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庫存:2
讓我陪你,好不好?
定  價:NT$200元
優惠價: 79158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讓我陪你哭泣、陪你笑,讓我成為陽光只為你照耀,
不變的堅定默契,是你可以永遠信任的依靠。

原來,沒有過不去的難關,
感謝你教會我──
珍惜所有,一切都是最美好的安排!

過分耽溺回不去的昨天,造就不想長大的殷切期盼,
直到毅然放下對美好回憶的執著,才發現幸福早就圍繞在身邊!
謝謝你一路相挺的真心,謝謝你陪我一起流淚、一起長大……


她繞了個圈,來到最熟悉的地方。心情不好時,她都會來這裡,既不會有人打擾,更不必忍受異樣的眼光。雅雅哭著、哭著,抬起頭來,看著身邊的楊桃樹,這裡是小時候爸爸常帶她來的地方……
還記得小時候,雅雅總愛黏在爸爸身邊,嚷著:「我要快快長大,跟爸爸一起工作!」然而,曾經共有的美好記憶,現在卻成了逃離現實的孤單防空洞。自從爸爸意外過世,媽媽改嫁後,一切就變得不同,原本就重男輕女的媽媽,在生下弟弟小寶後更加偏心,繼父和媽媽不間斷的爭吵,讓雅雅更加心煩。面對生活中的不如意,她選擇一頭栽進過去,藉以溫存曾經擁有過的幸福,多麼希望自己不要長大,一切都停留在父親過世前的時光。
所幸,同班的好友小洋總是意氣相挺,不論發生任何事都站在她這邊,不曾放開溫暖的雙手。然而,因為一個莫名的誤會,一直在身邊支持著她的小洋,竟離她越來越遠……
雅雅好懷念過去的日子,面對小洋的漸行漸遠,她該怎麼做才能挽回這段友誼?
夏雨儂
幼保科畢,目前任職幼教老師。
出版過小說、小品文等十餘本。
對於美、藝術、音樂有強烈興趣,愛好大自然與森林。
喜歡追求新知、旅遊,和各種不同的人接觸。
喜歡用書寫來記錄生活,平常喜愛閱讀,閒暇之餘以寫作為興趣,認為文字是表達自己想像力跟生活經驗的一種方式,期許自己能在文字與藝術的領域中繼續邁進。
忽略

雅雅:什麼?你們昨天去看了那場電影呀?
小洋:是啊,好好看喔!
雅雅:吼!超羨慕的,要不是我媽不讓我出去,就算掏出所有零用錢,我也會跟你去。
小洋:最重要的是,你知道最後結局是什麼嗎?
雅雅:是什麼,你快說!

雅雅正聚精會神的以電腦通訊軟體跟好友小洋聊天,房門忽然被用力打開。
「你在幹什麼?沒聽到弟弟哭成那樣嗎?」媽媽怒氣沖沖的大吼,接著轉身跑向弟弟房間。
「我沒有聽到呀!他明明在睡午覺……」雅雅連忙跟上去。
媽媽抱起哭鬧不休的小寶,一邊哄著,一邊回頭怒視女兒。
「你沒聽到?小寶哭得這麼大聲,我在樓下都聽見了,真不知道你這個姊姊是怎麼當的!」媽媽劈頭一陣罵,隨後抱著小寶走向廚房。
雅雅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聽媽媽用無比溫柔的聲音哄著弟弟。
「小寶,乖!別哭,媽媽拿蛋糕給你吃……」
弟弟的哭聲逐漸平息。
就在雅雅以為沒事,想走回房間時,媽媽忽然從廚房探出頭來。
「你去哪?」
「回房間……」
「誰讓你回房間?」
媽媽面對雅雅時,瞬間換成另一副臉孔,一連串的詢問:「你別裝作沒事,衣服放進洗衣機裡洗了沒有?地板拖了沒有……」
雅雅只好默默走向陽臺。
才跨出一步,背後忽然飛來一個東西,她轉身一看,原來是塊抹布打在身上。
媽媽站在廚房門口,不客氣的說:「抹布順便拿去洗一洗,真是的,我叫一步才動一步,不會主動一點,都多大的人了……」
雅雅彎腰拾起地上的抹布,感到無限委屈。
廚房裡繼續傳來媽媽哄弟弟的聲音。
「小寶乖呀!慢慢吃喔,冰箱裡還有好多……」
雅雅心中一陣酸楚,淚水差點掉下來。沒想到,自己在媽媽眼中竟然跟女傭沒什麼兩樣。
正這麼想著,大門突然打開,繼父渾身酒氣,歪歪倒倒的走了進來。
雅雅眉頭一皺,想轉身躲開,繼父卻注意到她了。
「啊,雅雅,你在家呀!去幫叔叔倒一杯茶。」
茶?家裡哪有茶?雅雅心裡嘀咕著,這是把我當服務生嗎?
繼父才一屁股坐下,媽媽便從廚房衝出來,跟他吵了起來。
「你又跑去喝酒了!才剛領到薪水,就喝掉一半,你到底有沒有把這個家放在心上呀?」
「喂!你這女人搞清楚啊!這是我的小小娛樂,不要連這點消遣都要管。」
繼父發起脾氣來,一揮手把桌上的東西全掃到地上。
雅雅跟媽媽都嚇了一跳,小寶也跟著大哭起來。
「快把小寶帶開!」媽媽轉頭吩咐雅雅。
雅雅伸手要拉弟弟,沒想到弟弟甩開她的手,說:「我才不要跟你走!你是壞人!」
「什麼?」雅雅呆住。
這句話比母親的漠視、謾罵更傷人,讓她不知該如何反應。但是媽媽早已自顧不暇,哪管她叫不叫得動弟弟。
於是大人吵、小孩哭,家裡亂成一團,雅雅頭痛欲裂,逃難似的火速離開這個屋子。
「喂!你要去哪……」
關上大門前還聽到媽媽大喊,但雅雅管不了那麼多,她摀住耳朵拚命奔跑,恨不得自己有雙翅膀,可以遠遠的逃離這一切。
雅雅跑呀跑,直到累得跑不動了,才停下腳步,蹲在地上委屈的哭了起來。
她繞了個圈,來到最熟悉的地方。心情不好時,她都會來這裡,既不會有人打擾,更不必忍受異樣的眼光。
雅雅哭著、哭著,抬起頭來,看著身邊的楊桃樹,這裡是小時候爸爸常帶她來的地方。

「楊桃、楊桃,我要吃……」
那時,她總是在楊桃樹下伸長手臂,跳啊跳的,其實她根本搆不著樹上的楊桃,只是故意撒嬌,要爸爸摘楊桃給她。
爸爸總是千方百計爬上去,就算是僅剩的、最難拿到的楊桃,也會拚了命摘給她。
雅雅知道爸爸對她的愛,爸爸是她的英雄,也是最大的靠山……
望著楊桃樹,回想著過去種種,雅雅的淚止了,只有回憶最美好的時光,才能為她的心靈帶來些許安慰。

「雅雅,你長大後想做什麼?」
「我想像爸爸開車到處去玩!」
雅雅的爸爸是遊覽車司機,當時才小一的雅雅,哪裡知道爸爸工作的辛苦,只當爸爸每天開車到許多好玩的地方,讓小小年紀的她充滿了想像。
爸爸聽了哈哈大笑,不但沒有加以糾正,還把女兒抱起來,開心的說:「那雅雅長大以後,要不要跟著爸爸到處去玩耍呀?」
「當然要!我要當車掌小姐……」
「呵呵,雅雅知道什麼是車掌小姐呀?」
「當然,媽媽有說,以前搭公車的時候,車門旁邊會有一個漂亮阿姨幫忙剪票,我要當那個漂亮阿姨,跟著爸爸到處去玩!」
爸爸聽了又是笑聲連連,疼惜的摸著她的頭說:「雅雅好乖,爸爸也希望將來可以每天都陪著你。不過,現在公車已經沒有車掌小姐了,你可以當遊覽車的隨車小姐,跟著爸爸。」
「耶!我要快快長大……」
小小年紀的雅雅,只要能黏在爸爸身邊,要她做什麼都可以。
爸爸只有一有空,就帶著她遊山玩水,連哥哥看了也嫉妒。
爸爸可以在黑暗中用強而有力的臂膀抱著雅雅,讓她不至於摔跤;放假的時候用機車載著她上山下海,不管多大的風雨,只要有爸爸在身邊,她什麼都不怕。
印象中,她最愛跟著爸爸去釣蝦,爸爸的工夫一流,可以釣起一堆蝦子,讓她吃得肚子都快撐破了。
爸爸對雅雅的疼愛,連媽媽看了也嫉妒。
「你偶而也帶兒子出去走走嘛!別老是跟你女兒黏答答的。」
「兒子比我還會跑,每次要找他都找不到人,找女兒比較快。」爸爸總是這麼說。
的確,哥哥大雅雅五歲,上國中之後,似乎遺傳了爸爸愛四處遊蕩的基因,往往一放學就不見人影。
那時家裡的經濟並不富裕,但有爸爸在身邊,一切都是那麼美好——如果不是那場嚴重的車禍,她現在依然是個快樂的女孩。
雅雅摸著額頭那道傷疤,正是她心中永遠難以撫平的傷痛。那時騎機車的爸爸,為了保護她而失去生命,她不僅失去了爸爸,生活也發生巨變,她不再是個快樂的小女孩了。
爸爸,我們說好要永遠在一起呢!我們曾經有過對未來的夢想,為什麼你這麼早離開我,讓我失去最溫暖的靠山、最愛我的人……
雅雅抹去臉上的淚水,她知道,現在已經沒有人會在乎她,更不會有人出來找她,她在那個家就像個幽靈。
一如往常,當她哭累了、餓了,再回到那個家,迎接她的依舊會是冷冷的目光,沒人在乎她曾經去了哪裡,或者,從此不回來了呢?
但是,她不回去又能去哪?雅雅在外面晃了好一會兒,才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回家。

回到家時,家裡的戰火已停息。媽媽像平常坐在客廳生悶氣,弟弟自顧自的玩著他的小飛機。至於繼父,早已不知去向。
當然,迎接她的不會是關心或緊張的言語,而是劈頭一頓罵,媽媽就像把她當成出氣筒。
「你又跑哪去了?每次家裡一團亂你就只會逃跑,一點忙都幫不上,什麼時候你才能負點責任呢?」
雅雅滿腹的辛酸無處訴,還得面對媽媽的指責,她的情緒像火山爆發的宣洩出來。
「你們不要吵架不就得了!」
「喂!你說什麼?不要走,給我過來……」
雅雅哪管得了這麼多,立刻衝進房間,用力關上門,躺在床上用棉被蒙住頭。
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能離開這個家?我真是受夠了……這個念頭不斷在雅雅腦海裡迴盪著。

「欸,你昨天真不夠意思,聊到一半人就不見了,害我等了老半天……」一早到學校,小洋便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
小洋是雅雅從小到大的好朋友,她們在小學時同班兩年,一起參加過合唱團,也上同一個安親班,因此感情特別親近。
小洋活潑、開朗的性格,跟雅雅的內向、沉悶,形成強烈的對比。
升上國中後,小洋的人緣依然不差,但雅雅只有小洋這麼一個朋友,因此難免引來些閒言閒語。幸好小洋總是站在雅雅這邊,對那些評語無動於衷。
「對不起啦!家裡臨時有事……」
「至少也先打個招呼嘛!害我在電腦前白等,以為你出了什麼事。」
小洋充滿關心的話語,讓雅雅感動得鼻頭一酸,淚水差點掉出來,這世界上,只有小洋是最在乎她的人了。
她勾住小洋的手,說:「好嘛!對不起,原諒我啦!改天請你吃冰,好不好?」
「當然好!」小洋調皮一笑,故意擺著姿態說:「要水果聖代那種,還要加上我最喜愛的草莓……」
「喂!你不要得寸進尺喔!」雅雅忍不住推了她一把。
只有在小洋面前,雅雅顯得活潑許多。
「對了,你昨天想跟我說什麼?」雅雅突然想起。
「不就是電影的結局。」
「對喔!結局到底怎麼了?」
「男主角後來不理女主角了,女主角只好落寞的望著遠方……」小洋有模有樣的伸出手指,指向前方。
「好可憐喔,我還以為會有圓滿的結局……」雅雅想像著那個畫面,臉色又沉了下來。
「什麼圓滿的結局?」
「電影不都這樣演?男、女主角歷經波折,最後總是要在一起的。」雅雅嘟起嘴來。
「你以為在看童話故事呀?」小洋往她額頭上一推。「長大吧!小女孩。」
「我才沒在耍幼稚呢!」雅雅連忙掩飾自己的心虛。
小洋先是冷冷的盯住她幾秒,突然噴笑。
「幹麼?」
「是真的啦!跟你想的一樣。」
「你又在耍人家了!」雅雅假裝生氣的拚命跺腳。
「對不起、對不起啦!我只是逗你玩的。」
「說我幼稚,你自己還不是!」雅雅做出嘟嘴的表情。
「同樣的事情放在我身上,那叫開玩笑;在你身上,那就叫作──長不大!」
「這不公平!」雅雅忍不住抗議。
「抗議無效。」
「哎喲!哪有這樣子的啦!」雅雅急了,忍不住推了小洋一下。
小洋也不客氣的拍回去,還學她的口氣說:「哪有這樣子的啦!明明就是長、不、大!」
兩個女孩就這麼鬧了起來。
的確,雅雅覺得只有小洋最了解她,無論什麼事都逃不過小洋的眼睛。只有在小洋身邊,她才能放鬆心情,感到快樂;只有小洋能逗她開心,讓她忘卻現實中的一切不愉快……要是沒有小洋該怎麼辦,想必她會更憂鬱、更孤單。
「幹麼?我臉上有什麼嗎?」小洋發現雅雅望著自己發呆,連忙抹了一下臉頰。
雅雅立刻調皮的歪著頭看她,同時故意把臉湊近。「你臉上有東西……」
「什麼東西?會不會是蜘蛛?」小洋最怕蜘蛛了。
「好像有字……」
「怎麼會有字?」小洋一臉不解,伸手摸了摸臉頰。
雅雅裝模作樣的念著:「周佳洋是雅雅最好的朋友,她們一輩子不分開……」
「哎喲!你好噁心喔!」
小洋聽了又好氣又好笑,用力拍了雅雅好幾下。
雅雅笑著東閃西躲,卻沒有跑開的意思。
這時,旁邊有個女同學看不下去,故意酸言酸語的說:「哎喲!好噁心,你們兩個是不是有問題呀?」
天性敏感的雅雅立刻臉色一沉。
小洋倒是一副不在乎的回嗆:「會這麼想,是你自己有問題吧!」
「你……」那位女同學說不過小洋,當下面紅耳赤。
有同學過來拉那名女同學,勸說:「好啦!你就別雞婆了,管人家感情好不好。」
「說得沒錯!雅雅,我們走。」小洋立刻拉了雅雅就走出教室。
幸虧有小洋,否則雅雅還真不知該怎麼處理這樣的狀況呢!
雅雅望著小洋的背影,雖然感到高興,同時又不免憂鬱起來,害怕此時的快樂會瞬間消失。她始終籠罩在失去爸爸的陰霾中。
她衷心希望跟小洋的友誼能長長久久,不要再發生類似的情形。
「你又在煩惱什麼?」小洋一回頭,從好友的表情便能看穿她的心思。
「不、沒有……」雅雅連忙擠出一個笑臉。
「沒有就好。」小洋瞄了她一眼。「否則你老是突然出現那種憂愁的臉,任誰看了都會擔心呢!」
「不會的,以後不會了啦!」雅雅討好的說。
小洋看了她一眼,說:「好了!我先去找方秀真,她上課時傳了紙條,好像有什麼話要跟我說。」
「是嗎?」雅雅愣愣的說。
「那……大小姐,我可以走了嗎?」
雅雅笑著點點頭。「我又沒拿繩子拴著你。」
小洋笑了笑,轉身離開。
小洋一走,雅雅只好默默走回教室,坐在座位上假裝翻著書本,其實豎長了耳朵,想知道同學在聊些什麼,也很想加入他們。但她知道,這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
在學校,雅雅總是被忽略的一個。她給人的感覺和外表一樣平庸,單眼皮的小眼睛、塌扁的鼻梁、厚厚的嘴脣,雖然稱不上醜陋,也絲毫不引人注目。胖嘟嘟的臉頰上冒著幾顆青春痘,勉強象徵她已成長為少女。
雅雅陰鬱的個性,更令形象大大扣分。她和小洋那種大眼、瓜子臉,充滿青春朝氣的亮眼外表,形成強烈的對比。
小洋不只得到同學和師長的喜愛,更是男同學注目的焦點。
如果不是因為小時候跟小洋同班,又上同一間安親班,小洋也可能像其他同學,對於雅雅孤僻的性格敬而遠之。

下午,曹莉敏在座位摺紙鶴,許多同學紛紛圍了上去,雅雅也好奇的觀望。這時,背後嬉鬧的同學突然推了她一把,她沒站穩,身子便朝前倒去。
沒想到,原本只是小小的意外,卻有如骨牌效應,一個推一個,跌成一團,曹莉敏手中的紙鶴頓時被撕裂成兩半,桌上的紙鶴也全掉到了地上。
「別踩到我的紙鶴呀!」曹莉敏看著自己的心血被踩得亂七八糟,忍不住尖叫。
眾人紛紛站起來,雖然沒有受傷,卻把怒氣全指向雅雅。
「都是你這個倒楣鬼,看你怎麼賠曹莉敏的紙鶴。」
「對呀!」
雅雅漲紅著臉,急著想辯解:「我也是被人推倒的……」
「誰推你?你後面根本就沒有人!」
「是……」雅雅回頭看──後面當然一個人也沒有,闖禍的同學早就逃之夭夭,更不可能出面承認。
「你說,你要怎麼賠曹莉敏?」
一群同學咄咄逼人,把雅雅逼得無路可退。
「我來賠好了!」這時,小洋挺身而出。
「小洋,你幹麼護著她?」
「你走開啦……」
「不!她是我朋友,我當然要幫她!」小洋堅持。
「那你要怎麼賠償曹莉敏的損失?還有剛剛害我們摔跤,你看我的手臂都擦傷了……」
「在哪裡?」小洋伸長了脖子。
「就這裡呀!」那位同學指指自己的手肘。
「那不是蚊子叮的嗎?」
「你……」那位同學氣得臉紅脖子粗。「你不要仗著老師對你特別好,就欺負人!」
剛才的「罪魁禍首」明明是雅雅,現在「欺負」人的卻成了小洋。
小洋是個聰明的女孩,當然不會與全班為敵,此時情勢緊張,她立刻換了個姿態,口氣也明顯柔和許多。
「好了啦!看在我的面子上,大家就不要太計較,改天我請全班吃冰淇淋。」
「冰淇淋?全班?」
忽然間,同學全張大了嘴巴看著小洋,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包括雅雅。
「你開玩笑的吧?」
倒是小洋,仍一副冷靜的姿態,一手勾起雅雅的手臂說:「我周佳洋什麼時候說過假話?這冰淇淋是我跟雅雅向同學道歉的心意。」
話一說完,全班響起一片歡呼聲。
「哇!好棒!你們說好的喔!」
「嗯。」
小洋一臉信誓旦旦,一旁的雅雅卻嚇傻了。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洋沒有理會雅雅的反應,轉頭朝手上還捏著紙鶴的曹莉敏說:「不知道你肯不肯原諒我們呢?」
「這……」
「莉敏,好啦!原諒她們啦!」
「是啊!我們還等著吃冰淇淋呢!」
「好吧!如果你們願意請客,這件事就算了。」同學你一言、我一語的,曹莉敏還能拒絕嗎?
現場又是一陣歡呼,有些同學甚至上前擁抱曹莉敏。
「多虧了你,我們才有免費的冰淇淋吃……」
「是啊!周佳洋,你們可不能黃牛喔!」
全班唯一不開心的只有雅雅,她哭喪著臉,小聲的湊在小洋耳邊說:「這下該怎麼辦才好?」
雅雅身上沒有半毛錢,跟媽媽伸手更是想都別想。這下她可苦惱了,沒想到小洋竟然會製造出這麼棘手的難題。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