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除夕至初二春節期間,物流配送將視情況調整,請依出貨/取貨通知函為主,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網路書店祝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1/1
庫存:1
隱士哲人:陳冠學紀念文集
定  價:NT$350元
優惠價: 9315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回顧陳冠學的一生,他遠離塵囂,回歸田園達三十餘年,從未半途離開或潦倒以終,而是隨順自然,積極且正向地完成自我。
1981年,《老臺灣》作為歌頌土地之先聲,《臺語之古老與古典》論述台灣語的歷史性與典雅性,為台語研究的重要著作。1983年,《訪草》使其人成為野草之知音,字裡行間充斥著作家對它們的感情;在《父女對話》中則處處可見與小女兒的天真對話;隨後出版的《田園之秋》,更為田園書寫建立新經典。治學領域多元的陳冠學,以連續且密集的書寫成為在地書寫與自然書寫的引領者。
本書由知名作家周芬伶主編,集結了心岱、余昭玟、郭澤寬、陳文銓、陳文發等人的論述,為陳冠學的文學一生留下詳實周全的剖析,藉由此書讓讀者得以識得這位屏東瑰寶─現代的隱士哲人。
主編 周芬伶

屏東人,政大中文系畢業,東海大學中文研究所碩士,現任東海中文系教授。跨足多種藝術創作形式,散文集有《絕美》、《熱夜》、《戀物人語》、《雜種》、《汝色》等;小說有《妹妹向左轉》、《世界是薔薇的》、《影子情人》、《粉紅樓窗》等,亦有談論散文創作的論集《散文課》。作品被選入國中、高中國文課本及多種文選,並曾被改拍為電視連續劇。以散文集《花房之歌》榮獲中山文藝獎,《蘭花辭》榮獲台灣文學獎首屆散文金典獎。

推薦序/心靈的高山/屏東縣長曹啟鴻

作家是一個城鎮的心靈之眼,陳冠學先生是屏東的心靈之眼,沿著東港溪、林邊溪,他掃視這塊母土,也掃視整個台灣與人類。
作為太母山下的子民,他朝見太母夜見太母,幾無間斷書寫台灣與母土,終於把自己站成一座高山,這座心靈的高山,標幟了深刻的台灣魂與文學魂。
編纂這冊先生的紀念文集是屏東縣政府的心願與重要計畫,從書的發想到出版,動員許多人員,他們大多是屏東的子弟,有全台重要的作家與出版社,縣府的文化處成員,住在台北的心岱老師,住在潮洲的周芬伶與陳文銓老師,住在新園的余昭玟老師與郭澤寬老師,工作期將近兩年,使這本紀念文集充滿在地性,又超越在地成為全國性與世界性。

陳冠學先生是世界性的作家,他關懷全世界的心靈歸屬與人類真正的幸福,他那純樸天真的性情與文風,也反映了屏東人的純樸性靈。
《海角七號》引發大家重新珍視南國大地,然而早在清朝與日治時期,統治者即珍視這塊優美的土地,南國有赤子般的熱情田野,是龍瑛宗筆下的北非阿爾及利亞,摩爾人的天堂,卡繆的靈感泉源,白熱化的陽光,熱帶潑辣的原始森林與花卉,完美的海岸,與如藍寶石一般的海洋,戰前南方論述已然形成,他捫莫不把南國作為台灣的特色之一,然重北輕南的政策與文化,讓我們一再錯待與疏忽這塊土地。
如果宜蘭是台北的後花園,屏東則是整個台灣的大花園,這裡提供高山、綠野、森林與大海與新鮮空氣,無煙囪、無污染。沒看過巴士海峽的壯觀,與北大武山的靈氣,不能說真正看過台灣。
在這樣的土地,才能養成像陳冠學這樣的作家,我相信他的精神感召,會引領更多的追隨者。
如今書即將面世,裡面也許多珍貴的一手報導與資料,相信是文學盛事,也是台灣盛事。

哲人的身影/屏東縣政府文化處處長徐芬春

屏東縣政府文化處向來十分關注在地作家與作品,近年來積極推廣各類型的文學書寫,一一照應到「屏東」特質的呈現,從文化、文學、宗教、飲食、旅遊等,都出版了不少書冊。我們一方面提升在地的文化實力,發掘來自各階層的優秀作品,建立書香社會;另一方面為深化屏東文學的內涵,也和學術單位合作,舉辦各種活動,例如協同國立屏東教育大學中文系,邀請來自台灣北、中、南各大學的教授發表論文,從學者專家的角度,作深度思考,分別於2011年舉辦「第一屆屏東文學學術研討會暨作家座談」,2012年舉辦「第二屆屏東文學學術研討會:陳冠學研究」,前者以地理為主,探討台灣文學中的屏東地景書寫;後者為作家專論,從道家哲學、自然書寫、台語使用等面向,探討「陳冠學」其人其書。陳冠學先生的文學能量充沛,在學術之外,還有更庶民性的描繪,值得推介給台灣的閱讀大眾,所以本處邀集知名作家周芬伶與心岱,陳冠學先生生前知交陳文銓,文學研究者余昭玟與郭澤寬,從人、事、物的有趣角度,再現「陳冠學」的神采。本書名為《隱士哲人─陳冠學紀念文集》,包含了人物評介、趣事軼聞,也有作品詮釋,在在可見細膩的考掘。

陳冠學先生在八○年代棄絕一切俗務,回歸故鄉屏東縣新埤鄉,隱居北大武山下。晴耕雨讀之餘,他也從事藝術創作,用文字再現田園風貌,哲人之姿與文字之美相互輝映,成就今日屏東的人文地景。陳冠學以屏東的土地為出發點,充滿對母土的護衛,其情感和故鄉的人事物產生深刻的聯結共鳴,形成動人的書寫。凡此種種,都值得讀者大眾去欣賞與親近,陳冠學的成就,是屏東文學可以傲人之處。
文學是必須永續經營的志業,需要大眾持續的愛護與灌溉,希望在大家的耕耘下,文學根苗更加茁壯。武山蒼蒼,溪水蕩蕩,期待屏東的文學事業生機蓬勃,蒸蒸日上。

縣長序 心靈的高山
處長序 哲人的身影
主編序 回到故鄉

unit 1 太母山之子──陳冠學學 /周芬伶
01  山下人語
02  鄉土散文經典
03  屏東文學鮮明的面貌

unit 2 太母蒼蒼,雲山泱泱──記冠學先生二三事 /陳文銓
01  前言
02  文章憎命達,犖犖一書生
03  震天獅子吼,清泉出世間
04  詩心哲人意,諸神影不離
05  結語

unit 3 野地的一株草 陳冠學的大地思維 /心岱
01  萬歲禾本科
02  農家本色一介先知
03  田園荒蕪不如歸去
附錄 憤世的獨行者 /陳文發

unit 4 用筆形塑故鄉的文學家 /余昭玟
01  文學的歷程
02  新埤鄉的一座老屋
03  小說中的奇人異事
04  田園再現
05  隱逸的詩人
06  空間的象徵
07  籍貫屏東

unit 5 陳冠學的美學思想 /郭澤寬
01  因美故人在─美的理想與美的堅持
02  徜徉自然美,高舉藝術美
03  美是人生之燈─美的目的性與文藝批評論

01  山下人語

老家在偏僻的山腳邊,不是五光十彩的都市,而是天造地設一色綠的山野。小女兒剛回來,第一個最獲引她的便是東邊的山,尤其那高出一切的南北太母,只要是空曠無遮蔽的地方,一定東顧看山。也許山是天地間她所見到超出一切、無匹類、獨特的崇偉實體;天雖是高而廣,在她的眼目裡,只是抽象的虛影,一點兒也不實在。山才是她所見世界惟一實在的「大」,因此山獲引了她的眼目。

──摘自陳冠學〈山〉,《父女對話》

這篇文章寫的雖是女兒眼中的太母山,也是作者心中的太母山,從進入屏東縣界,太母山隱隱浮現,煙雲繚繞看來不高,越往南走,山的面目越來越清晰,靠近潮州時,太母山巍峨矗立,然而它不是一柱擎天似的銳利,而是連綿無盡,柔情萬千地圍繞,到哪兒都有它的身影,這便是屏東的神山,也是屏東的母親山,人稱太母,也就是大武山。它是南台灣第一高峰,也是卑南、排灣、魯凱三族的聖山。相傳魯凱族人是在雲豹的帶領之下,越過大武山的東稜,來到屏東的霧台鄉,霧台經過八八水災如今已遷村,那裡到處是白色的山百合,每戶人家也是以百合花為飾,前年在那裡住過一夜,壯麗的山景令人神馳;泰武為排灣所在,每年的豐年祭極為盛大,我參加過一、兩次,有一次還被認為是排灣,叫我去分山豬肉,潮州庄內雖以漢人為多,庄外皆是原民區,因此通婚的狀況很多,許是這樣,許多人血液中混有原民血統。萬隆屬於潮州的一個村,較接近泰武鄉,這裡的血統風貌更混雜,混雜也許是這裡的文化特色,我妹妹博論作排灣族研究,常駐泰武,後來長得越來越像排灣,現在的小孩放在泰武鄉成長,就是希望他成為太母山之子。

山腳下遍布原始森林,潮州神社、泗林、林邊一帶都是原始森林區,後來被改為公園、跑馬場與維也納森林遊樂場,萬隆因在河床邊,除了大片的蔗林就是河床沙礫地,來來往往都是五分車,交通不便,形成與世隔絕的山村,在力力溪與太母山之間,養成一個與世寡合的逍遙學家,似乎也是種自然。

依傍太母而生的山人,對太母山有著濃濃的情感,南國開闊的田野與山景,形成既豪邁又謙卑的性情,天生愛好自然,視花草樹木為家人,這許是太母山人的特色,冠學先生就說:「台灣的山雖以玉山為最高,但是真正能管領千里侯服,特立一方的當推五嶽老么大武山。此山視為世界第一奇山也不為過。早一些的中國海客,稱它大崎山,荷蘭人稱它王冠山,明末稱傀儡山,移民稱太母山,視南伸的蜈蜞嶺為其子山孫山,官定的名稱叫大武山。此山分兩座,北座叫北太母,南座叫南太母,非筆墨所能形容,能夠親身瞻仰是一大幸(屏東縣潮州鎮和新埤鄉萬隆村的平野是最佳瞻仰地點)。」我家在潮州,朝見太母,晚見太母,常常騎腳踏車在田野中亂繞,繞來繞去,太母永在,讓人心定而不迷失。從小對花草植物格外親切,大人都教你識名,這是龍葵、那是紫花藿香薊,家家戶戶陽台上都有蘭花棚,院子裡種果樹,雜花野草自生自長。

然而先生獨鍾野草,這是為何呢?難道他不愛蘭花?屏東的蘭展是很有名的,尤其是潮州,鄉人愛養蘭,常在比誇誰家花好,這裡適合養蘭,環境與空氣好,蘭根本不必養,自生自長,它們也是野草的一種呢。
春雨過後,野草一夜之間長高許多,長手長腳似地歡呼,花架前的那株野草長到一人高,還開著小白花,過去每次割草都要做到接近百分之一百清除,最近對野草漸漸失去敵意,也許正在讀冠學先生的《訪草》,他真是野草之知音,對它們充滿感情,源自於生命意象的重疊,一時之間讓我對它們也產生新的感情,於我是大改變。
歌頌野草的人皆有大叛逆與大傲骨,他們或許自比野草,或許鍾情於它們野生不死的精神,如陶淵明、魯迅,連梭羅也寫野草,它們像是不凋的綠花,他寫著:

松樹加入了花季,黃色的花粉散滿了湖和沿岸。季節就這樣漸漸流駛入夏天 ,彷彿一個人漫遊到越長越高的草中。

這個春天,我開始漫遊在越長越高的草中。在野草中尋找野草主人的仙靈,野草都有美麗的名字:大花咸豐草、昭和草、馬齒莧、牛筋草、雷公根、酢漿草……其中最難纏的,秋冬是酢漿草,如水淹般快速覆蓋花草,較嬌弱的薰衣草、繡球花不久枯死;春夏是咸豐草,稍一疏忽就長大及膝,且品相難看,長滿毛刺,稍一靠近兩腳褲管都是刺,怪不得俗名「鬼毛針」。這些草在以前梅雨季,今天拔、明天生,一個月就要割一次草,如今識得名字之後,好像就有了一份情意,就讓他隨意長,看能長到多高多野?

野草,根本不深,花葉不美,然而吸取露,吸取水,吸取陳死人的血和肉,各各奪取它的生存。當生存時,還是將遭踐踏,將遭刪刈,直至於死亡而朽腐。
但我坦然,欣然。我將大笑,我將歌唱。

我曾經是花的追隨與歌頌者,剛搬來大肚山時,半人高的野草圍繞著老屋,請來園丁割除野草,種滿嬌豔的花朵,無奈大肚山的紅土不買帳,這塊貧脊帶酸性的紅土地,種會開花的樹簡直是自找麻煩,梅花開花時絕美,只要白蟻上樹,一夕之間趴的一聲倒地,樹醫來了忙包紮,過了一年花開稀疏;玫瑰、玉蘭開了一季,花越開越小,直至香消玉殞;其他的花草如薰衣草、鳳仙、繡球更別說了,一開花立刻被蟲鳥吃了,如今只剩桂花與七里香能夠昂然生存下去,真的是綠肥紅瘦,回復原始森林的原貌,只有綠也只有綠,綠吃掉一切。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