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薔薇色時光膠囊
定  價:NT$300元
優惠價: 79237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一個一心求死的13歲少女、一群從容笑談生死的老婆婆們
老人們教會少女學會如何去愛、如何去懺悔、如何活出閃耀的人生
即使遍體鱗傷,也要帶著笑容活下去,
因為人生本來就該五味雜陳!

散發療癒香氣的《深夜烘焙坊》作者大沼紀子
全新推出盈滿愛與懸疑的感人物語

玫瑰園下到底埋著什麼!?是屍體還是不可告人的祕密
13歲卻一頭白髮的少女‧奏,懷抱著「某個想法」離家出走,
最後輾轉流落到養老院,
謊報年齡的奏,開始在薔薇盛開的養老院工作
與活力充沛的婆婆們相處後,讓她學習到老、病和「生」,
直到聽說「養老院的玫瑰園裡埋著屍體」,
沒想到,引發日後一連串不可思議的事件⋯⋯
隨著這過往神祕的時光膠囊被揭開,隱藏了40年的祕密也漸漸明朗!

掙扎地想要忘記 卻又不斷回憶
我多希望一直那麼喜歡那個人……
無可救藥的我
來到絕望又充滿希望的海岸邊
波光閃閃下的玫瑰色人生
沉睡多年的時光膠囊
正悄悄開啟……

本書特色

1. 宛如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筆下堅毅果敢的少女。體貼善良的十三歲少女,帶給人們無窮的希望。
2. 溫馨的故事+懸疑推理的情節+童話故事般的夢幻相遇,寫法清新討喜,不落俗套。
3. 感人落淚的結局,絕對值得親身體驗!

大沼紀子

1975年,出生於岐阜縣。除了從事劇本創作以外,在2005年,以《去年、明年》獲得第九屆少爺文學獎大獎,出道成為小說家。
2011年推出《深夜烘焙坊》後,成為深受矚目的新銳療癒系作家。
日本2013年春天,作者筆下的超人氣系列《深夜烘焙坊》(三采出版)終於改編成連續劇。由人氣男星瀧澤秀明領銜主演!
其他還著有《手掌之父》等書。

繪者簡介 
王春子

1982年生,自由插畫、設計,目前正努力在混亂的育兒生活中維持創作。
著有圖文集《一個人遠足be strong》、繪本《媽媽在哪裡》、獨立報刊《風土痣》。

譯者簡介 
劉姿君

台大農經系畢,輔仁大學翻譯學研究所碩士課程修畢。現為專職譯者。譯有《白夜行》、《幻夜》(獨步文化)、《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麥田出版)等書。
少女與老人

編輯寫信來問,故事好不好看?她相當的好奇。
主角森山奏,十三歲的少女,有一頭天生的白髮。
「據醫生說,這是壓力過大所造成的,不過一點也不重要。總之,我才十三歲就有一頭白髮。就這樣。」
故事開始前幾頁,主角就無意(有意)的跳海自殺。看到這裡時,我深吸了一口氣,在內心吶喊「妳才十三歲!什麼壓力?」我有點懷疑,我已經三十歲了,要怎麼去體會十三歲的心情。
當然小說並沒有在這時闔上,女主角也沒有淹死,我還是繼續看下去。
還好!沒有闔上它。
接下來的發展滿出乎意料之外,森山奏被老人院的老人救起來,白髮少女藏身在滿是白髮的老人院裡,一點都不突兀。接著故事戲分從十三歲手中接手到一群七、八十歲的老人手中。而我也似乎越來越能瞭解作者為什麼會將女主角的年紀設定得這麼輕。除了年齡對比的衝突張力外,透過十三歲的角度,來介紹一群七八十歲老人,一切都變得單純可愛。
因為癌症復發得去治療,得互相告別的迷戀歌舞伎婆婆三人組。

「就算分開了,我們也永遠都是朋友喔!」
那依依不捨不肯道別的模樣,簡直就像畢業典禮當天的女孩子。
森山奏說「⋯⋯好像青春電影喔。」
看著竟慢慢的分不太出,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少女。
「因為朋友是寶物啊。」站在旁邊的老人說。
正當浪漫洋溢時,老人又補上「友情是老人家的娛樂。」
「⋯⋯喔」森山奏說,原來事情也可以這樣看。
我也不自覺的跟著「喔」。或許對七八十歲的老人來說,十三歲跟三十歲並沒有什麼差別。

還有高血壓,腦梗塞的長子婆婆。隨時都有可能會腦梗塞。發作時,昏迷的患者不能移動,更不能用力搖晃,一搖晃可能會因此喪命。但因為昏迷後,不論如何都會留下痲痹的後遺症。長子婆婆特別交代當她發作時,反而一定要用力的搖晃她。於是有一回長子婆婆不知原因的昏了過去,所有的人猶豫到底要不要搖??
十三歲的白髮少女和老人院的結合,剛好到相當有趣。我甚至有點懷疑,作者是不是有到老人院裡臥底,才能寫出這樣多細節的故事。
當然故事最後落在茂盛的玫瑰花園裡,而花園裡究竟埋了怎樣的時光膠囊?這可是一本懸疑小說呢。
騎在那個人肩上
我的時光膠囊
三名少女的折紙信
長子婆婆的餐桌
登紀子婆婆的葬禮
遙婆婆的玫瑰
薔薇色時光膠囊
特別收錄
Boys on the Line
冷風吹撫臉頰。與此同時,長長的瀏海在眼前閃動。我的頭髮是全白的,一照到光,就會反射出耀眼的白色光芒。
我可要先說清楚,這髮色不是漂白或染出來的。只是自然現象。換句話說,就是天然的滿頭白髮。據醫生說,這是壓力過大所造成的,不過,這一點也不重要。總之,我才十三歲就有一頭白髮。就這樣。
眼前的天空,已經開始整個泛白了。剛才的漆黑完全被朝陽融化,由一大片擴展勢力的淺藍色和粉紅色取而代之。
即使如此,海仍悄悄地在波濤起伏之間擁著朝陽,搖曳閃爍。海浪中無數的光點,好像成群的發光生物。看起來好像是牠們湊在一起鼓動翅膀,真摰而老實地蠕動著。

我想跳進那片光裡。我當然知道這麼做可能會死。但這股衝動仍強烈地驅使著我。
我並不想尋死。不如說,是相反的。對於想要什麼這件事,我已經懶得提不起勁來了。只要跳下去,一切都會結束。我累了。我來到世上轉眼已經十三年了,夠讓我覺得筋疲力盡了。
美麗的景色,會讓人停止正確的思考。不能逃避啦,努力就會有收穫啦,不能讓眼淚白流啦,明天這兩個字代表光明的一天啦,痛苦的不是只有妳啦,妳懂不懂啊混帳東西,這些正經八百的話,在美的魄力之下也鴉雀無聲。距離懸崖不過短短十幾公尺。
忽然間,海浪聲變大了。我眨眨眼,睫毛有七彩的顏色。這時候,我覺得好像背後有人咚地推了我一下。我雙手起了雞皮疙瘩,腳用力往潮濕的地面一蹬。
沒想到,我竟順利起跑。我沒有參加社團,體育課也不是很認真上,但我的身體卻像融入這片美景一般,以優美的姿勢逆風而行。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包圍了我,好像是天空和海把我吸了進去。不顧我的意志,手臂大大揮動,腿高高抬起,身體呈現前傾姿勢,不斷向前進。就好像這麼做是義務似的。而我就這樣在岬角盡頭一蹬,躍向空中。

「……!」
剎那間,上衣的背部發出砰的一聲,鼓滿了空氣。眼前就只有天空和海,比剛才更耀眼的光包圍了我。肚子和腰那邊有種鏤空的感覺,有點像在搭下降的電梯。
啊!我可能會死。我終於想到這一點,但馬上就認為反正沒救,也就放棄了。因為我已經跳下來了啊。當然只能往下掉了啊,這種狀況就叫作敢做敢當。全部,都是我不好。
風聲咻咻響起。我往海裡掉落。我深深感受到,如果這是懲罰,那我就應該承受。會不會太認命了?可是,我就是這樣想的。這八成就是懲罰。懲罰我的罪過─
風撫弄墜落的身體。眼皮後面感覺得到光。我大概會死吧。腦海中,開始如走馬燈般播放起略嫌短暫的我的歷史。
時間回溯到一個月前。我,森山奏,因為個人因素離家出走了。因為我覺得我再也沒辦法和爸爸一起生活下去了。
我的父母在我六歲時離婚了。離婚的原因是性格不合。可是真正的理由,據說是媽媽對爸爸的家暴,和不盡養育之責。雖然很勁爆,但我幾乎不記得。聽說,人類會盡可能忘掉討厭的事,所以我想我也不例外,很厲害地把事情都忘掉了。
我的監護權,當然是給了爸爸,從此之後,我和爸爸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過著所謂單親家庭的生活。

對於父女兩人的生活,我從來不曾感到有所欠缺。這全都要歸功於爸爸的努力。爸爸是在製藥公司上班的上班族,工作辛苦,工時也相當長,其實根本沒有時間花在孩子身上吧。即使如此,爸爸還是將他能爭取到的自由時間全都用在我身上。教學觀摩和運動會,他從不缺席。偶爾幫我做便當,也是卯足了全力。平常日經常要加班,沒辦法和我一起吃晚飯,但每天早上早起好好吃一頓早餐,已成為我家的習慣。
爸爸這個人是非常正經老實的,為了不讓只有單親的女兒覺得寂寞,真的是拚了老命。而他的拚勁當然也傳染給了身為女兒的我。
再這樣下去,爸爸會累壞的。我也不可能永遠當個孩子。基於這個想法,我不斷努力盡快長大成人。三歲學會用微波爐,小一學會燙衣服,小三學會操作ATM,到了小學高年級,與街坊鄰居來往的種種事宜,幾乎都是我在負責。甚至博得了身邊大人們的好評,誇我:奏身上好像住著一個勤勞的主婦呢。是的,我已經不是孩子了。不管外表如何,我的內在都已經是一個能夠笑看人間冷暖、明理果斷的大人了。

當然在學校我也儼然是個模範生。因為要是我惹了什麼麻煩,一定會被歸咎於家庭環境。對霸凌、權力遊戲這類小孩子的社交活動,我也極力保持距離。被捲進無聊的孩子紛爭導致學校聯絡父母,這種事我絕對要避免。我的心態是:想成群結黨、想惹禍鬧事,小朋友們請自便吧。
在這些水面下的努力中,爸爸和我安然度日。對此,媽媽也給予正面評價。
「你們真是鋼鐵般的單親家庭呀。」
離婚以後,就從山梨搬回故鄉鎌倉的媽媽,現在的定位是我的網友。以頻率來說,我每個月大概會寄一、兩封信給媽媽。內容是家裡或學校發生的事。媽媽的回信內容大多牛頭不對馬嘴,但我們的通信還是按照規矩持續著。媽媽非常誇獎我。
「奏真是個懂事能幹的好女兒,實在很難相信妳是我生的。」
那當然了,我也這麼認為。我和妳不同,我的情緒通常很穩定,精神上也比妳成熟得多。甚至已經太過達觀,還未老先衰了。否則怎麼當得了妳的女兒。

總之,我們三個人就像這樣,雖然不是很圓滿,卻也算關係穩定的前家人。
但是,所謂的人際關係,會在時間的流動中發生變化。親人的關係亦然。歸根究柢,就是爸爸有了再婚的對象。她就是多年來擔任我的家教的紗記子。
爸爸和紗記子是透過我認識、慢慢加深關係而結的緣。然後在認識的第七年,他們有了孩子。切勿妄下定論說他們是奉子成婚。這個孩子多半是為了讓他們兩人下定決心在一起而有的。否則,他們兩人不管再過多久,都會對再婚裹足不前。
爸爸和紗記子是同類,一直顧慮著我這個拖油瓶。他們交往的事我早就發現了,可是爸爸和紗記子還是努力瞞著我。而我呢,看他們越是努力隱瞞,罪惡感就越深。我的存在,妨礙了爸爸和紗記子的未來。這顯而易見的事實就橫亙在我們中間。

所以,紗記子的懷孕正是時候。我祝福他們兩人的婚姻,更堅定了我離家的決心。當然,我也可以選擇三人共同展開新生活。紗記子人很好,就算我們成了繼母繼女,我想她一定也會是個好繼母。可是,這純粹是我的見解。對爸爸和紗記子來說,一個正值青春期、而且還因為壓力過大而滿頭白髮的拖油瓶,不僅是無用的長物,甚至是眼中釘。這種東西不存在當然最好。
因此,我策劃了離家大計。經過比較、研究,想籌劃出能順理成章從爸爸和紗記子面前消失的辦法。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