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3
黑鳥湖畔的女巫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79221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本書特色 :
◎美國紐伯瑞文學獎金牌獎。
◎《時代雜誌》百大青少年小說。
◎經得起時代考驗的經典小說!
◎描述青少年對自我價、及歸屬的追尋,和對墨守成規的勇敢挑戰。
◎搭配翔實的歷史細節,完整勾勒出十七世紀新英格蘭的生活情形、清教徒與英國政府的政教衝突。

吉蒂隻身前往陌生的新英格蘭領土,投靠從未謀面的阿姨一家人。但她華美的衣服、新潮的思維,在當地保守的清教徒眼中,竟變成邪惡的象徵!她宛如一隻受困的活潑熱帶鳥,一心渴望解脫……直到在黑鳥湖畔遇見了女巫漢娜,迷惘的心才獲得安慰,但吉蒂也因此被指控為女巫!在社會壓力和忠於自我的掙扎中,吉蒂將如何證明她的清白?

作者簡介
伊莉莎白‧喬治‧斯匹爾 Elizabeth George Speare (1908-1994)
美國最受歡迎的百大兒童文學家,以歷史小說見長。一九○八年在麻州出生,成長環境鄰近平原和森林。終生居住的新英格蘭地區是她創作的靈感來源。
起初於雜誌上投稿寫家庭生活,直到在新英格蘭和康乃狄克的歷史資料中,尋獲創作歷史小說的素材。以《黑鳥湖畔的女巫》和《青銅弓》榮獲一九五九和一九六二年美國紐伯瑞金牌獎;《海貍的記號》獲紐伯瑞銀牌獎。一九八九年獲頒羅蘭•英格斯•懷特獎(Laura Ingalls Wilder Award),表彰她在兒童文學界的長期耕耘。

譯者簡介
趙永芬
畢業於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及東海外文系,曾任教於中國科技大學,目前專事翻譯及小說閱讀教學等工作。自翻譯以來已累積近百本作品,她最難忘的是路易斯‧薩奇爾的《洞》、《爛泥怪》(小魯)、奧立佛‧薩克斯的《火星上的人類學家》(天下)和史蒂芬‧金的《四季奇譚》(遠流)。她認為翻譯工作好比偵探,既要判斷作者的意圖,還得找出最貼切的文字表達出來,刺激又有趣。

封面繪者簡介 
王書曼
喜歡聽故事、讀故事,有時候也住在故事裡。喜愛旅行,途中蒐集陽光、老房子、被黑夜覆蓋的小山坡都被放在腦中保溫,等著孵化成奇幻美麗的夢。作品入選二○○六年、二○一五年義大利波隆納國際童書原畫展。

國外書評
「這本書能帶領讀者重返十七世紀的生活,很少有書可以刻畫得如此詳實。」《紐約先驅論壇報》
「深刻的劇情、生動的角色、引人入勝的氛圍,讓這本歷史小說脫穎而出。」美國圖書館協會《書單》雜誌

專家推薦
戀風草青少年書房店長 邱慕泥
優秀的文學作品,總是能讓讀者融入當時的時空脈絡,跟著故事的人物感受時代背景的苦難與悲傷。此書中的「女巫」元素,總是如影隨形地壓著讀者喘不過氣。讀者陪著吉蒂,一起對抗當時的社會氛圍、尋找出路。故事節奏緊湊,讀者肯定渴望一氣呵成讀完本書。
「要是沒有愛,逃到哪兒都得不到解脫。」可謂本書的註腳,解脫了吉蒂,也解脫了當時的
社會。這是一本值得和青少年,透過閱讀、討論、分享,一起進入十七世紀美洲的歷史小說。

悅讀學堂執行長 葛琦霞
文字彷彿被下了女巫的魔咒,一翻開此書,目光便難以離開。看著吉蒂在清教徒的阿姨家努力工作,尋找生存空間;看著她在威廉熱情的目光下,以為嫁給他便能擺脫困苦;也看著她投入大草原的懷抱,與傳說中的女巫成為好友……直到皆大歡喜的結局,才能讓人滿足地闔上書頁。
這本書有《小婦人》的影子,有美國歷史的紀錄,有人性的險惡,但也有生命的光輝,每一頁都牽動著讀者的心。青少年小說的推薦書單,怎麼能少這一本?它必然是要放在書架上最顯眼之處,隨手可拿起翻看,才能滿足對閱讀的渴望。

讀者好評
弘文中學國中部一年級/許瑋麟
《黑鳥湖畔的女巫》蘊含許多人生哲理,故事的靈魂人物:吉蒂、漢娜、乃德,串起本書的喜怒哀樂、愛恨情仇,讓人情不自禁想一氣呵成地讀完。
吉蒂個性直率,總是奮不顧身完成自己認為是對的事。她不顧阿姨一家人的反對及勸阻,一直去向漢娜傾吐心事。漢娜就如同吉蒂過世的爺爺,用「滿滿的愛與關懷」溫暖她初次來到威樂之地那份孤單的心,就像是我們受傷、難過時,家人會用愛來安慰我們。也因為愛的力量,讓吉蒂有勇氣去關懷小謹。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審判之日」的章節。只因為村民的胡說八道,害吉蒂被判死刑,正當她不安地等待宣判結果時,乃德竟帶著小謹來到法庭!雖然我沒有置身其中,但我能感受到吉蒂的緊張、害怕。但是,這種情況多麼不合乎情理!我無法想像類似的事會發生在現今的民主社會。
每個人都要學習去愛他人,不該對他人有偏見、芥蒂。書中,威樂之地的居民一直對漢娜有刻板印象,但她卻心地善良、樂於助人;即使居民對她懷有猜忌且避之唯恐不及,漢娜還是伸出雙手,讓吉蒂、小僅有溫暖的避風港。
    漢娜敞開心胸關懷吉蒂、小謹,實在令人佩服,值得現今的我們學習。

大雅國中一年級/張葳葳
    女主角吉蒂相當有個性,喜歡追根究底。她喜歡親自去查證別人所說的事,當大家說漢娜是女巫時,她就決定要拜訪漢娜以確認事實。如果她是現在的學生,可能會變成學務處的常客、教官和老師眼中的頭痛人物,還可能被記滿三支大過吧!不過,這樣的個性適合當科學家、偵探,挖掘出被忽略的真相,為社會帶來創新。
    相較於吉蒂,約翰是個缺乏主見的人。當巴克里牧師說這個政黨好,他就說這個好;莫修稱讚那個政黨,他也跟著附和。他沒有自己的看法,只會盲從。這讓我想到獸類與鳥類的寓言故事:牆頭草的蝙蝠看哪方得勢,就說自己是哪方的人馬,結果最後只得到兩頭空。
    重感情的威廉是個療癒心靈的高手,他跟吉蒂分手不久後,便迅速修復好心靈的傷口,重新出發,所以他才有機會和茱迪交往,最後結為夫妻。人的一生中難免會有很多挫折,如何讓自己不被這些挫折打倒並重新站起來,是很重要的功課!
    中世紀的歐洲有審判女巫的陋習,用現代眼光來看,知道那是對女性不平等的對待,但是身處那個時空的人們無法看清。所以遇到事情不但要學習吉蒂努力探究真相的精神,也要把自己抽離事件之外,用第三者的眼光看待事情,才會發現意料之外的驚奇與真實。
豐陽國中二年級/朱婕如
故事背景是十七世紀後半,正逢英國國教和嚴守聖經教訓的清教徒衝突。第一次看完此書,我只掌握了情節,但不清楚清教徒是什麼。後來分段細看、查詢相關資料,才明白吉蒂因為宗教因素,難以融入當地生活圈。
教派有很大的影響力,但也因此常出現偏見。故事裡,部分的清教徒對其他教派的追隨者懷有偏見,或許是因為這樣的偏見,讓他們看不見吉蒂的優點。
我想兩個教派的成立都是出於良善的信仰,但因為一些信徒思想扭曲,彼此變得水火不融。吉蒂和清教徒格格不入,而感到特別沮喪,直到她遇上「女巫」,才變得開朗,女巫還告訴她:看似不可能的事也要嘗試看看,只有試過才有成功的機會!
我們常會懷疑自己做的事不可能成功,一旦判斷出失敗機率大於成功之後,就會想放棄。事情的成功或失敗都是付出後的結果,但如果沒有先種下苗,又怎麼能採收成果呢?

導讀 
東吳大學英文系教授 王安琪

《黑鳥湖畔的女巫》一九五八年由伊莉莎白‧喬治‧斯匹爾撰寫,她參照翔實的歷史資料,以生動的筆觸描寫一位十六歲的少女勇於戳破大人世界的宗教狂熱和矛盾謬誤。此書的出版深具歷史文化與地理環境意義,更蘊含跨越時代的勇氣,啟發當今讀者。
女主角吉蒂出身於英屬殖民地巴貝多群島的貴族階層,享受錦衣玉食、奴僕服侍,但祖父的去世,迫使她解散莊園、賣地還債,單身匹馬地到康乃狄克殖民區投奔阿姨和姨丈。胼手胝足的在地生活和社區居民的保守心態,曾讓吉蒂飽受挫折,屢遭誤會,卻也因此展現出她適應環境的能力和明辨是非的精神,而她秉持人性本善的信念,終於克服萬難,贏得居民信任。
閱讀過程中,我們處處為吉蒂捏一把冷汗,不僅新英格蘭殖民地區的窮鄉僻壤令人窒息,勉強溫飽的生活困境造就人情淡薄,清教徒禁欲寡歡的傳統讓人活在「原罪」陰影下,過度嚴謹的道德標準和娛樂調劑的欠缺更使人僵化無趣,心有千千結的人不在少數。我們很難想像竟有母親堅持女兒才智淺薄,不值得栽培,但那正是當時對女孩養育的規範:「女子無才便是德」。也因此吉蒂剛抵達殖民區時,居民大多對她心懷嫉妒,看不慣她的開朗樂觀、美麗富裕、飽讀詩書。
故事背景是十七世紀後期美國殖民時期,新英格蘭地區的康乃狄克。距離清教徒在一六二○年乘坐「五月花號」到北美洲只有六十多年,仍舊是宗教極端嚴謹、民風至為保守的時期。讀者可感覺到書中禮教當道的氣氛,有人強迫別人接受自己的宗教觀念,假宗教之名,行暴力之實,並捕風捉影、任意栽贓,指稱他人是巫婆。反諷的是,當年清教徒逃避英國宗教迫害而移民北美洲,希望建立「新迦南」的理想國,就是為了要實踐「照自己的方式信仰上帝」,可實際上卻逼著別人也照自己的方式信仰上帝,自命清高、目空一切,甚至自欺欺人。書中充斥各式各樣這類人士,他們拿著道德、宗教的雞毛當令箭,囂張地頤指氣使並霸凌他人。
故事情節讓人聯想發生在一六九二年,美國歷史上惡名昭彰的「塞冷鎮女巫審判事件」。位於波士頓北方的塞冷鎮有十九位人士(正確人數眾說紛紜,但多數是知書達禮的年輕女性),被誣告從事巫術行為,在獵捕審判之後,被綁在火刑柱上活活燒死,事後卻證明他們是冤枉的。「獵巫」(witch-hunt)一詞因而泛指「根據不實證據搜捕異議份子而進行嚴密調查和迫害」。十九世紀著名作家霍桑的祖先就是當年審判法官之一,他深以為恥,於一八五○年出版了《紅字》,書中對清教徒意識型態做了深入完整的文化批判。
《黑鳥湖畔的女巫》的漢娜其實也並非女巫,她反而是「自然神論」的前衛先驅,美國從早年「政教合一」以宗教立國,過渡到後來「政教分離」以民主立國,期間最大的突破就是從「神本主義」轉到「人本主義」,從篤信聖經的「唯一神權論」,進步到相信宇宙萬物皆有神的「自然神論」。認為上帝創造宇宙萬物之後,便不再操控祂所創造的世界和人類,但宇宙是如此井然有序的體系,驗證背後必定有個超然的造物主,所以觀察周遭自然界的萬物,就可見證上帝的恩典及萬物存在的意義。漢娜倘佯森林湖畔,與大自然和諧共存,其實體現了最理想的生活方式。
書中最重要的兩名女性—避隱山林、親近大自然的漢娜,和來自中美洲他鄉的吉蒂—都是不受當地宗教狂熱汙染的化外人士,也因而能夠保有清純自我,以旁觀者的客觀態度,審視執迷者的咄咄逼人。雖然吉蒂被指控以巫術招來厄運和瘟疫,但憑藉明理和智慧的態度,吉蒂勇於追求自我價值,拯救了自己,也拯救了漢娜。對照新英格蘭清教徒的歷史情境,此書別具「承先啟後」的特殊意義;對照現代女性主義意識,書中角色也別有「女性啟蒙」的另類風味。
導讀/王安琪
聽聽他們怎麼讚美這本書/邱慕泥、葛琦霞
1初抵新大陸
2.威樂之地
3瑞秋阿姨一家人
4新生活
5清教徒的聚會
6牧師來訪
7男士的追求
8黑鳥湖畔的女巫
9教書闖禍
10不期而遇
11小訪客
12屋頂上的交談
13錯誤的配對
14海豚號進港
15特許狀風波
16心中的迷惘
17搜捕女巫
18身陷囹圄
19審判之日
20最冷的冬天
21重逢
抵新大陸

西元一六八七年四月中旬的一個早晨,雙桅船海豚號離開公海,輕快地穿越海峽,來到寬闊的康乃狄克河口,然後進入賽布克港。打從天亮開始,吉蒂‧泰勒就站在前艙甲板的欄杆旁邊,熱切地望著五個星期以來第一次見到的陸地。
「那邊就是康乃狄克殖民區,」有人在她耳邊說道,「你可走了好長一段路才見到它呢!」
她抬頭看了看,感覺有點受寵若驚。在漫長的旅途中,船長的兒子乃德‧伊頓只對她說過寥寥幾句話,不過她倒是常常注意他。他那瘦長結實的身子,能輕而易舉地兩手交換著爬上纜索,並且頂著他那被太陽曬得褪色的淺茶色頭髮,埋頭整理著繩圈。乃德是船上的大副,不過,他母親都管他叫阿德。這會兒他離得這麼近,她才赫然發現,雖然他看上去很瘦,可是她的頭頂,幾乎才剛剛到他的肩頭。
「你覺得怎麼樣?」他問。
吉蒂遲疑了,她不願意承認自己看見美洲的第一眼,竟是如此失望。眼前只見灰撲撲的港口,和四周荒涼的海岸,這怎麼能跟她的家鄉——巴貝多島那鑲著閃亮的綠邊兒和白邊兒的藍綠色海灣相比?那面朝著河的土城牆又禿又醜,城牆裡盡是些普普通通、木頭盒子似的房屋,她看著覺得沮喪極了。
「那就是威樂之地嗎?」她反問道。
「噢,不是,威樂之地還要再往上游一點。這裡是賽布克港,我們的家,我父親的船塢就在碼頭後面。」
她約莫認出一排不起眼的小木屋,又見到新砍的粗木柴閃過眼前。她露出微笑,鬆了一口氣。好在這個陰沉的地方不是她的目的地,威樂之地一定比較吸引人吧!
「今年我們走得算是快的,」乃德繼續說著。「但這段航程很美好,是不是?」
「是啊!」她說,眼睛閃閃發亮。「不過我還是很高興快走完了。」
「沒錯,」他同意道,「其實我自個兒也老是搞不清,到底是出海好還是回航好。你以前坐過船嗎?」
「我從小就坐小帆船,從一個島航行到另一個島。」
他點點頭,「怪不得你平衡感那麼好。」
原來他注意到了!她覺得好驕傲,證明了自己是個天生的水手。旅途中,她可沒像別的乘客那樣,又是呻吟,又是嘔吐的。
「而且你也不怕鹹鹹的海風,至少你不常待在下面的船艙裡。」
「我可不願待在那兒。」她笑著說。他以為有人喜歡待在悶不通風的船艙裡嗎?要是她在訂船票以前,就知道貨艙裡的糖蜜和糖,是用康乃狄克殖民區的馬換來的,而大西洋的海風,怎麼也吹不散馬匹留下的那股令人受不了的臭味的話,會不會還有勇氣搭船呢?
「所以我才最討厭那一場暴風雨,」吉蒂說,「關在船艙整整四天,連舷窗都拉上了。」
「你怕不怕?」
「怕死了!尤其是船豎起來,水從艙門底下滲進來的時候。現在想想,那算是我碰到過最刺激的事了,說什麼也不願意錯過。」
乃德的臉因為欽慕而亮了起來,不過他欽慕的是這艘船。「海豚號真是一艘堅固的船,」他說,「從前許多更險惡的狀況,它都撐過來了。」他用愛憐的眼光望著高高的船帆。
「出了什麼事啊?」吉蒂問。她注意到甲板上突然活躍起來,四名身穿藍色外套、頭紮漂亮方巾的健壯水手匆忙趕到前面去操作起錨機。換了一身體面藍色大衣的伊頓船長正在後甲板上大聲發號施令。
「我們要停在這裡嗎?」
「有些旅客在這裡上岸,」乃德解釋道,「我們要補充食物和水,好再往上游走。但我們錯過了漲潮,西風又吹得太猛,沒辦法登陸,只好在這兒下錨,再划大艇上岸,也就是說我最好去看看槳了。」他一溜煙走了,身手輕快且自信十足。他跳躍的步伐,正好跟他眼睛裡的笑意相配。
吉蒂看見船長太太也站在要上岸的旅客當中,心裡吃了一驚。這麼快就得和伊頓太太說再見了嗎?由於她們是海豚號上僅有的兩個女人,再加上伊頓太太既友善又親切,兩人因此變得特別親暱。這會兒伊頓太太看見吉蒂的眼神,便急忙朝她走來。
吉蒂憂愁地打著招呼,「伊頓太太,你要下船啦?」
「是啊,我不是告訴過你,我們會在賽布克港分手嗎?孩子,別難過,這兒離威樂之地不遠,我們會再見面的。」
「我還以為海豚號就是你的家呢!」
「冬天我們航向西印度群島的時候,我才住在海豚號上。賽布克是我出生的地方,一到春天,我就掛念著我的房子和花園,而且夏天的航程太單調了,只在這條河上來來往往,我還一直沒敢跟我丈夫說好無聊呢。所以我就待在家裡種菜紡紗,像個真正的家庭主婦。等到十一月的時候,海豚號開向巴貝多島,我就收拾好一切跟他走。這種生活真不錯,最美妙的就是能在春天回家。」
吉蒂再看一眼荒涼的海岸,她可看不出這個地方有什麼可以讓人眼中閃著期待的光芒。會不會有什麼吸引人的東西是從港口這裡看不到的?於是她情不自禁地衝口而出,「我跟你一塊上岸好嗎?」她懇求著,「我知道自己好傻氣,但這輩子第一次離美洲這麼近……真忍不住想一腳踩上去!」
「吉蒂,多孩子氣呀!」伊頓太太微笑道,「有時候真難想像你都十六歲啦!」她徵求先生的同意,只見伊頓船長蹙著眉,看看女孩被海風吹紅的臉頰,和一對閃亮的眼睛,這才聳聳肩膀,算是答應了。吉蒂撩起笨重的裙子,爬下搖晃的樓梯時,大艇上的男人都禮貌地把行李靠攏,讓個空位給她。大艇划開海豚號的船身那當兒,她的心情有如港口的白浪一樣上上下下。
不一會兒,船頭便擦上了岸邊的木樁,乃德一下子跳上了岸,抓住了錨鏈。他走過去接母親,然後又穩穩地伸出一隻手攙吉蒂下船。
吉蒂一跳就越過船邊,雙腳踩上美洲的土地。她深吸一口氣,嗅到鹽分和臭魚的味道,接著東張西望地想找人分享她的興奮之情,可是大家都把她忘了。碼頭上有一群男人和小孩鬧哄哄地圍住了伊頓家三口,她聽見大家忙著探聽過去幾個月的大小消息,其他旅客匆匆沿著碼頭走到後面的泥土路上。附近只有三個衣著破舊的女人,可她實在按捺不住滿心的熱切,對她們露出微笑,打算聊幾句,只是她們強烈好奇的眼光,讓她打消了這個念頭。她抬起一隻手心虛地摸著一頭亂糟糟的棕色鬈髮。自己八成是一副狼狽相!沒戴手套,沒套髮網,一張臉被幾個星期以來鹹鹹的海風吹得又紅又粗。但她們怎麼可以這樣沒禮貌地瞪著她呀!她拉起大紅色斗篷的帽子轉頭走開了。對吉蒂來說,尷尬是一種全新的感覺。在故鄉的島上,可沒人敢這麼盯著法蘭西斯‧泰勒爵士的孫女!
更糟的是,連美洲的土地都好像有些不太對勁。她才剛剛往前走,碼頭就往上翹起來,讓她覺得有些頭重腳輕,還好一隻手及時抓住了她的胳膊。
「站穩了!」一個聲音警告著,「你的腳還沒習慣陸地呢!」乃德藍色的眼睛笑望著她。
「再過一會兒就好了。」乃德的母親向她保證,「好吉蒂,我真不願意丟下你一個人。你確定你阿姨會在威樂之地等你嗎?聽說有位克爾夫太太要上船,我會請她多照顧__你。」說完她快快握一下吉蒂的手才走了。乃德輕鬆地扛著行李箱隨母親走上窄窄的泥土路。吉蒂心想:那些奇怪的小木盒屋子中,哪一個才是他們的家呢?
她回頭望見水手們把糧食搬上大艇,心裡已經後悔這次冒冒失失上岸的舉動了。冷冷的賽布克港根本不歡迎她。船長終於請大家返回船上的時候,她才滿心感激地回到船上,發現往上游的航程多了四位新的乘客,一位衣服老舊、長相陰鬱的男人帶著妻子和女兒,他們那瘦巴巴的女兒緊緊抓住一個木頭玩具。還有一位瘦瘦高高的年輕人,他有一張蒼白的長臉,黑色的寬邊帽下面,是及肩的直髮。船長往船尾的位置一站,連介紹也免了,水手們早已做好操槳的準備。接著沿泥土路跑回來的乃德解開了繫船的繩索,趁他們划離碼頭的當下,手腳俐落地跳上船。
船划出一半時,小女孩突然發出一聲淒厲的哭叫,大家還來不及阻止,小女孩已經跪在船邊晃來晃去,看來危險極了。她的母親向前抓住她的毛外套,用力把她拖回來,又狠狠打了她一個巴掌。
「媽,娃娃掉啦!」孩子哭著說,「爺爺替我做的娃娃呀!」
吉蒂看到那個小木頭娃娃,兩隻胳膊直挺挺地伸向空中,可憐兮兮地漂浮在幾公尺外的河水裡。
「丟人哪你!」那個女人叫嚷著,「吵著要玩具,爺爺好不容易做好了,剛剛拿到手,你就搞丟了!」
「我把娃娃舉起來看船!媽,求你拿回來,求求你!我再也不弄丟了!」
那木頭娃娃越漂越遠,彷彿是海上一根沒用的樹枝。船上沒人動一下,也沒人去注意。吉蒂可沉不住氣了。
「船長,划回去!」她衝動地命令道,「那很容易撿回來的。」
船長連瞧也不瞧她一眼。吉蒂從來沒被不理睬過,她可火大啦!聽著小女孩微弱的哭泣聲又被一巴掌打得安靜下來,她更是氣得冒煙。一秒鐘也沒考慮的她馬上採取了行動。鞋子一踢,毛斗篷一脫,她縱身從船邊跳下了水。
河水的冰冷令她大吃一驚,差點失去知覺。等她的頭伸出水面,簡直凍得沒了氣。
過了茫然的一秒鐘以後,她看見漂浮的木塊,就本能地往那兒游過去,使血液重新流動起來。抓住娃娃以後,她才留意到另外一個落水的聲音,於是她轉過身,見到乃德正在她身邊游著,一副笨拙的打水動作。等她游過乃德身旁時,實在忍不住大笑。她比他更早游到船邊,感覺非常得意。船長彎腰把她拉回船上,乃德跟著上了船。
「好冷的水!」她喘著氣,「想不到會這麼冷!」__她把頭髮往後攏,雙頰泛著紅光。可是一看見大家的臉,她的笑容不見了。大家的表情充滿了驚愕、恐懼和憤怒,連乃德那張年輕的臉,都因為盛怒而陰沉下來。
「你八成是個瘋子,」那位母親惡狠狠地說,「就這麼跳進河裡,糟蹋了這身漂亮衣服!」
吉蒂一甩頭,說道,「衣服算什麼!反正待會兒會乾嘛!而且我的衣服多的是。」
「那你也該替別人想想啊!」乃德大吼著,他拉一拉溼答答的褲子,說道,「我就身上這麼一件。」
吉蒂的眼睛閃著亮光,「你幹麼要跳呢?根本不必嘛!」
「早知道你會游泳,」乃德頂回去,「我就不會跳了。」
「游泳?」吉蒂睜大了眼,口氣帶著諷刺,「我剛會走路,爺爺就教我游泳了。」
大夥瞪著她,一副很懷疑的樣子,彷彿她在大家眼前長出了魚尾巴和魚鰭。這些人是怎麼啦?划槳人更加賣力地搖起槳來,沒有人作聲,不以為然的氣氛像朵烏雲,壓得這個溼淋淋的女孩渾身發抖,真是比四月的寒風還冷呢!她的興奮心情立刻掉到谷底,看來她又幹了一件蠢事。爺爺不知道叮嚀她多少次了,叫她做什麼之前先想清楚。大紅斗篷下的她縮緊膝蓋和手肘,忍住不讓牙齒冷得發起抖來。冰冷的海水紛紛從她一頭亂髮中滴落,一直滴到她的脖子。她倔強地望著每一張懷著敵意的臉,終於發現了一絲安慰。那位頭戴黑帽的新乘客嚴肅地望著她時,突然忍不住微微動了一下嘴角,他的眼裡充滿了溫暖和同情的笑意,使吉蒂不禁哽咽,於是趕忙調開目光。後來她看見小女孩仍靜靜地緊抓著她那溼透的木娃娃,用崇拜的眼光瞅著她。
兩小時以後,吉蒂換了一套綠色的絲質衣裳,把弄溼的衣服鋪在被陽光曬暖的甲板上。在這當兒,她眼角瞄到那頂大黑帽,一抬頭,就看到那位新乘客朝她走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