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親密對手(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29.8元
定  價:NT$179元
優惠價: 87156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他們的相識,始於棋逢對手的較量。然而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已丟盔棄甲,甘願認輸。
藍鳶星耗時四年最驚豔的黑道言情大作,原名:《對局》

一邊是使命,一邊是愛情。一邊是天堂,一邊是地獄。
她完成了光榮的使命,卻背叛了深愛的男人。
當她帶著回憶決定開始新的生活
卻遇到了她命中最閃亮的……剋星!

七年前,她是帶著面具隱藏在魔鬼身邊過著驚心動魄生活的黑街女王安娜。
七年後,她是沒心沒肺工作在雜誌社裏過著簡單愉快生活的白領麗人河洛。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底線,河洛的底線便是那段無人為知的過去。沒有人知道她深埋在心底的傷究竟是什麼,只有她自己最清楚,那是以生命為代價終結的一份想愛卻不能愛的感情。
作為軍人,她光榮地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她無悔;可作為女人,她殘忍地背叛了深愛她的男人。在之後的人生路上,她背負著沉重的良心債前行。三年後,當她決定帶著回憶準備開始新生活的時候,那個本以為天人永隔了的梟雄般的男人死而復生,回眸即可相望。然而,另一邊是安穩毫無負擔的新生活以及滿滿的心動,她該何如選擇?

 

藍鳶星,祖籍山東,現居加拿大。最大的優點是樂觀。最大的缺點是做事兒沒計畫。愛好旅行、攝影、美食,酷愛瑜伽。文字帶給我的感覺很像瑜伽的冥想,沉浸其中,很舒服,很快樂。  
已出版作品:《離婚以後》《城外的月光》

 

第一章 別有用心的閃婚
第二章 不能揭開的秘密
第三章 浮出水面的身份
第四章 黑街女王的手段
第五章 一家三口的開始
第六章 幕後黑手的蠢動
第七章 鏡花水月的幸福
第八章 激情四射的週末
第九章 淚水祭奠的重生
第十章 閃婚背後的真相
第十一章 不見刀光的試探
第十二章 地獄歸來的故人
第十三章 靈魂碰撞的共鳴
第十四章 迷霧重重的綁架
第十五章 螳螂捕蟬的遊戲
第十六章 故人重逢的暗湧
第十七章 新歡舊愛的較量
第十八章 天平失衡的愛情
第十九章 一念之間的掙扎
第二十章 生死較量的前奏
第二十一章 彼此坦誠的心意
第二十二章 孤注一擲的決定
第二十三章 決戰將至的狂歡
第二十四章 塵埃落定的較量
第二十五章 破繭成蝶的領悟
第二十六章 攜手今生的幸福

 

日子晃晃悠悠地過著,鑒於娘親的緊迫盯人,已婚人士何洛行為舉止收斂了許多,每天下班就按時回家。速食麵吃得太多也膩味了,於是她從網上列印了不少菜譜,自己在家學著煮飯打發時間。
黎銳楓很忙,早出晚歸,三餐很少在家吃,兩人見面的時間也有限,偶爾晚上一起坐在客廳裏像模像樣地聊會兒天,話題也多半是夾槍帶棒的互相試探。這兩位同志的嘴巴都相當的嚴,你來我往地交鋒數次誰都沒法從對方嘴裏探得什麼有價值的資訊。
周冉倒是沒有再去雜誌社堵人,只是隔三差五地給何洛打個電話隨便聊些家長里短的話題,追求之事沒有繼續掛在嘴邊,何洛見狀也放鬆不少,試著把他當成普通朋友來看,倒也不再那麼回避與抗拒。他的保安公司籌建得異常迅速。他說他在市郊的山上買了一大片地,準備開發成訓練場,公司不僅提供私人保鏢租賃業務,還準備開展傭兵訓練營,把美國私人保安公司那套一點兒沒落下地全搬了過來。既然攤子鋪得這麼大,肯定得有合適的人才行。哥們兒利用自己以前的關係從美國挖來了幾個退役的特種兵,其中一個年近四十的中年男同志以前竟然是海豹突擊隊的,令何洛禁不住連連感歎周冉的人脈之廣。
損友們天天依舊是奪命追魂連環Call,勾得何洛心癢難耐。這天晚上,黎銳楓還在店裏忙,何洛陪他父母共進晚餐扮演了兩個小時的大家閨秀之後,準備偷偷地去享受一下久違的夜生活。娘親昨天出差了,她最近表現得不錯,娘親對她有所放鬆,估計出差的時候不至於無聊地繼續打電話去她家查崗。
雷諾見到黎太太出現在店裏,驚喜得連連起哄,弄得何洛頓時成了被圍觀的稀有動物。眾人大肆鄙視了黎太太一番,說她結婚後立馬從禦姐淪落成“夫管嚴”,天天跟小媳婦似的貓在家裏伺候黎先生,儼然已經沒有了千杯不醉獨侃眾人的萬丈豪情。
何洛被他們鬧得耳朵嗡嗡直響,連忙自罰三杯以示求饒。雷諾開了個大包房,眾人把酒言歡引吭高歌,氣氛熱鬧得一塌糊塗。燈光昏暗霓虹閃耀之下,何洛端著杯紅酒微笑著坐在沙發上,盡情地享受著這頹廢奢靡的夜晚。酒精麻醉了大腦,身心都極致地放鬆。
雷諾已經喝得有了幾分醉意,他踢開身邊的人,叼著根煙湊到何洛身旁道:“你認不認識一個叫王建軍的?”
“認識,怎麼了?”
“最近他經常來我這兒消遣,有意無意地打聽你的事兒。”
何洛皺了皺眉,淡然道:“無所謂,他喜歡打聽就讓他打聽好了。”
雷諾嘿嘿一笑:“那哥們兒是不是對你有意思?臉帥條兒正身手又好,比你們家黎先生強多了吧?”
“你怎麼知道他身手好?”
雷諾一聽,頓時來了精神,侃侃道:“他經常跟幾個老美壯漢來我店裏喝酒,有一次碰上有幫人在店裏鬧事,那哥們兒以一敵八,輕輕鬆松全撂倒。我跟他聊了幾句,才知道他準備開保安公司,我已經從他那兒預訂了職業看場子的,是他的頭一個客戶,那哥們兒說給我打折!”
何洛聽得哭笑不得:“看不出周……王建軍還挺有兩下子,這麼快就有生意上門了。”
雷諾盯著她,八卦兮兮地道:“你們是怎麼認識的?那哥們兒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偶然之下認識的,一般朋友。”何洛輕描淡寫地道。
雷諾明顯不相信,“他開口閉口‘洛洛、洛洛’的,僅僅是一般朋友?騙誰呢?”
何洛不答,沉默地喝著杯中酒。
雷諾又道:“你家那位什麼時候拉出來放放風啊,捂得這麼嚴實難道是帶不出手?”
何洛霸氣十足地瞥了他一眼,冷冷道:“我能跟個帶不出手的人結婚?反正比王建軍強,你就甭瞎打聽了。”
雷諾看出她的不耐煩,沒有再追問。隨即轉頭招呼著要點歌,點他最愛唱的那首《十五的月亮》。
何洛回家的時候已經淩晨兩點多了,意外的是,黎銳楓竟然還沒睡。只見他坐在客廳的觀景臺上,靠著軟軟的絨毛墊子望著窗外出神。衣服沒換過,不知道在那裏坐了多久。
何洛想了想,輕手輕腳地走過去。黎銳楓很警覺,未待她走近就轉過了頭。
“回來了?”他淡淡地道。
身上的煙味酒味太濃,何洛在距離他兩米遠的地方停住腳,笑著道:“半夜不睡覺,玩憂鬱呢?”
“今天有個人去店裏找我,說是你朋友。”
“……”何洛迅速鎖定目標,除了周冉不作第二人想。
黎銳楓很快就肯定了她的猜測。
何洛心頭躥起一股莫名的火,恨不得立刻把周冉拎過來暴打一頓。靜默了片刻,她不動聲色地道:“他找你幹什麼?要求跟你單挑?”
黎銳楓笑:“有城府的人不會做出這麼衝動的事兒。”
何洛默。雖然在她面前周冉總是嘻嘻哈哈的沒正形,可她很清楚周冉的心機和手段。否則他的上級也不會屢次派他去執行那些危險性高週期又長的臥底任務。他說他在上一個任務中暴露了身份所以激流勇退,現在想來,這種暴露多半有幾分是他刻意為之。
黎銳楓見她沉默不語,想了想,道:“他喜歡你,他也絲毫沒有掩飾這一點。我看得出他對你有志在必得的信心。”
何洛望著他,面無表情地道:“除此之外呢?他還說了什麼?”
黎銳楓深邃的雙眸裏閃過幾許犀利的冷光,頓了頓,他淡聲道:“有價值的消息他什麼都沒有透露。從他的言談中我只得出一個結論:他一定跟你那段無人知曉的美國生活有關。另外,我想王建軍應該不是他的真名吧?”
“你查過他?”何洛的面色頓時變得森冷,“黎銳楓,在他第一次出現在我身邊時你就已經知道了是不是?”
黎銳楓表情未變,淡然中染著幾分慵懶幾許倦意,聲音也依舊是低低徐徐的:“我查他,他也在查我,這很公平,不是嗎?何洛,我只是想提醒你,這個人很危險,他突然出現在你的生活中,動機肯定不單純。”
“是嗎?理由?”
“沒有理由,只是直覺。”
何洛聞言,一臉嘲諷地道:“難道你出現在我身邊的動機就很單純嗎?就算他真像你說的那樣,我的生活也只不過是從虎視眈眈變成群狼環伺,沒有本質上的區別。”
黎銳楓沒有理會她話裏的敵意,兀自靜靜地望著她。
何洛倔強地與他對視,二人久久無言。看著看著,何洛的眼前忽然浮現出另一張面孔……
桀驁的、陰狠的、霸氣的,卻獨獨對她柔情滿懷……
情不自禁中,何洛幽幽道:“我剛剛發現,原來你們有一雙如此相似的眼睛……”
“我們?誰?”
何洛被他的聲音驚散了神思,詫異於自己的失態,瞬間清醒,“沒什麼,我去睡覺了,晚安。”
黎銳楓望著她疾步而去的背影,嘴角微揚,唇邊溢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問心無愧嗎?
如果真愛了,又怎能問心無愧。
經歷了那晚的失態之後,何洛接下來好幾天都下意識地躲避黎銳楓。她進行了深刻的自我反省,不斷地告訴自己那晚純粹是因為酒精的作用才會說出那麼不著調的話。面對黎銳楓實在是一秒鐘都不能放鬆警惕。他太過於淡定太過於從容,一不留神就會被他不著痕跡地引入早就挖好的陷阱,奮不顧身地往下跳。
這天,周冉約何洛一起吃午飯。之前因為他擅自去找黎銳楓的事兒,何洛好幾天沒答理他。火了幾天,氣消得差不多了,決定出來跟他見一面,把該說的話都說清楚。
午休時間有限,兩人約在了何洛工作的雜誌社附近的肯德基見面。周冉早早的就到了,見到何洛,笑得一臉無辜。
兩人點好了餐,找了個角落的位子坐下。何洛沒好氣地瞪著他,聲色俱厲地痛斥了他擅自干涉她生活的種種失當行為。周冉就像個被老師訓斥的學生,一句話都不敢反駁,眨巴著眼睛可憐兮兮地望著她,望得何洛最後終於繃不住臉失笑出聲。
“不生氣了?”周冉笑眯眯地道。
何洛無奈地歎了口氣:“算了,反正以後別再這麼幹了。”
周冉連忙點頭:“你不喜歡我肯定不再這麼幹了。”
何洛沒再繼續糾結這個話題,隨口道:“你的保安公司籌建得怎麼樣了?我聽雷諾說他已經成了你的客戶。”
周冉得意地揚起眉:“一切順利,下個月開張。訓練場也在施工,最多三個月就能完成。開張的時候你帶著你老公一塊兒來唄。”
何洛見他態度這麼好,心裏的警惕也就少了幾分:“我肯定去,黎銳楓估計沒時間。”
周冉笑得更開心:“他來不來無所謂,你來就成了。對了,洛洛,有件事我一直想告訴你,可又不知道該不該說。”
何洛聞言,輕鬆地調侃道:“什麼事兒?只要不是你想追我的事兒,其他的事兒都可以說。”
周冉咬了口漢堡,閒話家常般道:“關於黎銳楓的,在他的檔案裏都被抹掉的秘密。其實,他是歐陽晗同父異母的弟弟。”
……
周冉輕描淡寫中丟出的這枚原子彈,令何洛的心瞬間被炸得灰飛煙滅。
歐陽晗……
刺耳的槍擊聲……
他中槍落海時望著她的那無怨無悔的眼神……
他桀驁不馴的面孔上那了然的早已知悉一切的笑容……
他跟她一樣,都從未為自己的選擇後悔過……
何洛僵硬地站起身,隔著餐桌甩手狠狠地給了他一耳光—
“這一巴掌是讓你記住,以後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起那三個字!”說罷,不顧餐廳內各種驚詫不解的目光,挺直腰杆逕自離去。
離開肯德基後,何洛出奇的鎮定。午休結束,她回到雜誌社繼續上班,聯繫了兩個作者,校對了幾篇稿子,跟同事聊了會兒天,聽王麗談了談近期的育兒感想,沒有人覺得她有任何的反常。
下班後,她開車去了市郊的一間小型修車廠。跟相熟的修車工打了聲招呼後,逕自進了後面的小倉庫。幾分鐘後她提著一個看起來分量頗重的軍綠色鐵皮箱走出來,迅速開車離開。
黎銳楓臥室門上的密碼鎖沒有換過密碼,依舊是9527。半個小時後,何洛從他的臥室裏退出來,站在門口靜靜地打量著臥室裏的每一個細節,確保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後,輕輕關上了門。接著,她又用了大約五分鐘的時間改裝了一下客廳裏的座機。七點半,一切就緒。黎銳楓通常要十點左右才能到家,她默默地坐在沙發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煙。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