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定  價:NT$440元
優惠價: 79348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寸嘴女作家王迪詩(Daisy Wong)跟您分享她對愛情、工作、教育生活以至做人處事的獨特觀察:
★ 甩掉一個賤男,等於割掉一個毒瘤。本來癌症末期,如今唔使死(不用死),係咪好過中六合彩頭獎(是否比中六合彩頭獎還要好)?
★ 無求,就是上岸。有求,狗都要做。近年在香港尤其多人喜歡舔鞋底,還要一邊舔一邊擺出一副無比享受的賤相:「老細(老闆),你的鞋底真是滋味無窮啊!」
★ 現在孩子們的生日派對,有時真像成年人的一場公關show。
★ 有位大陸女士把孩子送來香港讀書,她對香港的學校相當不滿:「有什麼理由英文閱讀理解要用英文?」這正是她下一代需要接受教育的原因。
★ 咬緊牙關也是一種浪漫,在現實裡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it's so cool。
★ 每個人在事業和愛情上至少都要戇居(說了傻話或做了蠢事)一次才會成長。所謂蠢,是指戇居完一次又一次,不斷重複相同的錯誤而從來沒有汲取教訓。
★ 做人最悲的是什麼?不是倒楣,而是倒楣了,卻連不快樂的權利也沒有。花咁(那麼)多錢供你學奧數游水溜冰畫畫非洲鼓,你有什麼權利不開心?在香港讀書只學到四個字——逆來順受。
★ 經常說「我做嘢唔係為錢」(我做事不是為了錢)的人是最貪錢的。真正不為錢的人不會經常把這話掛在口邊,只會實實在在地做事,不講虛偽說話。

 

本書特色:

★ 精選30多篇王迪詩最受歡迎的《信報》和《頭條日報》專欄文章,文章風格集辛辣與感性於一身,令讀者又愛又恨,欲罷不能!

★ 王迪詩知名度及人氣強勁,除了在舉行了37場talk show「王迪詩寸嘴論」,亦於2016年5月中起於商業電台逢星期一至五主持人氣節目「關公災難」,同時繼續在香港撰寫深受歡迎的《信報》專欄、在香港發行量高達90萬份的報章《頭條日報》(全版)專欄、Marie Claire生活品味專欄,並於擁有過百萬讀者的台灣網站「女人迷」設有專欄。

 

王迪詩(Daisy Wong),香港目前最暢銷作家之一。2007年開始以28歲女律師身份為《信報》撰寫專欄「蘭開夏道」,迅速引起極大迴響,其專欄先後見《信報》、《蘋果日報》、《頭條日報》、《Cosmopolitan》、《am730》、《東周刊》、《Metropop》等;內地專欄先後見於《南方都市報》(全國版)、Elle(中國版)、《瑞麗時尚先鋒》等。

王迪詩首四年隱姓埋名寫作,坊間流傳王迪詩其實由男人假扮。王迪詩於2011年底公開露面,及後把創作擴展至純文字以外的平台,包括為商業電台主持個人廣播劇《我就是王迪詩》,並舉辦共24場個人talk show「王迪詩寸嘴講」,門票在數小時內被搶購一空,一票難求!足見其粉絲們的瘋狂程度。

著有《蘭開夏道》(1、2集)、《我是我‧王迪詩》(第1-5集)、職場系列《王迪詩@辦公室》(第1-3集)、時裝美容專書《STYLE》及《Life Style》、愛情系列《忘記一個人有多難!》、《沒有你,不會死!》、《沒有你,我會死……才怪!》及《我的愛情──完結篇1》。其他作品有旅遊散文《一個人私奔》、《我就是主角》、《王迪詩看世界》、《孔雀男與榴槤女》等,並曾為同名舞台劇擔任編劇。

個人網站:www.daisywong.com.hk
兩年累積點擊超過400萬次
王迪詩Facebook Page:www.facebook.com/daisywonghk
近18萬人次按讚

1. 頂級小鮮肉

2. 為什麼有人會變成自己以前看不起的人?

3. China = 錢哪

4. 甩掉一個賤男  等於割掉一個毒瘤

5. 誰沒做過茄喱啡(路人甲)?

6. 他們比毒男更沉迷上網

7. 三個意志力薄弱的男人

8. 如何逃出瘋人院?

9. 上岸

10. 曾經喜歡你

11. 彈琴只為了活命

12. 什麼時候應該退休?

13. 老千的特徵

14. 別人的老婆

15. 港孩最幸福

16. 我不明白

17. 明知這是虛假的愛情  卻仍選擇繼續欺騙自己

18. 神算與神棍

19. 五個小孩的幼稚園

20. 一句話得罪全世界

21. 時代選擇了我

22. 三人約會

23. 世上真有奇蹟嗎?

24. 太極高手

25. 記住美好的地方

26. 小川洋子

27. 成龍育兒妙法――監獄夏令營

28. 為什麼要行俠仗義?

29. 大中華膠

30. 我為什麼看《美人魚》?

31. 選戰偽術

32. 英雄

頂級小鮮肉

    那夜我和NinaKatie一起去喝酒。Katie剛巧碰到一位朋友,迎上去聊了幾句,回來時沾沾自喜。

    「你個friend……」Nina和我不約而同地說。

    「很像古天樂吧?」Katie接上來,然後翹起了二郎腿,輕輕搖著手中那杯 Riesling,得戚到不行。

    「看他的樣子,有沒有二十七歲?至少高五呎十一吧?真是頂級小鮮肉啊……」Nina伸長了脖子尋找那男生在人群裏的身影,口水幾乎都要流出來了。又很難怪,每天在辦公室對著那班大叔,叫他們行三層樓都分分鐘會休克,偶爾碰見一個俊男,怎能錯過這種難得的視覺享受?

    於是我們追問小鮮肉的背景。Katie說:「他在一間五星級酒店做公關,結識了一個富二代,拍拖半年已經派帖了,同事們都在背後嘲笑他釣金龜,那當中多多少少都是出於妒忌吧。想想看,憑他自己那份新水在香港一世都買不起樓,娶了富二代,一夜之間就可以搬進豪宅了,做鴨都抵啦。

    「那他結婚之後還上班嗎?」我很好奇,因為許多闊太都不用工作嘛。

    「聽說已經辭職了。」 Katie稱。「之後他會自己開公關公司,大概是外父打本做生意吧。女家是富豪,怎會容許女婿在酒店做個小職員?女家也得顧全面子呼,隨便跌一千幾百萬給他搞點小生意,女兒對外稱老公是CEO,也比較體面。所以話,什麼叫贏在起跑線?就是生得靚盟嘛!生得靚就可以溝有錢女,就可以住豪宅做CEO

    Exactly!Nina在梳化扶手上重重拍了一下,接著突然想起什麼似地說:「對了,Daisy,你不是有個auntie的女兒漂亮得像仙女下凡嗎?真是前程似錦呀。」

    我想了一下她指的是哪個女孩,然後想起Aunt Jennifer的寶貝女。「你在Facebook看見的那張照片是她七歲時候拍的,確實美得像一個完美的洋娃娃啊,陌生途人在街上都會忍不住問她能不能合照,因為真的美得太空有嘛。誰會料到她小學四年級之後就沒再長高?」

    「那她現在幾年級?」

    Form four.」我拿出手機讓KatieNina看女孩的近照,她們都概嘆命運是多麼殘酷。

    我補充說:「沒再長高不是最大問題,最令人懷惱的是她不斷長胖。小時候精緻的五官隨著發胖而址開,連下巴都消失了,從前雪白的肌膚也隨著青春期荷爾蒙的變化而粗糙黔黑起來,臉上還長滿暗瘡呢。但因為小時候是個美女,已經習慣被人捧上天了,公主病非常嚴重啊。最近我跟她吃過一次飯,連基本禮貌也不懂,爺爺給她夾菜,她竟然黑起塊面將飯碗一把扔給菲傭!她不小心弄丟了餐巾,我幫忙拾起,她連一聲唔該都不懂得說。」

    Nina問怎麼她父母沒有教,我概嘆:「她母親說:『阿女,別怕,媽咪付錢讓你整容,你想整成全智賢還是范冰冰?想變誰都可以!』我話,forget it,整到個頭,整唔到個身,小學四年級之後沒再長高,點整?」

    「她父母應該不窮吧?」Katie認真地問。

    「她母親是律師,父親是牙醫。」我答。

    那就簡單啦,最近我聽到一種說法:與其花錢供子女讀國際學校,倒不如把那筆錢用來給孩子買樓,長大後有層樓接查手,還用愁娶不到老婆、找不到老公?就算因為懶或無能而找不到工作,失業也有屋住,公主病也有老公。

    怪獸家長將孩子訓練成周身刀,chur到個仔入Oxford,畢業之後呢?牛津畢業就一定在香港買得起樓?就一定衣食無憂?今日的世界已經變了,以前在名牌大學畢業,保證做律師做banker都搵到食,現在呢?」

    現在就靠靚,靠父母的本事呀。

 

為什麼有人會變成自己以前看不起的人?

    「我day one來這間公司就已經想辭職!」我不知聽過多少人說這句話,而這些人卻往往在五年、十年甚至死那天依然做著同一份工。

    例如我的朋友Kitty,她讀大學的時候非常好動,爬山划艇樣樣都愛,又喜歡夾band,兼職教結他的收入全都用來去歐洲流浪,何等浪漫的文青。畢業之後呢?Kitty入了萬千畢業生夢霖以求的Big Four,從此展開「奴隸獸」的生涯,日日開OT,下班就在Facebook瘋狂埋怨發洩,「我明天就返公司遞信!」這句話她講了足足八年,而她到今天依然在同一間公司做奴隸獸,分別只是她人工高了一點,職位高了一點,青春則逝去了一截。

    我的另一位朋友Jessica,大學時代經常組織學生活動,最瞧不起政府官員,認為這些人為了一個鐵飯碗而唯唯諾諾,也太沒性格了吧!畢業後她去了美國讀碩士,回港後本來想入投資銀行做banker,但考不進去,政府Administrative Officer職位她卻考到了。人工不錯,收入穩定,大部份時間都能準時下班。一年、兩年、三年……如今她已做了七年。

    為什麼有人會變成自己以前看不起的人?為錢囉,不貪錢的,就貪權。Well,你可以話做學生的時候未落場,坐在觀眾席指手畫腳,吹水講夢想誰人不會?但真到自己落場的時候,才明白講同做是兩回事。或者你可以說,搵錢就是不浪漫的。何止不浪漫,有時還相當嘔心。但還是要租樓或供樓,要吃飯,要生活。除非家裏有條大水喉,不然就得靠自己。

    有段時間,Kitty一直抑鬱。「既然日日生不如死,點解唔轉工呢?」我問。老實講句,次次見她都怨天怨地,我已經覺得好煩。在Facebook也好,出來喝酒也好,她總是充滿負能量,從來沒聽過她對工作有任何appreciation,只有衰老闆、衰同事、衰客人。「咁衰你又做?」我單刀直入。

    我不知該怎樣向她說明抱怨根本無法改變現狀,更令人懷惱的是她其實明白這個道理,卻不肯接受,因為懶,因為貪戀既有的comfort zone,因為不肯take risk,卻眼紅那些甘願承擔風險而終於闖出頭來的人。

    她到現在仍懷緬學生時代那段浪漫的文青歲月,我卻認為咬緊牙關也是一種浪漫,在現實裏堅持做自己喜歡的,it's so cool

    「唔使供樓咩?」Kitty總是這樣反駁。其實我覺得買樓很好,所有個性軟弱的人都應該買樓,因為這是天經地義的藉口,足以開脫任何人生的不如意,那就可以不用反省自己的責任。

    「嘩,小姐,你咁高人工,收入穩定,你享受了這份工作的所有好處,有什麼資格怨?路是你自己揀的呀。」我說。你一定以為Kitty會好嬲,但她常常主動找我,正是為了被罵。另有位朋友對我說:「Daisy,係你先夠膽對Kitty講真話,你知道Kitty那天對我說什麼?她說:『Daisy說話坦白得討厭!但每次被她窒完,我總覺得思想好像突然清晰了,該做什麼也突然變得很明確,只是我第二天醒來卻拿不出勇氣去做啊……』」

    我好憎人抱怨。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承擔後果,怨什麼?經常在Facebook看見兩個hashtag:第一個是「#為時已晚」,第二個世「#為時未晚」。只一線之差,而那改寫命運的就是action

 

甩掉一個賤男,等於割掉一個毒瘤

    一年前,我們為Irene搞了一個party,慶祝她被男友拋棄。Irene本是不想來的,是我硬拉她來。「我是一個棄婦!嗚嗚……還有什麼好慶祝?」我說:「你中了六合彩頭獎還懵然不知。笨蛋,快去領獎吧。」當下給她開了半打香檳。「領什麼獎啊?你騙人……我都徹底輸了!

    戀愛其實跟做人一樣,要有點大將之風,一個半個回合的失利算得了什麼?用掉一個賤男,等於割掉一個毒瘤。本來癌症末期,如今喀使死,係咪好過中六合彩頭獎?但Irene當然看不到這一點,她只一味大喊「我好愛好愛他!」。所以話呢,愛情真會令人智商下降。

    Irene今年二十八歲,樣子不差,從美國留學回來後便任職公關公司。五年前認識了一個比她大十歲的男人,不久便開始拍拖並且同居。在同居後的第二個星期,Irenetrip比原定早了兩小時回家,捉姦在床。男朋友正在跟一個靚妹鬼混,那小妹妹看來還不知領了成人身份證沒有。Irene當然又氣又傷心,嚷著分手,但男友哄了整晚,又深表悔意,她就心軟了,於是繼續一起。

    兩個月後,朋友在街上碰見Irene的男友摟著一個女人進了時鐘酒店,那位朋友還發揮香港人熱愛食花生的本色,馬上拍下照片傳給Irene。這個可憐的女人拿著照片跟男友對質,男友道歉,再哄一下,又過關。

    不用我說,你大概都能猜到這種出軌事情將接二連三發生,分別只是起初這狗公還會道歉,漸漸卻連認錯都費事,擺明車馬帶女人回家,這些事情我們整個朋友圈子都知道,因為那男人經常在外面拿自己的情史炫耀。「你咪由得我囉,你愛我,都係想我開心啫。」狗公聳聳肩說。有次他下午急call Irene:「你可否馬上回家找找,看床底是否有條黑色喱士內褲?上次Regina來玩時遺下來的,她說是名牌,好貴呀,嚷著要拿回。她今天趕飛機回美國,你能不能從公司溜出來,把內褲拿去機場還她?」

    我不知Irene最終有沒有回家找另一個女人的內褲,我不敢追問,驚她爆血管。所有人都知道她很不快樂,後來還患上抑鬱症,前後加起來花了五萬多元看精神科醫生,可她就是捨不得離開這個男人。

    「咁都忍得!」KatieNina和我都覺得不可思議。「我知道他是愛我的……」這在旁人看來,等於指著一隻鹿說:「我知道這其實是一隻馬……」自欺欺人。Irene也經常說:「我非常非常愛他!」Well,我只能說鹹魚青菜,各有所愛。這個男人讀書不多,賺錢少過Irene好多,沒什麼一技之長,能在廣告公司撈個project manager純粹靠擦鞋。如果靚仔都還叫做買個視覺享受,但這傢伙五呎四吋半再加中年發福,這副尊容竟然可以不斷吸引女人埋身,可見男人只需一張油嘴在情場便是天下無敵,不知多少無知港女遭殃!

    Irene始終無法離開這個男人,倒是這狗公對她的厭倦有天達到一個點,叫她走,另一個女人馬上搬了進來。Irene恨這個女人,罵她小三。「小三?小三十三都唔止啦。」 Katie不屑地說。

    在那場「慶祝分手派對」一年後,Irene終於明白我們為什麼恭喜她被男友拋棄。去年遷進狗公家裏同居的「小三」已搬走了,接著遷進去的又是一個新面孔。

    有時你以為得到就是幸福,誰知失去才是美好的結局。

 

別人的老婆

    那天在餐廳吃晚飯,聽到隔籬檯兩個大叔聊天。「阿X個老婆好靚㗎!」其中一人說。這實在是天大的讚美,誰知他頓一頓又補充:「靚到成個北姑咁!」我花了三秒時間去思考這到底是褒還是貶。但那個大叔的語調非常誠懇,不像反諷,而且我想以五十歲以上那群阿叔阿伯的標準,北姑是真正的嬌艷icon。另一個大叔卻只淡然地應了一聲,就轉開話題了。

    若這段對話發生在兩個女人身上,至少可以熱烈討論一個鐘頭。「靚到好似北姑?咁十成根本唔係佢老婆,係情婦啦!」然後繼續幻想十萬個可能性。相反,避免在背後談論別人的老婆卻似乎是男人間的君子之約,就算是稱讚一般也只會點到即止,除非那位人妻真的犯眾憎到值得公開彈劾的地步,所以這位大叔的「北姑論」大概是按捺不住的由衷讚嘆吧。

    我以前有位男上司,年屆五十,最愛穿得花綠綠像去登台,有時會因為穿成這樣而遭到嘲笑。他告訴我:「每次有人以諷刺的口吻說:「嘩,咁型呀,成個老飛咁喎!』只要我答:『係呀,件衫我老婆送㗎』,對方就會馬上閉嘴。」再不堪的男人也不會批評別人的老婆,這大概是男人之間的默契。

    我覺得有趣,因為要是同一件事發生在女人之間,肯定會得出不同結果。比如說,有次我跟小學同學Betsy去戴afternoon tea,她一坐下來,摘下墨鏡,盯著我的裙子說:「嘩……你條裙咁奇怪嘅?」那天我穿著在London Bricklane二手衣店買的復古牛仔裙,我自己覺得好型,心中有點不忿氣,想起那位「老飛」男上司常用的招數,便說:「條裙我男朋友送㗎。」誰知 Betsy非但沒有立刻閉嘴,反而加倍雀躍地說:「『吓?你男朋友的品味咁特別嘅?我真係覺得條裙好怪喎,你睇的色……」然後盡情發表個人對時裝的真知灼見。

    為什麼Betsy會這樣?第一,有些女人的確深信自己對時裝的鑑賞力極高。第二,有些女人只要坐下來跟你一起afternoon tea,就會把你視為「閨密」,而閨密是可以毫無保留地講心底話,失戀的時候可以攬住一齊喊,閨密之間是沒有秘密的。但Betsy似乎忘了我跟她自小學畢業後已沒有聯絡,最近才在Facebook重逢呀。

    也許你會覺得Betsy是個別例子吧?當然並非所有女人都是這樣,但把老公或男友搬出來做擋箭牌,在大多數女人身上都是行不通的。

    男人一般都不會評論別人的老婆,女人卻會不遺餘力地談論別人的男友和丈夫。

    好像那夜我們一班女生出來喝酒,Maggie由新男友送來,男友跟她來一個goodbye kiss,才一轉身離去,我們全體便尖叫起來:「好靚仔呀!好似韓星呀!」接著眾女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

    你一定以為是靚仔我們才會談論,才不是呢,女人彼此暗自較勁的除了手袋和高跟鞋,還有身邊男伴的質素。「我仲以為嗰個男人係但老竇,嘩,原來係佢老公!」「男朋友矮佢成半個頭,襯咩?」這種尖酸刻薄的評語,我聽過不少。就算不至於會兜口兜面講,有些女人也會在背後講。也許這是女人的天性吧,喜愛gossip,說些無聊八卦的瑣事就是生活中最大樂趣啊。

 

明知這是虛假的愛情  卻仍選擇繼續欺騙自己

    是我把Alison硬拉進戲院的。「我不想看電影,我不想出街……」她愁著臉說。我不理她,自顧自走去找座位。不要給失戀的人過多安慰,以免他們真心以為自己好慘。講多無謂,乾脆帶她來自己看個明白。

    老老實實,為了帶她來看電影,我自己都好大犧牲。Alison本來是靚女一名,但她每次失戀就像死人塌樓,不梳頭,不洗臉,我極度懷疑她有沒有刷牙。要是被熟人看見我跟這乞丐一樣的女人出街,我Daisy日後如何還有面目行走中環?但為了把這位朋友從死胡同裡驅趕出來,無計啦。

    以下要說一個故事。一個富婆非常熱愛唱歌,可惜五音不全,但大家見她富可敵國,開罪不得,便紛紛擦鞋棒她,讚她猶如天籍,還要求簽名合照,其實在背後無不嘲笑她。丈夫娶她也是為錢,因此一直啞忍她那糟透了的歌喉,表面上讚美她,卻暗交小三。富婆也曾懷疑自己的歌聲,但見全世界都這麼喜歡聽她唱歌,便信以為自己真有天籟之聲。

    老千利用富婆對音樂的熱情,打算在她身上撈一大筆油水。富婆對老千深信不移,還鼓勵這個老千不要埋沒藝術才華,真心真意出錢資助他。連老千也感動了,後悔之前的所作所為,決定真心為她在巴黎搞一場演唱會。 富婆的老公當然嚇到想死,卻又不敢踢爆「國王的新衣」。富婆請來歌唱老師,為演唱會奮力練習,甚至練到吐血。即使她發現了老公在外偷食,非常傷心,仍無阻她對唱歌的堅持,到底為了什麼?原來她雖然富甲天下,卻也跟一個普通女人無異,渴望丈夫可以注意她,渴望愛,希望做一件事令丈夫感到驕傲。

    演唱會真的舉行了,富婆在台上唱到吐血量倒。她臥病在床,開始出現幻覺,以為記者爭相來訪問自己,世界各地都邀請她去獻唱。醫生認為只有兩條路:一、繼續稱讚她唱歌動聽,讓她餘生都活在幻想之中。二、把真 相告訴她,將她拉回現實。最後選了後者,但該用什麼方法令她知道真相呢?醫生決定把她的歌聲錄下來,再播給她聽。玩到咁盡?是的,要認清現實,過程就是這麼殘酷啊!富婆聽到自己的歌聲後怎樣了?我願意把結局理解為「open-ended」,因為我不想以一句話去定她的生死。

    她就是法國電影Marguerite(《金曲金后》)的女王角,電影改編自真人真事,也是千千萬萬個女人的故事。當然,不是每個女人都這麼有錢,但「明知這是虛假的愛情仍選擇繼續欺騙自己」這種心態卻是許多女人的通病,例如Alison

    Hey Daisy,現在我知道你為何迫我來看這部戲了……」踏出戲院時她幽幽的說。

    「那你寧願旁人繼續稱讚你唱歌動聽,還是讓你聽聽自己的歌聲?」我問。

    她沉默片刻說:「我從前以為活在謊言中也挺幸福的,但老實講,其實怎會真的半點不知那是假的,只是我不願意相信罷了。我明知他在外面偷食,但每次我都裝作若無其事,第二天醒來又繼續做個幸福太太。有次工人向我暗示我老公曾帶女人回家,我一氣之下還把工人炒了。」我建議Alison立即重金聘回那位工人在家守門口。

    人生不可能完美,so what?至少我沒有欺騙自己。My life is better than dream,because it’s real。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無庫存之港版書籍,將需向海外調貨,平均作業時間約3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縮短等待時間,建議您將港書與一般繁體書籍分開下單,以獲得最快的取貨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