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6
極光城不落之日
定  價:NT$270元
優惠價: 79213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6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游心晴和高哲楠,咫尺相近,偏偏碰面不相識。因為一次虛擬旅程,兩人千里相會。從遇見到約定,從相知到相惜,多番經歷,用心見證,構造不能磨滅的回憶;虛擬遊戲,道是人間有情。到了最後,兩顆迷途的心,能否在現實世界中找回對方?
心晴在電腦遊戲中意外消失,哲楠無處尋覓。心慌意亂之時,竟然被警方懷疑,和一宗女子謀殺案有關。與此同時,虛擬世界裏正在進行驚世陰謀,全球社會新秩序,即將改寫。
金鈴,香港作家聯會會員,英國皇家攝影學會會員。足跡超過一百城市;至今出版作品逾36本,在多份報章任專欄作家。
她熱愛文化,對推動旅遊一直不遺餘力,連續6年獲邀在香港旅遊展主講;曾任大學客席講師,出席多間電視台電台節目。
多本作品曾入選歷屆中學生好書龍虎榜及香港書獎候選名單;更獲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及香港公共圖書館推選的2011-2012年度「親炙作家」。
電郵:writesth@yahoo.com.hk
微博:http://weibo.com/writesth
FB:http://www.facebook.com/i.writesth

自序

終於來到這系列的尾聲。

奇妙旅情,本來是想寫五本,但游心晴和高哲楠之間,發展得比我原先想像中更微妙。寫了十多年,總覺得,作者起初賦予筆下人物生命;他們卻漸漸活起來,有自己的意見,反過來帶着作者寫故事。

説起來,像很奇妙?對,這就是奇妙旅情。

今次這本書,是終章,也記載了我在這幾年間對愛情的深刻體會。

男女生對愛情的定義,完全不同。女生享受沉醉在愛情的滿足;男生覺得令女生快樂就是愛情。他們所做的種種所謂戀愛行為(例如送花送禮物、記着她的生日……),不是因為他們所想所願;他絲毫不覺享受。他會做,只因他知道,這樣她才會開心。

我慶幸,你為我所做過的每一件事。

緣份無法經營,關係可以努力。

即使,覺得他老是跟自己過不去,有緣相愛,就是命中注定。

        在愛情的國度裏,沒有應不應該,想愛就去愛。 

金鈴 寫於仲夏夜

04  自序

09  楔子

13  第一章

25  第二章

37  第三章

47  第四章

57  第五章

65  第六章

75  第七章

87  第八章

97  第九章

109  第十章

119  第十一章

127  第十二章

137  第十三章

147  第十四章

159  第十五章

171  第十六章

189  第十七章

199  第十九章

209  第二十章

219  第二十一章

229  第二十二章

239  第二十三章

249  第二十四章

265  結局

夜深,她拉開冰冷的金屬車門。

冷冽北風在這個荒僻的停車場裏,肆意亂竄,她拉一下衣領,趕緊鑽進車廂。

她掏出電話。

凌晨二時二十五分。

她慣性地用手指掃過熒幕。

有一個未讀訊息,是他在兩小時前留給自己的。

她看了,眉頭深鎖。

明明説好在前面的士多門口等。

她把扣着由特殊金屬所製鎖匙牌的車匙,從口袋取出。

她的目光,不禁停駐在這個刻有獨特紋樣的飾物上,若有所思。

她重重吁口氣,抓一下蓬鬆蓋臉的長髮,把車匙插上,向右旋開。

電光火石間,轟然巨響。

汽車爆炸,火舌攀上沒有星星的夜空。

 

第一章

冬日陽光慵懶地爬上警署玻璃窗,漫照在白色的辦公桌上。

「幹探!再不起來收拾一下抬面,又會被『老頂』無名怪責!」剛上班的同事一邊冷笑一邊敲敲枱面。

巫明擦擦眼角,打了個呵欠,把貼着滿枱紙張的臉,抬起惺忪眼皮。

「甚麼時候了?」他伸一個懶腰。

「你又做通宵?」對面枱的同事問他。

「前晚的爆炸案,『老頂』要我今早交報告。」

「怎得你這麼倒運?來這裏兩年,甚麼離奇事件總叫你碰上。」

另一位同事訕笑:「最慘是,他交報告的速度奇慢,『老頂』每次都要三催四請才有貨收。

巫明沒理睬他們,逕自走到洗手間。他向臉上潑了幾下冷水,抹一把,看着鏡中的自己。

這年頭,甚麼都要急都要快,怎麼就沒有人想到,凡事慢一點,可以仔細一點,也看真一點?

他搖搖頭,看着鏡裏的眼睛。

從前的上司都有訓示自己,説他和別人格格不入,在講求合拍的警隊,他很難有所作為。

他才不介意別人的看法。

身高只有五呎五吋的他,體格瘦削。

當初,他的家人不贊成他做警察,説他自小體弱,捱不過集訓。結果,他咬緊牙關,畢業了。

現在,他的腦海裏只有關於汽車爆炸的事。

一個女人,凌晨在一個新界的荒僻停車場中,被炸死了。

沒有人知道,這是意外還是蓄意謀殺。

整部汽車嚴重焚毀。

這種金屬牌,是多年前始於美軍專用,軍人即使遇爆炸後血肉模糊,也可憑藉金屬牌上的姓名和編屬,被辨認出來。

金屬牌上,並沒有寫上女人的名字。

但,刻有一個很獨特的圖案。

既像古代貴族的象紋徽章,又像密碼。

他很想知道,這中間是不是隱藏了甚麼秘密?

 

*  *  *  *  *

 

平日家裏總是整齊有序,現在卻是滿地報紙,滿桌雜物。

游心晴如果看見,一定會皺着眉頭,不發一言把每件東西收拾好。

高哲楠無法想像,心晴就這麼離開了。

無聲無息。

每天在醫院做腦外科手術,是他唯一忘記現實的時候。但每次回到家回憶心晴總是在等待和他見面的時刻。

他看着空洞的房子。

這個城市太大了,不像山谷。在山谷呼叫有回音;在這裏,甚麼都沒有。

午夜夢迴,四周視野模糊昏暗,哲楠隻影形單走到一條很古老的石橋。

橋下是甚麼?是不是河流?他聽不見流水潺潺。頭上又是不是夜空?他亦無法肯定。

黑暗包圍自己,濃稠模糊。

橋下深不見底,他定晴,彷彿看到有甚麼在飄動。

哲楠攀出半身跨過石橋。

一張刷白的臉蛋,懸浮在黑暗。

晶瑩眼瞳,倔強嘴唇。

是他最熟悉不過的面孔。

「心晴──」他伸手,冷不防整個人失重心向前跌下。

他的身體在旋轉,雙眼和鼻樑都被碎髮遮掩,俯衝下深淵……

「心晴──」他霍然驚醒。

差一點點,只差一點點,我們就可見面。

為甚麼要醒來?我還有很多話想對你説。

哲楠把頭埋在枕上。

再睡一覺,是不是可以再在夢中相見?

兩人在網絡遊戲世界結緣,由相識至相愛,經歷虛擬世界險阻,嘗盡現實社會試煉,以為會永遠在一起……

上天就是要折磨每一對戀人。

他們在「童話」遊戲中失散了。

他回到現實,找不到她。

        最令他不安是,他甚至連她究竟被困在網路世界,抑或已經遇險,也無法得知。

        在法治社會,他相信法律。

他回來之後,馬上去警署報案。

花了兩小時,才把事情來龍去脈説了一遍,對方聽得丈八金剛摸不着頭腦。

「你的意思是,你最後一次看見你女朋友,是在電腦模擬的影像世界中?」

他重重點頭。

「這個……」警察皺着眉頭,在紙張下方簽了名,又示意哲楠簽名。

「這類型的網絡罪行,現時我們在法律上無法約束。況且,你所説的擄人殺害,都是虛擬情景,沒有真憑實據,很難調查。」

「不,是真的!」哲楠激動地站身:「這餐廳的確有出租給他們包場;我確是被人從機場直接帶到市郊的秘密地點,親眼看見大型科硏中心設備……」

「我明白。」警察站起來:「先生,請你冷靜,先坐下,慢慢説。」

哲楠深深吸一口氣。

「你不能提供到任何線索,警方實在難以追查。要不,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我們會留意相關失踪個案,若一有發現,馬上聯絡你。」

他揚手送哲楠離開。

哲楠疲憊地踏出警署。他心知肚明,警察只會把這事當成是一般失踪案處理,絕不會介入調查。更甚者,可能以為他在癡人説夢,把警察愚弄。

心愛的人,生死未卜。

她是因為要把他從困境救出,才會身犯險地。

她現在身處何方?是不是孤單一個?會不會受着苦,又冷又餓?

反覆思量,他愈發不能入睡。

他猛然跳起。

一直在等,是相信她會回來。

既然已經等了這麼久,心晴並未曾出現,應該親自去找一趟。

説不定,她在甚麼地方正期盼着自己。

他打開電腦。

來到Cyber Travel的官方網站。

他把滑鼠遊標移向「進入童話」的位置。

畫面跳進另一個視窗。

哲楠驚呆地看着電腦熒幕,在椅子上僵凝不動。

全黑的熒幕,閃亮着數個蒼白的大字。

「抱歉,遊戲已經終止。」

沒有了?

整個遊戲憑空消失了?

如果心晴仍然留在童話,她是不是也和那空間一起消失?

哲楠困惑地凝視漆黑的深淵。

不,他知道,還有一個地方,可以找到她。

他馬上拔足跑到街上,駕車來到銅鑼灣鬧巿後巷。

漆黑的都市,如今只有昏黃的街燈,漫射出孤冷幽魅。

幢幢高樓大廈,包圍着自己。

他的目光投向街角盡處的暗角。

這裏,應該是黑夜唯一的光明。

應該有一個招牌,寫着Aviator,網絡咖啡座。

應該有一個門口,通往虚擬世界。

只是,如今卻甚麼都沒有!

他把臉貼向櫥窗,窺視店內仍有的紅絲絨沙發、水晶燈和一台台電腦……

店內空無一人,竟如內心一般空洞──

一夜之間,他和心晴一起歷險無數的虛擬世界,永遠分隔。

 

第二章

雲霧團團包圍着自己,向外捲起翻開又消散。半垂着長髮的女孩跪坐在中央,沒抬頭,只是高舉雙手,捧着一件東西。

求求你,幫我──

她低泣着,語氣中滿懷懼色。

她把手中的東西交給自己。

鐵片傳來冰涼觸感,是一個鎖匙扣。上面刻着奇異的圖案,像象紋,也像密碼。

圓形中央,有一個像眼睛的圖形。

這東西,好像在哪裏見過?

呤──呤──

電話響鬧劃破睡房,巫明霍然醒來。

他用手掌捂住面頰。

原來是做夢。

可是,夢中這個鎖匙扣,很眼熟。

他跳起,打開電話內的相簿。

他用手指飛快劃過屏幕。

是這個。

他的目光盯在這幅命案現場證物上。

一模一樣的圖案,它是在現場發現的鎖匙扣!

他用力擦擦前額,嘆氣。

整天想着工作的事,自然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然而,腦內縈繞不去,是那女生的聲音,脆弱又真實……

求求你,幫我──

很久以前,他曾經聽過相似的哀求;已經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

那時候,他剛剛離開警校,滿有雄心,要除暴安良。他外形消瘦,飛虎隊入不成,連當巡警,也總是令人覺得衣不稱身。

他一如平日,在街上巡邏,來到碼頭附近。

晚風冷竄,發出尖銳的悲鳴。

他看到一個女生,垂着長髮,半躺在碼頭的石階。

「小姐,夜深了,回家吧。」

她抬起哀愁的眼睛。

「你家住在哪裏?要不要聯絡你家人?」巫明溫柔地問。

她放下手中的啤酒罐,搖搖頭。

「這樣的話,你……你小心點,等下就為回家。」

        巫明轉身離開。

        「求求你──」

        他止住,別過頭看向她。

        她眼裏是謎樣眼光:「求求你,幫我──」

        巫明凝視她,很久很久。

        現在回想起來,像是一輩子前的事。

他回到警署,打開電腦,查閱有關密碼或圖案的照片。

他金睛火眼,看着一張又一張在面前掠過的圖案。

世上具有象徵意義的圖案,從古至今,數以萬計。象紋、祭典、門卜、祈福、辟邪,甚至訂情,不勝枚舉。

這樣一個圖案,要在茫茫網絡世界之中找到,有如大海撈針。

即使有了文字,人類仍然用圖案,去象徵一個身份,又或表達一份願景。

因為,當中包含着,只有知情人才明白的秘密含意。

他一動不動,在電腦前坐了大半天。

抓破頭皮,仍然不得而知。

他翻開案頭準備呈交的初期調查報告。

        汽車爆炸案現場,沒有任何有關死者的線索。肇事汽車,隸屬一家名叫Aviator的網絡咖啡店。公司登記人,是台灣黃姓商人。即使根據在公司註冊處上的登記資料,仍然無法聯繫。

咖啡店經營三年多,近日忽然結業。

業主說對方一次過付清合約期內租金,並無欠債。

神秘店主失去聯絡,和這單汽車爆炸命案,到底有沒有關連?

如何可以找出這個店主?

「巫明!『老頂』召集開會。」他的同事用力抓一下他的胳膊,他如夢驚醒。

他馬上收拾,帶著文案,和組員齊集會議室。

「巫明!你來報告。」他的上司用原子筆尖指向他。

「是……」他垂下眼睛,在電腦前展示汽車爆炸案現場相片和證物。

上司蹺起二郎腿,用手支著下顎。

「換句話說,兩天下來,你仍然找不到任何線索?」

巫明搖搖頭。

「豈有此理!」他重重拍一下案頭。「你說一句,這是意外,還是別有內情?如果純屬意外,close file。」

「我……」巫明吸一口氣:「我推測不是意外。

「推測?」對方把手中的原子筆重重擲向地上:「那就趕快去查!找出『不是意外』的證據!」

房間內立時鴉雀無聲。

巫明馬上拔足跑出去。

他親自來到Aviator網絡咖啡店,門外掛著「結業」兩個字。

他用手擋看櫥窗上反射的日光,把眼睛貼向玻璃。

裏面有幾十台電腦,整整齊齊並列。點數卡售賣機和絲絨沙發,原封不動。

他皺眉:如果是結業,為甚麼不搬走所有電腦和傢具?這樣看上去,比較像是暫時休假,不久又重開的模樣。

另一個可能性,是店主結業的決定,是一夜之間。

他噴一口氣,呼出白霧在冰冷的玻璃上。

業主説,租店的人,一直由地產代理做中介,簽約到交款,從未見過對方。而地產代理方面,則説店主是台灣商人,一直用電郵交談,電滙交款,亦不清楚其外貌。

由始至終,這個店主刻意隱瞞身份。

巫明別個身,煩惱地挨在櫥窗上。

他抬頭,靈光一閃,他看到一件東西。

它高懸在電燈柱上,不偏不倚,對準櫥窗。

是一台「防盜天眼」!

它是住宅樓上大廈監視街上狀況而設,目的本為保安。

他喜出望外,馬上向大廈管理員取用錄影片段,翻看這星期內的路況。

他在想,或許,可以找到可疑錄影片段。

他沖了一大杯咖啡,坐在警署辦公桌前。

同事放工,經過他的案前,訕笑:「看來,我們的無名神探又要開通宵了!」

他聳聳肩。

對方壓低聲線:「其實,這案件沒有甚麼可疑之處,何不把它當成汽車引擎短路了事?」

巫明皺着鼻尖:「不明不白,怎可以草率了事?」

「祝你好運。」

巫明板着臉,認真地盯着錄影片段。

翻查這種影片,是人生最沒趣的事。

一樣的街景,由清晨到黃昏,再由深宵到破曉,日復一日,車來車往,人來人往。

        他發現,網絡咖啡店數天前仍然營業。每天開店關店,都是同一個年青人。他頭戴長鴨舌帽,把頭都蓋住了。看他的身形和打扮,應該是二十歲左右,來兼職打工。

除了他,幾乎都沒有其他貌似員工的人出入。

光顧的客人,來來去去都是學生,穿着校服,並無異樣。

偶然,有幾個穿着西裝的上班族,逗留一會兒,便離開。

這幾天,沒見過類似「店主」的人,亦不見任何年輕女子。

瞪眼看着熒幕足足六小時。

巫明雙眼通紅,快要支持不住……

夜深的街道,格外平靜。

已經是最後一段影片。

巫明的眼皮,半合之際──

他瞥見熒幕上出現一個男人,鬼鬼祟祟,把臉靠在櫥窗玻璃,牢牢審視店內的環境,他的腳像被釘在地上。

在寒風中,他站了十五分鐘。

是有點不尋常吧?

如果只是普通的光顧者,看到閉店,自然會離開。

但這人,卻若有所思,乾站了很久。

他在等人?

巫明看著他絕塵而去的轎車,抄下他的車牌號碼。

如今,他眼中,露出一抹狡黠。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無庫存之港版書籍,將需向海外調貨,平均作業時間約3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縮短等待時間,建議您將港書與一般繁體書籍分開下單,以獲得最快的取貨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