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3
初情似情(全二冊)(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59.8元
定  價:NT$359元
優惠價: 6214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單純活潑的何如初與沉穩優秀的鐘越在高三分班時相遇,在學習與生活中逐漸產生了朦朧的情愫。高考時何如初因家庭變故音訊全無,而後在大學裡重逢的他們展開了一段全新的感情之旅。剛剛確認心意的兩人,又因何如初無奈出國而被迫分手。
  八年分離,再次相遇,他們是否能堅守住最初的情意?
李李翔,言情小說家,尤擅描繪純粹美好的愛情,深受萬千讀者喜愛。平時熱愛寫作,喜歡書法。代表作《大約是愛》《初情似情》《傾城別傳》等。
◆讀言情,必讀“五十大經典言情”系列!億萬國民投票選出的言情TOP50!
◆沒有人永遠初戀中,但永遠有人初戀中。無論你是前者還是後者,這部把初戀寫得細膩動人的小說,都不能錯過。
◆人氣插畫師ENO傾情手繪封面,重現初戀時的心動感覺。隨書贈送唯美海報和明信片,超值回饋。
◆我們所有分離和等待,只為有彼此的現在和未來。
Chapter1 史無前例的高三零班
Chapter2 他記住了她的名字
Chapter3 女生間的友情
Chapter4 若有若無的情愫
Chapter5 重在參與的運動會
Chapter6 此情彼意
Chapter7 陽光燦爛的日子
Chapter8 離愛情很遠
Chapter9 離曖昧很近
Chapter10 暗潮洶湧
Chapter11 離家出走記
Chapter12 浩蕩廣州行
Chapter13 淒慘的遭遇
Chapter14 鄰家有女初長成
Chapter15 暗無天日的考試
Chapter16 日漸明朗的籃球賽
Chapter17 情竇初開
Chapter18 驚變
Chapter19 想念的感覺
Chapter20 天上人間
Chapter21 安靜的遇見
Chapter22 心酸的憐惜
Chapter23 粉墨登場
Chapter24 各有心思
Chapter25 針鋒相對的聚會
Chapter26 所有愛的人
Chapter27 兩情相悅
Chapter28 初情無二
Chapter29 等待是幸福的一種儀式
Chapter30 初到美溪
Chapter31 甜蜜如愛情
Chapter32 破鏡其實不能重圓
Chapter33 有緣無分的婚姻
Chapter34 有些東西無法忍讓
Chapter35 離別措手不及
Chapter36 放手是因為決定等待
Chapter37 心事如大海
Chapter38 往日愛戀如風消散
Chapter39 這會讓我產生愛的錯覺
Chapter40 愛並怨恨著
Chapter41 時間改變了一切
Chapter42 誤會接二連三
Chapter43 放下自尊
Chapter44 為誰風露立中宵
Chapter45 愛情是兩個人的事
Chapter46 始終無法替代
Chapter47 感情無法停止
Chapter48 青春一去不復返
Chapter49 忘卻的原來是幸福
Chapter50 他需要一個人聽他傾訴
Chapter51 重新開始
Chapter52 登記結婚
Chapter53 沒有緩衝的婚姻生活
Chapter54 愛的初體驗
Chapter55 簡單與深刻
Chapter56 愛是天時地利的迷信
Chapter57 悶騷的鐘帥
Chapter58 挪威的森林
Chapter59 忙碌新生活
Chapter60 大年夜的等待
Chapter61 如煙花寂寞
Chapter62 蜜月如初
Chapter63 上臨一中百年校慶
Chapter64 歲月靜好
番外一 一見如初誤終身
番外二 當時只道是尋常
番外三 難以形容的美妙
經過一個暑假的整修,煥然一新的上臨一中又迎來了新一屆莘莘學子。
  在新生報到處,揮汗如雨的父母正帶著孩子排隊報名,長長的隊伍如龍蛇蜿蜒,從擁擠的辦公樓沿著光可鑒人的玄色大理石臺階,一直轉入寬闊的廣場。
  驕陽似火,人聲鼎沸。
  沿著辦公樓的廣場往右,是一條長卻不寬的走道,原先是長條形的青色方磚鋪成的,現在已經改成了雲母大理石。走道兩旁,巴掌大的梧桐樹葉連一點兒要動的跡象都沒有。道路盡頭,玻璃櫥窗鑲嵌的宣傳欄前,一樣人滿為患、擁擠不堪。
  何如初用手當扇子,拼命地往臉上扇,她穿著碎花圖案的翻領襯衫,後背已完全濕透,臉上卻只有鼻頭微沁汗珠。而身旁的戴曉早已汗如珠滴,滾豆似的沿著臉頰涔涔而下。兩人狼狽地坐在圖書館前的臺階上。
  戴曉指著報到處,說:“你看那些家長,這麼熱還站在大太陽底下……”無論貧富貴賤,為人父母的心都是一樣的,無論是什麼身份、地位,此刻都一樣,擠在人群裡,就等著為孩子拿一張上臨一中的報到證。
  何如初點了點頭,右手撩開滑下的長髮,左手抽出紙巾擦去脖子上黏膩的汗滴,鼻尖聞到紙巾上帶的清香,稍稍緩過一口氣,沒好氣地說:“拆東牆,補西牆,敲敲打打兩個月,沒一天安靜,這破學校總算還沒倒。”
  其實不然,上臨一中不但不是破學校,反而是最好的中學。大家都說:“進了上臨一中,一隻腳已經跨進重點大學的門檻。”所以家長們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把孩子送到這裡來。據說新生報到時,一邊是學校的財務人員,一邊是銀行的點鈔員,外面還停著荷槍實彈的運鈔車。
  正式錄取的學生只要到財務處報到即可,只有那些擴招的學生才會在今天排隊交錢。今年上臨一中增加了不少擴招名額,家長聞風而動,所以交錢的盛況雖不絕後卻是空前。
  何如初當然不是新生,她即將步入高三,那可是早有耳聞的煉獄般的高三。
  戴曉抓起何如初的發梢抖了抖,說:“這麼長的頭髮!我看了都嫌熱!你也不剪短!光知道臭美!”
  何如初大聲反駁:“誰臭美啊?我這頭髮又粗又硬,剪短後就跟刺蝟似的,會一根根地像朝天椒一樣豎起來。你以為我願意留這麼長啊,大熱的天,頭上披塊‘黑紗’,要說多晦氣就有多晦氣!”
  其實她有一頭又黑又亮的卷髮,如海藻般豐茂,既不毛糙也不分叉,加上她天生麗質,誰家大人見了都忍不住要稱讚幾句,但是對於她這樣處在叛逆期的少女來說,自然對大人的稱讚嗤之以鼻,更何況小時候玩弄頭髮時曾紮破手指,所以她很不喜歡自己的頭髮,到了夏天更是對長髮深惡痛絕,一直抱怨自己頭上戴了個會走路的火爐。她喜歡奧黛麗?赫本那樣柔軟如絲的短髮,在陽光下呈淺褐色,像被太陽曬得褪了色,而且稍微打理一下就可以乖乖地梳理成想要的髮型。
  戴曉實在熱得難受,只好有氣無力地靠在柱子上,哪有精力與何如初爭辯,只“切”了一聲,算是表示不屑。當她無意中轉頭看校門口的方向,愣住了,半晌才哭喪著臉對何如初說:“你說學校改建就改建吧,為什麼非把門口兩側的小店拆掉?”
  以前上臨一中校門兩側是一排破舊低矮的樓房,大多是各式各樣的小吃店,雖然這些小吃店的牆上滿是烏黑的油煙斑,牆角還佈滿一溜褐色的青苔,但是一到學生們下了晚自習,這裡就很熱鬧。可惜,學校這次大肆整修,將附近影響校容的小店全都拆了,改建成花圃,瞧,朵朵紅花正在夏日裡嬌豔綻放。
  可是學生們卻不欣賞學校這樣一番大興土木的創舉。何如初也在苦惱,以後要到哪裡去吃炸香蕉、涮肉片、烤羊肉串、麻辣燙?聽說周圍都不讓擺小攤了,以後連出來吃早餐的地方都沒了。
  正抱怨著,戴曉捅了捅何如初,朝前努了努嘴。何如初抬頭,看見韓張遠遠地走來,忽然拍手說:“我們問他去!”同時俐落地跳起來,雙手叉腰,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
  “韓張!你過來!我問你,你爸爸為什麼把那些小吃店都拆了?”
  韓張看她這蠻不講理的樣子,苦笑著反駁說:“又不是我爸拆的!”
  何如初使勁推他,憤憤地說:“怎麼不是啊?難道不是你爸派人拆的?”
  韓張被她推得踉蹌了一下,連忙退到臺階下穩住身子,“嘖”了聲,瞪了她一眼,說:“你這人怎麼這樣啊,潑婦!小心以後嫁不出去!”
  “說誰呢?”臉皮薄的女孩子哪經得起這樣的調侃,何如初當即氣得瞪大眼,死死盯著他,仿佛就要對他動手了。
  韓張右腳尖點地,說:“誰是就說誰唄!”身子微晃,隨時準備溜走,沒想到,何如初不是動手,而是“動腳”,好在韓張反應快,何如初一腳踢了個空,她不甘心地指著早已溜到樹下的他說:“這筆賬先記著啊!回頭跟你算!到時候不把你的皮扒了才怪!”
  韓張哪會將她的威脅放在心上,笑嘻嘻地說:“我是來跟你說正事的。我媽說新開了個高三零班,由‘許魔頭’帶,語文老師是‘王才女’,英語老師是英語組的范主任,物理老師是‘高老頭’,化學老師不用說,當然是楊筱如,生物老師是我媽……”
  話還沒說完,戴曉已經叫起來:“幹什麼啊?集中訓練營呀!什麼高三零班?從來都沒聽說過!”這些老師都是上臨一中出類拔萃的名師,竟然集中到一個班,如此一來,真不知道可憐的學生們將會面臨一場怎樣的“腥風血雨”。
  韓張仍是那樣一副痞子樣,說:“以前當然沒有高三零班,但這次,聽說是這樣的——學校按成績排名,先從兩個重點班分別抽出前八名,再從其他二十八個普通班所有人中抽出前八名,然後還有幾個特例,組成一個全新的高三零班。”說完,聳了聳肩。
  一番話說得兩人瞪大眼睛看著韓張。何如初愣愣的,還沒什麼反應,戴曉已快速地站起來,急急問:“有沒有我?我有沒有進高三零班?”顯而易見,能進全明星陣容的高三零班,是一件莫大的殊榮。
  韓張回答:“那你去看榜單啊,紅紙黑字不都貼在那兒了嘛!”眼睛卻瞅著何如初,臉上笑嘻嘻的樣子。他們三個都是重點班的學生,韓張不用說,成績總是名列三甲,何如初和戴曉也不差,基本上能保持前十之列。
  戴曉這時候反倒遲疑不前,擔憂地說:“韓張,你肯定進啦。我就不一定了,懸著呢。對了,如初有沒有進高三零班?”
  韓張搖頭,說:“我正準備去看榜單呢,看看到底有哪些新同學。”
  於是三人急急地往宣傳欄走去,那裡早已是黑壓壓的一片了。何如初邊往裡擠邊說:“怪不得人都在這兒紮堆兒呢,這事兒我一點兒都不知道!”
  韓張嘲笑她道:“你能知道什麼啊?就等著找涼快的地方吃雪糕呢。”
  何如初瞪他:“怪不得別人說你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一天到晚,你能不能說句人話啊?哪兒涼快哪兒待著去,學狗吐什麼舌頭?果然是同類。”
  韓張作勢要教訓她,她趕緊往人堆裡鑽,頭剛往右一偏,就痛得“哎喲”一聲叫起來——原來頭髮掛到旁邊一個男生的書包拉鍊上了。
  這個男生原本抬著頭在研究榜單,聽到一個女孩說著諷刺挖苦的話,正皺眉呢,忽然又聽見這一叫聲,低頭一看,見剛才那女孩正歪著頭、手忙腳亂地在自己的書包上胡摸瞎扯呢。她那烏黑的發尾宛如黑緞,天女散花一般平鋪在自己身上……他怔了怔,連忙小心翼翼地拿下肩頭的書包,但這個女孩似乎不知道該怎麼揪出自己的頭髮……他實在是看不下去,止住毫無章法使勁亂揪的她,說:“你先別動,我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