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2
金筆點龍記(二)
  • 金筆點龍記(二)

  • 系列名:臥龍生精品集
  • ISBN13:9789863521426
  • 出版社:風雲時代
  • 作者:臥龍生
  • 裝訂/頁數:平裝/352頁
  • 規格:21cm*14.8cm*2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5/02/24
  • 中國圖書分類:武俠小說
定  價:NT$240元
優惠價: 9216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出版重點:
◎在臥龍生的作品中,《金筆點龍記》堪稱是既承先啟後、又峰迴路轉的一部力作。在這部作品中,臥龍生保留了他全盛時期最被武俠文壇肯定的長處:擅於「說故事」,尤擅於抒寫若干熱鬧緊湊的情節、營造某些奇詭百出的懸念,來吸引讀者一路追讀下去;但另一方面,或許是受到古龍崛起,以「新派武俠」的創作風格受到各方矚目的影響,臥龍生也開始進行自覺的調整與擴充,試圖進一步發掘所謂「俠義精神」的內在涵義。
◎臥龍生為台灣最著名的武俠小說作家之一,被喻為「台灣武俠泰斗」,是深受讀者歡迎的武俠小說作家。

為了使俞秀凡能夠在短期間從不會武術的書生蛻變為脫穎而出的高手,艾九靈安排他拜見某些僻居世外的奇人異士。
藝成之後,俞秀凡幾乎席不暇暖,幾次三番出生入死,才得以闖入江湖上人人聞之色變的造化城,且以他的風采與機智贏得城中超級美女水燕兒的傾心。
傳說,造化城具有無所不能、無所不有之能,世間再沒有一處地方能夠及得了。
於醫道而言,不論什麼重病、重傷,只要還有一口氣未絕,進入造化城,就可保住性命。斷肢重續、返老還童,造化城都能夠辦得到。且整個城是一座活城,不但隱現隨心,而且可以移動。
俞秀凡博覽群籍,但卻從未聽過世間有著可以隱現隨心,且可移動的活城。然而入了造化城後,他卻又發現「造化城主」的身分撲朔迷離,其身外化身之多,令人防不勝防……
臥龍生,為台灣最著名的武俠小說作家之一,被譽為「武俠泰斗」。本名牛鶴亭,一九三○年的端午節出生於河南省鎮平縣。幼年從軍失學,但自幼喜讀武俠小說,頗有才思。一九五五年自軍中退役,在友人慫恿下開始學寫武俠小說。一九五七年以祖居南陽臥龍崗取筆名「臥龍生」一炮打響。一九五九年《飛燕驚龍》出世,奠定了他的地位。
據說當年臥龍生的小說《玉釵盟》在中央日報連載時,他不幸遇上小車禍而無法續稿,不料居然驚動蔣介石親自過問此事,由此可見臥龍生當年知名度之高。
第十三回 神刀金釵 
第十四回 大義凜然 
第十五回 反道而行 
第十六回 劍主遭厄
第十七回 悵惆前程 
第十八回 全人大宴 
第十九回 黑籍幽魂 
第二十回 白衣羅剎
第二十一回 地獄判官 
第二十二回 天龍禪唱 
第二十三回 力博四煞 
第二十四回 柔情似水
第二十五回 造化之城 
第二十六回 春風仙子 
 
俞秀凡道:「你不只一宗好處,但如一件大惡,百善難償。你說吧!什麼苦衷。」
桃花童子道:「我母親和姊姊,都被留做人質,如若我洩漏了什麼隱秘,家母和我姊姊,都將身受殘刑而死。」
俞秀凡哦了一聲,道:「果然是很大的難處。」
王尚道:「小桃童,咱們去救令堂和你姊姊出來。」
桃花童子搖搖頭,道:「談何容易。」
俞秀凡道:「我想令堂和令姊姊被囚之處,定然防守得十分嚴密,但如咱們有很精細的計劃,也並非全無可能。」
桃花童子道:「這個,這個,咱們的機會不大,幾乎可以說沒有機會。」
俞秀凡道:「小桃童,能不能說出令堂和令姊姊的囚禁之處?」
桃花童子道:「我……」
俞秀凡接道:「四野空曠,不見人蹤,你只要相信我們不會洩漏,何妨說來聽聽。再說,這也不算洩漏隱秘啊!」
桃花童子嘆口氣,道:「公子,如此見愛,小的只好奉告了。」
略一沉吟,接道:「那是一處很隱密的山谷,谷中綠草長青,四季花開,有著很多的布設,食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綾羅綢緞,病痛有良醫照顧,而且一年有很多次花會,應該是人間樂土,世外桃源,我母親和我姊姊就住在那座山谷。」
王尚道:「聽起來果然是好去處。」
俞秀凡道:「那裏面住有多少人?」
桃花童子道:「百戶人家。」
俞秀凡道:「都是那組合最重要的人質了?」
桃花童子道:「不錯,百戶人家,過的是帝王生活,但也是隨時可能被各種酷刑處死的囚犯,他們的夫婿子女,要洩漏了隱密,或是犯了規戒,那戶人家,立時將遭到各種酷刑而死。」
俞秀凡接道:「小桃童,那些人質,不是老弱幼小,就是婦道人家了?」
桃花童子道:「是的,公子明察。」
俞秀凡道:「他們會不會武功?」
桃花童子道:「也有會武功的人,但入谷之前,必先廢去武功。」
俞秀凡道:「要是他們的子婿為你們那神秘組合戰死,那一家人質,又如何處置?」
桃花童子道:「贈送黃金百兩,白銀三千兩,移出秘谷。」
俞秀凡道:「送往何處?」
桃花童子道:「很難說,江南江北,因人而異,大都離開原籍,越遠越好。」
俞秀凡道:「他們不會說出去麼?」
桃花童子道,「不會,他們看到過那用刑的殘酷,知道洩漏了隱秘之後的悲慘遭遇。」
俞秀凡道:「黃金和白銀,都是當眾發給了,是麼?」
桃花童子道:「是的,全谷中人,都可看到。」
俞秀凡道:「是否有人見到過那些出谷的人呢?」
桃花童子一怔,道:「沒有人見過,但谷中早有說明,任何人收到谷中的金銀,就算和這個組合完全脫離了關係,從此之後,只要你不提這個組合的事情,任何人都不會再找你的麻煩。」
俞秀凡道:「小桃童,那座世外桃源的秘谷,有不少人要遷移出去了吧?」
桃花童子道:「近三年來,大約有二十幾家吧。」
俞秀凡道:「不算太多,但應該明白,那都是貴組合最重要的人,三年來,死了二十幾個,那已是很驚人的數字了。」
語聲微頓,接道:「那些人,自然不會像你這樣年輕,但我想他們都是壯年,他們都有一身很好的武功,犧牲如此重大,必然在做著極端危險的事。」
桃花童子嘆口氣,但卻沒有接言。
俞秀凡緩緩接道:「再說那些遷出那神秘谷的人吧!我相信你們那個組合,不會在乎那百兩黃金和三千兩白銀,但婦道人家和老弱童子,通常又是最不會保守隱祕的人,他們初離山谷,也許會記憶那些殘酷的刑罰,不敢洩漏,但如經過了三、五年後,他們就不會再記著這些。但武林卻一直沒有聽到你們這神秘組合的傳說,這證明了你們保守機密的方法十分成功,最成功的保密方法,就是讓他們永遠沒有說話的機會。」
桃花童子心頭一震,道:「公子是說他們都死了。」
俞秀凡道:「如是他們都好好的活著,江湖上早有貴組合這個傳說了。」
桃花童子呆了一呆,道:「這個,這個……」
王尚冷冷接道:「小桃童,我覺得公子說的話十分有理,你如不信,那就不妨去試試。」
桃花童子道:「如何一個試法。」
王尚道:「你裝死,看看他們如何處置你母親、姊姊?」
桃花童子道:「公子,我有些相信你的話了。」
俞秀凡道:「小桃童,你是否相信我的武功,能夠闖過那秘谷外面的埋伏,和對付那些守衛的人?」
桃花童子點點頭,道:「相信。」
俞秀凡道:「和我們合作,先查證一下,那些遷移出谷的婦孺老幼,是否還活在世上。如若他們還活著,我們決不勸你脫離。如若他們死了,咱們就想法子救令堂和你姊姊出來。因為,你有一天會為他們而死。你活著是為了保護你母親和姊姊,但你死了,她們卻要陪你而死。」
桃花童子沉吟了良久,才點點頭道:「在沒有證明這件事前,希望三位都別再逼問我什麼。」
俞秀凡道:「一句話。小桃童,英雄和奸雄,君子和小人,你很快就會分辨明白。」
桃花童子嘆口氣,怯懦地說道:「公子,小的可否請教幾件事?」
俞秀凡道:「可以。你問吧!」
桃花童子道:「公子究竟出身什麼門派,練成了那一身詭異莫測的武功?」
俞秀凡道:「我沒有門派,所以也不受任何門規的束縛。」
桃花童子道:「公子在江湖上走動,總不會全無目的吧?」
俞秀凡道:「說了你也許不信,我沒有一定的目的,但我在找事情做。」
語聲微微頓了一頓,道:「前次去湘西五毒門,此次來璇璣宮,你應該瞧出來,我哪有些什麼用心?一時的好奇而已。不過,我確在找事情,像你小桃童的事,就是我自己找的。」
想一想,桃花童子覺得俞秀凡說得很對,緩緩應道:「也許你說的都是真的。」
俞秀凡微微一笑,道:「本來就不假,希望你相信我的話。」
桃花童子道:「我如不自作聰明,跟你同來,也許不會有這樣的事了。」
王尚道:「什麼事?小桃童,請別誤會咱們公子,他完全是一片好心。」
桃花童子道:「我知道,但我必須維護家母和姊姊的安全,能讓她們多活一天,我就全力以赴。」
俞秀凡道:「小桃童,這不是辦法,你知『飲鴆止渴』這句話吧?」
桃花童子道:「我明白,但我不能冒險。」
王尚突然嘆口氣,道:「看來,咱們是很難說服你了,但至少你也不能再騙我們了。」
桃花童子道:「我不會,嚴格的說,現在我已經犯了可處死刑的罪過。」
王尚笑了一笑道:「這麼嚴酷的規戒,自然不會是什麼好的組合了,再說,你根本沒有違犯什麼規戒,你只是回去探視一下你的母親。」
俞秀凡道:「王尚,咱們談談別的吧!」
桃花童子道:「有人來了。」
俞秀凡抬頭看去,果見一人迎面行來,不大工夫,已到了幾人身前,正是璇璣宮的外務總管郭華堂。
王尚一橫身,攔住去路,道:「郭總管,想不到啊!咱們會在璇璣宮外面碰上。」
郭華堂道:「有什麼想不到的,我郭某人經常到宮外走動辦事。」
俞秀凡喝退王尚,拱手笑道:「郭總管,沒有想到咱們這麼快就離開了貴宮吧?」
郭華堂神色間流露出一絲不安,但很快地恢復了鎮靜,道:「諸位能夠脫出璇璣宮,在下確有些意外。」
俞秀凡笑了一笑,道:「璇璣宮機關重重,咱們怎能闖得出來?」
郭華堂接道:「那麼諸位怎麼出來的呢?」
桃花童子接道:「咱們公子闖過了五關,接受了貴宮的招待,由貴宮主派內務總管荊鳳姑娘,送我們離開了貴宮。」
郭華堂哦了一聲,道:「貴公子闖過了五關?」
王尚冷冷說道:「你好像有些不信?」
郭華堂道:「這些年來,從沒有一個人能夠闖過五關,貴公子能夠闖得過去,那是唯一闖過去的人了。」
俞秀凡道:「郭總管此番獨自離宮,又匆匆而返,想必有什麼重大之事了?」
郭華堂沉吟了一陣,道:「俞少俠,這是本宮的私事,恕在下不便奉告。」
俞秀凡一閃身,道:「郭總管如有什麼礙難之處,在下也就不便多問。」
郭華堂輕輕嘆息一聲,道:「諸位好走,山道多險,最好能小心一些。」說完話,突然放開了腳步,大步而去。
望著郭華堂的背影消失,俞秀凡突然回顧著桃花童子,道:「小桃童,那郭華堂最後一句話,用心何在?」
桃花童子道:「他告訴咱們山道多險,那是暗示我們前途有警。」
俞秀凡沉吟了一陣,道:「會不會是你認識的人?」
桃花童子似是未料到俞秀凡會有此一問,不禁一呆,道:「這個,這個,小的不敢驟作斷言。」
俞秀凡道:「小桃童,你應該怎麼做,還照你的方法施為。不過,我希望你想辦法暗中通知我們一下。」
桃花童子點點頭,道:「在下如此,那就是不認識之人,如是認識,我就沒有什麼動作了。」
一面說著,一面伸手做了一個記號。
俞秀凡笑了一笑,道:「小桃童,你不認識,也可能是你們的人啊!」
桃花童子道:「是的,公子,我們的人很多,所以,我不一定都認識。」
俞秀凡道:「如是我殺了他們,你是否要出手援救?」
桃花童子道:「我不會過問。不過,只能說是我們的人的機會很大,但並非一定是我們的人,這一點,公子要小心處置,免得殺錯了人。」
俞秀凡道:「我如殺一個,那人必有非死不可的罪惡,再不然,就是殺了他,可以救更多的人。」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