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除夕至初二春節期間,物流配送將視情況調整,請依出貨/取貨通知函為主,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網路書店祝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豹子洞:中國1957右派亡命者與山民的苦難史
定  價:NT$670元
優惠價: 9603
可得紅利積點:18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1.一個五七受難者(1957年的整風反右運動,是中共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文字獄),飄泊流浪在偏僻的長白山麓豹子洞,一段驚心動魄的山民苦難故事。
2.本書內容表現歷史真實故事,情節跌宕起伏。

內容簡介

 這是一個極其悲慘的故事。齊少丘,是一個出身農家的窮孩子。經過刻苦自學,成了一名大學生。1957年,共產黨開展整風運動,號召廣大知識份子捧出耿忠的心,向「三害」展開批評。熟料赤誠的話音未落,引蛇出洞的「陽謀」悄然降臨。信徒頓成蛇蠍,忠言無異毒鴆,鐵冠加頂,人成另類。侮辱摧殘,酷刑折磨,不一而足。十年浩劫一降,群魔亂舞,神州成為屠場。倒楣鬼求死不忍,求生不能,齊少丘毅然走上逃命的路。流亡長白山,成了盲流木匠。殊不知逃出狼窩,進了「豹子洞」。不忍卒睹的人間慘禍,

房文齋

筆名魯鈍,中國山東青島市人。1946年6月參加工作。先任小學教師,後在各級行政部門任職。1960年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畢業,1979年3月到濰坊學院任教。離休前,任濰坊學院文學與傳媒學院教授。現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

出版長篇小說:《鄭板橋》、《空谷蘭》、《辛棄疾》、《鄭板橋外轉》、《紅雪》、《夢斷秦樓》、《朱元璋》、《仰止坊》、《揭密金瓶梅》等十部。其中,《辛棄疾》榮獲山東省1996年度精神文明建設精品工程獎。

主編與參編之中國大專教材和輔助教材十餘種。專著包括:《小說藝術技巧》、《金瓶梅新證》、散文集《莽原霜花》、詩集《燼餘詩存》、回憶錄《昨夜西風凋碧樹》等作。

同樣在此處上演。他巧妙地偽裝自己,儘量幫助痛苦掙扎的山民,僥倖沒有將性命丟棄在長白山麓……

本書目次 攔路的餓狼
盲流的誘惑
「狗崽子」
雪窩裏拖出個啞巴
告狀的「罪人」
帶甜味的「山裏紅」
反革命的「反骨」
野人行蹤
蝙蝠洞的秘密
馬料大案
倒楣鬼的風水
老地主的歸宿
副業組的喜劇
酒宴詠歎調
洪水的禍與福
升大學插曲
「棒槌」
跳大神與忠字舞
冰冷的渾江
豹子洞的槍聲
尾聲
內容試閱 攔路的餓狼

攔路的餓狼

血紅的夕陽,掛在西山之巔,彷彿一位經過長徒跋涉後急於跟親人團聚的漫遊者,越是接近腳下的群峰,腳步變得越加急驟。

灌木叢生、滿布厚厚積雪的山路上,自南向北來了一個挑擔的高個漢子。年齡不過四十歲,頭戴三開棉帽,身穿一件多處綻露著棉絮的黑大衣,腳下是一雙幾乎辨不出顏色的布棉鞋。他的右肩上橫著一根木棍,前面掛一隻扁長形木匠工具箱和三把木鋸,後面是一個麻袋片包裹的鋪蓋卷。一看便知,這是一個走鄉串村,「吃百家飯」的木匠。他腳步蹣跚地向山上走去,每挪動一步,都要付出極大的氣力。顯然,他已經非常疲勞了。

這是長白山區少有的暖春。厚厚的積雪表面,浮著一層雪水,人走在上面,一不留神,便會滑倒。從沾滿泥漿的衣服上看出,他已經摔過不少跟頭。此刻,他不斷地扭頭張望已經銜山的赤褐色夕陽,急促地喘息著,用力移步向山上爬去。

「啊——」一聲驚呼,他的身子一趔趄,又一次重重地摔倒了。擔子撂在一旁,四肢撲地,臉頰貼到了雪地上。過了許久,仍然一動不動。他覺得身上一絲力氣也沒有了,而痛苦的往事,卻在心頭奔騰不已……
只經過一個晚上的速成課,不到兩個月的實踐,他躍身一變,成了「木匠」。在內弟家過完了春節。他帶著三岳姑母及一個本家弟兄的位址,滿懷憧憬地去了關東山。
先去投奔的,是一位本家族兄。
族兄住在遼寧省東南角的桓仁縣太平甸。那裏群山連綿,與朝鮮接壤,估計是個安全的地方。族兄就是因為家庭是富農成份,忍受不了歧視,二十年前逃到這裏落了戶。得知他的遭遇,族兄十分同情,立刻多方給他攬活。他先給一家姓黃的打了一對箱子,又給另一個姓劉的做了炕琴。一炮打響,村裏人齊誇「那木匠好手藝」,約他做活的接連找上門。

現躉現賣的「手藝」,經受住了考驗,他完全放心啦。打算在這裏安營紮寨,幹上個十年八載。不料,訂活的社員忽然紛紛毀約。這家說:「眼下吃的困難,等秋後再做。」那家說:「俺的木頭太濕,擱些日子再說吧。」
不到一個月,情況突變。他百思不得其解,猜不透問題出在哪裏。瞅著明亮的日影,在窗戶酃上慢慢挪動,一待就是二十多天!

他是個「轉軸命」,除了生病,平生未閑過三天。當幹部時,每次工作調動,總是談了話就走,去了就上班。現在讓他幹呆著吃人家的閒飯,就是族兄供得起,他也消受不了。況且,事情來的太蹊蹺,後面肯定掩藏著說不清的險情!
出關之後,他身穿再生布工作服,說話儘量用農民的語言,避免滿口文辭的知識份子腔,怎麼會引起懷疑呢?

太平甸子不太平,只怕厄運要再一次光臨!
正在無計可施,來了一個串門的瞎子。他正閑得發慌,索性耐著性子,聽瞎子擺龍門陣。抽著用小學課本卷成的葉子煙捲兒,瞎子講起了自己的身世……
他姓張,今年七十二歲,年輕時帶著老婆來到東北,下煤窯給日本人挖煤。由於老婆頗有幾分姿色,不久,便被一個皇協軍小隊長霸佔了去。他找上門,又哀求,又下跪,向人家要老婆。老婆沒要到,情受了一頓榆木杠子。他被工友抬回來,一躺就是兩個月。等到養好了傷,花花綠綠的世界,永遠不再屬於他——他被氣成了青光眼。眼前一團黑,哪裏去找生路?他想一死了之。摸索著來到井邊,俯身往下投。卻被人從後面抱住了:「咳!這麼拿命不當回事!沒了眼,就非死不可?說書,算命,不都是瞎子幹的營生?難道你的鼻子底下沒長嘴,比別人少根舌頭?」他感謝好心人的搭救,照著自己頭上狠敲兩拳頭,抹抹眼淚,扭頭往回走。拜一個老瞎子做師傅,跟著串了三年山溝。

出徒後,來到陌生的太平甸安頓下,敲著竹板串四鄉,成了正而八經的算命先生。世間的事,就是這麼怪,人們瞪著明察秋毫的雙眼,卻去祈求黑白不分、方向不辨,靠一根木棍引路的瞎子,指點避禍趨福的途徑。木棍兒領著張瞎子走溝串戶。手裏的兩塊竹板,敲著有節奏的劈啪脆響,向人們宣告:指點迷津的算命先生大駕光臨。他掐著手指,口中念念有詞,一本正經地「審囚」。側著耳朵細辨弦外之音,繞著圈子套出心底之迷。連猜加溜,語意雙關,居然十次九准,成了名揚一方的「神算」。不愁饑,不憂寒,一條算命路,他整整走了四十年。

不料,一天早晨,陰陽突變,好運被災星趕走:算命成了「四舊」。順理成章,他成了傳播迷信、矇騙人民的壞蛋。於是,跟「走資派」、「四類分子」一起,掛上大牌子,結伴遊街。由於「認罪態度好」,半年後得到「解放」,被送到生產大隊敬老院養起來。因禍得福,每天抄著敲熟竹板的雙手,靜待三頓小餷子粥……
有滋有味地抽完了一支煙,瞎子方才雙眼「望」天,關注地問道:「陶師傅,聽說眼下活路不湊手?唉,不是當年啦,如今的關東山,難闖著哪!」他仰著頭,思索了一陣子,彷彿不經意地說道:「咳,耍手藝的人,閑著兩隻手靠啥吃飯?偎在熱炕頭上屁股敢情舒坦,可肚子不讓戧呀!話又說回來啦,地點和時運,相生又相克,只要找著與財運相合的地點,不愁沒有好財發。陶師傅,我來給您掐算、掐算──看看財運在哪方,怎麼樣?」
讓瞎子算命?簡直是匪夷所思,他從來不相信這一套!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