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公園生活(簡體書)
  • 公園生活(簡體書)

  • ISBN13:9787511343888
  • 出版社:中國華僑出版社
  • 作者:(日)吉田修一
  • 裝訂/頁數:平裝/159頁
  • 規格:20.8cm*14.6cm (高/寬)
  • 出版日:2014/03/01
人民幣定價:23元
定  價:NT$138元
優惠價: 87120
可得紅利積點:3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獲得2002年芥川獎的《公園生活》說的是一對連彼此姓名都不知道的男女,兩個人在地鐵上結識,又在日比谷公園意外重逢的故事。他們或許是對彼此有好感的,但并不刻意展開進一步的關系。每一次在工作休息時刻的巧遇,不多問對方的背景,反而借著觀察、討論公領域(公園)里的人事景物,默默知曉了私領域的交集。更重要的是,重新審視了一次自己的生活價值與存在意義。《flowers》敘述的則是一對從外地來到東京闖天下的夫妻,當初懷抱著美好的理想,但理想卻沉入了人海的故事。兩篇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恰好形成一個對比。前者在陌生的關系中,彼此的心靈緩緩地靠近;后者則是在親近的距離中,靈魂卻逐漸疏離。……故事里的每一個人都有著不安的浮游感,渴望歸屬,可是他們只好、也只能在保持距離中,才不至于受傷得更深。
[作者介紹]
生于1968年9月14日,高中以前生活在日本長崎,后遷居東京,法政大學企業管理系畢業,以《最后的兒子》獲得第84屆文學界新人獎,步入文壇。此后陸續發表《碎片》《WATER》等作品,2002年以《同棲生活》獲山本周五郎獎,同期再以《公園生活》奪下第127屆芥川獎。
其他著作有《熱帶魚》、《東京灣景》、《惡人》、《最后的星期天》、《春天,相遇在巴尼斯百貨》、《橫道世之介》等。其中,《惡人》將吉田的文學創作推向另一高峰,一舉奪下日本兩大新聞報社(朝日新聞社、每日新聞社)的大佛次郎獎與每日出版文化獎。他借用推理小說的框架來承載一個具有純文學底蘊的故事,成功擴大了讀者群,引起熱烈回響。2011年改編的同名電影再一次大獲成功。
吉田修一擅長描繪年輕人在都市生活的當下心情,貼近生活的描述引發無數讀者共鳴。他自己十八歲才到東京,覺得自己“既不屬于東京,也不屬于故鄉”,在兩者之間游移的孤獨和鄉愁,就成了他書寫的動力。
  “本書包含芥川獎獲獎作品《公園生活》與《FLOWERS》等兩個中篇作品。吉田修一擅長描寫年輕人在都市生活的當下心情,其貼近真實的文字描述,尤其容易引起讀者的共鳴。他自己十八歲才到東京,覺得自己即不屬于東京,也不屬于故鄉,因而在兩者之間游移的孤獨和鄉愁,就成了他書寫的動力。《公園生活》是以東京日比谷公園為背景的小說,由于日比谷公園周圍大樓林立,分別是帝國大飯店、霞關的政府聯合大樓等,可說是都會叢林的正中央。很多人便會借著中午到公園里休憩作為抒解工作壓力的方法。故事藉由兩個彼此連姓名都不知的男女在公園中的相聚,描述都會人在冷漠的磚墻中渴望了解別人,也渴望被了解的心情。 ”
[精彩試讀]


公園生活

日比谷十字路口的地下,運行著三條地鐵線。如果說地面上的有樂町MARION大樓是生日蛋糕上的裝飾,用把銳利的刀子,從上空將附近這一帶一分為二,則海綿蛋糕里必定遍布著如螞蟻巢穴般的地鐵車站和通道。若是一塊蛋糕像這樣表面裝點氣派,內部卻空空洞洞,實在很難讓人高興得起來。
我穿過檢票口,一邊留神清掃中的濕滑地板,朝日比谷公園出口走去。筆直延伸的地下通道天花板低矮,走著走著人似乎也跟著越縮越小了。途中,我轉身查看,那個應該和我同站下車的女人卻不在身后。之前,在日比谷線地鐵車廂中發生了一個小小的突發狀況。電車暫停在霞之關車站后,便在沒有廣播說明的情況下,關掉了空調,動也不動地停在原處。這種情境讓人不禁想四處聞聞,確認是不是有異味傳出。電車不知道停了多久,我倚著車門,望著玻璃窗彼端那塊日本器官移植網的廣告招牌發呆。廣告上寫著“死亡之后,尚能存活下去的,就是你的精神”。我想當時是發呆過了頭,才會誤以為早在六本木站下車的公司前輩近藤還站在背后。
“喂,你看這個。不覺得有點兒發毛嗎?”
我將手指抵著玻璃窗,轉過身去沖著背后的陌生女人笑。周圍的乘客同時望向我。那女人也因為突如其來的攀談而嚇了一跳。然而,就在乘客即將失聲竊笑之際,那個陌生女人將目光轉向玻璃窗外,泰然自若地回答了我的問題:“是啊,的確會讓人心里發毛。”聞言,輪到我嚇了一跳。
“……想到死了以后,我的器官還繼續存活下來的景象就覺得有點兒恐怖……,怎么說呢,會感覺毛骨悚然吧。”女人繼續說著。

她的口氣簡直像是和十多年的老友說話一般。這下子我可不是只有面紅耳赤而已,腋下還被滲出的汗水給濕濡了。乘客似乎認為我們兩人只是好一陣子沒有交談的朋友,便失去了探究的興致。
電車在這之后,仍然繼續停了一段時間。女人若無其事地開始看起車廂中的懸掛廣告,我為了閃避她的眼神,將臉緊貼著玻璃窗,心底直祈禱著:“拜托,快開車吧。”
穿過細長的地下通道,我跑上通往日比谷公園出口的階梯。我幾乎每天都會在店家的營業時間從這里的階梯進入公園,不過卻未曾在這條通道中遇到過任何一個人。地下鐵的出口看起來雖然都大同小異,但有的會像數寄屋橋出口那樣人氣暢旺,有的卻像這個出口一樣冷清。像這樣,每次都只有我一人獨行的話,我看在這出口安上我的名字也不足為奇。
步出昏暗的階梯,便是公園派出所的后方。只要跨過公廁旁的矮欄,踏入園內,四周空氣就和地鐵內部不同了,泥土及青草的悶熱氣息不斷挑逗著鼻孔。在園內,我盡可能低著頭走路,故意不看遠方景色,只盯著自己的腳步,在圍繞心字池的雜木林間小道前進,穿過銀杏林及小音樂堂,進入大噴水池廣場。廣場上有成群鴿子正專注地啄食飼料,我留心不踩到腳邊的鴿群,然后越過廣場,在環繞噴水池的長椅中找一張舒服地坐下。此時,還不能立刻抬起臉來。首先要松開領帶,啜飲一口從地鐵商店買來的罐裝咖啡。在抬起頭的前一刻,最好先閉上眼睛幾秒鐘,緩緩做一次深呼吸,再一口氣抬頭睜眼。眼睛猛地睜開的那瞬間,原本形成近景、中景、遠景的大噴水池、深綠色樹叢,以及帝國大飯店會忽然失了焦距,一股腦地全飛進眼中。這對已經習慣狹窄地下道的雙眼而言會有點兒激烈,不過腦袋中心卻能因而體驗到恍惚迷眩的輕微忘我狀態。有時眼淚還會莫名地涌出。只是一旦要為這些眼淚找理由時,反而會一下子冷卻下來似的,眼淚立即干涸。
昨夜,我待在宇田川夫婦家的高級公寓,看了一部叫《Unzipped》的電影。夫婦倆一如往常沒回來,只有我和他們的愛猴“拉格斐”獨處。
剛開始我還陪這只松鼠猴邊玩邊看電影,一會兒讓它坐在肩上,一會兒把網球滾給它,后來我在不知不覺中被劇情迷住了,掃興的拉格斐因此擋在電視前,吱吱尖叫并開始做起抬臀體操的動作。為了安撫它的情緒,我從廚房拿來葵花籽,抓了二十幾粒放在手掌上遞給它。拉格斐一粒粒拈起來放到嘴里,用大牙咬碎,再靈巧地剝開吞下肚。
電影是住在紐約的時裝設計師——艾查克?米拉費(Issac Mizrahi)的紀錄片;影片開頭是黑白畫面,敘述一九九四年春季服裝秀結束后的次日早晨,他站在紐約街角閱讀報上對服裝秀的評論。報上寫著:“這場秀既成功卻也失敗。這就是對作品的總評。繁復的樣式、獨具個性的用色以及布料選擇全都是白費工夫。AFTER EIGHT的洋裝也令人失望。”他折起報紙,靜靜地邁動腳步,一邊嘀咕著:“服裝秀次日,心情最糟了,早上都不想起床。雖然秀讓人累得半死,晚上卻睡不著……”

看著電影,我才發現拉格斐這個名字的由來。我在經營沐浴皂和香水的公司里擔任廣告兼業務,經常要翻閱女性雜志,對時裝界多少也有點兒認識。如果我沒記錯,應該是芬迪(Fendi)還是香奈兒(Chanel)的品牌中,有個叫卡爾?拉格斐(Karl Lagerfeld)的設計師。宇田川夫婦在為自己的愛猴取名時,或許就是引自這個外號“時裝界獨裁者”的名字。
宇田川夫婦目前因各自的理由離家在外。瑞穗是我大學學姐,她托我照顧她養的猴子時,一是因為他們家離我的公寓步行只要三分鐘,何況平時也受她多方關照,當下一口就答應了,結果沒想到竟然要照顧這么長一段時間。嚴格說來,她的丈夫和博是在十三天前離家,而五天后瑞穗也走了。個中緣由不太清楚,不過,他們的行蹤我是知道的。和博住在品川的商務旅館,瑞穗則暫時待在她當空姐的高中同學那兒,想聯絡的話,隨時都聯系得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