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全服熱戀(簡體書)
  • 全服熱戀(簡體書)

  • ISBN13:9787531733706
  • 出版社:北方文藝出版社
  • 作者:龍霆
  • 裝訂/頁數:平裝/320頁
  • 規格:20.8cm*14.6cm (高/寬)
  • 出版日:2014/12/31
人民幣定價:23.8元
定  價:NT$143元
優惠價: 87124
可得紅利積點:3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一個是恣意妄為我行我素的大神,
一個是狂放不羈沒事找事的大神,
偽漢子VS真男人,每天擦肩而過,每天雞飛狗跳,每天相愛相殺
她原本以為大神如他純粹沒事兒找抽才每天為難身為另一尊神的她
哪曉得是神動了凡心,想把她這尊神連人帶廟一起搬回家!

花火工作室傾力推薦,讓眾小編欲罷不能的爆笑網遊大神傳說——
原來大神與大神之間的爭鋒較量擦出的不一定是火花,還可能是爆米花!


這是一部網游與現實穿插的都市愛情小說。
葉箏在網路遊戲裡是無人企及的大神葉非衣,因為作風硬朗時常被人當做男人,就在她在遊戲和生活裡遭遇雙重感情危機的時候,一個同樣強悍的大神末路狂仙忽然出現在她的生活裡。
兩人不打不相識,慢慢發展出情愫。無意中葉箏竟然發現末路狂仙就是自己的上司黎昕,更不可思議的是因為五年前一場誤會,竟然讓兩個人彼此錯過了整整五年的時光。當一切謎題解開,葉箏又該怎麼面對這場錯失了五年的感情?

作者龍霆,本名蔣雅娟。生於西南邊陲,長在紅河岸邊,雖然生性迷糊卻夢想走遍世界,愛貓愛笑愛生活。喜歡幻想熱愛碼字,下筆天馬行空無拘無束,劍走偏鋒怪招迭出,希望用筆去領略那些生活中沒有的精彩。已完結《全服熱戀》、《前夫好賤》等多部作品。

第一章 這個大神不一般
第二章 女漢子與真漢子
第三章 此恨綿綿無絕期
第四章 惡人就得先告狀
第五章 拿什麼拯救後院的火
第六章 你還是如此兇悍
第七章 為師打算再戰江湖
第八章 你是我錯過的風景
第九章 能不能照顧我一輩子?
第十章 為什麼你看不到我?
第十一章 我們成親吧
第十二章 那段哭過笑過的記憶
第十三章 那就真的愛上我吧
第十四章 桃花流水神龜肥
第十五章 精緻小點與生猛海鮮
第十六章 成就彼此的驚鴻
第十七章 完美的句點
番外一
番外二

 

第一章 這個大神不一般
【幫會】偽裝羊咩咩:討厭!我們打白毫青狼打得好好的,冷劍盟的人居然跑過來搶怪,還殺人!有人出來管管嗎?
【幫會】波濤胸湧:怪不得叫冷劍盟呢!又冷又賤!
【幫會】待我強大給你天下:不能吧!大半夜來找事,TMD不要蛋疼too much!小羊子是不是你們先挑的事?
【幫會】貓面桃花:沒有啊,我們幾個正在跑最後一輪幫會任務,路過青狼穀的時候發現出狼就沖上去了,我保證那會兒周圍一個人都沒有!
【幫會】待我強大給你天下:真的?
【幫會】貓面桃花:真的!我們都打下三分之二的血了,冷劍盟的人上來就從背後暗算我們,嗚嗚嗚……
【幫會】偽裝羊咩咩:副幫主,你一定要給我們做主啊!TAT
【幫會】待我強大給你天下:行!包在我身上!那個搶怪的傻缺叫什麼?分分鐘紅燒了他!
【幫會】貓面桃花:子夜安琪!
【幫會】待我強大給你天下:怎麼又是那個事兒精!= =
【幫會】偽裝羊咩咩:副幫主,你到底要不要給我們主持公道?
【幫會】待我強大給你天下:這個……這個……
這會兒已經是淩晨一點,如果不是幫會頻道冒出了這麼一段不和諧的對話,葉箏已經果斷關閉電腦鑽進了溫暖的被窩。
最初的兩大幫會破碎虛空和無敵天煞雖然偶爾有點小摩擦,但基本上都是退一步海闊天空,畢竟新區初開,與其花那麼多時間和精力打來打去,還不如趕緊升級鞏固實力。
雙方達成的共識使得這個區的氣氛異常和諧,而冷劍盟的出現,無異于在平靜的粥鍋裡投下了一顆重磅老鼠屎,挑事,打架,刷屏罵大街,就算跟他們沒關係也會跑出來火上澆油一番,如果跟他們有關,更是沒完沒了。
俗話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沒事找事的冷劍盟裡必然也充滿了沒事找事的人。
嚴格來說,子夜安琪並不算其中的佼佼者,但她是無數場風波的源頭。
其實子夜安琪很聰明,因為她從來不敢招惹像葉非衣這樣的人,但是葉箏每次看見她都會有一種莫名其妙很不爽的感覺。
連她自己也想不通,她為什麼會討厭一個與自己毫無關係的3D模型?
葉箏打了個哈欠,強打精神在公會戰NPC面前遞交了開戰申請。
【系統】破碎虛空幫會對冷劍盟公會發動了公會戰。
大半夜的,世界頻道上只翻滾著代練和收售的廣告。一片白茫茫的消息當中,這一條血紅色的開戰資訊簡直亮得刺眼。
葉箏以為對方有膽挑釁,至少應該有承擔後果的覺悟,誰知道三分鐘後突然彈出一條資訊。
【系統】冷劍盟高掛免戰牌,拒絕了公會戰。
好傢伙,知道光明正大打不過,寧可花人民幣道具來強制取消公會戰嗎?
【幫會】葉非衣:現在還線上的都到清潤原傳送石集合,開幫會模式,藥師開滿狀態。一隊、二隊的人跟我走,天下帶人守冷劍盟復活點,冷劍盟的人來一個殺一個。
【幫會】待我強大給你天下:這大半夜的,給人家留點活口吧!
【幫會】葉非衣:嘴上說得好聽,打起架來比誰都瘋,有種你就憋著別來參戰。
【幫會】待我強大給你天下:臣妾做不到啊!TAT
【幫會】貓面桃花:呀!這就是咱們老大嗎?頭一次跟老大搭上話,果斷合影一張!我好幸福!
葉箏無暇顧及幫會頻道的混亂,驅著那個叫作葉非衣的女劍客首先傳送到了清潤原。
場景剛一刷出來,傳送石邊上居然圍著幾個攔路做生意的冷劍盟小號,攤子的看板齊刷刷地礙眼,葉箏乾脆手起刀落當了一次義務城管。恰好一個叫作小雪初晴的四十多級女天尊回幫會交任務,葉非衣當然不能閑著,回頭一記九星破軍打成眩暈狀態,小雪初晴嚇蒙了,只知道往回跑,可身上帶著眩暈狀態哪裡跑得動,直接被三刀下去贈送了一個免費地鋪。
【世界】小雪初晴:大家快回來啊!葉非衣那個死人妖又來拆咱家房子了!TAT
【世界】待我強大給你天下:我暈,人還沒集合完畢葉子你咋就動手了呢?給我留兩個!
【世界】豬與豬尋:天下你這個白癡!軍事機密怎麼能吼上世界啊!
【世界】紫玄青:葉非衣,你要動手可以,但不能不講道理吧!現在幫裡主事的人都不在,到底是誰惹你了,你給我們解釋一下?
【世界】葉非衣:我只負責殺人,不負責解釋。
【世界】逍遙散不散:小葉子又淘氣了!蘭亭呢?快來把你家的人間大炮牽回家!
【世界】待我強大給你天下:= =幫主威武霸氣,文成武德,一統江湖!
雖然會址被拆之後,十二個小時後就會復原,但十二個小時內都沒法補給,不能種植,不能跑商,畢竟也很蛋疼。冷劍盟的人已經開始大量回撤,破碎虛空過於空虛的會員們也一批批出現在傳送石邊上,霎時間火球、冷電、冰霜、毒氣紛紛上場,你來我往各種熱鬧,網速也隨著資料的大量交換而變得越來越慢。
殺死其他玩家之後,角色會獲得一點罪惡值,名字也會跟著變成紅色。紅名狀態的人物無法進入城市,因為一旦被系統NPC捕快發現,就會被抓進天牢關到紅色消退之後才會放出來。如果被其他玩家或者怪物殺死,則會被流放到紅沙島無意義地看風景好幾天,所以只要不是變態,大概都不會讓自己紅得太厲害。
葉非衣來得最早,這會兒頭頂的名字已經紅得快要滴出血來,也就成了最顯眼的打擊目標,周圍的攻擊幾乎都沖著她來,而破碎虛空這邊的藥師都在瘋狂地給她加血消狀態,葉箏眼看著血條唰的一下空了,再唰的一下回滿,人生玩得果然是心跳啊。
小雪初晴也算有骨氣,不斷地死,不斷地復活,每次躺下必然都要冒出一句以死人妖三個字開頭的罵詞,對仗工整,氣勢磅礴,就是詞彙量貧乏了點,傷害值實在有限。
而這場混戰的源頭子夜安琪根本就沒有出現,甚至連一個泡都沒冒。
【私聊】蘭亭無序對你說:葉子,我就出去買個夜宵的工夫,你怎麼又和冷劍盟對上了?
葉箏從耳機裡聽到了刺客隱身靠近的音效,迅速打斷自己的連招,接了一個群體攻擊技能八方風雨,瞬間把靠近的刺客崩了出來,跟著羚羊掛角挑空一個,迅速突出包圍圈,拉開安全距離。
【私聊】蘭亭無序對你說:裝酷不理我?
葉箏瞬間無奈,不是她狂霸酷帥拽所以不屑於解釋,而是她真的沒空打字啊!
就在這一瞬間,頭頂子夜安琪名字的刺客忽然顯形,鶴立勢加魁星踢鬥搶斷了葉非衣的退路,然後傻愣愣地不用技能開始平砍。
雖然搞不明白她到底想幹嗎,但送上門的菜豈有不吃的道理。
葉非衣迅速轉身,跟著掃葉加爆氣,幾刀下去,子夜安琪的血就見底了。
【世界】蘭亭無序:大家都住手。
時空好像瞬間被撕裂,一大半的人都停了下來。
蘭亭無序雖然是破碎虛空的人,但因為他是全區第一藥師,常有人借他去打工,所以大家都給他幾分面子。如果這個五十五區還能有一個從破碎虛空、無敵天煞和冷劍盟走過也不被揍一下的人,那非蘭亭無序莫屬。
青衣藥師出現在傳送石旁邊,瞬發了一個九轉丹行,瞬間補滿了子夜安琪的血條。
【當前】子夜安琪:蘭亭哥哥你終於來了!T-T
深冷的寒夜,葉箏的心就像被灌進了一堆冰碴兒。
葉非衣再次出手,已經用上了強力的風捲殘雲連招,而子夜安琪完全不還手,也還不了手。
【當前】蘭亭無序:葉子你也住手,別跟小孩子一般見識。
青衣藥師跟著拋出了手中的針,對著葉非衣上了一招封脈定身。
中了定身狀態的葉非衣就這樣跟個石雕一樣杵在了戰場中央。
冷劍盟的人終於意識到報仇的機會來了。
葉非衣無法閃避,也不能用道具,無數的技能就這麼亂七八糟地砸到她身上,不出十秒,這個傳說中的大神就這麼靜靜地躺下了。
系統:蘭亭無序對你使用了浴火重生,你接受復活嗎?
【當前】蘭亭無序:葉子我錯了,快起來吧。
葉箏冷笑一聲,直接點了否。
系統:蘭亭無序對你使用了浴火重生,你接受復活嗎?
葉箏再次點了否。
【當前】蘭亭無序:葉子別鬧了,快起來吧,你這個狀態自然復活會被流放紅沙島的。
葉箏扔開滑鼠,靠在椅背上自嘲地笑。
她總算明白自己為什麼那麼討厭子夜安琪了。
蘭亭無序就站在那裡,頭上頂著一行字——葉非衣的夫君,子夜安琪站在他的背後一副小鳥依人楚楚可憐的模樣。
嘖嘖,嘲諷值瞬間破表啊。

葉非衣沒有接受蘭亭無序的好意,復活的時候自然就出現在了紅沙島上。
紅沙島,島如其名,觸目所及就全是各種紅色,淺紅色的沙子、褐紅色的岩石以及從島中心乾涸的瀑布頂上緩緩蔓延而出的金紅色熔岩,還有全島亂跑互相鬥毆的各色紅名玩家,極其形象地刻畫了地獄的景象。
這種地方,是個人都不會想來第二次。
葉箏不想看蘭亭無序道歉,不想看幫會裡那群豬解釋子夜安琪跟蘭亭無序的關係,更不想一群八卦黨圍著她採訪心路歷程。於是她遮罩了所有頻道,然後徑直朝島中心走,七拐八繞,確定不會被發現之後,才盤腿坐了下來。
難得的安靜。
哀怨?不是葉非衣一貫的風格。
憤怒?你氣死了人家也不會少塊肉。
於是葉箏只能坐著靜靜地掛紅,順便掏出錘子、砧板練生活技能鍛造。
如果不是個性足夠強悍,一個女人怎麼能做五十五區最大幫會破碎虛空的會長。
破碎虛空最初建立的時候的會長其實是待我強大給你天下,可是他的領導方針一直都是妥協退讓,眼看著沒有出頭之日了,恨鐵不成鋼的葉非衣終於忍無可忍一腳踹飛了他。
做一個會長很難,做一個大幫會的會長更難。
指揮副本、領導公會戰、招新、外交、帶小號、分裝備,所有事情幾乎都要到會長這裡折騰一番,連情感危機、心理失衡之類的事也得靠會長大人來充當神父加心理醫生,如果她真的事無巨細什麼都要管,那是多麼恐怖的工作量。
所以葉箏的風格就是這樣,不糾纏,不妥協,不做多餘的事。
幫會之間難免有摩擦,更何況破碎虛空的會員人數充分地說明了人口問題的嚴重性。葉箏絕對沒心情跟別人嘴炮,不是她故意耍酷,而是她深深地明白要解決爭端,武力往往比駡街更加有效。
這樣一個人放在網遊裡,絕對比人妖更像人妖。
澄清?怎麼澄清?
照片,可以是別人的;視頻,可以請個漂亮女孩代勞;YY,你不知道有種叫變聲器的玩意嗎?
當一個謠言被廣泛傳播之後,往往比真相更像真相。
“葉子,多虧老天爺把蘭亭無序賜給了你,否則依你這個性怎麼嫁得出去?”給你天下不止一次深深感歎。
蘭亭無序微笑:“你不懂,葉子在我面前就是個小女人。”

當當!當當!當當!
來往的紅名玩家不少,但敢於跑來找碴兒的一個也沒有。
就算葉非衣正在裸奔,這個名字依然代表了五十五區的巔峰水準,雖然誰都想來戳兩下,可誰都知道戳了也是白戳。
於是那個頭頂紅名的白衣女劍客就這麼在紅沙島的陣陣海濤聲中發狠地敲打了幾個小時的裝備。
就在她製造了近百件垃圾後,系統忽然發來了警報。
系統:您的裝備持久已經告罄。
好吧,殘酷的現實告訴咱們,就算心不痛,手也是會痛的。
頭頂的紅色剛消退了一點,出島肯定是不可能的。再砸下去,裝備破損消失了,她估計得鬱悶到自我毀滅。反正這裡窮山惡水四下無人,乾脆扒了裝備一砸到底算了。
葉非衣剛把衣服扒了個精光寄給小號去修理,她頭頂上忽然挨了一記天雷轟。
誰敢偷襲老子!你有種!
她一怒之下使了個鴻飛碧落,手中的錘子破空而去。
靠!平常使出鴻飛碧落,厲風劍青芒閃爍劍氣如虹,特效無比炫目,今天這一錘子真是天昏地暗日月無光,只見那個偷襲她的女天尊腦袋上冒出了一個灰色的兩位數傷害之後尷尬地飛回。
裸奔、無增益狀態、敵方先手,葉非衣輸得毫無懸念。
【系統】:你被末路狂仙殺死了。
九十級女天尊開了逍遙遊飄浮在半空,水袖飛揚舞動,從腰肢上纏繞到臂彎上的金色飄帶展成翅翼翩躚飄飛,腰際的彩羽裝飾絢麗奪目,整個人就像一隻浴火的彩鳳自金紅色的火焰中升騰飛旋,漂亮得讓人挪不開視線。
只可惜,她腦袋上頂了四個字:末路狂仙。
末路狂仙這幾個字在《大召喚師》五十五區絕對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誰也不知道這個女天尊號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莫名其妙就滿了級,莫名其妙一身滿鑽+12紫裝,莫名其妙就進入了高手榜前十位。不組隊,不加入幫會,不參加區服活動,不跟任何人來往,就是本區最資深的老玩家也沒見過他在世界頻道說過一句話。
他鍾愛的事情只有一件:PK殺人。
沒藥了,殺人。要過路,殺人。練操作,殺人。閑著沒事,殺人。
他信奉的人生信條也只有一條:老子開心。
他可以閑著沒事站在採集區外面專殺無關的路人,開心。他可以到各個野外BOSS刷新區搶劫小號,開心。他可以掀翻所有在安全區外做生意的攤子,開心。他可以沖進月老廟把正在結婚的夫婦撂倒在地,開心。
天尊的攻擊力非常可怕,同時防禦力也低得可怕,這個職業就是強大與脆弱的矛盾集合體。
很少有這麼能惹事的人,更少有這麼能惹事的天尊。
在鍵盤網遊的世界裡要成就一個大神,要麼等級高,要麼裝備好,要麼操作NB。
而末路狂仙等級高、裝備好且操作NB。
對於五十五區玩家來說,末路狂仙並不僅僅是個大神或者是個賤人,而是個很賤的大神、很神的賤人。
這樣一個人,怎麼可能不是人妖!怎麼可以不是人妖!
於是,五十五區最著名的兩個人妖大神在紅沙島完成了歷史性的會師。
同在一個區,自然是抬頭不見低頭見,葉非衣和末路狂仙一旦遇上必定交手,唯一的區別在於,每當末路狂仙占上風的時候,葉非衣的結局必然是躺在地上;葉非衣占上風的時候,末路狂仙必然是一溜煙逃得連根毛都不剩。
雖然葉非衣不是第一次死在他手裡,卻是第一次死得那麼悲慘。
【當前】末路狂仙:葉非衣?
【當前】葉非衣:= =
這絕對是葉箏第一次看見末路狂仙說話。
他用絕對俯視的視角在葉非衣的屍體上方停留了很久,但葉非衣此刻什麼裝備都沒穿,到底有什麼可看的?
當一個人妖對另一個人妖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坐在電腦前的葉箏忍不住打了個冷戰。
【當前】末路狂仙:你被盜號了?
敢情這貨遮罩了所有的頻道,連剛才這麼熱鬧的狗血大戲都沒看到。
【當前】葉非衣:是的沒錯。
一道白光降臨在葉非衣的屍體上。
【系統】末路狂仙對你使用了返生符,你接受復活嗎?
末路狂仙是敵非友,葉非衣也拿不准他到底想幹什麼,猶豫了幾秒之後到底還是點了接受復活。
“啊!死人妖我殺了你!”畫面剛剛從黑白變成彩色,一句謝謝還沒說出口,頭頂大紅名的小雪初晴已經呼嘯著撲了過來。
末路狂仙抬手一個天雷轟就把小雪初晴炸了個黑白分明。
葉非衣同情地望著她。
誰讓你打擊面這麼廣,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死而無憾啊。
末路狂仙轉過身來申請交易,然後在交易介面放上了幾件劍客裝備。雖然都是沒經過打孔強化的光板,但就這麼幾件東西,目前的價格也達到了四位數。
葉非衣此時的感覺不是被餡餅砸到了頭,而是在大街上親眼看到小怪獸大戰奧特曼。
【當前】末路狂仙:快點收下,別拖時間。
【當前】葉非衣:為什麼要幫我?
【當前】末路狂仙:五十五區能跟我過招的人並不多。開屠殺,一招秒,撿東西,這個模式確實很痛快,可是時間長了也會膩味的。
【當前】葉非衣:……
門口傳來鑰匙轉動聲,葉箏還沒回頭,已經被連人帶椅子摟在了懷裡。
“葉子,為什麼遮罩聊天還不接電話?還在生氣?”背後的人話語裡含著笑,滿滿的都是寵溺,“我買了麻辣燙,快趁熱吃吧。”
葉箏扯開他的手,慢慢回過頭,那個人裹著厚厚的羽絨服,臉凍得發紅,一碗熱騰騰的麻辣燙就放在桌上。
加辣,不加醋,頂上紅油裡漂著細切的香菜。
“吃完了再和你算帳。”葉箏攬過麻辣燙大快朵頤,食物畢竟是無罪的。
“是是是。”他順手解下圍巾,然後坐在旁邊托著腮幫看她吃。
一個吃著,一個看著。吃的過癮,看的有味。
“看什麼看!陳諾,再看我就當場辦了你!喀喀……喀!”葉箏自認為自己的吃相絕不值得用這種欣賞藝術品的態度仰望,不過她仍然喜歡這種感覺,有時候她甚至覺得這種默默無語的時刻已經是一種極致的幸福。
“行行行,我隨時躺平任老大調戲……看你辣得……我給你倒水。”他苦笑搖頭,轉身去了飲水機那邊。
是的,葉箏從來就不認為那個叫作子夜安琪的3D模型真的有能力從她身邊搶走蘭亭無序,因為這個人不只是葉非衣在《大召喚師》的夫君,更是葉箏現實中的男朋友。即使她遮罩聊天,也不接電話,蘭亭無序還是可以直接跑過來找她。
汩汩的熱水湧進杯子,瞬間在他的鏡片上蒙了一層氤氳的水霧,然後他把杯子放到一邊,取下大黑框眼鏡擦拭,舉手投足很是溫柔。
蘭亭無序就是這樣的人,溫柔,淡泊,知足常樂。
葉箏與他最初在《大召喚師》的邂逅跟所有網遊小說一樣,唯一不同的是,人物從狂霸酷帥真大神和溫柔似水好奶媽變成了狂霸酷帥女漢子和溫柔似水好奶爸。
時間已經過得太久,大家只知道這兩個號已然成神,卻不知道蘭亭無序為了給葉非衣湊裝備,從八十級開始一直是一身垃圾,葉非衣為了給蘭亭無序刷一把治療藥師九十級頂級武器奇跡,拼著千萬分之一的掉率刷了整整一個月的怒焰狂龍。
兩個人一起升級,一起刷本,一起打怪,兩人之間那點事情周遭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可蘭亭無序偏偏就說不出喜歡二字,惹得大家都跟著著急上火。
直到有一天,葉非衣終於忍無可忍扛著厲風劍橫在他脖子上問:“你今天到底從不從了我?”
蘭亭無序還在猶豫,結果葉非衣狂性大發,直接開紅當場劈了他,然後把他拖到月老廟成親。
幫會頻道濃煙滾滾,一排椅子四腳朝天。
所以現在會裡的口徑出奇地一致:葉非衣強搶民男!
《大召喚師》的成親需要喜服、紅燭、三媒六證,然後由男方求親,女方確認之後開始正式拜堂,拜堂完畢後,可以選擇各種檔次的花轎巡遊在主城龍騰巡遊一圈。
三媒六證一般由男方準備,而葉非衣在求婚之前已經把一切都準備妥當,到了NPC那兒,她一時腦抽想點個求婚玩玩,於是乎,他們倆成為《大召喚師》第一對女婚男嫁的玩家。(葉非衣:= =)
瀟湘夜雨,鮮花塗城。
當天晚上巡遊的花轎走遍了整個龍騰城。
葉非衣騎著高頭大馬頻頻作揖,蘭亭無序坐在花轎裡含羞帶笑。
有人把這個場面當作BUG,截圖發給《大召喚師》的開發公司巨集宇網路,得到的回復是:這個不算BUG,而是充分考慮了玩家互動的可能性之後做出的個性化設定!
一旦接受了這個設定,圍觀群眾徹底陣亡了。

兩人的感情從網路走向現實的時候,第一次見面的場景絕對令葉箏畢生難忘。
葉箏說:咦?原來你是我們學校的學長?
蘭亭無序:咦?原來你真的是女生?
葉箏:= =
蘭亭無序就讀於中文系,而葉箏讀的是歷史系。
在中文系放眼一望,非GAY則娘,唯一的幾個優質資源還都被內部消化了,而蘭亭無序就是葉箏撿了個大漏才淘來的精品。
蘭亭無序畢業的時候葉箏剛大三,為了能就近照顧她,蘭亭無序放棄了某大某體編輯的職位,毅然決然地選擇了某本地公司的日常文書。
這個選擇無疑是大材小用,殺雞用了牛刀,令無數師長親友大跌眼鏡。
等到葉箏畢業之後,她跨界選擇了某知名企業的宣傳策劃幹得風生水起的時候,他依然守著那份文書的差使,幹得非常開心且滿足。
對,還是那三個詞——溫柔,淡泊,知足常樂。
他雖然給不了驚天動地、死生契闊、死了都要愛的傳奇,但能給你最真實而溫暖的呵護,無不良嗜好,收入不多但穩定,絕對是完美的結婚對象。
而這樣的脾氣加上人見人愛的藥師職業,在網路遊戲的世界裡必然搶手得要命。
“雖然我很高興你為我吃醋,不過安琪就是個沒長大的小孩,你何必跟她一般見識。”眼看著葉箏的怒火隨著被填飽的肚子逐漸熄滅,蘭亭無序再次提到了這個名字。
“呵呵!”葉箏冷笑一聲。
之前子夜安琪明明一直隱身看別人拼命,等到蘭亭無序來了才忽然現身跑過來送死。如果這不是出自她的精心設計,只能說這個世界真是充滿了不可思議的巧合。
“葉子,別生氣了,好不好?”蘭亭無序的語氣溫柔得像蜜糖,聽到這種哄小孩的語氣,在職場上摸爬滾打磨煉到刀槍不入境界的葉箏也常常忍不住把自己當成了三歲小孩。
“想要我不生氣?好……”葉箏摟住他的脖子,順著肩頭的弧線一層層剝開他盔甲似的冬衣,“陳諾,看你今晚的表現。”
“臣領旨。今夜必定床上床下鞍前馬後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唔……”
“閉嘴!”
“老大威武。”
窗外的雪在窗簷上積了厚厚一層,室內潮濕的水汽蒙在窗戶上,天空中灰沉沉的彤雲和五顏六色的霓虹燈就在水汽氤氳中勾勒著這個都市光怪陸離的側影。
葉箏靜靜地躺在蘭亭無序懷裡,指尖無意義地在他肚皮上畫著一二三四五。
令人安心的體溫,往往比一個男人本身還重要。
那是一種無與倫比的歸屬感。
那種歸屬感隨時都在提醒你,你被這個世界需要著。
“葉子,你睡不著嗎?”
“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在一起的時候我說過的話嗎?”
“你絮絮叨叨說了那麼多話,我哪知道你指的是哪句?”蘭亭無序把身體蜷成守護的弧度,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吻。
葉箏望著天花板上被霓虹燈映出的各色光影,輕輕地說:“如果有一天你不再喜歡我了,那一定要第一個告訴我,我會靜靜地走開。不要背叛了我,然後把我一個人拋在原地。”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