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7
碧血紅妝(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2元
定  價:NT$192元
優惠價: 6114
可得紅利積點:3 點

庫存:7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女扮男裝的將軍易鳳歌,與雲國皇帝慕容雲翔同生共死十三年。在慕容雲翔神志不清的情況下,兩人發生了性關係,易鳳歌因此懷孕,卻依然不洩露女子身份。慕容雲翔懷疑易鳳歌有謀逆之心,易鳳歌刳腹產子,跳崖自盡。慕容雲翔非常後悔,宰相關之洲回憶起與易鳳歌交往的點點滴滴,陷入痛苦之中。兩年後易鳳歌醒來,身體還未曾恢復,就遇上叛軍作亂。易鳳歌化名易冷香,冒充自己,帶領鄉兵進京勤王。在戰役中,易鳳歌對關之洲產生了朦朧的感情。易鳳歌重返邊疆,皇帝的叔父慕容傲天利用慕容雲翔對易鳳歌的感情,設下重重陰謀,要絞殺易鳳歌。得知消息的關之洲千里賓士報訊,卻遲了一步。而與此同時,慕容傲天發動宮廷政變,皇帝與易鳳歌的兒子,都陷入危難之中……
雁無痕:原名陳慧燕。12年12月由魅麗文化出版言情小說《夫水難收》,銷售良好。另有作品《千工床》獲得2013年互聯網文化季長篇小說類大獎,已經與某影視公司達成影視改編協定。自2006年以來,已經在網路上發表小說五十萬字,現擔任寧波市網路作家協會副主席職務。
跌宕起伏的情節和故事架構,在作者娓娓道來的文字中,能夠讓讀者讀下來手不釋卷,總想看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情節設置非常連貫。人物之間的鬥智鬥勇與愛情始終是古言小說的主題,這本書別樣而細膩的語言風格不同于其他古言。宮廷內的衝突與無奈,人物之間的糾葛與鬥智鬥勇,讓女主的命運跌宕起伏,很有看點。
楔子
刳腹取子
當年舊事
三軍動亂
將軍遺命
勸汝重歸
芳草重綠
叛軍攻城
隨我出城
三箭連珠
糾纏進京
遙遙一眼
懸崖底下
今日重逢
鳳簫聲動
之洲相責
殺汝祭旗
為我遮擋
情如敝衣
國宴天驚
君王失態
逼汝抉擇
再返邊疆
讓君百里
為君下廚
欠君一命
與君相絕
劇王之謀
之洲抉擇
夜劫天牢
一字長蛇
繩套收攏
十面埋伏
軍神已死
圖窮匕見
將軍歸來
碎心一箭
君臣相訣
天下無戰
北蒙山。綿延巍峨的山脈逶迤在雲霞之間。挺拔的古木遮天蔽日,千仞的懸崖欲傾欲頹。古木下傳來啁啁的鳥鳴,還有知了不知疲倦的鳴叫。一切都像是沉浸在亙古的寂寞裡。如果不是靠著樹幹的那個人,北蒙山也許會繼續籠罩在這一片安靜與冷清裡。
  然而,那個人將這一切都改變了。那是一個身著盔甲的將軍。只不過,渾身都是血跡斑斑,認不出盔甲的本色了。他靠著樹幹坐著,粗重的喘息聲,驚起了樹上的飛鳥。不遠處還有一匹馬,正啃著野草。不過一邊啃著野草,一邊卻是呼哧呼哧噴著白沫。邊上的從人,忙著給他包紮手臂上的傷口。將軍縮回手,苦笑道:“算了,血已經止住了。”正在這時,兩人的臉色都是一變。遠處馬蹄聲隱隱,正朝著這個方向而來。從人從地上一躍而起,說道:“公子,快走!”就要去牽馬。
  將軍沒有站起,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反正也逃不過……”從懷中取出一樣東西,交給從人,說道:“輕塵,你還有些力氣,你騎馬走。追風駒神駿,只帶你一個,定然能逃脫!我留下,攔住他們!”輕塵大悲,說道:“公子,你走!我留下,攔住他們……不管怎樣,輕塵一定要保住公子的性命!”將軍一笑,說道:“你攔住他們?你攔得住嗎?他們想要的是我,看見你攔著,不會從你身邊繞過去?”輕塵說不出話來,只哭道:“公子!你身子……你就不為孩子想想……”將軍搖頭,說道:“輕塵,你不要有妄想,帝皇之家,沒有夫妻,沒有父子。他投生我家,是他的不幸,也是他的命運。現在死與將來死,其實並沒有多少區別,何況還少很多痛苦?”將手中的東西塞給輕塵,說道:“記住我的話,將東西交給周晗將軍!”
  “不……”輕塵大哭,“要吩咐周將軍,你自己去吩咐去!我不幹!”“易輕塵!”將軍臉色驀然變色,說道:“求你這麼一點小事都不肯做嗎?你陪著我死又有何益?你難道要逼我自戕在你面前?”嗖地一聲,利劍已經抽出,將軍將劍鋒對準了自己的咽喉:“你,走還是不走?”輕塵大哭,跪倒,接過將軍手中的東西,飛身上馬,絕塵而去。將軍看著輕塵去遠,悠悠的歎息了一聲,順手折下了一支樹枝做拐杖,一瘸一拐的往山上走去。  
  山嶺逶迤,山嶺的後面是一條大江。現在正是夏天漲水季節,洶湧的波濤聲透過重重岩石,一直傳遞到山嶺的這一邊。一縷簫聲,夾雜在重重波濤之間,倔強的鑽出來,如同一棵雪地裡的小草,倔強的在北風中搖曳著那細弱的身姿。那簫聲裡,竟然有著潑天的豪氣!軒轅秦風知道,那是易將軍的簫聲——易將軍愛簫,那是雲國上下都知道的秘密。
  眉峰不自覺的皺了一下,一點錐心的痛楚湧上來——軒轅秦風下令:“易將軍就在山上,上山!”易將軍果然在山上。易鳳歌站在懸崖邊上,靠著一塊山石站著。那支已經發黃的竹簫就擱在山石上。竹簫旁邊是易鳳歌的手,有些浮腫的手。山風獵獵,幾縷散落的髮絲卷起,掠過他那有些憔悴的面容。雖然憔悴,依然英挺。
  那眼睛裡是鋒芒似乎永遠也不會被磨鈍。站在那裡的身影,依然像一把劍,一把新發硎的寶劍。他的身材有些臃腫,但是無損他那英雄的氣度——是的,英雄的氣度!一群士兵呈扇形圍住——然而,還有二十丈,卻都不敢上前了。天神一般的敬畏,已經深深的植根在心底。軒轅秦風看著那個身影——那個身影,曾經是雲國的天神。那個身影,曾經製造了三個月內連拔敵國十三城的神話。他的鐵龍騎,已經成為了一個傳奇,一個不敗的傳奇。即使在蘇國五十萬大軍壓陣的時候,逃難的百姓依然在路上相互鼓勵說:“不怕,我們有鐵龍騎!”即使到了今天,民間依然在傳唱——傳唱英雄的故事,傳唱易將軍與雲國皇帝慕容雲翔君臣相知的故事。將軍臨危受命,皇帝誓死不負——這個故事,還會一代一代傳下去,易將軍的故事,還會成為一代一代的傳奇。
  只是現在,自己卻已經將易將軍逼入了絕境。軒轅秦風不能再想什麼——再想下去,劇烈的痛苦會將他撕裂。十多年了,那個人一直是自己的天神,自己仰望追尋的天神。十多年來,自己從來也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會與他兵戈相見,而且,自己會帶人將他逼入絕境!易鳳歌站著,冰冷的目光裡,竟然隱約有些笑意:“軒轅將軍,你終於追上了。”“易將軍!……”軒轅秦風說話竟然有些結巴,“皇上其實沒有殺將軍之心……只要將軍將兵符遞上……”“慕容雲翔沒有殺我之心……”易鳳歌的笑容竟然漸漸明朗起來,“是的,我也相信,他沒有殺我之心。”“將軍!”軒轅秦風大喜,說道:“請隨末將回去,末將就是拼了性命不要,也要保住將軍安全!”“可是,我卻沒有其他選擇了。”易鳳歌繼續笑,笑容裡竟然有些憐憫,“軒轅將軍,北蒙山風光秀麗,做我的埋骨之所,也算不錯,是也不是?”“將軍!為何如此執拗!”軒轅秦風不知如何是好,突然跪下,大哭。
  “皇上,為何如此執拗!”宮裝美婦跪倒在皇帝面前,大哭。慕容雲翔伸手將美婦拉起,說道:“袖子!朕並不想為難他,朕也沒有殺他之心——只是現在眾口鑠金,朕只是想要將他召回京城,問個仔細而已——你又不是不知道,朕與他是十三年的交情了……”風盈袖跪倒不起,哭道:“皇上!他對皇上,是一片忠誠!皇上這樣一道聖旨,將他的心都潑冷了啊……鳳歌向來是偏激的性子,皇上……”哭泣哽咽,聲不成聲了。慕容雲翔突然暴怒起來,說道:“他的性子,他的性子!他的性子,朕比你清楚!你給朕起來……朕坐在這個位置上,不能光考慮他一個人的感受,朕必須考慮的是,國家,朝廷,國法!國法不能為一個人而廢,這個道理,你也知道,他也知道!”風盈袖道:“皇上!您……想想十三年前吧,他還是一個孩子,就已經效忠與你!您能不能看在十三年前舊事的份上,饒他一回!”“十三年前!”慕容雲翔厲聲道:“不要與我說什麼十三年前的事情!”思緒卻在一瞬間回到了過去……整個皇宮都是大火,到處都是宮女太監的悲號聲。風聲火聲兵戈聲,聲聲亂耳;刀影劍影殺戮影,影影驚心。處處都是屍體,連花園也不例外。瑟縮在一樹花叢下,慕容雲翔是如此恐懼,恐懼得忘記了自己是誰。
  慕容雲翔很幸運。他是皇帝的第九子,一個不起眼的宮女所生。皇兄們向來不注意他。叛亂的二哥殺了一群兄弟,卻惟獨忘記了他。一切終於平靜下來了,慕容雲翔才跌跌撞撞跑出了皇宮。那時,皇宮的守衛還是一片混亂,沒有人注意到一個穿著太監衣服小孩子悄悄混出門去。沒有想到,還沒有走出京城,他就已經餓昏在街頭。等慕容雲翔醒來的時候,看見的是一個面容清秀的小小少年。他趴在自己的床沿,好奇的眼睛打量著自己:“你醒來了?”聲音裡包含著善意,一邊說著,一邊遞上一個黑乎乎的玉米麵窩窩頭。慕容雲翔沒有接,“這是哪裡?你是誰?”他的聲音是如此驚恐,才從虎口逃生出來的孩子,自然對一切都異常警惕,即使對方是一個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孩子。“我姓易,叫易鳳歌。”易鳳歌臉上是一片驕傲,“這是我家,我一個人的家。
  ”慕容雲翔才注意到,這是一個小小的窯洞,簡陋無比,也昏暗無比。不過,家卻收拾得很整潔。值得讓人注意的是,屋裡居然有一堆書,一堆舊書,那數量,居然比五哥的書房裡的書還要多!“你都看過了嗎?”慕容雲翔忍不住問。書是奢侈品,很多人家都買不起!“我靠淘書掙錢。”易鳳歌見慕容雲翔注意到了書,忍不住驕傲的介紹,“很多富貴人家的兒子不愛書,一輩子也不看書。我用低價將書買了來,再高價賣給需要的人……嗯,當然,順帶,我自己也要看一看,順帶確定一下價格。”“你一個人做?”慕容雲翔問,“大人會賴帳,還有……這麼多書,說不定有人搶劫。”“不怕。”易鳳歌仰起頭,一臉的自豪,“做這個生意的爺爺留給我很多書,其中有練武的……我打得過他們。曾經有一個無賴秀才要賴我的書,被我打成了一個豬頭。我一個人,一點也不怕……換成是你,一定會怕的,是不是?”“你一個人,一點也不怕……我一個人,也不怕。你看,我一個人從皇城裡跑出來。”慕容雲翔忘記了方才的恐懼,只想向新交的朋友炫耀。“你從皇城裡出來?你一點也不怕?”易鳳歌驚訝的說,“那裡邊,聽說死了很多人……”“我母親死了,青姐姐死了,紅姑姑死了……”慕容雲翔聽到“死”字,不由想起了很多親人來……他終於哭了。“我的父親也死了……母親也死了,只剩下爺爺,現在爺爺也死了……該死的大人,他們為什麼要打仗?
  ”易鳳歌為慕容雲翔擦著眼淚,卻將自己的眼淚落在慕容雲翔的臉上,兩人的眼淚彙聚在一起,再也分不清是誰的眼淚……兩個小孩,抱在了一起。“我要這個世界上,不再有戰爭!”慕容雲翔對著易鳳歌,發下了這輩子的第一個誓言。“我也要這個世界上,不再有戰爭……誰如果要打仗,我就先殺了他!”易鳳歌對著慕容雲翔,也發下了他的誓言……故事就這樣開始了。十三年了,易鳳歌盡心竭力的輔佐慕容雲翔,慕容雲翔也全心全意信任易鳳歌。十三年攜手並進,十三年同生共死,十三年的故事,足夠成為唱書老人口中五百萬字的傳說!然而——易鳳歌漸漸恃寵而驕。禦史說他在禦街打馬、搶奪民宅,言官說他軍中飲酒、擅發軍餉。
  自己也曾疾言厲色警告,他卻不過笑笑而已。最緊要的——他居然私自帶兵進蘇國!帶著五萬鐵龍騎,他進入了蘇國!更可笑的是,自己下詔書詢問這件事的時候,他只輕飄飄回答了一句:士兵需要歷練。士兵需要歷練——就歷練進了蘇國?這時候,一個居住在邊境的富商邛玉,千里迢迢,進京告狀。告的狀很簡單,就一句話:易鳳歌有自立之心,在邊境稱王稱霸,誅殺異己!慕容雲翔並不相信易鳳歌會有異心,但是這個指控讓整個朝廷震動——按照朝廷法度,他派人前往邊境,取易鳳歌回京……慕容雲翔相信,只要易鳳歌回京,真相終究會大白,自己與易鳳歌,也能恢復如初——再說,國家已經安定,天下已經太平。鳳歌實在沒有必要再在邊境呆下去了,那風霜會將他的肌膚凍得粗糙龜裂。慕容雲翔想起鳳歌的那張臉,那張既有女性的溫柔又有男性的剛毅的面孔。那張面孔……就該養護在京城,沒有多少風霜的地方。很多次,對著那張宜男宜女的面孔,慕容雲翔曾經有過無數旖旎的念頭,半夜時分,甚至成為了一個……春夢。只是沒有想到——真的沒有想到!已經來到半路的鳳歌聽聞了確切消息,居然逃走……一切都證實了邛玉的指控!慕容雲翔有些怨恨,有些憤怒。實在想不通鳳歌想要做什麼?而按照朝廷的法度,鳳歌的行為已經形同謀反。
  一切終於偏離了正軌……慕容雲翔所希望的正軌!只要抓住他——只要抓住他,我們之間一定要交心談一次……慕容雲翔發誓,在心裡發誓,朕與他之間,不能有任何誤會!只是,這是誤會嗎?一陣冷冷的風吹過,慕容雲翔聽見了自己心底的質問。手指在桌案上劃過,上面是兩摞奏摺,一摞很高,一摞很低。高的那摞是彈劾易鳳歌的,低的那摞,是勸說君王暫熄怒火,不要輕疑大臣的。所有的勸說都是戰戰兢兢,除了關之洲的那份。他居然說,願意用全家性命擔保,易鳳歌絕無二心,希望君王給易鳳歌時間,讓易鳳歌為君王掃清天下!全家性命擔保,全家性命!慕容雲翔冷笑起來,誰都知道,關之洲至今未婚,父母已逝,所謂的“全家”,人數其實有限!他……居然敢與朕玩這樣的文字遊戲!宰相關之洲,一份奏摺洋洋灑灑寫了一萬字,慕容雲翔拿起關之洲的奏摺,看了兩眼,突然之間發起怒來,抬高聲音道:“傳話給關之洲,讓他這幾天,就在家中養病罷!叫他想清楚,他……是朕的臣子,還是易鳳歌的臣子?”
  “軒轅秦風,起來!”易鳳歌的聲音是惱怒而嚴厲的,“你好歹也算是一個將軍!”軒轅秦風澀聲道:“請將軍不要為難末將!”“為難,為難……”易鳳歌微微苦笑,“我何嘗想要為難你……不過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我別無選擇!”軒轅秦風酸聲道:“將軍,皇上……”“十三年出生入死。十三年君臣相知。十三年,十三年才寫就了今天的傳奇!我再也想不通,十三年,為何敵不過輕輕一句謠言?只要再一年,再一年,我就可以將蘇國拿下,我就可以讓雲國三十年之內,再無兵災!可是,為什麼……連一年的時間都不給我?”易鳳歌目光掠過軒轅秦風,消失在茫茫天際:“大功無賞!我早就該明白這一點……兔死狗烹,鳥盡弓藏。
  只是,現在狡兔並未全死,飛鳥並未全部獵盡啊……”軒轅秦風道:“將軍,皇上並不是不念舊情的人……”“秦將軍,我想求你兩件事,行不行?”易鳳歌的目光在一群士兵臉上掠過,緩緩問道。軒轅秦風怔了一怔,說道:“只要不礙國法,末將力所能及,定然不辭。”“這些人,都是你的心腹吧——第一,保住我的真正身份,不要外傳。第二,幫我將孩子送進皇宮,送給皇上。皇上那點舊情,我不要了,但是這個孩子,總得有人將他養大……”軒轅秦風莫名其妙,說道:“將軍,你到底說什麼?”易鳳歌撫摸著自己的肚子:“你與我交往不多,看不出端倪。我肚子中的孩子,已經有了九個月。”“將軍,你是說……”“我是女子。”易鳳歌的笑容有些淒涼,“如果我進京,進大理寺,到時候獄中產子,身份定然洩露。皇上將成為天下的笑柄,雲國士兵士氣,也定然沮喪。
  所以,我不能進京……可是現在,現在,我如果不進京,不知會生出多少禍端來。”易鳳歌的聲音清清淡淡的,就像一盆忘記放鹽的小菜——然而,清清淡淡的一句話,卻是平地一聲驚雷!聽見這句話的士兵,面面相覷,大驚失色!軒轅秦風說不出話——面前這個人,告訴自己說:我是女子。——天似乎塌陷了,大地也似乎在瘋狂的旋轉。他——是女子?他,竟然是個她!那個帶著五百騎兵日夜兼程行走八百里救駕的人,是女子?那個帶著三千騎兵奔行兩千里,越過浩瀚沙漠奇襲匈奴巢穴的人,是女子?那個帶著兩萬鐵龍騎三個月內連下敵國十三城的人,是女子?腦子轟隆隆作響,再去看面前的將軍——易鳳歌站在,面上依然是一片平靜,嘴角甚至是一片溫和的微笑,似乎自己方才說的,是平常不過的事情,根本不是什麼驚天秘密!仔細看去,面前這個人,面目其實非常清秀。不過眼睛中的鋒芒,氣度裡的英挺,掩蓋了作為女性的細膩與溫柔。軒轅秦風想要說話,但是嘴唇發澀,發不出聲音。
  停了一會,才說道:“將軍,我不信……”易鳳歌搖了搖頭,說道:“我知道這事情天下沒有人相信……請轉告皇上,我已經吩咐下去,鐵龍騎絕對不會因為我的死而起叛逆——只是蘇國的事情,卻要拖延下去了。天下遺憾,莫過於此……”軒轅秦風想要說話,嘴唇動了動,卻不知說什麼好。易鳳歌轉過身,向一條岩石縫隙走去,軒轅秦風心“突”的一下,急忙叫道:“將軍!”易鳳歌笑了一笑,說道:“你在外面守著,剖腹取子,到底不雅……”軒轅秦風失聲道:“將軍!”後者已經走進了岩石縫隙,只聽見“哧”的一聲,盔甲紐帶已經扯斷,一身盔甲,落在了地上。軒轅秦風叫道:“將軍……不可……”撲進岩石縫。可是,遲了!
……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