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如果天黑來得及(簡體書)
  • 如果天黑來得及(簡體書)

  • ISBN13:9787221134301
  • 出版社:貴州人民出版社
  • 作者:雲上
  • 裝訂/頁數:平裝/246頁
  • 規格:20.8cm*14.6cm*1.6cm (高/寬/厚)
  • 版次:一版
  • 出版日:2016/10/01
人民幣定價:26.8元
定  價:NT$161元
優惠價: 87140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五歲那年,溫毓被溫家收養。她不僅失去了唯一的親人――她的雙胞胎妹妹,還成了一顆失去利用價值就會被丟棄的棋子。十一年,她從孤獨卑微到孤傲冷僻,始終戴著厚厚的假面。雙胞胎妹妹傳來求救資訊後失蹤,為了查明真相,溫毓同意了跟晏家的少爺晏懷先訂婚。只是,她沒有想到,當做信仰的大哥溫岫竟對她不擇手段。她也沒有想到,她以為只是彼此利用的晏懷先竟看到她假面下的所有。可是,對不起。“晏懷先,我永遠都不會喜歡你。”
雲上
曾開咖啡館,現在影視公司上班。筆下不盡是荒涼,更有幸福,只願手寫我心。
已出版
《我只是怕驚動了愛情》《我在雲上想你》《許我向前看》、《可惜沒有如果》《我在等,等風等你來》
少女 青春 懸疑
一場無法告白的卑寂暗戀
你是第千萬種可能中的不可能 你是獨一路口不存在的燈
所以,對不起。
晏懷先,我永遠都不會喜歡你。
楔子 如果天黑之前來得及
第一章所有人都會說謊
第二章不是每個人都求之不得
第三章這個世界,生而不平等
第四章我那麼相信她啊
第五章她們,不是朋友嗎?
第六章終於不再是一個人
第七章永遠都不會喜歡他
第八章她終究會成為孤身一人

午飯過後,溫毓覺得有些悶,好不容易才甩掉易文欽,一個人慢悠悠地走上了教學樓的天臺。
是陰天,沒有太陽,頂樓的風很大,能將人的衣服都吹得鼓起來。
溫毓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那裏的晏懷先。
他的外套不知道去了哪里,雙手插在褲子口袋裏,白襯衫被有些涼意的春風吹得鼓鼓的,不長不短的黑色頭髮有些亂糟糟的,他站得筆挺,仿佛一棵白楊。
溫毓轉身想要走,他背後卻仿佛有眼睛:“過來。”
她何必對他的話言聽計從,剛把鐵門打開,有一隻大手從她身邊伸過來,直接將門闔住。
溫毓沉默一秒,回身剛想說話,卻發現這個姿勢有些並不那麼讓她喜歡。
晏懷先就站在他身前,一隻手撐在她背後緊貼著的鐵門上,她在他和鐵門中間狹窄的空間裏無法動彈,眼前是他的胸膛,因他動作的關係,扣子與扣子之間有空隙,露出了些許肉色,她隱約能看到他結實的胸膛。
她莫名覺得臉熱,表情依舊淡定,仰頭看他,對上他剛巧低垂的視線:“有何貴幹?”
晏懷先並沒有說話,眼神卻膠著在她的臉上,這並不是一種很好的體驗,她不喜歡被人壓制的感覺,儘管只是一道視線。
他不說話,便由她來說,只是嘴唇才剛剛微張,下巴就被他緊緊捏住。
他捏得很用力,她一時之間居然掙脫不開,她皺眉:“晏懷先!”聲音並不大,卻很有力度。
晏懷先的眼神從她的眼睛微微下移,逐漸來到她微張的唇上,她唇色很淺,有些許的蒼白,不知道和前天的事故有沒有關係,上唇中間微凸,弧度很美,他捏著她下巴的拇指微微上移,只差一點就能碰觸到她溫潤的唇。
溫毓看著他,居然有種他下一刻就會吻上來的錯覺,而這種錯覺讓她並不愉悅,她抬手,握住他的手腕,用了力氣。
兩人無聲地對峙,風聲在耳邊顯得格外刺耳,仿佛能吹進人的心裏,攪亂一池春水。
晏懷先率先笑了一下,鬆開她的下巴,她也瞬間鬆手,側過臉並不願意再看他。
他仿佛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淺淺淡淡開口:“溫岫在查那天晚上的事情。”
溫毓並不覺得意外:“他不會動手。”
“你很瞭解他。”
“他是我大哥。”
晏懷先:“是嗎?那你覺得他瞭解你嗎?”
“與你何干?”
“我只是不喜歡有別人,比我還要瞭解你。”
溫毓一怔,忍不住笑:“你這話倒是有些好笑。”
“你很快就會知道,這一點都不好笑。”晏懷先的另一隻手也從她腰間穿過,就像是在擁著她一般,“我會是那個……,最瞭解你的人。”
他和她靠得太近,她能全方位感受到他身上的溫度和氣味,她聞到了一絲煙味,剛想說話,他忽然拍拍她的腦袋,而後打開鐵門,轉身出去了。
溫毓微怔,直到晏懷先的腳步聲越來越遠,她終於醒過神來,心情有些莫名地奇怪,忍不住抬手揉了一下被他掌心碰觸過的頭頂。
現在還是午休時間,溫毓並不急著回教室,反而邁開步子,逐漸走到方才晏懷先站著的地方,也是當初顧璿髮夾掉落的地方。
她深吸一口氣,寒風侵入肺腑,她咳嗽了兩聲,眼中有些暈濕。
阿璿,不管你在哪里,記得等著,好好地等著,等著我來找到你。

因為學生的抗議,明揚把高一的月考政策取消,所以高一第二學期除了最後的期末考試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期中考試,期中考試的成績會占整個學期整體評價的百分之三十。
當然這個重要只是對某些學生而已,比如因學習成績好被免除學費並許以獎學金特招進來的學生,比如想要進入國外名校的學生。
其中就有溫毓。
溫毓從來沒有認命,這三年裏,她不僅要查出顧璿的下落,更重要的就是各方面的成績,她想要去國外的名校,並不是那些有錢才能進的學校,而是真正靠她實力進去的學校,她要逐漸擺脫溫家對她的束縛。
高一一班的成績兩極化,從前的第一名是大家口中的“醜八怪”,她在上一學期期末考試後失蹤,第一名就變成了夏小滿。

當易文欽第十次探頭去看溫毓,發現她依舊在看書的時候,抓了把頭髮:“小毓毓,你該不會變成書呆子了吧?”
溫毓理都沒理他。
易文欽真怕她看出問題來,一把將她的課本拿走:“勞逸結合嘛,我們出去透透氣吧,你就不怕近視眼!”說著下意識地低頭看了一眼懷裏的課本,“哎?這不是高三的數學嗎?”
溫毓一把將課本抽回來:“別亂動我的東西。”
“小毓毓,你以後想去哪個大學?”易文欽靠在她的桌子上,閃著一雙大眼睛看她。
溫毓默默地往後靠:“與你無關。”
易文欽嘿嘿地笑:“別這樣嘛,我還想和你一個學校呢!”
“我可不是被虐狂。”
“小毓毓……”
“反正是你去不了的學校,你能回去你座位嗎?”溫毓看著這個幾乎渾身趴在她桌子上的易文欽,簡直是無可奈何。
易文欽聳聳肩,將課本還給她,還十分細緻地翻到她剛剛看的那頁。
溫毓看了一眼課本,忽然感覺一道視線,下意識抬頭正巧看到剛走進教室的晏懷先,他的視線落在她身上,不是以前的淺淡無味,似乎多了股侵略意味,她一眼就能感覺出來,那種眼神並不讓人覺得舒服。
她微微蹙眉,瞪回去。
他卻忽然勾了勾唇,移開了眼神。

晏懷先在這個學校也是神奇的存在,這個神奇並不單單指他叔叔是學校的董事長,更指的是他的成績。
他從來沒有考過第一名,也從來沒有考過最後一名。
他的考試成績每次都一樣,每一門都是七十七,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宋寄安曾經捧著臉,滿眼崇拜地對溫毓說過:“你知道晏懷先為什麼每門都七十七分嗎?因為他母親是七夕生日,好浪漫,他要是能把成績故意考成我的生日,我死而無憾啦!”
對於她的這番言論,溫毓只是一言不發地拿數學書蓋住她的臉。
宋寄安嚎叫一聲:“阿毓你好討厭,明明知道我最討厭數學啦!”

期中考試,晏懷先就坐在溫毓的隔壁,第一門是語文,溫毓寫完作文的時候距離考試結束還有半個小時。
對於那道騷擾了她一個小時的視線,她終於忍不住,側頭瞪過去。
晏懷先並沒有收回視線的意思。
溫毓原本打算撐到考試結束,可是現在她忍不下去,直接起身交卷。
因為學生們都在考試,教室之外的校園安靜得出人意料。
明揚的環境在市內是首屈一指的,教學樓前就是一片偌大的櫻花林,正好是櫻花盛開的季節,溫毓沿著灑滿花瓣的小路進去,很快就不見蹤影。
陽光很好,透過層層疊疊的花瓣照在石子路上,斑斑駁駁,黑色淺口皮鞋走過,帶起一陣花瓣在她的鞋邊飛舞。
已經沒有路,她恍惚間抬頭,看到眼前有許許多多的花瓣落下來,逐漸迷了她的眼。

孤兒院裏也有一片櫻花林,顧璿曾經興奮地捧了許多花瓣到她面前:“姐姐,送給你。”
她那時候滿心煩躁,推她:“走開。”
顧璿歪到坐在地上,那捧淺粉色的櫻花瓣在空中飛舞,有一片落在她的手上,她怔了怔,轉頭看去,透過花瓣看到了顧璿含淚的眼睛。
溫毓眨了眨眼睛,你大概也會喜歡這裏吧。
頭頂忽然仿佛被人碰觸,溫毓縮了縮脖子,反應極快地回過身,是晏懷先,指尖還撚著一片花瓣。
她往後退一步,卻不小心踩到凸出來的石子,腳腕一扭就要往後倒去。
她看到晏懷先伸出的手,不願意讓他碰到,用力地推開,背脊撞到樹幹,有更多的花瓣落下來,似乎落雨,她看不到近在咫尺的晏懷先。
背後隱隱作痛,她剛想站直,卻發現晏懷先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就在眼前,她還來不及推開,他已經伸手擋在她的頭頂。
她不明所以,直到看到有一截枝條從她身邊落到地上。
他的手從她頭頂挪開,卻來到了她的臉頰,微涼的指腹觸到她溫熱的的眼尾,她輕顫,抬眼看他。
晏懷先低垂著眸子,視線的盡頭是她的眼尾,她從他的清澈透亮的瞳孔裏看到他正撚起她眼尾處的一片櫻花瓣。
她應該推開他的,就像剛剛往後摔倒時那樣。
可這會兒她不知道怎麼,仿佛是被人施了定身術,居然一動都動不了,這種不受控的感覺她並不喜歡,可無法抗拒。

晏懷先將那片花瓣拿下,卻忽然貼在她如花瓣一樣粉嫩的唇上。
指尖隔著薄薄的花瓣與她的唇相觸,他有一瞬間的怔愣,而後勾唇,欣賞自己的作品,她的唇比櫻花更美。
他被迷了眼,眼裏只有那兩瓣唇,逐漸靠近,聽從他的內心。
她的嘴唇忽然輕啟,那片花瓣從她的唇上落下,與地上的無數花瓣融在了一起,再也找不出來。
她將手裏的筆袋往上挪,擋住唇,輕聲:“你過分了。”而後伸手,用手指隔空點著他的胸膛,讓自己站在離他一臂的距離。
晏懷先抬眸,視線終於從她的唇移到她的眼,可她垂著眸子,他看不到她的真實情緒:“嗯。”
“道歉。”她說。
“為了什麼?”
“你說呢?”
“我不清楚。”
溫毓終於抬眼,晏懷先的唇邊噙著一縷不懷好意的笑,原來面無表情的晏懷先也會有這種表情:“好玩?”
“嗯。”
“可是我並不想陪你玩。”她要走。
“那你想玩什麼?”晏懷先擋在她面前,“離開H中,來到明揚,你想玩什麼?那個理由,是什麼?”
“我想我們並沒有熟到說這些的地步。”
晏懷先又笑了下:“是嗎?”
真是一個讓人討厭的微笑,溫毓想:“是。”
“我想,不久的將來,你應該就會收回這句話。”
溫毓並沒有回答,輕飄飄地挪開了眼神,大步走開。
晏懷先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微微挑眉,忽然覺得父親給他安排的那麼多事情中,最不讓他覺得厭惡的,大概出現了。
他想邁步離開,眼角餘光忽然發現地上的一支筆,他從層層疊疊的花瓣中將筆撿起來,隨手放在口袋裏。

考數學的時候溫毓才發現自己的筆不見了,往常她都會再備一支,這次筆袋裏卻偏偏一支筆都找不出來。
馬上就要打響考試鈴聲,她剛想同監考老師說明,桌上卻忽然出現一支筆。
是晏懷先遞過來的。
溫毓轉頭看他一眼,他把自己的筆給她,他桌上的筆卻是她的,她一眼就認出來了。
她不免蹙眉,起身,走到教室後將那只筆直接扔進垃圾桶,而後到講臺上同監考老師說明情況。
她拿了一支筆回來,晏懷先並沒有什麼別的反應。
她只當他是閑得無聊。

考試結束之後正好是週末,週六溫毓同宋寄安去醫院看了宋爺爺,宋爺爺難得清醒,居然還同她們說了幾句話。
宋寄安還要陪宋爺爺,便只將溫毓送到醫院門口:“我爺爺那麼喜歡你,我都要嫉妒啦!”
溫毓忍不住揉揉她的頭髮,失笑。
離開醫院,溫毓無處可去,可她更不想回到那個冷冰冰的所謂的家,坐上車,莫叔問她去哪里。
她打開窗戶,看著熱熱鬧鬧的街道,是啊,她能去哪里?
她收回視線:“莫叔,能帶我轉兩圈嗎?”
莫叔就真的帶她在J市轉了兩圈,直到天色變暗,車子才停到溫家門口。
溫毓走進大廳,如以往一樣,目不斜視想要上樓,只是她的身影才堪堪出現就被溫曆叫住:“溫毓,過來。”
溫毓的腳步一頓,頭都沒回:“我去醫院看宋爺爺,莫叔送我過去,我已經同你報告過,還有什麼需要報告的嗎?”
“你……”溫曆似乎被她氣到,“有客人在,你就這幅態度?”
客人?什麼客人?
溫毓終於轉過身去,然後一眼就看到了在沙發上坐得筆挺的晏懷先。
到哪里都有他,溫毓有些頭痛。
“還不快過來?”溫曆皺著眉,“手機是擺設?為什麼不接電話。”
溫毓在去看望宋爺爺的時候便將手機關了靜音,後來也沒想過設置回來,只是如果真的要找她,溫曆難道就不會找莫叔?
晏懷先笑得溫文爾雅:“溫叔叔別生氣,我說了可以等溫毓回來,反正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溫毓輕呵一聲。
“還不帶客人去樓上坐坐?”
溫毓無言以對,溫曆越來越心急,居然已經不顧男女大防,只是她卻不能不顧,她帶著他上樓,去了陽臺。

陽臺是她佈置的,養了花草放了茶几和一雙搖椅,正好面對著溫家的後花園,她無事的時候便喜歡過來坐坐。
溫毓給他倒一杯茶:“有何貴幹。”
晏懷先從口袋裏拿出一支筆,放在桌上移過去:“物歸原主。”
“呵……”溫毓笑一聲,“果然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她將筆拿起來,在指尖轉了兩圈,而後以完美的抛物線扔進了後花園的草堆中。
晏懷先只是靜靜地看著她。
她拍拍手上並不存在的灰塵:“不走?”
“你很想我走?”晏懷先慢條斯理地喝了一口茶,“那我就再多坐一會兒,想必溫叔叔應該也會很樂見其成的,你說呢?”
“那你慢慢坐。”溫毓說,“需要我把他叫來陪陪你嗎?”
她轉身欲走,身後卻傳來晏懷先不緊不慢的聲音:“顧璿……”

溫毓的身體驀地一僵,一步都動不了。
他怎麼會忽略她這麼重要的反應:“是她?你去明揚的理由。”
溫毓笑一聲,聲音從喉間發出:“晏懷先,我說過,我想做的事情做完了就會離開明揚,從此不會再和你有任何關係,你可以省省你那沒有用的好奇心。”
“我的好奇心,不是什麼時候都有的。”晏懷先的聲音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那麼近,就在她的身後。
“是嗎?那我真是榮幸。”
“你的確應該覺得榮幸。”晏懷先又往前走一步,胸膛剛剛好貼近她的背脊,感覺她想要逃,他抬手壓在她的肩膀上,用了力氣,讓她逃不了,“溫毓,這是你的榮幸。”
“不是每個人都求之不得。”溫毓不是傻子。
晏懷先不知道將什麼東西插在了她的頭髮裏,在她反應過來之前,他已經又拍了拍她的腦袋:“我再呆下去,溫叔叔大概就真的會想什麼不該想的了。”
他從她面前緩步離開,高高的身形一點一點消失在她的眼前,她往頭上一摸,放到眼前,是一支筆,和剛剛被她扔進草堆的筆一模一樣。
她看到了筆蓋上的一點點磨痕,這才是她的那一支。
她驀地收緊拳頭,想扔,又收回了手。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