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楊照小說拾遺・壹:談一九四九年後的台灣小說
  • 楊照小說拾遺・壹:談一九四九年後的台灣小說

  • ISBN13:2733051015058
  • 出版社:趨勢教育基金會
  • 作者:楊照
  • 裝訂/頁數:盒裝/25頁
  • 附件:CD*6
  • 規格:18.7cm*14cm*3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5/12/21
定  價:NT$550元
優惠價: 9495
可得紅利積點:14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音檔

這些台灣曾經出版過的重要寶藏,如果被我們輕易的把他們放在那裏,不理會它們,那是我們現代讀書人的重大損失。  ~楊照

 

用聽的文學史 

以失物招領的心情,文學閱讀者的姿態,楊照為您精選6本不應被時代浪潮淹沒的長篇小說,帶您從文學角度重新認識台灣文學史,在字裡行間感受時代的激動。

本套有聲書精選五O、六O年代的長篇小說,它們的作者身處在一個極度壓抑、充滿秘密的社會裡,寫懷鄉的悲愴與矛盾、愛情的含蓄與背叛、青春的追求與幻滅,以及戰爭底下人性的殘酷與卑微。

楊照將帶領你我,從文學的角度看歷史,去探討那是一個什麼樣的時代與社會?當時的人關心什麼?又,在與作品的對話中,刺激我們思考:人是什麼?人的情感是什麼?人是如何過生活?以及人在生活環境當中,有什麼根本道理,至今依然存在。

 

楊照

本名李明駿,一九六三年生,台灣大學歷史系畢業,美國哈佛大學博士候選人。現任新匯流基金會董事長。身兼歷史學家、媒體人、樂評家、暢銷作家等身份。長期於「誠品講堂」、「敏隆講堂」、趨勢教育基金會「趨勢講堂」開設人文經典選讀與重新解讀中國歷史課程,於News98電台「一點照新聞」、教育電台「文學四季」擔任節目主持人。著作等身,近期作品包括:《尋路青春》《對照記》《我想遇見妳的人生》《想樂》《世界就像一隻小風車》等書,譯注《老人與海》。

Disc 1 談《荻村傳》 陳紀瀅(1951年)
Disc 2 談《蓮漪表妹》潘人木(1952年)
Disc 3 談《秧歌》張愛玲(1955年)
Disc 4 談《藍與黑》王藍(1958年)
Disc 5 談《心鎖》郭良蕙(1962年)
Disc 6 談《碧海青天夜夜心》姜貴(1964年)

台灣長篇小說的失物招領

 

怡蓁:提到楊照,我們常想到的是歷史學家、新聞從業者,同時也寫了很多樂評。但今天您要分享的卻是被很多人遺忘的長篇小說,為何挑選這樣的題材?

 

楊照:做為一位歷史工作者,總有一個特別的觀點,那就是「懷舊」。我們老是覺得舊的東西是有價值的,有一種挖掘和保留的衝動。我常常回頭想那些曾經存在但今天被遺忘的作品,我們是如何看待他們的?

 

要保留這些被遺忘的作品,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像陳芳明教授所寫的《台灣新文學史》,把這些作者、作品用文學史的描述留下來,這或許可以滿足做為一位歷史研究者的感受。但身為文學讀者,我們當然要讀作品,因此,對我來說,另外一種方式,應該要把這些作品「挖」回來,重新閱讀,並邀請更多人一起來重新閱讀、重新認識。

 

怡蓁:我感覺這件工作可能是有點挑戰性的,因為想分享的小說,基本上都是被現代人遺忘的。

 

楊照:對我來說,這倒是特別的樂趣,我把它形容為「失物招領」。我曾經在New Yorker雜誌上看過一篇以紐約中央車站失物招領處為主題的文章,並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你會感覺到,有些掉了未被領回的東西,都是主人不知道或不在意的,但其中,有的讓我們感動,覺得可惜。當我在看待台灣文學史時,常會有這種心情。有些作品像是被我們遺忘在失物招領處,不再有人看它,不再有人去管它,不再有人去領它們。而我就是有一點怪癖的人,喜歡到失物招領處去看一下,然後大聲的說,嘿!這裡有一些東西不能掉了就不管的。我大概是用這種心情,來跟大家介紹這些作品。

 

怡蓁:為什麼特別選長篇小說這樣的文體呢?

楊照:延續剛才的比喻,我曾在失物招領處看到有很多鑰匙,這令我感到訝異,年輕時,鑰匙是非常重要的隨身物品。我不瞭解為什麼掉了是可以不用撿回來的?從失物這個角度,我們可以感覺到在不同時代、不同社會中,生活重要性的選擇。

 

很無奈的社會現實是,台灣在戰後的幾十年有非常多優秀的小說作者都不是專業作家,必須要一邊工作,一邊在閒暇時,付出時間與成本,而甚至不一定領得到稿費。在這種狀況下,很難創作長篇小說。因此,相較於短篇小說的光彩,長篇小說更容易被遺忘。所以當我去看台灣文學史時,特別想替長篇小說打抱不平。它們有它們自己的成就跟光彩,不應該這樣被遺忘。

 

怡蓁:一九四九年之後,台灣的長篇小說很多。您是怎麼挑選書單的呢?

 

楊照:的確,此段時期的小說量遠比大部分人意識到的多,而且成就大大的被忽略了。因為篇幅的關係,我在選書時,大概遵照幾個標準:

第一,一位作家只能選一本,雖然有些作家好作品很多,例如朱西甯,我會介紹他的《旱魃》,可是他的《八二三注》是台灣戰後非常奇特的戰爭小說,精確的反映出在冷戰底下的一種戰爭狀況,寫法精采絕倫,但我只好放棄。

 

第二,作品必須對其時代有社會衝擊與社會基礎,也就是在剛出版時,必須有很多人閱讀。相對的,有些作品成就非常高,但即使在它的時代都是冷門小說,我就沒有選入。比如,我個人非常喜歡作家宋澤萊以本名廖偉竣寫的《紅樓舊事》,或者是七等生少有的長篇小說《消瘦的靈魂》,這些都是非常精彩的小說,但即使在當年都不是熱門小說,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力,我也就只好割愛。

 

第三,我盡量優先選今天大家不容易看到的小說。像是白先勇的《孽子》、鹿橋的《未央歌》絕對值得介紹,但因為它們至今還再版中,讀者很容易找得到,那也就不需要我去介紹,去把它撿回來。最後一個根本標準,就是這些書不僅寫得好,其中一些段落,也適合以有聲書方式念給大家聽,讓大家可以感受。

 

怡蓁:從一個史學家或台灣文學史的觀點來選擇長篇小說,果然比較不一樣。您看到這些小說在反共或抗戰議題的背後,其實也有作者自己心靈的寄託,而不是落於宣傳。

 

楊照:其實當這些作品被丟在那裏,大家並不覺得可惜,是因為後來所衍生的成見,有人認為它們是當年政治宣傳的作品。其實大部分丟掉它們的人,甚至連好好讀過一次的機會都沒有。如果能不帶成見的把作品看過一遍,會看到很不一樣的東西。

 

本次書單中,第一部要談的作品,是重要的反共小說:《荻村傳》,它的作者陳紀瀅曾參與國民黨文藝政策,因此被很多人認為是宣傳而不應該有任何價值。但當我們回頭去讀《荻村傳》時,會發現它是非常奇妙的作品。瞭解中國五四以降的文學傳統的人,不可能讀不出來,小說中的主人翁——傻常順兒的原型與背景是抄襲魯迅的阿Q,所以這是一部反共小說,但原型卻是左翼文學之神——魯迅最重要的作品。這就是文學的力量,一方面當他要反那個勢力的時候,他無可避免的被魯迅所影響,他認為拿魯迅的方式寫這樣的反諷,是指責共產主義跟共產黨最好的方法。

 

但是,如果我們把《荻村傳》跟《阿Q正傳》對照讀的時候,你會發現它又不是完全抄襲,魯迅是一個意念先行的作家,因此阿Q有很多的場景都有價值上的用意,沒有價值中立的片段。可是陳紀瀅畢竟是離開了家鄉,他把很多家鄉片段的場景,中立的放回到小說中,因此有非常多場景,是魯迅寫不出來的。當我再三從頭讀《荻村傳》,我覺得它不應該被用這種方式隨手丟掉。

 

怡蓁:每一位作家都希望自己的作品流傳得比自己生命還要久遠,我相信陳紀瀅一定很高興,相隔了五十年後,有您把他的作品從失物裡挖掘出來。

剛才您提到鄉野小說,像司馬中原、朱西甯這些小說家,我們以為他寫鄉野傳奇,把他當作是鬼怪、好玩的故事在讀,但您覺得他也是有寄情其中的。

 

楊照:其實這是司馬中原後來形象所造成的誤解,他早期的作品沒有那麼多的鬼怪,而是寫出中國小傳統鄉野的面貌。他比較以同情角度來看鄉野傳統的人物,把鄉野傳統當中的英雄塑造出來。例如他在《狂風沙》裡塑造了一個非常奇特的英雄——關八,那樣的一個英雄處在沒有秩序的鄉野中,他必須創造他自己的社會秩序,有一點像教父、黑手黨這樣,身處在陰暗地區的英雄,如何靠新秩序建立一種新的尊嚴。

 

另一方面,朱西甯則帶著現代文明的眼光,擅長挖掘出中國鄉野小傳統裡比較陰暗的部分。例如《破曉時分》寫的是在衙門裡,官員中大傳統與小傳統之間一個曖昧交界地帶。《旱魃》則寫中國傳統鄉野中的迷信,但這個迷信有非常奇特的力量,或者我喜歡用葉慈的詩 a terrible beauty is born來形容,在那個荒謬荒誕當中有一個奇特的美感。

目前播放:音檔1
1.音檔1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