的,彷彿有一道春風吹到她心裡去了,暖烘烘的。雖然林煜堂有點不冷不熱,但他對她還是不錯的。比如小時候他會把自己的零用錢給她花,她被男生攔著不能回家是他衝過來解救;大學第一天的床也是他幫忙鋪的……
當時可羨慕壞宿舍那三位了。
作為準女友,她要原諒不善表達的準男友。
因為週五就開始放長假,晚上宿舍都談起了長假去哪兒玩,豆豆是跟父母一塊兒遊名山,夏維葉約了朋友去廈門。夏維葉問陳寒去哪兒時,陳寒聲音有點淡:「我大概待在宿舍吧。」
夏維葉看著還在收拾東西的沈熹,見她往行李箱放了一套泳衣,好奇問:「沈熹,妳也是去海邊啊?」
「對啊。」沈熹拿了兩件長裙讓豆豆選擇,豆豆認真地思考了一下:「考慮妳是跟林煜堂一塊兒去呢,我覺得左邊比較好,因為露得多。」
「言之有理。」沈熹雖然這樣說,可沒有聽豆豆的,選了右邊的放進行李箱。
「沈熹,妳到底去哪兒啊?」夏維葉又追問了一遍。
「青島。」沈熹回答說,繼續整理防曬的東西。
夏維葉一下子沉默下來,過了很久才說話:「是跟何之洲那宿舍一起對吧,我知道的,我跟猴子挺熟的,上次他還託我幫他找幾個女孩一塊兒去熱鬧,不過我拒絕了,如果出了事誰負責啊。」
沈熹和豆豆對視一眼,不搭理夏維葉的話,然後繼續按照林煜堂的發來的簡訊內容收拾行李。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