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音樂六講(簡體書)
  • 音樂六講(簡體書)

  • ISBN13:9787300202693
  • 出版社: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 作者:李歐梵
  • 裝訂/頁數:精裝/296頁
  • 規格:20.8cm*14.6cm (高/寬)
  • 版次:一版
  • 出版日:2015/01/01
人民幣定價:38元
定  價:NT$228元
優惠價: 83189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李歐梵教授將自己70年來的聆聽古典音樂的經驗分為六講與讀者分享。在書中與作者一同細品馬勒、舒伯特、瓦格納、貝多芬、李斯特的不朽巨篇;聆賞阿巴多、索爾蒂、托斯卡尼尼的指揮英姿。共乘音樂的飛毯,享世界殿堂級音樂盛宴;同驅文化之車感悟音樂的跨界魅力。誠如書中所言:“在這個動亂不堪的21世紀,我們每一個人都在尋求精神的滋養,音樂于我的意義即在此。至于古典音樂的市場能堅持多久,我當然在所不顧。只要有古典音樂聽,我就有足夠的勇氣活下去——躲進小樓成一統,管它冬夏與春秋。”
  李歐梵,著名人文學者,現任香港中文大學講座教授,曾任美國哈佛大學中國文學教授。臺灣大學外文系畢業,此后獲美國哈佛大學博士,香港科技大學人文榮譽博士。先后任教于普林斯頓大學、印第安納大學、芝加哥大學、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區、香港科技大學、香港大學。著作包括《鐵屋中的吶喊:魯迅研究》《中國現代作家中浪漫的一代》《中西文學的回想》《西湖的彼岸》《上海摩登》《狐貍洞話語》《世紀末囈語》《尋回香港文化》《都市漫游者》《清水灣畔的囈語》《我的哈佛歲月》《蒼涼與世故》《又一城狂想曲》《交響》《人文六講》等。

 

第一講 我的音樂緣分
第二講 我心中的音樂巨人們
第三講 指揮家與交響樂團
第四講 青年音樂家
第五講 城市與音樂
第六講 音樂與文化
  小序:一個樂迷的開場白
  這本小書,名曰《音樂六講》,其實并非演講,而是閑談。本社編者有心把它編成像我的上一本書《人文六講》的模式,把近年來我在香港報刊發表的樂評文章收集在一起,分成六個主題,讓讀者和音樂同好隨便翻閱。也許各位可以想象一個“音樂沙龍”,由我主持,把自己聆聽古典音樂的經驗,和大家分享。沙龍的性質本來就是民主的,不分等級或長幼次序,只要對音樂稍有“發燒”經驗,甚或有點好奇,愿意聽(看)我吹牛,也就夠了。
  既然此次由我主講,理當有一個開場白。如果我面對的是眾樂迷和發燒友,我得事先聲明:我屬于前者,但不夠資格作后者;我家的音響系統只不過中等,都是靠我的發燒友朋友幫忙購買的。至于我的樂迷資格,需要先做一番解釋。
  “音癡”一生
  我曾多次說過,我對音樂完全出自興趣,沒有受過訓練,如果有,那就是我幼年的家庭背景:父母和妹妹都是學音樂的,因此我反而被隔在門外。父親曾說:一家四口,三個人學音樂足夠了。然而,我想自己對音樂的熱情,絕不低于任何專業人士,甚至猶有過之。作一個樂迷的好處就是我不必刻苦練習,只作欣賞,其樂趣當然無窮。誠然,我的樂趣也是自幼培養出來的,本書中我特別選了舊作兩篇:《愛之喜愛之悲》和《聽舒伯特》,再次收入集中,就是為了紀念父母親無意中留給我的緣分。不但我的前半生和音樂結了緣,而且后半生更是癡迷,幾乎每天沒有音樂就活不下去。也許,到了這個動亂不堪的二十一世紀,我們每一個人都在尋求精神的滋養,音樂對我的意義更大了。
  因此,我發現自己的音樂文章(包括樂評)的背后都含有一種精神上的需求,換言之,我把聆聽音樂的經驗視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我的生活價值又和我心目中的人文精神和廣義的文化傳統密不可分。也許在此有必要再次(因為以前也曾提過)交代一下這些文章背后的個人思緒。
  我的專業是文學,而我的業余興趣是音樂和電影,因此我時常不自覺地把三者聯在一起。我曾寫過一本文學改編電影的書,也許下一本應該寫文學和音樂的關系,目前正在收集材料和靈感,本書也可算是一種準備的札記吧。內中不少文章,都在有意無意之間,把文學和文化拉進來了。近來我閱讀的有關音樂的外文書籍,印象最深的就是AlexRoss的《其他都是噪音:聆聽20世紀》(TheRestIsNoise:Listeningtothe20thCentury),在《人文六講》的第五講:<音樂與文化>中已經介紹過了,也再次收入本書作為最后一篇。
  我認同此書作者的看法:20世紀西方的文化變革,可謂驚天動地,而音樂恰恰是20世紀文化最多采多姿的表現。譬如書中論到的芬蘭作曲家西貝柳斯,做了七首交響曲,一首比一首短,最后做不出來了,憂郁地躲在森林從中的家里,深居簡出。另一邊廂,勛伯格在維也納向傳統權威挑戰,嘗試作無調音樂,而馬勒雖然不同意這個年輕人的做法,但又愛他的才華,進退兩難,最后發現妻子對他不忠,愛人竟然是后來鼎鼎大名的現代主義建筑大師沃爾特格羅佩斯(WalterGropius)。把這三個作曲家連在一起,西貝柳斯保守,勛伯格激進,馬勒夾在中間,為20世紀的現代文化織造了一個光輝燦爛的音樂光環。我也不自覺地隨著他們,從古典的莫扎特和貝多芬走進20世紀。書中我最欣賞和崇敬的人物和作品,都與此相關。
  現代主義古典音樂傳統
  最近我心血來潮,略略統計了一下我多年來收集的唱碟,如以作曲家來分的話,巴赫、貝多芬和莫扎特的唱碟雖多,還比不上馬勒、勃拉姆斯、布魯克納、瓦格納、理查德施特勞斯、肖斯塔科維奇、和德沃夏克: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作品的唱碟特別多。馬勒的唱碟高居榜首,本書討論最多的也是他,除了個人偏愛,也可能因為他在我心目中最能代表這個世紀之交的音樂和文化情境吧。
  在這一段時期,歐洲文化產生了一個巨變,其藝術結晶就是“現代主義”(Modernism):文學、繪畫、建筑到音樂,這個世紀之交可以說是一個轉捩點:就以古典音樂而言,18—19世紀的悠長傳統受到挑戰,瓦格納的“總體藝術”歌劇首開其端,影響深遠,到了20世紀頭十年,勛伯格領導的“第二維也納樂派”正式“叛變”,采用十二音律法作曲。然而這一場音樂的革命和中國后來的五四文化運動稍有不同,它并非主張全盤揚棄傳統,而是覺得傳統已經走到盡頭,所以必須從傳統中作創造性的轉化和創新。也是故勛伯格一生都對勃拉姆斯保有一份尊敬,他流亡到洛杉磯教書的時候,所用的和聲學教材還是勃拉姆斯!從一個普通樂迷的立場來說,這一場革命對我大有好處,因為它讓我自覺:原來西方古典音樂至少有兩個傳統:古典和現代,而且時過境遷之后,互補互動。在交響樂的詮釋中尤其可見端倪。
  指揮家全勝時代
  1850—1959這一百年,在西方是一個交響樂大盛的時代,也是指揮家最出風頭的時代。馬勒就是一位指揮大師,它的繼承人是尼基施,門格爾貝格,瓦爾特,富特文格勒,托斯卡尼尼,克倫佩勒,和斯托科夫斯基,稍后是卡拉揚,切利比達克和小克萊伯(他爸爸也是指揮家,但他更青出于藍);我有幸在美國聽到的萊納、奧曼迪、索爾蒂、和塞爾,和多拉蒂,都是來自這個德奧傳統。當然也有“異數”,如美國大師伯恩斯坦,但他的老師庫塞維茲基(當年是波士頓交響樂團的總監)則屬于法俄傳統,還有一位在歐美皆受遵崇的皮埃爾蒙都,他們與德奧指揮家在風格上稍有不同,但訓練則是同源。第二次世界大戰后,意大利指揮家開始崛起,阿巴多、穆蒂和夏依三位一脈相承。這三條系譜交融,也構成了我喜愛的交響樂唱碟中的“英雄本色”。最近阿巴多去世,享年八十歲,令我唏噓不已,覺得這個傳統快斷了(有人說蒂勒曼是德奧傳統的傳人,德國音樂的救星,我覺得言之尚早)。
  我在本書中有不少篇文章討論到這些指揮家,或者有人會認為我太過偏袒“老指揮”(而演奏家中反而喜歡發掘新秀),也罷,可能和我的年齡與聆樂經驗有關。雖然近年來年輕一代的指揮家如雨后春筍般層出不窮,各出奇招,有時為了出頭,不惜對作曲家的曲譜作“語不驚人誓不休“的處理。我每次為了好奇而買他們錄制的新唱碟,但聽多了,新奇的效果逐漸減低,還是老一代的可靠。常言“姜是老的辣”,這種“辣味”我認為全在于對于樂譜本身的尊重,速度變化不大,也不故作驚人效果,而是在樂曲結構中營造音樂的本色。也許“辣味”的譬喻不當,應該說味道猶如“嚼橄欖”,越嚼越有味兒。連我以前不大喜歡的卡拉揚,現在重聽他的老唱片(如20世紀60年代錄制的貝多芬交響樂全集,和20世紀七八十年代錄制的理查德施特勞斯的交響音詩),又發現在音色華麗的表面背后深藏不少玄機和妙處,他對于樂句地處理尤為到家。
  新生代演奏家的崛起
  20世紀后半期是演奏家崛起的時代,小提琴的“太上皇”海菲茲,我幼年就聽他的唱片,同時和父親學習小提琴,如今“琴斷”已久,也許是改學文學和歷史的代價。另一位演奏大師,當然是鋼琴家霍洛維茨,它和魯賓斯坦是我母親最崇拜的鋼琴家,我也隨她聽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腦海中依稀想起小時候母親說的童話故事:“有一天晚上,月光很好,貝多芬一個人在森林中散步,突然聽到鋼琴聲,原來有一對年輕的兄妹在彈琴……”這個傳說也不知從哪里來的?我幼時聽了太多母親的學生彈肖邦的練習曲,往往錯音百出,至今不能忍受鋼琴演奏家出錯。然而,20世紀后期崛起的鋼琴家技巧太過神奇了,朗朗和王羽佳就是其中的佼佼者。猶記得文化理論家薩義德(EdwardSaid,他也是一位樂評家,鋼琴技藝不凡)曾經寫過一篇關于演奏家的文章,以鬼才古爾德演奏的巴赫為例,大意是:技術太過超人以后,也超越了常人的領域,此等人物往往在媒體吹捧之下,成了明星,所以古爾德要急流勇退,否則在眾目睽睽之下,音樂的內涵反而被遺忘了。古爾德,活了不到六十歲就英年早逝,后繼無人。它也許是最后一位涵養深厚的鋼琴家。新一代冒起的鋼琴家,個個得獎無數,但聽來往往技術有余,深度不足,彈彈肖邦和拉赫曼尼諾夫則可,但演奏巴赫、莫扎特和貝多芬,我聽來就沒有什么味道了。
  本書中提到的演奏家不算多,以華人為主,雖然音樂無國界,但是華人在世界出人頭地,我還是感到驕傲。我特別推崇傅聰,原因之一就是他的演奏比別人有深度,也許得自他父親傅雷先生的家教,加上他多年旅居英國所積累的經驗吧。我有幸和他見過幾面,幾句閑談,受益匪淺。年輕一代的歌唱家,我對沈陽的印象特別好,因為他孜孜不倦研究20世紀的中國藝術歌曲,這是一件吃力而不討好的事。他為的是對中國的新音樂歷史有所交代,一個男中音唱藝術歌曲,而不嘩眾取寵,真是十分難得,所以他每次來港演唱,我都會去捧場。為什么沒有學者把文學和藝術歌曲合在一起研究?
  我的收藏
  20世紀后半葉也是一個動亂的時代,我在動亂中成長,音樂也成了我的精神食量。20世紀60年代到了美國留學以后,才發現幼時聽的古典音樂早已成了“古典”,在美國大眾媒體影響下,甚至顯得有點“古董”,但我依然我行我素,除了常去各大城市的音樂廳實地欣賞外(我至今還是芝加哥和波士頓交響樂團的粉絲,因為我在這兩個城市住的最久),也購買大量古典音樂唱片聆聽。后來唱碟大興,我又把黑膠唱片一股腦兒送給一位指揮家朋友,自己又逐漸“升級”改用唱碟,但買的大多還是原來黑膠再版的唱碟,奈何?將來是否又要再換血一次,把唱碟改成藍光音碟(Blu-raydisc)?我不得而知,但藍光影碟(Blu-rayDVD)錄制的歌劇和交響樂演奏,畫面和音響確實更上一層樓。阿巴多和他的琉森節日樂團錄制的藍光影碟即是一例。我收藏的多聲道音碟(SACD)不算多,因為目前市面上的此種產品也不多。將來的趨勢是否走向電腦互聯網的下載?我等唱片和唱碟收藏家的命運又如何?我當然在所不顧。只要有古典音樂聽,我就有足夠的勇氣活下去。“躲進小樓成一統,管它冬夏與春秋。”
  說到這里,時間已過。我的“開場白“也該匆匆結束了。
  2014年9月21日于香港九龍塘
  李歐梵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